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随着最底层这里的人手惨遭屠戮,上面的“囚天下”阵法立即也就出现了异动,那一层束缚住了元昊等人的光罩开始变得若隐若现,似乎随时都会消失一般,非但如此,就连源源不断提供元气,打坐在旁边的人,也是脸色纷纷的变得惨白了起来,口角溢血。

    这时候,在这里暗中主持大局的一名道人终于忍不住了,脸色大变站起来道:

    “怎么回事?”

    这名道人一站起身来之后,居然有风云雷动的感觉,身上的道袍若被劲风吹拂,猎猎作响,而他的身材虽然不算高大,瞳孔当中却是有着闪电劈下来的印痕,一说话的时候,便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威严,仿佛是九天雷鸣一般!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名道人此时在法家当中的地位就是这样,当年韩子未出现之前,这位云霄子便是法家三律首当中最强横的人,哪怕是韩子横空出世,如此强势,却依然要对他敬重三分,此时在韩子闭关的情况下,自然就是由他来主持这囚天下大阵。当然,也不能不承认,云霄子也同样是在觊觎杀死元昊带来的巨大声望。

    这时候,已经是有人气喘吁吁的前来回报:

    “律首!不好了,应该是第三层出了大问题,负责掌握阵眼的那边混乱不堪,怎么也是联系不上!”

    “那就马上派人去啊!”云霄子本来就是个性烈如火的急躁性子,立即大声咆哮道。

    前来通传的乃是他的嫡系弟子,只能尴尬道:

    “已经是派人去了,但那地方乃是在地下的通道里面,通风不畅,最要命的是被人针对性的做了手脚,在空中洒下了一些十分诡异恶毒的药物,一旦有人经过扬起了那药物吸入,就会让人发狂,进而疯狂攻击周围的人。要进去的话相当麻烦。并且根据卢大师的估计,要想安然无恙的派人进去,至少也是得一个时辰之后,而一个时辰之后进去的话。实际上对现在的状况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云霄子听了这话,却是忽然变得出奇的冷静,他本来是一个遇到小事很急躁,遇到大事情却能冷静下来的人。因此这样一来,别人若是按照他平时给人留下来的印象操作,那一定会死得很惨,因此立即便一挥手道:

    “知道了,囚天下阵法还能撑多久?”

    那弟子嗫嚅道:

    “顶多,顶多还能撑”

    云霄子猛然打断道:

    “不要告诉我顶多撑多久少能撑多久!快!”

    “六十个呼吸。”那弟子道。

    云霄子深吸了一口气道:

    “那么就让最后的决战提前到来吧。”

    说完了这句话,云霄子一挥手,旁边就有人拿出来了一面朱红色的旗帜,开始用力摇晃。迎风招展,见到了这一面红旗招展,顿时就见到了周围从不同的点位上面,有着七八支烟火信号扶摇直上,在半空当中纷纷炸开,蔚为壮观!

    这时候,正在与追杀自己的法家弟子周旋的林封谨也是抬起了头,看着天空当中炸出来的烟花,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微笑:

    “真不愧是大巫凶呢,这么快就将水搅浑了。这种事情换成是我来做的话,搞不好也没这么有效率呢。法家,还有元昊,咱们之间这笔债这时候就应该好好的算一算了吧!!!!”

    与此同时。林封谨已经是以奇特的身法急掠了出去,此时正有一名法家的弟子进入到了民居当中,却就被林封谨迎面撞入了怀中,这名法家弟子大惊之下,正要反抗,已经是被一指轻飘飘的点在了胸膛上。然后就见到林封谨整个人仿佛是浑不受力的朝着后面飞退,仿佛就像是被反震了开去似的。

    这法家弟子生生吃了这一指之后,已经是知道不对,运劲于胸打算硬抗,可是中了这一指之后,却是十分愕然,完全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当下也来不及想那么多,拔腿就对准了林封谨退走的地方追了出去。

    可是这法家弟子刚刚追了两步,血行立即加速,顿时就见到迎面竟然出现了一只恐怖无比的巨大爬虫,凶恶狰狞直扑而来,这名法家弟子浑身上下立即就仿佛是落入到了冰窖当中,剧烈的哆嗦了起来,却是一动也不能动,然后这法家弟子将嘴巴一张,便是射出来了一条鲜红若针的舌头,在瞬间就洞穿了他的胸膛,他立即就狂叫一声,扑倒在地,口吐白沫,再也不能动了。

    此时其余的法家弟子急忙赶过来,又是给他喂服丹药,又是给他点穴救治,可是,林封谨刚刚施展出来的,却是拜火神教的银页神功魔柳丝之舌啊!不要说是魔柳丝之舌了,就是次上一等的铜页神功瘴气蜘蛛,也绝对不是等闲的几颗丹药能解掉的。

    并且林封谨一指点倒了一个人,若是这个人当场断气也就罢了,关键是魔柳丝之舌最阴狠的地方就在于这里,不当场让人死,可是对方想要继续好好的活却也是非常难的,这样的话,还会拖累家人亲属,端的是只能用生不如死来形容。这就是车祸撞死人赔四十万,可是撞得半死不活的话,那搞不好就要赔上百万是一个道理了。

    所以,林封谨此时实际上点倒一个人,就要法家抽出额外的两个人来搬走照料,这样的行为比他直接弄死一个人对法家的伤害可是要大得多了。这时候林封谨手下也是再不留情,连续施展出来了魔柳丝之舌将敌人点倒了三名之后,居然就发觉没有人来追杀自己了。

    林封谨如何不知道,这显然是法家中人此时局势紧张,人手匮乏的缘故,将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了拦截追杀元昊上去,而林封谨对法家来说就像是苍蝇,只要不在自己耳朵旁边嗡嗡嗡的乱飞,连一巴掌拍死都嫌脏了手。而这时候法家则是根本就连抽手出来拍苍蝇的力量都没有了,林封谨这只苍蝇想怎么飞就怎么飞吧。

    借着这个机会,林封谨便是迅速的找到了一处楼台。爬上去以后一看,便发觉法家中人此时已经开始紧缩防线,一方面对这旬州的官府势力采取且战且退的拖延态势,而旬州这些衙役捕快差不多也弄明白了法家的人在做什么。当然就不会拿命去搏了,因此在这方面的话,法家还支持得住。

    而另外一方面,在核心处可以见到,此时那囚天下大阵已是消失。元昊的身边就连那一名用来冒充林封谨的亲信都战死了,就只有他和另外一个男子还活着,不过这男子也是被斩掉了一条臂膀,看起来离死不远了。绕是如此,他依然是竭尽全力的挡在了元昊的身前。

    不过,元昊身边的这五名亲信也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之前死掉的四人,每个人哪怕是在死掉之前,居然都会自爆这一手,并且自爆的性质还是相当不同的。有的人死掉以后,会“蓬”的一声爆成满天飞射的绿色血雨,中者无不凄厉倒地,惨叫打滚。

    有的人失去以后则是迅速化成石像,然后石像爆炸了开来,飞射的碎石也一样伤人众多,还有的人则是死掉以后便会化成火焰,**以后炸开,将周围形成了大片的火海,这样一来的话。这四个人在临死之前,真的是拉了不少垫背的人。

    而当那一名独臂男子被一剑刺穿了心口以后,其余的法家中人似是有默契似的,立即二话不说马上就朝着周围散开了去。因为之前的同门已经用生命的惨烈教训告诉了他们,元昊的这帮手下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然而,当这独臂男子看着刺入胸中的那一把长剑后,眼中忽然露出来了一抹诡秘之色,却是双眼赤红张开了双臂前扑,狂吼道:

    “血债血偿!”

    此时周围的这些法家弟子都知道。这人已经是很快就要死掉的了,何必现在冲上去和他搏命,让他施展出来自爆的秘术与自己拼个两败俱伤呢?因此,只要是这独臂男子扑向的地方,法家弟子都是一哄而散。

    不过这时候,一直都没有出手过的元昊,顿时一下子动了。

    从落入埋伏开始,元昊居然都是一直跌坐在了地上,哪怕是看着自己的门人,亲信,弟子去死,也是没有出过手,淡然若水。

    他这样的表现按理说是十分诡异的,不过法家上下也都知道,在之前的追杀当中,己方也是损失惨重,就连法家当中仅次于韩子的三律首当中的莒辛子,也是死在了元昊的水刀之下,甚至问天子也是被砍掉了半只手掌,有道是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他们也是都觉得,元昊自身多半也是身受重伤,没有办法出手却也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此时看此时元昊的动作,哪里有半点受伤了的味道?可以说是端的若清风拂面,行动当中都不带一丝烟火气,此时本来是密不透风的法家阵势,却是因为畏惧那独臂男子死掉之前的自爆,所以露出来了一个十分微妙的空隙。

    元昊抓住了这个空隙,只是在眨眼之间,就成功的来到了那名独臂男子的身边,然后对着他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这独臂男子脸上露出来了一抹笑容,整个人一下子就僵硬住了,下一秒就化成了一具石化的雕像,这种情况之前已经是出现过,法家中人几乎都早知道,在下一秒就会轰然爆碎掉,化为无数泥块激烈四射飞溅。

    并且这泥块里面古怪很深,应该是含着这人死前的血煞怨气,什么神通法宝都不是很顶用,一射到身上去以后便是一个深深的血洞,这样的伤势看起来不严重,却像是长枪造成的伤害或者说是利箭造成的伤害似的,深达内腑当中。

    因此,见到了这情况,靠近内圈的这些法家弟子甚至继续后退了几步,舞动兵器护住了自己的全身,偏偏这时候后方的人居然还在推搡什么的,一时间局面也是显得有些混乱了起来。

    然而这时候,那一具独臂男子化成的雕像,竟然被风吹过,化成了一点点黄色的细沙,然后顷刻之间便是崩坍掉了,元昊长笑一声,整个人一下子就沉入到了地底下去!!

    这时候一干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名独臂男子死前,竟然是没有选择自爆的那种方式,而是将浑身上下的怨气和能量聚集在了一起,然后灌注在了旁边的土地上!囚天下阵法本来是分为三层,也是针对性的对此进行过布置,预防了敌人可能潜入地底逃走。

    但是,他们的这种布置本来是万无一失的,然而却是先遇到了连囚天下阵法的来龙去脉都知道的大巫凶在里面搞破坏,接下来又是元昊身边的弟子门人临死之前舍命一击,所以竟是被生生击破!元昊这一下子潜入到了囚天下阵法的第二层当中,虽然还是没有脱险,但处境比起之前可是要好百倍了!

    毕竟在空旷无比的平地上被人围攻,和在地下通道当中与人交手那完全是两码事。

    很显然,元昊之前已经是考虑过无数次脱困的流程,他之前为什么一直都在闭着眼睛?似乎天塌下来也是无动于衷,这当然不是元昊在装b,而是其中的原因就是他在用自己的神识一点一点的探索地下阵法的结构,所耗费的心神一点儿都不比出手杀人少!

    这囚天下阵法困得住他的人,却是困不住他的神识一点点的渗透,因此元昊一落入到了地下二层当中以后,便是一路疾掠,不耽搁半点时间,一路上甚至遇到了人也是依靠自己强悍的身法一闪而过,等到了气急败坏的法家主力冲到了第二层的时候,元昊已经是进入到了第三层当中!

    话说此时的第三层当中可是一片混乱,更是被大巫凶四处播撒上了他特地调配的毒粉,无色无味,人一旦经过脚步就会将毒粉激起,吸入之后便会神志错乱,产生种种的恐怖幻觉,自相残杀。

    元昊进入到了其中之后,他雄踞天下第一高手宝座几十年,甚至西戎的君王登基废立,这厮也是能够插手干预一番,所以身上自有异宝,大巫凶的毒粉对他来说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反而变成了他用来拦截追兵的最佳屏障!

    进入到了地下第三层之后,元昊一路疾掠,居然是循着大巫凶之前所走过的路径而行,最后来到了大巫凶直接土遁的位置处,毫不犹豫的一掌按出!!(未完待续。)

    ps:哎,今天因为头痛去医院,医生竟然说可能是脑癌!!想不想知道后续情节?加我的微信公众号卷土就有答案了哦。还是有图有真相哦。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第1263章简文帝    看着老者失神的模样,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淡淡地说道:“你说你姐跨不过这一道坎,事实上,你又何尝跨得过去呢。”

    “大人说得对。”老者回过神来,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我的确是有一点,这实在是着相了,这让大人见笑了。”

    “没有什么。”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如果你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

    “不”老者摇了摇头,神态坚定,说道:“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我也不想去问,他是他,我是我,就算他是万人敬仰的仙帝,他在我心目中,已经是陌生人!”

    “那怕是我身上还活着他的血统,但,在我看来,我早已经与他一刀两断,我母亲、我姐姐都一样,自从我们逃亡的那一天起,我们就不再与他有任何关系,我姓简,我姐姐也姓简,我母亲也姓简!”说到这里,老者的神态十分坚决。

    李七夜看着他的神态,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都过去了,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一切都湮灭于时间长河之中。”

    “是呀,都过去了,又有谁还记得呢,又有谁会知道呢。”老者失神,喃喃地说道:“但,我姐姐她一生都被阴影笼罩,她一生不凡,她注定不凡,但,她却追求着平凡!因为她有一个要杀死儿女的父亲!”

    简文帝,就是眼前这位老者,也是简家的始祖,同时也是简文心的弟弟。

    简家的起源,一直是一个秘密,在天灵界,没有人知道简家的来历。更没有人知道简家是起源于何方。

    事实上,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一个一直没有人知道。就算是知道的人都不愿意去谈的秘密。

    简家起源于人皇界,简文帝和简文心都是一位仙帝的儿女。可惜,他们却未能享有作为帝子帝女的风光。

    这位仙帝一生以杀证道,在他登临巅峰之时,有一块心魔一直无法除去,因为他是以杀证道,注定着铁血无情,杀伐冷酷。

    但是,他还没有成为仙帝之前。就已经有了家室,有了儿女,所以,登临巅峰之时,他一直无法做到最彻底的无情,最彻底的冷酷,他要真正的冷酷无情、真正的铁血杀伐,那么就必须除去自己的心魔。

    最终,在大道之前,他想斩情。以斩自己血脉,所以他欲杀自己妻儿,以证大道。

    不过。他一开始未能成功,被他身边的人救走他的妻儿。但是,在那个时候,他已经离仙帝只有半步之差,他已经无敌了。

    就算有人庇护他的妻儿,也无法摆脱他的追杀,所以,简文帝的母亲带着他们姐弟两个人颠沛流离,逃亡九界。

    直至后来。他们遇到了阴鸦的李七夜,在那个时候。阴鸦给了他们出了一个主意,让他们所有人都假死。逃遁而去。

    他们的父亲真的以为他们死去,终于跨过了自己心里面的心魔,终于证得了大道,成为了一代无敌的仙帝。

    但是,后来,成为了仙帝的他就更加强大了,他通过了自己的血脉推算,推算出了自己的儿女还活着。

    后果可想而知了,庇护他们母子三人的长辈全部战死,直到阴鸦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才把他们救走。

    因为他们的父亲已经成为了仙帝,已经是在那个时代无敌了,强大到让人无法与之争锋。

    而他们姐弟两个人身上流淌着他们父亲的血统,不管他们如何躲藏都无法躲过他父亲的推算。

    最后,为了摆脱他父亲的追杀,他母亲自刎身亡,而他们姐弟两个人被阴鸦封印了血脉,永远被封印隐没,托给了一个极为无敌的人把他们姐弟藏起来。

    因为他们姐弟两个人的血统被封印,而且也被隐没于次元之中,藏在了世间最秘密的地方,这使得他们的父亲就算是仙帝,也无法从他们血脉中推算出他们的所在之地。

    最后,他们的父亲最好放弃,这才让他们姐弟两个人逃过了一劫,才活下命来。

    直到一个个时代过去之后,他们姐弟两个的血统封印才被解开,他们姐弟两个人在尘封之中出来,终于能出现在世间。

    当他们姐弟两个出世之后,当年庇护他们的无上存在收了他们姐弟为徒,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们姐弟两个开创了简家。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最后,简文帝摇了摇头,说道:“我是简家的人,过去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自从当年逃离之后,简文帝和简文心就随他们母亲姓,要与他们父亲斩断一切关系。

    看着简文帝,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当年虽然他们姐弟最终逃出了生天,但是,却给了他们姐弟两个人留下了一生无法磨灭的阴影。

    就拿他姐姐简文心来说,她一生下来就注定着不凡,她的一生也是不凡,但是,走到最后,她只想追求平凡,只想平平凡凡地过着日子,过着凡人一样的日子。

    正是因为她最终想追求平凡,想过着平凡的日子,最终她放弃了争夺天命的机会,放弃了有可能成为仙帝的机会。

    但是,她拥有着无穷的智慧,智慧如海的她,又怎么可能平凡呢?又怎么可能过着平凡无比的日子呢。

    幸好的是,简文帝最终他是撑过来了,虽然他始终无法跨过心里面的那道垮,但是,在他手中,简家终于繁荣昌盛,成为屹立不倒的传承。

    过了好一会儿,简文帝回过神来,叹息一声,遗憾地说道:“只可惜,我是不能追随大人,在大人的鞍前马后奔走……”

    李七夜轻轻地摆手,淡淡地说道:“你留守简家,已经足够了。当年该报恩的事,你姐姐都做了,现在你并不欠我什么。”

    “不”简文帝摇头,说道:“大人在我心中就是再生父母,没有大人,就没有我,也没有我姐姐,也没有简家的今天。我只恨的是,我不愿意上去,我不愿意再去面对!”

    “能有简家的今天,我也很高兴了,这里也算是我的家。”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简文帝不由露出笑容,就像是孩子的笑容,事实上,他在李七夜面前,一直是一个晚辈,也正是因为李七夜,给了姐弟两个活下去的勇气。

    “让卫龙和小铁过来吧。”最后,简文帝吩咐地说道。

    过了好一会儿,简龙卫走进来了,他身后跟着简小铁。他们两个人走进来之后,看到李七夜稳坐在那里,他们都不由在心里面一震。

    不止是简小铁,简龙卫在心里面也是大吃一惊,简龙卫他已经八千岁了,但是,他这一辈子见过始祖的次数用十根手指也能数得出来,除非是天大的事情,一般他们的始祖不会召见他的。

    至于简小铁就更不用说了,他自小到大,只见过始祖一次,那还是他成年的那一年见过,自从此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事实上,在他们简家,能见始祖的人并不多,就算是老祖,也不能轻易见他们的始祖。

    “在大人面前跪下吧。”简文帝吩咐简龙卫和简小铁说道。

    简龙卫和简小铁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始祖的话,他们不敢不遵从,在李七夜面前恭恭敬敬地跪下了。

    简文帝缓缓地说道:“龙卫是简家当代的家主,而小铁是下一代的家主,我们简家的一些事情,你们也应该知道。眼前的大人,就是我们简家的恩人,他也是我们简家的主人!是大人庇护我们简家,是大人拯救了我们简家,没有大人,就没有简家。你们记住,简家的祖训永世相传,大人就是我们简家的主人,大人的话,就是我的话。”

    简文帝的话落下之后,简龙卫和简小铁都不由为之震撼,特别是简龙卫,他已经当家主这么久了,对于一些秘密他早就知道了,他知道自己简家有着这样的一位大人,一位缔造他们简家的神秘大人。

    简龙卫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一世竟然能见到这位一直存在于传说中的大人。

    “弟子见过大人”简龙卫回过神来,恭恭敬敬地对李七夜磕头,每一个磕头都是十分的虔诚,是认认真真地磕在地上,每一个响头都是发自于内心。

    “见过大人”简小铁也回过神来,也忙是一个个地响头磕着,他知道的没有简龙卫多,但是,作为简家的传人,这个传说他也听过。

    简小铁十分的震撼,他也没有想到,今天自己竟然能见到传说中连仙帝都可以狙击的存在,而且,在这些日子里,这个传说中的存在一直都在他身边。

    “都起来吧。”李七夜受了简龙卫和简小铁的大礼,轻轻地摆手说道。

    简龙卫和简小铁站起来之后,简文帝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下去吧,我跟大人说说话。”

    简龙卫和简小铁双手垂立,然后无声无息退下了。

    “子孙孝顺,有勇有谋,简家我也放心了。”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老头子还在,简家只要安份守己,没有什么能难到简家的,简家将会屹立不倒。”(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