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截参根,让人看得为之惊叹,特别是参根通体如血,紫光流淌,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一件无价的瑰宝。

    看着眼前的这一截参祖之根,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一时之间十分的尴尬,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们刚才还在嘲笑李七夜,现在眼前这样的参根简直就是狠狠地抽了他们一个耳光,让他们一时之间无法下台。

    当然,李七夜送给简家老爷子一截参根作寿礼,这并非是炫耀什么的,以辈份而论,简家老爷子还是他的晚辈,送上这样的一截参根给他续寿,也算是给晚辈的一份见面礼。

    此时,简小铁快步走了出来。他在府内招呼其他的客人,一听到门下弟子汇报,就立即赶出来了。这一截参根,就算是对于他们简家来说也算是一份重礼,简小铁亲自相迎。

    “李兄,礼重了,礼重了。”简小铁一见李七夜,立即抱拳,说道:“小弟就先替老祖宗谢过李兄这样的一份厚礼。”

    这样的一截参祖之根,对于简家老祖宗简龙卫而言的确是十分需要,他现在是八千岁了,这样的一截参根至少也能让他续寿上百年。

    李七夜只是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小礼一份,不足挂齿。”

    李七夜如此风轻云淡的态度,这就让在场的一些宾客不由侧眼多看了一下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一眼,特别是血鲨少庄主,更是让人不由多看一眼。

    在刚才血鲨少庄主送上一颗血鲨神珠不免有几分自得,还出言嘲笑李七夜,现在李七夜送上了一截价值不知道比血鲨神珠高出无数倍的参祖之根,李七夜都是风轻云淡,两个人的底蕴高低就一下子是一目了然了。

    “李兄,洪湖主,诸位道友,里面前,里面前。”简小铁见李七夜与洪天柱他们同行。忙是邀请他们说道。

    简小铁亲自相迎,这让洪天柱和洞庭湖的弟子都不由觉得脸上有光。简小铁是简家的传人。虽然他很少在外面抛头露脸,但是地位很高,一般能亲自让他相迎接的都是海神传承、仙帝道统的客人。

    现在他们由简小铁亲自相迎,可谓是让他们涨了他们不少的颜脸。

    在离开之时,经过血鲨少庄主身旁的时候,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瞥了血鲨少庄主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神珠这一类的石珠残璧。一般我只是拿来垫脚用的,不值一文。”

    对于与自己为敌的人,李七夜是毫不留情,根本就不需要给他留情面,不需要给他下台阶。

    大家都知道李七夜这话是冲着血鲨少庄主去的,不过,这样的个人恩怨没有人敢去插嘴。

    被李七夜这样一挤兑,血鲨少庄主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老脸挂不住。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上官飞龙也立即跟着离开了,他们若是继续呆下去。就更加的难堪了,更加的保不住颜脸了。

    “李兄第一次来我简府。若是李兄和诸位不弃,随小弟走走如何?”简小铁把李七夜他们引入了简府之后,为李七夜引路。

    看着熟悉的简府,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走走也好。”

    简府占地很广,甚至可以说,在简府之中,它是自成洞天,在这里十分的广阔。它不止是一座府第,更准确地说。它是一块祖地。

    在简府之中,不止有古殿老阁,更是有山峰江河,在这里,有河水环绕,在这里有奇峰突起,在这里也有瀑布飞泉……

    随着简小铁行走在简府之中,这也是让洞庭湖的弟子大开眼界,他们一开始以为简府只是一座府邸而己,没有想到在简府之内竟然是自成山河。

    见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洞庭湖的弟子心里面除了震撼之外,也不由有所感悟,简家的强大并非是浪得虚名。

    随简小铁行走在这熟悉的土地之上,李七夜只是轻轻叹息一声,他在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直以来,简家都欢迎他回来,在某种程度而言,简家也是在他手中谛造,但是,自从葬了简文心之后,他就不愿意再回来了,因为来到了简家,他心里面总是不免浮现那一句话。

    “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在生命最后一刻,她都如是说。

    不过,最后,她还说了一句,说道:“大人,我知道你志于天地,志于世界的尽头,当我长眠之时,你就能走得更远,走得更快,这是我的归宿,最好的归宿。”

    想到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过去的事情,终是过去了,一切都随它而去。最后一刻,他不怪简文心,也不怪鸿天女帝。

    唯一最可惜的是,鸿天一直都是一个倔强无比的丫头,在最后远去的日子里,她依然不愿意回头,她就是那样的倔强,她就是那样的好强,也正是因为她有这样的倔强,才成就了她一生的璀璨。

    “李兄,你怎么了?”边走边为大家讲解的简小铁看到李七夜心不在焉,不由问道。

    李七夜回过神来,淡淡地一笑,说道:“没事,我是有点累 了,先回去休息吧。”

    “也好。”简小铁忙是说道:“我已让人为李兄一行准备了客房,既然李兄累了,那就明天再走走,明日也是老祖宗出关的日子,到时我陪李兄去见见老祖宗。”

    对于这话,李七夜也只是淡淡一笑,什么都没有说。

    而洞庭湖的弟子听到简小铁这样的话,都不由羡慕地看着李七夜。简家老祖宗可是一位天神皇,作为一位了不起的神皇,不是谁都能见的,能亲自让天神皇接见,这可谓也是一种荣幸。

    简小铁带李七夜他们回客房,不过,他们还没有回到客房,在途中就遇到了其他的人了。

    “娘娘,他就是李七夜。”此时,上官飞龙与血鲨少庄主引着两个女子前来,这两个女子可谓是倾国倾城,她们的颜容可以说是让洪玉娇、林姑娘这样的女子黯然失色。

    这两个女子,一个珑玲娇美,一个是妩媚高贵,美丽得不可方物,让人看得是神魂颠倒,特别是那个穿着凤衣的妩媚高贵女子,她那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成熟少妇风韵是撩动着人的心弦。

    这两个女子让洪玉娇她们为之黯然的不止是她们的美丽,还有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强大而凌人的气势。

    玲珑娇美的女子,乃是一道道神王光环撑开,虽然她那纤细的柳腰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但是,当她周身神环撑开之时,却给人凌驾天地的气势,神王之威让人心里面发毛。她就是海螺号了不起的天才上官飞燕,也是上官飞龙的姐姐!

    另一个女子则是妩媚贵气,身穿凤衣,这足够彰显她的身份,她周身浮现神光,特别是她的脑后好像是有一轮神镜浮现一样,这样的一轮神镜似乎是可以照亮世间的一切,而就是这样的一轮神镜,又似乎充满了魅力,能吸引他人的魂魄一样。

    她就是沉海神王最喜欢的小妾公孙美玉。公孙美玉她并非是空有美貌的花瓶,她还没有嫁给沉海神王的时候在深壑海就是一名声名远播的天才。

    公孙美玉天赋极高,她把魅灵特有的天赋神照修练得出神入化,特别是她拥有一双媚眼,她把自己的魅力修练到了极致,传言她修练的神照媚眼可以摄人心魂,可以控制他人。

    此时,上官飞龙把公孙美玉引来,指着李七夜对公孙美玉说道。

    看到上官飞燕和公孙美玉,洪天柱不由脸色一变,因为关于李七夜与公孙美玉的恩怨他也有所耳闻,他也听说李七夜曾杀了公孙美玉身边最疼爱的婢女公孙倩儿。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简小铁也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他也不是怕麻烦的人,但是,上官飞龙与血鲨少庄主这摆明是煽风点火,这让他颇为不喜。

    “就是你杀了我婢女!”公孙美玉目光一落在李七夜身上,凤目一寒,不怒而威。

    “谁?”李七夜老神在在,好不容易才收回目光,落在公孙美玉身上,淡淡地说道。

    “公孙倩儿!”公孙美玉冷冷地说道:“就是在无底海沟被你杀死的女孩子。”

    “哦,是有那样的一个人。”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可惜,她不该对我动手,我对敌人从来不手下留情。”

    “杀人偿命!”公孙美玉目光一寒,露出杀机,冷冷地说道:“我要拿你的头颅来祭她在天之灵。”

    见公孙美玉要对李七夜动手,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不由为之一喜,他们两个人都不由幸灾乐祸,他们等着李七夜被公孙美玉斩杀。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挑了一下眉头,看着公孙美玉,又看了看上官飞燕,再看了一眼血鲨少庄主和上官飞龙,然后悠闲地说道:“你是一个人动手,还是全部一同上呢?我觉得你们全部上还是比较好,免得我一一出手收拾你们,太浪费我的时间了。”(未完待续。)

第七十三章 唇枪舌剑    弄妥当了这件事以后,林封谨便是朝着客居的“太白店”走了回去,他所选的这一处店距离码头本来就不算太远,因此慢慢的走回去也不迟,这时候乃是早上九十点,正是街头上面人头涌涌的时候,可以说是摩肩接踵。

    林封谨信步朝前走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一回头看去,立即就看到了一名坐在了旁边桌子上面的男子正看了过来,他貌似正在端了一碗胡辣汤随意的喝着,可是那凌厉的眼光,却仿佛是要刺入到了人的五脏六腑当中去似的。

    被这凌厉的目光一扫,林封谨的身上先是一僵,然后便是继续朝前走,正在他发觉这名男子没有跟上来的时候,却发觉旁边已经有两个沉默寡言的汉子一左一右的夹了上来,看起来就不怀好意,不过他们的动作十分隐蔽,除了撞得一个带着小孩的女人一歪,不停抱怨之外,并没有别的人发现。

    紧接着,林封谨就感觉到了一名男子朝着自己的身后贴了上来,可以隐约的看到,他长衫的袖管里面闪出了一点寒光,可以推测得到,下一秒就会有一把攮子或者说是匕首之类的小器械顶上自己的腰,然后两个人将自己夹8着到僻静地方去。

    “这帮法家的混蛋真像是甩不掉的狗啊!居然这样都还能撵上来!”林封谨心中顿时就闪现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此时林封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马上翻脸动手,第二个选择,则是继续扮猪,相信对方也是同样拿捏不准自己的身份,有可能会混过去。

    但是,林封谨觉得,对方能从这茫茫人海里面将自己给挑了出来。肯定是有着他自身的依仗和凭借,绝对不是靠蒙的,自己若是继续扮猪的话,一旦被识破,那么搞不好就要出现自家要害受制于人的尴尬了。

    将自家的命运交给别人来主宰,这可不仅仅是林封谨最忌讳的事情,更是所有人的大忌!!

    所以,面对这两名男子不假思索贴过来的行为,林封谨很干脆的将自己右手一扬,一巴掌就拍在了右首的那人的脸上!这人连声也没吭。手中握持的小攮子已经是“当啷”的一声悄然滑落到了石板上,叮当的脆响了一声,却是被淹没在了旁边嘈杂的声音中。

    而这被当脸拍了一巴掌的人,鼻梁骨上方这个位置已经是深深的凹陷了进去,看起来格外的诡异恐怖,而两颗眼珠子则是暴凸了出来,他的双眼,鼻孔,耳朵里面。正有汩汩的鲜血似红蛇那样的蜿蜒流下,其中还混合了一些莫名的浑浊物。

    在林封谨的手心当中,赫然是有一枚暗金色光芒,滴溜溜旋转的金属珠子。正是这一枚珠子给予了这人鼻梁骨凹陷的致命重创!林封谨这一发难之后,左边那人立即惊怒吼道:

    “好贼子”

    说着他便是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准备刺过去,不过这人的实力终究与林封谨相比起来差得不要太远,所以他刚刚拔剑出来的时候。便已经见到林封谨手腕一翻,一个旋身后,手中握持的那一粒暗金色光芒。滴溜溜旋转的金属珠子便是已经膨胀凝结了起来,化成了一柄暗金小锤,类似于敲钉子的羊角锤那种,单手握持,一下子就对准了这人当胸敲击而至!!

    这一敲之势似乎并不怎么快,也并不怎么玄奇,左边那名法家弟子觉得自己一剑刺出,完全可以荡开这把奇特的暗金小锤,顺带再深深刺入面前的这男子的胸膛当中,只是这名法家子弟这一剑刺出到了一半的时候,忽然又觉得不大对劲,因为他觉得似乎对方的这一锤砸过来的势头,居然快了一丝??

    于是这人在心中暗骂着,便只能打消了反攻的心思,专心去挡开这一锤子的砸击,然而他此时更发觉了一件很要命的事情!!

    自己居然根本就挡不住!!

    依然是只差一点儿,就能荡开对方的攻击------怎么的会有这样的事情?

    于是这人只能脚下发力,然后朝着后方速退!可是这时候,他的瞳孔收缩了起来,因为他发觉自己竟是闪避不开,依然是差一点儿。

    于是他只能深吸一口气,绷紧了胸口的肌肉预备承受敌人的这一击,同时更是想好了反击的机会。

    “周围有这么多的同伴和高手在,我只需要再多坚持半秒就行了,也顶多就是让你敲这一下而已!”在这样的心态下,这人嘴角露出来一抹冷笑,甚至刷的一剑反刺了过去。

    然而,当那一只暗金小锤敲到了他的胸口上的时候,这人立即发觉事情根本就不像是想象的那样简单!

    一股无法形容,排山倒海也似的力量汹涌而至,在这样恐怖的力量面前,一切的抵抗完全都变得是毫无意义,这法家弟子只听得“咔嚓咔嚓”一连串的脆响声传来,那正是他胸骨折断的声音,然后就连惨叫都只叫出来了半声,倒飞了出去,一头撞击在了旁边的摊子上,嘴巴里面的鲜血简直就是不要钱似的,似喷泉那样的狂涌了出来

    见到突然有人喷血被打飞,还是这样惨烈的模样,整条大街上的人立即发出来了一连串的惊叫惨叫的声音,本来就是人头涌涌的大街上,立即就哭喊声连天,混乱成了一锅稠粥似的。

    然而,林封谨本来就是被盯上的了,因此,他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周围法家中人的监控之下,就在林封谨一掌拍在了右边那名法家弟子的脸上的时候,那名眼光若鹰隼的汉子面上立即青气大盛,他马上从旁边抄起了一根筷子,轻轻一点,便是插入到了自己面前的桌子当中!

    那汉子出手若风,行事极是干脆,连续插了三根筷子在桌子上,呈现出“品”字形,旁边卖胡辣汤的老板已经是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他这铺子看起来简陋。却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开了四十年的老店,乃是爷爷传下来的,这小店里面有两张桌子的岁数,也同样是爷爷辈儿的,而这两张桌子,则是爷爷当年用酸枣木钉出来的,桌面足足有一个拳头的厚度,沉重得连一个壮劳力都别想一个人挪动。

    这样的板扎桌子哪怕是你拿一把刀子硬插,也未必能插进去,除非是用刨子。凿子这样的专业工具,可是,老板却是见到这名客人一根筷子却是轻轻一点插入桌子里面,仿佛那桌子根本就是面团做的似的,这已经是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那汉子插了三根筷子在桌子上以后,立即就捏了个指决,低吼了一声:

    三元归一,天地无极!

    起!!

    这时候,顿时就见到了这三根插在了桌子上的筷子居然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发出了嗡嗡嗡的声音。

    这时候林封谨才刚刚用那一柄暗金小锤将人打飞,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猛然一抬头,顿时就见到了天空上赫然砸下来了三根水缸粗细。三丈余长的青色幻象,若木,若柱,上面还有着篆书法文。一下子就呈现出了品字形状,将林封谨封在了里面。

    这三根青色幻象柱子貌似是虚幻的,但落地以后。立即就震荡出来了一阵狂风也似的环状冲击波,将十余丈内的人都吹得踉跄倒退,尽数清场,紧接着,这青色幻象见风即长,最后幻变成了三个巨大的青甲巨人,手中握持着狼牙棒,水火棍,还有木枷,眼中光芒若雷霆,将林封谨围在了中央!!

    “画地为牢?”林封谨看起来丝毫都没有任何惧色,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法家很讲究悟性,还有自身的体悟,所以相同的招数不同的人施展出来乃是有很大分别的,就拿这一招法家的画地为牢来说,在有的法家弟子手里面施展出来的话,那就是典型的守招,不过在有的法家弟子手中施展出来,就是攻守兼备。

    此时这名喝着胡辣汤的汉子施展出来的画地为牢,说实话,甚至是林封谨见过的攻击性最强的一招画地为牢,其火候已经达到了北齐向聚的水准!

    同时,林封谨见到了那名端坐在了旁边的汉子施展出来了这招以后,口中还在念念有词,周围更是青气盘旋,显然乃是还有后招的,这人随口一念,居然能让闹市当中青木之气缭绕盘旋,看其水准的话,估计天生就是木灵之体,这样的人哪怕是放在了东林书院这样天下英才荟萃的地方,也能脱颖而出,若是要在五国当中出仕的话,也是必然会被重用。

    “天才?”林封谨眼中顿时有狠辣的光芒一闪!“现在我恰好就缺少天才的命来祭器呢?”

    因此,林封谨在这一瞬间不退反进,居然一脚踏在了地板上,完全无视面前的三头巨大的青甲巨人,对准了那喝胡辣汤的汉子反扑了上去。

    那喝胡辣汤的汉子在法家当中的地位也绝对不低,乃是三律首当中问天子的五弟子,叫做青孙,日后就是用来传承衣钵的,见到了林封谨不逃反进,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将手一指,那三头巨大的青甲巨人立即就举起了手中的武器狠狠的砸了下来!

    林封谨一闪,便是躲避过了巨大狼牙棒的一砸,但是这巨大狼牙棒余势不衰,狠狠的砸到了地面上,便立即让大地都一阵震荡,旁边的瓷器店里面立即传来了“噼里啪啦”的一连串碎裂的声音,正是摆放在架子上面的瓷器震荡跌落打碎的响动。

    被砸到的地面之上,乃是青石做的街面,立即就轰然爆碎开来,出现了一个半丈多宽的大坑,泥土簌簌而落,坚硬的石板都化成了齑粉!

    这一砸之威,顿时就连旁边的许多百姓见了以后都瘫软在地,纷纷只有跪地膜拜的份儿!

    而林封谨避开了那巨大的狼牙棒一砸,那么除非是停止前冲的势头,否则的话就势必要一头撞在了另外两头青甲巨人砸下来的水火棍和木枷上!然而林封谨面对这种情况,却是丝毫都没有要减速的意思,一头就很干脆的撞了上去。

    那水火棍和木枷貌似是半透明的虚幻,然而实际上砸在了坚硬的青石上都是一砸一个大坑,威力不问而知,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水火棍和木枷即将临身的时候,林封谨已经是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很简单的做出了一个上托的动作!

    林封谨的体型也算是健壮了,可是与这两头青甲巨人相比起来的话,那就只能用渺小的形容,甚至与那水火棍和木枷一比,从体积的大小上来说,都完全是碾压性质的,似乎这一砸下,令林封谨直接变成肉饼都是可能的。

    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林封谨便是伸出自己的左手,做出了一个貌似以卵击石的行动,轻松朝上一托!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轻描淡写的一托,赫然是将砸下来的水火棍给架住了,那青甲巨人竭尽全力的一击,居然轰不下去!!

    紧接着,就见到了被林封谨捏住的水火棍的那一端。赫然是燃烧起来了熊熊的火焰,这火焰上泛出来了一股奇特的金红色,迅速朝着上方绵延,那青甲巨人立即大声哀号了起来。声若牛鸣似的,紧接着便是踉跄倒地,在熊熊的火焰当中化为了灰烬。

    不过同伴的遭遇并没有令另外的一名青甲巨人畏惧,它举起了枷锁砸下来的势头也是丝毫不减。可是依然被林封谨反手轻轻一按,那枷锁一样熊熊焚烧了起来,并且燃烧的速度奇快。直将这青甲巨人烧成了一把火炬!

    与此同时,青孙插在了桌子上面的三根筷子,同时咔嚓的一声脆响,然后折断了下来,青孙浑身上下也是一颤,不过他此时居然也是一拂袖,立即站了起来!!

    他这一站起来,立即就有一种顶天立地,威风凛凛的威严,令人觉得他虽然只是正常人的身高,却是可以藐视着低头看人似的,所有的人都在他的面前变得渺小了起来!

    紧接着,青孙一下子就举起来了右手,并指若剑,然后指住了林封谨厉声断喝道:

    “贼人,还不束手就缚!”

    随着青孙这个动作,他脖子上面悬挂的一颗珠子居然开始闪耀出来了光芒,其身后的虚空当中,竟然也出现了无数影影绰绰,高冠峨袖的幻象,一看就是正人君子,虽然看不清楚面目,却是以青孙同样的动作,鄙夷的指住了林封谨断喝了出来:

    “贼人,还不束手就缚!”

    非但如此,就连周围还没有逃走的百姓,居然也身不由主的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操控,也是做出了相同的动作,痛斥林封谨!

    这就是法家的秘术,千夫所指!!!

    青孙自己本来就是修为深厚,见到了林封谨可以说是举手投足之间,便是轻描淡写的破掉自己的画地为牢秘术之后,心中立即加强了戒备,大幅度提升了警戒的等级,便是动用了韩子赏赐下来的镇心印法宝,请出了法家的诸贤帮忙,使得千夫所指的威力大幅度提升。

    非但如此,青孙更是还用出来了另外两道秘术,那便是“人云亦云”,这秘术施展出来,对他自身的消耗极大,令得诸位的几百名民众也是一齐随同自己,大幅度强化秘术的威力。

    这三管齐下,青孙施展出来的千夫所指这一招,其威力已经可以说是被拔升到了极致!

    而千夫所指的后一句,则是无病而死!这是何等强势到变态的诅咒啊,甚至这种诅咒往往都是被法家用来铲除自己的政敌的时候所使用,端的是能杀人于无形当中,如此恶毒的招数,甚至连国运,官位的庇佑都只能产生阻碍,迟滞,却是不能彻底豁免,因此哪怕是当朝的重臣,被法家的人施展出来了这样的秘术,也是一样会气运受挫,病重。

    能够爬到了国家重臣的人,年纪一定不会太小,人老了之后保养得再好,那么肯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只是未发作而已,此时这千夫所指的秘术一发作,就算是不能要了他们的命,随之而来的并发症也是一定会令人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更恐怖的是,青孙还动用了他的压箱底招数,这一招用出来,哪怕是青孙本人,也是要考虑再三。

    这一招秘术的名字就叫做:

    唇枪舌剑!!!

    千夫所指乃是直击对方的气运,魂魄,未免生效也太慢了些,而青孙则是一见到了林封谨手中握持的那闪耀着暗金色光芒的锤子,心中便是不由自主的生出来了一股惶恐畏惧的感觉,这样的感觉,青孙只是在参拜韩子殿下的时候才生出来过啊。

    所以,青孙虽然不认为面前这只蝼蚁居然可以与韩子殿下相提并论,但他依然是屈从于自己的直觉,很干脆的一口气施展出来了足足三道秘术!这样以后居然还是意犹未尽,最后还要施展出来唇枪舌剑这一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