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在玛纹迟疑的这一瞬间,林封谨的声音却是一下子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别多想,继续加速往前冲!”

    玛纹一咬牙,便按照林封谨所说的,左手一挥,在身前形成了一面冰盾,紧接着一头就对准了那大网猛冲了上去!那前冲之势,甚至带着惨烈到要和人同归于尽的意味的地步。

    而这一张大网乃是法家所秘炼的法宝,叫做临渊羡鱼网,那看到的星星点点的光芒,全部都是用百年以上道行的妖怪的双眼生生抠出来,浸泡在了西戎的寒潭当中以秘术炮制整整七年,在这七年当中,这些妖瞳吸收了寒潭里面的精华,表面凝结成了钟乳石质地一般的东西,便是叫做目晶玉。

    再将地下挖掘出来的千年石棉丝将其串起来,利用法家的独到秘术,星光炼制法放置在鼎炉当中好好的灼烧,才能制作出来这临渊羡鱼网出来,炼制完毕了以后,还要像是刀剑打造完毕之后还有最后一道淬火的工序那样,这大网还要在修筑了数百年之久的牢房里面放置,吸收当中的阴晦腐烂之气一年,这才算是大功告成。

    因此这临渊羡鱼网一旦发动的时候,这网上何止萦系着数百头妖兽的魂魄怨气,触发之后,会在瞬间呈现出千妖魂魄奔腾冲撞的恐怖杀伤,非但如此,还有囚牢当中的阴晦腐烂之气加持其上,这就使得无形当中还带着一丝官府的威煞之气,对那些和官方没有关系的敌人形成强势无比的压制!

    操控这一张临渊羡鱼网的,足足有三名法家弟子!其中一人是控制网上的的那些目晶玉当中隐藏的妖兽魂魄怨气,来进行分进合击,另外一人则是控制网上的阴晦腐烂之气,萦绕腐蚀对方的护身法宝真气,最后一人则是控制整张网的去势,将敌人给包绕围困起来。

    此时见到了玛纹骤然加速前冲,仿佛是搏命一样的突了上来,这三人不惊反喜。他们最担心的不是别人强冲——因为只要是敢于强冲临渊羡鱼网的人,无一例外下场都可以说是死得很惨的——他们最担心的反而是玛纹知难而退绕路而逃。

    虽然这样一来。玛纹肯定会因为被耽搁而一样逃不掉,但具体的大功劳肯定就没他们的份儿了,别人吃肉自己饮汤这种事情当然是很不爽了啊!因此这三人此时看着直冲上来的玛纹,不惊反喜,嘴角甚至露出了一抹快意的狞笑,他们的眼中甚至几乎都能看到玛纹那瘦小伶仃的身躯在网中被死死裹住,然后痛苦**扭曲的一幕。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在前冲的玛纹前方就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的冲势并不像是玛纹那样决绝,玛纹那样的一往无前,而是以一种奇特的姿势从旁边的空中弹射了过来,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人在空中的奔腾跳跃动作,充满了奇诡莫测的感觉。

    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这人已经是先于玛纹一步,撞上了那张临渊羡鱼网!顿时就能见到,临渊羡鱼网一下子就绷紧了,上面密布着的各种法阵和威能。在瞬间就被彻底的触发,然后爆发而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封谨。

    那数百条痛苦号叫着的妖兽魂魄。在空中幻化若实质,奔跑跳跃着对准了林封谨冲扑了过来。同时还能见到网上有着七八条缭绕的黑气,若触手一般的翻滚卷涌着,对准了林封谨狠狠缠绕了过来,这便是临渊羡鱼网上布设下来的隐晦腐烂之气,已经被炼制得若有实质,擅能污秽一切。

    林封谨便是在这时候,双手猛然伸出,抓住了这一张法宝巨网狠狠一撕!他此时浑身上下,已经是多出来了一层青蒙蒙的光芒。正是克制天下一切神通法宝的龙气,林封谨双手抓住的巨网处。更是直接开始燃烧起来了熊熊的火焰!瞬间就蔓延到了周围,随着林封谨的这狠狠一撕,这巨网立即就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上面的目晶玉也是纷纷被震得裂开了来,化成了点点的齑粉消散在了空中!

    没有了这目晶玉的制约,临渊羡鱼网上面被囚禁困住了妖兽魂魄立即就目露凶光,一下子就转向对准了周围的法家中人猛扑了上去,它们生前死后的意识都在,因此才能够源源不断的产生怨气怨念,令临渊羡鱼网更加强大。

    可是当这法宝被毁掉了以后,这些怨念丛生的妖兽魂魄顿时就彻底失去了制约,当然就会要含愤宣泄,自然就不会找上林封谨,而是将自己所有的愤怒都倾泻在了旁边的敌人身上!

    此时这局面立即大乱,非但如此,那三名操控临渊羡鱼网的法家弟子也是出了大状况,这法宝与他们心神相连,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在遭受到了这样巨大的重创之后,立即纷纷倒地惨呼,痛叫不止。

    此时在场的法家中人也是同时惊呆了,因为他们也是完全都没有想到,半路上竟是杀出来了林封谨这么一个不速之客,就连临渊羡鱼网这样的法宝,居然是被他赤手空拳生生撕破,这如何不叫他们忌惮非常?

    并且很多人也都是心思细密的人,立即也都会想到,既然在这里潜伏的敌人已经是现身出来了两名,那么会不会还有第三人,第四人存在??

    并且更重要的是,已经现身的这两人都是身负十分强横的绝技,星光长矛哪怕是在法家本门当中,也算得上是非常霸道的绝学了,可是却被那握镜的小女孩子瞬间反射了回来,杀掉了抛掷短矛的万师兄。

    而临渊羡鱼网这法宝在整个法家当中,也只有三张而已!!击杀元昊的大弟子的时候便动用了一张,可是哪怕是元昊的大弟子,也是决计没有像面前的这个人那样,居然可以赤手空拳的将这大网给撕破掉!这样的威能,甚至可以与元昊本人相提并论。

    “倘若这样的人还有第三个,第四个潜伏在自己的身边”周围的法家中人自然就会顺理成章的这样想,而不想倒也罢了,一想之下,便是觉得脊背上面有一股沛然的寒意冒了出来,有着不寒而栗的感觉。

    趁着林封谨一把撕掉了那临渊羡鱼网的机会。玛纹已经是获得了一个天大的良机,二话不说就直接冲入到了旁边的河渠里面。她乃是天生水灵之体,落入水中的时候,甚至连浪花都没有飞溅出来一朵,而本来湍急的河水则是给人以很温柔包裹着她的感觉,瞬间便是消失不见。

    不过,对于林封谨来说,尽管利用自己身上的龙气成功毁掉了这张临渊羡鱼网。然而从毁灭当中衍生出来的力量是最可怕的,就像是受到了重创的野兽,爆发出来的杀伤力才是最疯狂!他在毁掉临渊羡鱼网的同时,也是遭受到了操控这法宝的三名法家弟子的全面反噬!因此身体都是随之踉跄了一下,然后就见到临渊羡鱼网拼尽了最后的力量,一下子就将林封谨给卷在了其中!!

    虽然法家三名弟子的全面反噬对林封谨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毕竟是这三人的抵死搏命一击!威力之大,哪怕是林封谨有龙气护体,也是觉得身体都是剧震。然后临渊羡鱼网的全面反击,林封谨便是终究都没有躲避开去。

    被临渊羡鱼网裹住了以后,林封谨已经是见到周围的法家中人纷纷涌来。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吐气发生。用力一震,龙气所过之处,顿时就见到了这渔网片片碎裂,然后上面被困住的妖魂纷纷号叫着烟消云散。

    只是这时候林封谨再看那旁边的河渠,居然有一支响箭激射了过来,射入到了河渠的水中,立即就见到湍急无比的河水表面上,立即被凝结了出来一层厚厚的冰层,雪白晶莹。林封谨此时若是敢跳下去的话,那么就算是不会在冰层上撞个头破血流。也是没办法立即跳水逃走了。

    这么一支顶级的符文箭,在世面上的价格至少都是万两白银起价,一直要往上翻,倘若能一举击杀林封谨的话,那么也还好说,可只是用来阻碍一下林封谨的逃走的去路,延迟他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这未免就真的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同时,也是由此可以看出来,这一次法家中人可以说是端的是有备而来,顶级符文箭可以说是想放就放,不惜代价和成本,可以说已经是显示出来了他们的决心究竟有多大。

    林封谨仅仅是被耽搁了这么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之后,只是看着那面前河渠的冰面,浑身上下都已经是传来了一股强烈无比的威胁之意来,很显然,法家此时遭受了一连串的损失之后,已经开始对这边产生了全面的重视,他们现在为了围杀元昊,早就布设下来了重重的包围,此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

    对于其余的人来讲,那河渠的冰面上貌似还是一条逃生的通道,多半是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可是林封谨却是从自己的预感当中得知道,这冰层上已经搞不好被许多神通或者说是法宝瞄准了,自己一跳下去的话,立即就会被集火。

    于是,林封谨很干脆的一个前扑,紧接着在地上顺势滚动了几下,双手在地面上一按,整个人已经是朝着旁边扑了出去,然后双脚在空中曲起,蹬出在了旁边的廊柱上,然后在空中一借力,便是飞掠了出去。

    不要看林封谨的这几个动作做起来非常简单,但实际上却是一气呵成,就仿佛是老虎,猎豹奔跑的时候,将自己的肢体力量肌肉都运用到了极致,他的手掌,身体,每一下碰触的地方,都是经过了精心的推算,最大限度的利用周围的建筑物的角度,将自己遮掩住。

    最后,林封谨落在了一处屋脊上面,周围已经有着六名法家中人沉着脸对着他围了过来,这六人腰间悬挂的佩剑都是相同的制式,他们显然是修炼过相同的功法和神通,举手投足之间十分整齐,貌似是在行走,可是却已经是从四面八方封死了林封谨的逃走路线,他们虽然是在大步行走,给人的感觉却是急而不乱,落地生根,步步为营,有条不紊的直逼而至。

    有道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六名法家中人甚至不出手。只是直逼过来,那种气机之间的牵引,那种凌厉的气势已经是呼之欲出,将林封谨锁死住了。

    而他们这样的战法,乃是江湖人最为忌惮的战法,将所有人的劲都往一处使,而不是是各自为战。这已经可以说是接近于军队了。严格说起来的话,这六名法家中人的实力估计比起王敬之至少都要逊色一筹不止,一对一的话, 然而他们联手起来之后,却是足以可以困住王敬之一个时辰!可见这六人联手的威力!

    然而他们面对的林封谨,同样也是精通兵法的人,他长笑了一声,也是不见有任何动作,已经是“哗啦”一声踏破了脚下的屋脊。整个人对准了下方沉了下去,就在林封谨沉下去的瞬间,已经是有两张符箓。一件法宝从他的头顶上面掠过去。

    这里乃是城隍庙附近,民居乃是多而密集。不过法家中人在这里设局布置要猎杀元昊,早就将这附近的所有居民都是买通或者强行赶走,布设下来了一个只能进不能出的口袋阵,所以林封谨落入的只是一处空屋而已。

    法家中人为什么会提前清场?这倒不是说他们要体恤民情,怕伤到无辜,而是元昊这人身具各种奇功异术,这些普通居民落到了他的手里面,搞不好就会发生一些什么活人血祭的幺蛾子出来,十分难缠。因此还不如干脆先清场最好。

    林封谨踏破了房顶从天而降,环顾四周。发觉这里乃是一处柴房,他此前在上方的时候,早就将周围的地形铭记在了心中,端的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立即就在柴房西面的墙壁上用力一靠,撞出来了一个大洞,同时将天狼从须弥芥子戒里面取了出来,让他披上自己的衣服朝着门外逃走,自己则是进入到了墙壁上的破洞当中。

    对于林封谨的此时的原则来说,前方有路便是走路,没有路直接撞墙而出,看林封谨前行的方向,竟不是朝着外面突围,而是对准了元昊一干人被困住的“囚天下”阵法核心处靠了过去。

    林封谨一选择遁入下方的民居房屋当中,立即便有人出声道:

    “左都门下六子听令,进入房屋当中,搜寻敌人的踪迹!”

    自从韩子当权以后,便是将法家当中分为五都,分别是左都,右都,中都,前都,后都。此时发号施令的这人,便是让先前出面困住林封谨的这六个人出马,来追击林封谨,务必不能给对方喘息搞鬼的机会。

    然而这样一来,却是正好落入到了林封谨的彀中,之前在外面空旷的地方,这左都门下六子还能联手对敌,可是在林封谨选择的大片宅院当中这样的狭窄区域内战斗,他们的联手效果毫无疑问那就要大打折扣。相当于是被天然的地形给分割了开来。

    这就是地利的优势。

    林封谨虽然逼于情势,已经是被逼在法家这帮人安排好的地方作战,然而他无时不刻也是在考虑着将自己的劣势转换成优势,否则的话,身陷在敌人的茫茫大海当中,保命无疑都是一件加倍艰难的事情,何况是逃走了,若不是法家中人九成的注意力依然是集中在了元昊身上,唯恐此时变成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局面,否则的话,林封谨此时的日子还要难过得多。

    不过,也不能说法家的人这么做不对,因为他们这一次布置下来的主要任务就是击杀元昊,那么自然一切事情都要围绕着这个主题来进行。若他们反而是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林封谨身上,那就是因小失大,甚至是要被长上破口大骂了。

    此时的这群法家中人很显然已经是将林封谨看做是元昊一方的人,因此很显然,林封谨的目的便是救人,那么只要将元昊给杀了,让他根本就无人可救,那岂不就是万事大吉?相反,若是杀了林封谨反而让他将元昊救了去,那却是遂了他的意了。

    因此,在此时法家这群人的眼里,虽然觉得林封谨的实力还算是不错,或许还有点奇功异术在身上,但出动左都门下六子来围剿他,已经是相当于用牛刀来杀鸡那样,已经是足够看得起他。更何况此时法家中人知道,最重要的就是镇之以定,已经出现了两名潜伏当中的敌人,那么还有没有第三人,第四人?

    元昊威名赫赫,手段凶狠深沉,甚至法家中人自己都没有办法确定,自己人里面是不是有着元昊一手布置下来的棋子存在呢,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若是为了追杀林封谨这么一个人就仿佛是捅了马蜂窝的到处乱动,那才是因小失大了呢。这种做法换成谁都挑不出任何的毛病来。(未完待续。)

第1257章墓地    这一幕,太震撼了,太血腥了,不论是洪玉娇还是洞庭湖的弟子,都不由有着一股想呕吐的冲动。

    他们能常常听到“粉身碎骨”这个词,但是,真正的粉身碎骨他们还真的没见过。然而,就在今天,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终于见到了粉身碎身了,他们今天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粉身碎骨。

    洪玉娇他们这些洞庭湖弟子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唯有简小铁双手抱胸,冷冷地站在那里,在他看来,这样的结局是意料之中。

    此时,李七夜抬头,冷冷地看着还没有出手的上官飞龙。

    上官飞龙站在那里,双腿直打哆嗦,他比血鲨少庄主强不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血鲨少庄主比他还要强,但是,血鲨少庄主在一招之下就被砸得粉身碎骨,这样的结局,这已经把上官飞龙吓得屁滚尿流了。

    “你,你,你别过来,你,你,你别过来。”此时看到李七夜往自己这边走来,上官飞龙不由后退了好几步,他脸色煞白,这一次他真的是被吓得魂飞魄散。

    然而,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上官飞龙。

    “你,你,你别,你别乱来。”上官飞龙脸色煞白,一边后退,一边直打哆嗦,声厉内荏地大叫道:“我,我,我可是螭国的太子,我,我,我姐姐是海螺号的女主人,我姐夫是遮海天子,你,你,你敢伤我一根毫毛,我。我,我姐姐是不会放过你的,我。我螭国会灭你九族!”

    李七夜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上官飞龙。一步步向上官飞龙走去。

    “简公子,快救我”见李七夜没有停手的意思,上官飞龙不由对简小铁大叫一声,欲抓住简小铁这根救命稻草。

    简小铁张口欲开口说话,但是,看到李七夜那冷冷的神态,那坚定的步伐,他就知道。自己开口也是徒劳。

    “上官兄,这是你们个人恩怨,只怕我不好插手。”简小铁轻轻地摇头,他看得出来,今天谁敢挡李七夜的路,谁都会自找灭亡,他可不想做别人的炮灰。

    “站,站,站住”看到李七夜越来越近,上官飞龙不由大叫一声。大叫道:“我,我,我不娶洪玉娇就是了。我,我,我把她嫁给你,这,这总算行了吧。”

    在生死关头,上官飞龙可谓是病急乱投医,只要能活下来,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上官飞龙一说出这样的话,洪玉娇顿时不屑地看着他。就是洞庭湖的弟子都向上官飞龙投去鄙夷的目光。

    “我给你出手的机会。”李七夜此时停下了脚步,冷冷地对上官飞龙说道。

    上官飞龙看到李七夜站住了。他不由吞了一口口水,说道:“你。你,你,如果你站着不动,我,我,我就出手。”

    “好,我给你一次机会,我站着不动。”李七夜看着被吓得双腿都发软的上官飞龙,淡淡地说道。

    上官飞龙咽了一口口水,说道:“你,你,你说话要算话,绝对不能动一下,否则,否则就是我赢了。”

    李七夜冷淡地说道:“快出手吧,我不动一下就是……”?然而,李七夜话一落下,上官飞龙撒腿就逃,拼命地往外面跑去,他跑得极快,可以说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此时此刻,他恨不得他妈给他多生两条腿,立即逃离这里。

    看着上官飞龙拼命逃走,李七夜不由摇了摇头,双目一寒,目光一闪,目光如神箭一样极速射出。

    “不”围墙就在眼前了,上官飞龙突然感到一阵剧痛,他不甘心地惨叫一声,接着“砰”的一声,尸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样的道心,也敢来修道。”李七夜以目光射杀了上官飞龙,风轻云淡地说道。

    就是洞庭湖的弟子对于上官飞龙也是颇为不屑,虽然说血鲨少庄主更让人厌恶,但是,血鲨少庄主至少还是一个狠角色,上官飞龙为了活下去,连自己的婚约都可以不要,甚至可以把自己未婚妻嫁给别人。

    “小铁,他们就交给你了。”李七夜杀了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之后,风轻云淡,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然后吩咐了简小铁一声,就一步跨入了古院。

    “吱”的一声,当李七夜踏入古院之后,古院的木门一下子关上,一下子被锁住了。

    简小铁张口欲说,李七夜都已经被锁在了古院之中,他连话都还没有说出口,最后,他只好轻轻地叹息一声。

    “李公子好强大呀。”看到李七作消失在古院之中后,有洞庭湖弟子不由崇拜地说道。

    也有弟子不由说道:“李公子可是祖树的传人,能不强大吗?”

    洪玉娇看着李七夜消失在古院的背影,她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就像是云雾里的真龙,永远都让人看不清楚。

    林姑娘看着李七夜消失的背影,她一时之间不由看呆了,想到李七夜那无敌的神态,想到李七夜为自己说话的风姿,她一时之间不由想痴了,久久之后,她回过神来,不由粉脸一红,脸庞儿不争气地发烫起来。

    李七夜重回古院,坐在棋局之前,看着眼前的雕像,也不由一时间失神。过了许久,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一直以来,我并不想回到这里,这给了我不少的负担。这一世,我也该走了,也罢,就让我再见你一次吧。”

    说完,李七夜举起一颗棋子,落在棋局之上,当棋子落定之时,棋局瞬间改变,宛如一棋定乾坤,一棋变大世。

    “嗡”的一声响起,棋局如星海,无比的瀚浩,无穷无尽,这片星海慢慢地漩转,如同是漩涡一样。

    李七夜举步,踏入了这片星海漩涡之中,眨眼之间消失。

    当李七夜眼前一亮之时,他已经出现在一个山河明媚的地方,在这里,风和日丽,在这里,春风酥暖,头顶上的阳光十分的温柔,就像是女人的怀抱一样。

    这里是一个小山坡,整个小山坡就像是张开的手臂,把人揽入怀中。山坡乃是草地绿油油的,躺在这草地上,能让人闻到草地的芳香。

    山坡之上和左右两侧,种着一排排宝竹,这宝竹紫翠流光,这是一种十分珍贵的宝竹,一株就是价值连城。

    同时,在山坡的一侧,竟然有一口古井,古井乃是雾气氲氤,这雾气乃是紫色,一缕缕的雾气冒出来之后,它是弥漫于山坡中间的一个凹地。这块凹地在紫雾弥漫之下,宛如是一块仙土,整块凹地宝光晶莹,似乎这地下埋有绝世仙物一样。

    当仔细看的时候,就能看到在紫雾缭绕的凹地之中,竟然有一块石碑,这块石碑古香古色,以传说中的紫星仙石所成。

    这是何等的奢侈,一块紫星仙石竟然用来作为墓碑,这样的待遇,绝对是举世少之又少,只怕连神皇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简文心之墓”,在墓碑之上,有着这么寥寥的五个字,这样的寥寥五个字,却如亘古一般,岁月无法打磨。

    站在墓碑之前,李七夜就像是凝固在了那里一样,过了很久,他缓缓地坐下了,静静地躺在草地上。

    李七夜缓缓地闭上眼睛,静静地躺着,他好像是沉睡在了那里一样。

    一切都是那样安静,一切都是那样的安祥,一切都是那样的温柔,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这才缓缓地张开了双眼,看了一眼旁边的古井,他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你知道吗,当年我把那口龙井的灵气引一脉来这里,巨龙山的老头是十分的不乐意。多少年了,这老头还是那样的抠门,贪财的本性一点都没变。”

    天地,一片寂静,世间,一片安宁,没有人能跟李七夜说话,没有人能回答李七夜的问题。

    “时间过了很久了,该过去的,我已经让它过去了,当年的事情,我已经是释怀了。”李七夜看着碧蓝的天空,淡淡地一笑,说道:“但,鸿天那丫头,却一直没释怀,她就是不承认当年的错,一直不肯低头。我活了这么久,对与错,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了,再说,你也好,她也好,当年也是为了我。”

    天地,依然是寂静,天地,依然是无声,没有人能陪着李七夜说话。

    “岁月,太遥远了,能真正懂我的人,知道我心所想的人,知道我想要的人,寥寥无几。”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不由怅然叹息一声,淡淡地说道:“可惜,你却希望一个平凡的人生。

    “或者,你无尽的智慧让你看尽了世间的繁华,或者,对于你来说,平凡才是最珍贵的,经历了人生最痛的事情,这或者才是你要追求的平凡幸福吧,希望拥有一个平凡温暖的家。”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可惜,我注定是一个远行的人,你留不住我,我也不能勉强你,让你追随着我的步伐,一直无休止的征战,无休止的重复,无休止的杀伐!”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