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唇枪舌剑这一招,乃是将青孙体内的元气抽吸得干干净净,然后将千夫所指这一招当中内敛的实际杀伤力直接实体化,呼啸轰鸣,仿佛神兵降世,因此不仅仅是对敌人的魂魄,气运造成了巨大伤害,更是会对敌人造成血肉模糊的实体伤害。

    之前的千夫所指这一招可以说是阴柔有余,刚猛不足,那么现在配合上唇枪舌剑的秘术,就仿佛是本来的弓骑兵配合上了重甲长刀,变成了具装甲骑,刚猛无比!

    此时的唇枪舌剑这一招一发动,青孙“贼人,还不束手就缚!”的断喝声一出口,立即就化成了一柄庞大无比的宣花开天巨斧,上面还有精美无比的龙雀花纹,红缨袅袅飘飞,对准了林封谨当头斩了下来。

    这宣花开天巨斧似真似幻,既拥有真正的巨斧能将人一斩两段的恐怖强大杀伤力,又拥有虚幻的诅咒那样锁定敌人魂魄,追杀对方至天涯海角的强横威能,可以说是一旦出招,敌人就根本失去了躲避的能力,只能正面硬撼或者咬牙承受!

    非但如此,这一柄似真似幻的宣花开天巨斧后方,居然还有一枪一剑的半透明幻象若隐若现,若是不仔细看去的话,那么根本就没有办法分辨出来,若是这一柄宣花开天巨斧一击得手,那么自然这后面的一枪一剑就随之消弭隐去,然而倘若这一柄宣花开天巨斧进攻受挫,那么后面的这一枪一剑就会随之发挥出后续的恐怖强横威力出来。

    面对这若天外飞来的一记痛斥怒斩,林封谨脸上却是依然都没有任何动容的神色,他深深的看了青孙一眼——青孙自然也是在看着他,两人目光相触之处,简直就是交错出来了一连串的恐怖火花,紧接着林封谨的脸上,露出来了一抹轻蔑的冷笑,前冲之势丝毫都不减,很干脆的就扬起来了手中的那一把暗金色的小小锤子。

    猛然一挥手臂,

    在空中轮出了一个大圆!

    当林封谨扬起来了手的时候。他手中的那把暗金色的小小锤子赫然是见风便长,迅速的膨胀了起来,最后当林封谨将其抡到了底的时候,最后已经是形成了一柄火红色的庞大巨锤,其形若握紧了的龙爪,若攥紧了的巨拳,林封谨的单手也是不足以支持这一击爆发出来的巨大威力。便是以双手握持,朝着前方猛轰而至!

    也就是说,青孙施展出来了千夫所指加上唇枪舌剑的秘术,其本意是要逼得林封谨与自己正面相抗,但实际上他此时才发觉,对方似乎最初一开始,就根本没有要闪避逃走的意思啊!他的心中陡然涌出来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只是这时候,空中当头劈下来的那一柄宣花开天巨斧。已经是与林封谨的这一锤直面碰撞!!

    这种重兵器正面硬撼,乃是最为激动人心,也是最为猛恶惨烈的时刻。正常情况下,不要说首当其冲的这两件兵器。就连旁边的人,也是会被随之而来的巨响震得踉跄呕血,跪倒在地,眼冒金花。

    可是,当这碰撞发生之后,空中响起来的,却是若玻璃一般叮当破碎的声音,林封谨握持的火红色巨锤,周围浮现出来了淡淡的蓝色雷霆光芒。一扫而过,直将那一柄宣花开天巨斧视为无物。一扫而过!!

    那一柄受到了足足四重秘术加持出来的宣花开天巨斧,根本就对林封谨握持的这一柄火红色巨锤毫无效用,在瞬间就彻底破碎,仿佛玻璃那样的片片散碎毁坏,最后还未落地,便化成了点点齑粉消失在空气当中。

    不过,宣花开天巨斧一被破,隐藏在了后面的那一枪,一剑则是见风即长,直飞了而出,端的可以说是枪出若龙,剑出若电,一上一下的就对林封谨进行了夹击,只是林封谨此时已经是人随锤动,一个闪身便是藏在了锤下。

    那一把幻出实体的红缨大枪刺在了锤上,立即也是分析崩溃,点点破碎,那一剑似天外飞来,却也是避无可避的刺在了锤上,同样也是化为了一抹青烟消失在了空中,青孙这样的一名法家中坚,呕心沥血施展出来叠加的四重秘术,竟然在林封谨的这一锤轰来面前,根本就仿佛是土鸡瓦狗一般,若幻梦一样直接破灭!

    这霸气无比的一锤轰出后,连周围的法家中人也是目瞪口呆,甚至心中和头脑里面都有一种仿佛是喝醉了似的头晕目眩,根本就是站立不稳。

    这样强横无比的威能,实在是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程度,

    而林封谨正面硬撼,击破了这千夫所指加上唇枪舌剑的秘术后,握持住了“世界的尽头”在空中翻了个滴溜溜的跟头,世界的尽头在他手中便是迅速的从火红色的双手巨锤形状缩小成了单手锤子的模样,最后化成了一粒圆滚滚的金丸,消失在了他的衣袖当中。

    当林封谨在半空当中一个翻滚,双脚稳稳当当的落地以后,他的双手上已经是看不到任何的武器,紧接着林封谨便是一面举步,一面居然还不忘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然后从容不迫的大步前行,若无其事的转入到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当中。

    这时候旁边埋伏着的一干法家中人这才回过神来,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赶到了旁边还坐在了胡辣汤铺子桌边的青孙身前,却是见到青孙脸上露出来了一股诡异的表情,却是呆呆的坐在了那里动也不动,旁人连声叫唤,却根本就是无济于事,有人大着胆子去试青孙的鼻息,却是万万都没有想到,一碰到了他的鼻子,青孙整个人就仿佛是沙塑那样的直接坍塌了下来,直若飞灰那样烟消云散!

    最后坐在桌子边缘的偌大一个人,最后留下来的灰烬,就连一只汤碗也能装下来!!

    原来,林封谨在挥出那一锤的时候,已经是引发了其中的威能,青孙施展出来的四大秘术在被林封谨破掉的同时,自身也是受到了莫大的反噬,同时还被“世界的尽头”的威力余波所及,因此在瞬间就丢失了自己宝贵的性命。

    而其余的这帮法家弟子的运气也真的算是不错了。因为此时的林封谨可以说是情况特殊,爆发力倍增。可是持续战斗的时间却是缩短得十分惊人,林封谨做掉前面两人的时候,虽然并没有费多大的手脚力气,但是在杀青孙的时候,可以说是动用了神器的完整形态,对自身的消耗也是颇大,因此觉得有些心浮气躁。

    此时林封谨对自己的情况还是相当了解的:若是及时收手的话。那么消耗掉的元气大概只需要小半个时辰就能补充回来,可是若是继续再战的话,那么一旦超过了某个临界点,那么消耗掉的元气就足足需要两三天的时间才能补充回来了。

    所以说林封谨这时候才干脆遁走,否则的话,在场的法家弟子估计也没一个能活下来的,全部都要被林封谨用来祭器!

    青孙被杀之后,在场的法家中人经过了短暂的慌乱以后,立即就将这件事迅速的扩散了出去。整个密布在这旬州的法家组织开始迅速的朝着这边集合,仿佛是被捅了窝巢的马蜂那样疯狂聚集。

    不过,这里毕竟是南郑的领地。任何人想要在这里做些事情,都必须要经过官方的同意。在法家中人刚刚迅速的做出了应答之前,寻州的衙役已经迅速的动身起来,并且每一个衙役的身边,还有诸多的地头蛇帮闲,地痞流氓之类的,而这里本来就是西戎与南郑的边界,州郡的郡守的脑子里面随时都是绷紧了一根弦,当得到了事情有很大可能与法家有关以后,郡守做出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调兵进城。然后宵禁!!

    毫无疑问,出现这样的事态肯定是对法家最不利的。因为林封谨他们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五个人而已,而法家追赶的人手五十个都不止!在严密的盘查当中,衙役公差对五个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话,还是可以接受的,前提是诱惑足够大的情况下。

    但是,要让衙役和公差对五十个人,甚至更多的人网开一面,那再大的诱惑也是得好好的想一想了,毕竟金银再多,也得要有命去花才对啊,将五个人遮掩过去很简单,但是要直接罩住五十个人,那难度就相当惊人了,绝对不是能轻易罩得住的。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家中人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大部队出城,只是在城内留下少量的探子盯住要害区域,同时,密切的监控住城内的交通要道,比如码头,驿站等等要害出口。这样的应对方式不能说是有什么问题的,并且法家中人还在源源不断的越境增援过来,时间过得越久,他们在这旬州周围所编织出来的封锁网就越是密集。

    当然,这里毕竟是南郑境内,倘若是在西戎境内,法家中人甚至能与当地的头人一起勾结,黑白两道一起通吃,这才会端的令被追赶的人生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了。

    ***

    话说林封谨杀死了青孙以后,出来拐过了小巷的转角,双脚在地上一踏,整个人已经仿佛像是一只大鸟也似的飞了起来,然后伸手在墙头上一按,便是翻入到了旁边这户人家的院子当中。

    这一切都是在眨眼功夫内完成的,所以倘若是有人随之追过来,只要慢上了那么两三个呼吸,就会完全失去林封谨的影子,林封谨翻入到了旁边人家的院子里面以后,若无其事的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是朝着里面走,此时这家人都围在了桌子旁边吃饭,一见到了自己的院子里面居然走了个人出来,并且这个人居然表现得十分坦然,仿佛是理所当然似的,因此第一反应不是大叫抓贼,而是呆住了回不过神来。

    林封谨很从容不迫的打开了这户人家的大门,然后走了出去,重新进入到了街上的人流当中,就仿佛是一只卵石在河流当中噗通一声落了下去,飞溅了起来几朵小小的浪花,然后便是销声匿迹。

    一直等他消失在了人海里面,旁边的这户人家才大呼小叫了起来,女主人急忙从饭桌上站了起来,去看家里面的值钱东西有没有少掉什么。

    林封谨在街上转了转,一直等到自己胸中的气息平静了下来。同时也是确定了自己确实是甩开了身后可能存在的尾巴,这才不疾不徐的朝着自己等人存身的客栈太白居里面走了过去。等到他一进门去,便见到野猪皱着眉头道:

    “公子,你幸亏回来了,否则的话我都要去寻你,这街面上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呢。”

    野猪乃是半妖之身,天生对危险就有一种奇特的嗅觉,在这一点上。便是林封谨也是远不如他。林封谨进门坐下,拿起来了旁边晾冷了的茶水,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然后才淡淡的道:

    “没错,法家那群王八蛋追上来了,刚刚在码头那地方设了几个暗桩盯人,居然将我给认了出来,我杀了他们三个人才脱身,不过声势可是闹得当真不小。肯定惊动官府了。”

    “法家的那群人居然又撵上来了?”力巫凶皱眉道。

    林封谨道:

    “没错,被我杀掉的一个人实力很是不弱,天生木灵体。用出来的画地为牢就是气度森然,气象万千。居然用三根筷子凝出来了三头木狱卒!同时,他居然能施展出千夫所指,唇枪舌剑两大秘术,我用了神器才将他做掉。并且这个人的年纪看起来也是并不算大,居然就有这样的成就,杀了这么一个人的话,想必法家也是会有伤筋动骨的感觉。”

    “千夫所指?唇枪舌剑?”都巫凶沉吟道:

    “千夫所指乃是三律首当中问天子的拿手绝学,曾经直接咒死过西戎的丸大头人,并且你说的这人还是天生木灵体。这样的一个人特征可以说相当的明显了,应该就是问天子门下的得意弟子了。”

    林封谨点了点头。冷笑道:

    “不管他是什么天才,既然来找我的麻烦,那么就得要做好死掉的心理准备!”

    玛纹此时忽然插口道:

    “闹市杀人,官府必然会重视,太白居的这家掌柜虽然是熟人,但能靠得住吗?”

    当时来太白居这里,乃是力巫凶主张的,因为这太白居的老板本来是个商人,却是在西戎走商的时候生了疾病,几乎是死在了路边,却是被力巫凶救了一命,从此回去便歇了本行,然后开了这个铺子,没想到生意十分兴隆。

    力巫凶听了玛纹的话以后,点了点头道:

    “没问题的,我看人很少走眼,何为此人不是那种背信弃义之徒,并且他的兄长就在旬州衙门里面做事,所以于公于私他都罩得住。”

    果然,就像是力巫凶所说的那样,接下来公差虽然是来到了太白居里面盘查,但在这位何老板的遮掩下,差役连上楼来认一认人的举措都没有,便直接走了,林封谨他们此时也是舒了一口气,当时便是歇息了下来。

    不过,到了晚上交四更的时候,就听到了外面的店门被拍得咚咚咚的响,然后便是一干公差衙役涌了进来,这一次却是没有前一次那么温柔了,将店里面都弄得鸡飞狗跳的,很快的就查到了林封谨他们这里来。

    只是,林封谨他们也绝对是有备而来的,早在林封谨从北齐出来之前,就预备好了好几种可以通行于各国的身份,公差一来以后,林封谨便是出面将路引什么的都送了上去,然后便是说着带着河仓口音的官话。

    领头的差头见到林封谨乃是南郑人,身份也没什么问题,这人的心也是很细,伸手去几人的被窝里面都去摸了摸,觉得尤自温热,说明一干人确实是在被窝里面睡了很长的时间,便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下楼去了,隔了一会儿,这太白居的何老板就急忙赶过来赔罪,说是这一次事情似乎闹得很大,全城的客店都要被严查,也不只是针对了他们,就连衙门里面的捕头都挨了十板子

    听了太白居这位何老板的话,林封谨奇道:

    “衙门里面出了什么事?居然这么兴师动众的?”

    何老板乃是衙门里面有人的,此时正是怪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接待不周,便是急忙道:

    “哎呀呀,竟然有贼人把主意打到了老父母的衙门里面去,这贼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就是胆儿太肥,直接包了天!最后竟然还在衙门里面杀了人才逃走,死的好像是二姨娘的兄弟,也难怪府尊他老人家会大发雷霆了。”

    听到了这件事,林封谨心中忽然一动,急忙道:

    “那衙门里面有没有丢什么东西?”(未完待续 。)

第1253章简家    一截参根,让人看得为之惊叹,特别是参根通体如血,紫光流淌,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一件无价的瑰宝。

    看着眼前的这一截参祖之根,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一时之间十分的尴尬,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们刚才还在嘲笑李七夜,现在眼前这样的参根简直就是狠狠地抽了他们一个耳光,让他们一时之间无法下台。

    当然,李七夜送给简家老爷子一截参根作寿礼,这并非是炫耀什么的,以辈份而论,简家老爷子还是他的晚辈,送上这样的一截参根给他续寿,也算是给晚辈的一份见面礼。

    此时,简小铁快步走了出来。他在府内招呼其他的客人,一听到门下弟子汇报,就立即赶出来了。这一截参根,就算是对于他们简家来说也算是一份重礼,简小铁亲自相迎。

    “李兄,礼重了,礼重了。”简小铁一见李七夜,立即抱拳,说道:“小弟就先替老祖宗谢过李兄这样的一份厚礼。”

    这样的一截参祖之根,对于简家老祖宗简龙卫而言的确是十分需要,他现在是八千岁了,这样的一截参根至少也能让他续寿上百年。

    李七夜只是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小礼一份,不足挂齿。”

    李七夜如此风轻云淡的态度,这就让在场的一些宾客不由侧眼多看了一下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一眼,特别是血鲨少庄主,更是让人不由多看一眼。

    在刚才血鲨少庄主送上一颗血鲨神珠不免有几分自得,还出言嘲笑李七夜,现在李七夜送上了一截价值不知道比血鲨神珠高出无数倍的参祖之根,李七夜都是风轻云淡,两个人的底蕴高低就一下子是一目了然了。

    “李兄,洪湖主,诸位道友,里面前,里面前。”简小铁见李七夜与洪天柱他们同行。忙是邀请他们说道。

    简小铁亲自相迎,这让洪天柱和洞庭湖的弟子都不由觉得脸上有光。简小铁是简家的传人。虽然他很少在外面抛头露脸,但是地位很高,一般能亲自让他相迎接的都是海神传承、仙帝道统的客人。

    现在他们由简小铁亲自相迎,可谓是让他们涨了他们不少的颜脸。

    在离开之时,经过血鲨少庄主身旁的时候,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瞥了血鲨少庄主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神珠这一类的石珠残璧。一般我只是拿来垫脚用的,不值一文。”

    对于与自己为敌的人,李七夜是毫不留情,根本就不需要给他留情面,不需要给他下台阶。

    大家都知道李七夜这话是冲着血鲨少庄主去的,不过,这样的个人恩怨没有人敢去插嘴。

    被李七夜这样一挤兑,血鲨少庄主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老脸挂不住。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上官飞龙也立即跟着离开了,他们若是继续呆下去。就更加的难堪了,更加的保不住颜脸了。

    “李兄第一次来我简府。若是李兄和诸位不弃,随小弟走走如何?”简小铁把李七夜他们引入了简府之后,为李七夜引路。

    看着熟悉的简府,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走走也好。”

    简府占地很广,甚至可以说,在简府之中,它是自成洞天,在这里十分的广阔。它不止是一座府第,更准确地说。它是一块祖地。

    在简府之中,不止有古殿老阁,更是有山峰江河,在这里,有河水环绕,在这里有奇峰突起,在这里也有瀑布飞泉……

    随着简小铁行走在简府之中,这也是让洞庭湖的弟子大开眼界,他们一开始以为简府只是一座府邸而己,没有想到在简府之内竟然是自成山河。

    见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洞庭湖的弟子心里面除了震撼之外,也不由有所感悟,简家的强大并非是浪得虚名。

    随简小铁行走在这熟悉的土地之上,李七夜只是轻轻叹息一声,他在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直以来,简家都欢迎他回来,在某种程度而言,简家也是在他手中谛造,但是,自从葬了简文心之后,他就不愿意再回来了,因为来到了简家,他心里面总是不免浮现那一句话。

    “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在生命最后一刻,她都如是说。

    不过,最后,她还说了一句,说道:“大人,我知道你志于天地,志于世界的尽头,当我长眠之时,你就能走得更远,走得更快,这是我的归宿,最好的归宿。”

    想到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过去的事情,终是过去了,一切都随它而去。最后一刻,他不怪简文心,也不怪鸿天女帝。

    唯一最可惜的是,鸿天一直都是一个倔强无比的丫头,在最后远去的日子里,她依然不愿意回头,她就是那样的倔强,她就是那样的好强,也正是因为她有这样的倔强,才成就了她一生的璀璨。

    “李兄,你怎么了?”边走边为大家讲解的简小铁看到李七夜心不在焉,不由问道。

    李七夜回过神来,淡淡地一笑,说道:“没事,我是有点累 了,先回去休息吧。”

    “也好。”简小铁忙是说道:“我已让人为李兄一行准备了客房,既然李兄累了,那就明天再走走,明日也是老祖宗出关的日子,到时我陪李兄去见见老祖宗。”

    对于这话,李七夜也只是淡淡一笑,什么都没有说。

    而洞庭湖的弟子听到简小铁这样的话,都不由羡慕地看着李七夜。简家老祖宗可是一位天神皇,作为一位了不起的神皇,不是谁都能见的,能亲自让天神皇接见,这可谓也是一种荣幸。

    简小铁带李七夜他们回客房,不过,他们还没有回到客房,在途中就遇到了其他的人了。

    “娘娘,他就是李七夜。”此时,上官飞龙与血鲨少庄主引着两个女子前来,这两个女子可谓是倾国倾城,她们的颜容可以说是让洪玉娇、林姑娘这样的女子黯然失色。

    这两个女子,一个珑玲娇美,一个是妩媚高贵,美丽得不可方物,让人看得是神魂颠倒,特别是那个穿着凤衣的妩媚高贵女子,她那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成熟少妇风韵是撩动着人的心弦。

    这两个女子让洪玉娇她们为之黯然的不止是她们的美丽,还有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强大而凌人的气势。

    玲珑娇美的女子,乃是一道道神王光环撑开,虽然她那纤细的柳腰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但是,当她周身神环撑开之时,却给人凌驾天地的气势,神王之威让人心里面发毛。她就是海螺号了不起的天才上官飞燕,也是上官飞龙的姐姐!

    另一个女子则是妩媚贵气,身穿凤衣,这足够彰显她的身份,她周身浮现神光,特别是她的脑后好像是有一轮神镜浮现一样,这样的一轮神镜似乎是可以照亮世间的一切,而就是这样的一轮神镜,又似乎充满了魅力,能吸引他人的魂魄一样。

    她就是沉海神王最喜欢的小妾公孙美玉。公孙美玉她并非是空有美貌的花瓶,她还没有嫁给沉海神王的时候在深壑海就是一名声名远播的天才。

    公孙美玉天赋极高,她把魅灵特有的天赋神照修练得出神入化,特别是她拥有一双媚眼,她把自己的魅力修练到了极致,传言她修练的神照媚眼可以摄人心魂,可以控制他人。

    此时,上官飞龙把公孙美玉引来,指着李七夜对公孙美玉说道。

    看到上官飞燕和公孙美玉,洪天柱不由脸色一变,因为关于李七夜与公孙美玉的恩怨他也有所耳闻,他也听说李七夜曾杀了公孙美玉身边最疼爱的婢女公孙倩儿。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简小铁也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他也不是怕麻烦的人,但是,上官飞龙与血鲨少庄主这摆明是煽风点火,这让他颇为不喜。

    “就是你杀了我婢女!”公孙美玉目光一落在李七夜身上,凤目一寒,不怒而威。

    “谁?”李七夜老神在在,好不容易才收回目光,落在公孙美玉身上,淡淡地说道。

    “公孙倩儿!”公孙美玉冷冷地说道:“就是在无底海沟被你杀死的女孩子。”

    “哦,是有那样的一个人。”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可惜,她不该对我动手,我对敌人从来不手下留情。”

    “杀人偿命!”公孙美玉目光一寒,露出杀机,冷冷地说道:“我要拿你的头颅来祭她在天之灵。”

    见公孙美玉要对李七夜动手,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不由为之一喜,他们两个人都不由幸灾乐祸,他们等着李七夜被公孙美玉斩杀。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挑了一下眉头,看着公孙美玉,又看了看上官飞燕,再看了一眼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然后悠闲地说道:“你是一个人动手,还是全部一同上呢?我觉得你们全部上还是比较好,免得我一一出手收拾你们,太浪费我的时间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