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然而丁供奉面对的,是击杀天下第一高手的巨大诱惑啊,对他来说,人生要想收获什么,不冒任何风险是不可能的!

    同时,丁供奉也是有着自己的威严和自信,好歹他也是顶级高手的序列当中,好歹他也是有自尊的,若是被元昊弹几下手指,就兵不血刃的吓跑,丢人的话就不说了,甚至会在自己的心理留下致命的阴影——毕竟输并不可怕,输给元昊这样的强者也是很正常的,但是不战而逃,还是被对方弹手指这样的小动作吓跑的,也未免太怂了些!

    所以,丁供奉就失去了他最好的逃生时机。

    在继续追出了百余丈之后,元昊左手的五根不停屈伸的手指,忽然停了下来!!并且呈现出来了中指无名指屈在掌心,被大拇指按住,小指和食指伸得笔直的奇特手势,这手势在道书当中,便是被称为是“智穷印”,取的就是“人力或有穷尽时,但智无穷尽”的意思。

    紧接着,从他的身上,立即就有恐怖的气势飙升而出,元昊双眼瞳孔的形状,也是一下子就变成了弯月之形,这是太阴之力的具现化,并且深邃难测,仿佛一眼看过去之后,就能洞穿人世间的所有隐秘!

    然后,元昊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依然是捏成了之前的“智穷印”的姿态,然后对准了丁供奉一跃而来!

    这是元昊这三天以来的第一次出手,却是温和得不带一丝烟火气,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深山古刹当中,一名仙风道骨的道人温和微笑,与你坐而论道,伸出了一只手诚恳的说了一个“请”字。

    丁供奉却是脸色大变,因为他自从元昊一有异动起,就催动精卫符鸟和六壬元灵鞭发起来了迅猛绝伦的攻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仿佛是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居然是每一记都差之毫厘的落空了。

    准确的是,是元昊都以最小的幅度最省的力气。不带一丝烟火气的闪避了过去,这样诡异的情形,简直就像是双方事先说好了套路,并且还演练过,拍电影那样的打得十分热闹的一般。

    最要命的是,丁供奉发觉自己与元昊之间的距离,在以惊人的速度迅速的接近着。这可不什么时候好兆头,只是丁供奉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知道就目前的局势来说,尽管看起来元昊大占上风,但只要这一招或者说十个呼吸内元昊杀不掉自己,那么元昊就必然会又像之前的那样,狼狈得像一条狗也似的逃走了。

    因为元昊此时也是同样置身于险境当中,过了十个呼吸这时间的临界点,那么元昊就有再次被合围包抄的风险。而这样的风险,元昊是绝对不会去冒的。

    一念及此,丁供奉一咬牙。居然张开了大嘴,一口就咬了下去。居然是将自己的小半条舌头都咬了下来,然后狠狠的嚼碎了,一口血水雾气就“噗”的一声喷了出来,这一口血水雾气喷出来了以后,立即就迅速在空中蔓延,形成了一只血肉巨掌,至少也是覆盖住了二三十个平方的范围,紧接着一巴掌就凶狠无比的对着元昊狠狠的拍了下去。

    但是这志在必得的一拍,竟是又落了个空!!!

    要知道。这一拍已经可以说是丁供奉的压箱底招数了,因为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其惨烈的-----足足嚼烂了小半条舌头!一个人有几条舌头备用的?所以说这一击的威力之诡异凶悍。也是可想而知。

    但是,丁供奉这一记血神掌拍打下去了之后,就仿佛是普通人在水里用手打鹅毛似的,你越是用力,那鹅毛就会被推送得越远,元昊整个人此时就像是水中的那一片鹅毛,任你拍下来的这一记巨掌有若千钧之重,他也只是随波逐流,依然故我。

    丁供奉这一拍之下,直接就又导致了一件事,那就是他逃走的速度一缓,而元昊已经是从血神掌的边缘处轻盈的掠过,然后,左手探出,依然是之前“智穷印”的姿态,对准了丁供奉的前胸按了下去。

    这时候,元昊身上的气势,才若火山一样的陡然爆发!

    “死!!”

    面对元昊的这伸手一探,丁供奉虽然已经绝望,但还是在做垂死挣扎,双臂挥舞成了暴风骤雨似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元昊却仿佛是能预见未来似的,总是能差之毫厘,提前一步的将丁供奉的袭击避过,最后在按上了丁供奉的前胸的时候,元昊的左手陡的屈指成爪,仿佛若鸟嘴也似的一下子就啄在了丁供奉的前胸上!

    这一啄的时候,元昊的身后,赫然浮现出来了一头五彩斑斓的孔雀幻象,赫然正在盛放开屏,而孔雀的鸟嘴,则正好是元昊左手的这屈指一啄!

    丁供奉的身上,顿时就传来了一连串玻璃破碎也似的声音,咔嚓咔嚓一阵乱响,他的护身法宝和软甲,在这一啄之下一齐爆碎!

    然后,元昊的左手的手爪也仅仅是迟滞了一下,便是悄无声息的没入到了丁供奉的胸膛当中,看起来居然是和一把锋锐无比的匕首破入到了他的胸膛当中似的,丁供奉整个人一下子若中雷击,彻底僵住。

    元昊这时候才微微的眯缝着眼,一字一句的道:

    “你刚刚不是挺能说的啊?再多讲两句来听听?”

    丁供奉嘴巴里面已经是有大团大团的血泡子溢出来,他此时眼中的神色不是惊恐,也不是痛苦,而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震撼!!只能嘶哑着声音,那字眼真的仿佛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在往外面挤!

    “你,你,你你这是,孔雀孔雀,明,明”

    也难怪得丁供奉一句话都说不完全,因为此时他的状况可以说是糟糕至极,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元昊那凌厉无比的一抓,已经是直接破入到了他的胸膛当中,一把捏住了他的心脏,自己跳动的心脏被人狠狠的攥住。能正常说话的那就不是人,是怪物了。

    这时候。远处却是已经传来了喧闹声,元昊眼中有戾气闪过,手上加力狠狠一捏,只听得“啪啦”一声脆响,立即就是惨不忍睹的一片血腥!!

    丁供奉这样一名强横人物,可以说是与涂章狼青,王敬之这样的人同级别的强者。竟然在元昊的反扑之下,一招都接不下来!俗话说虎瘦威风在,元昊这一次出手,便仿佛是冰山一角也似的,展示了出来他威凌天下,震压世间强者几十年,号称天下双壁的强横之处。

    一击得手之后,他看着脸色已经变成了惨青色的丁供奉冷冷的道:

    “能死在孔雀明王大念咒之下,也算是你的运气了。”

    说完了以后。元昊便是飞掠了出去,几个起落之后便是消失在了林间,这时候后方的人才赶了上来。

    这位崔大长老却是和丁供奉交好的。顿时大惊之下就冲了上去,一看瘫倒在地上的丁供奉心中就是“咯噔”的一跳。将他翻过来之后顿时大吃一惊,原来这丁供奉的心窝子处,赫然多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那血简直就冒得咕嘟咕嘟的仿佛是不要钱一般。

    而丁供奉的脸色则是惨白当中带点青灰,这面相已经是死人差不了多少了,若不是他的身体机能乃是普通人的数十倍,相信早就咽气了。崔大长老见到了这样恐怖的伤势,犹豫了一下,还是叹息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捏破蜡封塞进到了丁供奉的嘴巴里面。

    这一枚三吕丹也是十分名贵的药物。崔大长老和丁供奉之间的交情也是着实不错,而且早年还被丁供奉救过命,所以在明知无救的情况下,也给他喂了这么一颗价格不菲的丹药进去,算是让他能有个交代遗言的机会。

    吃下了丹药以后,丁供奉赫然便是出现了回光返照的情况,在喉咙眼里面咳嗽了几声以后,便是一睁眼看到了崔大长老,一伸手就握住了他的手腕,那指甲都深深的掐到了他的肉里面去:

    “老崔,老崔,快走我是鬼迷了心窍,才会去打元昊的主意,这厮竟然将那传说当中的孔雀明王大念咒,真的是孔雀明王大念咒,我竟是连一招都没接下,下,下来啊!”

    崔大长老脸上肌肉不停的抽搐着,他震惊的道:

    “孔雀明王大念咒,天底下真有这样的招数?”

    在西戎很早就有传闻,说是大牧首精通足足一十三种强横无比的神通绝学,最后更是讨得了西王母的欢心,被传授了一种十分恐怖的神通,这神通根本就不耗费任何的真气,元力,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征兆,却是可以凌驾于大牧首的所有神通绝学之上,威力强悍绝伦,据说这神通是上古时候的大妖王孔雀明王传下来的。

    不过,这传闻是出来了,却在足足二十年内没有一个人知道其真正的内幕,这有可能是元昊根本就没有被逼到要使用这神通的程度,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曾经亲眼目睹这神通的人都死掉了,而且这可能是最大的。因为说实话,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越是强横的神通,也是越需要练习。元昊若是不用此术和高手对战,那根本就没办法将其彻底掌握。

    直到十一年前,当时西戎君位虚悬,有足足三个大部族来进行争夺,不过当时虽然国君病逝,王族却又不甘心退出舞台,就请出来了隐居已久的一名老祖宗,这名老祖宗的实力相当强横,曾经三入中原,和五德书院的吕道子战于华山之上,双方都是打成了平手,其实力之强横可见一斑。

    元昊当时乃是支持另外一个“写木 ‘部族的头人上位,所以与这位老祖宗约战,并且说得很明白,自己只出三招,三招一过,那么他就袖手旁观,不管这件事了。最后那名老祖宗便是赴约,半个时候以后用秘术强撑着返回家中,留下遗言以后便身亡了,他的遗言当中,就出现了孔雀明王大念咒的字眼。

    这时候,这世上的人才知道了元昊这传说当中的神通的全名。

    不过,无论是什么东西,十多年不出现的话,也会在所有人的脑海里面淡化掉的,因此“孔雀明王大念咒”此时横空出世,也是给予了崔大长老极度的震撼。

    ***

    当三吕丹的药力一消散,丁供奉自然就一命呜呼,这时候其余的人也是赶了过来,见到了他的死状以后都是十分震惊,在得知了丁供奉竟然在孔雀明王大念咒面前,一招都顶不住的残酷事实以后,前来追杀的这些法家中人心里面都打起了鼓。

    此时还能跟得上来的,前面就说过,可以说基本上都是法家当中的高层,这些人当中有没有那种大公无私,可以为法家舍身而死,赴汤蹈火的人呢?肯定有,但是,有私心的人更多。

    之前他们前仆后继的冲上来,是因为觉得元昊这厮就仿佛是落水狗,自然是要冲上来狠狠痛打一番的,但是现在看起来,这条所谓的“落水狗”竟然变成了一头狰狞凶残的巨鳄,那是要随时杀人的!!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谁都没有那么积极了吧,士气顿时都为之低落了下来。

    不过要说他们就此马上走人或者说什么打退堂鼓之类的,倒也不可能,因为此时法家势大,而这些供奉和大长老的门人弟子什么的,也都是和法家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不过他们心中出现消极怠工的情绪之类的倒也是十分正常了。当下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火速赶来的云霄子耳中,云霄子也是个精明人,立即就下令封锁消息,然后严禁泄露任何的情况,同时严令前方的供奉,大长老死死咬住元昊的行踪。

    而这也是元昊悍然施展出来了杀手锏以后所要的效果,他现在缺的就是时间,并且元昊也是深知,能够在这样的追杀下哪怕是多争取到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也是绝对不容忽视,在关键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是能定生死的,倘若能够多吓住对方片刻的话,那么就是大赚了。(未完待续。)

第1266章笑谈万古    说到这里,李七夜与老人不由相视了一眼,然后两个人大笑起来,两个人纵情地放声大笑,他们笑得很痛快,笑得很大声,甚至连泪水都笑出来了。

    他们蹉跎了无数的岁月,经历了无数的磨难,都曾经是君临天地,都曾经是站在世界的最巅峰,曾几何时,他们如此纵情地放声大笑过。

    在外人眼中,他们不是深不可测,就是不苟言笑,或者是威慑天地,又有几个人能见到他们如此的纵情放声大笑呢。

    他们两个人笑了很久,很久之后,他们两个人这才收住了笑声,他们都笑痛了肚子。

    “天地间的一只蚁蝼……”最后,笑意未止,老人笑着摇了摇头,过了很久之后,他的笑意才消散而去。

    李七夜笑着说道:“贼老天只不过是贱人而己!”说完了这话,他也是很久才收住了笑容。

    他们两个人都笑累了,最后坐在木椅上,闭着眼睛,都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似乎,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这样的开怀大笑,就是一种纵情,一种放纵。

    事实上,这样的纵情大笑,对于他们而言是弥足而珍贵,他们都是凌驾天地的存在,很少在外人面前表露他们自己的真正感情,也只有他们同样级别的存在,同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展露出他们真正的情感。

    “乌鸦,在这漫长无聊的岁月里,能认识你,也是这一生的一大乐事。”躺在木椅之上。老人好像是睡着了一样。过了很久之后。老人才笑了笑说道。

    微风轻轻地吹拂着,清凉微风让人无比的舒泰,宛如是忘记了世间一切的烦恼。

    “老头子,我自认为,这一生能坐着促膝长谈的人少之又少。”李七夜闭着眼睛,好像是没有睡醒一样,淡淡地笑着说道:“认识你老头,又有何不可畅谈呢。”

    岁月太过于漫长。对于阴鸦来说也好,对于老人来说也罢,世间,能真正让他们开怀而笑、促膝而谈的人,那是寥寥无几。

    世间之大,又有几个人有资格成为他们的朋友呢。

    老头子不说话,躺在木椅之上,好像是睡着了一样,李七夜也没有说话,静静地享受着海风的吹拂。

    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老头子,好像我这一次来。没见你们巨龙山脉有推云腾雾,你的子孙都乖乖呆在家里了?”

    “恶人要来了,那群小猴崽子可野着了,万一他们不长眼睛,被你把他们教训一顿,剥他们的龙皮,我这老脸往哪里搁,所以,我让他们乖乖地呆在家里。”老人笑着说道。

    李七夜也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笑着说道:“放心,你的情面我还是给的,就算剥了他们的龙皮,也是饶他们一命。”

    老人笑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才淡淡地说道:“乌鸦,你就不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

    “嘿,算了,你还是别爬出来吧,你那模样,碜人得紧。”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嘿,你别把话说得太满,说不定有一天你的模样比我还要碜人,你这样干下去,贼老天不会放过你的。”老人也笑了起来。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无所谓,说道:“等到了那一天再说吧,反正贼老天没有饶恕过谁,我也不需要它来饶恕。”

    老头只是笑了一下,依然是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什么话都没说,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李七夜也是静静地躺着,享受着宁静,在这里,似乎天地宽广,一切都不用多思多虑。

    “乌鸦,你要什么?”最后,过了很久之后,老人终于开口了,他说得很平静,说得很平淡,好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这就好像在老朋友之间在说平日里的闭话一样。

    李七夜张开了双眼,看着蔚蓝的天空,看着悠闲地飘动着的白云,没有立即回答老人的话。

    “仙龙符,还是我的兵器,又或者是你要我保命的东西呢?”老人平淡地说道。

    这话说得很平淡,好像是在说微不足道的东西一样,如果如果知道他们所谈的惊世无双的宝物,一定会吓傻的。

    “算了,你那点家底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如果我把你那点家底都抢了,那就显得太贪婪了。”李七夜只是笑着说道。

    老人也只是笑了一下,并不在意,也没有多说什么。

    “老头子。”过了一会儿,李七夜这才淡淡地笑着说道:“当年不死仙帝那个小子来求过你吧。”

    老人躺在木椅上,含笑不语,他没有回答李七夜的问题。

    “我不想去知道不死仙帝那小子在折腾什么,也不想知道他是怎么样崩灭的,对于他留下的后手,我也没有什么兴趣。”李七夜笑了笑,悠闲地说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没错,就像你这只死乌鸦所说的那样,我去过骨海。”老人笑了笑,也没有隐瞒,大方地承认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不死仙帝那小子的骷髅马消失在这里,我就知道一些事情了。不死仙帝那小子,还在琢磨着这些东西。”

    老人也只是笑了笑,说道:“不死小子眼光还不错,但是,比起你来,也是过于局限,他的目光只放在长生不死之上,这些东西琢磨来去,都是那么一回事,有些东西,要归于源头去寻找。”

    不死仙帝,曾经是死了一次又一次都能复活的仙帝呀,在他的时代,多么的让人为之敬畏。不过,在他们两个人口中谈起来,那也只不过是晚辈而己。

    “老头子,我要你开闸。”最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嘿,乌鸦,你说得倒轻巧。”老人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这里面可是有着我不少的心血,虽然我一直没能用上,但是,说不一定有一天我能用上呢。”

    “我知道。”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也只是说不定有一天而己,那么一天会不会到来都很难说,既然你现在用不上,就让我来吧。”

    “乌鸦,你想要什么?”老头说道:“你不会是打三叉戟的主意吧,这东西,可没有那么好上手的。”

    “嘿,老头子,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李七夜笑着说道:“三戟叉这东西的确是一件好东西,不过,走到今天,我也不会专程为了三叉戟来折腾。这一世,我是宝物多着了,一件三叉戟,多它一件不多,少它一件不少,我没有必要为了一件三叉戟在那骨海里折腾来去。”

    “骨海呀”谈起这话,老人都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总有一天,天灵界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有些东西是逃不了的。”

    骨海,十二葬地之一,也是天灵界最凶险的地方,在这里充满了无数的谜团,这个地方曾经让无数人前赴后继。

    “那地方,寒碜得紧。”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不过,也不得不承人,的确是一个好地方,这样的地方,让人垂涎呀。”

    “嘿,垂涎?”老人不由嘿嘿地一笑,说道:“十二葬地,哪一个地方不让人垂涎,这样的鬼地方,有命活着享受才行,不然,再好的东西也是空谈而己。”

    “这个无所谓了,反正我也没打算找个老巢什么的。”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骨海里有我需要的东西。老头子,当年你去过,你也应该知道,被你这样一折腾,这是彻底歇菜了,所以说,老头子,我需要你开闸,只有你开闸了,我才能把这件事情弄成。”

    老人躺在木椅上不说话,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李七夜也是躺着没说完,享受着轻风的吹拂,似乎他也忘记了自己的事情一样。

    “乌鸦。”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老人终于开口了,说道:“你我之间,交情归交情,就像当年我收简小子和简丫头为徒弟那样,我是需要让血统传承下去,简小子跟我家丫头联姻,这也正好弥补我家的血统不足。”

    “我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老头子,你需要什么,你开口就是,只要我能拿得出来的东西,绝不含糊。”

    老人不由沉默起来,他静静地躺着,或者他是睡着了,或者他在思索着什么问题。

    “乌鸦,我老了。”最后,老人说道:“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能折腾多久,该有的,我也有了,至于宝物什么的,那都是身外之物,这些东西,我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

    “老头子,你不会是把你家的哪一个丫头嫁给我吧。”李七夜开玩笑地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就算了。”

    “联姻?”老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乌鸦,别人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这老骨头却知道。如果我家的哪个丫头嫁给你,那是注定着苦命!我可不希望看着我家的哪个丫头天天以泪洗脸什么的。”

    “你这样的高枝,我家的丫头们攀不起。”老人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笑着说道:“我只希望她们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行了。”(未完待续……)

    第1266章笑谈万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