0

    林封谨朝着小溪当中一看,便见到小溪当中的溪水可以说十分清澈干净,而旁边瀑布奔流冲激之下,潭水虽然会冒出无数的白泡,但略微停歇以后便纷纷的幻灭,下面的卵石什么的纹理都是清晰可见,甚至连潭底小鱼上的细鳞也是相当清楚,人弯腰下去,那水面简直都能够当成镜子来用了。

    于是林封谨便上前两步,双手合拢想要捧些水来洗个脸,可是就在林封谨的双手即将碰到潭水的时候,便见到了潭水的水面上自己的倒影忽然变了!变成了一个相貌相当平凡的中年男子,对准了自己微微一笑!

    这一瞬间,林封谨只觉得自己天旋地转,不过他拥有在瞬间让时间放慢的能力,所以可以见到,周围的景物完全扭曲了,自己应该是进入了一个正在不停高速旋转的通道,到处都是光怪陆离被拉长了的景象,甚至自己的手,脚都完全变形了,好在并没有什么痛感。

    最要命的是,在通道的下方,已经是有一根尖锐若针的冰柱对准了自己直刺而来!!

    ***

    “开启时机:地之上,水之下,走投无路的时候。”

    “必须在同时符合这三个条件的时候才能够开启,否则锦囊里面的内容无效。”

    “一定逃出升天的办法,你要做到两件事,来到那一头七只眼睛怪物的面前,运起白虎杀法,拍在了它最大的眼睛上。”

    “接下来倘若你还没有死的话,朝着南方走,沿着一条小溪上溯上去,会发现一个小潭,在那里捏碎月魔的眼珠,就能等来你的猎物。你要用尽一切手段来杀死这个猎物,因为他的身上有一件强大无比的东西,当你拿到了这件东西以后,就一定能突破阴阳卫的拦截。逃出生天!”

    上面的话,就是元昊的最后一个锦囊上所记载的东西。西王母动用她最后的力量开启慧眼。然后给予了元昊逆天改命的提示,然后陷入了雷劫之后漫长的休养恢复当中,这一睡之后,也不知道百年内还能不能醒得过来。

    事实上,在成功的破除掉了法家对巨大蛩兽的控制,元昊已经是敏锐的感觉到了这是个难得的逃走良机,在这个时候逃走的话。那么他有足足七成的把握可以离开这个盆地。

    但是,他还是选择了按照西王母所说的方法行事,因为元昊注意到了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那就是西王母居然用了“一定”这两个字。

    像是西王母这样的老怪物,讲究的是言出法随,自重身份,所以没有绝对的把握,是肯定不会说出这两个字的。同时,元昊也是有着自己的骄傲和自信。因为就他目前留下来的底牌来说,倘若说真的是要对付一个人的话,那么把握是九成!!

    既然干掉那猎物。拿到他身上强大无比的东西的把握是九成,而拿到这件东西。就百分百的能逃出生天,那么元昊当然不会选择七成的把握了。

    所以,在林封谨被那捏碎的月魔眼珠吸引过来的时候,元昊立即就发动了自己的底牌!!绝对水领域!!

    动用西王母赏赐给自己的强大法宝:绝对水领域珠,直接将敌人拖入到了自己强大的结界领域当中进行一场战斗。不用说,元昊具有绝对的地利优势,更可怕的是,因为战斗相当于是在元昊自身的结界领域当中进行,已经是能起到类似于自成天地的变态效果。因此外界对于这一场战斗几乎是没可能察觉的。

    哪怕林封谨有龙气护体,但是西王母炼制出来的法宝乃是妖族手法炼制的。同时,元昊自身也做了几十年的国师,对龙气气运这东西再熟悉不过,因此林封谨是难以豁免掉的,并且被吸入进去之后,是在完全的水领域状态下作战,所以元昊在里面的实力将会得到绝大的增强,至少也能恢复到全盛状态下的八九成威力。

    具体一点来说,那就是外面的人只能看到元昊要对付的那个人忽然就消失了,根本就是无迹可寻,然后等到战斗结束了之后,才会重新出现,当然,出现的未必就是活人了。不过,维系这个绝对水领域对于元昊身上的这件法宝来说,也是相当大的负担,所以说只要在里面撑得够久或者说杀掉元昊,便能够成功脱出绝对水领域当中。

    一将林封谨纳入到了绝对水领域当中,元昊便是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在这地方他完全占据了主场之利,那一根锋锐若针的冰柱看似简单,其实暗藏玄机,敌人无论是闪避还是硬接,这一根冰柱都会彻底的炸裂,致命的寒气将会四处散布!

    更要命的是,这一击并且还是在对方刚刚被拖入到了绝对水领域当中,头昏脑涨,天旋地转的时候,可以说是出其不意,因此元昊觉得,自己有很大的把握将对手一击必杀,因此,元昊觉得自己很快就能看到西王母所说的那件非常强大的东西了。

    然而,林封谨却并没有按照元昊写好的剧本来进行演出,他一察觉到了自己已经是身陷危机之中,并且这危机还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的突兀,所以林封谨已经是不再留手,在第一时间内展现出来了自己最强横的一面!

    他手指上的力牧戒,一瞬间就闪耀出来了淡淡的光芒,一股澎湃无比的力量一下子就注入到了他的体内,林封谨深深呼吸,挥起了右手就对准了那一根冰柱砸了上去,不过,在挥起右手的过程当中,已经有一枚金丸已经从袖口悄然滑落,然后光芒连续不停的闪耀了起来。

    等林封谨的右手挥出到了一半的时候,那一枚金丸已经是化为了一把暗金色的羊角钉锤,“啪”的一声就敲上了那一根锐利无比的冰柱!这一击之下,顿时二者碰撞的时候就传来了一声“当”的轻响,居然像是编钟奏乐的时候开篇的那一声轻敲,悠悠扬扬的,十分悦耳。

    冰柱在瞬间就碎裂了开来,但从其中却是一下子涌现出来了一股冰蓝色的雾气,朝着四面八方汹涌而来,林封谨还没被那冰蓝色的雾气接触到。就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他觉得这种寒冷诡异深刻到了几乎能触及自己的魂灵。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林封谨握持的世界的尽头已经是彻底呈现出来了它的完全形态,从单手羊角钉锤的形态变化成了赤红色的巨拳!

    感应到了这可怕的寒气以后,便是立即自行一震,顿时就针锋相对的护主,朝着四面八方散发出来了大片大片炽烈无比的火红色光芒,笼罩住了林封谨的全身上下。那一股逼人的寒气顿时发出来了一连串“滋滋”的声音,被彻底中和。

    这也是很正常的,世界的尽头上释放出来的烈焰之力论出处,乃是地心熔岩的真火之力,而这冰柱当中的寒气,则是普通的山泉散发出来的,先天上就要欠缺一筹,而这烈焰之力论精纯,则是被火王所提炼过的。元昊在水系神通方面虽然强大,比起已经具备元素之体的火王来说,还是要逊色不少。

    因此。元昊本来觉得是十拿九稳的第一次打击,就被林封谨轻松过关。

    而林封谨落地之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发觉自己完全置身于一处蔚蓝色的世界里面,仿佛是无边无际一般,不过这很显然只是视觉上的假象而已,根据林封谨的神识探测,大概这一处空间也就相当于是一个篮球场的大小而已。

    就在林封谨的面前,则是站着一个面容普通,身材适中的中年男子,这人一旦混入到了人群当中去。简直就能完美的融入其中,因为落在人眼里面的第一印象:普通和平凡。就是贴在这人身上的两张标签。

    但是,林封谨看着这个普通的人,眼瞳却是开始微微收缩,然后沉声道:

    “元昊?”

    这个普通的中年男子笑笑道:

    “是我。”

    林封谨仔细的打量着他,然后道:

    “之前我见到你在城隍庙被围攻的时候,你可不是长这样,这应该不是易容术吧,而是直接能变化脸上的肌肉,骨骼的秘术。”

    元昊摇摇头,淡淡的道:

    “不,此时的这模样,才是我的本来面目,你之前见到的那张脸,才是我为了应付外人弄出来的,我的真面目迄今为止只有三个人见过,你是第四个。”

    林封谨淡淡的道:

    “哦?那又怎样,我是应该感到荣幸吗?然而我并没有任何的感觉。你把我拉进这个鬼地方当中来,应该不是为了和我聊天的吧?”

    元昊凝视着林封谨手中的“世界的尽头”,喃喃的道:

    “原来如此,锦囊里面所说的,应该就是这法宝了吧?这是一把神器?我在这把神器上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火王的陨落应该和这把神器有关吧?难怪得王母会告诉我水火相济,有了这把锤子,我就能达到水火相济的全面境界!到时候区区法家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大牧首的位置也是能重新夺取回来!”

    林封谨爆发的时间非常有限,他可不想惊动那个在月亮背后沉睡的烛九阴的意识,当下便是不再与元昊废话,深吸了一口气,浑身上下气机流转,已经是握紧了面前的这一把神器重锤。

    顿时,一种奇特的血脉相连的感觉从林封谨的手中传递了过来,锤体当中的火热直接是传入到了林封谨的手心当中,仿佛是在抚慰他焦躁的心情一般,非但如此,林封谨甚至觉得世界的尽头陡然变轻了不少,这就是他屠戮的人太多,用来祭器的灵魂让器魂壮大后的直观好处。

    接下来,林封谨就一锤对准了元昊猛砸了过去,这一锤砸上去,那真的是猛恶无比,甚至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天穹当中的彗星坠落了下来一般,远看璀璨华美,可是靠近了, 却有一种连呼吸都要被生生压抑住的变态窒息感觉!

    这就是“世界的尽头”身为重兵器天生就存在的强横无比的气势!!!这也是其兵器种类的先天优势,一把剑当面刺来给人的威慑力感觉,是绝对不可能和一把重锤当面砸过来的威慑感觉能划上等号的。

    哪怕是强横若陆九渊,能将自己的剑术发挥成重若山岳一般的威势,但是这是通过后天的方式来弥补的,此时林封谨的这全力一击,给人的感觉就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毁天灭地!!

    眼见得林封谨挥出了这一锤之后。最初是人在使锤子,等到了林封谨的力量使尽。那就是锤在带着人走,刚刚轰出了十来米之后,世界的尽头已经是彻底化成了一颗庞大的烈焰流星,直冲而来,而林封谨则是整个人都缩在了锤子的后方,几乎完全看不到他人的存在。

    元昊见到了这样的状况,脸色都是为之一变。他这一生何等漫长,并且还是位高权重,见多识广,当然是见识过神器,但是神器的威能也是有强有弱,此时他也是万万没有料到,面前的这个敌人与这把神器之间,居然出现了相生相息的状况,这一击的威力。几乎能与传说当中的古神器相提并论!!

    此时既然林封谨一上来就直接发起了攻势,元昊也是打着速战速决的念头,他的双眼陡然光芒一闪。一股磅礴无比的气势顿时降临了下来,从元昊的身上。猛的泛出来了一股残忍,疯狂,霸道无比的味道,令林封谨心中都是为之一凛。

    “请白虎之神上身!”元昊的口唇微动,一股幽幽的声音已经是发了出来。

    然后,面对林封谨这气势磅礴的一击,虽然在自己的绝对水领域之内元昊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然而元昊依然是选择了退缩,侧身闪过。然后伸手一前探便是对准了锤体后面的林封谨擒了过去,

    元昊的这一擒招式可以说是相当诡异奇特的。左手的小指和拇指蜷起捏住,剩余下来的三根手指弯曲,看起来竟然像是动物的爪子似的,直接捉向林封谨,这一招也是元昊压箱底的秘术了,西方属金,西王母一脉的本命神兽便是西方庚辛金精,得真一之位的白虎!

    而元昊的这一抓,形似虎爪,却是能将一个人的神魂都彻底的撕裂,乃是请动西方白虎神上身,名叫白虎杀。

    刚刚递出这一击的时候还未觉得怎样,但是递出到一半的时候,元昊的手爪周围,赫然已经是出现了一头白虎凶横狰狞的幻象,同时还伴随着一声令人神魂都在颤抖的巨吼声,已经是先声夺人。

    林封谨面对这一击的时候,却已经是迅速的将身体一缩,然后灵巧无比的一个翻身,便是迅速的藏匿到了世界的尽头的侧面去,此时世界的尽头已经是被彻底的激活,乃是属于用锤势来带动人,所以林封谨这一藏之下,就完全是将自己的这把神器当成了盾牌来使用。

    当然,这前提也是因为世界的尽头足够大的缘故,换成了是一把剑的话,林封谨想要藏在后面的难度就太大了,无论他的身法是如何敏捷,但一把剑的面积那总是硬伤,总不能像是世界的尽头那样,林封谨略微一缩身,就能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

    所以,元昊完全也没料到林封谨的反应如此迅速,自己的白虎杀已经可以说是相当迅捷了,但是对方的反应更是令人咋舌,仿佛自己的手肘微微一动,他就已经料敌机先,提前一步翻身了出去,巧妙的用“世界的尽头”这把重锤来遮蔽住了身体。

    “哈哈哈,不过如此啊!”

    元昊忽然狂笑,陡然吸气,眼中陡然绽放出来了两道精芒,显得凶残而疯狂!这一瞬间,他身后的白虎幻象更是凶狠狰狞,竟是瞬间膨胀,本来林封谨的世界的尽头这样的重兵器一旦彻底的挥舞运动了起来之后,便是有着先天的优势,显得气势无双,所向披靡。

    但是元昊这一吸气之后,身后的白虎幻象也是摇头摆尾,膨胀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至少在气势上竟是半点都不输给林封谨了!非但如此,元昊的白虎杀更是丝毫都没有退缩的意思,一爪就狠狠的印在了“世界的尽头”的侧面!

    他竟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正面硬撼世界的尽头这一把强横的神器!!

    神器算什么!?我只相信我的双手!!(未完待续。)

第1273章先祖英灵    “逆徒,束手就擒吧。”这位老祖走上去,对洪天柱厉喝道。

    下意识地洪天柱不由后退了好几步,大叫道:“李公子,快走吧!”当这四位贤祖出现的时候,他都有些绝望,手头上没有反击四位贤祖的筹码。

    “滚下去”李七夜双目一张,口吐真言,声慑八方。

    “砰”的一声,这位欲出手抓洪天柱的老祖身不由己,被李七夜的真言碾过,他整个人被击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李七夜开口便是真言,顿时让四位贤祖目光一厉,瞬间,这四位贤祖站了起来,他们眼睛完全睁开,当他们的眼睛完全睁开的时候,一下子变得极为锐利,刮得人皮肤作痛。

    “小辈,你的确是足够强大。”此时,四位贤祖的一位贤祖冷冷地说道:“但是,你来错地方了,我洞庭湖愿与其他人议和,并不代表我洞庭湖弱小!”

    “我知道。”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你们只不过是想借螭国巴结上海螺号的哈巴狗而己,为了能从海螺号手中换得延年益寿的丹药,你们心甘情愿去做别人的走狗,丢光了你们祖先的颜脸,也是让你们的子孙唾弃。”

    “小畜生,你就继续逞唇舌之利吧。”另一位贤祖森然一笑,冷冷地说道:“今天我们会打断你的手脚,抽去你的筋骨,再把你交给上官姑娘处置。”

    说完,他们四个人相视了一眼,他们同时取出了一件兵器,他们各持一件兵器,神态变得冷厉。

    这四件兵器,古痕斑澜,甚至有兵器是有着枪眼剑痕,这样的兵器一看就知道是经历了千百万次的战争。

    虽然这四件兵器古痕斑澜,十分的古旧,但是。当这四件兵器一取出来的时候,顿时战意高昂。就像是号角吹响了一样,就像是千万无敌铁骑整装待发一样。

    一时之间,高昂凶猛的战意弥漫着整个议事大堂,可怕的战意就像是真龙出海、血虎下山、饿狼出柙,凶猛杀伐,在这样的战意之下,似乎是没有什么可以抵挡这四件兵器的步伐。它们可能摧毁一切挡住它们的障碍!

    “先祖战兵”看到这四件古老的兵器,在场的诸位长老护法都不由为之骇然,都不由纷纷后退,敬畏地看着眼前这四件古老兵器。

    “小辈,束手就擒吧。”这四位贤祖森然一笑,他们同时齐喝一声,祭出了自己的战兵,镇压向李七夜,四件战兵一出。就是一个绝世战阵!

    这四位贤祖十分有信心,只要他们的四件战兵形成了绝世战阵,就算是一般神皇。他们也能挡得住,更别说是一个晚辈了。

    “嗡”的一声。然而,这四件战兵还没有镇压到李七夜的头上,李七夜双目一张,双手在大椅上拍了一下,一道赦令飞出,挂在墙上的战旗亮了起来,那一只狐狸好像是一下子活了过来一样。

    就在这“嗡”的一声之中,四件战兵突然止步,接着。一下子飞向李七夜,这一次不是攻击。而是扑向李七夜,就好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

    一时之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四件战兵盘旋在李七夜的头顶上,是那么的欢快,就像百灵鸟一样在要七夜头顶上飞旋歌唱。

    突然的变异,这顿时让四位贤祖大惊,这四件战兵一直在他们手中,特别是当年他们废弃了传承铁律之后,他们就一直掌控着这四件兵器,今天这四件兵器竟然不受控制。

    “回来”四位贤祖都同时召唤自己的四件战兵,但是,四件战兵都没有任何反应,依然是在李七夜头顶之上盘旋。

    “起”四位贤祖甚至不甘心,不惜祭出自己的寿血,然而,四件战兵依然不受他们的召唤,依然是在李七夜头顶上盘旋,就像是欢快的百灵鸟一样。

    “不可能”看到这样的一幕,不止是所有的长老护法傻眼了,就是所有的老祖都傻眼了,他们洞庭湖的四件先祖战兵竟然被一个外人控制,这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这四件战兵曾经是李七夜亲手打造,最后亲手赐于了林、许、洪、张他们四位祖先,这四件战兵乃是李七夜的心血,作为这四件战兵的缔造者,世间还有谁比他更了解这四件战兵呢?

    “铁血狐营的四件战兵,是属于整个铁血狐营,不属于你们四个蠢货的私产。”李七夜冷漠地看了他们一眼,冷冷地说道:“你们四个蠢货玷污了你们祖先的英名,玷污了你们祖先的荣耀,今天,我代表你们祖先,判你们为死刑,立即执行!”

    话一落下,“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头上盘旋着的四件战兵瞬间轰向了四位贤祖,四位贤祖大惊,“轰”的一声,祭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兵器,欲挡住轰来的四件战兵。

    “砰”的一声巨响,在四件战兵之下,四位贤祖被轰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他们也的确是够强大,竟然能挡住了四件战兵的一击。

    “铁血狐营四将何在!”李七夜冷冷一喝,在这个时候,本是站立在大椅靠背上的那只乌鸦竟然活了过来,双翅一张,一下子遮住了李七夜,它悬浮在了李七夜的头顶上。

    这一只本来是以木雕成的乌鸦,此时此刻竟然是活了过来,它垂落了一条条的法则,每一条法则是神圣尊严,不可侵犯。

    “哗啦”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议事大堂所面对的洞庭湖中突然翻起了浪花,四个魁梧的身影从湖中爬了起来。

    眨眼之间,四个人从湖中踏入了议事大堂,这四个人全身由湖水所化,晶莹透明,看起来就是水人。

    看到这四个人的面貌之时,在场的很多人骇然,不知道谁人不由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画像,骇然尖叫道:“祖先”

    在墙上虽然挂有一张张的画像,但其中有四幅画像是比其他的画像更大,毫无疑问,这四个人的身份地位比其他画像的人更高。

    此时,不少长老护法一看,发现这从湖中爬出来的水人竟然与这四幅画像中的人是一模一样,这四个人就是他们林、张、许、洪的祖先!

    “祖先的英灵”在这一刻,洪天柱想到了李七夜曾经说过的话,不由骇然地大叫一声。

    “祖先英灵”洪天柱回过神来,跪了下来,拜倒在地上。

    这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突然之间祖先显灵,这把在场的诸位老祖和所有护法长老都吓了大跳,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祖先显灵的那么一天。

    “祖先”见到洪天柱跪拜在地上,其他的长老护法都不由纷纷地跟着跪拜在地上。

    “逆畜”此时,四尊水人沉喝一声,撼动山河,他们曾经是横扫九天十地的存在,一声沉喝之下,威慑所有老祖,所有老祖都哆嗦了一下。

    四位贤祖脸色骇白,不敢停留,转身就逃走,他们四个人曾经抛弃传承铁律,打破铁盟,是他们违背了祖训,他们心里面有鬼,今天祖先显灵,一下子把他们吓破了胆,想逃离这里。

    但是,四尊水人哪里会让他们逃走,随手一招,四件战兵手,当四件战兵在他们手中的时候,宛如是四尊战将临世,横扫九天十地,镇压诸天神魔,“轰”的一声,四件战兵毫不留情地镇压而下,掀起了滔天战威。

    “不”本就是没有斗志的四位祖贤反抗不及,大叫一声,瞬间被镇压在了四件战兵之下。

    眨眼之间,四尊水人把被镇压的四尊贤祖抓了过来,扔在了李七夜脚下。

    “今天的洞庭湖,就是昨日的铁血狐营,铁律何在?”李七夜冷漠地看着脚下的四位贤祖,冷冷地说道。

    “杀”四尊水人冷冷地说了这样的一句,而在这个时候,墙上所挂着的所有画像都亮了起来,每一幅的画像都弥漫着无敌的战威,每一幅画像都浮现了铁血无情的条律,一条条铁律浮现,铁面无私,就像是军营中的无上军规一样!

    “跪下!”李七夜目光一寒,头上的乌鸦瞬间爆发了无上神威,宛如是一尊亘古存在复活一样,冷冷地盯着在场的所有人,此时此刻,李七夜的话就是代表着无上意志。

    “砰”的一声,四尊水人一脚踩了过去,强迫四尊贤祖跪在了地上。

    “跪下。”李七夜冷冷地看着在场的其他几大姓氏的老祖,在这个时候,所有长老护法都跪在地上了,几大姓氏的老祖都在打哆嗦。

    当李七夜目光一冷之时,这几大姓氏的老祖都不敢反抗,在画像中浮现的一条条铁律之下,他们都为之胆寒,都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抛弃传承铁律,打破铁盟,违背祖训,该当何罪。”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铮、铮、铮”的一阵阵金属交织声响起,那一幅幅画像所浮现的铁律瞬间交织出了无上的虎符,虎符之上浮现一个大字杀。

    这个大字鲜血淋漓,让人看了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