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洪天柱这一席话顿时让整个大堂陷入了沉寂,长老、护法、堂主都不愿意说话。

    至于几大姓氏的老祖,他们也没有想到洪天柱突然如此的强硬,竟然敢突然公开的反抗他们,挑战他们的威严。

    “好一个大逆不道的狂徒,背叛宗门,还敢口出狂言。”有一位林氏老祖沉喝道:“去,把这叛徒绑起来,以作惩罚。”

    这位林氏老祖话落下,在场中没有人动弹一下,不管是长老、护法还是堂主,都坐着不动。

    “大长老,还等什么,快把这狂徒绑起来。”林氏老祖沉声喝道。

    在长老席位中,有一位长老看了看林氏老祖,又看了看洪天柱,不由艾艾期期,说道:“老祖,这,这,这个……”

    事实上,在这一件事上,谁人都不愿意动手,绑了洪天柱也就算了,如果真的把洪天柱的头颅砍了,送给螭国认罪,那么,这样的事情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做。

    先不说把自己掌门的头颅砍下来向敌人认罪这让他们洞庭湖永远抬不起头来,就是以现在的情况而言,洞庭湖的所有长老、护法、堂主都在场。

    如果说,谁把洪天柱的头颅砍下来,那么,这样的事情将会被记录下来。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洪天柱并没有违背洞庭湖的纪律。

    在这样的情况下,把掌门的头颅砍下来,一旦记录在案的话,未来会永久被牢记。甚至在未来有可能被子孙后代唾骂。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又有几个人愿意为老祖背这样的黑祸呢。很多长老、护法也不傻。今天老祖们可以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砍了洪天柱,那么,不管是谁出任洞庭湖的掌门,如果违背老祖们的利益,那么,明天老祖们也一样可以把他们砍了。

    现在在这种诸位老祖把持整个洞庭湖的局势之下,诸位老祖把洞庭湖的整体利益占为己有的情况之下,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做。他们更需要有着可以擎掣老祖们的局势,需要一个能牵制老祖们的情况,不能让老祖们为所欲为,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整个洞庭湖。

    现在洪天柱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一个不错的开端,如果洪天柱这样的一个缺口都被堵上的话,以后他们洞庭湖这些晚辈子孙想擎掣老祖、牵制老祖们为所欲为,那就更难了。

    如果今天洪天柱都被砍掉了,那就将意味着,整个洞庭湖将会成为老祖们的私产,他们这些晚辈弟子只不过是老祖们的棋子而己。至于洞庭湖的法规根本就不可能再牵制诸位老祖了。

    “你们都反了是吗?”。林氏老祖见大长老杵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由厉喝道。

    “至少。洞庭湖还有救,至少,洞庭湖的这两代人知道什么以大局为重,他们至少明白洞庭湖不是几个人的私产。”在这个时候,坐在大椅之上的李七夜淡淡一笑地说道。

    “你闭嘴,小辈,等会再收拾你……”林氏老祖老羞成怒,厉喝道。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如同飞魄,林氏老祖话还没有说完,就“砰”的一声,被李七夜一拳击得飞了起来,鲜血狂喷,林氏老祖还未能站稳,“啪”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已经瞬间把他抓住了,一只手扣着他的喉咙,把他整个人高高的吊了起来。

    “小辈,你休得放肆”林氏的其他老祖瞬间站了起来,厉喝道,但是,见到这位老祖落入李七夜手中,又是投鼠忌器。

    “小辈,你,你敢伤我半根毫毛,休得活着离开洞庭湖。”这个林氏老祖被卡住了脖子,厉吼道。

    “本来,念在你们祖先的情份上,我是可以饶恕你一命,可惜,你实在太笨了。”李七夜冷漠地看着这位老祖。

    “喀嚓”的一声响起,李七夜轻而易举地捏断了他的脖子,随手就把他扔在地上,就像扔垃圾一样。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洞庭湖的其他老祖都反应不过来,都眼睁睁地看着这位林氏老祖被捏死。

    就在诸位老祖反应过来的时候,李七夜已经坐回了大椅之上,刹那之间,所有老祖,不管是林、许、洪的老祖都瞬间把李七夜团团围住。

    “小辈,让你留在这里,只不过是要活捉你而己,你真以为在洞庭湖可以为所欲为吗?”。其中一位洪氏老祖厉喝道。

    “我们把他活捉,交给上官姑娘。”有一位许氏老祖目光森然地说道。

    李七夜坐在大椅之上,只是冷漠地看着这些老祖,淡淡地说道:“就这么一点大贤,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逊。你们蠢到就不会去打听打听一下吗?上官飞燕这种神王我一样是一拳劈了她,你们算什么东西!”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在场的几大姓氏老祖心里面都不由颤了一下,这些老祖相视了一眼,顿时取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兵器,依然是跃跃欲试,气势逼人。

    “小辈,就算你再了得,不要忘记了,这里可是洞庭湖,既然进来了,就休想出去。”另一位林氏老祖厉声说道。

    在这个时候,这些老祖依然不愿意退让,他们洞庭湖还有杀手锏,他们洞庭湖还有大阵还没有开启,在他们看来,一旦让他们开启了大阵,那怕李七夜是一位强大神王,他们也一样能困得住李七夜。

    “如果对外面的敌人,你们有这样的一半勇气,你们洞庭湖也不会沦落到奴颜婢膝的地步,你们也就只不过是一群只会在窝里横的蠢货而己。那也好,今天我就把你们全部杀光,也算是为你们祖先铲除不孝子孙。”李七夜冷漠地看着这些老祖。

    李七夜这话一出,洪天柱心里面不由跳了一下,急忙说道:“李公子,手下留情。”虽然洪天柱他是想反抗诸位老祖,但是,他没有想过杀光所有老祖,毕竟,这都是他们的长辈,如果把诸位老祖杀光了,那就真的是一个大罪。

    “一群蠢货而己,留下来也是祸害洞庭湖。”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道,说着,他双目是目光一寒,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请贤祖。”见李七夜双目爆发可怕的杀机的瞬间,洞庭湖的几大姓氏的老祖们心里面也不由跳了一下,一下子意识到了李七夜的可怕,立即传达了命令。

    “好大的口气!”就在眨眼之间,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这个冰冷的声音冷漠无情,而且这个冰冷的声音是充满了威严,让人不敢抗拒。

    此时,有四个老人被抬了进来,这四个老人都是坐在虎皮大椅之上,这四个老人都是苍老无比,他们甚至可以说是给人一种奄奄一息的感觉,他们都是一双眼睛半闭着,好像他们的双眼一闭上,就会与世长辞。

    而且,这四个老人身上的血气已经衰竭到若有若无,尽管是如此,这四个老人那半闭着的双眼中闪动着可怕的神光,每一道神光就像神剑一样,可以剖开一切。

    “贤祖!”看到这四个被抬进来的老祖,洪天柱顿时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了一步,至于在场的其他长老护法也一样是脸色大变,都纷纷站了起来,他们都不敢说话,都不由低下了头颅。

    这四位老人正是洞庭湖最强大的老祖,他们一直隐世不出。他们四个人也是当年政变的黑手,在当年,是他们四个人联手抛弃了传承铁律,打破了铁盟,最终逼走了张家,瓜分了整个洞庭湖的产业。

    虽然后来这四个人很少露脸,但是,整个洞庭湖的命运都掌握在了他们四个人手中,眼前这些老祖,不是他们四个人的弟子就是他们四个人儿孙。

    虽然这四个人已经淡出了洞庭湖年轻一代弟子的视线了,事实上,他们四个人牢牢地掌握着洞庭湖的一切,甚至可以说,他们四个人为了续寿长生,他们四个人占据消耗了洞庭湖的大量资源。

    此时在场的诸位老祖都纷纷退下,四个老人被抬了上来,他们四个人成包围状,一下子把李七夜包围住了。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长老护法都不敢说话,都沉默地低着头,如果说,像其他老祖的话,他们这些长老护法还敢稍微反抗一下,但是,在这四位贤祖面前,他们根本就不敢反抗。

    特别知道一些当年内幕的长老,心里面更加忌惮四位贤祖,他们都知道,四位贤祖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一旦是忤逆了他们,该被逐出墙门的就被逐出墙门,该被软禁的就被软禁,忤逆贤祖,这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洪天柱也不由脸色为之煞白,他暗暗地给李七夜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情况不妙。

    “大逆不道,先把洪天柱拿下。”四位贤祖看都没看洪天柱一眼,他们有着绝对的权力,掌握着洞庭湖所有弟子的生死夺予的大权。

    四位贤祖命令一下,不用长老护法动手,立即有老祖站了出来,出手就去抓洪天柱。

    此时,洪天柱只能是冷冷地站在那里,他就算是想反抗,那也只是徒劳,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根本就没有实力反抗。(未完待续……)

    第1272章剑拔弩张:

第九十二章 锦囊    元昊取出来的,则是一片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简陋树皮袋子,不过仔细看去,这树皮袋子却是由两片树叶粘合在一起的,因此就形成了一个仿佛袋子也似的东西。这就是西王母在元昊出事之前给他传来的三个“锦囊”之一,准确的说,便是最后一个锦囊了。

    因为条件有限,所以这锦囊便是如此的粗陋,然而正是这样粗陋的锦囊,却已经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让元昊两次逃出生天!

    在每次开启锦囊的时候,西王母都给元昊设置了相关的条件,没有达到条件开启的话,那么就是无效的。

    第一个锦囊的开启条件,是要元昊成功的冲破重重的阻碍,到达了距离昆仑山不远处的甘南寨子。锦囊里面却是让元昊陡然转向,前往阔他坝。

    到达阔他坝就是元昊开启第二个锦囊的条件,在这里,他获得了水镜秘术,成功的利用林封谨等人来为自己探路,因此才能坚持到此时。

    而这第三个锦囊的开启条件,则是十分奇特的,要求元昊是在“水之下,地之上”的地方开启,并且还是觉得已经是走投无路的时候。之前元昊一直都没有明白第一句话当中的含义,不过现在则是一下子就豁然开朗。

    他此时所呆着的洞穴,岂不就是在湖水之下,泥土之上吗?而此时元昊的处境,岂不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吗?

    因此,元昊很干脆的就撕开了这个锦囊,一片带着字迹的树叶也是随之徐徐飘落,元昊将这树叶拾了起来,赫然见到这上面却是一反常态,密密麻麻的写着许多字。元昊看着这树叶上记载的东西,本来平静的眼神慢慢的变得灼热了起来,就像是在燃烧一般。

    然后。元昊便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口气就仿佛是要将这一生一世的气息都吸够一般。紧接着便大步走向了洞口,这样的动作给人的感觉,便是令人想到了义无反顾,破釜沉舟之类成语。

    ***

    此时林封谨他们已经失去了悠闲的好时光,被一群人吆喝着从半山山坡上赶了下来,根据林封谨和大巫凶丰富的经验,应该是被交托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去顶在了前面做炮灰

    是的。没错,他们作为很典型的边缘人,就是被赶鸭子也似的叫到了湖旁去,仿佛是枪毙也似的站成了一排,将湖边围了个水泄不通,假如元昊要垂死反扑的话,毫无疑问,他们将会负责用自己的身躯和血肉来承担元昊的第一波愤怒。

    而对于这样的安排,林封谨当时有些迟疑,因为这样的行为并不在他的计划当中。不过这种迟疑很快就被旁边的人当成了对法家不忠心的标志,所以周围很多人都恶狠狠的望了过来。

    林封谨并不惧怕这些人的眼光,并且倘若马上翻脸动手的话。估计法家中人也绝对会认为这是奸细所搞出来的阴谋——十分明显的调虎离山计,所以那些法家高手只会将这盆地底部围得更加水泄不通而已。

    但是,倘若林封谨他们这样暴露身份一走的话,几乎也就意味着全然放弃,之前的努力就完全泡汤了,相反,若是答应下来这件事的话,那么则是能拿到第一手情报,杀掉元昊夺取其灵魂的机会则是变得更大。

    当然。做任何事都是会有一定风险的,此时林封谨他们最大的风险。就是可能会面对元昊的直接进攻,然而看一看围着五个湖泊站着的密密麻麻的法家中人。少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林封谨不认为自己会撞大运也似的首当其冲,这样的概率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而大巫凶虽然占据的是韩天的身躯,并且韩天显然是在法家当中有一些熟人的,不过因为要支撑大巫凶强大无比的灵魂,韩天这一具身体衰老的速度也是相当惊人的。估计此时就算是熟人与韩天面对面的站着,估计也很难确定面前这个头发花白,脸容上有着皱纹的中年男子似曾相识,更不要说确定他的具体身份了。

    在湖边站稳了以后,林封谨却是一直都在盯着那一头巨大的蛩兽在看着,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尽管知道这怪物貌似已经奄奄一息,并且还在被阴阳卫的魂魄给控制住,这玩意儿依然是给人以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时候,大巫凶的身体忽然一紧,他的耳朵像是野兽那样的微微颤动了一下,顿时对林封谨低声道:

    “小心,小心!没错,应该是元昊出手了!”

    林封谨立即就发动了自己的妖命之力,朝着湖下看了过去,虽然此时湖里面的水都变成了那种奇特的果冻性质的玩意儿,但是还是半透明的,顿时就能看到在湖底有一条影子在以惊人的速度穿梭着,这影子更是仿佛有着恐怖的韧性似的,被诡异的拉长成了细长的五六米,却还能瞬间以跳跃的方式在湖底穿行。

    这就是非常标准并且高明的水遁之术。

    那么为什么明明这湖水都已经变成了诡异的果冻物质,元昊还能施展水遁在下面穿行呢?

    则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那就是这几个湖的湖底,还是有几个不大的泉眼存在的,这几个泉眼的出水量应该不会很大,但也足以在湖底形成一条源源不断的流淌的小溪,这毕竟是由活水形成的,所以元昊就能借助这个细节在湖底快速的穿行,这样一来的话,本来妨碍他行动的那些诡异透明“果冻”,反而覆盖在了湖面上,成为了他最好的掩护!!

    看着元昊前掠的方向,貌似是对准了岸边的法家弟子扑来,不过中途的时候就猛的一个转折,改为扑向了另外一方,因此很明显就能看出来,元昊这一次出击的目的。就根本没有将岸边的法家弟子当成是自己的目标。

    不过换成林封谨的话,他也并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么干的后果除了杀几个人泄愤之外。对整个大局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令本来就少得可怜的逃生几率继续拉低几个百分点。而现在的局势对元昊来说虽然十分凶险,却也没有到绝望的时候。

    元昊连续在水下的几个转折穿行以后,他靠近的方向的湖岸上都开始出现了很明显的骚乱,不过被斩杀了几个人之后,剩余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的做好了防护的措施准备正面抵抗元昊的攻击——虽然这样的防护措施对于元昊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

    倒是林封谨看着在水下穿行的元昊,脑海里面忽然有一道亮光闪过:

    “是了!倘若元昊还没有对当前的情势绝望的话,那么唯一的变数,就是这玩意儿了!!”

    果然只见元昊在水下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转折之后。一下子就遁入到了湖底潮湿的淤泥里面,这一遁乃是借助淤泥当中的水分来进行水遁,再强的高手也就顶多只能挪移开十来丈而已,并且相当耗费元气。

    尽管失去了元昊的踪迹,林封谨的双眼,已经是盯住了那一头巨大的蛩兽!!

    “没错,此时此地,这唯一的变数就是你!元昊若是要想找寻到什么契机的话,那么就一定会着落在你的身上‘

    骤然之间,那头巨大的蛩兽旁边的淤泥一下子就破开。一条人影飞射而出,正是元昊,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按出,竟是直接拍在了这头蛩兽的那只巨大独眼上,这一掌拍上去,顿时就觉得光芒闪耀,似乎被元昊拍中的地方有什么东西燃烧了起来似的,但是又看不真切,仿佛之前发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巨大蛩兽那只深紫色的巨大独眼本来是闭上的,此时这家伙被元昊这一掌拍下之后。顿时睁开,从其腹部当中发出来了一连串“呼隆呼隆”的沉闷声音。就像是有一百口沉重无比的风箱在同时拉动!

    紧接着,这头巨大的蛩兽身体周围的六只复眼也是出现了奇特的变化。本来是可以看到,本来这六只复眼当中足足有四只是变成了阴阳卫面具那种猩红色,剩余的两只则是泛出紫意,似闭非闭的样子,但是现在却是出现了十分微妙的变化,随着那只深紫色的巨大独眼的睁开,另外的两只眼睛的紫意都开始浓郁了起来。

    紧接着,就听到蛩兽体内传来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奇特声音,然后,可以见到从巨大的蛩兽的身后,徐徐浮现出来了一名先前被吞噬掉的阴阳卫的幻影,似乎在伸着手慌乱狂叫着似的,然后烟消云散。

    这异状出现之后,蛩兽的又一只复眼便是变成了紫色,接下来若产生连锁反应似的,蛩兽剩余下来的三只复眼都开始纷纷的从血红色恢复成了正常的紫色,而那些被吞噬掉的阴阳卫的幻象则也是开始纷纷的消散湮灭不见

    原来,这头蛩兽的实力之强横,乃是远远超出了林封谨等人的想象的,不过再强大的猛兽也会跌落入陷阱当中,韩子利用蛩兽贪吃的弱点,特地的制订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在被吃掉的那四名阴阳卫的肉身上携带了大量的药物,这些药物哪怕是对于此时的韩子来说,也是异常的珍贵,因为药物的药效已经是不仅仅会作用于*,更是仿佛催眠术,摄魂术那样,会作用于魂魄之上。

    当蛩兽吃掉了那四名阴阳卫之后,它的主意识就被麻痹了,所以代表主意识的那一只巨大的独眼就闭合上,仿佛是沉浸入了一个可怕的梦魇当中似的,必须要依靠外力才能醒转过来。

    同时,趁着主意识被麻痹之后,被吃掉的阴阳卫的魂魄就借此机会纷纷开始占据取代蛩兽的分意识,本来剩余下来的六大分意识只需要占据三个就好的,为了稳妥起见,牺牲了四名阴阳卫后,就能占据绝对优势来把握住对蛩兽肉身的操控权,剩余下来的蛩兽分意识则是完全无能为力。

    而这时候,在感应到了自身的危机之后,蛩兽的主意识也是有所知觉的,但是韩子调配的药物却是非常强势恶毒,令得其主意识仿佛落入了梦魇里面一样,清醒,却是根本无法自拔!因此,当元昊利用一掌拍到了这头蛩兽的身体上以后,还将自己的独门秘术注入了进去,起到的作用并不是杀伤,而是唤醒。

    “没错,变数就在这里了啊。”林封谨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在心中忍不住有所感慨。

    有道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元昊依仗的就是自己在水下强横无比的战力,却是被韩子针对他的最强点而直接击破,将其逼入到了现在的窘境当中。可是,元昊却是以惊人的判定力纵观全场,一下子就寻找到了韩子这个貌似天衣无缝的计划当中的惊人破绽,以牙还牙,直接针对蛩兽这个弱点来进行袭击,此时果然取得了绝佳的效果!

    重新获得了对身体支配权的巨大蛩兽一下子就疯狂的咆哮了起来,它显然是还保留着之前的一系列不愉快的记忆,并且大巫凶曾经评估过之前召唤它动用的那些珍贵材料,仅仅是大巫凶认识的,便是要超过百万两银子。耗费这样大的代价召唤出来的他界生物,根据林封谨的经验来说,要么就是格外的罕见珍稀,要么就是格外的强大。

    紧接着,这一头巨大蛩兽就窜入到了旁边的人群当中,它移动的姿势乃是摇晃着身躯,看似相当滑稽,可是移动的速度却是相当惊人,几乎是令人眼花缭乱的,这家伙表露出来的攻击手段有三种,一种是从六只紫色的复眼里面射出一道道光线,一旦被命中的人就会立即浑身僵硬,然后等待巨大蛩兽一口咬下来。

    通常情况下,距离这头巨大蛩兽较远的人会享受到这样的待遇。(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