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逆徒,束手就擒吧。”这位老祖走上去,对洪天柱厉喝道。

    下意识地洪天柱不由后退了好几步,大叫道:“李公子,快走吧!”当这四位贤祖出现的时候,他都有些绝望,手头上没有反击四位贤祖的筹码。

    “滚下去”李七夜双目一张,口吐真言,声慑八方。

    “砰”的一声,这位欲出手抓洪天柱的老祖身不由己,被李七夜的真言碾过,他整个人被击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李七夜开口便是真言,顿时让四位贤祖目光一厉,瞬间,这四位贤祖站了起来,他们眼睛完全睁开,当他们的眼睛完全睁开的时候,一下子变得极为锐利,刮得人皮肤作痛。

    “小辈,你的确是足够强大。”此时,四位贤祖的一位贤祖冷冷地说道:“但是,你来错地方了,我洞庭湖愿与其他人议和,并不代表我洞庭湖弱小!”

    “我知道。”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你们只不过是想借螭国巴结上海螺号的哈巴狗而己,为了能从海螺号手中换得延年益寿的丹药,你们心甘情愿去做别人的走狗,丢光了你们祖先的颜脸,也是让你们的子孙唾弃。”

    “小畜生,你就继续逞唇舌之利吧。”另一位贤祖森然一笑,冷冷地说道:“今天我们会打断你的手脚,抽去你的筋骨,再把你交给上官姑娘处置。”

    说完,他们四个人相视了一眼,他们同时取出了一件兵器,他们各持一件兵器,神态变得冷厉。

    这四件兵器,古痕斑澜,甚至有兵器是有着枪眼剑痕,这样的兵器一看就知道是经历了千百万次的战争。

    虽然这四件兵器古痕斑澜,十分的古旧,但是。当这四件兵器一取出来的时候,顿时战意高昂。就像是号角吹响了一样,就像是千万无敌铁骑整装待发一样。

    一时之间,高昂凶猛的战意弥漫着整个议事大堂,可怕的战意就像是真龙出海、血虎下山、饿狼出柙,凶猛杀伐,在这样的战意之下,似乎是没有什么可以抵挡这四件兵器的步伐。它们可能摧毁一切挡住它们的障碍!

    “先祖战兵”看到这四件古老的兵器,在场的诸位长老护法都不由为之骇然,都不由纷纷后退,敬畏地看着眼前这四件古老兵器。

    “小辈,束手就擒吧。”这四位贤祖森然一笑,他们同时齐喝一声,祭出了自己的战兵,镇压向李七夜,四件战兵一出。就是一个绝世战阵!

    这四位贤祖十分有信心,只要他们的四件战兵形成了绝世战阵,就算是一般神皇。他们也能挡得住,更别说是一个晚辈了。

    “嗡”的一声。然而,这四件战兵还没有镇压到李七夜的头上,李七夜双目一张,双手在大椅上拍了一下,一道赦令飞出,挂在墙上的战旗亮了起来,那一只狐狸好像是一下子活了过来一样。

    就在这“嗡”的一声之中,四件战兵突然止步,接着。一下子飞向李七夜,这一次不是攻击。而是扑向李七夜,就好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

    一时之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四件战兵盘旋在李七夜的头顶上,是那么的欢快,就像百灵鸟一样在要七夜头顶上飞旋歌唱。

    突然的变异,这顿时让四位贤祖大惊,这四件战兵一直在他们手中,特别是当年他们废弃了传承铁律之后,他们就一直掌控着这四件兵器,今天这四件兵器竟然不受控制。

    “回来”四位贤祖都同时召唤自己的四件战兵,但是,四件战兵都没有任何反应,依然是在李七夜头顶之上盘旋。

    “起”四位贤祖甚至不甘心,不惜祭出自己的寿血,然而,四件战兵依然不受他们的召唤,依然是在李七夜头顶上盘旋,就像是欢快的百灵鸟一样。

    “不可能”看到这样的一幕,不止是所有的长老护法傻眼了,就是所有的老祖都傻眼了,他们洞庭湖的四件先祖战兵竟然被一个外人控制,这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这四件战兵曾经是李七夜亲手打造,最后亲手赐于了林、许、洪、张他们四位祖先,这四件战兵乃是李七夜的心血,作为这四件战兵的缔造者,世间还有谁比他更了解这四件战兵呢?

    “铁血狐营的四件战兵,是属于整个铁血狐营,不属于你们四个蠢货的私产。”李七夜冷漠地看了他们一眼,冷冷地说道:“你们四个蠢货玷污了你们祖先的英名,玷污了你们祖先的荣耀,今天,我代表你们祖先,判你们为死刑,立即执行!”

    话一落下,“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头上盘旋着的四件战兵瞬间轰向了四位贤祖,四位贤祖大惊,“轰”的一声,祭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兵器,欲挡住轰来的四件战兵。

    “砰”的一声巨响,在四件战兵之下,四位贤祖被轰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他们也的确是够强大,竟然能挡住了四件战兵的一击。

    “铁血狐营四将何在!”李七夜冷冷一喝,在这个时候,本是站立在大椅靠背上的那只乌鸦竟然活了过来,双翅一张,一下子遮住了李七夜,它悬浮在了李七夜的头顶上。

    这一只本来是以木雕成的乌鸦,此时此刻竟然是活了过来,它垂落了一条条的法则,每一条法则是神圣尊严,不可侵犯。

    “哗啦”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议事大堂所面对的洞庭湖中突然翻起了浪花,四个魁梧的身影从湖中爬了起来。

    眨眼之间,四个人从湖中踏入了议事大堂,这四个人全身由湖水所化,晶莹透明,看起来就是水人。

    看到这四个人的面貌之时,在场的很多人骇然,不知道谁人不由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画像,骇然尖叫道:“祖先”

    在墙上虽然挂有一张张的画像,但其中有四幅画像是比其他的画像更大,毫无疑问,这四个人的身份地位比其他画像的人更高。

    此时,不少长老护法一看,发现这从湖中爬出来的水人竟然与这四幅画像中的人是一模一样,这四个人就是他们林、张、许、洪的祖先!

    “祖先的英灵”在这一刻,洪天柱想到了李七夜曾经说过的话,不由骇然地大叫一声。

    “祖先英灵”洪天柱回过神来,跪了下来,拜倒在地上。

    这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突然之间祖先显灵,这把在场的诸位老祖和所有护法长老都吓了大跳,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祖先显灵的那么一天。

    “祖先”见到洪天柱跪拜在地上,其他的长老护法都不由纷纷地跟着跪拜在地上。

    “逆畜”此时,四尊水人沉喝一声,撼动山河,他们曾经是横扫九天十地的存在,一声沉喝之下,威慑所有老祖,所有老祖都哆嗦了一下。

    四位贤祖脸色骇白,不敢停留,转身就逃走,他们四个人曾经抛弃传承铁律,打破铁盟,是他们违背了祖训,他们心里面有鬼,今天祖先显灵,一下子把他们吓破了胆,想逃离这里。

    但是,四尊水人哪里会让他们逃走,随手一招,四件战兵手,当四件战兵在他们手中的时候,宛如是四尊战将临世,横扫九天十地,镇压诸天神魔,“轰”的一声,四件战兵毫不留情地镇压而下,掀起了滔天战威。

    “不”本就是没有斗志的四位祖贤反抗不及,大叫一声,瞬间被镇压在了四件战兵之下。

    眨眼之间,四尊水人把被镇压的四尊贤祖抓了过来,扔在了李七夜脚下。

    “今天的洞庭湖,就是昨日的铁血狐营,铁律何在?”李七夜冷漠地看着脚下的四位贤祖,冷冷地说道。

    “杀”四尊水人冷冷地说了这样的一句,而在这个时候,墙上所挂着的所有画像都亮了起来,每一幅的画像都弥漫着无敌的战威,每一幅画像都浮现了铁血无情的条律,一条条铁律浮现,铁面无私,就像是军营中的无上军规一样!

    “跪下!”李七夜目光一寒,头上的乌鸦瞬间爆发了无上神威,宛如是一尊亘古存在复活一样,冷冷地盯着在场的所有人,此时此刻,李七夜的话就是代表着无上意志。

    “砰”的一声,四尊水人一脚踩了过去,强迫四尊贤祖跪在了地上。

    “跪下。”李七夜冷冷地看着在场的其他几大姓氏的老祖,在这个时候,所有长老护法都跪在地上了,几大姓氏的老祖都在打哆嗦。

    当李七夜目光一冷之时,这几大姓氏的老祖都不敢反抗,在画像中浮现的一条条铁律之下,他们都为之胆寒,都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抛弃传承铁律,打破铁盟,违背祖训,该当何罪。”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铮、铮、铮”的一阵阵金属交织声响起,那一幅幅画像所浮现的铁律瞬间交织出了无上的虎符,虎符之上浮现一个大字杀。

    这个大字鲜血淋漓,让人看了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未完待续。)

第九十三章 第四方?    紫色复眼的光线乃是远程攻击,而这头巨大蛩兽的近身攻击则更是强悍,它头上的几条触角则是会灵巧无比的到处挥舞弹射,这看起来纤细透明的玩意儿的杀伤力却也是非常惊人的,就像是僧帽水母的蜇针,一旦被这玩意儿命中的人,也是会仿佛被过电了也似的麻痹掉,彻底失去抵抗力。

    最后,则是巨大蛩兽的两只巨爪,被这玩意儿正面命中以后,便只能用“死无全尸”这四个字来形容了,受害者当场就惨死,非但如此,连尸体也会被拍烂掉,和湖边的淤泥混合在了一起,十分惨烈,当然对于巨大蛩兽来说,这样的猎物也是失去了食用的价值。

    几乎是在短短的十几个呼吸里面,失控的巨大蛩兽就造成了恐怖的伤亡,在书上常常会有人拿“眨眼功夫”来形容时间,而对于巨大蛩兽来说,它则是眨一次眼睛,就能射出六道麻痹光线将足足六个人麻痹掉,并且这射出来的麻痹光线有效范围长达三十丈!

    虽然肯定这种麻痹光线会大量消耗巨大蛩兽的体力,然而它吞吃下去的每一个人也都会迅速的对体力进行补充。并且在吞吃了大概四五十个人之后,这巨大蛩兽怪叫了一声,再次若被淋湿了的狗那样将身体一阵乱抖,它身上的那些厚重深邃的皮肤褶皱又一次展开,从中又抖出来了二十余只活蹦乱跳的蚊虾,只是这些蚊虾却是血红色的,看起来相当凶残惊秫,一出现了以后便是对那些普通的法家弟子发起了袭击。

    放出了大量的血色蚊虾以后,巨大蛩兽便是对实力较低的法家弟子失去了兴趣,转而朝着已经围攻过来的法家长老发起了进攻,一名倒霉的法家长老同时被巨大蛩兽的六只复眼瞪住,足足六道麻痹光线一齐发生作用,这厮立即就从空中摔了下去,还没落地就被巨大蛩兽伸出了青蛙也似的细长舌头。卷入到了其腹中。

    “原来这头巨大蛩兽竟然还是一头噬魂兽!”见到了这一幕之后,大巫凶脸色微变道。 ”噬魂兽?”林封谨奇道。

    大巫凶道:

    “在人间界这里。这种怪物早就绝迹了,上一次听说有噬魂兽出现,至少是百年之前,估计这头巨大蛩兽是从修罗界这样的强大地方被召唤过来的话,应该才有这样的特性,这么说吧,噬魂兽并不是像是老虎。狮子这样的形容野兽种类的名称,而是类似于剧毒这种可以贴在很多生物上的标签,表示这种生物有这种特性。”

    “而噬魂兽顾名思义,便是表示这怪物不仅仅能吞噬对方的血肉,还能吃掉对方的魂魄!像是那些被吃掉的法家弟子,其肉体被这巨大蛩兽吞吃了以后,魂魄也是被转化,注入到了那些血色蚊虾当中去。而巨大蛩兽为什么会对法家的长老产生兴趣,则是因为它能吃掉的血肉是有一定数量限制的。但对灵魂的**则是很难满足,进而驱使它去品尝更加强大的生物的魂魄,而对普通的魂魄不屑一顾。”

    听到了大巫凶的话。林封谨点了点头,好整以暇的看着远处的混乱。

    之所以他能如此淡定。却是林封谨这时候早就趁着当下的混乱状况离开了湖岸,一干人去到了安全的地方去。

    话说这巨大蛩兽带给林封谨的压迫力十分恐怖,若是要评估的话,甚至仅次于那一头在吴作城下降临的窝津神相提并论!

    但二者之间的区别就是,巨大蛩兽是秉持就近原则,附近的人会被它无差别攻击,而窝津神则是对追着林封谨杀所以,林封谨只需要带着自己的人比其余的法家弟子跑得快就好了。此时处于安全范围内的他们,则是带着一种坐山观虎斗的乐观情绪在看着周围的混乱。对于林封谨来说,这局面越是混乱才越好。只有浑水才能够摸鱼嘛。

    “韩子这厮也算是奸诈了,估计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档子事情吧?”林封谨此时未免有些幸灾乐祸的道。

    无论是对元昊或者韩子,林封谨都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好感的。

    大巫凶却是道:

    “这倒也不能说是韩子失算之类的,实在是因为这种召唤异界生物的法阵的不可控性太多了,除非是之前就预先建立了相关契约的怪物,否则要做到精准的召唤是不可能的,根据我的经验,这样的献祭召唤大概足足有三成的失败几率,韩子动用的魔族秘术或许成功率更高,还能具体定位到召唤哪一类生物上,但是,这召唤来的生物是否幼小,或者实力的强弱,或者性格都是不可控的。韩子纵然神通广大,也没可能知道自己召唤来的这头怪物强悍到了如此变态的地步!”

    野猪道:

    “师尊您怎么知道韩子与这怪物没有签订契约?”

    林封谨已经是抢先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他本身就与三瘤妖树大根还有厚叶签订了召唤契约的,所以对这方面就非常清楚:

    “野猪,若是已经是签订了相关契约的话,就不用这么大费周折,供奉上如此惊人数量的祭品了,双方之间将会倾向于平等合作的关系。倘若在这一次召唤之后,召唤物没有拿到足够的报酬也不会发怒,因为它知道这是一个长期合作的过程,它更加重视的是一段时间内的总体收益。”

    野猪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正要点头, 忽然看着不远处惊奇的道:

    “连阴阳卫那群人都退缩了?”

    原来在短时间内,巨大蛩兽再次吞噬足够了魂魄,又一次抖动身体,从自己的皮肤褶皱里面释放出来了大量的血色蚊虾,不消说,周围又是一阵大混乱,被咬得鬼哭神嚎的大群法家弟子疯狂的朝着外面逃散着。

    在这种情况下,连阴阳卫那群板着脸仿佛什么都不在意的人都迅速的避走,这帮人的行动方式可以说是相当飘逸的,简直就像是僵尸那样,膝盖不动直接就离地漂行,若鬼魅一般。

    不过这种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巨大蛩兽乃是被召唤来的,此时完全是依靠召唤法阵的力量才能在人间界横行。只要时间一到,召唤法阵的力量一消亡,那么这家伙自然就会被人间界的位面之力排斥出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巨大蛩兽已经在人间界逗留了接近小半个时辰了,很难说它还能在这里继续呆多久,同时不要忘记了,法家这一次的任务目标可不是猎杀这一头巨大蛩兽。而是要干掉元昊!倘若是投入全部力量来对付这头巨大蛩兽,那么有可能将其及时干掉,然而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出来元昊会借机逃走。

    因此,法家中人既然确定没有办法能在短时间内干掉它,那么还不如消极躲避是最佳的选择。同时将防护的范围从那盆地的底部的湖泊周围进一步扩大,变成整个盆地区域。

    同时,法家有秘术可以锁定住元昊的大概范围,一旦他离开了这盆地的话,就会自动示警。因此这时候,法家的一干人也是显得忙而不乱,知道元昊还在盆地里面。属于砧板上的鱼和肉,虽然有着巨大蛩兽在捣乱。并暂时失去了元昊的踪迹,依然可以保持沉着冷静,让人盯住这盆地周围的出口,务必要做到无懈可击,让元昊没有办法趁乱逃脱。

    ***

    此时林封谨他们等人所呆的位置也是变得不安全了,他们混合在人群当中迅速退走的时候,忽然侧面就出现了三只血色蚊虾诡异的弹动着身体,杀入到了他们这群人当中,随着几个人被迅速的刺倒。瘫软在地,林封谨就要面对一只血色蚊虾的悍然突袭!

    严格说起来的话。血色蚊虾的行动方式和林封谨的孑孓身法都有些类似,诡异,突兀,迅捷无伦,因此对于很多倒霉蛋来说,是很难在短时间内适应它们迅若闪电的口器突刺的。

    不过这些人当中并不包括林封谨,当这一只血色蚊虾猛然弹动,对准了林封谨用它尖锐口器直刺过来的时候,等待着的就是林封谨随手抄来的一根齐眉棍的迎头痛击,这根酒杯粗细的枣红色棍子一颤,就啪的一声将这只蚊虾打落在了草丛当中,看起来仿佛是被敲晕了似的,不停抽搐着。

    而这只血色蚊虾被敲晕之后,背后的甲壳上居然都浮现出来了一张奇特的人面,看起来龇牙咧嘴的扭曲着,相当痛苦和凄惨。这时候,旁边的都巫凶已经以惊人的敏捷一下子扑了上去,他的双手当中赫然有一张看起来十分粗陋的藤网,不过藤网上面还挂着黄涔涔的铜钱,相互撞击叮当作响,这网一按到了血色蚊虾的身上,立即就自动收缩将它给束缚了起来,令其动弹不得。

    这藤网看起来简陋,却是用专门克制鬼物的金丝藤编制的,非但如此,起到大作用的还有那一枚一枚黄涔涔的铜钱,铜钱乃是流通的东西,每一天转手给几十人,上百人也很难说,并且世上有不喜欢吃肉的,有不喜欢女人的,但不喜欢钱的人还真没有几个,所以铜钱这种在人间流通的东西,最是能聚敛人身上的阳气,压制邪物格外的灵验。

    抓住了这只血色蚊虾之后,林封谨立即让其余的人先走,自己殿后,哪怕是再受到了血色蚊虾的袭击,也是用齐眉棍将之砸飞挑开就好,有一句话叫做言多必失,此时虽然到处都是混乱一片,林封谨也是要谨守着这个道理,尽可能的少出手,否则的话,难免会出现有心人来关注这里,被人见到以后揭穿身份就不大好了。

    他们一行人逃上了旁边盆地当中的高坡之后,总算是缓了一口气,这里的地势已经是可以将大部分的盆地底部都收入眼底了,并且还有茂盛的灌木丛遮蔽身形,下面的人仰头望过来,很难发觉躲避在其中的林封谨等人。

    并且林封谨等人所处的位置后方,便是一处高达数百米的峭壁构成了盆底的边缘,这样的地带就算是元昊在最佳状态下,也是很难迅速攀爬上去的,所以附近的法家中人也是很少,无暇顾及他们的存在,因此总之说起来,这里是一个可以坐山观虎斗的最佳位置。

    这时候太阳已经是明晃晃的照了下来,晒得人皮肤上火辣辣的。林封谨他们所在的高坡上都是一从一从的石楠,蔷薇。枸杞等等,在阳光的照射下有着沁人心脾的点点幽香传来,不能不承认法家当中有能人存在,巨大蛩兽开始被好几名在身法上有特长的高手吸引,仿佛是被遛狗一样的牵着到处爬行,混乱的主要因素被遏制了下来。

    至于那些造成了混乱的血色蚊虾则是遭受到了大量火系符箓的集火攻击,再诡异变态的身法。遇到了这样的大面积范围攻击也是没什么用的——血色蚊虾也是纷纷的死掉,化成了一滩一滩的血水,鉴于元昊在水系神通方面的惊人造诣,所以不难猜测得出来这些火系符箓的本来用处就是打算用在这位大牧首的身上,不过却是在这里被派上了用场。

    见到局面正在迅速的被控制住,林封谨也是失望的叹了口气,并且他还在纳闷一件事,那就是元昊为什么刚才会突然销声匿迹了,要知道。这一次突发事件,很可能是他逃出生天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一旦巨大蛩兽消失。下方的五大湖泊当中的湖水都被转换成了那种诡异的物体,元昊那就彻底的成为了瓮中之鳖。这样一来的话。元昊就真的是再也没有逆转的机会,他可以说是死定了!

    “不对啊,这不是元昊的风格啊。”林封谨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道:

    “倘若我是元昊,怎么可能错过这么最后一个逃出升天的机会呢?当然,就刚才的情况来说,成功逃走大概只有五成几率,但是对于目前的这个绝境来说,五成的几率已经是相当的高了啊,咦?”

    原来就在林封谨沉思着的时候。他忽然心中生出来了一种很奇特的感觉,那种感觉并不陌生。那是遇到了其余的妖命者以后才会生出来的一种神秘感应。

    有一种说法是,生命和灵魂的本质就是一种磁场,一个人觉得和另外一个人投机,那就是因为两人之间的磁场波段很是接近。此时林封谨的奇特感觉,就是这样仿佛心血来潮的一种共鸣,不过却是转瞬即逝,短暂得几乎会令人觉得这是一种错觉。

    林封谨立即就朝着自己有所感应的地方望了过去,然而那里却是一片空旷,山坡上面绿草茵茵,还有点点小花正在绽放,从旁边的峭壁上面有一条白练也似的瀑布冲了下来,似银河倒悬而下,冲激出来了一个清潭,然后从清潭发源出一条小溪潺潺流向下方的湖中,那清潭大概就只有十来丈见方,可以说是一眼就能看个通透,倘若抛开远处的那些和血色蚊虾战斗的法家弟子的背景,这里甚至是野营的最佳地点了。

    “这是什么情况?”林封谨顿时有些疑惑。他随即打量了一下四周,对着一干人等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

    无论是大巫凶还是野猪,都同时摇头说没有。

    林封谨再次看了看先前有所感应的那个地方,脑海里面已经是转过了许多念头,并且马上从中想到了一个最大的可能!那就是黄雀!是的,也就是说此时在这盆地当中,除了法家,元昊,自己这三方势力之外,竟然还有第四方势力存在!

    这第四方势力竟然隐忍到了现在,并且潜伏得如此天衣无缝,想必是所谋甚大的,并且对方还是妖命者,林封谨想到的最大嫌疑人,便是那个神秘的六趾组织!他定了定神,示意旁边的人警惕,然后决定过去仔细的查看一番,无论如何,倘若身边潜伏着这样的定时炸弹都是不能令人安心的。

    林封谨的底线是至少要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像是遇到了地雷,要么排除,要么远离。倘若那是个错觉,那么很好,倘若那不是个错觉,那么林封谨要对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负责,也有必要排除掉可能存在的巨大威胁。

    因此,林封谨很干脆的防备着,然后一步步的走了过去,来到了那一片山坡上,野猪紧随在了他的后面不远处,亦步亦趋,这样的站位距离可以让野猪既护住了林封谨的后背,又能在第一时间内抢前掩护。

    此时林封谨可以说是格外小心的戒备,一步一步的前挪,来到了小溪旁边以后也没有什么发现,他舒了一口气之后,这才发现自己满头满脸都是汗水,一来是紧张,二来是太阳也是烈了起来,便想要凉快一下。(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