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边走边插,pakho,第1263章简文帝

已有 11 阅读此文人 - - 高h肉辣文 -

    看着老者失神的模样,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淡淡地说道:“你说你姐跨不过这一道坎,事实上,你又何尝跨得过去呢。”

    “大人说得对。”老者回过神来,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我的确是有一点,这实在是着相了,这让大人见笑了。”

    “没有什么。”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如果你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

    “不”老者摇了摇头,神态坚定,说道:“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我也不想去问,他是他,我是我,就算他是万人敬仰的仙帝,他在我心目中,已经是陌生人!”

    “那怕是我身上还活着他的血统,但,在我看来,我早已经与他一刀两断,我母亲、我姐姐都一样,自从我们逃亡的那一天起,我们就不再与他有任何关系,我姓简,我姐姐也姓简,我母亲也姓简!”说到这里,老者的神态十分坚决。

    李七夜看着他的神态,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都过去了,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一切都湮灭于时间长河之中。”

    “是呀,都过去了,又有谁还记得呢,又有谁会知道呢。”老者失神,喃喃地说道:“但,我姐姐她一生都被阴影笼罩,她一生不凡,她注定不凡,但,她却追求着平凡!因为她有一个要杀死儿女的父亲!”

    简文帝,就是眼前这位老者,也是简家的始祖,同时也是简文心的弟弟。

    简家的起源,一直是一个秘密,在天灵界,没有人知道简家的来历。更没有人知道简家是起源于何方。

    事实上,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一个一直没有人知道。就算是知道的人都不愿意去谈的秘密。

    简家起源于人皇界,简文帝和简文心都是一位仙帝的儿女。可惜,他们却未能享有作为帝子帝女的风光。

    这位仙帝一生以杀证道,在他登临巅峰之时,有一块心魔一直无法除去,因为他是以杀证道,注定着铁血无情,杀伐冷酷。

    但是,他还没有成为仙帝之前。就已经有了家室,有了儿女,所以,登临巅峰之时,他一直无法做到最彻底的无情,最彻底的冷酷,他要真正的冷酷无情、真正的铁血杀伐,那么就必须除去自己的心魔。

    最终,在大道之前,他想斩情。以斩自己血脉,所以他欲杀自己妻儿,以证大道。

    不过。他一开始未能成功,被他身边的人救走他的妻儿。但是,在那个时候,他已经离仙帝只有半步之差,他已经无敌了。

    就算有人庇护他的妻儿,也无法摆脱他的追杀,所以,简文帝的母亲带着他们姐弟两个人颠沛流离,逃亡九界。

    直至后来。他们遇到了阴鸦的李七夜,在那个时候。阴鸦给了他们出了一个主意,让他们所有人都假死。逃遁而去。

    他们的父亲真的以为他们死去,终于跨过了自己心里面的心魔,终于证得了大道,成为了一代无敌的仙帝。

    但是,后来,成为了仙帝的他就更加强大了,他通过了自己的血脉推算,推算出了自己的儿女还活着。

    后果可想而知了,庇护他们母子三人的长辈全部战死,直到阴鸦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才把他们救走。

    因为他们的父亲已经成为了仙帝,已经是在那个时代无敌了,强大到让人无法与之争锋。

    而他们姐弟两个人身上流淌着他们父亲的血统,不管他们如何躲藏都无法躲过他父亲的推算。

    最后,为了摆脱他父亲的追杀,他母亲自刎身亡,而他们姐弟两个人被阴鸦封印了血脉,永远被封印隐没,托给了一个极为无敌的人把他们姐弟藏起来。

    因为他们姐弟两个人的血统被封印,而且也被隐没于次元之中,藏在了世间最秘密的地方,这使得他们的父亲就算是仙帝,也无法从他们血脉中推算出他们的所在之地。

    最后,他们的父亲最好放弃,这才让他们姐弟两个人逃过了一劫,才活下命来。

    直到一个个时代过去之后,他们姐弟两个的血统封印才被解开,他们姐弟两个人在尘封之中出来,终于能出现在世间。

    当他们姐弟两个出世之后,当年庇护他们的无上存在收了他们姐弟为徒,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们姐弟两个开创了简家。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最后,简文帝摇了摇头,说道:“我是简家的人,过去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自从当年逃离之后,简文帝和简文心就随他们母亲姓,要与他们父亲斩断一切关系。

    看着简文帝,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当年虽然他们姐弟最终逃出了生天,但是,却给了他们姐弟两个人留下了一生无法磨灭的阴影。

    就拿他姐姐简文心来说,她一生下来就注定着不凡,她的一生也是不凡,但是,走到最后,她只想追求平凡,只想平平凡凡地过着日子,过着凡人一样的日子。

    正是因为她最终想追求平凡,想过着平凡的日子,最终她放弃了争夺天命的机会,放弃了有可能成为仙帝的机会。

    但是,她拥有着无穷的智慧,智慧如海的她,又怎么可能平凡呢?又怎么可能过着平凡无比的日子呢。

    幸好的是,简文帝最终他是撑过来了,虽然他始终无法跨过心里面的那道垮,但是,在他手中,简家终于繁荣昌盛,成为屹立不倒的传承。

    过了好一会儿,简文帝回过神来,叹息一声,遗憾地说道:“只可惜,我是不能追随大人,在大人的鞍前马后奔走……”

    李七夜轻轻地摆手,淡淡地说道:“你留守简家,已经足够了。当年该报恩的事,你姐姐都做了,现在你并不欠我什么。”

    “不”简文帝摇头,说道:“大人在我心中就是再生父母,没有大人,就没有我,也没有我姐姐,也没有简家的今天。我只恨的是,我不愿意上去,我不愿意再去面对!”

    “能有简家的今天,我也很高兴了,这里也算是我的家。”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简文帝不由露出笑容,就像是孩子的笑容,事实上,他在李七夜面前,一直是一个晚辈,也正是因为李七夜,给了姐弟两个活下去的勇气。

    “让卫龙和小铁过来吧。”最后,简文帝吩咐地说道。

    过了好一会儿,简龙卫走进来了,他身后跟着简小铁。他们两个人走进来之后,看到李七夜稳坐在那里,他们都不由在心里面一震。

    不止是简小铁,简龙卫在心里面也是大吃一惊,简龙卫他已经八千岁了,但是,他这一辈子见过始祖的次数用十根手指也能数得出来,除非是天大的事情,一般他们的始祖不会召见他的。

    至于简小铁就更不用说了,他自小到大,只见过始祖一次,那还是他成年的那一年见过,自从此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事实上,在他们简家,能见始祖的人并不多,就算是老祖,也不能轻易见他们的始祖。

    “在大人面前跪下吧。”简文帝吩咐简龙卫和简小铁说道。

    简龙卫和简小铁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始祖的话,他们不敢不遵从,在李七夜面前恭恭敬敬地跪下了。

    简文帝缓缓地说道:“龙卫是简家当代的家主,而小铁是下一代的家主,我们简家的一些事情,你们也应该知道。眼前的大人,就是我们简家的恩人,他也是我们简家的主人!是大人庇护我们简家,是大人拯救了我们简家,没有大人,就没有简家。你们记住,简家的祖训永世相传,大人就是我们简家的主人,大人的话,就是我的话。”

    简文帝的话落下之后,简龙卫和简小铁都不由为之震撼,特别是简龙卫,他已经当家主这么久了,对于一些秘密他早就知道了,他知道自己简家有着这样的一位大人,一位缔造他们简家的神秘大人。

    简龙卫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一世竟然能见到这位一直存在于传说中的大人。

    “弟子见过大人”简龙卫回过神来,恭恭敬敬地对李七夜磕头,每一个磕头都是十分的虔诚,是认认真真地磕在地上,每一个响头都是发自于内心。

    “见过大人”简小铁也回过神来,也忙是一个个地响头磕着,他知道的没有简龙卫多,但是,作为简家的传人,这个传说他也听过。

    简小铁十分的震撼,他也没有想到,今天自己竟然能见到传说中连仙帝都可以狙击的存在,而且,在这些日子里,这个传说中的存在一直都在他身边。

    “都起来吧。”李七夜受了简龙卫和简小铁的大礼,轻轻地摆手说道。

    简龙卫和简小铁站起来之后,简文帝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下去吧,我跟大人说说话。”

    简龙卫和简小铁双手垂立,然后无声无息退下了。

    “子孙孝顺,有勇有谋,简家我也放心了。”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老头子还在,简家只要安份守己,没有什么能难到简家的,简家将会屹立不倒。”(未完待续)

第八十三章 大屠杀    不过,这对兄弟居然能从西王母派遣的四大使者之一手下逃走,留下来了一条小命,也是可以见到他们的强横之处。而从他们被放置在了这如此要害的位置上来看,这对兄弟无论是忠诚度还是实力,在韩子的心中也是相当重要的。

    听了谢长老的话以后,韩天微微的点了点头,露出来了一个诡异的笑容道:

    “原来是他们两人,真的是挺有缘分的呢。”

    他一面说,一面继续前行,走到了前方,便见到前方的通道处出现了一个大厅,两个身材矮小,穿着毛皮坎肩的男子正聚在了一起,他们的耳朵很尖,脸上的胡须也是相当浓密,并且还是灰色的。他们面前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的是酒菜,不过仔细的看去,那酒倒是不折不扣的美酒,可是盘子里面的菜肴却都是大块大块带着血水的生肉!

    这两个男子大口喝酒,大块吃生肉,在咀嚼的时候,血水还从嘴角不停的溢出来,而两人还在不停的谈笑着,用的却是一种非常快的语速,就算是仔细去听,也很难听懂他们之间的交流。

    韩天和谢长老两人拐过了拐角以后,便是见到了大小双凶都已经是抬起来了头,用凶狠浊黄的眼睛看了过来,龇着牙齿恶狠狠的道:

    “口令。”

    看起来只要稍微有一言不合,大小双凶便是会像野狼一样扑上来,将人完全撕碎似的。

    谢长老漠然的道:

    “杀国。”

    左边的大凶听了以后,抓起来了盘子里面的一块血肉,丢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恶狠狠的咀嚼着,然后道:

    “你不是在守第二关吗?来这里有什么狗屁事情?”

    谢长老冷冷的道:

    “上面传下来了一道口谕,说是马上将这里的人杀干净。”

    “哦?”小凶阴测测的笑道:“我喜欢这样的口谕,真是太爽了,好久都没有肆意的杀过人尝过人血了!不过你说了不算哦。”

    谢长老道:

    “这当然不是我说的,韩子殿下有信物在此。”

    提到了韩子殿下四个字。大小双凶脸上那种肆无忌惮的表情都是一僵,立即便道:

    “哦,那请出示。”

    谢长老走前几步,从腰间掏出来了一件东西。攥在了掌心里面,然后伸到了大小双凶的面前,然后松手。

    不消说,对韩子的敬畏使得大小双凶都同时认真的朝着谢长老的手心里面看了过去,便是见到了一颗珍珠也似的银白色玩意儿在谢长老的手心里面滴溜溜的转着。

    “这个就是信物吗?”大小双凶心中涌出来了一股强烈的疑惑。

    仿佛是看出来了他心中的疑惑似的。谢长老淡淡的道:

    “请稍等,韩子殿下自会降临。”

    听谢长老这么一说,大小双凶顿时肃然起敬,甚至还不自然的咳嗽了几声,将嘴角旁边的鲜血肉汁随手抹了抹,看得出来韩子在他们心中留下来的敬畏已经是根深蒂固。

    “来了!”谢长老忽然道。

    于是便见到了那银白色的珠子开始发出来了微光,大小双凶更是连眼睛也不眨的盯着这玩意儿,唯恐错过了一丝一毫的东西。

    骤然之间,这银白色的珠子一下子就裂开了!!非但如此,从中立即就爆发出来了恐怖的强光。这强光可以说简直是太阳光的十倍,百倍,尽管在这瞬间韩天闭上了眼睛,却也是觉得眼前刺痛无比,白茫茫的一片。

    有了防范的人尚且是这样,何况是还在全神贯注睁大了眼睛盯住了这珠子的大小双凶?二人立即发出了一声痛苦无比的狂嚎声,立即现出了半妖之躯,爪子上的指甲尖锐得仿佛是一把一把的小匕首似的,而这两人活到了现在,也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凶险。当下便立即两兄弟背靠背的站到了一起,双爪狂舞,在空中幻出了一片一片的爪影,简直堪称是水泼不进了。

    看着这两头半妖。韩天冷笑了一下,然后便是看了看谢长老一眼,此时的谢长老就仿佛是一个木偶人那样,被操控着走向了旁边的那一张桌子,这张桌子上摆满了生肉和烈酒,可以说是杯盘狼藉。不过,谢长老伸手出去在桌子下面一摸,居然就从下面摸出来了一个小小的木偶人,看起来做工粗糙,不过上面却是散发着点点微光,显得格外的神秘。

    “就是这个了。”谢长老生硬的道:“摔碎这偶人,上面就必有感应,会迅速来援。”

    此时隐隐约约之间能够见到,在谢长老和韩天之间,似乎有着一条细细的黑色绳索牵引似的,大概这就是韩天能彻底控制谢长老,将其当成是傀儡的的原因,韩天拿过了那偶人,冷笑了半声,随手一抹,便将其抛在了地上,哗啦的一声便砸得粉碎。

    然而这偶人被韩天一抹之后,上面的点点微光便是消失了,摔碎以后也是没有任何的异状出现,紧接着,韩天便回过头淡淡的道:

    “阵眼就在这里吗?”

    “是的。”谢长老道。

    韩天便是继续朝前走去,前方是一条地下走廊,他推开了门以后,便见到门的后面,赫然是一处少说也有数百个平方的大厅,这大厅当中床榻,食物,饮水应有尽有,看起来是一个用来休息的大厅。

    而以这大厅为中心,朝着周围放射出来了一共七条通道,每一处通道的尽头,都会通向一处密室,这密室里面就是“囚天下”阵法的七大阵眼,里面有人在紧张的操作着,将源源不断为阵法提供元气的这些人的力量汇聚到一起,进而传递到第二层去。

    拿简单的话来说,这里就是整个“囚天下”阵法的根基之处,就仿佛是一株花,根系是丑陋的,肮脏的,长满了泥土,说不定还有凹凸不平的根瘤存在,但是没有这貌不出众的根系存在。就不可能有艳丽无比的花朵。

    这囚天下的阵法如此宏伟,当然不可能是临时修筑的,却是因为这旬州本来就是边塞重镇,还是交通要道。四方要隘,因此法家早就在里面布局渗透了好几十年,是将这里当成了仅次于总坛的分坛来营造的,所以说这些地下的设施也是早就打造经营了几十年,直到今天为了算计大牧首元昊。这才派上了用场。

    而法家做出来了如此巨大的牺牲,还是因为杀死元昊的利益实在太过巨大的缘故。

    姑且不说杀死元昊能从西戎国君那里拿到的好处,单是这“法家座下某人,某年某月某日斩杀元昊在此”的消息一传扬出去,天底下的读书人至少都有一两成都会改变自己的主张,转投法家的。因为元昊和王猛这两人号称天下双壁,雄踞天下第一高手的宝座几十年,此时若是能踩他上位,无形当中就能继承元昊死后的一部分无形资产了。

    同时,还不要说元昊身上携带的法宝。秘术,神通之类的东西了,还有他脑海里面知道的一些隐秘,一些西戎王室的**,这些东西运作得好的话,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有一句话叫有舍才有得,还有一句话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法家想要捞到这么巨大的好处,那么当然就需要放弃掉自己的一部分利益。

    像是现在韩天来到的休息厅当中,就是之前法家修筑出来的秘密集会厅。因为事情太过仓促的缘故,所以连厅中的韩非子雕像也是没有撤掉的,此时这大厅里面,则是有二十来个人或者坐着。或者躺卧着,看起来就是在休息。

    这些人就是主持六大阵眼的人,主持这七大阵眼的人有两个要求,第一个要求就是反应灵敏,却又得具有团队的精神,要求与同伴之间的配合达到步骤一致的程度才行。这是最重要的。

    第二个要求则是,这七大阵眼也是按照五行排列,分出来了金木水火土五大密室,再加上阴阳,一共就是七个密室,每个密室当中需要四个人主持,这就是二十八个人。

    关键是在主持的时候,必须全神贯注才行,并且还要注意与身边的同伴同步,节奏步调保持一致,这样的种种因素加在了一起,所以说阵法运作的时候,至少也是要准备十五个人左右的替补,才能保持万无一失。

    此时在这大厅当中面容疲惫休息的人,便是被替换下来的,他们当中有主持了这阵法小半个时辰的,有主持了一个时辰的,几乎都是精疲力尽,他们虽然体力的消耗并不算大,然而在那阵势当中,精神上的消耗却是相当惊人的。

    正是因为这样,韩天和谢长老走进去的时候,在这里面休息的人,至少都有一大半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有几个人转头漠然的看了一眼,便是继续喝水吃东西了,完全对韩天两人显得并不关注。

    “动手吧。”韩天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谢长老的两只眼睛在这一瞬间忽然就变红了,仿佛是看到了杀父仇人似的,从胸腔当中发出来了一声怒吼,就对准了面前的这些人猛扑了上去,这谢长老左手握持的是一把单手软剑,右手握持的却是一把看起来又重又沉的雨伞。

    这里面休息的人一个个的实力参差不齐,不过绝大多数的都很一般,否则的话也轮不到被选作这样的苦力来,因此谢长老的单手软剑在瞬间仿佛像是毒蛇那样的迅速刺出,可以说短时间内就连续杀掉了两三个人,并且这位谢长老的剑法十分凌厉辛辣,几乎落剑之处要么就是割喉,要么就是刺心,中剑的人往往身上就只有一处伤口,却是致命无比,这也是杀戮的最有效的方式用最简单快捷省力的方法,来夺取敌人的性命。

    不过,当谢长老想要继续杀人的时候,他的软剑却是被一件黑沉沉的东西猛砸了过来,这玩意儿不是别的,正是一张用来坐人的板凳,挡住他的人将这板凳舞得虎虎生风,看起来竟是一板一眼,有模有样的,谢长老的软剑纵是连续刺了好几次,却也是突不破他的防护。

    此人乃是这其中的万主事。发现了这件事以后又惊又怒,已经一面招架着一面大叫让人来帮手,不过这时候谢长老忽然将自己右手的那一把大黑伞猛然的举了起来,抛向了空中。悬浮在了大厅的顶部。

    这大黑伞立即就开始迅速的旋转,激射出来了大量星星点点的赤色光芒,感情这玩意儿不仅仅是一件用来遮挡的武器,更是一具了不得的法宝?那赤色光芒激射出去了之后,更是会在墙壁上到处折射。只是短时间内,就见到了厅中的人出现了大量的伤亡。

    这万主事可以说是又惊又怒,嘶声大叫道:

    “你们这两名贼子,不要以为就此得意了,我法家上下十万之众,日后一定会将你们这两名贼人碎尸万段,以儆效尤!”

    就在万主事说话的时候,旁边的韩天忽然就动了,他施展出来的身法可以说是若鬼,若魅。行动之间悄无声息,完全可以说与法家的堂堂正正格格不入,只是一瞬间,就见到了他来到了万主事的身侧,一脚踹向了对方的膝盖处。

    这一脚若是踹实了,立即这条腿估计就变成了反关节腿,咔嚓一声的就会彻底的断掉,万主事一让之后,才发觉对方的这一腿竟然只是虚招,踹出去了之后又缩了回去。这样一来的话,万主事之前的一让便完全成了无用功。

    他心中一紧,急忙闪身,只是在大巫凶这样的人面前。露出来了这样一个致命破绽的话,还想要补救几乎就没可能了,顿时就发觉了一张大手已经是劈面抓来。不过这位万主事能混到这个位置上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大叫了一声往后便倒,同时右手,朝着前方用力的一掌击出!

    然而他竭尽全力做出来了这样的动作之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此时对方的这看似凌厉的全力一抓,居然又中途缩回,万主事曾经听说过,有的强人在战斗当中甚至能达到“虚中带实实中带虚真亦假时假亦真”的恐怖境界,他一招发出来,似幻似真,你若是全力格架,那么这一招便是由实化虚,你若是不设防的话,那么这一招便是由虚化实!

    当时万主事根本就对这人的说法在心中可以说是嗤之以鼻,然而现在才知道,见识浅薄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话说韩天这一收招之后,万主事的轰出来的这一掌立即就落了空,掌风飘飞撞到了墙上,他自己被那反震之力所激,立即就把不住重心朝天倒了下去。

    这时候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韩天已经是看准了这个时候,对准了万主事的咽喉一掌轻轻拍下,这一瞬间,万主事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似乎都被一种恐惧所彻底占满,因为他已经是清晰的见到,韩天的这一掌拍下的时候,从其手腕处,居然刷拉的一声飚射出来了一根青黑色的绳索,对准而了自己的脖子上直奔而至,万主事仔细再看一看,顿时心胆俱裂!

    他看到了什么?原来韩天手腕处的这一根所谓的“绳索”,赫然是他身体当中的一根血管而已,这就是大巫凶诡异无比的炼体之术!!严格的说起来,与林封谨的妊五神锻炼内脏的心法类似,只不过林封谨锻炼的是内脏,大巫凶强化的则是身体内的血管经络。

    韩天手腕上弹射出来的这根血管,似毒蛇一般顿时就深深的扎入到了万主事脖子上的脉管当中去!万主事立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就彻底的麻痹了,同时开始不受到自己的控制,一股诡异的麻木感觉正从自己的脖子处传来,渐渐的扩散向了全身上下。

    “乖乖做我的身外身吧!”韩天淡淡的道。

    之前的谢长老便是不消说了,同样也是中了韩天的这一招,被其修炼的这一招“神龙经”给刺入了身体里面,然后就惨遭控制,成为了韩天的身外身!因此先前两人行走的时候,似乎之间还有什么东西相连着。

    这便是因为谢长老实力强横,若是韩天在自己刺入其体内的“神龙经”没有成熟的时候贸然放开,还有被他摆脱的可能,只是等到了其体内的神龙经彻底成熟之后,韩天再彻底切断其与自己之间的联系,对方便已经是回天无力,只能成为傀儡一般的人物了。

    不过,这名万主事的实力本来就要比谢长老弱小,并且他的精神意志力可以说是同样是个薄弱环节,所以就很快的被大巫凶控制,成为了助纣为虐的凶手,开始冲入到了人群当中疯狂杀戮。

    面对这种情况,被大巫凶操控的韩天脸上,露出来了一抹诡秘的冷笑,然后伸手洒出来了一把奇特灰尘,转身就对着旁边的侧门走了出去,这条侧门却是一条死路,通向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好去处,而是茅坑。

    来到了这里以后,大巫凶夺舍的韩天听着外面的喊杀痛叫声,脸上露出了一抹诡秘的微笑,然后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将双手按在了旁边的土墙上,接着便发生了一件诡异事情,他整个人就像是溶解了似的,慢慢进入到了土墙当中,很快就彻底的消失无踪。

    虽然若是仔细看上去的话,还能在墙壁上面寻找到了一点痕迹,但若不是亲眼目睹韩天在这里进入的墙壁,又怎么可能有人能在短时间内找到这里呢。(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