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陪简文帝坐着,他们不由聊起了一些事,也聊起了简家,在这个时候,恍然间,他们又回到了过去,简文帝还是当年的那个小孩,而李七夜依然是李七夜。

    “大人真的要再次上去吗?”最后简文帝不由再一次问道,他明知道答案,他依然忍不住再问一次。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是的,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你应该明白,不论是谁都不能让我停止脚步,我是注定要远行的人,我是注定要走到最后尽头的人,有些事,总该是需要有些人来做。”

    简文帝明知道答案,现在李七夜再一次如此说,他知道没有什么能改变得了了。事实上,早在以前他就知道答案了。

    在以前,他姐姐也曾经尝试过,但是,就如他所说的那样,没有谁能让他停止脚步,他就是一个注定着要远行的人。

    “诸帝众神并肩的时代”最后,简文帝也只有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或者,他该说一声珍重。

    李七夜看着简文帝,淡淡地笑着说道:“那是一个璀璨的时代,那是一个让人热血腾沸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个残酷的地方,越是大世,越是残酷。”

    “我知道,只可惜,我未能见到那样的景象,未能亲眼一睹龙争虎斗。”简文帝轻轻地点头说道。

    李七夜说道:“当年,你是曾经有机会,如果你错开鸿天的时代,你再封几个时代出世,你也一样有机会成为仙帝,有机会一睹诸帝众神的天地。”

    对于这样的话,简文帝笑了一下,笑容中有着苦涩,有着无所谓,有着淡然。说道:“仙帝?我无所谓了,仙帝又如何。无敌又如何?在岁月长河中,那也只不过是绽放的烟花而己。我现在已经很满足,子孙绕膝,我已经是无所求了。”

    李七夜看着简文帝,他心里面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简文帝就跟他姐姐简文心一样,最终依然无法跨过心里面的那一道坎。

    他们的父亲给他们留下了一生无法磨灭的阴影。这让他们一生中都在追求着平凡,拒绝无敌的诱惑,他们在心里面对仙帝这样的一个存在有着抵触。

    “只可惜,我未能追随大人,像明仁仙帝他们那样,追随大人战到世界的尽头。”简文帝不无遗憾地说道。

    “你有今天,我已经很高兴了,简家人丁兴旺,比什么都强。”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再说了,就算你真的成为了仙帝,我也不希望你追随我战到世界尽头。就像当年的明仁仙帝。当年的鸿天女帝,他们都有自己的道路要走。”

    “战到世界的尽头。这是我个人的志向,是我个人的野望,与他人无关,我并不想让他人绑在我这辆战车之上。”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简文帝默默地点了点头,太多的东西,他是无法去企及,不凡的他却被自己的命运所束缚着。

    “老头子又跑出来了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简文帝也不由露出笑容,说道:“师尊他是沉寂了很久了。最近他是静而思动,所以又玩耍起来了。”

    “那再好不过。我正要见见他。”李七夜也不由笑了起来。

    最后,李七夜轻轻地拍了拍简文帝的肩膀,平淡地说道:“我也该走了,该跟你说一声珍重了。”

    简文帝沉默了一下,最终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大人,保重,前途漫漫,我相信大人能所向无敌。”

    “会的,没有什么能阻挡我的决心。”李七夜露出笑容,笑着说道:“保重了,好好活下去吧。”说完,转身就走。

    “大人”当李七夜没走几步,简文帝不由叫道:“我,我还能再见到你吗?”?李七夜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最终他平淡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就当作是永别吧,以后再也没有什么牵挂了。”说完,他随手一点,打开道门,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简文帝一时之间静静地躺在那里,他一言不发,在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时光宛如凝固了一样。

    “再见了,父亲大人。”最后简文帝轻轻地昵喃了一声,不知觉间老泪湿了他的双眼,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哗啦、哗啦……”随着一阵水声响起,简文帝沉入了水棺之中,再一次进入了沉睡,一次长久的沉睡,或者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那是已经是漫长的时代之后了。

    在彩虹城,有那么一个地方,一个任何人都不能去的地方,甚至连很多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地方,知道这个地方的人是寥寥无几,就算是简家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地方。

    关于这个地方,一直都很秘密,知道这个地方的人,有人称这个地方为彩虹城最高的一座城或者最后的一座城,也有人称这个地方为云端之上。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称它为城池并不适合,不如称它为云端上的花园,事实上,它看起来也是一个浮于云端上的巨大花园。

    这样的一个巨大花园,它不在听龙城,不在龙井城,也不在龙泉城,它只是浮在了一个无人能知的云端之上。

    在这样的一个巨大花园中,乃是奇花异蕊盛开,整个花园都飘动着迷人的花香,在这里,有清雅的花香,有浓郁的花香,也有奇味的花香……?在这样的一个花园之中,种着九天十地都为之罕见的各种花蕊。在这个花园的中央有一座木屋,这样的一座木屋搭建的十分精致。

    这样的木屋精致到让人难于想象,或者在建造样的一座木屋之时每一场的木板、每一条的梁柱只怕都是称过来,每一块的木板、每一条的梁柱的重量、大小、模样都有着严格无比的标准,重一两不行,轻一两也不行,精致得宛如是一件艺术品。

    在这样的一个花园中,有着很多的人影在忙碌着,有人在给奇花浇水,有人在给异蕊除草,也有人在松土,还有人在捉虫……

    这样的一个个人影在忙碌,仔细一看,这些忙碌的人都是老人,而且这些老人都不一样,有老人穿着一身浅色衣裳,也有老人穿着一件大袄,也有老人穿着背心……

    这些老人模样也不一,有老人看起来平淡无奇,也有老人看起来清瘦,有老人则是胖而不肥……

    但是,如果你再仔仔细细去看,你会发现,这些老人尽管是不一样,不管是胖还是瘦,不管是平淡无奇还是清奇神异,不管是他们穿着怎么样的衣裳。

    你细细去研究,细细去体味的时候,你总会觉得这些老人有共同点,至于是怎么样的共同点,这很难说得出来,或者他们的共同点就在于他们的轮廓,似乎,他们的轮廓总是有点好样的相似。

    不管是从哪一个老人身上,他总会给你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好像你会感觉得到走到哪里都见过这个老人一样。

    事实上,如果你再仔细想一想,只怕你会发现你的确是见过这些老人,比如说,渡口召唤彩虹鱼的老者,听龙谷收钱的老人,又或者彩虹轩的老掌柜,他们身上都有这种熟悉感,好像他们都给人一种在哪里见过的感觉。

    此时,李七夜出现在了这个花园之中,这个花园是没有任何外人能来,除非是得到了主人的允许,否则,不管你是多么的强大,不管你是多么的逆天,你都不能来这里。

    李七夜来到了花园之中后,看着花园中这些忙碌的老人,李七夜都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李七夜也没有向花园中忙碌的这些老人打招呼,他只是径自往木屋走去,而这些忙碌的老人也不理会李七夜,他们只是忙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他们依然是继续除着草,依然是继续浇着水,似乎根本没有看到李七夜到来一样。

    在木屋前,摆着一张茶几,摆着两张木椅。在这一旁边,正有一个老人扇着火,煮着茶,他全神贯住,好像是目光随着火焰而跳动一样,对于李七夜的到来似乎是浑然不知。

    李七夜看着老人全神贯住的模样,他不由笑了笑,也没有打扰这个老人,他缓缓地在木椅中坐了下来。

    木椅坐着很舒服,坐下去就让人想闭上眼睛睡觉,似乎这一张木椅是给李七夜量身打造的一样,完全适合李七夜的体型,多一分太宽,少一分太窄,尺寸完美到无法挑剔。

    坐在木椅之上,李七夜不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宛如是睡过去了一样。

    而在旁边煮茶的老者好像没有发现李七夜一样,依然是全神贯住地煮茶,而李七夜坐在椅子上,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神态很轻松。

    终于,老人的茶终于煮好了,投入茶叶,泡好香茗,然后他给自己斟上一杯,又给李七夜斟上了一杯。

    当香茗斟好之后,茶雾袅袅升起,这升起的茶雾在杯上成形,如一条龙盘在茶杯之上一样,甚至让人隐隐能听到龙吟之声,十分的神奇。

    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第八十四章 破围    随着最底层这里的人手惨遭屠戮,上面的“囚天下”阵法立即也就出现了异动,那一层束缚住了元昊等人的光罩开始变得若隐若现,似乎随时都会消失一般,非但如此,就连源源不断提供元气,打坐在旁边的人,也是脸色纷纷的变得惨白了起来,口角溢血。

    这时候,在这里暗中主持大局的一名道人终于忍不住了,脸色大变站起来道:

    “怎么回事?”

    这名道人一站起身来之后,居然有风云雷动的感觉,身上的道袍若被劲风吹拂,猎猎作响,而他的身材虽然不算高大,瞳孔当中却是有着闪电劈下来的印痕,一说话的时候,便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威严,仿佛是九天雷鸣一般!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名道人此时在法家当中的地位就是这样,当年韩子未出现之前,这位云霄子便是法家三律首当中最强横的人,哪怕是韩子横空出世,如此强势,却依然要对他敬重三分,此时在韩子闭关的情况下,自然就是由他来主持这囚天下大阵。当然,也不能不承认,云霄子也同样是在觊觎杀死元昊带来的巨大声望。

    这时候,已经是有人气喘吁吁的前来回报:

    “律首!不好了,应该是第三层出了大问题,负责掌握阵眼的那边混乱不堪,怎么也是联系不上!”

    “那就马上派人去啊!”云霄子本来就是个性烈如火的急躁性子,立即大声咆哮道。

    前来通传的乃是他的嫡系弟子,只能尴尬道:

    “已经是派人去了,但那地方乃是在地下的通道里面,通风不畅,最要命的是被人针对性的做了手脚,在空中洒下了一些十分诡异恶毒的药物,一旦有人经过扬起了那药物吸入,就会让人发狂,进而疯狂攻击周围的人。要进去的话相当麻烦。并且根据卢大师的估计,要想安然无恙的派人进去,至少也是得一个时辰之后,而一个时辰之后进去的话。实际上对现在的状况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云霄子听了这话,却是忽然变得出奇的冷静,他本来是一个遇到小事很急躁,遇到大事情却能冷静下来的人。因此这样一来,别人若是按照他平时给人留下来的印象操作,那一定会死得很惨,因此立即便一挥手道:

    “知道了,囚天下阵法还能撑多久?”

    那弟子嗫嚅道:

    “顶多,顶多还能撑”

    云霄子猛然打断道:

    “不要告诉我顶多撑多久少能撑多久!快!”

    “六十个呼吸。”那弟子道。

    云霄子深吸了一口气道:

    “那么就让最后的决战提前到来吧。”

    说完了这句话,云霄子一挥手,旁边就有人拿出来了一面朱红色的旗帜,开始用力摇晃。迎风招展,见到了这一面红旗招展,顿时就见到了周围从不同的点位上面,有着七八支烟火信号扶摇直上,在半空当中纷纷炸开,蔚为壮观!

    这时候,正在与追杀自己的法家弟子周旋的林封谨也是抬起了头,看着天空当中炸出来的烟花,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微笑:

    “真不愧是大巫凶呢,这么快就将水搅浑了。这种事情换成是我来做的话,搞不好也没这么有效率呢。法家,还有元昊,咱们之间这笔债这时候就应该好好的算一算了吧!!!!”

    与此同时。林封谨已经是以奇特的身法急掠了出去,此时正有一名法家的弟子进入到了民居当中,却就被林封谨迎面撞入了怀中,这名法家弟子大惊之下,正要反抗,已经是被一指轻飘飘的点在了胸膛上。然后就见到林封谨整个人仿佛是浑不受力的朝着后面飞退,仿佛就像是被反震了开去似的。

    这法家弟子生生吃了这一指之后,已经是知道不对,运劲于胸打算硬抗,可是中了这一指之后,却是十分愕然,完全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当下也来不及想那么多,拔腿就对准了林封谨退走的地方追了出去。

    可是这法家弟子刚刚追了两步,血行立即加速,顿时就见到迎面竟然出现了一只恐怖无比的巨大爬虫,凶恶狰狞直扑而来,这名法家弟子浑身上下立即就仿佛是落入到了冰窖当中,剧烈的哆嗦了起来,却是一动也不能动,然后这法家弟子将嘴巴一张,便是射出来了一条鲜红若针的舌头,在瞬间就洞穿了他的胸膛,他立即就狂叫一声,扑倒在地,口吐白沫,再也不能动了。

    此时其余的法家弟子急忙赶过来,又是给他喂服丹药,又是给他点穴救治,可是,林封谨刚刚施展出来的,却是拜火神教的银页神功魔柳丝之舌啊!不要说是魔柳丝之舌了,就是次上一等的铜页神功瘴气蜘蛛,也绝对不是等闲的几颗丹药能解掉的。

    并且林封谨一指点倒了一个人,若是这个人当场断气也就罢了,关键是魔柳丝之舌最阴狠的地方就在于这里,不当场让人死,可是对方想要继续好好的活却也是非常难的,这样的话,还会拖累家人亲属,端的是只能用生不如死来形容。这就是车祸撞死人赔四十万,可是撞得半死不活的话,那搞不好就要赔上百万是一个道理了。

    所以,林封谨此时实际上点倒一个人,就要法家抽出额外的两个人来搬走照料,这样的行为比他直接弄死一个人对法家的伤害可是要大得多了。这时候林封谨手下也是再不留情,连续施展出来了魔柳丝之舌将敌人点倒了三名之后,居然就发觉没有人来追杀自己了。

    林封谨如何不知道,这显然是法家中人此时局势紧张,人手匮乏的缘故,将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了拦截追杀元昊上去,而林封谨对法家来说就像是苍蝇,只要不在自己耳朵旁边嗡嗡嗡的乱飞,连一巴掌拍死都嫌脏了手。而这时候法家则是根本就连抽手出来拍苍蝇的力量都没有了,林封谨这只苍蝇想怎么飞就怎么飞吧。

    借着这个机会,林封谨便是迅速的找到了一处楼台。爬上去以后一看,便发觉法家中人此时已经开始紧缩防线,一方面对这旬州的官府势力采取且战且退的拖延态势,而旬州这些衙役捕快差不多也弄明白了法家的人在做什么。当然就不会拿命去搏了,因此在这方面的话,法家还支持得住。

    而另外一方面,在核心处可以见到,此时那囚天下大阵已是消失。元昊的身边就连那一名用来冒充林封谨的亲信都战死了,就只有他和另外一个男子还活着,不过这男子也是被斩掉了一条臂膀,看起来离死不远了。绕是如此,他依然是竭尽全力的挡在了元昊的身前。

    不过,元昊身边的这五名亲信也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之前死掉的四人,每个人哪怕是在死掉之前,居然都会自爆这一手,并且自爆的性质还是相当不同的。有的人死掉以后,会“蓬”的一声爆成满天飞射的绿色血雨,中者无不凄厉倒地,惨叫打滚。

    有的人失去以后则是迅速化成石像,然后石像爆炸了开来,飞射的碎石也一样伤人众多,还有的人则是死掉以后便会化成火焰,**以后炸开,将周围形成了大片的火海,这样一来的话。这四个人在临死之前,真的是拉了不少垫背的人。

    而当那一名独臂男子被一剑刺穿了心口以后,其余的法家中人似是有默契似的,立即二话不说马上就朝着周围散开了去。因为之前的同门已经用生命的惨烈教训告诉了他们,元昊的这帮手下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然而,当这独臂男子看着刺入胸中的那一把长剑后,眼中忽然露出来了一抹诡秘之色,却是双眼赤红张开了双臂前扑,狂吼道:

    “血债血偿!”

    此时周围的这些法家弟子都知道。这人已经是很快就要死掉的了,何必现在冲上去和他搏命,让他施展出来自爆的秘术与自己拼个两败俱伤呢?因此,只要是这独臂男子扑向的地方,法家弟子都是一哄而散。

    不过这时候,一直都没有出手过的元昊,顿时一下子动了。

    从落入埋伏开始,元昊居然都是一直跌坐在了地上,哪怕是看着自己的门人,亲信,弟子去死,也是没有出过手,淡然若水。

    他这样的表现按理说是十分诡异的,不过法家上下也都知道,在之前的追杀当中,己方也是损失惨重,就连法家当中仅次于韩子的三律首当中的莒辛子,也是死在了元昊的水刀之下,甚至问天子也是被砍掉了半只手掌,有道是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他们也是都觉得,元昊自身多半也是身受重伤,没有办法出手却也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此时看此时元昊的动作,哪里有半点受伤了的味道?可以说是端的若清风拂面,行动当中都不带一丝烟火气,此时本来是密不透风的法家阵势,却是因为畏惧那独臂男子死掉之前的自爆,所以露出来了一个十分微妙的空隙。

    元昊抓住了这个空隙,只是在眨眼之间,就成功的来到了那名独臂男子的身边,然后对着他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这独臂男子脸上露出来了一抹笑容,整个人一下子就僵硬住了,下一秒就化成了一具石化的雕像,这种情况之前已经是出现过,法家中人几乎都早知道,在下一秒就会轰然爆碎掉,化为无数泥块激烈四射飞溅。

    并且这泥块里面古怪很深,应该是含着这人死前的血煞怨气,什么神通法宝都不是很顶用,一射到身上去以后便是一个深深的血洞,这样的伤势看起来不严重,却像是长枪造成的伤害或者说是利箭造成的伤害似的,深达内腑当中。

    因此,见到了这情况,靠近内圈的这些法家弟子甚至继续后退了几步,舞动兵器护住了自己的全身,偏偏这时候后方的人居然还在推搡什么的,一时间局面也是显得有些混乱了起来。

    然而这时候,那一具独臂男子化成的雕像,竟然被风吹过,化成了一点点黄色的细沙,然后顷刻之间便是崩坍掉了,元昊长笑一声,整个人一下子就沉入到了地底下去!!

    这时候一干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名独臂男子死前,竟然是没有选择自爆的那种方式,而是将浑身上下的怨气和能量聚集在了一起,然后灌注在了旁边的土地上!囚天下阵法本来是分为三层,也是针对性的对此进行过布置,预防了敌人可能潜入地底逃走。

    但是,他们的这种布置本来是万无一失的,然而却是先遇到了连囚天下阵法的来龙去脉都知道的大巫凶在里面搞破坏,接下来又是元昊身边的弟子门人临死之前舍命一击,所以竟是被生生击破!元昊这一下子潜入到了囚天下阵法的第二层当中,虽然还是没有脱险,但处境比起之前可是要好百倍了!

    毕竟在空旷无比的平地上被人围攻,和在地下通道当中与人交手那完全是两码事。

    很显然,元昊之前已经是考虑过无数次脱困的流程,他之前为什么一直都在闭着眼睛?似乎天塌下来也是无动于衷,这当然不是元昊在装b,而是其中的原因就是他在用自己的神识一点一点的探索地下阵法的结构,所耗费的心神一点儿都不比出手杀人少!

    这囚天下阵法困得住他的人,却是困不住他的神识一点点的渗透,因此元昊一落入到了地下二层当中以后,便是一路疾掠,不耽搁半点时间,一路上甚至遇到了人也是依靠自己强悍的身法一闪而过,等到了气急败坏的法家主力冲到了第二层的时候,元昊已经是进入到了第三层当中!

    话说此时的第三层当中可是一片混乱,更是被大巫凶四处播撒上了他特地调配的毒粉,无色无味,人一旦经过脚步就会将毒粉激起,吸入之后便会神志错乱,产生种种的恐怖幻觉,自相残杀。

    元昊进入到了其中之后,他雄踞天下第一高手宝座几十年,甚至西戎的君王登基废立,这厮也是能够插手干预一番,所以身上自有异宝,大巫凶的毒粉对他来说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反而变成了他用来拦截追兵的最佳屏障!

    进入到了地下第三层之后,元昊一路疾掠,居然是循着大巫凶之前所走过的路径而行,最后来到了大巫凶直接土遁的位置处,毫不犹豫的一掌按出!!(未完待续。)

    ps:哎,今天因为头痛去医院,医生竟然说可能是脑癌!!想不想知道后续情节?加我的微信公众号卷土就有答案了哦。还是有图有真相哦。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