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的话没有得到回应,不过却是有一阵阴风打着卷儿吹过,看起来似乎都有些不耐烦的意味,这时候,外间却是已经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还有人紧张的呼喊,显然是之前林封谨与韩天的打斗虽然十分短暂,却还是闹出来了不小的动静,因此及时来援助。

    这时候,林封谨也是没得选择了,将手掌朝着韩天的后脑勺轻轻一拍,顿时就见到写魂息香悄然刺入到了韩天的头部当中,无声无息,直没至根,混合在了头发当中可以说是根本看不出来。

    而韩天整个人的身体则是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便是不再动弹。

    林封谨一掌拍出之后,顺带塞了一个小袋子在韩天的怀中,便立即施展出来了孑孓身法弹了出去,他自从斩三尸之后,孑孓身法已经可以说是进入到了大圆满的境界,虽然是在民居当中的这狭窄地方,弹射出去的姿态依然是给人圆融无碍的感觉,瞬间就消失在了后方的柴房当中。

    虽然其余听到动静的两人仅仅是过了三四个呼吸就马上赶了过来,但是,他们看到的就只有韩天僵硬的倒卧在了地上的身体,这六人虽然不是亲生兄弟,但是都是一起长大,生死与共,我救你,你救我的也不知道共了多少次患难,经历了多少次生死。

    因此,这两人见到了这景象以后,可以说是双眼都是一下子红了,不过虽然是在这样的状态下,依然是随时保持着警惕,见到了有一人冲上去救治之后,另外的一人则是“当啷”一声拔剑出鞘,严密的防护着四周。这样的素质可以说是相当难得了,若没有经历过多次血与火的考验,断然做不出这样的行动来。

    这时候。俯身下去查看韩天的那人忽然喜道:

    “还有气,似乎只是被打晕了。太阳穴处有一块乌青。”

    另外警戒防守的那人也是微微的嘘出了一口气来道:

    “那就好,六师伯号称赛扁鹊,便是只剩余下来一口气的人都能彻底的救活转来,二哥也算是命大了。”

    他们一面对话,一面已经是发出了一支烟火信号来,在天空当中扶摇直上,这里本来就是法家高手云集的地方,一见到了信号。立即就有人前来,摸了摸韩天的脉搏以后便道:

    “不是致命伤,送到后面去。”

    这一次前来,法家中人也是早有准备,布设下来了这个局之后,这里毕竟乃是南郑的地盘,因此连死者尸体的运送,伤者的救治等等都是有一系列的预案,参与了这个计划的所有法家中人做起这些事情来,就仿佛是一个一个密切咬合的齿轮。一旦激活,就能不停的徐徐旋转。

    然而,他们却是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些精密的齿轮当中,有一个已经是停止了旋转,非但如此,这一个齿轮更是生锈腐蚀,甚至会逆向转动,产生的破坏力之惊人,可以说甚至会超出他们的想象!!

    *

    林封谨躲藏在了城隍庙附近的民居当中,在这样的复杂地形面前他端的是如鱼得水,存心逃走躲藏起来的话。不要太简单,当然。这也是法家中人并不重视他的缘故了。

    此时法家聚集在这里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十成力量当中。少说也有五成要全部都集中在元昊的身上,避免他逃走,接下来的三成力量,则是利用附近的小巷地理优势,狙击阻拦前来旬州的官方力量,比如捕快,衙役等等,剩余下来的两成力量,则是说实话要当成机动来使用,非常重要,若不是万不得已的话,那么坚决是不可以动用的。

    因为谁也不知道元昊此人还有没有底牌,只要他的脑袋还在脖子上,那么就不能掉以轻心!同时,虽然法家已经是发动了暗棋后手,能暂时阻拦住旬州这边的官军入城,但旬州城内的保甲,衙役,公差等等也是纷纷涌来,压力极大,这两成力量,就是用来应付各种突发状况,等闲不得轻动!

    因此,对于这里的主事者来说,林封谨就完全仿佛是一只苍蝇也似的,杀不杀都是无关紧要,只需要派人将林封谨盯住,不让他捣乱便是万事大吉,若是多投入了力量在他身上,只怕还正中了对方的下怀。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封谨很轻松的闪避着剩余下来的这几人的追击,嘴角却是露出来了一抹冷笑,他的后手已经是放了出去,可以说是法家中人任谁也想不到,韩天已经不再是他本人,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控制那具躯壳的业已换成了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鬼!甚至林封谨都不用费心指点对方应该怎么做,因为无论从实力或者经验上来说,大巫凶本人肯定都会做得比林封谨想象当中的还要好!

    此时忽然之间,林封谨面前的屋瓦哗啦一声就坍塌了下来,灰尘和瓦片纷纷滚落之际,更是能够见到一道仿佛是星光凝结成的剑光匹练斩下,那一股澎湃的气势,直要令人几乎是心神都是为之所夺。

    仔细的看去,这一道剑光,居然是由三道剑光组成的,因此乃是由三个人组成了“三才阵”,联手斩出,这左都门下六子果然是有几把刷子的,居然可以这么快就调整了过来,然后默不作声的找到了林封谨的位置,然后在无声无息当中暴起发难。

    非但如此,林封谨的脚下更是闪耀了出来点点的星光,看起来他每踏出一步,都会在地上踩踏出来一个星光凝聚出来的脚印似的,煞是好看,不过这却不是什么好兆头,而是由于林封谨已经悄然之间中了法家的一记“星镣术”的缘故,以星光之力形成镣铐。

    这“星镣术”难缠的地方就在于,韧性奇强,并不是和你硬抗的,就不像是钢铁镣铐那样,一定要将你的步伐限制到某个程度。中了“星镣术”之后,你哪怕像是正常人走路那样也是可以的,只是要耗费加倍的力气。就仿佛是被一根牛筋这种软韧无比的东西绑住是一个道理。

    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体内龙气缭绕寰转。密布全身,他的双腿上面立即就传来了“啪啦”的一声隐隐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断裂掉了一般,便是悄然将这星镣术给破去了。紧接着他一个后空翻,双手已经是抓住了房梁,借势一荡,整个人都缩成了球状,已经是对着后方翻滚了出去。

    那一记星光三才剑便是险之又险的落空。擦着林封谨身体斩了过去,然而这一剑乃是法家的不传之秘,普通的弟子都没有能力与闻的,因此哪里有这么容易闪避掉的,控制星光三才剑的人捏了一个剑诀,这一把星光闪耀的剑光立即直若飞剑那样,中途转向,对准了林封谨追踪斩出,犀利无比!

    传闻这星光三才剑修炼到了极致的时候,剑气会凝聚到了极限若针。却是将万千威力聚在了一点上,可以说端的是无坚不摧,这倒也罢了。关键是修炼到了大成境界的标志,竟然是要控制这星光三才剑连续刺出一百次,每一次都必须刺过针鼻当中,却是不伤针鼻分毫,这就展现出来了何等精妙的控制力?

    不过,说到底这星光三才剑还是属于神通一类,对于身有龙气的林封谨来说,要正面硬撼破掉也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并且这是动用龙气之威。对妖命之力的消耗也是相当之小的。但是,林封谨却是想得很明白。自己破掉了法家的“星镣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破法的种类很多。可是,能够正面硬撼破掉这“星光三才剑”的,旁人难保就不会联想到龙气方面去了,这种事情一旦被掀开,对林封谨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更重要的是,战斗都是为了利益服务的,林封谨呆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杀人吗?

    当然不是。

    面前的这法家五子与林封谨无冤无仇,杀他们除了激怒法家中人,派出更多更强的敌人来之外,对林封谨绝对没有好处,那么还拼死拼活打个什么劲?

    并且严格的说起来,林封谨此时要想逃走的话,已经是有大把机会了。

    因为旬州的知州也不是个死人,听说了自己的地盘上居然有敌国的奸细正在大规模的闹事,这种事情可不仅仅是丢脸那么简单了,被政敌知道了的话参自己一本,一个昏庸无能的帽子扣下来,那可是要丢官的,所以说暴怒之下,什么大差头,总捕头的屁股都被打得开花,并且亲自来到了外围督促。

    在这样强大的压力下,法家立即是首当其冲,感同身受,前方顿时吃紧,那么这边肯定就要调动手中的机动力量去支撑,迟滞,所以林封谨这边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小了。

    他既然不想淌这浑水,那么为什么此时有机会又不肯走了呢?却是大巫凶之前的一句话提点了他,那就是此时林封谨手中的这一把“世界的尽头”的器魂还是有明显的不足之处,那便是上面的煞气太少了,用来祭器的血肉魂魄不够!

    有道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此时法家众多高手云集于此,要和元昊拼个你死我活出来,这其中肯定会有不少强横的高手被重创,甚至陨落,既然反正都是要死翘翘的,还不如来用来祭器好了!林封谨之前白白的被元昊戏弄了一番,为他做了开道先锋,这笔账当然要好好的和他算一算了,顺带收点利息回来,否则的话,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

    面对星光三才剑的追斩,林封谨也是利用自己的孑孓身法,不停的弹射逃逸,此时林封谨虽然已经是今非昔比,不耐持久战,却已经是研究出来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节省”办法。

    消耗妖命之力最剧烈的,无疑就是动用神器“世界的尽头”的时候,其次的话,则是施展出了“放缓时间”“寸光阴”等等特效,接下来便是施展肺神炮,心神儡,肝神刀等等附带的五神脏衍生效果。

    因此,这些异能林封谨是能不用都不用,而像是孑孓身法。魔柳丝之舌,狩人之术,狩魔之术等等都是自己修炼出来的。还有自己异常灵敏的嗅觉,听觉这种种东西。则都是属于对自己妖命之力消耗极少的,因此在战斗当中便是可以多应用一下。此时林封谨刻意拖延时间,对妖命之力的消耗便是极小的了。

    因此追杀林封谨的法家三子纵是竭尽浑身上下的力量,却依然觉得面前的这人端的是滑不留手,若泥鳅一样,当下真的是连肺都要气炸了,一个个都在心里面发狠若是要将这人抓住,势必要碎尸万段什么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也只能被林封谨遛狗一样的引着到处游荡。

    *

    而此时,在距离此地一里左右,也是有一条运河流过,这条运河边此时停留着七八艘乌篷大船,这些乌蓬大船只能在内河当中使用,一出海波浪一大,势必倾覆,不过优点却是运载量很大,上下三层的话。用来运粮至少都是千石左右。

    此时这些乌蓬大船当中,运载的却不是什么粮食,而是弥散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因为里面运载的,是人。

    有的乌篷船里面万籁俱寂,鸦雀无声,便是法家准备好用来托运尸体的船只。有的乌篷船里面声此起彼伏,还不时有惨叫声传来,这便是法家当中准备好用来托运伤者的船只。并且这些船只也进一步进行了细分,将重伤员和轻伤员分别归置到了不同的船只上,便是为了避免重伤员的声干扰到了士气。

    将这些人安置在船上,自然是在撤退的时候可以很方便的顺流而下。迅速的消失在了夜色当中,避免了伤员和尸体成为累赘。想出来这个法子的人还很是得到了上面的称赞,认为他有“经世之才”。

    此时的韩天便是双目紧闭的躺卧在了一艘乌篷船的底舱当中。他身份颇高,因此能在这船只舱房当中独占一间,旁边有一盏油灯安静的照射了过来,将昏黄的光线投注在了他的脸上,只是韩天双眉紧皱,却是痛苦得很似的,仿佛在昏迷当中也是没有丝毫好转。

    韩天被送到了这里以后,因为有着明确的判断和伤处,所以处理的人给他喂了一粒丹药,便是嘱咐人将他扶到床上躺好静养,不要移动便是了。这种处理的方法原本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因为头脑方面的事情,素来都是禁区一般,很难进行病因的探察和根治。旁边的人也是得到了吩咐,尽量不要打扰他。

    忽然之间,韩天呼吸居然变得越来越急促,喉咙里面的响声就仿佛是在拉风箱一样,仿佛是要将这一生一世的气息都消耗殆尽似的,倘若此时有人在的话,一定会马上跳起来去找大夫了。

    然而这里人手十分匮乏,纵是门外偶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那也是护送其余的伤员前来的,然后四下里就再次变得格外的寂静,只有那沉重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甚至连周围的油灯灯火都是不停的摇曳,几乎熄灭。

    隔了一会儿,呼吸声却是慢慢的平缓了下去,同时也是变得温柔了起来,房内也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的安静,只有河水拍打船身的声音清晰可闻。

    便在这时候,韩天才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此时韩天的双眼看起来相当的诡异,因为瞳孔都完全是缩小成了针尖大小,目光也是十分涣散,毫无焦距可言,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上方,隔了好一会儿,他的目光才慢慢的凝聚了起来,瞳孔也是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隔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了韩天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这口气吐得简直就要将自己心胸里面郁积的沉闷全部都呼出来似的,然后,他的眼皮眨动了几下,颤抖的手指便开始慢慢的挪移着,摸到了床上的被子,却是还用力的拿手指搓了搓。

    从韩天的喉咙里面,响起来了一个嘶哑干涩的声音:

    “人间啊可以真实触碰的人间啊,我又回来了啊。”

    很显然,此时的韩天,已经是彻底被大巫凶夺舍,这位被残酷的命运萦绕的千年鬼巫,又再次重临人间!

    在床上继续躺卧了一会儿之后,韩天忽然坐了起来,扭扭脖子,摇摇头,还举起了手臂晃了晃,看起来动作颇为生硬,并且仿佛是关节都生锈了似的。不过,他很快的这些动作就变得娴熟了起来。

    然后,他便是站了起来,开始尝试走路。

    迈出第一步的时候,韩天几乎都是要彻底摔倒,并且还是左手左脚齐出的,看起来就十分诡异,绕是如此,并且还差点摔倒在地,但是第二步的时候就好得多了,等到在这小舱当中走出了十来步以后,已经和正常人毫无区别。(未完待续)

    …

第1259章群英汇聚    原来李七夜杀了上官飞龙,作为姐姐的上官飞燕顿时暴走,欲斩李七夜,以祭她弟弟在天之灵。

    当上官飞燕赶来时候,李七夜不在,上官飞燕把怒火撒在了洞庭湖弟子的身上了,不过,幸好有简小铁挡下。

    尽管是如此,上官飞燕依然不甘心,捉走了洪玉娇和张百徒,扬言要李七夜来受死,否则就杀了洪玉娇和张百徒,以祭她的弟弟。

    听到了简小铁的话,李七夜他是双目寒光一闪,淡淡地说道:“该血染的时候,总是要血染的,那就成全她们吧。”说着转身就走。

    李七夜虽然说得很平淡,但是,当他双目寒光一闪的时候,就算是简小铁这样的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在这一刻,他都不由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尊死神,一尊随意收割他人性命的死神。

    在简家的翠园中,这也是招待贵宾的院落,此时,这在园中乃是宾客如云,而且落坐于些的多数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

    在今日,不少的宾客在此相聚,除了多数的年轻一辈之外,也有一些老一辈的强者来亲自捧场,这些老一辈的强者其中不乏有大贤之流。

    在这宾客如云的翠园之中,上官飞燕和公孙美玉无疑是成了这里的主角,在这里她们是众星捧月。

    上官飞燕乃是海螺号的不世天才,在天才辈出的海螺号她只逊于她的遮海天子;公孙美玉,也是名号冲天,她年轻时在沟壑海就久享盛名,嫁于沉海神王之后,就愈显尊贵。

    在席间,公孙美玉高贵而妩媚,一颦一笑之间,迷倒众生,让人心神摇晃,尽管是如此。没有谁能敢想入非非,跟沉海神王争女人,那是活得不耐烦了。

    至于上官飞燕,她冷傲地坐在那里。高傲而冰冷,当然,她弟弟上官飞龙被杀,她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翠园小聚,本是年轻一辈的聚会。简家老祖大寿。天下大教的年轻一辈难得聚集于一堂,大家欢聚在一起,不免是天南地北地欢谈起来。

    “娘娘,听闻神王已出关,不知何时能一见神王风采。”在天南地北的欢谈之中,有人不免谈起沉海神王。

    一提及沉海神王,在场的不少年轻一辈乃至是老一辈大贤都不由精神一振,不由聚精汇神,不少人都看着公孙美玉。

    沉海神王,并非是浪得虚名之辈。他的神王之名,就算是老一辈神王都为之认可的。

    如果说,你认为沉海神王年纪很大,那就错了,沉海神王与公孙美玉年纪相差不远,如此年纪就成了一代神王,那天赋和资质是可想而知了。

    沉海神王,出身于沉海朝,而沉海朝,乃是古纯四脉之一。古纯四脉。乃是创于古纯仙帝之手。

    古纯仙帝,乃是世间第一位仙帝,古纯四脉开创于荒莽时代,这可想而知它是多么的源远流长。

    古纯四脉作为魅灵最强大的传承。他们曾经出过三位仙帝和一位大成仙体,这奠定了它在天灵界不可撼动的地位。

    沉海神王出身于沉海朝,他自小就是天赋极高,年轻之时便问鼎神王,接管了沉海朝,与其他三脉分庭抗礼。

    听到他人的话。公孙美玉端坐在那里,高贵端庄,但依然是妩媚入骨。此时,她浅浅一笑,那妩媚的风姿让骨头都会发软。

    “神王已返真,他开辟疆土,建国接受子民的贡养。”公孙美玉浅笑淡淡地说道。

    公孙美玉这样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心里面一凛,年轻一辈更是羡慕和敬佩,如此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真神王,的确是让人敬畏。

    神王有五个层次,虽然五个层次都被人尊称为神王,但是,在老一辈的心目中,只有真神王开始才是真正的神王。

    像上官飞燕也是一尊神王,她是一尊中神王,但是,在真正强大的老一辈神王眼中,上官飞燕这样的一尊神王算不了什么,想尊称为神王,在火候上还差一些。

    而且,在道行上,中神王与真神王相差很远,而当一尊神王到了真神王的境界,那么他就拥有自己的子民,接受子民的朝拜,享受子民血气的蕴养。

    可以说,真神王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这一点上,中神王是远远无法与真神王相比的。

    现在沉海神王已开疆土,建国接受子民的贡养,他的强大可想而知了。

    “可惜了。”也有老一辈的大贤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若是神王走的是苍天道,这一世界怕能成为仙帝,与遮海天子成为我们天灵界的双至尊。”

    这位老一辈大贤如此说,也有一些人不由轻轻点头附和,只有公孙美玉浅笑一声,高傲淡然地说道:“就算神王不成仙帝,也将会成为横击仙帝的存在。”

    对于公孙美玉这样的话没有人会否认,大家也都觉得沉海神王有这样的资格。

    “是呀,魅灵有沉海神王,海妖有遮海天子,当世何人能及也。”有一位年轻修士欲攀高枝,不由拍马屁说道。

    “的确。”就是在场的老一辈大贤不由点头,赞声说道:“遮海天子也差不多要得到三叉戟承认了吧,待遮海天子得到三叉戟之后,登临巅峰,成就海神,就算是仙帝在世也无所惧。”

    这样的话一出,很多人都不由兴奋,特别是对于海妖来说,那简直就是点燃身上的热血,不管对于哪一位海妖来说,一谈到三叉戟就忍不住兴奋。

    三叉戟这是海妖的无上神器,九天十地无敌,甚至是高于仙帝真器,这也是海妖最为骄傲的地方。对于他们海妖来说,就算他们不能承载天命,但是,他们的海神拥有三叉戟,也一样能战仙帝。

    “自从帝蟹海神之后,三叉戟就没出现过了,这一次三叉戟出世,必会是新一代至尊封神。”有海妖掌门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帝蟹海神,是海妖中的最后一位海神。当年三叉戟本来是承认血鲨神尊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三叉戟弃血鲨神尊而去,承认帝蟹海神,最终,帝蟹海神登临巅峰,成为了一代海神。

    “在这一个时代,三叉戟出世,我们海妖有两个最热门的人选呀,七武阁的七海女武神和海螺号的遮海天子。”有一位在场的海妖心直口快,立即脱口说道。

    这话一出,这位海妖身边的同伴立即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示意他说话谨慎一点。

    这个海妖看到在场的上官飞燕,不由尴尬地笑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下话茬好。

    海螺号是龙妖海最强大的海妖传承之一,他们曾经出过两尊海神,但是,在龙妖海还有另外一个巨无霸,那就是七武阁,七武阁更加强大,他们曾经出过三位海神!

    在当世,海螺号的遮海天子号称是海妖最强大的天才,但是,七武阁的七海女武神也一样惊艳绝世,甚至有传言说七海女武神甚至是贯通了七武阁的七大式!

    对于这样的话,公孙美玉妩媚一笑,说道:“遮海天子乃是绝世之才,我相信他必能成为海神。”

    冷冰冰的上官飞燕此时也冷淡地说道:“我师兄,在当世足可以与任何天才争雄,不管是谁有志成为海神,我师兄都必定拥有三叉戟。”

    谈起自己的师兄遮海天子,上官飞燕那冰冷的神态宛如有所融化一样,甚至是宛如冰雪融化。

    上官飞燕如此一说,不少人心里面一凛,上官飞燕可是一尊神王,她对她师兄遮海天子如此的推崇,这可想而知遮海天子是多么的强大了。

    事实上,早就有传言说,上官飞燕正是自认为不如她师兄遮海天子才不走苍天道,而是走大世道,成为一尊神王的。

    提起自己的师兄,就算冷淡高傲的上官飞燕也忍不住多说几句,她冷冷地说道:“我师兄,这一世不止是成就海神,也必将会成为一代大成仙体,任何人与他争三叉戟,都是枉然。”

    上官飞燕说至此,都不免露出了向往崇拜的神态,在这神态间,偶尔露出甜蜜。

    上官飞燕如此高傲的人,都对她师兄遮海天子如此的向往崇拜,这让很多人心里面为之一震。

    “遮海天子的虚无体,早就名震天下,就算传言七海女武神贯通了七大式,只怕也无法与遮海天子争锋。”有一位海妖不由拍马屁地说道。

    这话虽然说是拍马屁,但,很多人都暗暗相视一眼,神态间不由敬畏。

    因为早就有传言说遮海天子是仙体中成,今日由上官飞燕亲口说出来,那就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在当世,我们天灵界可谓是人才济济,天才倍出。虽然说,树族不显,但是,我们年轻一代,魅灵沉海神王,海妖有遮海天子,就算是他日九界大开,我们天灵界也无惧于任何一界的天才。”有一位年轻修士大笑地说道。

    “是呀,这将会是我们魅灵、海妖的时代,至于人族什么的,将会不值得一提。”对于这样的话,另外一个修士附和地说道。

    “听说最近人族出了一个李七夜,也是十分的强大。”但,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楞小子忍不住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