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楞小子一说话,很多人都一下子闭嘴了,很多人都知道,李七夜曾与公孙美玉结仇,杀了她身边的婢女,而就在刚不久,李七夜还杀了上官飞燕的弟弟上官飞龙。

    这个楞小子身边的人都不由暗暗地推了他一下,但是,这个楞小子是一根筋,还反应不过来,不明白地说道:“推我干什么,我说的是事实上,传说在碧洋海的时候,李七夜曾经血炼亿万广海鱼,成就了万古以来没有人敢做的事情,我听碧洋海的树族在说,李七夜是凶焰遮天,他这样的屠夫,谁都怕他。”

    这楞小子还是这样说,顿时让他身边的人十分无奈,恨不得与这个家伙保持一段距离,所以,这使得他身边的人都别过脸去,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模样。

    对于这个楞小子的话,冷冷地坐在那里的上官飞燕冷哼一声,没有当场发作。

    见上官飞燕不悦,立即有人打圆场,说道:“血炼亿万广海鱼的事情我也有耳闻,这种事情,也只不过是以讹传讹而己,夸大其辞,事实上,真正血炼亿万广海鱼的,那是孔雀树,孔雀树才是真正幕后的主使,李七夜只不过是给孔雀树跑跑腿而己,一个小角色。”

    “但,这终究是血炼亿万广海鱼呀。”这个楞小子脑袋依然转不过弯来,说道:“面对亿万广海鱼,他还敢站出来,这也说明他胆子很大,换作是我,早就吓尿了。”

    “胆子再大,也只不过是狂妄无知而己。”此时上官飞燕冷冷地说道:“修士靠的是实力,狂妄无知的人,只会自寻死路。”

    “闭嘴,少说两句。”见上官飞燕要发飙的模样,这个楞小子的长辈也顾不上许多了,上前就给了他一个耳光,斥喝道。

    这个楞小子被自己的长辈抽了一个耳光。还是十分委屈的,只好是乖乖地闭上嘴巴。

    “呵。呵,一个人族而己,算得了什么,天灵界乃是我们海妖、魅灵的天下,区区人族,掀不起风浪来。”这个楞小子的长辈笑呵呵地打圆场地说道。

    公孙美玉淡淡浅笑,说道:“一个小辈而己。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谈的,他也放肆太久了,该走到尽头的时候了,敢惹我们,是他命该绝!”

    “那是,那是。”有人立即附和地说道:“一个人族,算得了什么东西,在天灵界人族没地位!就算他是控树者又如何,那也是难成大事。在天灵界。那个人族敢与我们海妖为敌,必灭他们人族。一群蚁蝼,也敢在巨龙面前嚣张放肆……”

    “啪”的一声。当这个附和的海妖话还没有说完,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来。一个耳光当场把他抽飞,抽得他鲜血狂喷,一口牙齿吐了出来。

    “我倒要看看谁敢灭我人族。”此时,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慢理斯条,从容不迫,此时,李七夜已经跨入了翠院,双目一扫。环视众人,睥睨傲视。

    “李七夜”看到李七夜走了进来。在场不少海妖、魅灵的修士一下子站了起来,很多人一下子看着李七夜。

    一见李七夜,上官飞燕双目瞬间绽放了可怕的杀机,公孙美玉也是秀目一寒,冷冷地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走了进来,只是冷淡地看了上官飞燕和公孙美玉一眼,平淡地说道:“交出张百徒和洪玉娇。”

    上官飞燕双目露出了可怕的杀机,她身上的神王之环瞬间绽放,“轰”的一声,上官飞燕毫不掩饰自己的血气,神王之威轰然而起,血气如真龙冲天,一轮轮的神王之轮如是星辰轨道一样,遮闭天地,当上官飞燕她秀目杀机无尽绽放之时,整片天地瞬间彻寒。

    此时的上官飞燕,爆发了自己最强之威,让道行浅的人都不由双腿打了一个哆嗦,很多人都不由后退了好几步。

    虽然大家都知道上官飞燕是一位神王,但是,当她完全爆发自己血气,展露神王之威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可怕!

    “上官仙子,杀了他,一个人族蚁蝼而己,把他碾成肉酱,敢与我们海妖为敌,杀无赦”刚才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飞的海妖,见到上官飞燕的强大,立即叫嚣地说道。

    他都不由面容扭曲,当着众人的面,被李七夜一个耳光抽飞,他是老脸不存。

    “砰”的一声,李七夜一脚就重重地把他踹在了地上,把地面都撞出一个深坑来,鲜血染红了石板。

    “放了他们,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上官飞燕双目绽放的杀机,可怕得让人彻体发寒,她的杀机一扫过之时,就像是把人的肌肉是薄薄的一片片削下来一样,让人不由打了个哆嗦。

    “放了他们也可以。”上官飞燕冷森地说道:“你跪下了磕头认罪,自裁于我面前,我取你头颅祭我弟弟在天之灵,我就放过他们两个人,否则,不止是让你生不如死,而且也必将会让你身边的人一个个戮难!”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死活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缓缓地说道。

    “过来受死!”上官飞燕一步踏上去,整个天地逆转,神王之威镇压整个翠园,让人寸步难行,甚至许不少人有跪下膜拜的冲动。

    上官飞燕还未出手,强大的神王之威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让不少人场的人都相视了一眼,大家都心里面发寒,上官飞燕成就神王,这绝不是浪得虚名。

    “神王一出,大贤何足为道。”就是在场的老一辈普通大贤感受到了神王的镇压,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上官姐姐,不急着杀死他,先折磨折磨他,让他感受一下身边的人背叛、身边的人死去的滋味。”在上官飞燕要出手的瞬间,公孙美玉妩媚一笑,拦住上官飞燕笑着说道。

    “嗡”一声响起,此时公孙美玉脑后浮现了一面明镜,这面明镜沉浮着奥妙无比的符文,当这面明镜照过之时,一切变得雪亮,好像什么东西在这一面面镜之下,都无可遁形一样。

    “天照”看到公孙美玉脑后浮现明镜,有少人相视了一眼,有了解公孙美玉的人暗暗地后退,与公孙美玉拉开了距离。

    天照,这是魅灵才有的东西,魅灵的天照,也被人称之为神照,魅灵的神照极为逆天,它可以解道义、透虚妄、识秋察、感天地。

    而公孙美玉不止是把她的神照修练得很强大,她还修练成了另一门让人闻风丧胆的绝招,让知道的人都为之敬畏的奇术!

    此时,在楼阁之内走出了两个人,正是被抓走的张百徒和洪玉娇,此时,张百徒和洪玉娇两个人神态呆滞,好像是木偶一样。他们两个人走出来之后,呆滞地站在了公孙美玉的身后。

    “你要找的人,可惜,此时他们已经是我的奴仆,为我做苦力。”公孙美玉一笑,迷惑人心,特别是她脑后的天照雪亮的时候,更让人心神摇拽,不能自持。

    公孙美玉淡淡地轻笑说道:“你杀了我的婢女,我就拿你身边的人来做奴仆,奴役他们,折磨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在她的笑容中露出了阴森与狠毒。

    听到公孙美玉这样的话,看着如同木偶一样的张百徒和洪玉娇,就是在场的一些魅灵都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有大人物喃喃地说道:“神照媚眼。”

    神照媚眼,这正是公孙美玉的可怕奇术,她天生妩媚,把自己的神照修练成了媚眼,迷惑人心,操纵意志,不管是谁,一旦被他的神照媚眼迷惑了心志,必将会成为她的傀儡,任由她操纵。

    看了一眼神态呆滞的张百徒和洪玉娇,李七夜双目一寒,冷冷地说道:“自找灭亡。”

    “哟,是吗?”公孙美玉轻轻一笑,说道:“若是你落入本娘娘的手中,本娘娘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公孙美玉是脸色一冷,阴森地笑着说道:“你们两个给我上,杀了他。”

    公孙美玉的话一落下,站在她身后的张百徒和洪玉娇立即冲了出来,十分凶狠地冲向了李七夜,他们两个人虽然不是特别强大,特别是张百徒,可以说是弱小,但是,此时他们却拿出了自己全身的本事,就像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向李七夜扑杀而来。

    他们两个人还没有靠近李七夜,李七夜双手一按,就把他们两个人定住了,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出手如闪电,瞬间击在了张百徒和洪玉娇的眉心。

    李七夜双目光芒绽放,两道法则瞬间射入了他们的双目之中,宛如是听到“铛”的一声解锁声一样,洪玉娇和张百徒两个人顿时如同雷殛一样,咚咚咚后退了几步。

    “公子”此时张百徒和洪玉娇两个人一下子清醒过来,他们双眼清澈,毫无疑问,李七夜解除了他们的迷惑。

    李七夜双目一寒,向公孙美玉走去。

    “哟,还看不出来,还真有几分本事。”公孙美玉见李七夜竟然解开了张百徒和洪玉娇的迷域,也暗暗吃了一惊,但是,她依然还是有信心,迷倒众生地一笑。(未完待续。)

第八十章 夺舍    林封谨的话没有得到回应,不过却是有一阵阴风打着卷儿吹过,看起来似乎都有些不耐烦的意味,这时候,外间却是已经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还有人紧张的呼喊,显然是之前林封谨与韩天的打斗虽然十分短暂,却还是闹出来了不小的动静,因此及时来援助。

    这时候,林封谨也是没得选择了,将手掌朝着韩天的后脑勺轻轻一拍,顿时就见到写魂息香悄然刺入到了韩天的头部当中,无声无息,直没至根,混合在了头发当中可以说是根本看不出来。

    而韩天整个人的身体则是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便是不再动弹。

    林封谨一掌拍出之后,顺带塞了一个小袋子在韩天的怀中,便立即施展出来了孑孓身法弹了出去,他自从斩三尸之后,孑孓身法已经可以说是进入到了大圆满的境界,虽然是在民居当中的这狭窄地方,弹射出去的姿态依然是给人圆融无碍的感觉,瞬间就消失在了后方的柴房当中。

    虽然其余听到动静的两人仅仅是过了三四个呼吸就马上赶了过来,但是,他们看到的就只有韩天僵硬的倒卧在了地上的身体,这六人虽然不是亲生兄弟,但是都是一起长大,生死与共,我救你,你救我的也不知道共了多少次患难,经历了多少次生死。

    因此,这两人见到了这景象以后,可以说是双眼都是一下子红了,不过虽然是在这样的状态下,依然是随时保持着警惕,见到了有一人冲上去救治之后,另外的一人则是“当啷”一声拔剑出鞘,严密的防护着四周。这样的素质可以说是相当难得了,若没有经历过多次血与火的考验,断然做不出这样的行动来。

    这时候。俯身下去查看韩天的那人忽然喜道:

    “还有气,似乎只是被打晕了。太阳穴处有一块乌青。”

    另外警戒防守的那人也是微微的嘘出了一口气来道:

    “那就好,六师伯号称赛扁鹊,便是只剩余下来一口气的人都能彻底的救活转来,二哥也算是命大了。”

    他们一面对话,一面已经是发出了一支烟火信号来,在天空当中扶摇直上,这里本来就是法家高手云集的地方,一见到了信号。立即就有人前来,摸了摸韩天的脉搏以后便道:

    “不是致命伤,送到后面去。”

    这一次前来,法家中人也是早有准备,布设下来了这个局之后,这里毕竟乃是南郑的地盘,因此连死者尸体的运送,伤者的救治等等都是有一系列的预案,参与了这个计划的所有法家中人做起这些事情来,就仿佛是一个一个密切咬合的齿轮。一旦激活,就能不停的徐徐旋转。

    然而,他们却是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些精密的齿轮当中,有一个已经是停止了旋转,非但如此,这一个齿轮更是生锈腐蚀,甚至会逆向转动,产生的破坏力之惊人,可以说甚至会超出他们的想象!!

    *

    林封谨躲藏在了城隍庙附近的民居当中,在这样的复杂地形面前他端的是如鱼得水,存心逃走躲藏起来的话。不要太简单,当然。这也是法家中人并不重视他的缘故了。

    此时法家聚集在这里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十成力量当中。少说也有五成要全部都集中在元昊的身上,避免他逃走,接下来的三成力量,则是利用附近的小巷地理优势,狙击阻拦前来旬州的官方力量,比如捕快,衙役等等,剩余下来的两成力量,则是说实话要当成机动来使用,非常重要,若不是万不得已的话,那么坚决是不可以动用的。

    因为谁也不知道元昊此人还有没有底牌,只要他的脑袋还在脖子上,那么就不能掉以轻心!同时,虽然法家已经是发动了暗棋后手,能暂时阻拦住旬州这边的官军入城,但旬州城内的保甲,衙役,公差等等也是纷纷涌来,压力极大,这两成力量,就是用来应付各种突发状况,等闲不得轻动!

    因此,对于这里的主事者来说,林封谨就完全仿佛是一只苍蝇也似的,杀不杀都是无关紧要,只需要派人将林封谨盯住,不让他捣乱便是万事大吉,若是多投入了力量在他身上,只怕还正中了对方的下怀。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封谨很轻松的闪避着剩余下来的这几人的追击,嘴角却是露出来了一抹冷笑,他的后手已经是放了出去,可以说是法家中人任谁也想不到,韩天已经不再是他本人,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控制那具躯壳的业已换成了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鬼!甚至林封谨都不用费心指点对方应该怎么做,因为无论从实力或者经验上来说,大巫凶本人肯定都会做得比林封谨想象当中的还要好!

    此时忽然之间,林封谨面前的屋瓦哗啦一声就坍塌了下来,灰尘和瓦片纷纷滚落之际,更是能够见到一道仿佛是星光凝结成的剑光匹练斩下,那一股澎湃的气势,直要令人几乎是心神都是为之所夺。

    仔细的看去,这一道剑光,居然是由三道剑光组成的,因此乃是由三个人组成了“三才阵”,联手斩出,这左都门下六子果然是有几把刷子的,居然可以这么快就调整了过来,然后默不作声的找到了林封谨的位置,然后在无声无息当中暴起发难。

    非但如此,林封谨的脚下更是闪耀了出来点点的星光,看起来他每踏出一步,都会在地上踩踏出来一个星光凝聚出来的脚印似的,煞是好看,不过这却不是什么好兆头,而是由于林封谨已经悄然之间中了法家的一记“星镣术”的缘故,以星光之力形成镣铐。

    这“星镣术”难缠的地方就在于,韧性奇强,并不是和你硬抗的,就不像是钢铁镣铐那样,一定要将你的步伐限制到某个程度。中了“星镣术”之后,你哪怕像是正常人走路那样也是可以的,只是要耗费加倍的力气。就仿佛是被一根牛筋这种软韧无比的东西绑住是一个道理。

    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体内龙气缭绕寰转。密布全身,他的双腿上面立即就传来了“啪啦”的一声隐隐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断裂掉了一般,便是悄然将这星镣术给破去了。紧接着他一个后空翻,双手已经是抓住了房梁,借势一荡,整个人都缩成了球状,已经是对着后方翻滚了出去。

    那一记星光三才剑便是险之又险的落空。擦着林封谨身体斩了过去,然而这一剑乃是法家的不传之秘,普通的弟子都没有能力与闻的,因此哪里有这么容易闪避掉的,控制星光三才剑的人捏了一个剑诀,这一把星光闪耀的剑光立即直若飞剑那样,中途转向,对准了林封谨追踪斩出,犀利无比!

    传闻这星光三才剑修炼到了极致的时候,剑气会凝聚到了极限若针。却是将万千威力聚在了一点上,可以说端的是无坚不摧,这倒也罢了。关键是修炼到了大成境界的标志,竟然是要控制这星光三才剑连续刺出一百次,每一次都必须刺过针鼻当中,却是不伤针鼻分毫,这就展现出来了何等精妙的控制力?

    不过,说到底这星光三才剑还是属于神通一类,对于身有龙气的林封谨来说,要正面硬撼破掉也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并且这是动用龙气之威。对妖命之力的消耗也是相当之小的。但是,林封谨却是想得很明白。自己破掉了法家的“星镣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破法的种类很多。可是,能够正面硬撼破掉这“星光三才剑”的,旁人难保就不会联想到龙气方面去了,这种事情一旦被掀开,对林封谨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更重要的是,战斗都是为了利益服务的,林封谨呆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杀人吗?

    当然不是。

    面前的这法家五子与林封谨无冤无仇,杀他们除了激怒法家中人,派出更多更强的敌人来之外,对林封谨绝对没有好处,那么还拼死拼活打个什么劲?

    并且严格的说起来,林封谨此时要想逃走的话,已经是有大把机会了。

    因为旬州的知州也不是个死人,听说了自己的地盘上居然有敌国的奸细正在大规模的闹事,这种事情可不仅仅是丢脸那么简单了,被政敌知道了的话参自己一本,一个昏庸无能的帽子扣下来,那可是要丢官的,所以说暴怒之下,什么大差头,总捕头的屁股都被打得开花,并且亲自来到了外围督促。

    在这样强大的压力下,法家立即是首当其冲,感同身受,前方顿时吃紧,那么这边肯定就要调动手中的机动力量去支撑,迟滞,所以林封谨这边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小了。

    他既然不想淌这浑水,那么为什么此时有机会又不肯走了呢?却是大巫凶之前的一句话提点了他,那就是此时林封谨手中的这一把“世界的尽头”的器魂还是有明显的不足之处,那便是上面的煞气太少了,用来祭器的血肉魂魄不够!

    有道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此时法家众多高手云集于此,要和元昊拼个你死我活出来,这其中肯定会有不少强横的高手被重创,甚至陨落,既然反正都是要死翘翘的,还不如来用来祭器好了!林封谨之前白白的被元昊戏弄了一番,为他做了开道先锋,这笔账当然要好好的和他算一算了,顺带收点利息回来,否则的话,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

    面对星光三才剑的追斩,林封谨也是利用自己的孑孓身法,不停的弹射逃逸,此时林封谨虽然已经是今非昔比,不耐持久战,却已经是研究出来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节省”办法。

    消耗妖命之力最剧烈的,无疑就是动用神器“世界的尽头”的时候,其次的话,则是施展出了“放缓时间”“寸光阴”等等特效,接下来便是施展肺神炮,心神儡,肝神刀等等附带的五神脏衍生效果。

    因此,这些异能林封谨是能不用都不用,而像是孑孓身法。魔柳丝之舌,狩人之术,狩魔之术等等都是自己修炼出来的。还有自己异常灵敏的嗅觉,听觉这种种东西。则都是属于对自己妖命之力消耗极少的,因此在战斗当中便是可以多应用一下。此时林封谨刻意拖延时间,对妖命之力的消耗便是极小的了。

    因此追杀林封谨的法家三子纵是竭尽浑身上下的力量,却依然觉得面前的这人端的是滑不留手,若泥鳅一样,当下真的是连肺都要气炸了,一个个都在心里面发狠若是要将这人抓住,势必要碎尸万段什么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也只能被林封谨遛狗一样的引着到处游荡。

    *

    而此时,在距离此地一里左右,也是有一条运河流过,这条运河边此时停留着七八艘乌篷大船,这些乌蓬大船只能在内河当中使用,一出海波浪一大,势必倾覆,不过优点却是运载量很大,上下三层的话。用来运粮至少都是千石左右。

    此时这些乌蓬大船当中,运载的却不是什么粮食,而是弥散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因为里面运载的,是人。

    有的乌篷船里面万籁俱寂,鸦雀无声,便是法家准备好用来托运尸体的船只。有的乌篷船里面声此起彼伏,还不时有惨叫声传来,这便是法家当中准备好用来托运伤者的船只。并且这些船只也进一步进行了细分,将重伤员和轻伤员分别归置到了不同的船只上,便是为了避免重伤员的声干扰到了士气。

    将这些人安置在船上,自然是在撤退的时候可以很方便的顺流而下。迅速的消失在了夜色当中,避免了伤员和尸体成为累赘。想出来这个法子的人还很是得到了上面的称赞,认为他有“经世之才”。

    此时的韩天便是双目紧闭的躺卧在了一艘乌篷船的底舱当中。他身份颇高,因此能在这船只舱房当中独占一间,旁边有一盏油灯安静的照射了过来,将昏黄的光线投注在了他的脸上,只是韩天双眉紧皱,却是痛苦得很似的,仿佛在昏迷当中也是没有丝毫好转。

    韩天被送到了这里以后,因为有着明确的判断和伤处,所以处理的人给他喂了一粒丹药,便是嘱咐人将他扶到床上躺好静养,不要移动便是了。这种处理的方法原本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因为头脑方面的事情,素来都是禁区一般,很难进行病因的探察和根治。旁边的人也是得到了吩咐,尽量不要打扰他。

    忽然之间,韩天呼吸居然变得越来越急促,喉咙里面的响声就仿佛是在拉风箱一样,仿佛是要将这一生一世的气息都消耗殆尽似的,倘若此时有人在的话,一定会马上跳起来去找大夫了。

    然而这里人手十分匮乏,纵是门外偶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那也是护送其余的伤员前来的,然后四下里就再次变得格外的寂静,只有那沉重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甚至连周围的油灯灯火都是不停的摇曳,几乎熄灭。

    隔了一会儿,呼吸声却是慢慢的平缓了下去,同时也是变得温柔了起来,房内也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的安静,只有河水拍打船身的声音清晰可闻。

    便在这时候,韩天才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此时韩天的双眼看起来相当的诡异,因为瞳孔都完全是缩小成了针尖大小,目光也是十分涣散,毫无焦距可言,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上方,隔了好一会儿,他的目光才慢慢的凝聚了起来,瞳孔也是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隔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了韩天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这口气吐得简直就要将自己心胸里面郁积的沉闷全部都呼出来似的,然后,他的眼皮眨动了几下,颤抖的手指便开始慢慢的挪移着,摸到了床上的被子,却是还用力的拿手指搓了搓。

    从韩天的喉咙里面,响起来了一个嘶哑干涩的声音:

    “人间啊可以真实触碰的人间啊,我又回来了啊。”

    很显然,此时的韩天,已经是彻底被大巫凶夺舍,这位被残酷的命运萦绕的千年鬼巫,又再次重临人间!

    在床上继续躺卧了一会儿之后,韩天忽然坐了起来,扭扭脖子,摇摇头,还举起了手臂晃了晃,看起来动作颇为生硬,并且仿佛是关节都生锈了似的。不过,他很快的这些动作就变得娴熟了起来。

    然后,他便是站了起来,开始尝试走路。

    迈出第一步的时候,韩天几乎都是要彻底摔倒,并且还是左手左脚齐出的,看起来就十分诡异,绕是如此,并且还差点摔倒在地,但是第二步的时候就好得多了,等到在这小舱当中走出了十来步以后,已经和正常人毫无区别。(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