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这样的话,跟随洪天柱的这些弟子都不由愤怒,这完全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了。

    “老祖们太过份了,难道我们洪家的老祖也是这样吗?”。洪玉娇不由忿忿不平地说道。

    这位来通风报信的弟子点头,轻轻地说道:“几家老祖提议,我们家的老祖经过议论决定之后,也通过了提议。”

    洪玉娇不由愤怒地说道:“老祖们这还要脸吗?我父亲为了洞庭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个大教,把自己的掌门押送给其他门派认罪,以后我们洞庭湖还需要在天灵界立足吗,我们人族的颜脸何存!不要说是螭国这种与我们势匀力敌的大教,就算是海螺号这样的海神传承,我们也不能把自己的掌门押给敌人认罪!这是奇耻大辱,我们洞庭湖永世抬不起头来!”

    “就是,凭什么螭国、血鲨庄他们可以欺到我们头上,我们就不能反击吗?”。这些优秀的弟子也不由忿忿地说道:“我们洞庭湖又不见得比螭国弱,大不了跟他们拼了,我们是天灵界人族第三大门派,如果我们这样的实力都要跟螭国、血鲨庄认罪,那我们以后跪着过日子算了!人族散修,天天跪在海妖面前算了……”

    “……老祖们这也太过份了,人族那些散修都有点骨气,我们作为人族第三大传承,凭什么就要去跪舔敌人!大不了跟他们拼了,让他们见一见我们洞庭湖的血性!”另一个弟子也不由怒声地说道。

    洪天柱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不由看着李七夜。问道:“公子。现在该怎么办?”

    “去议事大堂。把洞庭湖的老祖以及各长老、护法、堂主都给我叫来。”李七夜淡平都吩咐说道。

    “好吧,我们去议事大堂。”最后,洪天柱将心一横,一咬牙,说道。对于他来说,该来的终究是要来,逃也逃不掉,既然无路可退。不如选择放手一搏,或者这是他们洞庭湖的最后机会。

    议事大堂,这是洞庭湖议事之地,在以前,洞庭湖的很多大事、很多决策都是由这里商议审决的。

    后来因为几大姓氏的老祖们为了争权夺势,很少启用过议事大堂,很多事情和决策都是几位老祖私下商量,暗中决定,很多的东西都是由几位老祖在暗箱操作。

    议事大堂是一座十分陈旧的老寨子,这老寨子面湖而建。整个大堂面对着洞庭湖,坐在大堂之上。可以把整个洞庭湖收入眼中。

    在议事大堂的殿前挂着一个匾额,上面所书“明察秋毫”,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乃是磅薄大气,镇压八方。

    洪天柱一行来到了议事大堂,但是,他们一行立即被守在议事大堂的弟子挡住了。

    “怎么?反了吗?”。洪天柱顿时脸色一沉,不怒而威,他终究是洞庭湖的当家,一个传承的掌门,在洞庭湖的弟子心目中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守在议事大堂的弟子犹豫了一下,说道:“掌门,老祖,老祖他们的决定。”

    “老祖的决定?”洪天柱冷冷地说道:“我出任掌门这一天起,就是为整个洞庭湖负责,诸位老祖想罢黜我也行,让诸位老祖跟我对质,诸位长老、堂主负责记录,如果我犯了洞庭湖的铁律,我就束手就擒,任由宗门处置,否则,让诸位老祖给我一个交待!”

    守在这里的弟子嚅嚅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这些弟子,一边是要面对诸位老祖,一边要面对洪天柱。

    “去,请诸位老祖和所有长老堂主到来,既然大家要判决我,那我就在这议事大堂之前,在列祖列宗面前,接受所有的审判!”最后,洪天柱也怒了,沉喝吩咐地说道。

    守在这里的弟子最后应了一声,立即去向诸位老祖和长老堂主他们汇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已经不是他们这些弟子所能作出决定了。

    洪天柱他们走入了大堂,整个大堂十分的宽阔,这样的大堂足可以容纳上千人来召开会议决策。

    在大堂最上首有一张大椅,这张大椅十分的古老陈旧,而且有点奇怪的是,大椅的靠背之上雕刻有一只乌鸦,这只乌鸦伫立在靠北之上,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

    而在大堂的中正墙上挂着一幅一幅的画像,画像之人都是气吞山河之辈,这些画像上的人有的是身穿神甲手执铁剑,有的则是儒衣羽扇,也有的人乃是跃马山河……

    这些画像都是以拱护着中间的一面旗帜而摆放的,这面旗帜上绣有一只银狐,这只银狐十分的神似,惟妙惟肖,好像是活的一样,这银狐之上,带绣有两个字“铁血”。

    走进了议事大堂,洪玉娇他们这些年轻一辈弟子张望了一下,他们也很少来议事大堂。

    洪天柱站在这议事大堂之上,他不由苦笑了一下,除了他加冕任命为洞庭湖的掌门那一次仪式之外,后来洞庭湖在这议事大堂召开过的决策会议是寥寥无几,多数的大事决策都是几大姓氏的老祖们私下决定,他们的决定,往往是充满了利益的交换,至于整个大局的利益,对于诸位老祖来说并不重要。

    站在大椅之前,看着眼前这一幅幅的画像,看着这熟悉的容颜,李七夜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多少尘封岁月过去了,多少战将老去,多少勇士长眠!

    看着被拱护在中面的那一面战旗,李七夜心里面不由被触动,古井不波的他心里面都不由翻滚着过往的情绪。

    这一面战旗,代表着多少的荣耀,代表着何等无上的威严,曾几何时,这面战旗代表着一支无敌的铁军。

    “呵,没想到我最终的判决要在列祖列宗面前举行。”洪天柱看着眼前这些画像,不由有些自嘲地笑着说道:“说来可笑,平日里又有谁供贡过列祖列宗呢,又有谁来拜过列祖列宗呢,最后,判决却在列祖列宗面前举行。”

    洪玉娇他们这些弟子沉默,他们心里面明白,一旦决行了判决,掌门完全没有赢出的局面,几个姓氏的老祖一旦作了决定,不要说是诸位长老、护法、堂主,就算是洞庭湖的元老,都无法改变。

    对于洪天柱的话,李七夜没有去评价,他只是看着眼前这面战旗,淡淡地对洪天柱和洪玉娇这些年轻一辈的弟子说道:“这面战旗,你们知道代表着什么吗?”。

    洪玉娇他们年轻一辈不由面面相觑,他们对于祖先的过往了解是少之又少,虽然这面战旗一直都摆在这里,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面战旗代表着什么。

    “听说是我们几大姓氏的祖先从战场上带回来的战旗。”洪天柱犹豫了一下,不是十分肯定地说道:“听说,我们祖先的营团是很强大的。”

    就是作为掌门的洪天柱,对于祖先也了解不多。事实上,自从他们几大姓氏的老祖抛弃了传承铁律之后,破坏了铁盟之后,他们老祖们就刻意不去提及祖先之事,毕竟是他们破坏了祖训。

    “何止是强大。”李七夜看着眼前这面战旗,淡淡地说道:“银狐军团的铁血狐营,可是出了名的善战狡猾,曾经立下了赫赫功劳,在整个军团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团营!这面战旗,代表着你们祖先的无上荣耀,他们在这面战旗之下征战过九界,讨伐过真神,战过仙帝铁骑!横扫过凶险之地!”

    “战过仙帝铁骑?”听到这样的话,洪玉娇他们年轻一辈不由打了一个激灵,都不由一双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没错,征战过仙帝铁骑。”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在那遥远的岁月,有仙帝军团自认为无敌,挑衅无上威严,自认为可以与银狐军团一战!你们祖先自动请缨,十荡十决,计淹帝城,逼得仙帝军团退出天灵界,最终仙帝亲自承认银狐军团的无上威严是不容挑衅!”

    “九界之中,谁人不知在那银狐军团,有一个铁血狐营,善战狡诈,以少胜多,擅长跨界奔袭!”说到最后,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大战仙帝军团,十荡十决,计淹帝城!”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洪玉娇他们都不由震撼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在他们心目中,仙帝是无敌的存在,仙帝军团就是仙帝的无上意志,仙帝军团所过,便是所向无敌,所向披靡。

    但是,今天他们却知道,他们祖先曾经直面过仙帝军团,曾经大败过仙帝军团!

    他们虽然未能一见这样的战争,但是,他们可以想象他们祖先在天灵界激战仙帝军团,十荡十决,计淹帝城,最后逼得仙帝军团退出了天灵界!他们可以想象那热血腾沸的场面,他们可以想象他们祖先无敌的风姿,他们可以想象他们祖先跃马山河的画面!

    想到祖先的风姿,想到祖先的铁骨铮铮,洪玉娇他们这些年轻一辈弟子都不由热血混腾,他们都不由为之骄傲,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的祖先曾经拥有着这样的无上荣耀,他们不知道他们祖先曾经如此的威胁九天十地!(未完待续……)

    第1270章先祖荣耀:

第九十章 生人殉祭    “祭品开始变少了!”大巫凶忽然沉声道。→→,

    林封谨仔细一看,顿时就发觉那些祭品上,赫然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雾,在血雾的侵蚀下,祭品确实是在迅速的变少,同时,那法阵的中央居然出现了一阵阵的变化,甚至就连景物也是显得扭曲而不真实,这是位面通道被打开了的标志,并且林封谨依稀还记得,那地方曾经被挖出来了一个大坑,大坑里面塞满了被剔出来的森森骨骼。

    很快的,所有人都见到,法阵中央居然开始诡异的往外面凸了出来,赫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鼓包,这鼓包就仿佛是一处巨大的坟墓似的,不过上面开始迅速的出现了裂痕,阴阳卫中人已经进入到了法阵当中,将这泥土鼓包围了起来,嘴巴里面开始喃喃的念诵一系列诡异神秘的声音出来,这声音林封谨听着都是似曾相识,却是在拜魔教里面应该是有所耳闻。

    而大巫凶则是已经开始皱眉道:

    “韩子真的是无所忌惮了,这些阴阳卫念诵的,就分明是魔族的法咒啊!在数千年之前的大康朝,一旦有这种语言被念诵或者留在了纸上,那都是要全家都被斩杀掉的!”

    林封谨叹了口气道:

    “时间是最好的冲淡剂,大巫凶,我估计在场的这数千人当中,除了你和少数的一些在这方面有钻研的人之间,连他们用的魔族语言都分辨不出来,更不要说是法咒了,并且根据我的了解,最近几十年来,有不少奇特的召唤神通法术流入到了中原当中,这些召唤的秘咒可以召唤其余诸界的生物,就连一些实力中等的人只要能付出祭品,就能随意使用。因此就算是阴阳卫使用的魔族献祭召唤术被宣扬了出去,他们也是肆无忌惮的,更不会影响到韩子的威望。”

    林封谨所说的并不是什么假话,他当年被阴无极和大隐君黄密追杀的时候,前者就施展了召唤异界的秘术,弄出来了一种诡异的生物烛蝗,附体于黑猫的身上,这玩意儿只能以魂体的状态存在,附体,便是这样。也是只能停留短暂的一段时间,却是极擅长追踪,并且还有奇特的解体魔技,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度增加自己的能力。

    非但如此,林封谨在东夏带着崔王女逃命时候遇到的斩道人,底牌居然是直接入魔,以自己的血肉供奉爱染明王罗睺,必要的时候甚至召唤其附体,这甚至是更高明的魔族秘术了。

    单是林封谨就遇到了这么多与魔族相关的人和事。何况是他没有遇到的?因此在民间江湖上,相信此时有人遇到了魔族秘术,只会觉得其简单好用威力大,并不会有什么大惊小怪。觉得禁术沾染不得之类的感慨,那么阴阳卫施展出来的话,就更不会招人非议了。

    林封谨甚至有理由相信,搞不好这一系列的魔族。妖族的召唤阵,秘术,附体术。就是这些潜伏在人间的魔神,妖王之类的放出来的,目的是在循序渐进的铺垫,昭示他们的存在。以后现身出来的话,就不会显得那么的突兀了。

    就拿此时阴阳卫施展出来的这魔族大召唤秘术来说,若是直接拿出来的话,只怕是五国震荡,然而有民间的这些例子,也就顶多是被当成是奇闻异事拿出来随便说说而已。

    ***

    话说随着下方那诡异迷阵的土丘迅速膨胀,最后出现了巨大的裂缝,然后轰然炸开,土块随之簌簌而落,从当中竟是出现了一座诡异的巨门!这一座巨门可以说完全是由森森的白骨组成,狰狞恐怖,周围还弥散着一阵一阵紫红色的雾气。

    同时,这巨门上有着一层幽深的漩涡,上面还不停的闪耀着粼粼波光,人的视线接触到上面的时候,就会被情不自禁的吸引住,然后心中都生出要奔跑进去的诡异感觉。这巨门一现之后,周围的人都是传来了一阵一阵的惊呼声,甚至有不少定力薄弱的法家弟子被诱惑,情不自禁的走向其中,好在阴阳卫早有布置,将他们一一拦截了下来。

    这时候,大巫凶却是眯缝着眼睛,看着那一扇巨门,一字一句的道:

    “这里面,似乎有着十分恐怖的东西呢。”

    不过就在这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惊呼声,隐约能见到,在盆地下方的第二个湖泊旁边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群人都涌了过去,却是徒劳的,林封谨的眼力奇佳,立即就道:

    “是元昊忍不住出手了,杀了两个人,不过他一击即退,远扬千里,无论是出手之后的效果如何,都没有打算要再次出手,这样的话虽然显得谨慎稳妥,未免却是霸气不足啊,反而令人觉得他确实是油尽灯枯,被逼入了绝境”

    不过,元昊的出手似乎完全都没有影响到这边,阴阳卫看起来相当相信自己之前的布置,认为元昊在短时间内都无法突破,所以很干脆的继续主持着这个诡秘的仪式,忽然之间,见到了一名阴阳卫站了出来,拔出了腰间的短剑,然后居然在自己的胸口处画出来了一个血淋淋的十字!他这一划用力可是极深的,甚至连里面的内脏蠕动都看得一清二楚!

    紧接着,这个阴阳卫对着其余的同伴拱手行礼,居然大步跨入到了那一扇由森森的白骨组成的巨门当中!这一跨之下,顿时就给人以一种被这巨门给彻底吞噬的感觉,甚至从巨门当中都发出来了一系列咀嚼吞咽的恐怖声音。

    隔了一会儿,见到这巨门的动静平息了下来,另外的一名阴阳卫则是很干脆的站了出来,虽然因为有着面具的遮掩,所以看不清楚这阴阳卫的表情,但是从他的动作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人居然是没有任何恐惧的,依然是在自己的身上狠狠的划了两刀,然后对准了其余的同伴拱手行礼,走入到了白骨巨门当中。

    旁边的人都是鸦雀无声。因为任谁都看得出来,进入这白骨巨门的下场,那就只能用凶多吉少来形容,而这些阴阳卫直接走进去,那种感觉就完全像是不将自己的命当成了一回事,完全漠视生死!

    甚至那些心中对韩子有所不满的人,心中也是十分震撼的,因为阴阳卫面对如此惨烈诡异的死亡方式都是如此的坦然,那么可以想象一下,在相互的搏杀当中他们的表现将会是怎样的。这种连自己的命都不当成是一回事的人,对别人的命将会是怎样的态度,那便是用脚趾头都想象得出来的。

    当这白骨巨门连续的吞噬了足足四名阴阳卫以后,门中忽然响起来了一连串恐怖的声音,那声音就仿佛是肠胃蠕动的声音被放大了一百倍,咕嘟咕嘟的不停蠕动,接着就是仿佛是干呕的声音,隔了一会儿,这白骨巨门居然开始微微晃动。然后上面的白骨就像是瓦片那样,纷纷掉落如雨,一接触到了地面以后,便纷纷的焦枯冒烟。然后化为灰烬。

    之所以会发生现在这样的状况,便是十分明显的位面排斥,这森森白骨显然已经是被判定并非属于人间界的东西了,一旦失去了法阵的保护。接触到了人间界的实体,就会被位面法则本能的排斥掉。

    紧接着,这白骨巨门便是开始迅速的内凹。坍塌,最后在地面上赫然形成了一个深邃无比的大洞,根本就看不到究竟有多深,只是在大洞的深处,隐隐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以诡异的频率收缩膨胀着,仿佛是以呼吸的节奏。

    紧接着,一只巨大的黄色爪子就从那大洞当中伸了出来,这黄色巨爪看起来很是奇特,前半部分有着鹰爪一样的锋芒尖锐,后半部分又仿佛是牛蹄,马蹄那样的厚重,而蹄子上方的粗大腿部,则是被覆盖上了一层厚实而松弛的黄色皮肤,这皮肤一看就仿佛是大象的皮肤那样,极其厚实,却还有沙皮狗那样的松弛导致带来的大量褶皱。

    这爪子一下子就扒拉到了大洞洞口的边缘处,然后猛的发力,就从中冒出来了一头巨大的怪物,这头怪物只有一对发达的前肢,看起来大概形状像是海豹,不过至少也是有两层楼高,长度超过了十米。

    这怪物的浑身上下都还是被包裹在了一层厚实而松弛的黄色皮肤当中,还有大量的褶皱,浑身上下因此像是覆盖了许多个水袋那样,不停的晃荡着,它的头部类似于食蚁兽,有着尖长的鼻子,在额头上生长着四条蜗牛状的触须,不过这些触须看起来相当的灵活,甚至能起到一定的辅助进食的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这怪物一共生长着六只眼睛,分布在了身体的两侧,还有一只巨大的紫色眼睛生长在了额头上面,本来单看这怪物的体型,给人的是痴肥蠢笨的感觉,只是添加上了这六只深邃难测眼睛之后,给人的感觉顿时就是多了几分敬畏和威严。

    不过此时这怪物的六只眼睛当中,有两只眼睛呈现出来的是紫色,另外的四只眼睛居然呈现出来了诡异的血红色,额头上的那只巨大的独眼则是在这怪物现身在了人间界当中以后,便是慢慢的闭合上了。

    紧接着,那两只紫色的眼睛当中,充满着的却是愤怒和疯狂的情绪,更多的却是无可奈何,而另外的四只血红色眼睛里面的情绪,却是冷淡漠然,冷酷若冰,这样的感觉立即就让人觉得似曾相识。

    野猪的老婆玛纹多看了几眼,便发觉了其中的关窍,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这,这怪物的血红色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味道,怎么和紫色的眼睛截然不同?”

    林封谨淡淡的道:

    “当然了,你看看那血红色的眼睛,再看看旁边站立的阴阳卫的眼睛,一下子就会明白了。”

    听到了林封谨这么说,玛纹顿时吃惊的道:

    “果然,二者的表情真的是一模一样呢,难道,难道这是?”

    大巫凶忽然嘶哑着声音道:

    “这应该就是传说当中的生人殉祭法了,韩子身边的这些阴阳卫,估计都已经不能被称为是人类,只能算是披着人皮的魔物,这家伙这么干,也不怕遭天谴吗!”

    林封谨淡淡的道:

    “在他的眼里面,人和畜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怎么会顾虑到这么多呢?这头怪物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来自地狱界的蛩兽,十分贪婪,据说在吞吃敌人**的时候,连灵魂也不会放过,韩子估计就是基于这一点,特地的送上了阴阳卫去给它吞噬,结果这些阴阳卫的肉身倒也罢了,魂魄估计都是被韩子淬炼过了,这蛩兽自以为吃到了绝佳的美味,其实吞掉下去的,却是韩子故意摆设出来的饵料,现在已经是被反客为主,搞得自己的肉身被阴阳卫的魂魄给操控住了。”

    果然,就像是林封谨所说的那样,这巨大的蛩兽浑身上下都在剧烈的颤抖,但那两只紫色眼睛乃是代表着它的本身意志,明显是要比代表阴阳卫意志的红色眼睛要弱小许多,那是四对二,完全是压倒性的优势。双方虽然是陷入到了僵持的状态,但很明显阴阳卫的意志占据优势。

    紧接着,剩余下来的阴阳卫纷纷掠前,然后给蛩兽的身上贴上了一张一张的符箓,还割开了它的外皮,强行在血肉当中嵌入进去了好几颗宝石模样的东西,这样的动作令得蛩兽浑身上下都是在微微的颤抖,同时红色眼睛当中的光芒不停的闪烁,最后那两只紫色眼睛终于不甘的缓缓闭上。看得出来,这一头蛩兽已经是暂时被彻底控制住了。

    紧接着,便是见到了这一头强大的巨兽开始朝着旁边的湖岸边爬行了过去,在潮湿的地面上露出来了巨大的痕迹,甚至地面都在微微的颤抖,它虽然只是在用双爪爬行,但明眼人很快就留意到,这蛩兽的腹部也是仿佛蛇类那样,有着大量细碎的鳞片,蛇便是没有脚,在地上游走的速度却也并不怎么慢,这蛩兽的行动方式,就是蛇和穿山甲的结合体,因此看起来行进得很是笨重,实际上却是非常的迅速。

    来到了这旁边的湖泊以后,这蛩兽居然深深的仰天吸了一口气,然后做出来了一个抖动身体的动作,就像是猫狗之类淋湿了身上的毛发,然后抖水的动作,只是这玩意儿身上都是光溜溜的,哪里有什么毛发,但它身上那一层一层厚厚的褶皱,则是随着它的这抖动被甩了开来,立即就能见到,居然有大量密密麻麻的半透明生物从蛩兽身上的褶皱里面被甩飞了出来。

    这些半透明生物大概有半尺长,初看起来仿佛是虾一样,表面有一层半透明的甲壳,不过却生长着长长的腿,类似于蚊子一样的尖锐口器,一看就令人觉得有一种棱角分明要划伤人,并且尖锐口器也很有杀伤力的感觉,林封谨仔细端详了良久,最后判断这玩意儿不是别的,应该是就古书上有记载的一种异类蚊虾。

    这东西之所以很有名,乃是当年中原王朝的大康朝当中,有一名皇帝就是被刺客抛掷出来的这种蚊虾给伤害到,然后痛苦死去的。不过,人间界当中的蚊虾比此时出现的这些蚊虾要小得多,此时出现的这些蚊虾大概有半尺长,那么之前生活在人间界的蚊虾就只有一寸长而已,并且因为传说这玩意儿能壮阳,所以早就绝迹了,就算是还有活着的,估计都和土豪金那样,是极其罕见的。

    蛩兽低吼了一声,从它身上被甩飞出来的这些半透明蚊虾已经是纷纷的掉落或者自行跳入到了面前的水中,并且最诡异的是,这些家伙在落入水中的时候,居然根本就不激起任何的水花,只有一圈一圈的涟漪朝着周围散布了开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