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龙卫的话让洪天柱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哆嗦,血鲨神尊这样的存在,在他口中也变成了伪神,这何等的霸气,何等的凶猛。

    同时,简龙卫的话让洪天柱心里面也不由有一股热血上涌,如果说他们洞庭湖能得到简家的相助,这将会能让他们洞庭湖渡过难关。

    “我自己去就行了。”对于简龙卫他们的请战,李七夜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也该让天灵界的海妖睁开眼睛看一看人族的骄傲,让他们知道那怕就是在龙妖海,人族也一样可以镇压诸天!”

    李七夜这样说,简龙卫他们都拜了拜,不敢争功,在他们心中明白,像大人这种无上巨头的存在,就算是有海神临世,也一样是灰飞烟灭,这可是屠杀过仙帝的人物!

    李七夜吩咐洪天柱说道:“既然敌人要兵临城下,那就迎战吧,让他们全部葬身海底。”

    洪天柱张口欲言,嚅嚅了半天,但是,最终不知道怎么样开口好。

    “有话就说,无需顾忌。”李七夜瞥了他一眼,缓缓地说道。

    洪天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最后将心一横,说道:“诸家老祖,他,他,他们有心议和,愿接受螭国和血鲨庄的条件。”

    “议和?”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冷冷地说道:“你们洞庭湖什么时候成了软骨头了?你们祖先什么时候与敌人议过和?林、许、张、洪诸姓,你们祖先在世的时候,就算是战到剩下最后一个人,都从不投降!他们的骨头是铁打的,他们的热血可以为这方天地筑就最坚硬的城池。”

    “在当年,在你们祖先眼中,神皇算得了什么,帝统仙门算得了什么,当你们家的旌旗所向之处,就是钢铁一般的意志!就是无敌钢铁军团。一切敌人,都必须灰飞烟灭。一切最坚硬的城池,都会支离破碎!今天你们这些子孙倒好,螭国、血鲨庄这样的蚁蝼都能践踏你们!都能让你们奴颜卑膝!你们对得起你们祖先打下的无上威名吗?”说到这里,就是一向风轻云淡的李七夜都不由斥喝洪天柱。

    被李七夜如此斥喝,洪天柱都不由老脸火辣辣的,在李七夜如此的斥喝之下,洪天柱心里面都不由憋了一股气。想着自己的祖先的神威,想着他们洞庭湖当年的傲视天下!就像李七夜所说那样,他们祖先当年所向无敌,他们旌旗所向,就是钢铁一般的意志。

    他们祖先在世的时候,何等笑傲九界风云,何等横扫十地强敌,何等傲视诸神!

    想到祖先的无上荣辉,想到祖先的无敌神威。洪天柱都不由一下子热血沸腾,如果今天他们对螭国、血鲨庄都是奴颜卑膝的话,他们是愧对列祖列宗!

    “只要公子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就算诸老不愿意,我带座下的弟子也愿意为洞庭湖而战。绝不议和!”一时之间,洪天柱也不由来了狠劲,一咬牙,热血沸腾地说道。

    “你有这个心,那很好。”李七夜看了看洪天柱,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回洞庭湖,你睁大眼睛看着,看一看螭国、血鲨庄这样的蚁蝼将会被你们祖先如何践踏在脚下!让洞庭湖的后代给我记住。你们祖先曾经是无敌八方,子孙不得辱没他们的英名!”

    “我们愿意与公子并肩作战!”洪天柱此时都热血燃烧起来。不由握了握拳头。

    看到这样的一幕,简龙卫都不由默默地点了点头,知道洪天柱这一时的冲动之举赢得了李七夜的青睐,这将改变洞庭湖的命运,也将改变洪天柱的命运。

    如果在刚才洪天柱是退缩,也将议和的话,那只怕李七夜将会是撒手不管,从此之后洞庭湖将会是一蹶不振,从此沦陷。

    李七夜杀了上官飞龙、血鲨少庄主,这使得螭国和血鲨庄都顿时狂怒,特别是上官飞燕吃了大亏,她更是发誓要杀了李七夜。

    一夜之间,螭国和血鲨庄纠集了十万大军,滔滔荡荡地发往洞庭湖,螭国和血鲨庄更是放出话,要灭洞庭湖。

    如此风波一起,这一片海域顿时热闹起来,许多的修士和众多的大教都是翘首以盼,甚至有一些海妖在暗中纠集。

    洞庭湖这样的一块宝地一直以来都让人垂涎三尺,现在螭国和血鲨庄对洞庭湖发动战争,一旦洞庭湖战败的话,不管是谁,都想分得半杯羹。

    特别是离洞庭湖比较近的海妖宗派,都暗中企盼着,都等着这一场战争结束。如果说,这一场战争是洞庭湖战败了,他们有机会瓜分洞庭湖,如果说是螭国和血鲨庄战败了,那就必将意味着这两个传承衰落,这将会腾出更多的空间疆土来,更多的疆土给人瓜分。

    “洞庭湖听好,交出人族小子李七夜,缴械投降,可恕饶你们,否则,必踏灭你们洞庭湖。”当螭国、血鲨庄的大军开往洞庭湖的时候,血鲨庄主、螭国皇帝都亲自领军征战,御驾亲征!

    他们的十万大军还未抵达洞庭湖就对洞庭湖下达了指令,要求洞庭湖付出代价。

    十万大军将兵临城下,一时之间,洞庭湖是人心惶惶,洞庭湖的诸位老祖也是连夜召开了会议。

    洞庭诸的许、林、洪几大姓氏的老祖们对于洪天柱招惹来这样的麻烦十分不满意,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愤怒,这在他们看来,洪天柱这是为洞庭湖招来灭顶之灾。

    本来,以许、林、洪诸位老祖算计,他们与螭国、血鲨庄联婚,那是双赢之事,这将会筑固自家的地位与权力,然而,现在联婚未成,反而成了仇家,这让洞庭湖的诸位老祖都不由为之大仇。

    “轰轰轰”在同一天,这片海域是天地摇晃,海涛滔天,两支军队从洞庭湖的左右两侧包抄而来,欲对整个洞庭湖形成包围之势。

    左为螭国,右为血鲨庄,两支大军同时奔来,这是有预谋的军事行动。

    只见螭国大军奔驰而来,有一条条大蛇腾于海水之上,螭国乃是海妖的一脉,他们号称是真龙的后代,身上流淌着真龙的血统。

    当然,这只是螭国对于自己出身脸上贴金而己,真正靠谱的说法认为,螭国的祖先是一条巨大无比的海蟒,他们身上流着很稀薄的龙族血统而己,至于是怎么样的龙,那就很难说了。

    所以,螭国的弟子一出生多数是保持着海蟒的本相,当有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能化为人形,如果说,一出生就是人形,那么就意味着他的血统在螭国是极为高贵。

    当然,螭国的强者修练到一定程度之后,他们更愿意保持本相,因为他们以海蟒的本相出现之时,自身就更加强大,当然,对于自己血统的繁殖是十分不利。

    此时,见一条长的海蟒如同巨龙一样腾跃于大海之时,气势凶猛,看起来有十万条巨龙舞天一样,这样的一幕震撼人心。

    右为血鲨庄,血鲨庄的十万大军飞驰而来,只见是一条条巨大的血鲨劈浪破空,冲起了万丈巨浪,每一头的血鲨都十分的巨大,他们一摆尾巴就能掀起巨浪,海浪滔滔。

    每一头血鲨都露出了雪白锋利的牙齿,血鲨的牙齿很长,当它们张开血盆大嘴的时候,看起来像是一把把利剑,这样锋利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烁着可怕的寒光,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有血鲨之上站着强大的老者,这都是血鲨庄长老级别的人物,他们骑着血鲨而来,那就更加可怕了,他们身上的血气冲上天穹,好像要把天地撕裂一样。

    “洞庭湖,限你们一天之内交出李七夜,开门投降,否则,后果自负!”在十万大军之中,上官飞燕终于露身了,她全身神王之环撑开,血气轰天。

    上一次在简家,上官飞燕吃了大亏,见情况不妙,立即逃走,让她捡回了一条命,这一次她搬有救兵,卷土重来。

    这一次上官飞燕卷土重来,这不止是要雪洗前仇,而且还要借这个机会把洞庭湖打垮,甚至把洞庭湖占为己有。

    虽然说这一次上官飞燕吃了大亏,但这一次她是有备而来,她自信就算李七夜再强大,洞庭湖再强大,都必须死!

    看到十万大军重围洞庭湖,有人惊,有人喜,也有人居心叵测,也有人纯是看热闹。

    “这一次,上官飞燕是要一洗前耻呀,李七夜够凶狠的。”看到兵临城下,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的确是个狠人,敢杀了沉海神王的小妾,这是无法无天。”有一位附近海妖族的掌门不由说道:“但是,这一次他只怕是难逃一劫,就算是洞庭湖有心庇护他都难。听说这一次上官飞燕不止是有备而来,听说她带了海神兵器前来,更重要的是,我听到有风声说,她说动了血鲨神尊,血鲨神尊愿意出手灭了洞庭湖。”

    “血鲨神尊!”听到这样的一个名字,不管是海妖还是人族,心里面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传说中的海神呀,他一出,何人能敌?”有刚出道的年轻修士充满了敬畏地说道。(未完待续。)

第八十九章 心术    尽管心中此时可以说是无限沮丧,但是元昊的心志乃是何等坚毅?立即就站在了法家的角度去想,马上就想明白了自己虽然一时半会是逃不掉的了,但是法家的人要想抓到自己的难度却是更大,这足足五个湖泊之间都可以互相连通,与之前的那人工渠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那么,法家要多少人才能将自己围得住?

    非但如此,自己在水中可以说是如虎添翼,要想袭击那些靠近湖泊或者是下湖来搜寻的人,岂不是易如反掌?多杀几个人的话,那还有多少人敢靠近这湖泊?

    并且此时已经是即将天亮,虽然白天黑夜对高手的影响并不算大,但是对法家的中下层弟子来说,还是相当重要的,那么自己干脆就在这里安顿下来,将白天的这段不利时间给混过去。¢£,

    同时,利用自己在水中的巨大优势,顺带避实就虚,认准了法家的中下层弟子杀,既没有太大的风险,更是可以起到相当好的震慑作用,那么等到夜间突围的时候,自然就轻松不少。

    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以后,元昊嘴角也是露出了一抹冷笑,一跃便是进入到了水中。几乎像是溶解那样,一下子就消失在了水里,只有一圈一圈的涟漪在昭示着他确实是存在过

    ***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林封谨等人也是来到了这一处盆地当中,此时盆地当中可以说已经是来了相当多的人了,法家中人早就抢先一步,将这流入湖泊的小河给堵住了,同时居然还在附近修筑出来了足足六处高达十来米的瞭望塔,密切的监视着周围的动静,虽然这种瞭望塔乃是军营当中很常见的配置,每次扎营的时候先组装的就是这玩意儿。但也是能让人感慨一下法家的效率确实是非常强悍的。

    “怎么样?”林封谨对着玛纹道。

    玛纹也是拥有水灵之体的人,她同样能对水中进行探查,甚至能远远的将自己的神识形成透明的水鱼在湖中巡游,听了林封谨的询问以后便道:

    “最大的那个湖泊只有几个很小的井脉泉眼,而且是正对着地下,就算是元昊再强,也顶多只能借助其遁出五十丈而已,基本上可以确认是没有地下水脉的了,不过这五个湖泊都是可以连通的,同时。元昊在水下制造了大量的水傀儡,下水的话就会遭受攻击,他现在的具体位置我只能知道个大概,应该是自己挖出来了一个水下的洞穴,正在里面休息。”

    野猪忽然道:

    “法家调这么多人来,难道就不怕元昊浑水摸鱼?人一旦多了的话,人多口杂,他随便杀一个人,换上这人的衣服。脸上抹些泥,就能大摇大摆的混出去了呢。”

    林封谨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

    “你忘记了咱们是怎么被法家追得鸡飞狗跳的了吗?”

    野猪听了以后顿时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当日被法家的秘术一路追踪。撵得那个鸡飞狗跳的事情乃是他这辈子估计都很难忘记的事情了,法家有这样的秘术,肯定是用在了元昊的身上,而且此时法家高手云集。估计元昊只要一现身,在法家那可恶的秘术加持下,估计在很多人的眼里面就像是萤火虫那样鲜明夺目。无论怎么改头换面也是跑不了的了。

    林封谨说完了这句话以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微微的带着叹息道:

    “这地方山清水秀,也算是风水不错了,元昊将自己的埋骨之地选在这里,倒也是符合他一代宗师的身份。”

    “什么?”听到了这句话,不要说其余的人,就连大巫凶也是愣了愣,有些觉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封谨淡淡的道:

    “善泳者溺于水,元昊这一停下来之后,貌似是正确的选择,其实是自寻死路,他在水系神通方面的强大造诣,相信并不是什么天大的隐秘吧?”

    都巫凶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便点了点头道:

    “这个倒确实是这样的,甚至据说这一任的水王都是应该元昊来做,不过他在大牧首这位子上呆得太舒服,所以才推辞了。”

    林封谨冷笑道:

    “那么,若我要对付元昊的话,又怎么可能不针对他最强的这方面来做出布置呢?在这方面都没有把握的话,那对元昊悍然动手除了打草惊蛇之外,根本就毫无意义!更重要的是,韩子这家伙的见识和智慧,只怕比我们想象当中的还要厉害百倍!若不是他被魔尊阴了一次,咳咳咳,只能成天窝在一个地方疗伤,否则的话,他亲自出手,西王母估计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何况是元昊。”

    说到这里,林封谨更是压低了声音,意味深长的道:

    “你们不要看现在法家为了杀掉元昊兴师动众,死伤狼藉,但是仔细的想想看,他们死掉的都是些什么人几乎都是那些在法家当中威望很足的老人,对于法家来说,有韩子这么一个大律首便足够了,下面的三律首要来做什么?三人联手,是有架空韩子能力的呢!”

    其余的人还不觉得,听林封谨这么一说,发觉果然真的是这样,那些被派到了最前方去截杀元昊的,竟然都是在法家当中影响力很大的!韩子本来就在法家当中威望极大,这些人一除掉之后,说是一言九鼎也不为过了。

    众人仔细一想林封谨的话感情这一次追杀元昊的行动,韩子不仅仅讨好了西戎国君,将法家的地位来了一次大飞跃,更是能借助杀掉元昊的这个结果,大肆提升法家的名望,非但如此,最后更是连法家当中的那些潜在的反对势力都一起算计了进去!这他娘的哪里是一箭双雕,一箭三雕都更名副其实了!

    这么一想,都巫凶和力巫凶都忍不住发出来了“人心险恶”的概叹啊,在他们的眼里面,元昊已经算得上是深谋远虑的老狐狸了。连林封谨都被他算计得当了枪,可是,元昊在韩子的面前,根本也就是被当成了一件工具在用啊。

    林封谨这时候才叹了口气道:

    “所以说啊,你想想看,元昊都被人算计到了这样的程度,他还自我感觉十分良好,觉得自己在水下所向无敌,要停下来休整,这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玛纹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道:

    “可是。公子,我还是想不出来能有什么办法在水下可以对付得了元昊的啊,我和大巫凶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想来想去,元昊这样的身份,他这样的实力真的可以说是无解呢。”

    林封谨淡淡的道:

    “你和大巫凶都不是常人,但是见识还只是局限在了人间界,然而韩子的本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所能想得到的法子。只怕根本就脱出了人间界的范畴。”

    仿佛是要对应林封谨的话似的,不远处已经是走来了一群人,因为林封谨他们此时乃是在盆地的半山腰处,算得上是居高临下的眺望。所以这群人的举动都看得十分清楚——趁着晨光就能见到,这群人都统一穿着黑色的长袍,不过长袍上却是镶着一条金边,并且长袍的中央还画上了一朵似乎有些像是花。又有些像是鬼面的图案,在凶狠狰狞里面带了沉重无比的威严。

    并且这些人都戴着一张左边黑得十分深邃,右面则是金光灿烂的面具。走路的时候都是统一无声的,仿佛是在路面上飘过去似的,若鬼若魅,哪怕是在阳光下也是觉得阴气森森,邪气逼人。

    看起来法家中人对这些人都是知道来历的,也是相当的敬畏,所过之处纷纷的有人跪倒在地,十分虔诚的模样,不过也有人就抱着膀子站在了旁边,冷眼旁观的样子,两极分化十分明显。

    “这些人应该就是韩子留下来的杀手锏了吧?”林封谨虽然不知道这些黑袍面具男的身份,却也是能大致推测出来相关的一些东西。

    并且这时候他们隐藏在了法家中人当中,法家中人的组织终究都没有军队严密,来到这里的人十之**都没有怎么见过面,脸生得很,所以一来二去攀交情的也不少,很快就探听了出来,原来新来的十来个人的身份相当特殊,乃是韩子身边的亲信,叫做阴阳卫。

    这个名字有两个含义,一是说他们的面具十分特殊,仿佛是阴阳脸,另外的一个意义则是说若这些人想要动手杀人的话,那么就会阴阳两隔了。

    据说阴阳卫只有五十人,平时还要负责韩子的日常安全什么的,同时还有半数常年在外巡查游走,所以说派遣了十来人前来已经可以说是相当难得了,已经可以说是阴阳卫成立了以后前所未有的大举措。

    非但如此,有时候遇到了一些事情,也是阴阳卫出动,拿着韩子的令牌办事夺权之类的,并且按照韩子的行事风格来说,多数时候都是在打压老人,提拔新人,所以说在这里的法家中人就分成了很明显的两派,一派是那些在韩子手中捞到了好处的,加上韩子确实实力强横无比,当然是感激涕零,见了阴阳卫也是膜拜不已。不过那些抱着冷笑的,很显然就是吃了亏的了。

    不过,韩子此时大势已成,法家在他手中可以说是发扬光大,更是成功借着元昊与国君之间的矛盾成功上位,大量的中下层法家弟子都是受益匪浅,在这样的情况下,别人要想撼动他的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而这帮阴阳卫来的时机显然也是经过了精心选择的,之前韩子将剿杀元昊的事情全权委托给三律首,最后的结果呢?却是三律首被搞得灰头土脸,十分狼狈,以至于在重重包围下还被元昊逃掉了。

    当然,其实三律首也将元昊重创了,并且还将元昊身边的亲信门人弟子都杀得干干净净,但是在外人眼里看来,办事不力四个字是怎么也跑不掉的。

    其实说实话,重创元昊加上剪除其羽翼所耗费的心思和精力半点也不少,并且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三律首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可以说是相当的难得了。就算是换成韩子来,估计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关键是韩子这一手摘桃子的时机可以说选得绝佳,看准了死伤了不少人才出手,并且还是派遣的嫡系前来,与会的大多数人与杀掉元昊的战争红利都没有任何关系的,甚至就连崔大长老这样的人物,在见到了丁供奉被杀之后,也是深深的觉得兔死狐悲,觉得假如阴阳卫前来的话,那么真心是举双手欢迎的。此时这些人的心态,已经可以说是不求有功,只求无过了。

    当然,最愤怒的就是主持这一切的云霄子,然而他能有什么办法呢?对于他来说,除非能有十足的把握带领门人亲信弟子去杀掉元昊的话,否则在人心惶惶当中,是很难将阴阳卫排斥出去的,这就是韩子的高明之处。以阳谋来对人进行算计,让你无可奈何之时,也是只能徒呼叹息。

    ***

    阴阳卫来到了法家此时的临时营地之后,并没有急于操持什么。走在最前方的身材高大的,是阴阳卫的副统领韩变,他用一种冷酷沉稳的声音先调来了各种资料查看,然后对周围的守卫进行了重新的布置。这庞大的法家营地当中,至少都是有一半的人都是愿意遵从韩子的命令的,所以执行起来并不是特别的困难。

    接下来韩变则是让人去收集了一系列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甚至连大巫凶都不认识的昂贵材料,有动辄就售价几十万两银子的罕见药材,甚至有猪鬃,人的头发,不过最多的还有几百头牲畜等等,紧接着阴阳卫便是在旁边开始挖掘一些弯弯绕绕的沟壑。

    他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显得有条不紊,按部就班的,甚至给人的感觉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似的,等到了中午的时候,日正中天,阴阳卫才开始彻底的行动了起来。

    这一动之下,立即就令人觉得出手不凡,堪称是忙而不乱。

    阴阳卫做的,实际上就是在利用先前拿来的这些资源布置一些奇特的法阵,这十来名阴阳卫的成员,给人的感觉竟然是组成了一架复杂的机械似的,其中某一个成员的举动看起来是令人摸不着头脑,但实际上仔细一看之后,却是发觉这人先前的行动就是在铺垫,实际上是与其余的人的行动配合得天衣无缝

    这么说吧,他们此时构筑出来的这些奇特法阵,就仿佛是蜜蜂修筑出来的蜂巢,单看蜂巢当中的一个六角形房间的话,你会觉得那就是一个很简单的玩意儿,毫无半点技术含量,但是实际上呢?

    综合了整个蜂巢来看,你就会知道,蜂巢这样的六边形结构组成底盘的菱形的所有角度都是一模一样的,并且从理论上的计算,如果要消耗最少的材料,制成最大的菱形容器正是这个角度。并且一个蜂巢还是由千万只工蜂修筑而成,这样的话,你自然就感慨大自然造物的神奇,协调和精密,能赋予蜜蜂这样如此卑微的虫子的如此的建筑只会,出现这样的奇观!

    在阴阳卫成员的作用下,那些材料若流水一般的被利用起来,几百头牲畜迅速的被宰杀,血水被放入到了之前挖掘好的深沟当中,牛头,马头,驴头被分门别类的摆放妥当,骨骼被掩埋堆积在了一个大坑当中,内脏也是被归拢到了一起,至于上等的血肉,则是被放到了最上面的位置。

    见到了这一幕,大巫凶的见识何等厉害,立即就哦了一声道:

    “这个是?献祭?没错,确实是这样,他们弄出来的阵法十分诡异,我没有见过,但是献祭当中确实有这种分割贡品的做法,因为不同的献祭对象口味也是不同的,饿鬼界的喜欢腥臭的食物,用内脏献祭效果最好,修罗界的一种魔怪就嗜好脑髓,大量的头颅就更容易得到他们的回应,至于新鲜的上等血肉,地狱界的生物则是更加喜欢这种口感上佳的食物。”

    之前就说过,林封谨他们所处的位置,乃是在盆地的半山山坡上,一般来说,这里都是那些边缘的法家弟子才能呆的位置,因为距离盆地底部的湖泊比较远的缘故,所以盘查也是十分松懈的。不过,此时这位置反而成为了可以俯瞰全局的效果。

    可以见到,随着几百头牲畜的鲜血被放了出来,注入到了地下那些复杂的沟壑当中之后,也不知道阴阳卫做了什么手脚,居然在这时候迅速的流动了起来,这些暗红色的血浆开始若流水那样流动了起来后,地上立即就出现了一副奇特的庞大图案,就像是林封谨前世见到过的麦田怪圈之类的不过这样的献祭阵法,显然已经是韩子利用了魔侯传承下来的知识绘制的,估计上溯到历史的话,至少也是数万年了,与现在出现的召唤阵法截然不同,就连大巫凶也是摸不着头脑。(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