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是对于大巫凶来说,躲不过又如何,人生当中总是会有躲不过避不开的事情,难道就不面对了?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对着前方一左一右看守的两名法家长老大步走了上前去,脸上露出来了非常坦然的表情,然后道:

    “左都门下韩天奉命前来。”

    法家乃是以法为名,主张的就是秩序和法令,在这戒备森严的核心重地,更是早就制订出来了种种防止漏洞的环节,坚决不容人违反,这里底层还好,还能让韩天有说几句话的机会,在囚天地阵法的中上层便是只能有指定的人进出,一旦不在名单上的人出现在了守卫的视线里面,便是亲娘老子,也是立即二话不说格杀勿论!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规定,便也是法家知道元昊在西戎苦心经营了几十年,也不知道布设下来了多少暗子,就算是韩子,也很难拍着胸脯说自己身边的人就完全可靠,因此便制订了这么一个规定出来。

    因此,大巫凶来到了这下层以后,居然能有和守护这里的法家长老说话的机会,已经可以说是很不错的了,这也是他夺舍的这韩天身份不同,乃是法家从孤儿收养,一路上自己培养出来的死士的缘故,拿外面的话来说,那就是家生子奴才,绝对忠心耿耿的自己人。因此这两名法家长老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

    不过,其中一名长老却是用阴冷的目光看着他道:

    “你奉命前来,奉谁的命令?在这节骨眼上,能有什么天大的事情?”

    韩天很干脆的道:

    “正是因为在这个节骨眼上,所以我才会前来,因为大律首得到了消息,说是有一名元昊的内奸就潜伏在了这边,一旦当咱们的囚天下大阵运作到了最高峰的时候,便是会出手,污秽掉大阵的归妄位的阵眼,直接令主持法阵的人都全部因为阴阳逆行而被重创。这样的话,元昊就能顺利的脱困而出!”

    “什么?”另外一名谢长老顿时吃惊的道。

    此人乃是在阵法上颇有天赋心得的,因此也是参与了这“囚天下”大阵的布设,之前倒也罢了。对韩天的话将信将疑,可此时听到了韩天直接将“归妄位”这个海底眼说出来,再仔细一想其中的后果,顿时都觉得冷汗都从脊背上涔涔的冒了出来。

    不过,另外一名长老却是十分机警的。已经发觉了其中的破绽,立即便是冷冷的道:

    “大律首分明是在西面果敢寨子的阴眼当中静养,距离这里足有五百里,他是怎么将元昊内奸的消息传过来的?再说了,大律首要发号施令的话,一定是会对乾坤卫下令,怎么会让你来?”

    这几个问题可以说是直接问在了这节骨眼上,韩天倘若回答的话,那么搞不好回话当中就会出现更大更多的破绽,有道是言多必失就是这个道理。倘若真的是韩天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就会一下子有些张口结舌,然而面对这种情况的,却是活了几百年的老鬼大巫凶,遇到了这种事情当然是驾轻就熟,冷笑道:

    “哈哈哈,大律首早就知道,这奸细乃是有同党隐藏在咱们当中,随时都能帮他进行掩护!卢长老,你还是先向大律首好好的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也是在内奸的名单上吧!”

    “什么?”这卢长老一下子就是感觉到了怒火上头,立即厉声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本座怎么会是奸细?”

    韩天大声道:

    “你若不是奸细的话,为什么会故意刁难我去揭穿那奸细的身份!现在阵法随时都可能运作到最高峰,时间紧迫,你还在这里故意拖延。你不是奸细那是谁?”

    被韩天这么一说,旁边那个深通阵法的谢长老立即就脸色阴沉了下来,马上倒退了几步,给自己激活了护身法宝,拿不信任的眼光看向了这卢长老。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一般,而且卢长老是属于已经混出了偌大的名声以后。才被招揽进入法家,不过因为问天子十分欣赏他,所以迅速进入到了高层当中,这个身份自然就不如韩天乃是从小在法家当中生长的可靠了。

    并且有的事情讲究先入为主,韩天之前的一番说辞说得头头是道,加上他身份特殊,已经是给这位谢长老留下来了好印象,接下来他的一番说辞也是貌似很有道理,因此这谢长老自然就是不假思索的严加防范,因为他知道,一旦奸细被揭穿,要攻击的很可能就是身边的人!

    “孽障!你竟敢血口喷人!”这卢长老已经是气得满脸发红,怒吼咆哮了起来。

    不过这表情露在了谢长老眼里,分明就是恼羞成怒心虚的表现。

    韩天此时巧妙的抓住了话题当中的主动权,立即便道:

    “很好,很好,既然你不是奸细,那么大律首这一次亲手赏赐下来了一件法宝,叫做牟尼珠,只要是心怀不轨的叛贼,一旦握住了这法宝,势必就会原形毕露,你若不是奸细,那么一定敢握住这法宝了!不过嘛,此时看你这狗急跳墙的表现,势必会找出诸多借口来搪塞阻挡了!”

    韩天的这话里面,简直是直接就将这卢长老的退路都直接挤兑到了没有了,并且韩天一面说,一面就从怀中掏出来了一颗看起来晶莹剔透,仿佛是水晶雕刻出来的明珠,足有鸽子蛋大小,一看就是十分喜人可爱的,然后韩天冷笑道:

    “这就是牟尼珠,你卢长老当然是不肯摸的了。”

    此时这卢长老被韩天在言语上挤兑到了死角,又见到旁边的谢长老分明是已经退开到了旁边,一副严阵以待,戒备森严的样子,显然自己一旦拒绝,搞不好就要马上翻脸的样子。

    当然,更重要的是,韩天拿出来的这颗珠子也是卖相非常好的,仿佛传言的夜明珠一样,人本来就是一种很奇特的生物,你拿一堆屎给他摸和拿一颗明珠给他摸的感官自然是大不一样的了。前者肯定是百分百的排斥。后者的话,则是心理上就没有那么抵触。

    因此,被韩天这么一说,卢长老心中也是半信半疑。觉得之前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多疑了,万一这韩天真的是奉命前来的,自己在这里阻拦着误了大事,大律首可是十分严厉的,一想到韩子搞出来的种种酷刑。卢长老忍不住在自己心中也是猛然打了个突,便是很干脆的道:

    “好,你给我吧!”

    韩天一步步的走近,然后将那颗牟尼珠交给了卢长老,然后道:

    “你只需要用力握住就好,倘若是有问题的话,自然有异状出现。”

    卢长老心中没鬼,自然是很坦然的用力握住,忽然就见到了面对着自己的韩天忽的抬起了头来,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这样的笑容,端的可以说是饱经世故,又仿佛是一只老狐狸看着一只已经被逼入到了角落当中的肥鸡似的!而这“韩天”双眼当中还有一股异样的光芒出现,一看就令人觉得十分胆寒。

    “你!”卢长老陡然就觉得不妙,就在时候,他紧紧握住的牟尼珠上,居然发出了仿佛是鸡蛋壳碎裂也似的“咔嚓”一声的脆响,但是,在这一声轻响发出来之前,这珠子里面就已经是弹出来了密密麻麻的细密钢针。在瞬间就深深的刺入到了卢长老的手心当中!!

    同时,因为卢长老真的是很用力握住这一颗所谓的“牟尼珠”,所以这些钢针刺入的深度是十分惊人的,甚至有不少都是生生的穿透了手掌心。然后从手背后面透出来。

    当然,若这珠子里面的钢针真的只是会造成扎伤,那反而卢长老要谢天谢地跪求祖宗保佑了,这一颗所谓的“牟尼珠”,乃是大巫凶开口指点,力巫凶和都巫凶两人诚惶诚恐的在旁边打下手弄出来的阴毒暗器。

    一旦见血之后。牟尼珠里面潜伏着的大量丝血虫就会“见血而生”,这丝血虫乃是西戎的瘴气沼泽当中的一种特产,细若红线,长约半尺,浑身上下端的是十分柔软,却是异常的坚韧。

    力巫凶和都巫凶用硫磺加上山药粉末在锅中炒热以后,再将丝血虫放入到里面,只需要过上片刻,就会发现这些丝血虫就会处于在了一种十分特殊的“冬眠”环境下,身体缩得大概只有寸余长,看起来就仿佛是一节一节寸余长的红丝似的。

    丝血虫的这种习性,本来是因为西戎西部的旱季来临的时候,沼泽就会干涸,为了避免被干死,所以它就进化出来了这种状态,而此时经过了一系列的秘法炮制以后,这丝血虫变得十分凶横残暴,见血就钻,爆发力奇强。倒霉的卢长老手掌受伤的时候,已经至少有二三十条丝血虫钻入到了他的体内,开始迅速的在这温暖而富有营养的地方吸血繁殖。

    而人体内的血液流动速度也是非常快的,在动脉当中能达到两秒一米,在静脉当中也是能达到六秒一米,因此丝血虫会在短时间内随着血液流遍全身,而它们最喜欢呆着的地方就是人的脑部!

    “啊啊啊!”整只手掌都被刺针深深扎入的卢长老,发出来了凄厉无比的惨叫,痛得那个是浑身发抖,这是因为这些钢针上面也是被涂抹了一种能让神经更加敏锐的药物而已,可以加倍的放大疼痛。

    此时卢长老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要将这该死的仿佛是刺猬一般的“牟尼珠“从自己的手上拔下来,但是,痛得咬牙切齿以后的他强打起精神以后才发觉,竟然那些刺入自己的手掌当中的钢针上面,居然有这一根一根的细小倒刺,就仿佛是钓鱼钩上面的一般,之前还不觉得,但是只要起心思去拔掉的话,那么搞不好整个掌心的肉都要撕扯下来,这样惨烈的事情,很难有人可以当机立断下得了手。

    偏偏在这时候,韩天居然立即惊诧无比的道:

    “果然是你!!刚刚这牟尼珠拿在我手上没有半点儿异状,一到你手中便立即被识破了,大律首真的是明见万里。”

    卢长老正是痛苦无比,死死的捏住了自己的右手,额头上面的冷汗一滴一滴的直往外冒,满腔的愤怒都要发泄出来,听韩天这么一说,立即就一挥手狂吼道:

    “胡说八道。明明就是你在这牟尼珠里面做了手脚,血口喷人啊?”

    原来卢长老居然发觉,自己这随意的一挥手,其中真的是根本就没有蕴藏任何的力道。可是,那韩天却是立即仿佛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脚似的,惨叫了一声,仰面朝天就飞了出去。看起来居然像是自己发出了一记神通暗算他似的,然而卢长老自家事情自家最为清楚。他完完全全就是随意的挥了一下手,根本就没有发力啊。

    忽然之间,卢长老发觉摔飞出去的韩天朝着的方向赫然就是旁边的谢长老的那边,心中忽然就明镜也似的,立即狂吼了出声:

    “老谢你小心啊!这个王八蛋他才是不折不扣的奸细!”

    眼见得韩天被打飞了过来,谢长老肯定是第一反应就是一掌按向了韩天的后心,要将他给接住,不过接住了韩天之后,才忽然听到了旁边“奸细”卢长老的大吼声,这位谢长老本来是不信的。却见到了这卢长老两眼泛红,几欲疯癫的模样,绝不似在作伪,心中当下便是一寒,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已经是悄然将气劲密布在全身上下,便要不动声色的将韩天推送了开去。

    然而这时候,貌似被打飞的“韩天”却是一翻腕,便是握住了谢长老的右手,他这一握恰好是抓在了谢长老的脉门上。一发力之后谢长老立即就是感觉到了半边身体上下酸麻无比,紧接着就觉得手腕上面微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整个人不能动却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韩天”此时却是笑了笑。然后对旁边的卢长老道:

    “没错,说得真对,然而晚了点。”

    卢长老嘶声红眼,愤然道:

    “你不要得意得太早,老夫就算是只剩下来了一只手,也一样能让你死得苦不堪言!”

    韩天眼中陡的闪出来了一道阴冷的寒光。带着三分不屑三分阴毒的道:

    “对天吐唾沫的下场,就是呸到自己的脸上,通常情况下敢对本尊这么说话的人,往往自己就会死得苦不堪言,你还是先将脑子里面的丝血虫清理掉了以后,再来和我说话吧。”

    “你说什么?”卢长老双目圆睁道。

    韩天冷然一笑,对着卢长老指了指,挟持着那一名谢长老转身就走,竟是看起来丝毫都不将卢长老放在眼里面了,说起来也是十分诡异,这谢长老此时竟是十分听话的乖乖跟随着韩天离开,一言不发,仿佛配合得十分默契。

    “啊啊啊!!!”卢长老此时心中的怒火,几乎已经可以说是随时都要爆炸了,之前被人哄骗的羞辱,这时候被人无视的痛苦都结合在了一起,他觉得自己若是不发泄出来的话,只怕下一秒自己都要被气炸掉。

    卢长老此时体内的元气可以说是迅速的在轮回循环,最后将会集中在了手掌上,彻底的爆发出来,施展出他的得意技,只是就在他浑身上下血行加速,并且元气即将催化沸腾的时候,卢长老陡然觉得自己的脑袋里面剧痛,这种疼痛就仿佛是有烙铁印在了一个点上似的,紧接着就恐怖的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了开去,卢长老立即倒地抱头,凄厉的惨叫了起来。

    他体内的丝血虫本来是处于潜伏状态,但是,人愤怒以后血行加速,外加他催发自身的元气更是导致体内的温度上升,这样的话,无疑就加强了丝血虫的复苏速度,为什么韩天可以放心大胆的将自己的后背露出来,便是因为此时在他的眼里面,卢长老无疑已经是个死人,脑内的丝血虫一发作,便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此时韩天与卢长老他们的纠纷说起来长,实际上也只是耗费了短短的几句话功夫而已,大概韩天和谢长老走出去了十余丈之后,由谢长老掏出来了自己的钥匙,打开了一扇密闭的门,紧接着前方就是最后一道关卡。

    此时的谢长老双目都是有些呆滞无神的,忽然用沉闷的声音压低了道:

    “前面就是最后一道关卡了,把守的人是大小双凶,他们可是六亲不认的。”

    韩天淡淡的道:

    “大小双凶?是维古扎盆地的那对兄弟?”

    谢长老道:

    “是的,他们是大律首亲自出手收服的。”

    这大小双凶乃是亲兄弟,十分凶残恶毒,堪称心狠手辣,并且很关键的一点是,他们也同样是半妖之躯,不过乃是有着妖狼的血脉,当年曾经杀死了四个头人,屠灭了不少的寨子,后来被西王母那边派出了四大使者之中的一名前来狠狠的收拾了一番,这才收敛了许多。(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第1262章棺中之人    看着公孙美玉的真命被碾碎,化作光粒子慢慢消散而去,整个场面静到可怕,静到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在整个场面,除了呼吸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甚至是很多人震撼得难于回过神来。

    至于上官飞燕,被击穿胸膛的她,一看到情况不妙,就逃之夭夭了,连片刻都不敢停留,在这一刻,她已经是顾不上什么神王尊严了。

    片刻,一些人才回过神来,看到一片狼籍的翠园,不由打了一个激灵,他们都不由为之骇然,这太让人无法想象了。

    公孙美玉的道行之强众所知道,她的神照媚眼更是让人谈之变色,至于上官飞燕,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她本身就是一尊中神王,但她依然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依然被一招击穿了胸膛!

    虽然说,上官飞燕有大意的成分,未有绝世之兵出手,但,她的实力依然强大,就算是赤手空拳,依然可以斩杀普通的大贤,但是,现在她反而在李七夜手中吃了大亏,被逼得转身逃走。

    张百徒和洪玉娇他们两个人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无法反应过来,他们知道李七夜很强,但是,他们没有想过李七夜会强大到这样的地步,碾杀公孙美玉如同碾杀蚁蝼一样。

    在刚才,他们都在担心李七夜被公孙美玉的神照媚照所控制,现在看来,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李七夜刚才只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己。

    “嗡”的一声,就在所有人为之失神的时候,虚空打开,老者走了出来。这位老者正是刚才被李七夜放逐的老者,他从被放逐的深层次空间走出来,丝毫不损,从容不迫,这足够说明他本身的强大了。

    这个老者虽然已经是白发苍苍,但是。气色很好,神态奕奕。颜童鹤发。虽然他未爆发可怕的气势,但是,看到他双眼星辰明灭,大道衍生,就足够让人打了一个冷颤,足够让人全身发寒。

    “简家的老祖宗。”有在场的老一辈大贤认识这位老者,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喃喃地说道。

    眼前的老者正是简家的家主,也是这一次寿宴的老寿星简龙卫。

    “尊驾,此举太过矣。”简龙卫看着李七夜,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是闯了大祸,捅了马蜂窝,真到了这地步,只怕人族没有人能庇护你。”

    简龙卫并非是对李七夜有敌意,甚至对于李七夜有惜才之心。可惜,李七夜却一口气杀了公孙美玉,重伤了上官飞燕。这是把天灵界的两大巨无霸给得罪了,这样的大事。就算简龙卫想庇护李七夜都难。

    “区区海螺号而己,谈不上闯了大祸。”李七夜直着眼前的简龙卫,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

    看到李七夜这谈笑风云的神态,简龙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海螺号乃是可号令百族,与之为敌,是自寻灭亡……”

    “龙卫。你退下吧。”简龙卫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并不响亮,也只有简龙卫能听得一清二楚。

    一听到这个有气无力的声音,简龙卫如同雷殛一样,他都有些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他都不由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样都能惊动他们的始祖。

    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此时,他只是随手一指,“嗡”的一声,道门打开,他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看着消失的道门,很多人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很多人都不由傻傻地站在那里。

    “好强的人。”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有人回过神来,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喃喃地说道:“难怪是敢助孔雀树血炼亿万广海鱼,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嘛,这简直是一尊杀神,不,应该说是一个凶人,第一凶人!”

    “凶人”有人不由细细地体味着这个称呼,细细体味之下,都觉得这个称呼再适合不过了。公孙美玉乃是沉海神王最宠爱的小妾呀,现在李七夜说杀就杀,这是何等的杀伐果断,这是何等的凶狠冷厉,这样的人的确是够资格被称为“凶人”。

    “小铁,好好招待客人。”此时,失神的简龙卫回过神来,对简小铁吩咐说道。

    在简家的幽深之地,一个秘密的禁地之中,在这里有一个被封印的水池,这说它是水池,不如说它为水棺更准确。

    这样的水棺抬摆放在封禁的中央台上,水棺之中闪动着琥珀的光芒,每一缕的光芒都犹如实质一样。

    水棺中的水看起来像琥珀一样凝固,但是,它却给人一种流光逸彩的感觉,好像这水有生命一样,它在蕴养着水棺中的这个人。

    水棺中如琥珀一般的水虽然被封印了,但是,再强大的封印都无法完全把它封印住,依然能让人闻到一股淡淡的龙涎之香,这龙涎之香入鼻,让人感觉自己全身的血统一下子壮大了无数倍,让人感觉自己要化作真龙一样,自己体内的血脉像是有着一条条巨大的真龙在奔走一样。

    在水棺之中,沉睡着一个老者,一个穿着简单布衣的老者。这个老者虽然穿着简单布衣,但,却有帝王之相,他那朴实的容颜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似乎,他曾经凌驾九天,曾经称霸八方,似乎,他天生就是帝王。

    “嗡”的一声,道门打开,李七夜坐道门中走了出来,他走到了水棺之前,看着水棺中的老者,然后是缓缓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此时,“哗啦”的水声响起,沉在水棺下的老者慢慢浮出水面,他睁开了双眼,当他一双眼睛睁开的时候,给人一种天地明灭的感觉。

    这个浮出水面的老者本是欲起来,安稳坐在那里的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手,淡淡地说道:“简文,免你礼数了,你爬出来,再封印也麻烦,就躺着吧。”

    浮出水棺的老者把头枕在棺边,看着李七夜,不由动容地说道:“大人,果真是你,你果真是抢回了真身。”

    李七夜稳坐在那里,看着老者,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这都是小黑子的功劳,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棺中老者听到这话,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小黑的一切都是由大人所赐,大人给了他生命,给了他无敌,他能这样做,也是报答大人。”

    李七夜稳坐在那里,沉默着不语,看着故人老去,他也唯有沉默,这样的事情他也见多了。

    “时光无情,就算是老头子的龙涎也一样封不住。”李七夜最后轻轻地叹息说道:“你老了,不复年轻时的峥嵘。”

    老者不由笑了一下,说道:“活了这么久,我也满足了,这都是大人与师尊的恩赐,没有大人与师尊,也没有我的今天。”

    李七夜也不由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老头子的确是视你如己出,当年我把你姐弟两个托给他,也是有了交待。”

    老者露出笑容,那怕是他如此强大的存在,他此时在李七夜面前,也依然像是一个小孩子那样的纯真笑了,宛如间,又回到了当年。

    在那遥远的岁月,他们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整日心惊肉跳,每日都在逃亡中渡过,一直遇到了一只阴鸦,直到那天,他们才安稳下来,才知道什么叫做安全,什么叫做幸福。

    “大人见过姐姐了。”最终,老者露出了纯真的笑容,依然是像当年的那个小男孩。

    李七夜沉默了许久,最后轻轻地点头,说道:“是的,多少年了,我一直不愿意回来,但,终究是要作最后一次的道别。”

    老者也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后他微笑地说道:“姐姐她一直都不后悔,她只后悔自己未能迈过心里面的那一道坎,未能陪着大人走到最后。她曾说过,她对不起大人,是她为大人在漫长的道路过造就了障碍。”

    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我也不怪她。过去的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岁月太遥远,如果什么事都往心里面去,那何时才能了结。”

    老者也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露出那纯真的笑容,说道:“我一直认为,大人是不会再回来了,再也不可能见到大人了,今天能再一次见到大人,我这一生也没有什么好遗憾了。”

    李七夜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老者沉默着,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问道:“大人这一次来是告别吗?”

    “也算是吧。”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次别过之后,或者将会成为永别,这将会成为你我最后一次相见,这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

    “大人要上去了吗?”过了好一会儿,老者轻轻地问道,他问出这话的时候,他有些失神,神态很复杂,也很古怪。

    “那是一个众帝诸神并存的世界呀。”老者不由昵喃地说道,说到这里,他都失神起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