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一幕,太震撼了,太血腥了,不论是洪玉娇还是洞庭湖的弟子,都不由有着一股想呕吐的冲动。

    他们能常常听到“粉身碎骨”这个词,但是,真正的粉身碎骨他们还真的没见过。然而,就在今天,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终于见到了粉身碎身了,他们今天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粉身碎骨。

    洪玉娇他们这些洞庭湖弟子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唯有简小铁双手抱胸,冷冷地站在那里,在他看来,这样的结局是意料之中。

    此时,李七夜抬头,冷冷地看着还没有出手的上官飞龙。

    上官飞龙站在那里,双腿直打哆嗦,他比血鲨少庄主强不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血鲨少庄主比他还要强,但是,血鲨少庄主在一招之下就被砸得粉身碎骨,这样的结局,这已经把上官飞龙吓得屁滚尿流了。

    “你,你,你别过来,你,你,你别过来。”此时看到李七夜往自己这边走来,上官飞龙不由后退了好几步,他脸色煞白,这一次他真的是被吓得魂飞魄散。

    然而,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上官飞龙。

    “你,你,你别,你别乱来。”上官飞龙脸色煞白,一边后退,一边直打哆嗦,声厉内荏地大叫道:“我,我,我可是螭国的太子,我,我,我姐姐是海螺号的女主人,我姐夫是遮海天子,你,你,你敢伤我一根毫毛,我。我,我姐姐是不会放过你的,我。我螭国会灭你九族!”

    李七夜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上官飞龙。一步步向上官飞龙走去。

    “简公子,快救我”见李七夜没有停手的意思,上官飞龙不由对简小铁大叫一声,欲抓住简小铁这根救命稻草。

    简小铁张口欲开口说话,但是,看到李七夜那冷冷的神态,那坚定的步伐,他就知道。自己开口也是徒劳。

    “上官兄,这是你们个人恩怨,只怕我不好插手。”简小铁轻轻地摇头,他看得出来,今天谁敢挡李七夜的路,谁都会自找灭亡,他可不想做别人的炮灰。

    “站,站,站住”看到李七夜越来越近,上官飞龙不由大叫一声。大叫道:“我,我,我不娶洪玉娇就是了。我,我,我把她嫁给你,这,这总算行了吧。”

    在生死关头,上官飞龙可谓是病急乱投医,只要能活下来,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上官飞龙一说出这样的话,洪玉娇顿时不屑地看着他。就是洞庭湖的弟子都向上官飞龙投去鄙夷的目光。

    “我给你出手的机会。”李七夜此时停下了脚步,冷冷地对上官飞龙说道。

    上官飞龙看到李七夜站住了。他不由吞了一口口水,说道:“你。你,你,如果你站着不动,我,我,我就出手。”

    “好,我给你一次机会,我站着不动。”李七夜看着被吓得双腿都发软的上官飞龙,淡淡地说道。

    上官飞龙咽了一口口水,说道:“你,你,你说话要算话,绝对不能动一下,否则,否则就是我赢了。”

    李七夜冷淡地说道:“快出手吧,我不动一下就是……”?然而,李七夜话一落下,上官飞龙撒腿就逃,拼命地往外面跑去,他跑得极快,可以说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此时此刻,他恨不得他妈给他多生两条腿,立即逃离这里。

    看着上官飞龙拼命逃走,李七夜不由摇了摇头,双目一寒,目光一闪,目光如神箭一样极速射出。

    “不”围墙就在眼前了,上官飞龙突然感到一阵剧痛,他不甘心地惨叫一声,接着“砰”的一声,尸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样的道心,也敢来修道。”李七夜以目光射杀了上官飞龙,风轻云淡地说道。

    就是洞庭湖的弟子对于上官飞龙也是颇为不屑,虽然说血鲨少庄主更让人厌恶,但是,血鲨少庄主至少还是一个狠角色,上官飞龙为了活下去,连自己的婚约都可以不要,甚至可以把自己未婚妻嫁给别人。

    “小铁,他们就交给你了。”李七夜杀了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之后,风轻云淡,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然后吩咐了简小铁一声,就一步跨入了古院。

    “吱”的一声,当李七夜踏入古院之后,古院的木门一下子关上,一下子被锁住了。

    简小铁张口欲说,李七夜都已经被锁在了古院之中,他连话都还没有说出口,最后,他只好轻轻地叹息一声。

    “李公子好强大呀。”看到李七作消失在古院之中后,有洞庭湖弟子不由崇拜地说道。

    也有弟子不由说道:“李公子可是祖树的传人,能不强大吗?”

    洪玉娇看着李七夜消失在古院的背影,她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就像是云雾里的真龙,永远都让人看不清楚。

    林姑娘看着李七夜消失的背影,她一时之间不由看呆了,想到李七夜那无敌的神态,想到李七夜为自己说话的风姿,她一时之间不由想痴了,久久之后,她回过神来,不由粉脸一红,脸庞儿不争气地发烫起来。

    李七夜重回古院,坐在棋局之前,看着眼前的雕像,也不由一时间失神。过了许久,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一直以来,我并不想回到这里,这给了我不少的负担。这一世,我也该走了,也罢,就让我再见你一次吧。”

    说完,李七夜举起一颗棋子,落在棋局之上,当棋子落定之时,棋局瞬间改变,宛如一棋定乾坤,一棋变大世。

    “嗡”的一声响起,棋局如星海,无比的瀚浩,无穷无尽,这片星海慢慢地漩转,如同是漩涡一样。

    李七夜举步,踏入了这片星海漩涡之中,眨眼之间消失。

    当李七夜眼前一亮之时,他已经出现在一个山河明媚的地方,在这里,风和日丽,在这里,春风酥暖,头顶上的阳光十分的温柔,就像是女人的怀抱一样。

    这里是一个小山坡,整个小山坡就像是张开的手臂,把人揽入怀中。山坡乃是草地绿油油的,躺在这草地上,能让人闻到草地的芳香。

    山坡之上和左右两侧,种着一排排宝竹,这宝竹紫翠流光,这是一种十分珍贵的宝竹,一株就是价值连城。

    同时,在山坡的一侧,竟然有一口古井,古井乃是雾气氲氤,这雾气乃是紫色,一缕缕的雾气冒出来之后,它是弥漫于山坡中间的一个凹地。这块凹地在紫雾弥漫之下,宛如是一块仙土,整块凹地宝光晶莹,似乎这地下埋有绝世仙物一样。

    当仔细看的时候,就能看到在紫雾缭绕的凹地之中,竟然有一块石碑,这块石碑古香古色,以传说中的紫星仙石所成。

    这是何等的奢侈,一块紫星仙石竟然用来作为墓碑,这样的待遇,绝对是举世少之又少,只怕连神皇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简文心之墓”,在墓碑之上,有着这么寥寥的五个字,这样的寥寥五个字,却如亘古一般,岁月无法打磨。

    站在墓碑之前,李七夜就像是凝固在了那里一样,过了很久,他缓缓地坐下了,静静地躺在草地上。

    李七夜缓缓地闭上眼睛,静静地躺着,他好像是沉睡在了那里一样。

    一切都是那样安静,一切都是那样的安祥,一切都是那样的温柔,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这才缓缓地张开了双眼,看了一眼旁边的古井,他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你知道吗,当年我把那口龙井的灵气引一脉来这里,巨龙山的老头是十分的不乐意。多少年了,这老头还是那样的抠门,贪财的本性一点都没变。”

    天地,一片寂静,世间,一片安宁,没有人能跟李七夜说话,没有人能回答李七夜的问题。

    “时间过了很久了,该过去的,我已经让它过去了,当年的事情,我已经是释怀了。”李七夜看着碧蓝的天空,淡淡地一笑,说道:“但,鸿天那丫头,却一直没释怀,她就是不承认当年的错,一直不肯低头。我活了这么久,对与错,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了,再说,你也好,她也好,当年也是为了我。”

    天地,依然是寂静,天地,依然是无声,没有人能陪着李七夜说话。

    “岁月,太遥远了,能真正懂我的人,知道我心所想的人,知道我想要的人,寥寥无几。”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不由怅然叹息一声,淡淡地说道:“可惜,你却希望一个平凡的人生。

    “或者,你无尽的智慧让你看尽了世间的繁华,或者,对于你来说,平凡才是最珍贵的,经历了人生最痛的事情,这或者才是你要追求的平凡幸福吧,希望拥有一个平凡温暖的家。”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可惜,我注定是一个远行的人,你留不住我,我也不能勉强你,让你追随着我的步伐,一直无休止的征战,无休止的重复,无休止的杀伐!”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地说道。(未完待续)

第七十七章 反射杀人!    于是,林封谨等人无疑就仿佛是成为了元昊的先锋那样,成功的为他们开路,林封谨在寨子里面斩杀文老七,章分牛,接下来势如破竹的冲破了都亭驿,其实都是被元昊等人在后面坐收渔人之利了,轻轻松松的就跟随在了后面,不费丝毫力气。,

    然而在这时候,元昊等人的好运气似乎便已经是用光光,他们毕竟是要比林封谨晚上一天的脚程,因此当林封谨这边激起来的声势变大的时候,四面八方的法家中人也是迅速的围聚了过来,这些人没有堵到林封谨他们,可是却将元昊等人拦了个正着!!!

    这便是又一场惨烈无比的血战!

    这一战当中,元昊身边的亲信随从也就只剩余下来了九个人,并且这九个人里面,有足足四个人都是重伤或者残废,自我了断了,因此还有战力的加上元昊自己也只有六个人,并且元昊自身也是遭受到了重创。

    当然,付出了这样的惨重代价,法家也同样是没有讨得了什么好,三律首当中的莒辛子死在了元昊的水刀之下,甚至问天子也是被砍掉了半只手掌,因此还是被元昊等人冲破重围,来到了旬州。

    所以,林封谨觉得法家中人简直就仿佛是甩不掉的狗一样,自己再怎么隐匿行迹也是要被追上来,这其实乃是错怪了法家中人了,因为法家中人所追踪的,完全是元昊等人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并且最无耻的是,元昊还让身边的人扮成了林封谨的模样,这就摆明了要让林封谨站出来帮他们吸引火力了。

    倒霉的青孙,就是这样将林封谨“错认”了出来,最后死在了林封谨的神器轰击之下。当时元昊等人明明已经是濒临绝境,只差一步就要被发现,可是这时候林封谨悍然格杀青孙的消息传来。因此法家中人纷纷前去支援,这才让元昊等人逃过了一劫。

    ***

    在明白了这些前因后果之后,林封谨此时自然就生出了马上闪人的心思,很显然,既然法家中人此时已经找到了正主,那么他们达到目的之后肯定就不会大张旗鼓,必然是迅速撤离,毕竟这里乃是不折不扣的敌国领土,久待的话势必要受到加倍的猜疑和压制,付出很大的代价。

    既然出现了这种情况的话。自己多在这里呆一秒钟,就多出来一秒钟的风险,目前最好的做法就是闪人,继续之前闷声大发财的行为,只需要元昊一死掉,那么接下来就是风平浪静,海阔天空。

    对于林封谨来说,法家和元昊这两大势力自己对他们都没有半点好感,无论谁倒霉都是愿意乐观其成的。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那就是狗咬狗一嘴毛,甚至若是要林封谨选择的话,更乐意见到元昊倒霉得多一些。因为他与西王母之间的过节已经太深,火王之死就主动了没有办法化解,因此双方之间已经成为了死敌的关系,那么自然是期望西王母的势力越弱越好。

    相反。法家虽然也是在追杀林封谨,但双方之间只要能有足够的利益存在,那么就还是有化解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林封谨的倾向自然是很明显,宁愿元昊死掉也是不愿意和法家正面冲突了,何况此时本来就是法家十分强势?

    不过,就在林封谨弄明白了其中的前因后果,准备悄悄闪人的时候,忽然就见到了元昊站起了身来,对准了这边遥遥一指,发出了一声长笑。

    元昊这一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攻击力,可是林封谨的心中却是陡的涌出来了一股沛然的寒意!因为他所指的方向,赫然便是自己潜伏的这个方向不对!!

    此时林封谨陡然回头,便见到了自己后方二十来丈处,赫然有一道白光冲天而起,白光的中央不是别人,正是隐藏得极好的玛纹!只是在这白光照耀下,玛纹隐藏得再好,也是无所遁形了。

    此时玛纹一现身,立即就仿佛是在滚热的油锅里面掉落下来了一滴水似的,搞得剧烈的沸腾了起来!很显然看玛纹的打扮穿着,绝对和法家中人扯不上任何的关系,而被一个陌生面孔混入到了如此的腹心之地,法家中人如何不又惊又怒?立即纷纷呼喝着扑了上去,一照面就是下了死手。

    林封谨此时心中顿时也是明白了过来,玛纹乃是水灵之体,更是有黑帝镜和水娥支撑,因此施术潜入这里依靠的乃是水系神通,但是,元昊是什么人?堂堂的大牧首,并且据说他就是昆仑山四使当中,下一任水王的人选,可见他在水系神通方面的造诣势必是十分精深,在这种情况下,玛纹施展水系神通潜入或许能瞒过法家中人,可是想要瞒过元昊,却是千难万难,因为这乃是他最擅长的领域!!

    玛纹此时也是展现出来了自己前世的风采,虽然骤起变故,却是镇之以静,双手捧着的黑帝镜上面陡然闪耀出了一道光芒,紧接着就听到“啵啵啵”的声音一连串的响动,然后便是七八根散发着致命寒气的冰锥直飞了出去,这些冰锥在飞射出去的时候,更是还加上了高速旋转的幅度,冲在前面的几名法家弟子大意的用刀剑去格挡,却没料到上面携带的力量极大,还是带着旋转的,一下子就被洞穿了身躯!

    有人顿时当场毙命,有两人则是倒地下来,苟延残喘,可是被洞穿的伤口处虽然没有流血,可是却在短时间内就变成了冻伤的青紫之色,寒气和冰毒都淤积在了体内,这种危害甚至比鲜血狂喷还大,直接冰毒攻心,只要一时三刻就会浑身上下血脉凝结僵硬而死。

    玛纹一击得手以后,她也是早就选好了相应的退路,立即朝着后方飞掠而去,此时玛纹全力飞掠,脚不点地,身后则是带着点点的冰雾,星星点点,看起来不似人间的活人。仿佛是冰雪当中的精灵,对于玛纹来说,只要能到达旁边的运河当中,天底下几乎就没有人能拦得住她逃走了。

    不过,玛纹出手击杀人的时候,终究还是被延迟了一瞬间,就这么短短瞬间,旁边已经是有一个法家中人本来是隐藏在了旁边的民居当中,陡的跌足而起,冲破了旁边的瓦面直冲了上来。

    这人冲到了空中的时候。头发居然是奇特的竖立了起来,这是他浑身上下元气流动的标志,连头发这种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的部位,也是有真气注入,这样的姿态在法家的行话当中,便是被称为“怒发冲冠”,他整个人停在了半空当中以后,从背后抽出来了一根短矛,这短矛貌似很是普通平凡。被这人高高的举起,然后擎向了天空之中。

    然后这短矛的矛尖,则一下子仿佛是磁铁那样,将天空当中的点点星光都吸聚了过来。这一把被高高举起来的普通短矛,在瞬间就仿佛变成了一只火把,并且还是独一无二以星光为焰的火把,紧接着就被用力对准了玛纹抛掷了过来。

    这一矛激射而出。空中立即就响起来了一连串凌厉无比的尖锐啸鸣声,非但如此,短矛抛掷过来的轨迹后方。赫然还有星星点点的星光残留,看起来可以说端的是更增气势。

    也根本没有见到玛纹有什么动作,逃逸之势丝毫不减,立即就发现了她的身边悬浮出来了三根冰锥,然后对准了那一把激掷过来的星光短矛猛射了过去,只是玛纹之前端的是伤人于无形的冰锥,一旦接触到了那星光之后,都是被悄无声息的溶解,居然都不能拦阻这一把飞矛射来的势头!

    面对这一把激射而来的星光长矛,玛纹在陡然之间就转过了身来,双手当中赫然捧着一面黑色边框的破碎镜子。

    这镜子上光芒连闪,居然是在眨眼之间于空中布设下来到了足足五面厚实的冰镜,其厚若墙,其光泽却是平滑若镜!只是那星光短矛面对五面冰镜,居然是势如破竹的长驱直入,每一面冰镜也是在瞬间彻底的破碎掉,炸成了无数散碎的冰屑,纷纷扬扬的落下,令人无由的生出了一种华丽壮美的感慨。

    不过五面冰镜好歹也是给玛纹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让这星光长矛的来势也是为之一窒,抓住了这个机会,玛纹清澈而漆黑的瞳孔当中,则是已经将这星光长矛的全部姿态和形象都是彻底倒影了出来,紧接着,黑帝镜当中的镜面上,也是将这星光长矛的形象完全的清晰照耀了出来。

    下一秒,这星光长矛便是以无可匹敌之势直扑而至,但是,玛纹清冷的小脸上完全都没有半点儿慌乱,而是将捧住了黑帝镜往前方一迎,仿佛是将这镜子若盾牌那样的迎向了星光长矛。

    在星光长矛的矛尖接触到黑帝镜镜面的一瞬间,那镜面上居然出现了一层诡异无比的波动状态,就仿佛是湖水上面泛出来了一阵涟漪似的,紧接着,星光长矛居然就直接没入到了镜面当中,毫无声息,毫无阻涩,仿佛射中的目标根本就是一个恐怖的无底洞似的,而不是一面本来就出现了诸多裂纹的镜子。

    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冻结了,林封谨却是注意到,在这一刹那,玛纹捧住了黑帝镜的双手手指关节,都因为过度用力而发了白。

    然后,在星光长矛被黑帝镜彻底吞噬后,黑帝镜的镜面又有光芒一闪,紧接着便是一支一模一样的星光长矛从中飚射了出来,以更快的速度飞射向了那一名掷矛的法家中人,这人看起来也算得上是身手敏捷,虽然说是人在半空当中,却是深吸了一口气,朝着下方直坠了下去。

    不过那星光长矛居然也是这样,在空中虚虚的拐了一个弯,对准了这名法家中人继续射出,而这名法家中人在下落的时候,也并没有束手待毙,而是反手从背后又抽出了一根短矛,似要针锋相对的刺出。

    不过,像是枪,矛这样的武器,很显然是利攻不利守,与盾牌这种东西相比起来的话,在先天上就缺乏非常大的优势了,绕是如此。那一柄被反激回来的星光长矛居然在迎上这名法家中人的时候瞬间爆开,顿时就形成了一大团蓝白色的雾气迅速的飘飞了过来,这名法家中人立即就是傻了眼,他就算是将手中这一柄长矛舞得那个是滴水不漏,可是面前的这些玩意儿不是水,是雾气啊!

    因此几乎是在短短的瞬间,这名法家中人就被雾气彻底的笼罩住了,然后就能见到那蓝白色的冰雾迅速的朝着他的口,鼻,耳里面狂涌了进去。看起来就仿佛是这人在主动吸入这些冰雾似的。

    下一秒,这法家中人立即就浑身上下僵硬了,他本来是冲飞到了三四丈的高空,然后对准了玛纹抛掷出了那惊天一矛,这时候为了闪避玛纹的反击,却是从半空当中在往下落去。

    这人吸入了冰雾后,浑身僵硬重重的落到了地面,竟然像是陶瓷制作的花瓶那样,在一瞬间就砸得四分五裂。化成了大量的冰块碎尘,在场的法家中人立即就是惊呆了,甚至有人怒吼了半声:好贼子竟然都不知道下面接什么话好了。

    忽然,全场当中响起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

    “此女乃是天生水灵之体。身上应该还有上古传承下来的法宝,并且与元昊一脉,同为水道中人,所有修炼火系神通的弟子听令。布汉律大阵拦截此女!”

    这威严声音响起的时候,玛纹却已经是又冲出了四五丈远,她将对方的星光长矛用黑帝镜反击回去了以后。便仿佛已经知道对方必死,所以连回头看一眼的动作都没有,径直朝着旁边的水渠冲了过去。

    这条修筑在了旬州当中的水渠虽然是以“渠”为名,并且大概只有三丈宽,却是经过了特地整修的人工河,河水相当湍急,并且异常之深,每一年都要被父母官征发徭役,仔细的整修,之所以要这么做,则是因为这条水渠乃是一条生命线也似的水道。

    整个旬州乃是产粮之地——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南方一直都是以鱼米之乡闻名于世,甚至旬州因为水土有些瘦,种出来的稻麦口感也是不大好,甚至会被划为二等粮,很不受待见。

    然而,当东海贼入侵以后,沿海的膏腴之地被这帮王八蛋烧杀掠抢,杀人放火,大量的人口都被劫掠走了,因此可以说是糜烂十分严重,正因为这样,本来是鸡肋一样的旬州却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东海贼很难深入到内陆当中,所以逃过一劫。

    而旬州出产的粮食,便是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抢手货,南船北马,南方的货物运输当然是要依赖船只,因此旬州的这条沟渠实际上就是担负朝外面输送粮食的重任,人没有了饭吃,那么自然就要起来造反,历朝历代国家倾覆,几乎都是因为天下饥荒,灾民暴动所导致的。

    所以,旬州的这条水渠甚至都关系到了家国的安危上,便是这里的知州不重视,其余缺粮的邻州也是非得重视不可,因此这条沟渠貌似不宽,无论是水流还是深度,都是按照可以运载千石的大粮船进出。

    因此对于天生水灵的玛纹来说,只要进入这条水渠当中,几乎就可以说是有十拿九稳的把握逃出生天了。

    然而此时玛纹虽然距离这水渠只有不到十丈的距离,她的前方却是忽然出现了大量星星点点的光芒,只要玛纹继续前冲,那么势必就要一头撞到了那星星点点的光芒上!!

    虽然玛纹都完全不明白这光芒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却是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征兆,因此清喝一声,手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玄奥的轨迹,便顿时见到有一把冰刀在空中瞬间成型,对准了那星星点点的光芒直斩了过去。

    这把冰刀的边缘可以说是锐利无比,一斩过去之后,便是冰雾弥漫,可是与那点点星光正面接触之后,忽然就弹了回来,碎成了好几块,同时,那星星点点的光芒之间,也是被这冰刀一斩之后露出来了本来的面目,顿时就可以见到,光芒之间居然还有一条一条相连的光线,因此,这赫然是一条大网!!法家中人苦心炼制出来的法宝大网,不知不觉的就被布设在了玛纹前行的路上!

    很显然,这张网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被冲破的,玛纹若是保持着前冲之势,那就是要与这大网来个正面的交锋,可是网这种东西专门就是用来阻碍停滞人的,势必是柔韧无比,要想冲破的话,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玛纹连这张网什么时候出现的都不知道,这足以说明布设下这张网的人的神通修为,很可能都在玛纹的实力之上,因此他若是没有把握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布下这张网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