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血鲨神尊,威名在外,很多人都谈之色变,特别是对于刚出道的年轻人来说,血鲨神尊这样的存在,那是高不可攀。

    “说血鲨神尊为海神,那就真的有点过了,这要置帝蟹海神于何地。”有真正知道当年发生事情的老一辈大贤摇了摇头说道:“不可否认,血鲨神尊的确是很强大,但是,当年他并没有成为海神,三叉戟最后是弃他而去。”

    “虽然血鲨神尊没能成为海神,但是,海神不出,有人能与之为敌吗?”有年轻一辈说道:“所以说,血鲨神尊出手,洞庭湖必灭,李七夜必死。这也好,让人族知道,在龙妖海挑衅海妖,是没有好下场的。”

    对于海妖年轻一辈的话,有人族心里面不爽,就忍不住反驳地说道:“江山一代人换一代人,血鲨神尊强大又怎么样,李七夜乃是我们人族最强大的天才,他血炼亿万广海鱼,一只手就劈了上官飞燕,一脚踩死了公孙美玉,他将会年轻一辈无敌!”

    在天灵界,人族积弱,现在有着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强大的年轻一辈倔起,天灵界的不少人族对于李七夜寄于厚望,如果说,在这一世的仙帝由天灵界的人族诞生的话,这将会强大人族在天灵界的地位,说不定会在天灵界镇压海妖。

    “哼,别往姓李的脸上贴金。”有海妖年轻修士就不愿意了,冷笑地说道:“天下人都知道,血炼亿万广海鱼那是孔雀树的功劳,这一切都是孔雀树策划的,李七夜只不过是跑腿而己。至于李七夜一掌伤了上官姑娘,那只不过是姓李的卑鄙无耻,趁上官姑娘不留意偷袭,否则的话,以上官姑娘神王的实力,李七夜怎么可能伤着她……”

    “是吗?那公孙美玉怎么说?李公子可是一脚踩死她的,哼。以我为,这一世李公子必会成为仙帝。”人族修士也不甘示弱,说道:“是不是你们海妖怕他成为仙帝,镇压你们……”

    一时间。螭国、血鲨庄还没打起来,而年轻一辈却开始炮嘴起来了,人族和海妖互不相让,海妖年轻一辈认为螭国、血鲨庄必胜,人族年轻一辈则认为李七夜敢能踏平螭国。斩杀上官飞燕。

    至于老一辈,更多的则是沉默,特别是一些曾经建派于洞庭湖附近的老一辈,更是为之沉默,对于他们而言,不论是这一场战争谁胜谁负,只怕这一场战争都有可能波及到他们,他们都有可能被战火燃烧。

    “洞庭湖呀。”有魅灵的帝统仙门听到了这样的消息,有老祖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时间过得太久了,海妖只怕是洞庭湖是怎么样建立的了。当年洞庭湖建立的时候,放眼整个龙妖海,海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今天洞庭湖没落了,一群蚁蝼竟然也想啃下洞庭湖。这也好,让他们打打头阵,看一看洞庭湖的底蕴还在不在。”

    十万大军包括洞庭湖,一时之间,警钟响彻了整个洞庭湖,不管洞庭湖弟子愿不愿意。都不得不进入了备战状态。

    洪天柱带着洪玉娇他们连夜赶回洞庭湖,当然,同行的还有李七夜。

    此时,洞庭湖进入了戒备。到处把守森严,十八坞处处都能见到关卡,处处都能见到弟子巡查设岗。

    洞庭湖十八坞,这是整个洞庭湖最大的根基,也是洞庭湖最坚牢的堡垒。在洞庭湖的张、林、许、洪几大姓氏的祖先建立十八坞的时候十八坞是洞庭湖共有产业。

    按照洞庭湖的传承铁律,整个洞庭湖。不管是十八坞还是各要塞峰头,都是属于整个洞庭湖的产业,不能成为私产。几大姓氏的弟子是按照传承铁律各司其职,共同掌管洞庭湖。

    但是,后来许、洪、林、张几大姓氏老祖为了夺权抢势,抛弃了传承铁律,把十八坞和各要塞峰头瓜分了,把当年所有产业当作了他们自己的私有产业。

    至于在洞庭湖的权力位置上,各个传承就变得更加混乱了,权力的更迭,这更是导致了朝令夕改,整个洞庭湖的权力之争变得是翻云覆雨,导致整个洞庭湖混乱。

    从此之后,洞庭湖几大姓氏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各扫门前雪,使得洞庭湖的很多盟约、计划都无法长久贯彻执行。

    当洪天柱他们回到了洞庭湖之后,途中遇到了不少弟子,但是,这些弟子看洪天柱他们的目光都怪怪的,甚至有弟子如同是看到瘟神一样避开洪天柱。

    看到这样的情况,洪天柱心里面一沉,知道有大事发生了,他心里面有着一股不祥的预兆,明白大事不妙了。

    就是洪玉娇、林姑娘他们这样的年轻一辈都看得出来,大事不妙,他们心里面十分的不舒服。

    至于李七夜,只是笑了笑,完全不当作一回事,行走在洞庭湖,闲庭信步,什么事情都没有放在心上。

    “林师姐,师伯叫你回去。”在途中,有一位洞庭湖的弟子忙是叫林姑娘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林姑娘停了停,不由看了看李七夜,又不由看了看洪天柱。

    事实上,不止是林姑娘发生这样的事情,在这个的情况下,有几个弟子都来叫洪天柱身边的弟子。

    “许师兄,老祖让你速速回去”在此之前,很多弟子不好开口,现在林家的弟子开口了,其他的弟子也纷纷开口。

    这一次跟随洪天柱前去简家的弟子都是洞庭湖几大姓氏优秀的弟子,他们这些弟子本来是欲随洪天柱前往简家,欲与简家交好的。

    此时,追随洪天柱的弟子都不由看着洪天柱,他们这些优秀的弟子也不笨,看到这样的情况,立即知道大事不妙了。

    对于这些弟子而言,在他们心目中洪天柱是很好的当家,是一位有大志的人,有远见的人,有抱负的人,这些弟子都愿意追随洪天柱。

    “都回去吧。”看到这样的一幕,洪天柱轻轻地叹息一声,在心里面知道这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只是不去道破而己。

    这些追随洪天柱的弟子不由沉默了一下,林姑娘咬了咬嘴唇,不由偷偷地瞄了李七夜一眼。最后,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说道:“师弟,你回去吧,我暂时不回去了。”

    林姑娘与洪玉娇的感情最好,她们自小就为姐妹,感情极深,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愿意与洪玉娇一同度过难关。

    “对,我也愿意留下来跟随掌门。”一位师兄也不由站出来说道:“回去告诉老祖,我要跟随掌门。如果我们洞庭湖有什么决定,就应该拿出来说,而不是几位老祖宗私下决定,不能说几位老祖宗为了私下的利益把我们当商品卖了!”

    “就是,林姐姐她们又不是商品,不是老祖宗想把她们嫁给谁就嫁给谁,难道说,某一天老祖宗让我娶谁就娶谁?”有男弟子也不满意地抱怨说道。

    这一次几个姓氏的老祖私下决定洪玉娇、林姑娘她们的婚事,让这些弟子心里面都不瞒,他们也不傻,今天能轮洪玉娇、林姑娘她们,那么明天就能轮到他们!

    他们几大姓氏的老祖为了跟人联姻,让他们嫁给谁就嫁给谁,让他们娶谁就娶谁,这引得这些优秀的弟子心里面不满。

    再说了,在这一次联婚之中,洪天柱大力反对,在其中尽最大的周旋,这都是这些弟子能看得到的。

    至少洪天柱作为当家的,至少为他们努力过,为他们争取过,而诸位老祖倒好,为了自己的私利,想把门下弟子嫁给谁就嫁给谁,让这些优秀弟子心里面不免有所厌恶。

    “没错,我们愿意跟着掌门一同渡过难关,有什么事情就应该开诚布公,而不是由老祖们私底下暗箱操作,我们又不是牲口!”其他的弟子都纷纷不满,说道。

    “不回去就一同吧。”看到这些弟子对老祖们的决定而反抗,李七夜笑了笑,淡淡地说道。

    林姑娘他们不由望向李七夜,虽然他们认识李七夜不久,但是,李七夜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特别是李七夜杀伐无敌的气势,更是征服了他们的心。

    “没错,我们一同作决定,洞庭湖的命运是大家的,不是几个老祖宗的!”有弟子立即赞同地说道。

    看到这样的一幕,洪天柱在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不知道欣慰还是无奈,欣慰的是,年轻一代弟子至少知道反抗老一辈,让他无奈的是,洞庭湖大难临头了,几大姓氏的老祖依然还是各自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师父”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弟子快步奔来,一见到洪天柱,立即低声地说道:“师父,你快逃吧。老祖他们已经作下决定,废黜师父的掌门之位,要软禁师父,听有老祖私下讨论,要把师父押送给螭国他们,向螭国、血鲨庄认罪。”

    这话一出,洪天柱不由脸色大变,他明白为什么门下弟子见到他就像见到瘟神一样了。

    被废黜,这是他意料中的事情,但是,押送给螭国,这是他想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未完待续。)

第1268章兵临城下    简龙卫的话让洪天柱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哆嗦,血鲨神尊这样的存在,在他口中也变成了伪神,这何等的霸气,何等的凶猛。

    同时,简龙卫的话让洪天柱心里面也不由有一股热血上涌,如果说他们洞庭湖能得到简家的相助,这将会能让他们洞庭湖渡过难关。

    “我自己去就行了。”对于简龙卫他们的请战,李七夜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也该让天灵界的海妖睁开眼睛看一看人族的骄傲,让他们知道那怕就是在龙妖海,人族也一样可以镇压诸天!”

    李七夜这样说,简龙卫他们都拜了拜,不敢争功,在他们心中明白,像大人这种无上巨头的存在,就算是有海神临世,也一样是灰飞烟灭,这可是屠杀过仙帝的人物!

    李七夜吩咐洪天柱说道:“既然敌人要兵临城下,那就迎战吧,让他们全部葬身海底。”

    洪天柱张口欲言,嚅嚅了半天,但是,最终不知道怎么样开口好。

    “有话就说,无需顾忌。”李七夜瞥了他一眼,缓缓地说道。

    洪天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最后将心一横,说道:“诸家老祖,他,他,他们有心议和,愿接受螭国和血鲨庄的条件。”

    “议和?”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冷冷地说道:“你们洞庭湖什么时候成了软骨头了?你们祖先什么时候与敌人议过和?林、许、张、洪诸姓,你们祖先在世的时候,就算是战到剩下最后一个人,都从不投降!他们的骨头是铁打的,他们的热血可以为这方天地筑就最坚硬的城池。”

    “在当年,在你们祖先眼中,神皇算得了什么,帝统仙门算得了什么,当你们家的旌旗所向之处,就是钢铁一般的意志!就是无敌钢铁军团。一切敌人,都必须灰飞烟灭。一切最坚硬的城池,都会支离破碎!今天你们这些子孙倒好,螭国、血鲨庄这样的蚁蝼都能践踏你们!都能让你们奴颜卑膝!你们对得起你们祖先打下的无上威名吗?”说到这里,就是一向风轻云淡的李七夜都不由斥喝洪天柱。

    被李七夜如此斥喝,洪天柱都不由老脸火辣辣的,在李七夜如此的斥喝之下,洪天柱心里面都不由憋了一股气。想着自己的祖先的神威,想着他们洞庭湖当年的傲视天下!就像李七夜所说那样,他们祖先当年所向无敌,他们旌旗所向,就是钢铁一般的意志。

    他们祖先在世的时候,何等笑傲九界风云,何等横扫十地强敌,何等傲视诸神!

    想到祖先的无上荣辉,想到祖先的无敌神威。洪天柱都不由一下子热血沸腾,如果今天他们对螭国、血鲨庄都是奴颜卑膝的话,他们是愧对列祖列宗!

    “只要公子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就算诸老不愿意,我带座下的弟子也愿意为洞庭湖而战。绝不议和!”一时之间,洪天柱也不由来了狠劲,一咬牙,热血沸腾地说道。

    “你有这个心,那很好。”李七夜看了看洪天柱,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回洞庭湖,你睁大眼睛看着,看一看螭国、血鲨庄这样的蚁蝼将会被你们祖先如何践踏在脚下!让洞庭湖的后代给我记住。你们祖先曾经是无敌八方,子孙不得辱没他们的英名!”

    “我们愿意与公子并肩作战!”洪天柱此时都热血燃烧起来。不由握了握拳头。

    看到这样的一幕,简龙卫都不由默默地点了点头,知道洪天柱这一时的冲动之举赢得了李七夜的青睐,这将改变洞庭湖的命运,也将改变洪天柱的命运。

    如果在刚才洪天柱是退缩,也将议和的话,那只怕李七夜将会是撒手不管,从此之后洞庭湖将会是一蹶不振,从此沦陷。

    李七夜杀了上官飞龙、血鲨少庄主,这使得螭国和血鲨庄都顿时狂怒,特别是上官飞燕吃了大亏,她更是发誓要杀了李七夜。

    一夜之间,螭国和血鲨庄纠集了十万大军,滔滔荡荡地发往洞庭湖,螭国和血鲨庄更是放出话,要灭洞庭湖。

    如此风波一起,这一片海域顿时热闹起来,许多的修士和众多的大教都是翘首以盼,甚至有一些海妖在暗中纠集。

    洞庭湖这样的一块宝地一直以来都让人垂涎三尺,现在螭国和血鲨庄对洞庭湖发动战争,一旦洞庭湖战败的话,不管是谁,都想分得半杯羹。

    特别是离洞庭湖比较近的海妖宗派,都暗中企盼着,都等着这一场战争结束。如果说,这一场战争是洞庭湖战败了,他们有机会瓜分洞庭湖,如果说是螭国和血鲨庄战败了,那就必将意味着这两个传承衰落,这将会腾出更多的空间疆土来,更多的疆土给人瓜分。

    “洞庭湖听好,交出人族小子李七夜,缴械投降,可恕饶你们,否则,必踏灭你们洞庭湖。”当螭国、血鲨庄的大军开往洞庭湖的时候,血鲨庄主、螭国皇帝都亲自领军征战,御驾亲征!

    他们的十万大军还未抵达洞庭湖就对洞庭湖下达了指令,要求洞庭湖付出代价。

    十万大军将兵临城下,一时之间,洞庭湖是人心惶惶,洞庭湖的诸位老祖也是连夜召开了会议。

    洞庭诸的许、林、洪几大姓氏的老祖们对于洪天柱招惹来这样的麻烦十分不满意,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愤怒,这在他们看来,洪天柱这是为洞庭湖招来灭顶之灾。

    本来,以许、林、洪诸位老祖算计,他们与螭国、血鲨庄联婚,那是双赢之事,这将会筑固自家的地位与权力,然而,现在联婚未成,反而成了仇家,这让洞庭湖的诸位老祖都不由为之大仇。

    “轰轰轰”在同一天,这片海域是天地摇晃,海涛滔天,两支军队从洞庭湖的左右两侧包抄而来,欲对整个洞庭湖形成包围之势。

    左为螭国,右为血鲨庄,两支大军同时奔来,这是有预谋的军事行动。

    只见螭国大军奔驰而来,有一条条大蛇腾于海水之上,螭国乃是海妖的一脉,他们号称是真龙的后代,身上流淌着真龙的血统。

    当然,这只是螭国对于自己出身脸上贴金而己,真正靠谱的说法认为,螭国的祖先是一条巨大无比的海蟒,他们身上流着很稀薄的龙族血统而己,至于是怎么样的龙,那就很难说了。

    所以,螭国的弟子一出生多数是保持着海蟒的本相,当有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能化为人形,如果说,一出生就是人形,那么就意味着他的血统在螭国是极为高贵。

    当然,螭国的强者修练到一定程度之后,他们更愿意保持本相,因为他们以海蟒的本相出现之时,自身就更加强大,当然,对于自己血统的繁殖是十分不利。

    此时,见一条长的海蟒如同巨龙一样腾跃于大海之时,气势凶猛,看起来有十万条巨龙舞天一样,这样的一幕震撼人心。

    右为血鲨庄,血鲨庄的十万大军飞驰而来,只见是一条条巨大的血鲨劈浪破空,冲起了万丈巨浪,每一头的血鲨都十分的巨大,他们一摆尾巴就能掀起巨浪,海浪滔滔。

    每一头血鲨都露出了雪白锋利的牙齿,血鲨的牙齿很长,当它们张开血盆大嘴的时候,看起来像是一把把利剑,这样锋利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烁着可怕的寒光,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有血鲨之上站着强大的老者,这都是血鲨庄长老级别的人物,他们骑着血鲨而来,那就更加可怕了,他们身上的血气冲上天穹,好像要把天地撕裂一样。

    “洞庭湖,限你们一天之内交出李七夜,开门投降,否则,后果自负!”在十万大军之中,上官飞燕终于露身了,她全身神王之环撑开,血气轰天。

    上一次在简家,上官飞燕吃了大亏,见情况不妙,立即逃走,让她捡回了一条命,这一次她搬有救兵,卷土重来。

    这一次上官飞燕卷土重来,这不止是要雪洗前仇,而且还要借这个机会把洞庭湖打垮,甚至把洞庭湖占为己有。

    虽然说这一次上官飞燕吃了大亏,但这一次她是有备而来,她自信就算李七夜再强大,洞庭湖再强大,都必须死!

    看到十万大军重围洞庭湖,有人惊,有人喜,也有人居心叵测,也有人纯是看热闹。

    “这一次,上官飞燕是要一洗前耻呀,李七夜够凶狠的。”看到兵临城下,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的确是个狠人,敢杀了沉海神王的小妾,这是无法无天。”有一位附近海妖族的掌门不由说道:“但是,这一次他只怕是难逃一劫,就算是洞庭湖有心庇护他都难。听说这一次上官飞燕不止是有备而来,听说她带了海神兵器前来,更重要的是,我听到有风声说,她说动了血鲨神尊,血鲨神尊愿意出手灭了洞庭湖。”

    “血鲨神尊!”听到这样的一个名字,不管是海妖还是人族,心里面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传说中的海神呀,他一出,何人能敌?”有刚出道的年轻修士充满了敬畏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