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公孙美玉的真命被碾碎,化作光粒子慢慢消散而去,整个场面静到可怕,静到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在整个场面,除了呼吸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甚至是很多人震撼得难于回过神来。

    至于上官飞燕,被击穿胸膛的她,一看到情况不妙,就逃之夭夭了,连片刻都不敢停留,在这一刻,她已经是顾不上什么神王尊严了。

    片刻,一些人才回过神来,看到一片狼籍的翠园,不由打了一个激灵,他们都不由为之骇然,这太让人无法想象了。

    公孙美玉的道行之强众所知道,她的神照媚眼更是让人谈之变色,至于上官飞燕,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她本身就是一尊中神王,但她依然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依然被一招击穿了胸膛!

    虽然说,上官飞燕有大意的成分,未有绝世之兵出手,但,她的实力依然强大,就算是赤手空拳,依然可以斩杀普通的大贤,但是,现在她反而在李七夜手中吃了大亏,被逼得转身逃走。

    张百徒和洪玉娇他们两个人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无法反应过来,他们知道李七夜很强,但是,他们没有想过李七夜会强大到这样的地步,碾杀公孙美玉如同碾杀蚁蝼一样。

    在刚才,他们都在担心李七夜被公孙美玉的神照媚照所控制,现在看来,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李七夜刚才只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己。

    “嗡”的一声,就在所有人为之失神的时候,虚空打开,老者走了出来。这位老者正是刚才被李七夜放逐的老者,他从被放逐的深层次空间走出来,丝毫不损,从容不迫,这足够说明他本身的强大了。

    这个老者虽然已经是白发苍苍,但是。气色很好,神态奕奕。颜童鹤发。虽然他未爆发可怕的气势,但是,看到他双眼星辰明灭,大道衍生,就足够让人打了一个冷颤,足够让人全身发寒。

    “简家的老祖宗。”有在场的老一辈大贤认识这位老者,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喃喃地说道。

    眼前的老者正是简家的家主,也是这一次寿宴的老寿星简龙卫。

    “尊驾,此举太过矣。”简龙卫看着李七夜,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是闯了大祸,捅了马蜂窝,真到了这地步,只怕人族没有人能庇护你。”

    简龙卫并非是对李七夜有敌意,甚至对于李七夜有惜才之心。可惜,李七夜却一口气杀了公孙美玉,重伤了上官飞燕。这是把天灵界的两大巨无霸给得罪了,这样的大事。就算简龙卫想庇护李七夜都难。

    “区区海螺号而己,谈不上闯了大祸。”李七夜直着眼前的简龙卫,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

    看到李七夜这谈笑风云的神态,简龙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海螺号乃是可号令百族,与之为敌,是自寻灭亡……”

    “龙卫。你退下吧。”简龙卫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并不响亮,也只有简龙卫能听得一清二楚。

    一听到这个有气无力的声音,简龙卫如同雷殛一样,他都有些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他都不由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样都能惊动他们的始祖。

    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此时,他只是随手一指,“嗡”的一声,道门打开,他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看着消失的道门,很多人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很多人都不由傻傻地站在那里。

    “好强的人。”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有人回过神来,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喃喃地说道:“难怪是敢助孔雀树血炼亿万广海鱼,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嘛,这简直是一尊杀神,不,应该说是一个凶人,第一凶人!”

    “凶人”有人不由细细地体味着这个称呼,细细体味之下,都觉得这个称呼再适合不过了。公孙美玉乃是沉海神王最宠爱的小妾呀,现在李七夜说杀就杀,这是何等的杀伐果断,这是何等的凶狠冷厉,这样的人的确是够资格被称为“凶人”。

    “小铁,好好招待客人。”此时,失神的简龙卫回过神来,对简小铁吩咐说道。

    在简家的幽深之地,一个秘密的禁地之中,在这里有一个被封印的水池,这说它是水池,不如说它为水棺更准确。

    这样的水棺抬摆放在封禁的中央台上,水棺之中闪动着琥珀的光芒,每一缕的光芒都犹如实质一样。

    水棺中的水看起来像琥珀一样凝固,但是,它却给人一种流光逸彩的感觉,好像这水有生命一样,它在蕴养着水棺中的这个人。

    水棺中如琥珀一般的水虽然被封印了,但是,再强大的封印都无法完全把它封印住,依然能让人闻到一股淡淡的龙涎之香,这龙涎之香入鼻,让人感觉自己全身的血统一下子壮大了无数倍,让人感觉自己要化作真龙一样,自己体内的血脉像是有着一条条巨大的真龙在奔走一样。

    在水棺之中,沉睡着一个老者,一个穿着简单布衣的老者。这个老者虽然穿着简单布衣,但,却有帝王之相,他那朴实的容颜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似乎,他曾经凌驾九天,曾经称霸八方,似乎,他天生就是帝王。

    “嗡”的一声,道门打开,李七夜坐道门中走了出来,他走到了水棺之前,看着水棺中的老者,然后是缓缓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此时,“哗啦”的水声响起,沉在水棺下的老者慢慢浮出水面,他睁开了双眼,当他一双眼睛睁开的时候,给人一种天地明灭的感觉。

    这个浮出水面的老者本是欲起来,安稳坐在那里的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手,淡淡地说道:“简文,免你礼数了,你爬出来,再封印也麻烦,就躺着吧。”

    浮出水棺的老者把头枕在棺边,看着李七夜,不由动容地说道:“大人,果真是你,你果真是抢回了真身。”

    李七夜稳坐在那里,看着老者,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这都是小黑子的功劳,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棺中老者听到这话,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小黑的一切都是由大人所赐,大人给了他生命,给了他无敌,他能这样做,也是报答大人。”

    李七夜稳坐在那里,沉默着不语,看着故人老去,他也唯有沉默,这样的事情他也见多了。

    “时光无情,就算是老头子的龙涎也一样封不住。”李七夜最后轻轻地叹息说道:“你老了,不复年轻时的峥嵘。”

    老者不由笑了一下,说道:“活了这么久,我也满足了,这都是大人与师尊的恩赐,没有大人与师尊,也没有我的今天。”

    李七夜也不由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老头子的确是视你如己出,当年我把你姐弟两个托给他,也是有了交待。”

    老者露出笑容,那怕是他如此强大的存在,他此时在李七夜面前,也依然像是一个小孩子那样的纯真笑了,宛如间,又回到了当年。

    在那遥远的岁月,他们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整日心惊肉跳,每日都在逃亡中渡过,一直遇到了一只阴鸦,直到那天,他们才安稳下来,才知道什么叫做安全,什么叫做幸福。

    “大人见过姐姐了。”最终,老者露出了纯真的笑容,依然是像当年的那个小男孩。

    李七夜沉默了许久,最后轻轻地点头,说道:“是的,多少年了,我一直不愿意回来,但,终究是要作最后一次的道别。”

    老者也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后他微笑地说道:“姐姐她一直都不后悔,她只后悔自己未能迈过心里面的那一道坎,未能陪着大人走到最后。她曾说过,她对不起大人,是她为大人在漫长的道路过造就了障碍。”

    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我也不怪她。过去的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岁月太遥远,如果什么事都往心里面去,那何时才能了结。”

    老者也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露出那纯真的笑容,说道:“我一直认为,大人是不会再回来了,再也不可能见到大人了,今天能再一次见到大人,我这一生也没有什么好遗憾了。”

    李七夜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老者沉默着,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问道:“大人这一次来是告别吗?”

    “也算是吧。”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次别过之后,或者将会成为永别,这将会成为你我最后一次相见,这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

    “大人要上去了吗?”过了好一会儿,老者轻轻地问道,他问出这话的时候,他有些失神,神态很复杂,也很古怪。

    “那是一个众帝诸神并存的世界呀。”老者不由昵喃地说道,说到这里,他都失神起来。(未完待续。)

第1261章砸碎你的头    “嗡”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公孙美玉的神照一下子璀璨无比,整个翠园被照得雪亮,雪亮得让人难于睁开双眼来。◎,

    就在这个时候,公孙美玉的神照之中出现了一只眼睛,一只极为漂亮的眼睛,这只眼睛秋水传神,刹那之间,这只眼睛变得无比的妩媚,异彩照耀,让人一看就瞬间迷失了。

    “道,他们都在公孙美玉的神照媚眼下吃过大亏,知道它的可怕。

    但是,在这个瞬间,简小铁把他们两个人拉了出去,不让他们两个人靠近。

    “公子,你真的要动手吗?”此时公孙美玉开口,声音酥酥入骨,让人骨头发软,魂都不由飞了起来,特别此时她的一双美丽也是泛起了异彩,宛如秋水一样荡漾,让人心生涟漪。

    在公孙美玉的神照媚眼之下,李七夜停下了脚步,此时他宛如痴迷一样看着公孙美玉,一时之间看呆了,而公孙美玉那神照中的那只眼睛更加妩媚,荡漾着波光,照入了李七夜的双眼之中,要把李七夜彻底迷惑。

    “你真美丽”此时李七夜被迷惑了,不由喃喃地说道。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太可怕了。”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不需要动手,就能瞬间控制敌人。这可以想象是多么的可怕。

    见李七夜被自己的神照媚眼迷惑之后。公孙美玉不由浅浅地一笑。不屑地说道:“我还以为有多强大,如此不堪一击的道心,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上官飞燕只是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此时,在她的眼中,李七夜就如同一个死人一样,想怎么样弄死他都行。

    “上官姐姐,现在你想怎么样折磨他都行。完全可以让他生不如死。”公孙美玉轻轻地笑,妩媚入骨。

    此时,尽管公孙美玉妩媚入骨,让人**,但是,很多人看着她都不由寒气直冒,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公孙美玉的神照媚眼太可怕了,一旦丧失了心志,就让人操纵。

    “你过来。”公孙美玉妩媚动人。向李七夜轻轻地招了招手。

    李七夜似乎完全被操纵了心志,整个人呆滞。听到了公孙美玉的吩咐之下,竟然呆呆地走向了公孙美玉。

    “公子”此时,张百徒和洪玉娇都被吓得脸色煞白,不由大叫了声,但是,简小铁拦住他们,不让他们冲过去救人。

    眨眼之间,李七夜走到了公孙美玉的面前,公孙美玉看着被迷惑的李七夜,她不由有几分得意,笑了一下,说道:“就算你能解得开迷惑,但你自己本身也无法抵抗迷惑的魅力,它可是最古老的力量,你想抵抗都抵抗不了。”

    公孙美玉对于自己的神照媚眼是信心十足,只要她的媚眼一直注视之下,再强大的人都无法把持心神,道心会动摇,直到最后会被她迷惑,被她操纵,这就是她的媚眼最可怕的地方。

    “好了,你现在跪下给上官姑娘磕头认罪,一直把自己的头颅磕破为止。”见李七夜被自己控制,任由自己割宰,公孙美玉不屑地说道。

    “呼”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公孙美玉的头发,这突然的变异太快了,离李七夜很近的公孙美玉一时之间还未能反应过来。

    “砰的一声巨响,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这只手抓着公孙美玉的头发把她的头颅狠狠地撞在石柱之上,一下子撞得鲜血溅飞。

    “砰”又是一声撞击响起,公孙美玉再一次身不由己地撞向了石柱之上,重重地撞上去,石柱都被撞碎,公孙美丽的头颅被撞得血肉模糊,本来拥有绝世容颜的她,此时被撞得粉碎,看起来很可怕。

    抓着公孙美玉头发往石柱上撞去的正是李七夜,他一只手就轻易地抓住公孙美玉往石柱狠狠地撞去。

    “住手”公孙美玉尖叫一声,血气喷涌,欲挣脱李七夜的大手,但是,“嗡”的一声,李七夜大手一下子扣住了公孙美玉的脖子,在“万道拳.镇狱神拳”之下,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砰”的一声,公孙美玉的头颅再一次撞到了另一条石柱,撞得石柱断裂,也撞得公孙美玉头颅裂开,鲜血脑浆喷涌,极为恐怖。

    “杀”此时,上官飞燕娇叱一声,瞬间出手,十指一结,瞬间结了凤凰印,凤吟九天,挟着神王之威轰杀而来,当凤凰横扫而至,可以击碎星空,可以横扫神魔,极为的霸道。

    神王出手,就是非凡无比,在这一招之下,可谓是逆转星空,倾倒天地,一招控场,欲镇压住李七夜。

    但是,对于上官飞燕的凤凰印,李七夜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出手便是“万道拳.破穹斧拳”,一拳之下,可碎万道,可破天穹,极为锋利,极为强劲有力。

    然而,李七夜出手的可不止是“万道拳.破穹斧拳”,他的体魄是嗡的一声,飞仙体瞬间给了李七夜这一拳加速,无限的加速,让“万道拳.破穹斧拳”瞬间把速度提到了极限。

    “呜”的一声,凤凰一声惨叫,凤凰印在极速的“万道拳.破穹斧拳”之下瞬间被斩,就像一只凤凰被劈成两半一样。

    而李七夜的这一拳斩了凤凰印之后,依然去势不止,极速地斩向了上官飞燕。

    这速度太快了,这一拳太锋利太强劲有力了,上官飞燕脸色大变,“轰”的一声,她的所有神王之环刹那交织成了巨盾,欲挡住李七夜的这一拳。

    “砰”的一声,巨盾依然挡不下李七夜这一拳,一拳斩断,接着“砰”的一声,一拳击穿了上官飞燕的胸膛,上官飞燕整个人被击得飞了出去,撞塌了好几幢的楼阁。

    “砰”的一声,与此同时,李七夜没有停手,依然是抓着公孙美玉撞向另一条石柱,血肉溅飞,公孙美玉的头颅完全粉碎。

    如此血腥的一幕,让人看得心惊肉跳,甚至有人不忍心去看,在刚才,公孙美玉乃是媚妩入骨的尤物,此时整个人头颅都碎了,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啵”的一声响起,此时,公孙美玉的身体一下子炸开,整个身体炸成了血雾,李七夜被炸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小畜生,你惹怒了我了。”此时,血雾中浮现了无尽光芒,公孙美玉再一次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此时,公孙美玉绽放了更加璀璨的光芒,不过,此时的公孙美玉变得更加,是珍袖版的公孙美玉。

    眼前的公孙美玉十分的美丽诱惑,一寸寸的肌肤如凝胭一般,特别是公孙美玉有意为之,**绽放了无比诱惑迷人的光芒,沟壑之间,让人热血贲涨,特别是她散发出来的甜香,让人闻之如痴如醉。

    这是公孙美玉的神照媚眼最终极状态,在真命的状态之下,把妩媚诱惑发挥到了最极限。

    公孙美玉的神照冲天而起,化作了一面巨镜,垂落了强大无比的光芒,所有的光芒都锁住了李七夜。

    在这一刻,翠园中的不少修士一看到那让人热血贲涨的**、闻到了那醉人的甜香,一下子都不由被迷惑了。

    “小畜生,受死”此时,公孙美玉秋波荡漾,她的迷惑已经是化作了实质,如同是天蚕吐丝一样,要把李七夜整个人包裹住。

    “雕虫小技!”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听到“嗡”的一声,体魄浮现,一条条法则镇天,整个人镇压诸天十地,镇狱神体一出,李七夜整个人如同化作了主神,镇压诸天神魔。

    “砰”的一声,李七夜一脚重重地踏在了公孙美玉的身上。

    “开”公孙美玉娇叱一声,神照翻转,无穷无尽的光芒轰向李七夜踏来的大足。

    “砰”的一声响起,不管公孙美玉的神照有多强大,但是,在李七夜的镇狱神体之下都无济于事,一下子被李七夜踩在了脚下。

    看着踩在脚下的公孙美玉,李七夜冷冷地说道:“你不该用这种手段动我身边的人。”

    “你”被踩的公孙美玉厉叫一声,欲挣扎逃脱,但是,在镇狱神体之下,她无法动弹丝毫,根本就抗拒不了李七夜重量。

    “小友,手下留情”就在瞬间,一个声音响起,一个老者出现在翠园,一只手向李七夜伸去,欲救下被踩的公孙美玉。

    李七夜只是五指一张,“嗡”的一声,黑洞浮现,瞬间淹没了这位老者,在“万道拳.吞天魔拳”之下,这位老者也是身不由己,瞬间被放逐。

    “老祖宗”一见老者被放逐到黑洞之中,连简小铁也不由大吃一惊。

    “谁来都救不了你。”李七夜冷淡地说道,镇狱神体爆发,脚一碾,把公孙美玉碾得粉碎。

    “不”临死之时公孙美玉惨叫一声,但是,一切都是枉然,在镇狱神体的碾压之下,她的真命灰飞烟灭,粉碎的真命化作了光粒慢慢地消散而去,丝毫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