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于是,林封谨等人无疑就仿佛是成为了元昊的先锋那样,成功的为他们开路,林封谨在寨子里面斩杀文老七,章分牛,接下来势如破竹的冲破了都亭驿,其实都是被元昊等人在后面坐收渔人之利了,轻轻松松的就跟随在了后面,不费丝毫力气。,

    然而在这时候,元昊等人的好运气似乎便已经是用光光,他们毕竟是要比林封谨晚上一天的脚程,因此当林封谨这边激起来的声势变大的时候,四面八方的法家中人也是迅速的围聚了过来,这些人没有堵到林封谨他们,可是却将元昊等人拦了个正着!!!

    这便是又一场惨烈无比的血战!

    这一战当中,元昊身边的亲信随从也就只剩余下来了九个人,并且这九个人里面,有足足四个人都是重伤或者残废,自我了断了,因此还有战力的加上元昊自己也只有六个人,并且元昊自身也是遭受到了重创。

    当然,付出了这样的惨重代价,法家也同样是没有讨得了什么好,三律首当中的莒辛子死在了元昊的水刀之下,甚至问天子也是被砍掉了半只手掌,因此还是被元昊等人冲破重围,来到了旬州。

    所以,林封谨觉得法家中人简直就仿佛是甩不掉的狗一样,自己再怎么隐匿行迹也是要被追上来,这其实乃是错怪了法家中人了,因为法家中人所追踪的,完全是元昊等人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并且最无耻的是,元昊还让身边的人扮成了林封谨的模样,这就摆明了要让林封谨站出来帮他们吸引火力了。

    倒霉的青孙,就是这样将林封谨“错认”了出来,最后死在了林封谨的神器轰击之下。当时元昊等人明明已经是濒临绝境,只差一步就要被发现,可是这时候林封谨悍然格杀青孙的消息传来。因此法家中人纷纷前去支援,这才让元昊等人逃过了一劫。

    ***

    在明白了这些前因后果之后,林封谨此时自然就生出了马上闪人的心思,很显然,既然法家中人此时已经找到了正主,那么他们达到目的之后肯定就不会大张旗鼓,必然是迅速撤离,毕竟这里乃是不折不扣的敌国领土,久待的话势必要受到加倍的猜疑和压制,付出很大的代价。

    既然出现了这种情况的话。自己多在这里呆一秒钟,就多出来一秒钟的风险,目前最好的做法就是闪人,继续之前闷声大发财的行为,只需要元昊一死掉,那么接下来就是风平浪静,海阔天空。

    对于林封谨来说,法家和元昊这两大势力自己对他们都没有半点好感,无论谁倒霉都是愿意乐观其成的。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那就是狗咬狗一嘴毛,甚至若是要林封谨选择的话,更乐意见到元昊倒霉得多一些。因为他与西王母之间的过节已经太深,火王之死就主动了没有办法化解,因此双方之间已经成为了死敌的关系,那么自然是期望西王母的势力越弱越好。

    相反。法家虽然也是在追杀林封谨,但双方之间只要能有足够的利益存在,那么就还是有化解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林封谨的倾向自然是很明显,宁愿元昊死掉也是不愿意和法家正面冲突了,何况此时本来就是法家十分强势?

    不过,就在林封谨弄明白了其中的前因后果,准备悄悄闪人的时候,忽然就见到了元昊站起了身来,对准了这边遥遥一指,发出了一声长笑。

    元昊这一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攻击力,可是林封谨的心中却是陡的涌出来了一股沛然的寒意!因为他所指的方向,赫然便是自己潜伏的这个方向不对!!

    此时林封谨陡然回头,便见到了自己后方二十来丈处,赫然有一道白光冲天而起,白光的中央不是别人,正是隐藏得极好的玛纹!只是在这白光照耀下,玛纹隐藏得再好,也是无所遁形了。

    此时玛纹一现身,立即就仿佛是在滚热的油锅里面掉落下来了一滴水似的,搞得剧烈的沸腾了起来!很显然看玛纹的打扮穿着,绝对和法家中人扯不上任何的关系,而被一个陌生面孔混入到了如此的腹心之地,法家中人如何不又惊又怒?立即纷纷呼喝着扑了上去,一照面就是下了死手。

    林封谨此时心中顿时也是明白了过来,玛纹乃是水灵之体,更是有黑帝镜和水娥支撑,因此施术潜入这里依靠的乃是水系神通,但是,元昊是什么人?堂堂的大牧首,并且据说他就是昆仑山四使当中,下一任水王的人选,可见他在水系神通方面的造诣势必是十分精深,在这种情况下,玛纹施展水系神通潜入或许能瞒过法家中人,可是想要瞒过元昊,却是千难万难,因为这乃是他最擅长的领域!!

    玛纹此时也是展现出来了自己前世的风采,虽然骤起变故,却是镇之以静,双手捧着的黑帝镜上面陡然闪耀出了一道光芒,紧接着就听到“啵啵啵”的声音一连串的响动,然后便是七八根散发着致命寒气的冰锥直飞了出去,这些冰锥在飞射出去的时候,更是还加上了高速旋转的幅度,冲在前面的几名法家弟子大意的用刀剑去格挡,却没料到上面携带的力量极大,还是带着旋转的,一下子就被洞穿了身躯!

    有人顿时当场毙命,有两人则是倒地下来,苟延残喘,可是被洞穿的伤口处虽然没有流血,可是却在短时间内就变成了冻伤的青紫之色,寒气和冰毒都淤积在了体内,这种危害甚至比鲜血狂喷还大,直接冰毒攻心,只要一时三刻就会浑身上下血脉凝结僵硬而死。

    玛纹一击得手以后,她也是早就选好了相应的退路,立即朝着后方飞掠而去,此时玛纹全力飞掠,脚不点地,身后则是带着点点的冰雾,星星点点,看起来不似人间的活人。仿佛是冰雪当中的精灵,对于玛纹来说,只要能到达旁边的运河当中,天底下几乎就没有人能拦得住她逃走了。

    不过,玛纹出手击杀人的时候,终究还是被延迟了一瞬间,就这么短短瞬间,旁边已经是有一个法家中人本来是隐藏在了旁边的民居当中,陡的跌足而起,冲破了旁边的瓦面直冲了上来。

    这人冲到了空中的时候。头发居然是奇特的竖立了起来,这是他浑身上下元气流动的标志,连头发这种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的部位,也是有真气注入,这样的姿态在法家的行话当中,便是被称为“怒发冲冠”,他整个人停在了半空当中以后,从背后抽出来了一根短矛,这短矛貌似很是普通平凡。被这人高高的举起,然后擎向了天空之中。

    然后这短矛的矛尖,则一下子仿佛是磁铁那样,将天空当中的点点星光都吸聚了过来。这一把被高高举起来的普通短矛,在瞬间就仿佛变成了一只火把,并且还是独一无二以星光为焰的火把,紧接着就被用力对准了玛纹抛掷了过来。

    这一矛激射而出。空中立即就响起来了一连串凌厉无比的尖锐啸鸣声,非但如此,短矛抛掷过来的轨迹后方。赫然还有星星点点的星光残留,看起来可以说端的是更增气势。

    也根本没有见到玛纹有什么动作,逃逸之势丝毫不减,立即就发现了她的身边悬浮出来了三根冰锥,然后对准了那一把激掷过来的星光短矛猛射了过去,只是玛纹之前端的是伤人于无形的冰锥,一旦接触到了那星光之后,都是被悄无声息的溶解,居然都不能拦阻这一把飞矛射来的势头!

    面对这一把激射而来的星光长矛,玛纹在陡然之间就转过了身来,双手当中赫然捧着一面黑色边框的破碎镜子。

    这镜子上光芒连闪,居然是在眨眼之间于空中布设下来到了足足五面厚实的冰镜,其厚若墙,其光泽却是平滑若镜!只是那星光短矛面对五面冰镜,居然是势如破竹的长驱直入,每一面冰镜也是在瞬间彻底的破碎掉,炸成了无数散碎的冰屑,纷纷扬扬的落下,令人无由的生出了一种华丽壮美的感慨。

    不过五面冰镜好歹也是给玛纹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让这星光长矛的来势也是为之一窒,抓住了这个机会,玛纹清澈而漆黑的瞳孔当中,则是已经将这星光长矛的全部姿态和形象都是彻底倒影了出来,紧接着,黑帝镜当中的镜面上,也是将这星光长矛的形象完全的清晰照耀了出来。

    下一秒,这星光长矛便是以无可匹敌之势直扑而至,但是,玛纹清冷的小脸上完全都没有半点儿慌乱,而是将捧住了黑帝镜往前方一迎,仿佛是将这镜子若盾牌那样的迎向了星光长矛。

    在星光长矛的矛尖接触到黑帝镜镜面的一瞬间,那镜面上居然出现了一层诡异无比的波动状态,就仿佛是湖水上面泛出来了一阵涟漪似的,紧接着,星光长矛居然就直接没入到了镜面当中,毫无声息,毫无阻涩,仿佛射中的目标根本就是一个恐怖的无底洞似的,而不是一面本来就出现了诸多裂纹的镜子。

    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冻结了,林封谨却是注意到,在这一刹那,玛纹捧住了黑帝镜的双手手指关节,都因为过度用力而发了白。

    然后,在星光长矛被黑帝镜彻底吞噬后,黑帝镜的镜面又有光芒一闪,紧接着便是一支一模一样的星光长矛从中飚射了出来,以更快的速度飞射向了那一名掷矛的法家中人,这人看起来也算得上是身手敏捷,虽然说是人在半空当中,却是深吸了一口气,朝着下方直坠了下去。

    不过那星光长矛居然也是这样,在空中虚虚的拐了一个弯,对准了这名法家中人继续射出,而这名法家中人在下落的时候,也并没有束手待毙,而是反手从背后又抽出了一根短矛,似要针锋相对的刺出。

    不过,像是枪,矛这样的武器,很显然是利攻不利守,与盾牌这种东西相比起来的话,在先天上就缺乏非常大的优势了,绕是如此。那一柄被反激回来的星光长矛居然在迎上这名法家中人的时候瞬间爆开,顿时就形成了一大团蓝白色的雾气迅速的飘飞了过来,这名法家中人立即就是傻了眼,他就算是将手中这一柄长矛舞得那个是滴水不漏,可是面前的这些玩意儿不是水,是雾气啊!

    因此几乎是在短短的瞬间,这名法家中人就被雾气彻底的笼罩住了,然后就能见到那蓝白色的冰雾迅速的朝着他的口,鼻,耳里面狂涌了进去。看起来就仿佛是这人在主动吸入这些冰雾似的。

    下一秒,这法家中人立即就浑身上下僵硬了,他本来是冲飞到了三四丈的高空,然后对准了玛纹抛掷出了那惊天一矛,这时候为了闪避玛纹的反击,却是从半空当中在往下落去。

    这人吸入了冰雾后,浑身僵硬重重的落到了地面,竟然像是陶瓷制作的花瓶那样,在一瞬间就砸得四分五裂。化成了大量的冰块碎尘,在场的法家中人立即就是惊呆了,甚至有人怒吼了半声:好贼子竟然都不知道下面接什么话好了。

    忽然,全场当中响起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

    “此女乃是天生水灵之体。身上应该还有上古传承下来的法宝,并且与元昊一脉,同为水道中人,所有修炼火系神通的弟子听令。布汉律大阵拦截此女!”

    这威严声音响起的时候,玛纹却已经是又冲出了四五丈远,她将对方的星光长矛用黑帝镜反击回去了以后。便仿佛已经知道对方必死,所以连回头看一眼的动作都没有,径直朝着旁边的水渠冲了过去。

    这条修筑在了旬州当中的水渠虽然是以“渠”为名,并且大概只有三丈宽,却是经过了特地整修的人工河,河水相当湍急,并且异常之深,每一年都要被父母官征发徭役,仔细的整修,之所以要这么做,则是因为这条水渠乃是一条生命线也似的水道。

    整个旬州乃是产粮之地——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南方一直都是以鱼米之乡闻名于世,甚至旬州因为水土有些瘦,种出来的稻麦口感也是不大好,甚至会被划为二等粮,很不受待见。

    然而,当东海贼入侵以后,沿海的膏腴之地被这帮王八蛋烧杀掠抢,杀人放火,大量的人口都被劫掠走了,因此可以说是糜烂十分严重,正因为这样,本来是鸡肋一样的旬州却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东海贼很难深入到内陆当中,所以逃过一劫。

    而旬州出产的粮食,便是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抢手货,南船北马,南方的货物运输当然是要依赖船只,因此旬州的这条沟渠实际上就是担负朝外面输送粮食的重任,人没有了饭吃,那么自然就要起来造反,历朝历代国家倾覆,几乎都是因为天下饥荒,灾民暴动所导致的。

    所以,旬州的这条水渠甚至都关系到了家国的安危上,便是这里的知州不重视,其余缺粮的邻州也是非得重视不可,因此这条沟渠貌似不宽,无论是水流还是深度,都是按照可以运载千石的大粮船进出。

    因此对于天生水灵的玛纹来说,只要进入这条水渠当中,几乎就可以说是有十拿九稳的把握逃出生天了。

    然而此时玛纹虽然距离这水渠只有不到十丈的距离,她的前方却是忽然出现了大量星星点点的光芒,只要玛纹继续前冲,那么势必就要一头撞到了那星星点点的光芒上!!

    虽然玛纹都完全不明白这光芒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却是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征兆,因此清喝一声,手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玄奥的轨迹,便顿时见到有一把冰刀在空中瞬间成型,对准了那星星点点的光芒直斩了过去。

    这把冰刀的边缘可以说是锐利无比,一斩过去之后,便是冰雾弥漫,可是与那点点星光正面接触之后,忽然就弹了回来,碎成了好几块,同时,那星星点点的光芒之间,也是被这冰刀一斩之后露出来了本来的面目,顿时就可以见到,光芒之间居然还有一条一条相连的光线,因此,这赫然是一条大网!!法家中人苦心炼制出来的法宝大网,不知不觉的就被布设在了玛纹前行的路上!

    很显然,这张网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被冲破的,玛纹若是保持着前冲之势,那就是要与这大网来个正面的交锋,可是网这种东西专门就是用来阻碍停滞人的,势必是柔韧无比,要想冲破的话,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玛纹连这张网什么时候出现的都不知道,这足以说明布设下这张网的人的神通修为,很可能都在玛纹的实力之上,因此他若是没有把握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布下这张网的。(未完待续……)

第1256章粉身碎骨    李七夜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好像是神游太虚一样,似乎并没有听到简小铁的话。

    李七夜面前摆着一个棋局,这个棋局散乱无比,根本就看不清楚这是怎么样的棋局,因为这棋局十分的离谱,十分的荒谬,就像是小孩子随意摆放一样。

    在另一端坐着的是一尊雕像,从形态为看,这尊雕像应该是一个女性,但是,这尊雕像是雕得十分模糊,完全让人看不清这个女子的颜容。

    但,再仔细看这尊雕像的线条,似乎不是匠师有意把线条和轮廓雕得如此的模糊不清,似乎是这个女子有意不让人看到她的容貌,是她不愿意把自己的真容展示于世人面前,她隐去自己的真容,隐于幕后,宛如是云雾中的庐山,让人无法窥视她的真面目。

    李七夜依然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依然是一动都不动,他好像是石化了一样,似乎完全没有发现简小铁他们进来一样。

    “李兄,你是如何进来的?”简小铁张望了一下四周,发现古院中没有其他的人,他就不由奇怪了,如果不是他们简家的人打开这个古院的话,只怕是一个外人是无法进来。

    然而,李七夜依然是坐在那里,依然是一动不动,也不知道他是被眼前的棋局所迷惑了,还是因为什么,总之,他好像是没听到简小铁的话一样。

    洪玉娇他们也不由为之奇怪,李七夜一大早就离开了,竟然跑到这里来跟一尊石雕像下棋,他们看了一下棋局,眼前这样的棋局根本就是凌乱无比,根本就是让人看不出什么玄妙或端倪。

    “公子,你没事吧?”见到李七夜发呆坐在那里,对李七夜有着强烈好感的林姑娘不由弯下腰,轻轻地对李七夜说道,神态十分温柔。

    李七夜依然是坐在那里。没有回答林姑娘的话,似乎他已经是成了一尊雕像了。

    看到林姑娘对于李七夜的温柔。血鲨少庄主顿时吃醋了,目光一寒,他冷冷一笑,说道:“哼,一尊雕像,一局破棋而己,何足在这里装神弄鬼。真的以为自己是通天造化,弄个破棋就能参悟九天大道了吗?哼,一个装神弄鬼的人,也往自己脸上贴金。”

    听到血鲨少庄主这样的话,本就是厌恶他的林姑娘就更不高兴了,她蹙着眉头,说道:“李公子只不过是在这里漫思而己,谁说他是装神弄鬼了。”

    “嘿,漫思?”林姑娘如此为李七夜说话。血鲨少庄主更是醋意滔天了,他冷森一笑,不屑地说道:“眼前也就是一尊破雕像而己。何来漫思,只有白痴才会对这样的破雕像漫思了。说不定。这样的一尊破雕像是从哪里垃圾堆捡来的,嘿,这样的一尊破雕像论匠工没匠工,论艺术没艺术,不值得一文的垃圾,只有白痴才会对这样的破雕像漫思了。”

    血鲨少庄主这话一出,简小铁顿时脸色一沉,只不过,他是一个有修养的人。没有当众翻脸而己。

    可惜,血鲨少庄主被气昏了头。他被心中的醋意遮蔽了双眼,根本就没有想得太多,也根本没留意到简小铁的神态。

    上官飞龙也笑着摇头说道:“少庄主,你也不要笑人家,人家有点怪癖也是正常的事情,你说是吧,对着一尊石像发呆,这也没什么的,也就是一种神经病而己,听说,这种病在龙妖海有一个神医能医。”

    李七夜三五番破坏他与洪玉娇的好事,上官飞龙早就对李七夜有意见了,甚至是恨不得杀了李七夜,所以,现在他也当然是揪住机会嘲笑李七夜一番。

    “神经病?”血鲨少庄主冷森森地一笑,说道:“面对着这种破雕像发呆,何止是神经病。只有变态怪廦、口味极重、极为猥琐下流的人才会对着一尊丑到不能再丑的雕像想入非非,只有怪物才会对一尊怪物一样的雕像产生兴趣和猥琐的念头!”

    这一次,血鲨少庄主真的是被醋意遮蔽了双眼,完全失去了理智,出口便是毫无遮拦,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的话一下子得罪了其他的人。

    所以,血鲨少庄主话一说出来,简小铁脸色顿时大变,在刚才,上官飞龙在嘲笑李七夜的时候,简小铁还无所谓,毕竟这是上官飞龙与简小铁的个人恩怨。

    但是,现在血鲨少庄主出言不止是羞辱李七夜,也是污辱了这一尊雕像,而这尊雕像对于他们简家来说,有着不一样的象征,这怎么能不让简小铁脸色大变呢。

    血鲨少庄主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就一下子站了起来,往外走。

    “哟,是不是心中有鬼,被我说中了,所以羞得无地从容,想逃走呀。”见到李七夜一言不发转身就走,血鲨少庄主不由大笑一声,心里面有着胜利的快感。

    上官飞龙也是附和地笑着说道:“这算他有自知之明,不然少庄主揭穿他心中龌龊的念头,就更让他无立足之地了。”

    “滚出来。”此时李七夜站在古院之外,冷冷地说道:“滚出来受死,别让你们的贱血玷污了静清之地!”

    李七夜如此的话,让怒火冲天的血鲨少庄主也更是大怒,冷笑地说道:“姓李的,我怕你不成,鹿死谁手,还不在道呢。”说着就冲了出去。

    “就是,别以为是祖树的弟子就真的以为自己横行天下。”上官飞龙也冷笑一声,跟着冲了出去。

    站在古院之上,此时李七夜没有表情,只是冷冷地看着冲出来的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他的神态冷到让人害怕。

    此时,简小铁与洞庭派的弟子都跟着冲了出来,这一次作为主人的简小铁竟然没有劝架,他只是双手抱于胸前,站在一旁只是冷冷旁观而己。

    这一次简小铁也是动怒了,血鲨少庄主出言辱了他们简家祖先,他不动手收拾血鲨少庄主这已经客气了,更别说是劝架了。

    李七夜此时只是冷冷看着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一眼,很平淡地说道:“你们想怎么样的一个死法?”

    “好大的口气!”上官飞龙都不由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李七夜,你真以为我们是砧板上的鱼肉吗?我不动手杀你,那是因为公孙娘娘已经订下了你的狗命,真的惹怒了我,我也一样杀你!”

    “废话少说,你们两个一齐上吧,我给你们先出手的机会。”李七夜冷得出奇,如果了解他的人,看到他如此冷到出奇,那一定会害怕。

    只要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当李七夜冷到出奇的时候,他绝对是动了可怕的杀机,一旦他动了这样的杀机,那么不管是谁来了都一样杀无赦。

    事实上,李七夜根本就不把上官飞龙他们这样的蚁蝼放在心上,就算他们冷嘲热讽他都可以当作耳边风,可惜,血鲨少庄主却不知死活,污辱了那一尊雕像,当血鲨少庄主说出刚才那一席话的时候,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谁来都救不了他,唯有一死。

    “好狂的口气!”血鲨少庄主狂笑一声,冷傲地说道:“姓李的,你算是什么东西,你真以为拜了孔雀树为师就很强大吗?我祖宗乃是一代海神,举世无敌,你这点出身算得了什么!”

    血鲨庄的血鲨神尊在年少时曾经得到过三叉戟的承认,可惜,后来三叉戟却又认弃了他,弃他而去,让他最终未能成为海神。

    尽管是如此,血鲨庄依然以他们祖先被三叉戟承认而为荣耀,一直对外号称自己祖先是一尊海神!

    “出手,一招之内,必杀你们两个!”李七夜冷冷地说道,连眼皮都未撩一下。

    “好,李七夜,我与少庄主就领教你高招。”上官飞龙也是怒火冲天,冷森地说道。

    血鲨少庄主取出了一把血刀,血雾缭绕,他舔了舔嘴唇,双眼露出嗜血的光芒,森然地说道:“小畜生,我的血刀已经很久没有饮血了,今天就饱饮一顿。”

    “公子,小心他的血刀”一看到血鲨少庄主取出血刀,林姑娘也大吃一惊,花容失色,好心出言提醒。

    林姑娘的神态,就顿时让血鲨少庄主怒到颠狂了,他狂吼一声,怒吼道:“小畜生,我杀了你!”话一落下,他整个人化作一道血光,怒斩向李七夜。

    “砰”的一声,接着听到“啪”的一声崩碎之音响起,再接着是“喀嚓”的碎裂声刺耳。

    此时,所有人都看到李七夜一只手把血鲨少庄主直贯在地上,大地一下子碎裂,鲜血碎肉瞬间迸射,血鲨少庄主一下子被狠狠地撞得粉碎,鲜血和碎肉飞溅得到处都是,十分的血腥。

    李七夜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没有人看清楚血鲨少庄主是怎么样落到他手中的。

    大家只看到血鲨少庄主被李七夜狠狠地撞在地上,撞碎了大地,也把血鲨少庄主撞得粉碎,迸射的碎肉和鲜血溅得到处都时。

    此时,地上的碎肉还在跳动着,温暖的鲜血在地流静静地流淌着。

    投一下月票,投一下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