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元昊取出来的,则是一片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简陋树皮袋子,不过仔细看去,这树皮袋子却是由两片树叶粘合在一起的,因此就形成了一个仿佛袋子也似的东西。这就是西王母在元昊出事之前给他传来的三个“锦囊”之一,准确的说,便是最后一个锦囊了。

    因为条件有限,所以这锦囊便是如此的粗陋,然而正是这样粗陋的锦囊,却已经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让元昊两次逃出生天!

    在每次开启锦囊的时候,西王母都给元昊设置了相关的条件,没有达到条件开启的话,那么就是无效的。

    第一个锦囊的开启条件,是要元昊成功的冲破重重的阻碍,到达了距离昆仑山不远处的甘南寨子。锦囊里面却是让元昊陡然转向,前往阔他坝。

    到达阔他坝就是元昊开启第二个锦囊的条件,在这里,他获得了水镜秘术,成功的利用林封谨等人来为自己探路,因此才能坚持到此时。

    而这第三个锦囊的开启条件,则是十分奇特的,要求元昊是在“水之下,地之上”的地方开启,并且还是觉得已经是走投无路的时候。之前元昊一直都没有明白第一句话当中的含义,不过现在则是一下子就豁然开朗。

    他此时所呆着的洞穴,岂不就是在湖水之下,泥土之上吗?而此时元昊的处境,岂不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吗?

    因此,元昊很干脆的就撕开了这个锦囊,一片带着字迹的树叶也是随之徐徐飘落,元昊将这树叶拾了起来,赫然见到这上面却是一反常态,密密麻麻的写着许多字。元昊看着这树叶上记载的东西,本来平静的眼神慢慢的变得灼热了起来,就像是在燃烧一般。

    然后。元昊便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口气就仿佛是要将这一生一世的气息都吸够一般。紧接着便大步走向了洞口,这样的动作给人的感觉,便是令人想到了义无反顾,破釜沉舟之类成语。

    ***

    此时林封谨他们已经失去了悠闲的好时光,被一群人吆喝着从半山山坡上赶了下来,根据林封谨和大巫凶丰富的经验,应该是被交托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去顶在了前面做炮灰

    是的。没错,他们作为很典型的边缘人,就是被赶鸭子也似的叫到了湖旁去,仿佛是枪毙也似的站成了一排,将湖边围了个水泄不通,假如元昊要垂死反扑的话,毫无疑问,他们将会负责用自己的身躯和血肉来承担元昊的第一波愤怒。

    而对于这样的安排,林封谨当时有些迟疑,因为这样的行为并不在他的计划当中。不过这种迟疑很快就被旁边的人当成了对法家不忠心的标志,所以周围很多人都恶狠狠的望了过来。

    林封谨并不惧怕这些人的眼光,并且倘若马上翻脸动手的话。估计法家中人也绝对会认为这是奸细所搞出来的阴谋——十分明显的调虎离山计,所以那些法家高手只会将这盆地底部围得更加水泄不通而已。

    但是,倘若林封谨他们这样暴露身份一走的话,几乎也就意味着全然放弃,之前的努力就完全泡汤了,相反,若是答应下来这件事的话,那么则是能拿到第一手情报,杀掉元昊夺取其灵魂的机会则是变得更大。

    当然。做任何事都是会有一定风险的,此时林封谨他们最大的风险。就是可能会面对元昊的直接进攻,然而看一看围着五个湖泊站着的密密麻麻的法家中人。少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林封谨不认为自己会撞大运也似的首当其冲,这样的概率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而大巫凶虽然占据的是韩天的身躯,并且韩天显然是在法家当中有一些熟人的,不过因为要支撑大巫凶强大无比的灵魂,韩天这一具身体衰老的速度也是相当惊人的。估计此时就算是熟人与韩天面对面的站着,估计也很难确定面前这个头发花白,脸容上有着皱纹的中年男子似曾相识,更不要说确定他的具体身份了。

    在湖边站稳了以后,林封谨却是一直都在盯着那一头巨大的蛩兽在看着,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尽管知道这怪物貌似已经奄奄一息,并且还在被阴阳卫的魂魄给控制住,这玩意儿依然是给人以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时候,大巫凶的身体忽然一紧,他的耳朵像是野兽那样的微微颤动了一下,顿时对林封谨低声道:

    “小心,小心!没错,应该是元昊出手了!”

    林封谨立即就发动了自己的妖命之力,朝着湖下看了过去,虽然此时湖里面的水都变成了那种奇特的果冻性质的玩意儿,但是还是半透明的,顿时就能看到在湖底有一条影子在以惊人的速度穿梭着,这影子更是仿佛有着恐怖的韧性似的,被诡异的拉长成了细长的五六米,却还能瞬间以跳跃的方式在湖底穿行。

    这就是非常标准并且高明的水遁之术。

    那么为什么明明这湖水都已经变成了诡异的果冻物质,元昊还能施展水遁在下面穿行呢?

    则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那就是这几个湖的湖底,还是有几个不大的泉眼存在的,这几个泉眼的出水量应该不会很大,但也足以在湖底形成一条源源不断的流淌的小溪,这毕竟是由活水形成的,所以元昊就能借助这个细节在湖底快速的穿行,这样一来的话,本来妨碍他行动的那些诡异透明“果冻”,反而覆盖在了湖面上,成为了他最好的掩护!!

    看着元昊前掠的方向,貌似是对准了岸边的法家弟子扑来,不过中途的时候就猛的一个转折,改为扑向了另外一方,因此很明显就能看出来,元昊这一次出击的目的。就根本没有将岸边的法家弟子当成是自己的目标。

    不过换成林封谨的话,他也并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么干的后果除了杀几个人泄愤之外。对整个大局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令本来就少得可怜的逃生几率继续拉低几个百分点。而现在的局势对元昊来说虽然十分凶险,却也没有到绝望的时候。

    元昊连续在水下的几个转折穿行以后,他靠近的方向的湖岸上都开始出现了很明显的骚乱,不过被斩杀了几个人之后,剩余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的做好了防护的措施准备正面抵抗元昊的攻击——虽然这样的防护措施对于元昊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

    倒是林封谨看着在水下穿行的元昊,脑海里面忽然有一道亮光闪过:

    “是了!倘若元昊还没有对当前的情势绝望的话,那么唯一的变数,就是这玩意儿了!!”

    果然只见元昊在水下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转折之后。一下子就遁入到了湖底潮湿的淤泥里面,这一遁乃是借助淤泥当中的水分来进行水遁,再强的高手也就顶多只能挪移开十来丈而已,并且相当耗费元气。

    尽管失去了元昊的踪迹,林封谨的双眼,已经是盯住了那一头巨大的蛩兽!!

    “没错,此时此地,这唯一的变数就是你!元昊若是要想找寻到什么契机的话,那么就一定会着落在你的身上‘

    骤然之间,那头巨大的蛩兽旁边的淤泥一下子就破开。一条人影飞射而出,正是元昊,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按出,竟是直接拍在了这头蛩兽的那只巨大独眼上,这一掌拍上去,顿时就觉得光芒闪耀,似乎被元昊拍中的地方有什么东西燃烧了起来似的,但是又看不真切,仿佛之前发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巨大蛩兽那只深紫色的巨大独眼本来是闭上的,此时这家伙被元昊这一掌拍下之后。顿时睁开,从其腹部当中发出来了一连串“呼隆呼隆”的沉闷声音。就像是有一百口沉重无比的风箱在同时拉动!

    紧接着,这头巨大的蛩兽身体周围的六只复眼也是出现了奇特的变化。本来是可以看到,本来这六只复眼当中足足有四只是变成了阴阳卫面具那种猩红色,剩余的两只则是泛出紫意,似闭非闭的样子,但是现在却是出现了十分微妙的变化,随着那只深紫色的巨大独眼的睁开,另外的两只眼睛的紫意都开始浓郁了起来。

    紧接着,就听到蛩兽体内传来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奇特声音,然后,可以见到从巨大的蛩兽的身后,徐徐浮现出来了一名先前被吞噬掉的阴阳卫的幻影,似乎在伸着手慌乱狂叫着似的,然后烟消云散。

    这异状出现之后,蛩兽的又一只复眼便是变成了紫色,接下来若产生连锁反应似的,蛩兽剩余下来的三只复眼都开始纷纷的从血红色恢复成了正常的紫色,而那些被吞噬掉的阴阳卫的幻象则也是开始纷纷的消散湮灭不见

    原来,这头蛩兽的实力之强横,乃是远远超出了林封谨等人的想象的,不过再强大的猛兽也会跌落入陷阱当中,韩子利用蛩兽贪吃的弱点,特地的制订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在被吃掉的那四名阴阳卫的肉身上携带了大量的药物,这些药物哪怕是对于此时的韩子来说,也是异常的珍贵,因为药物的药效已经是不仅仅会作用于*,更是仿佛催眠术,摄魂术那样,会作用于魂魄之上。

    当蛩兽吃掉了那四名阴阳卫之后,它的主意识就被麻痹了,所以代表主意识的那一只巨大的独眼就闭合上,仿佛是沉浸入了一个可怕的梦魇当中似的,必须要依靠外力才能醒转过来。

    同时,趁着主意识被麻痹之后,被吃掉的阴阳卫的魂魄就借此机会纷纷开始占据取代蛩兽的分意识,本来剩余下来的六大分意识只需要占据三个就好的,为了稳妥起见,牺牲了四名阴阳卫后,就能占据绝对优势来把握住对蛩兽肉身的操控权,剩余下来的蛩兽分意识则是完全无能为力。

    而这时候,在感应到了自身的危机之后,蛩兽的主意识也是有所知觉的,但是韩子调配的药物却是非常强势恶毒,令得其主意识仿佛落入了梦魇里面一样,清醒,却是根本无法自拔!因此,当元昊利用一掌拍到了这头蛩兽的身体上以后,还将自己的独门秘术注入了进去,起到的作用并不是杀伤,而是唤醒。

    “没错,变数就在这里了啊。”林封谨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在心中忍不住有所感慨。

    有道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元昊依仗的就是自己在水下强横无比的战力,却是被韩子针对他的最强点而直接击破,将其逼入到了现在的窘境当中。可是,元昊却是以惊人的判定力纵观全场,一下子就寻找到了韩子这个貌似天衣无缝的计划当中的惊人破绽,以牙还牙,直接针对蛩兽这个弱点来进行袭击,此时果然取得了绝佳的效果!

    重新获得了对身体支配权的巨大蛩兽一下子就疯狂的咆哮了起来,它显然是还保留着之前的一系列不愉快的记忆,并且大巫凶曾经评估过之前召唤它动用的那些珍贵材料,仅仅是大巫凶认识的,便是要超过百万两银子。耗费这样大的代价召唤出来的他界生物,根据林封谨的经验来说,要么就是格外的罕见珍稀,要么就是格外的强大。

    紧接着,这一头巨大蛩兽就窜入到了旁边的人群当中,它移动的姿势乃是摇晃着身躯,看似相当滑稽,可是移动的速度却是相当惊人,几乎是令人眼花缭乱的,这家伙表露出来的攻击手段有三种,一种是从六只紫色的复眼里面射出一道道光线,一旦被命中的人就会立即浑身僵硬,然后等待巨大蛩兽一口咬下来。

    通常情况下,距离这头巨大蛩兽较远的人会享受到这样的待遇。(未完待续)

第1271章逼宫    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一面战旗,不由有些感慨地说道:“仙帝军团算得了什么,挑衅无上威严,一样杀无赦!”

    遥想在当年,张、洪、许、林几大姓氏的祖先要事着铁血狐营的子弟退隐之时,他亲手把这面战旗赐于他们,允许他们子孙持有这面战旗之时,就是代表着他的无上意志!

    可惜,自从他们祖先逝世之后,他们的子孙一代不如一代,这面战旗再也没有在天灵界飘扬过,再也没有狂舞在战场之上,被拱奉在了这个没有人在意的角落中。

    “战仙帝军团!”洪玉娇他们都不由为之热血沸腾,不由紧紧地握着拳头,他们都不由在想,什么时候他们洞庭湖才能重复他们祖先的荣耀,重复他们祖先的无敌神威!

    “可惜,这面战旗再也未能飘扬于天灵界,再也没有狂舞于战场之上!”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

    洪玉娇他们不由神色一黯,祖先的无上荣耀,祖先的无敌神威,到了今天,他们洞庭湖成了什么样子了?他们几大姓氏勾心斗角,争权夺势。

    “或者,有一天我们祖先的战旗会飘扬于天灵界。”洪玉娇不由握了握拳头说道。

    李七夜看着他们,只是淡淡地一笑,什么都没说,缓缓地在大椅上坐了下来,高踞于议事大堂之上。

    当李七夜在这张大椅之上坐了下来之时,不知道为什么,洪玉娇他们都觉得李七夜坐在那里一点都不突兀,似乎这张大椅就像为他打造的一般,他坐在那里是那么的自然。

    “吱”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议会大堂的大门被打开,此时有长老带头走了进来,接着,洞庭湖的其他长老、护法、堂主都鱼贯而行的走进来。

    诸位长老、护法、堂主走进来之后。看了看洪天柱他们,又看了看坐在大椅之上的李七夜。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诸位长老、护法、堂主都坐定之后,有长老看着洪天柱,沉吟了一下,说道:“掌门,我们洞庭湖何苦因为外人而拖进去呢?”

    “拖进去?”洪天柱深呼了一口气,冷冷地说道:“就算李公子是外人,那玉娇她们呢?诸位老祖把她们当作是什么了。她们的终身大事,就由几位老祖私下决定了。如果说,嫁给人族,那也就罢了,凭什么我们洞庭湖优秀的血统要嫁给海妖!凭什么我们洞庭湖的优秀血统要给海妖做炉鼎!”

    “螭国、血鲨庄一直以来对于我们都是居心不良,他们就是环伺在我们洞庭湖的饿虎、血鲨,他们迟早就是要把我们瓜分,现在把自己的血统嫁给他们,就是引狼入室!”洪天柱此时也不由厉声斥喝在场的诸位长老、护法。

    对于洪天柱来说。今天也是注定着要与所有人翻脸了,今天他也是豁出去了,就算不成功。那也要放手一搏!

    “洞庭湖诸事,既然由我们这些老头子作了决定。就有着我们这些老头子的道理。”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一股股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接着一个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鱼贯而入,这些老者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是神目如电,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看到这些老者鱼贯而入,在场的长老、护法、堂主都不由沉默,不敢再说话。眼前这些老者都是洞庭湖的老祖。除了当年争权失败的张氏老祖之外,其他几大姓氏的老祖都在这里。

    见到几大姓氏的老祖都来了。在场的长老、护法、堂主也不由说什么了,对于他们这些晚辈而己,几大姓氏的老祖掌控了整个洞庭湖,这些老祖都是大贤级别,他们的实力足可以镇压洞庭湖的所有晚辈。

    所以,洞庭湖的诸位晚辈对于几大姓氏的老祖作法有异议,都无能力反抗。

    诸位老祖进来之后,如神电一样的目光一扫,特别是看到李七夜坐在大椅之上的时候,这些老祖是冷冷一哼,特别是有老祖冷森地说道:“来了就更好!”

    毫无疑问,这些老祖知道李七夜是何人!

    “天柱,既然你要一个审判,那就给你一个审判!”在场的一位许氏老祖冷冷地说道:“你勾结外人,滥杀无辜,为洞庭湖招来强敌,陷于洞庭湖灭顶之灾,就凭此罪,就足可以罢黜你的掌门之位!”

    对于这样的指责,洪天柱也将心一横,冷冷地说道:“老祖,我勾结外人,好,那算我勾结外人,我勾结的那也是人族!那诸位老祖了,诸位老祖你们自问一下,你们就没有引狼入室吗?不顾门下弟子的意愿,擅作主张,把门下弟子嫁给海妖,把我们洞庭湖最优秀的血统退给了海妖,难道这就不是引狼入室!”

    “诸位老祖,既然把丑话说在前头,那我也不怕说了。”洪天柱冷笑地说道:“洞庭湖的所有弟子,不是姓许、姓洪、姓林的私产,是整个洞庭湖的资源,洞庭湖的每一个弟子,是归属于整个洞庭湖,不归属于每一个姓氏!既然大家都是洞庭湖的弟子,就要按洞庭湖的规纪来,而不是一个姓氏的老祖的意志来决定洞庭湖弟子的命运!”

    “要说违规,要说是违返了洞庭湖的铁律,那不是我,而是诸位老祖!”说到最后,洪天柱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冷冷地说道:“既然诸位老祖率先违反了洞庭湖的规纪,首先黜免的是诸位老祖,而不是我洪天柱!”

    “如果洞庭湖要黜免我,好,我没意见,既然大家要遵守洞庭湖的规纪,那就一视同仁,黜免我之前,先黜免了诸位老祖!”此时洪天柱彻底的与几大姓氏的老祖翻脸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脸皮撕了下来。

    “放肆,大逆不道!”此时,有一位老祖厉喝道。

    “天柱,你说这样的话太过份了。”连洪氏的一位老祖也不由沉声地说道:“玉娇退给螭国,这是洞庭湖与螭国之间的强强联合,有了这一桩联婚,这将会为我们洞庭湖取夺更多的盟友。”

    对于这位老祖的话,洪天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声地说道:“老祖,你是我的长辈,作为晚辈,我应该尊敬你。但,在这件事上,你们彻底让我心冷,让整个洞庭湖的弟子心冷!别说什么为了洞庭湖,这种套话就算了。老祖你要责怪我,行,把你们与螭国的交易,与上官飞燕的交易摆在桌面上来,让洞庭湖的所有弟子都知道!”

    此时,洪天柱冷视自己的老祖,冷冷地说道:“老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把玉娇嫁给了螭国,除了你们所谓的强强联合之外,难道诸位老祖就没有过私心!诸位老祖与上官飞燕的交易中,就没有要求过向海螺号索要益寿延年的丹药!”

    “所谓的强强联合,那只不过是老祖们的幌子而己,你们无法是为了海螺号的丹药!你们为了自己能活更久,洞庭湖弟子的死活,你们根本就不在乎!他们在你们的眼中,那只不过是交易的商品而己,交易的牲口而己!”

    “够了,天柱,你不止是大逆不道,而且还背叛列祖列宗!此罪该杀。”这位洪氏的老祖不由老羞成怒,厉喝道。

    “大逆不道?好,我承认我是大逆不道,至于背叛列祖列宗,我洪天柱站在这里,可以以我自己的真命发誓,我洪天柱如果是背叛了列祖列宗,那就是五雷轰顶,永不得超生!”洪天柱也怒了,冷喝道:“那好,我请问一下诸位老祖,你们敢站出来拍一拍胸膛说,你们没有背叛列祖列宗吗?是谁废了传承铁律的,是谁抛弃铁盟的!是谁背叛了我们祖先的遗训!做这些事的,不是我,你们自问一下,是谁才是背叛列祖列宗!”

    这一次洪天柱也是怒到极点,诸位老祖要押他向螭国认罪,他也彻底的对几大姓氏的老祖死心了,诸位老祖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根本就不会在乎他们这些弟子的死活!

    洪天柱这样的怒吼,这一时之间让在场的几大姓氏老祖沉默,不愿意去面对这个话题,至于在场的长老、护法、堂主,更加不敢多说什么。

    “天柱,只要你认个错,我们大家都卖个老脸,一同去向螭国、血鲨庄求情,只要你向他们认罪了,我相信,螭国、血鲨庄会饶过你的过错。”此时,洪氏中的一位更加苍老更加有辈份的老祖沉声地说道。

    “认罪?”洪天柱冷冷一笑,说道:“诸位老祖,既然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没有想向过敌人认罪!我愿意接受宗门的审判,我愿意在列祖列宗座前承认我的过错,承认我的无能!但是,要我向敌人认罪,没门!”

    “我生是洞庭湖的人,死是洞庭湖的鬼,如果我错了,宗门斩了我,铡了我,我都毫无怨言!但是,想我向螭国、血鲨庄跪下认罪,那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洪天柱冷冷地说道:“如果诸位老祖一定要向螭国、血鲨庄奴颜婢膝,好,那你们就砍下我的头颅,把我的头颅送给螭国他们!”(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