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名法家中人大惊,手下却是绝不留情,直将这衙役的胸腹捅得若千疮百孔的筛子一般,这衙役再是彪悍,却也只能睁着一双牛眼,缓缓软倒,不过他的同伴却也是没有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愤怒的暴喝一声,一拳就砸在了这名法家中人的后脑勺上!

    这一砸上去之后,这法家中人立即就闷哼了半声,眼前立即金花乱冒,没有当场晕倒已经是当场咬牙坚持的结果了,但后脑勺接下来却是痛得几乎要爆掉,紧接着他刚刚直起身,就被那名衙役一脚踹在了胯下,这样下三滥的招数,本来就是市井当中打架斗殴的法子,却是在这里一下子派上了用场。︾︾点︾小︾说,

    这一脚踹上去以后,法家的这人脸色立即就彻底的变青了,男人的胯下乃是何等要害的部位?不过他也是心中深知生死一发,立即就是握紧了匕首朝着下方狠狠的一刺,这一刺立即就扎入到了那衙役踹过来的那一脚的膝盖处,然后顺势一拖!立即就是一道一尺多长皮肉翻卷的凄厉伤口,那鲜血更是不要钱的往外面喷!

    刺出来了这一匕首之后,那法家中人才顺势倒地,一个狼狈无比的翻滚拉开距离,从怀中掏出来了一颗蜡丸捏破,然后丢入到了嘴巴里面,隔了一会儿才长长的嘘出了一口长气。

    紧接着,他看着正朝着自己艰难跳着脚过来的那名衙役,脸上露出来了一抹狞笑,一掀外面的衣服,便是露出来了腰间巴掌宽的牛皮腰带,上面整整齐齐的扎着十二把柳叶飞刀,寒光闪闪,这名法家中人掏出来了一柄飞刀,就对准了那名衙役射了过去。顿时“嗤”的一声就射入到了这人的肩头当中。

    那衙役顿时脸色一惨,知道自己这一次落入到了对方的打发当中,几乎是绝无幸存之理。

    然而就在那法家中人即将拿出第二把飞刀的时候,忽然从其背后已经是出现了一名鬼魅也似的人影,一下子就伸出了双手,从后方揽住了他!

    这一揽乃是一只手捂嘴,一只手托住了下巴,用力一错,就能听到这人的脖子上传来了“喀”的一声脆响,颈骨折断乃是非常致命的重创!那人一松手。这名法家中人便是口吐白沫,朝着地上似一堆烂泥也似的瘫软了下去。

    那名衙役死里逃生,对这神秘人乃是说不出的感激,不消说,这神秘人不是别人,自然就是林封谨了,他出手杀人之后,对着那衙役做出来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紧接着便是三下五除二的将这法家中人的外套扒掉。给自己穿上,又掏摸了一下,将从法家中人身上搜出来的金疮药抛给了这衙役,便一转身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这名衙役也是老江湖了。知道此时自己乃是十分危险,便是咬着牙来到了旁边的一处隐蔽地方以后,这才躺倒下来,颤抖着手给自己上药。此时他才想起来,这名神秘人的面部表情僵硬,看起来就是经过了伪装.

    不过这种事情十分常见。这衙役在公门里面少说也是呆了十来年,可以说各种各样的事情不要经历得太多,知道没见到这人的本来面目不是什么坏事,因为倘若对方露出了自家真正相貌的话,那么搞不好顺手将自己灭口了也是有可能的,当下便是找了块瓦片咬在了自己嘴巴里,捆住了自己受伤的右腿,然后一点一点的给自己的伤处洒上药粉。

    这时候林封谨换成了那名法家弟子的衣服,顺手又拾起了他的佩剑悬在了腰间,迅速的朝着城隍庙的方向疾奔了过去,这一路上林封谨感觉到了有几双眼睛盯在了自己身上以后,他便是看准了旁边的一处战场,飞掠了下去,施展出来了一记相当标准的五刑剑术,一剑就刺穿了一名捕快的咽喉。

    顿时,这个投名状一缴,而且林封谨那一记五刑剑术在妖命之力外加陆门弟子的熏陶下,端的是施展得估计比一般的法家弟子都要标准许多,这双管齐下的证据立即就令林封谨有一种直觉,那就是自己浑身上下的压力顿时为之一松,本来注视着自己的目光也是纷纷挪移了开去。

    正是因为这样,林封谨接下来便是无惊无险的来到了城隍庙西面的一处大宅处,他并没有尝试要靠近战场,因为那会意味着更多的盘查,更严格的审核,而在这一处大宅的屋脊上面,林封谨可以远远的鸟瞰整个战局,对于普通人来说,站在这里的话,顶多只能将一切都看个朦朦胧胧,听到的也是模糊不清的呼喝声,不过此时林封谨的目力和耳力却何止是普通人的几倍?

    因此他登上了这里以后,便是成功的将城隍庙战场当中的一切都是尽收眼底。

    首先林封谨看到的,便是法家中人将这里可以说是围了个水泄不通,虽然外间打得那个是如火如荼,大量的法家弟子扼守住了条条交通要道,在和那些捕快军铺的丁壮之类的混战成了一团,然而,这里面的人却都对外面的战事漠不关心,而是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城隍庙前方的战场上,看他们的表情,似乎有些兴奋,又似乎有些畏惧,看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马上冲上去似的。

    不消说,林封谨很自然的就与这些人一起,朝着下方的战场窥望了下去,只看得第一眼,立即就忍不住在心中大骂了起来,同时,只看得一眼,林封谨一路行来,心中的诸多疑问也是一下子就解开了

    话说林封谨究竟看到了什么东西呢??

    原来,在城隍庙的前方空地上面,已经是出现了一个闪耀着点点光芒的法阵,这个庞大无比的法阵至少也是占据了大半个城隍庙前方的广场,并且还有足足一百零八个人在周围持咒,这法阵一共有着足足七十二个闪耀着光芒的节点,光芒的每一次闪耀,都在和天空上面星辰的闪耀相呼应,隐隐约约的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光幕,将这空地包围了起来。

    这就是法家布置下来的“囚天下”的阵法。这阵法传播得也很广,不过往往都是一个人或者三个人施展出来的,需要耗费一百零八名法家高手来布阵,那还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法阵当中,可以见到法家有四人在里面与敌人激烈的交手着,不过这四人进去之后,一旦受伤或者遇险,那么就能迅速的退出“囚天下”的阵法外,而那一层薄薄的光幕,则是仿佛可以吸收掉所有的攻击似的。完全是将里面的敌人困住了。

    林封谨知道,根据这个法阵的布置,除非是将布置阵法的一百零八名的人的元气生生消耗殆尽,否则的话,那一层薄薄的光幕就永远都不会消失掉。

    而令林封谨心中的疑惑一下子解开的,自然就是被困在了“囚天下”阵法当中的那群人。

    这些人一共是六名,而其中一人的打扮,林封谨第一眼看起来就极其眼熟,仔细一想。心中便是生出了一种几乎是在照镜子的感觉!这人的身高,体型,甚至衣着打扮,几乎都是和自己一模一样!!

    此时林封谨也不知道这人为什么居然会与自己如此酷似。但他却是一下子就理清楚了事情的真相——那便是自己这帮人为什么将踪迹隐匿得十分之好,法家中人依然是可以发现自己,并且一路追踪而来——感情法家的这帮王八蛋,根本就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是冲着下方被困住的这帮人来的。

    之前被自己杀掉的那青孙为什么能在茫茫的人海当中,一眼就寻出自己来?便是因为法家追捕的这群人当中,有一个人居然和自己衣着打扮。还有身形外表都是相似度极高,他们肯定早就将这人的详细资料熟记于胸——自己完全就是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同时,也不难推断出,下方的这人应该有类似于水镜秘术之类的神通,可以经常观察到自己的穿着打扮,这才便于模仿,既然连衣着打扮都能模仿到,那么要了解自己的行踪那就简直是太简单了。

    而这被困在了“囚天下”阵法当中的这六个人当中,有四个人则是分别站在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应该是有呼应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灵加持,组成了一个玄奥无比的阵法。

    法家用阵法困住了他们,他们则是用阵法来防护。这四人似乎天生就有心灵感应一般,宛若一体,因此尽管法家不停的派遣高手进来围攻,却是被这四人应付得游刃有余。

    被这四人护在中央的有两人,其中一个便是身高,打扮都酷似林封谨的那名青年。

    而另外一人,林封谨一看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这人留着五柳长须,两只眼睛狭长而细,看起来就仿佛是鹰鹫那样锐利冷酷,他盘膝坐在了地上似乎是在疗伤,左手虚按在了丹田处,冒出了袅袅白雾,而右手则是在不停的拨动着一串用玛瑙,血石,翡翠等等混合串起来的手链,尽管是盘坐在了地上,可是给人的感觉却仿佛是巨人一样,顶天立地!!

    更奇特的是,这人的眉心当中有着一道独特的悬针纹,看起来居然像是一只紧闭的眼睛似的。

    林封谨虽然此前没有见到过这人,却已经不止一次听说过这人的形貌,见到过这人的画像,

    此人不是别人,便正是西戎昔日的大牧首:元昊!

    而林封谨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形下见到他。

    原来,元昊一干人等察觉到了西戎国君忽然失控之后,便立即意识到了局面已经是忽然变得凶险了起来,而他们努力了一番之后,终于确认当前的态势完全是无法收拾,偏偏此时又雪上加霜似的,传来了西王母受雷劫,重伤封山的消息。

    这时候,元昊在西戎当中做了这么多年的大牧首,自然还是有些法子的,便是紧急联系上了西王母,不过这一次西王母在雷劫当中也是大伤元气,便告诉了他这一次乃是遭逢大劫,乃是九死一生的局面,必须要先往死处走,才能混淆天机,寻求到一条活路,接下来便是传给了他三个锦囊,告诉了他拆开锦囊的条件。

    元昊对西王母的话素来都是奉若圣旨的,并且若是没有这场变故,他便是昆仑四王当中下一任水王的人选,因此便是按照西王母所说的,直接往死路——便是朝着昆仑山进发的道路出发。

    这一路上可以说是走得极其艰辛,元昊率领的亲信门人,至少都是有八成陨落在了这一段路程当中。

    不过,依靠这些人的牺牲,元昊也是终于支撑到了甘南寨子——到达这里,就是西王母交代他可以打开第一个锦囊的地方。倘若连这里都到不了,西王母给元昊的建议就是——自尽。

    在这里打开了第一个锦囊以后,里面有着一张树叶,树叶上面有着几个似乎用火烧出来的焦黑字体。

    阔他坝

    阿巴酒肆。

    这里正是林封谨他们在多难的手下托庇的时候,所住的那一处旅店。

    而此时元昊距离昆仑山,也仅仅只有不到五十里的距离而已,甚至登高远望,都能用肉眼看到巍峨的昆仑主峰,此时元昊甚至有一种不顾一切继续前行的冲动,对他来说,区区五十里啊,全力出行的话,那么也只要半个时辰而已,纵然昆仑封山,但只要冲到了昆仑山脚下,那么就能逃出升天!

    但是元昊最终还是选择了听从西王母的指令,在这已经是近在咫尺的地方转向,朝着西面奔行逃走了过来,这一下可以说是完全出乎了法家中人的意料之外,因为之前元昊一行人表露出来的直冲昆仑山的决心是如此的坚定,如此的决绝!

    没想到元昊竟然会是在这个时候忽然转向,并且果决得仿佛是从未选择过要朝着昆仑山进发似的!可是在这之前,元昊已经足足在前往昆仑的路上死了十七个门人,六名姬妾,甚至还有三十四个死士啊!

    这些人一死,甚至相当于是斩断了元昊的一条手臂!

    所以,法家面对元昊的这一次突然掉头,表现出来了明显的不适应,以至于在这里都足足被元昊遗留布置下来的迷阵和死士拖住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依靠这争取来的一天宝贵时间,这一次元昊算是只付出了很小的代价,便是来到了阔他坝的阿巴酒肆,这时候林封谨一干人等刚刚离开一天,然后便打开了第二个锦囊。

    第二个锦囊,便是让他去林封谨所住的房间当中,收集到了一根林封谨掉落的头发。同时,这锦囊里面有一篇水镜秘术,上面说这个人的实力很强,身边也是奇人异士众多,所以说这秘术就不能直接追踪这个人。而施展出来的水镜秘术当中出现的影像,则是这个人一天之前的打扮,大概行踪,这样就可以让对方无法生出被追踪的感觉来。

    元昊接下来便是按照了这锦囊当中的吩咐,选出来了身边的一个与林封谨身量,体态类似的人,根据水镜秘术当中反馈出来的影像,让这个人尽可能在穿着,举动上模仿林封谨,然后出现在了法家那群人的面前。

    同时,元昊利用水镜秘术,追踪着林封谨一天之前的行踪,悄然缀在了他们的身后。(未完待续……)

第1255章林姑娘    简小铁为李七夜他们准备好了客户,当安顿好了李七夜他们之后,简小铁这才告辞离去。

    简小铁可谓是热情周到,他如此的热情周到,这不止是因为李七夜的寿礼贵重,同时也是有因为大家同为人族的原因,所以对李七夜他们更加照顾。

    至于洪天柱和洞庭湖的弟子,就更是沾了李七夜的光了。这一次简府招待他们,可以说是规格很高,贵宾级别的规格,这样的规格在简府来说,一般是招待海神传承、仙帝道统的客人。

    若是洪天柱他们前来贺寿,只怕没有这样的招待规格。

    洪天柱他们随着李七夜住下来之后,他们之中有人喜有人忧,其他的弟子多数是欢喜,能入简府,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错的事情了,若是能与简府弟子相交,那就是更是一桩好事,毕竟大家都是人族,相互排斥是比较少。在这一点上,洞庭湖年轻一辈还是比较团结,不像老一辈那样勾心斗角。

    像洪天柱、洪玉娇、林姑娘他们有心事的人就是长夜漫漫了,洪玉娇和林姑娘都为自己的婚事而担忧,洪玉娇根本就不想嫁上官飞龙,林姑娘也不愿意嫁,她本就是与血鲨少庄主不认识,更何况,血鲨庄一直声名不好,她嫁过去只怕是做炉鼎,血鲨庄只怕更多是为了她的圣妙血统。

    但是,她们两个人又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她们都有些绝望,此时,她们都不由同时想到一个人李七夜!

    事实上,对于她们而言,李七夜也是一个陌生人,她们对于李七夜是一无所知,她们也只是知道李七夜来自于孔雀地而己,尽管是如此,李七夜却给了她们好感。

    特别是李七夜站在她们这一边。阻断她们的这一桩婚事,这更是给了她们希望。在不知觉间,这让她们心里面暗暗祈祷,她们希望李七夜这样的一个陌生人能逆改她们的命运。

    至于洪天柱,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对于他而言,更是长夜漫漫,他所想的。不止是自己女儿的婚姻,不止是门下弟子的命运,他想得更多的是洞庭湖的命运!

    虽然说,他是洞庭湖的当家,但是,他自身的权力有限,特别是几大姓氏的老祖们各自为政,让他难于统筹整个洞庭湖,在这样的局面之下。想让洞庭湖强大起来,那简直就是一纸空谈。

    更让洪天柱担忧的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洞庭湖的老祖甚至是不惜让自己族内的优秀血统嫁给外族,与外族联手。这是引狼入室。

    在他们之中最平静最安宁的只怕是张百徒了,对于张百徒而言,现在他已经是很满足了,在他的心目中他所要的东西不多,他只想孜孜求道而己,所以,在他们这中,今夜睡得最安稳的就是非张百徒莫属了。

    第二天早早起来,洪天柱去拜会在简府贺寿的其他宾客。留下了洪玉娇他们这些晚辈。

    洪天柱离开之后,洪玉娇他们也没有主心骨。他们就去找李七夜,想去问问李七夜有什么安排,但是,当他们去到李七夜起居的小院的时候,李七夜已经不在了。

    “张师兄,李公子呢?”没见到李七夜,洪玉娇不由问道。

    张百徒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很早的时候李公子就离开了,他没说要去哪里?”

    没见到李七夜,洪玉娇她们不由有些失望,他们这些洞庭湖的弟子不由相视了一眼,最后洪玉娇作决定说道:“我们出去走走吧,认识一下简家子弟也好。”

    林姑娘他们这些洞庭湖的弟子也点头同意,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好机会,与简家子弟走近一点这对于他们洞庭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张师兄,我们一同去吧。”尽管张百徒与洞庭湖的弟子没走得那么近,但是洪玉娇也未落下他。

    洪玉娇他们这些洪庭湖弟子结伴离开了小院,欲去简家各处走走。

    “世妹,你们也出来走走呀。”然而,洪玉娇他们没走多远,就遇到了上官飞龙和血鲨少庄主了。

    血鲨少庄主看到林姑娘,更是双目一亮,就像饿狼一样盯着林姑娘,他笑着说道:“我与上官兄更熟悉简家,我们结伴同行吧。”

    洪玉娇他们不喜欢与上官飞龙他们两个人结伴,但是,又不好立即开口拒绝。

    幸好的是,就在这个时候简小铁来了,这才让气氛缓和下来。

    “诸位这么早就出来了,李兄呢?”简小铁今日本来打算再带李七夜他们多走走,更多地了解一下简家的。

    简小铁对于李七夜还是有着莫明的好感的,更何况李七夜代表着孔雀地,未来代表着更多的人族利益,所以,简小铁也乐意与他交好。

    “我们也不知道。”洪玉娇他们只好摇了摇头,说道:“李公子早早就离开了,他不知道去了哪里。”

    “原来如此呀,今日老祖宗出关,我正打算给李兄引见引见呢。”简小铁不由略为失望地说道。

    “老寿星今天出关了,我姐姐和公孙娘娘也去拜见老寿星了。”上官飞龙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由凑上话来。

    上官飞龙说这样的话也是有几分喜色,毕竟简家的老祖宗不是谁都能见的,现在他一出关他姐姐就有资格去拜见,这也足够说明她姐姐的地位了。

    “既然诸位要走走,我就给诸位引路吧,等李兄回来了,再作打算。”简小铁看了看洪玉娇他们这些洞庭湖弟子笑着说道。

    简小铁这样说,洪玉娇他们当然是喜欢不得了了,他们正愁在简家人生地不熟呢。

    简小铁亲自带领洪玉娇他们在简府逛了起来,以尽地主之谊,而上官飞龙和血鲨少庄主却厚着脸凑上来,要跟他们走在一起,特别是上官飞龙和血鲨少庄主,他们是有意亲近洪玉娇和林姑娘。

    对于上官飞龙和血鲨少庄主不止是洪玉娇和林姑娘不喜,就是其他的洞庭湖弟子也不喜,但是,他们又不是主人,不可能赶官,他们无可奈何,只好任由上官飞龙和血鲨少庄主跟着了。

    简小铁虽然是简家传人,他为人却没有什么架子,他为众人一边引路一边解说简家的一些趣事,这也引得众人不少欢笑。

    而趁着如此难得的机会,上官飞龙和血鲨少庄主是借机会与洪玉娇、林姑娘亲近,不过洪玉娇对上官飞龙客气而疏远,至于林姑娘,那就更不用说了,更是远离血鲨少庄主。

    这让血鲨少庄主心里面恼火,甚至是双目中寒光一闪,他一身自视甚高,在他看来娶林姑娘,那是林姑娘的福份,现在林姑娘竟然是躲着他,所以让他心里面恼火,双目寒光一闪,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好好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简小铁带着他们逛了简家的不少地方,除了一些外人不能去的地方之外,简府的很多地方简小铁都带他们去逛遍了,这可以说是简小铁特别的照顾洞庭湖弟子了。

    此时,他们经过一座古院,这座古院看起十分古朴,整座古院乃是高墙耸起,让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简公子,这是什么地方?”看到这样一座高墙耸起的古院有点像堡垒,连张百徒都不由好奇问道。

    “这是我们简家的一处老地方,平日里它都是封闭紧锁,我都少进去过。”简小铁看着这座古院,都不由停下脚步来。

    对于这座古院,他知道得很少,他只知道这座古院极为古老,传言是建于他们始祖时代,至于这座古院有什么用,他们这些简家弟子根本就不知道。

    平时,这座古院都是紧锁住的,不对外人开放,他作为简家的传人也只是进来过几次而己。

    简小铁他虽然进过这一座古院,但,从来没能从这古院中看出什么玄机了,在他看来这座古院十分的普通。

    “简公子,门是开着的。”此时就是前面的洞庭湖弟子不由叫了一声,好奇地望里面张望。

    一听到这话,简小铁顿时吃惊,立即快步走上去,果然,只见平时紧锁着的木门此时此刻竟然是打开的。

    “是谁打开这木门的?”简小铁也奇怪,立即走了进去。

    洪玉娇他们这些洞庭湖的弟子也是十分好奇,也跟着简小铁走了进去。

    这一座古院并不大,在这里种了很多的绿竹,只见是竹影摇晃,当一阵风吹拂而来的时候,竹叶翩翩飞舞,如此的一个小院十分的清雅,是一个静思的好地方。

    在古院中央有一个凉庭,凉庭排有石桌石椅,而石桌上摆着一个棋局,在这棋局的一旁坐着一个石人,而另一旁则是坐着一个人。

    “李兄,你怎么在这里?”走进了古院,看到坐在棋局另一旁的人,简小铁不由为之吃惊,也是为之意外。

    坐在棋局另一旁的人正是李七夜,此时的李七夜静静地坐在那里,宛如是没有听到简小铁的话一样。

    洪玉娇他们跟了进来,看到李七夜坐在那里,也不由惊讶,李七夜一大早就离开了,没有想到竟然是在这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