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到了这时候,韩天便是将浑身上下都搜索了一遍,在怀中却是掏出来了一个小包,这个小包却是用一种特殊的兽皮制成的,表面毛发十分光滑顺服,甚至还有油脂一般,看起来都知道是一种十分珍贵的毛皮。∷,

    而韩天将这小包拿在手里面之后,顿时神色变得有些复杂,却又有些感慨的模样,仿佛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友似的,然后便是从里面取出来了几样粉末,迅速的的将之混合在了一起,立即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不过就在这时候,他船舱的门忽然被推开了,韩天顿时转头望了过去,见到了一名看起来就是老实巴交的汉子站在了门口,似乎呆住了,隔了一会儿才结结巴巴的道:

    “啊,啊?韩掌令,你醒了?”

    韩天将脸一沉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能醒了?”

    这汉子立即脸色就是一白,急忙摆手道:

    “当,当,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韩天冷哼了一声道:

    “咱肚子饿了,去弄些酒菜来,赶快,吃了以后的话,还要去上面围剿那些贼人妖人!”

    这汉子乃是船上打杂的,叫做老宋,听了以后急忙点头哈腰的道:

    “是,是,是。”

    这时候他领命出去以后,却是直接去找船上的大夫,这位大夫听了他的说话以后,便是急忙过来看,见到了韩天果然苏醒了过来,便走过来询问他一些问题。

    此时韩天虽然已经被夺舍,但大巫凶活了这几百年,什么事情没见过,应付起来这些人不要太简单,因此三言两语就打消了这名大夫的疑惑。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大巫凶此时的这种头部情况也确实真的是可重可轻。

    就拿这大夫来说,他就亲眼见过比这位韩掌令头上伤势貌似更轻的人。却是直接昏迷不醒七天,然后死掉的,但他也是见过脑袋被狼牙锤砸了五六下,头破血流,看起来严重好几倍,却是依然生龙活虎砍死了五六个人,一抹脸上流淌下来的鲜血便是大吃大喝的

    此时韩天在这些伤员当中,也算得上是身份相当高的了,所以他说自己饿了要吃东西,便立即有人去准备。不过很是简陋,只端上来了三个盘子,一个盘子里面就是四个黄涔涔麦皮饼子,一个盘子里面是很普通的小白菜炒藕片,最后那个盘子里面终于见了点荤腥,却是一只鸡腿,但做法也是简单得令人想要流泪,就是一只生鸡腿放在灶上蒸熟,然后洒点盐巴上去就好了。

    端盘子的老宋可是提心吊胆的站在了旁边。唯恐接下来就是几个耳光抽过来,然后便是恶狠狠的痛骂,这种事情他已经是经历过了许多次,因此一见到了韩天眉头一皱。立即便是条件反射也似的抱着脑袋瘪嘴朝着旁边一蹲,嘴巴里面已经开始默默念佛了。

    不过,韩天却是有些不耐烦的道:

    “我说的是给我拿些酒菜来,酒呢?还有。你他娘的是脚软了吗?蹲下去干嘛?”

    老宋有些惶恐的道:

    “周大夫说掌令您老人家脑袋受伤了,最好不要喝酒。所以,所以小人就没敢端上来。”

    韩天听了以后。摆摆手便道:

    “你下去吧,我知道了。”

    老宋此时顿时便是如释重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竟然会遇上这种天大的好事,这位掌令竟是轻轻放过,立即就仿佛是夹着尾巴的狗一样迅速的逃了出去。

    等到老宋走了以后,韩天拿起来了一块顶多也就值三文钱的麦皮饼子,深深的嗅了嗅,然后仿佛那味道真的是人间至味似的,芬芳香醇至极,这才轻轻的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着,看那模样,龙肝凤胆的味道也是不过如此了。

    然后韩天便是开始迅速的开动了起来,若风卷残云一般的将桌子上的食物一扫而空,最后才意犹未尽的叹了口气,看着他眼里的光芒,似乎同样的菜再来十份他也能吃得下,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因为此时在韩天体内的不是他本人,而是死了足足好几年的大巫凶了啊。

    在鬼魂的状态下,虽然能看能听,却是没有办法吃和闻的,无论换成是谁饿这么好几年,估计与大巫凶的表现相比起来的话,搞不好都是只会差不会高啊。

    吃完了这些东西以后,韩天便是站了起来,然后走了出去,对着周大夫道:

    “我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了,目前紧缺人手,我现在出去帮忙。”

    这周大夫正忙得脚后跟能砸到自己的后脑勺,巴不得少点麻烦事,韩天自己愿意出去,那么出了事情就赖不到他的头上了,便顿时笑眯眯的道:

    “好,好,好,韩掌令请自便。”

    这周大夫的回答本来就在韩天的预料当中,当下便是点了点头,朝着船头走了上去,然后乘势几下跳跃,便是来到了旁边的一处酒楼的屋顶上,这里乃是高处,视野十分宽阔,几乎是可以将大半个战场的情况收入眼底。

    此时韩天便是见到,大概是前线吃紧的缘故,所以此时法家所准备的预备队已经是只留下来了一成不到,好在他们的“囚天地”阵法也是完好无损,将阵势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此时元昊身边的帮手也只剩余下来了三个,并且还在左支右绌的格外狼狈,看起来法家的胜出便已经是指日可待了。

    面对此时的这种情况,韩天的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这帮孙子也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这阵法明明是脱胎自妖族的天笼秘术:天罗地网,乃是妖族当中蜘蛛一族的不传之秘,嘿,被法家的这帮混蛋学会了以后改头换面,居然就敢说是自己这边的神通,还取了个这样的鬼名字!”

    仔细的再观察了一会儿,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以后,韩天便是跃下了船去,在心中冷笑道:

    “法家果然是换汤不换药,只是略为改动而已,天罗地网这一招当年在妖族当中被称为是十大神通之一,当然威力是极强的了,不过但凡能够施展出来这一招的,十之**都是体型庞大的蜘蛛精,百足精!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便是这阵法经常都需要同时对其中的四五个节点进行控制,蜘蛛精当然有足够的脚爪来操控,但是!人却没有啊,所以法家你们只能在这几个节点处配置人手,在关键的时候挥舞红旗,让他们以同样的步骤来控制节点。”

    “但是,这几个人手,终究没有可能做到心神相通,如同一人那样默契,这样的话,阵法的威力至少就要下降个两成,非但如此,控制这几个节点的人也是必须要经过了多年的默契培训,才能达到相互之间的配合融洽的地步,因此,这几个人貌似做的事情非常简单,并且也仿佛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实际上他们的存在,就仿佛是大军作战时候,随军搬运粮草的民夫那样,貌似普通平凡,毫不起眼,实际上却是不容忽视的一环,若基石一样的存在!”

    韩天拿定了主意以后,跃下船头落地的时候,已经是悄然进入到了一团阴影当中,此时明月当中,月光若水,将四下里照耀得亮堂堂的,韩天却是在阴影当中不停的穿行着,灵巧无比,然而他哪怕是在穿行当中,都有一种堂而皇之的气度。

    更诡异的是,在靠近了那囚天地阵法的时候,四周的守卫密度和警惕性都是增大了的,可是韩天明明就是从有的守卫面前径直走过去,那名守卫却是仿佛看到了空气一般,令人感觉到格外的诡异。

    不过仔细一想,韩天此时是什么人?

    抛开其余的身份不谈,那都是近一百七十年来,出现的唯一一名大巫凶,凌驾镇压在了整个西戎的几千名巫凶头上,却还要人没有半点异议,单是这样的修为,这样的名头,也是令人为之惊叹啊。

    因此,哪怕此时大巫凶乃是夺舍他人的躯体,发挥不出来最大的威力,蒙蔽几名法家的守卫又算得上什么呢?何况,他的目标乃是那几名貌不起眼的,控制阵法节点的法家弟子,又不是直接靠近被困的元昊等人,法家的防护力量相对来说也是虚弱很多,因此竟是被韩天一路上都是无声无息的侵入了进去。

    并且大巫凶每经过一段距离,便会一扬手洒出来了一片灰色的粉末,这灰色的粉末在空中也只是氤氲一下,然后便是马上袅袅消散,并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路过的人顶多会觉得霉味儿重了一点儿而已。

    不过这“囚天地”其实一共是足足三层,地上困住元昊等人的是第一层,而第二层,第三层都是被修筑在了地下,可以说是筹划以久。

    不过,在即将靠近到了这所谓的“囚天地”阵法的底层的时候,大巫凶还真的是遇到了一点儿麻烦,因为在这里法家同样也是布下了重重的守卫,只是相对的来说,比上层中层要好得多而已。(未完待续……)

第1260章神照媚眼    这个楞小子一说话,很多人都一下子闭嘴了,很多人都知道,李七夜曾与公孙美玉结仇,杀了她身边的婢女,而就在刚不久,李七夜还杀了上官飞燕的弟弟上官飞龙。

    这个楞小子身边的人都不由暗暗地推了他一下,但是,这个楞小子是一根筋,还反应不过来,不明白地说道:“推我干什么,我说的是事实上,传说在碧洋海的时候,李七夜曾经血炼亿万广海鱼,成就了万古以来没有人敢做的事情,我听碧洋海的树族在说,李七夜是凶焰遮天,他这样的屠夫,谁都怕他。”

    这楞小子还是这样说,顿时让他身边的人十分无奈,恨不得与这个家伙保持一段距离,所以,这使得他身边的人都别过脸去,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模样。

    对于这个楞小子的话,冷冷地坐在那里的上官飞燕冷哼一声,没有当场发作。

    见上官飞燕不悦,立即有人打圆场,说道:“血炼亿万广海鱼的事情我也有耳闻,这种事情,也只不过是以讹传讹而己,夸大其辞,事实上,真正血炼亿万广海鱼的,那是孔雀树,孔雀树才是真正幕后的主使,李七夜只不过是给孔雀树跑跑腿而己,一个小角色。”

    “但,这终究是血炼亿万广海鱼呀。”这个楞小子脑袋依然转不过弯来,说道:“面对亿万广海鱼,他还敢站出来,这也说明他胆子很大,换作是我,早就吓尿了。”

    “胆子再大,也只不过是狂妄无知而己。”此时上官飞燕冷冷地说道:“修士靠的是实力,狂妄无知的人,只会自寻死路。”

    “闭嘴,少说两句。”见上官飞燕要发飙的模样,这个楞小子的长辈也顾不上许多了,上前就给了他一个耳光,斥喝道。

    这个楞小子被自己的长辈抽了一个耳光。还是十分委屈的,只好是乖乖地闭上嘴巴。

    “呵。呵,一个人族而己,算得了什么,天灵界乃是我们海妖、魅灵的天下,区区人族,掀不起风浪来。”这个楞小子的长辈笑呵呵地打圆场地说道。

    公孙美玉淡淡浅笑,说道:“一个小辈而己。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谈的,他也放肆太久了,该走到尽头的时候了,敢惹我们,是他命该绝!”

    “那是,那是。”有人立即附和地说道:“一个人族,算得了什么东西,在天灵界人族没地位!就算他是控树者又如何,那也是难成大事。在天灵界。那个人族敢与我们海妖为敌,必灭他们人族。一群蚁蝼,也敢在巨龙面前嚣张放肆……”

    “啪”的一声。当这个附和的海妖话还没有说完,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来。一个耳光当场把他抽飞,抽得他鲜血狂喷,一口牙齿吐了出来。

    “我倒要看看谁敢灭我人族。”此时,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慢理斯条,从容不迫,此时,李七夜已经跨入了翠院,双目一扫。环视众人,睥睨傲视。

    “李七夜”看到李七夜走了进来。在场不少海妖、魅灵的修士一下子站了起来,很多人一下子看着李七夜。

    一见李七夜,上官飞燕双目瞬间绽放了可怕的杀机,公孙美玉也是秀目一寒,冷冷地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走了进来,只是冷淡地看了上官飞燕和公孙美玉一眼,平淡地说道:“交出张百徒和洪玉娇。”

    上官飞燕双目露出了可怕的杀机,她身上的神王之环瞬间绽放,“轰”的一声,上官飞燕毫不掩饰自己的血气,神王之威轰然而起,血气如真龙冲天,一轮轮的神王之轮如是星辰轨道一样,遮闭天地,当上官飞燕她秀目杀机无尽绽放之时,整片天地瞬间彻寒。

    此时的上官飞燕,爆发了自己最强之威,让道行浅的人都不由双腿打了一个哆嗦,很多人都不由后退了好几步。

    虽然大家都知道上官飞燕是一位神王,但是,当她完全爆发自己血气,展露神王之威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可怕!

    “上官仙子,杀了他,一个人族蚁蝼而己,把他碾成肉酱,敢与我们海妖为敌,杀无赦”刚才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飞的海妖,见到上官飞燕的强大,立即叫嚣地说道。

    他都不由面容扭曲,当着众人的面,被李七夜一个耳光抽飞,他是老脸不存。

    “砰”的一声,李七夜一脚就重重地把他踹在了地上,把地面都撞出一个深坑来,鲜血染红了石板。

    “放了他们,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上官飞燕双目绽放的杀机,可怕得让人彻体发寒,她的杀机一扫过之时,就像是把人的肌肉是薄薄的一片片削下来一样,让人不由打了个哆嗦。

    “放了他们也可以。”上官飞燕冷森地说道:“你跪下了磕头认罪,自裁于我面前,我取你头颅祭我弟弟在天之灵,我就放过他们两个人,否则,不止是让你生不如死,而且也必将会让你身边的人一个个戮难!”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死活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缓缓地说道。

    “过来受死!”上官飞燕一步踏上去,整个天地逆转,神王之威镇压整个翠园,让人寸步难行,甚至许不少人有跪下膜拜的冲动。

    上官飞燕还未出手,强大的神王之威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让不少人场的人都相视了一眼,大家都心里面发寒,上官飞燕成就神王,这绝不是浪得虚名。

    “神王一出,大贤何足为道。”就是在场的老一辈普通大贤感受到了神王的镇压,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上官姐姐,不急着杀死他,先折磨折磨他,让他感受一下身边的人背叛、身边的人死去的滋味。”在上官飞燕要出手的瞬间,公孙美玉妩媚一笑,拦住上官飞燕笑着说道。

    “嗡”一声响起,此时公孙美玉脑后浮现了一面明镜,这面明镜沉浮着奥妙无比的符文,当这面明镜照过之时,一切变得雪亮,好像什么东西在这一面面镜之下,都无可遁形一样。

    “天照”看到公孙美玉脑后浮现明镜,有少人相视了一眼,有了解公孙美玉的人暗暗地后退,与公孙美玉拉开了距离。

    天照,这是魅灵才有的东西,魅灵的天照,也被人称之为神照,魅灵的神照极为逆天,它可以解道义、透虚妄、识秋察、感天地。

    而公孙美玉不止是把她的神照修练得很强大,她还修练成了另一门让人闻风丧胆的绝招,让知道的人都为之敬畏的奇术!

    此时,在楼阁之内走出了两个人,正是被抓走的张百徒和洪玉娇,此时,张百徒和洪玉娇两个人神态呆滞,好像是木偶一样。他们两个人走出来之后,呆滞地站在了公孙美玉的身后。

    “你要找的人,可惜,此时他们已经是我的奴仆,为我做苦力。”公孙美玉一笑,迷惑人心,特别是她脑后的天照雪亮的时候,更让人心神摇拽,不能自持。

    公孙美玉淡淡地轻笑说道:“你杀了我的婢女,我就拿你身边的人来做奴仆,奴役他们,折磨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在她的笑容中露出了阴森与狠毒。

    听到公孙美玉这样的话,看着如同木偶一样的张百徒和洪玉娇,就是在场的一些魅灵都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有大人物喃喃地说道:“神照媚眼。”

    神照媚眼,这正是公孙美玉的可怕奇术,她天生妩媚,把自己的神照修练成了媚眼,迷惑人心,操纵意志,不管是谁,一旦被他的神照媚眼迷惑了心志,必将会成为她的傀儡,任由她操纵。

    看了一眼神态呆滞的张百徒和洪玉娇,李七夜双目一寒,冷冷地说道:“自找灭亡。”

    “哟,是吗?”公孙美玉轻轻一笑,说道:“若是你落入本娘娘的手中,本娘娘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公孙美玉是脸色一冷,阴森地笑着说道:“你们两个给我上,杀了他。”

    公孙美玉的话一落下,站在她身后的张百徒和洪玉娇立即冲了出来,十分凶狠地冲向了李七夜,他们两个人虽然不是特别强大,特别是张百徒,可以说是弱小,但是,此时他们却拿出了自己全身的本事,就像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向李七夜扑杀而来。

    他们两个人还没有靠近李七夜,李七夜双手一按,就把他们两个人定住了,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出手如闪电,瞬间击在了张百徒和洪玉娇的眉心。

    李七夜双目光芒绽放,两道法则瞬间射入了他们的双目之中,宛如是听到“铛”的一声解锁声一样,洪玉娇和张百徒两个人顿时如同雷殛一样,咚咚咚后退了几步。

    “公子”此时张百徒和洪玉娇两个人一下子清醒过来,他们双眼清澈,毫无疑问,李七夜解除了他们的迷惑。

    李七夜双目一寒,向公孙美玉走去。

    “哟,还看不出来,还真有几分本事。”公孙美玉见李七夜竟然解开了张百徒和洪玉娇的迷域,也暗暗吃了一惊,但是,她依然还是有信心,迷倒众生地一笑。(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