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到这里,李七夜与老人不由相视了一眼,然后两个人大笑起来,两个人纵情地放声大笑,他们笑得很痛快,笑得很大声,甚至连泪水都笑出来了。

    他们蹉跎了无数的岁月,经历了无数的磨难,都曾经是君临天地,都曾经是站在世界的最巅峰,曾几何时,他们如此纵情地放声大笑过。

    在外人眼中,他们不是深不可测,就是不苟言笑,或者是威慑天地,又有几个人能见到他们如此的纵情放声大笑呢。

    他们两个人笑了很久,很久之后,他们两个人这才收住了笑声,他们都笑痛了肚子。

    “天地间的一只蚁蝼……”最后,笑意未止,老人笑着摇了摇头,过了很久之后,他的笑意才消散而去。

    李七夜笑着说道:“贼老天只不过是贱人而己!”说完了这话,他也是很久才收住了笑容。

    他们两个人都笑累了,最后坐在木椅上,闭着眼睛,都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似乎,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这样的开怀大笑,就是一种纵情,一种放纵。

    事实上,这样的纵情大笑,对于他们而言是弥足而珍贵,他们都是凌驾天地的存在,很少在外人面前表露他们自己的真正感情,也只有他们同样级别的存在,同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展露出他们真正的情感。

    “乌鸦,在这漫长无聊的岁月里,能认识你,也是这一生的一大乐事。”躺在木椅之上。老人好像是睡着了一样。过了很久之后。老人才笑了笑说道。

    微风轻轻地吹拂着,清凉微风让人无比的舒泰,宛如是忘记了世间一切的烦恼。

    “老头子,我自认为,这一生能坐着促膝长谈的人少之又少。”李七夜闭着眼睛,好像是没有睡醒一样,淡淡地笑着说道:“认识你老头,又有何不可畅谈呢。”

    岁月太过于漫长。对于阴鸦来说也好,对于老人来说也罢,世间,能真正让他们开怀而笑、促膝而谈的人,那是寥寥无几。

    世间之大,又有几个人有资格成为他们的朋友呢。

    老头子不说话,躺在木椅之上,好像是睡着了一样,李七夜也没有说话,静静地享受着海风的吹拂。

    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老头子,好像我这一次来。没见你们巨龙山脉有推云腾雾,你的子孙都乖乖呆在家里了?”

    “恶人要来了,那群小猴崽子可野着了,万一他们不长眼睛,被你把他们教训一顿,剥他们的龙皮,我这老脸往哪里搁,所以,我让他们乖乖地呆在家里。”老人笑着说道。

    李七夜也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笑着说道:“放心,你的情面我还是给的,就算剥了他们的龙皮,也是饶他们一命。”

    老人笑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才淡淡地说道:“乌鸦,你就不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

    “嘿,算了,你还是别爬出来吧,你那模样,碜人得紧。”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嘿,你别把话说得太满,说不定有一天你的模样比我还要碜人,你这样干下去,贼老天不会放过你的。”老人也笑了起来。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无所谓,说道:“等到了那一天再说吧,反正贼老天没有饶恕过谁,我也不需要它来饶恕。”

    老头只是笑了一下,依然是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什么话都没说,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李七夜也是静静地躺着,享受着宁静,在这里,似乎天地宽广,一切都不用多思多虑。

    “乌鸦,你要什么?”最后,过了很久之后,老人终于开口了,他说得很平静,说得很平淡,好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这就好像在老朋友之间在说平日里的闭话一样。

    李七夜张开了双眼,看着蔚蓝的天空,看着悠闲地飘动着的白云,没有立即回答老人的话。

    “仙龙符,还是我的兵器,又或者是你要我保命的东西呢?”老人平淡地说道。

    这话说得很平淡,好像是在说微不足道的东西一样,如果如果知道他们所谈的惊世无双的宝物,一定会吓傻的。

    “算了,你那点家底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如果我把你那点家底都抢了,那就显得太贪婪了。”李七夜只是笑着说道。

    老人也只是笑了一下,并不在意,也没有多说什么。

    “老头子。”过了一会儿,李七夜这才淡淡地笑着说道:“当年不死仙帝那个小子来求过你吧。”

    老人躺在木椅上,含笑不语,他没有回答李七夜的问题。

    “我不想去知道不死仙帝那小子在折腾什么,也不想知道他是怎么样崩灭的,对于他留下的后手,我也没有什么兴趣。”李七夜笑了笑,悠闲地说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没错,就像你这只死乌鸦所说的那样,我去过骨海。”老人笑了笑,也没有隐瞒,大方地承认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不死仙帝那小子的骷髅马消失在这里,我就知道一些事情了。不死仙帝那小子,还在琢磨着这些东西。”

    老人也只是笑了笑,说道:“不死小子眼光还不错,但是,比起你来,也是过于局限,他的目光只放在长生不死之上,这些东西琢磨来去,都是那么一回事,有些东西,要归于源头去寻找。”

    不死仙帝,曾经是死了一次又一次都能复活的仙帝呀,在他的时代,多么的让人为之敬畏。不过,在他们两个人口中谈起来,那也只不过是晚辈而己。

    “老头子,我要你开闸。”最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嘿,乌鸦,你说得倒轻巧。”老人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这里面可是有着我不少的心血,虽然我一直没能用上,但是,说不一定有一天我能用上呢。”

    “我知道。”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也只是说不定有一天而己,那么一天会不会到来都很难说,既然你现在用不上,就让我来吧。”

    “乌鸦,你想要什么?”老头说道:“你不会是打三叉戟的主意吧,这东西,可没有那么好上手的。”

    “嘿,老头子,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李七夜笑着说道:“三戟叉这东西的确是一件好东西,不过,走到今天,我也不会专程为了三叉戟来折腾。这一世,我是宝物多着了,一件三叉戟,多它一件不多,少它一件不少,我没有必要为了一件三叉戟在那骨海里折腾来去。”

    “骨海呀”谈起这话,老人都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总有一天,天灵界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有些东西是逃不了的。”

    骨海,十二葬地之一,也是天灵界最凶险的地方,在这里充满了无数的谜团,这个地方曾经让无数人前赴后继。

    “那地方,寒碜得紧。”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不过,也不得不承人,的确是一个好地方,这样的地方,让人垂涎呀。”

    “嘿,垂涎?”老人不由嘿嘿地一笑,说道:“十二葬地,哪一个地方不让人垂涎,这样的鬼地方,有命活着享受才行,不然,再好的东西也是空谈而己。”

    “这个无所谓了,反正我也没打算找个老巢什么的。”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骨海里有我需要的东西。老头子,当年你去过,你也应该知道,被你这样一折腾,这是彻底歇菜了,所以说,老头子,我需要你开闸,只有你开闸了,我才能把这件事情弄成。”

    老人躺在木椅上不说话,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李七夜也是躺着没说完,享受着轻风的吹拂,似乎他也忘记了自己的事情一样。

    “乌鸦。”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老人终于开口了,说道:“你我之间,交情归交情,就像当年我收简小子和简丫头为徒弟那样,我是需要让血统传承下去,简小子跟我家丫头联姻,这也正好弥补我家的血统不足。”

    “我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老头子,你需要什么,你开口就是,只要我能拿得出来的东西,绝不含糊。”

    老人不由沉默起来,他静静地躺着,或者他是睡着了,或者他在思索着什么问题。

    “乌鸦,我老了。”最后,老人说道:“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能折腾多久,该有的,我也有了,至于宝物什么的,那都是身外之物,这些东西,我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

    “老头子,你不会是把你家的哪一个丫头嫁给我吧。”李七夜开玩笑地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就算了。”

    “联姻?”老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乌鸦,别人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这老骨头却知道。如果我家的哪个丫头嫁给你,那是注定着苦命!我可不希望看着我家的哪个丫头天天以泪洗脸什么的。”

    “你这样的高枝,我家的丫头们攀不起。”老人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笑着说道:“我只希望她们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行了。”(未完待续……)

    第1266章笑谈万古:

第八十六章 劫食    玛纹愕然道:

    “元昊会进村子做这些事吗?要知道,他好不容易才争夺到了这大概也就是百来个呼吸的宝贵时间,竟然会将这时间浪费在村子里面?我觉得他一定是会穿村而过的呢?”

    林封谨意味深长的道:

    “元昊不是神仙,他也是要食人间烟火的,并且估计还很多,这里就有个误区,觉得越厉害的人就越不用进食,然而天底下哪里有这种说法?”

    “娲蛇神那么强横的肉身,倘若不能借助巨虺和潮水,源源不断的摄取海水当中的鱼虾生物,都断然撑不到现在的。诚然,有的修炼功法到了高深之处,可以辟谷,然而辟谷绝对不代表不吃东西啊,辟谷的意思就是不吃五谷杂粮这种低端的食物可没有说不吃高端的食物。”

    “根据书上记载,没有条件的人辟谷,就吃松子、白术、茯苓,饮松叶水,有条件吃的,便是要自己炼制的丹药,这些丹药的成分有,灵芝,何首乌,人参,美玉磨成的玉屑咳咳咳,这些玩意儿比吃五谷贵十倍百倍啊!

    何况元昊修炼的,乃是西王母一族的功法,西王母一族流传下来的功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那是崇尚血食的妖族的功法,这功法必然是讲究**裸的掠夺,不可能强调什么天人合一的辟谷。”

    林封谨素来都是一个有的放矢的人,他敢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曾经看过西戎君王的起居注,对其中有一则记录印象很深,上面说三年前西戎国君做了个噩梦,然后去请大牧首元昊解梦,解完了梦就中午了,所以很正常的就是元昊请国君在这里吃饭。

    当时的吃饭就不是大家伙儿围一桌子打屁聊天抢菜气氛这么好了,而是每个人面前都放一个几,然后跪坐。自然有人给你面前的几上摆放餐食,不带去别人面前的盘子当中夹菜的,就连敬酒什么的也是“遥敬”。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国君这顿饭吃的菜单就和元昊应该是一模一样的,哪怕是国君不吃,只要坐在了这里,也得把菜上齐,这是最基本的政治诉求。乃是规制的问题,并且也不能多一样,也不能少一样。国君吃的菜多一样,那就表示身份地位在元昊之上,少一样就表示元昊已经压了国君一头。

    所以,林封谨就能从起居注当中的这一份菜单当中,大概推测出来元昊平时的胃口和食量,而那一份菜单则是密密麻麻的写了足足二十道菜肴:秘制烤乳猪,红三剁,酸辣菇。玫瑰糖油鸡,风味茄渣,炒米敢泰,酸笋煮银鱼,苦果炖猪肉,芭蕉叶蒸饭,竹筒蛋羹由此不难看出元昊的胃口有多大了。

    听了林封谨的分析以后,玛纹也是睁大了圆圆的眼睛,她是那种很传统的西戎女人,素来都觉得读书没有什么用处。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现在才知道未必如此。

    接下来玛纹又仔细的分析了一下,认为西面十里处的水元素如此浓烈密集,甚至超过了这边的人工渠。那就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山中有着湖泊或者瀑布,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地下暗河,尤其是地下暗河这种地方,只要元昊一钻进去之后依照他的能耐,法家就真的是只能干瞪眼了:

    那地方人海战术几乎是没可能出现的。而能进入地下暗河当中去还能保持实力,可以对元昊造成威胁的人,至少也是法家当中大长老,客卿的级别,此时虽然势力几乎是急速膨胀,也是顶多只有二三十个,而这二三十人也不可能统统被调来旬州这边,因此满打满算只有十来个人而已。

    便是最乐观的估计,即使是这十来个人追进去以后撵到了元昊,即使是元昊到这时候也是强弩之末,然而那地下暗河的战场无疑对元昊来说乃是主场一般,无形之中就占据了地利了,因此杀掉元昊的话,至少这十来个人当中也要死三四个人都才能完事。

    这样顶级人物的损失是法家承受不起的,所以,如果这山中真的是有着地下暗河,并且还被元昊给溜了进去,那么法家的这一战可以说就是要以全面失败而告终。

    好在之前用囚天下阵法困住元昊的时候,法家当中的那些大长老,客卿级别的强者也都没闲着,全部都是在旁边坐山观虎斗,让法家的当中的中下层人员进去以人海战术冲击。

    等到元昊一显露身形,用元焰水刀斩杀了谢长老的时候,这些法家当中的顶尖人物便是立即追击了上去,元昊纵然是在中途玩了一手半道转向的伎俩,却也是被紧紧咬住了踪迹。当他进入到了那一处村子里面的时候,后面也是有好几条人影“唰唰唰”的就缀了上去,前后也就只差了两三分钟而已。

    林封谨虽然没有和元昊打过交道,但他对人心的把握还是非常精准的,元昊进这村子以后,的确就直接奔着那一户最大的人家去了,这一路奔波,千里追杀,堂堂大牧首亡命江湖,吃的苦吃的亏估计比这几十年加起来都多,什么脸面气度估计早就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此时元昊也是知道,自己中途转向估计也就只能争取到两三分钟的时间,而他一路来到了旬州之后,也就刚刚安顿下来了两天而已,却又被自己手下的一名亲信给卖了,引入到了法家的这“囚天下”大阵当中。

    当时林封谨发现元昊被困在“囚天下”大阵当中的时候,他实际上已经是被整整困住了两天两夜了,只是之前“囚天下”大阵是以囚为主,没有全力发动,所以并不惹人注目,加上法家在当地的暗中也是有一定的实力,所以压了下来,等到后来云霄子赶到主持以后,想要全力发动囚天下大阵的威能,彻底杀死元昊,所以才搞得声势那么大。

    因此满打满算的来说,元昊这位大宗师也是好几天都没吃东西了。

    对于元昊来说,冲到了这里之后,眼前也是一阵一阵的发黑,胃里面的酸水也是一股一股的朝外面冒。此时可以说是虚弱外加饥饿,内外交迫,一定要找些吃的东西才行,否则的话,也不用法家动手。自己就将自己给拖垮了。

    这村子里面的大户人家也是有两三处,这时候却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正是人正睡得打呼噜流口水,连日娘们都没功夫的时候,但元昊做了这几十上百年的大牧首,身上的气运还是有点儿的,可巧这家人是要走亲戚出远门儿,要起个大早,所以家里面的厨娘这会子就已经点上油灯,在灶头上和面准备蒸馒头包子了。

    元昊一掠进去。那厨娘直接就惊呆了,可巧要叫,被元昊一袖子摔了个跟头,立即就一头撞在了旁边的灶台上面,头破血流眼见得是不活了,元昊此时的眼中闪着狼一样残忍的光芒,对他来说,厨娘一叫就可能将法家的高手引来,因此下手绝不容情,对他来说。只要能多争取到一个呼吸的时间,杀十个人,一百个人也是在所不惜!

    杀人了之后元昊找了找,发现了旁边有半锅都冻成了一块儿的稀粥。直接就用了手,抓起来就朝着嘴巴里面塞,冰冷的稀粥滑入喉咙,居然是说不出来的惬意,好在这玩意儿稀里呼噜的咽下去也顺溜,不至于噎着。

    吃了几块稀粥垫了垫饿。但元昊也知道这玩意儿不顶事,必须得弄点儿荤食下肚,却是看到了旁边的擀面杖旁边放了一小盆黑乎乎的东西,拿过来一闻,发觉居然酸菜油渣子馅儿,这家的厨娘准备用来做包子的,这玩意儿直接就往嘴巴里面扒拉进去了,平时元昊完全是不屑一顾的油渣子,这时候吃起来也是美味无比。

    元昊一面拿着馅儿盆猛塞着,一面继续在这厨房里面转悠,又看到了旁边的脸盆子上面盖着锅盖,锅盖上还特地压了一块大石头,他眼前顿时一亮,这分明就是里面放了吃的,唯恐被老鼠偷吃的安置嘛。

    一掀开锅盖,结果就看到了几大块咸肉放在里面,原来这是昨天晚上煮熟了的,主人家今儿早上要厨娘切好,晌午的时候在马车里面搭配着咸菜疙瘩,死面饼吃,很顺溜就能哄饱肚皮。这玩意儿对元昊来说却是相当不错的食物了,吃了既能抵饥饿,咸肉也是能长久携带。

    此时元昊的耳朵颤动了两下,已经听出来了远处有破空掠来的声音,便是拿过旁边的灰面袋子,将那几大块咸肉和那一团发好的灰面都装了进去,系在了腰间,然后拿馅儿盆子舀了满满的一盆稀粥,一面吃着,一面就从旁边的窗户掠了出去。

    元昊在这里毕竟还是耽搁了一小会儿,因此飞掠出去了之后,便很快的就被法家的一名以身法见长的丁供奉给咬上了,看着元昊这位不久前还是权倾一国的大牧首如此狼狈,居然一面逃一面还拿着个喂狗也似的盆子在猛吃冷掉了的稀粥,这名丁供奉本来就自视甚高,忍不住心中就生出了鄙夷和贪婪之意。鄙夷就不用解释了,至于贪婪,自然是垂涎杀掉元昊以后的丰厚利益名气了。

    不过,这丁供奉能活到现在,自然是人老成精的角色,当下依然谨守着自己的本分,保持着与元昊之间的安全距离,不过这位丁供奉却是采取了另外一种方式来对元昊发起了攻击,那便是言语上的羞辱了。

    在丁供奉看来,无论是谁,身居高位几十年,颐使气派习惯了,肯定自尊心那是一等一的强,自己出言挑衅的话,倘若元昊能反击,那么就说明他尚有余力,那么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收起来了这些另外的心思,专心的钉死他的逃走方向就好了,倘若元昊居然忍了下来嘿嘿,这可是就有说道了。

    因此,这丁供奉便是发动了毒舌方面的优势,大叫道:

    “前面那个偷狗食盆子毛贼,还不给爷爷我站住?”

    元昊手里面拿着的那个酸菜油渣盆子,黑漆漆的确实是像个喂狗的盆子,丁供奉觉得自己这么一骂,便是自己也是不能忍啊,没想到元昊这厮居然无动于衷,一面继续逃走,一面继续抓着里面冷掉的稀粥猛吃。

    丁供奉被无视了之后。心里面反而涌出来了一阵惊喜,当下便是继续叫骂道:

    “你这狗屁模样,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大牧首吗?丢不丢人?连狗粮也抢?莫非你祖宗十八代都是狗变的,所以吃得这么痛快加爽快?”

    这句叫骂直接将侮辱程度提升到了祖宗上。丁供奉却见到元昊的反应只是反手将那“狗食盆子”对自己猛砸了过来,并且看起来里面的稀粥糊糊和酸菜油渣子都被吃光了,丁供奉闪身避过,心中那一股想要诛杀元昊,赚取名声的念头顿时熊熊燃烧了起来。元昊被自己这样指着鼻子骂也不敢还手反击,足以证明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啊。

    因此,丁供奉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朝着怀中一摸,便是掏出来了两张符箓,这两张符箓的卖相却是极好,鲜红色的底子,上面还写着烫金色的大字,朝着空中一抛,已经是迅速飞射了上去!

    两张符箓在空中居然迅速的折叠。幻化,最后赫然变成了两只黑红色的小鸟,不停的鸣叫着,叫声若“精卫精卫”的一般,飞行奇速,其嘴巴长长的,尖锐无比,死死的咬住了前方的元昊。

    奔跑当中的元昊一闪身,似乎在躲避什么,紧接着他旁边刚刚掠过的一颗大树就似被大斧斩中。轰然倒塌了下来!原来这两只黑红色的小鸟居然是可以在飞行的过程当中,不停的发出威力强大的声波斩,更是有形无实,极难躲避!

    不过。这时候元昊在奔逃当中,却是做出来了一件事,他将自己的左手放到胸前,五根手指在以惊人的速度不停的掐,点,捏着。仿佛是在计算什么东西,可是正常情况的计算哪里会有这么快?元昊的手指动作之快,几乎是要搞出来了一道一道的幻影残像似的!

    丁供奉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过他发觉元昊除了在做这个动作之外,就完全没有别的行为了,顿时就在心中嗤之以鼻的道:

    “装神弄鬼。”

    接下来丁供奉便是陡然耸肩,从他的右肩的关节处,赫然徐徐又出现了一条胳膊的幻象,在空气当中似幻似真,若隐若现,这看起来就和传说当中的法身“三头六臂”的缩水版颇为相似了。

    紧接着,这一条胳膊忽然屈指成抓,在空中猛的一抓!这一抓之下,他的掌心当中顿时仿佛就出现了一个无形的小型黑洞似的,周围的树木,灌木,昆虫等等的元气,都在这一瞬间投射向了他的掌心当中,然后迅速凝结成了一条淡绿色奇特长鞭!

    而被他吸纳了大量的元气之后,方圆十来亩的树木,灌木,都是在三四天内都彻底的枯死了,搞得这里的山民还以为是山神发怒,吓得那个是魂不附体呢。

    紧接着,丁供奉生长出来的这第三只手臂就是狠狠一挥鞭子,啪的一声抽打向了元昊,这鞭子叫做六壬元灵鞭,打到了人的身体上面以后,不会直接伤到人的皮肉,伤的乃是人的本命元气。

    这说起来有些玄乎,其实拿生活当中的实际例子出来一举就知道了,比如有一些患上了风湿病的人,一旦刮风下雨,患处就酸痛无比,但是若将他们的患处解剖一下就能看出来,其实这是与正常人都没有什么区别的,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症状呢,便是患处的本命元气受损。

    这六壬元灵鞭的威力也是十分强大的,虽然不见血,却是比见血还要阴毒十倍!元昊此时既要被丁供奉的精卫符鸟所攻击,又要被丁供奉的六壬元灵鞭给袭击,可以说闪避得十分狼狈,甚至有好几次以他的身份,居然要用“恶狗抢屎”的这样狼狈姿态来进行闪避,这才能够幸免。

    而丁供奉也是格外的老奸巨猾,便只用了这两种中远程手段来进行袭击,坚决不与元昊近身,他虽然杀掉元昊的心情比谁都迫切,但是实际上却是极沉得住气的,哪怕是要和元昊这样一点一点的耗上一天一夜,他也是有耐心的。

    同时,丁供奉也是留意到,元昊此时再怎么狼狈,他的左手居然都还是放在了胸前,不停的屈伸着,丁供奉根本就不知道元昊这个动作背后的意义,所以他也是显得格外的焦躁,因为恐惧源于未知。一时间丁供奉心中甚至有一种冲动,那就是马上转身就逃,只要这么做的话,元昊是不可能追上来的,除非他想要一头撞上浩浩荡荡冲前而来的法家高手群。(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