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弄妥当了这件事以后,林封谨便是朝着客居的“太白店”走了回去,他所选的这一处店距离码头本来就不算太远,因此慢慢的走回去也不迟,这时候乃是早上九十点,正是街头上面人头涌涌的时候,可以说是摩肩接踵。

    林封谨信步朝前走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一回头看去,立即就看到了一名坐在了旁边桌子上面的男子正看了过来,他貌似正在端了一碗胡辣汤随意的喝着,可是那凌厉的眼光,却仿佛是要刺入到了人的五脏六腑当中去似的。

    被这凌厉的目光一扫,林封谨的身上先是一僵,然后便是继续朝前走,正在他发觉这名男子没有跟上来的时候,却发觉旁边已经有两个沉默寡言的汉子一左一右的夹了上来,看起来就不怀好意,不过他们的动作十分隐蔽,除了撞得一个带着小孩的女人一歪,不停抱怨之外,并没有别的人发现。

    紧接着,林封谨就感觉到了一名男子朝着自己的身后贴了上来,可以隐约的看到,他长衫的袖管里面闪出了一点寒光,可以推测得到,下一秒就会有一把攮子或者说是匕首之类的小器械顶上自己的腰,然后两个人将自己夹8着到僻静地方去。

    “这帮法家的混蛋真像是甩不掉的狗啊!居然这样都还能撵上来!”林封谨心中顿时就闪现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此时林封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马上翻脸动手,第二个选择,则是继续扮猪,相信对方也是同样拿捏不准自己的身份,有可能会混过去。

    但是,林封谨觉得,对方能从这茫茫人海里面将自己给挑了出来。肯定是有着他自身的依仗和凭借,绝对不是靠蒙的,自己若是继续扮猪的话,一旦被识破,那么搞不好就要出现自家要害受制于人的尴尬了。

    将自家的命运交给别人来主宰,这可不仅仅是林封谨最忌讳的事情,更是所有人的大忌!!

    所以,面对这两名男子不假思索贴过来的行为,林封谨很干脆的将自己右手一扬,一巴掌就拍在了右首的那人的脸上!这人连声也没吭。手中握持的小攮子已经是“当啷”的一声悄然滑落到了石板上,叮当的脆响了一声,却是被淹没在了旁边嘈杂的声音中。

    而这被当脸拍了一巴掌的人,鼻梁骨上方这个位置已经是深深的凹陷了进去,看起来格外的诡异恐怖,而两颗眼珠子则是暴凸了出来,他的双眼,鼻孔,耳朵里面。正有汩汩的鲜血似红蛇那样的蜿蜒流下,其中还混合了一些莫名的浑浊物。

    在林封谨的手心当中,赫然是有一枚暗金色光芒,滴溜溜旋转的金属珠子。正是这一枚珠子给予了这人鼻梁骨凹陷的致命重创!林封谨这一发难之后,左边那人立即惊怒吼道:

    “好贼子”

    说着他便是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准备刺过去,不过这人的实力终究与林封谨相比起来差得不要太远,所以他刚刚拔剑出来的时候。便已经见到林封谨手腕一翻,一个旋身后,手中握持的那一粒暗金色光芒。滴溜溜旋转的金属珠子便是已经膨胀凝结了起来,化成了一柄暗金小锤,类似于敲钉子的羊角锤那种,单手握持,一下子就对准了这人当胸敲击而至!!

    这一敲之势似乎并不怎么快,也并不怎么玄奇,左边那名法家弟子觉得自己一剑刺出,完全可以荡开这把奇特的暗金小锤,顺带再深深刺入面前的这男子的胸膛当中,只是这名法家子弟这一剑刺出到了一半的时候,忽然又觉得不大对劲,因为他觉得似乎对方的这一锤砸过来的势头,居然快了一丝??

    于是这人在心中暗骂着,便只能打消了反攻的心思,专心去挡开这一锤子的砸击,然而他此时更发觉了一件很要命的事情!!

    自己居然根本就挡不住!!

    依然是只差一点儿,就能荡开对方的攻击------怎么的会有这样的事情?

    于是这人只能脚下发力,然后朝着后方速退!可是这时候,他的瞳孔收缩了起来,因为他发觉自己竟是闪避不开,依然是差一点儿。

    于是他只能深吸一口气,绷紧了胸口的肌肉预备承受敌人的这一击,同时更是想好了反击的机会。

    “周围有这么多的同伴和高手在,我只需要再多坚持半秒就行了,也顶多就是让你敲这一下而已!”在这样的心态下,这人嘴角露出来一抹冷笑,甚至刷的一剑反刺了过去。

    然而,当那一只暗金小锤敲到了他的胸口上的时候,这人立即发觉事情根本就不像是想象的那样简单!

    一股无法形容,排山倒海也似的力量汹涌而至,在这样恐怖的力量面前,一切的抵抗完全都变得是毫无意义,这法家弟子只听得“咔嚓咔嚓”一连串的脆响声传来,那正是他胸骨折断的声音,然后就连惨叫都只叫出来了半声,倒飞了出去,一头撞击在了旁边的摊子上,嘴巴里面的鲜血简直就是不要钱似的,似喷泉那样的狂涌了出来

    见到突然有人喷血被打飞,还是这样惨烈的模样,整条大街上的人立即发出来了一连串的惊叫惨叫的声音,本来就是人头涌涌的大街上,立即就哭喊声连天,混乱成了一锅稠粥似的。

    然而,林封谨本来就是被盯上的了,因此,他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周围法家中人的监控之下,就在林封谨一掌拍在了右边那名法家弟子的脸上的时候,那名眼光若鹰隼的汉子面上立即青气大盛,他马上从旁边抄起了一根筷子,轻轻一点,便是插入到了自己面前的桌子当中!

    那汉子出手若风,行事极是干脆,连续插了三根筷子在桌子上,呈现出“品”字形,旁边卖胡辣汤的老板已经是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他这铺子看起来简陋。却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开了四十年的老店,乃是爷爷传下来的,这小店里面有两张桌子的岁数,也同样是爷爷辈儿的,而这两张桌子,则是爷爷当年用酸枣木钉出来的,桌面足足有一个拳头的厚度,沉重得连一个壮劳力都别想一个人挪动。

    这样的板扎桌子哪怕是你拿一把刀子硬插,也未必能插进去,除非是用刨子。凿子这样的专业工具,可是,老板却是见到这名客人一根筷子却是轻轻一点插入桌子里面,仿佛那桌子根本就是面团做的似的,这已经是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那汉子插了三根筷子在桌子上以后,立即就捏了个指决,低吼了一声:

    三元归一,天地无极!

    起!!

    这时候,顿时就见到了这三根插在了桌子上的筷子居然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发出了嗡嗡嗡的声音。

    这时候林封谨才刚刚用那一柄暗金小锤将人打飞,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猛然一抬头,顿时就见到了天空上赫然砸下来了三根水缸粗细。三丈余长的青色幻象,若木,若柱,上面还有着篆书法文。一下子就呈现出了品字形状,将林封谨封在了里面。

    这三根青色幻象柱子貌似是虚幻的,但落地以后。立即就震荡出来了一阵狂风也似的环状冲击波,将十余丈内的人都吹得踉跄倒退,尽数清场,紧接着,这青色幻象见风即长,最后幻变成了三个巨大的青甲巨人,手中握持着狼牙棒,水火棍,还有木枷,眼中光芒若雷霆,将林封谨围在了中央!!

    “画地为牢?”林封谨看起来丝毫都没有任何惧色,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法家很讲究悟性,还有自身的体悟,所以相同的招数不同的人施展出来乃是有很大分别的,就拿这一招法家的画地为牢来说,在有的法家弟子手里面施展出来的话,那就是典型的守招,不过在有的法家弟子手中施展出来,就是攻守兼备。

    此时这名喝着胡辣汤的汉子施展出来的画地为牢,说实话,甚至是林封谨见过的攻击性最强的一招画地为牢,其火候已经达到了北齐向聚的水准!

    同时,林封谨见到了那名端坐在了旁边的汉子施展出来了这招以后,口中还在念念有词,周围更是青气盘旋,显然乃是还有后招的,这人随口一念,居然能让闹市当中青木之气缭绕盘旋,看其水准的话,估计天生就是木灵之体,这样的人哪怕是放在了东林书院这样天下英才荟萃的地方,也能脱颖而出,若是要在五国当中出仕的话,也是必然会被重用。

    “天才?”林封谨眼中顿时有狠辣的光芒一闪!“现在我恰好就缺少天才的命来祭器呢?”

    因此,林封谨在这一瞬间不退反进,居然一脚踏在了地板上,完全无视面前的三头巨大的青甲巨人,对准了那喝胡辣汤的汉子反扑了上去。

    那喝胡辣汤的汉子在法家当中的地位也绝对不低,乃是三律首当中问天子的五弟子,叫做青孙,日后就是用来传承衣钵的,见到了林封谨不逃反进,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将手一指,那三头巨大的青甲巨人立即就举起了手中的武器狠狠的砸了下来!

    林封谨一闪,便是躲避过了巨大狼牙棒的一砸,但是这巨大狼牙棒余势不衰,狠狠的砸到了地面上,便立即让大地都一阵震荡,旁边的瓷器店里面立即传来了“噼里啪啦”的一连串碎裂的声音,正是摆放在架子上面的瓷器震荡跌落打碎的响动。

    被砸到的地面之上,乃是青石做的街面,立即就轰然爆碎开来,出现了一个半丈多宽的大坑,泥土簌簌而落,坚硬的石板都化成了齑粉!

    这一砸之威,顿时就连旁边的许多百姓见了以后都瘫软在地,纷纷只有跪地膜拜的份儿!

    而林封谨避开了那巨大的狼牙棒一砸,那么除非是停止前冲的势头,否则的话就势必要一头撞在了另外两头青甲巨人砸下来的水火棍和木枷上!然而林封谨面对这种情况,却是丝毫都没有要减速的意思,一头就很干脆的撞了上去。

    那水火棍和木枷貌似是半透明的虚幻,然而实际上砸在了坚硬的青石上都是一砸一个大坑,威力不问而知,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水火棍和木枷即将临身的时候,林封谨已经是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很简单的做出了一个上托的动作!

    林封谨的体型也算是健壮了,可是与这两头青甲巨人相比起来的话,那就只能用渺小的形容,甚至与那水火棍和木枷一比,从体积的大小上来说,都完全是碾压性质的,似乎这一砸下,令林封谨直接变成肉饼都是可能的。

    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林封谨便是伸出自己的左手,做出了一个貌似以卵击石的行动,轻松朝上一托!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轻描淡写的一托,赫然是将砸下来的水火棍给架住了,那青甲巨人竭尽全力的一击,居然轰不下去!!

    紧接着,就见到了被林封谨捏住的水火棍的那一端。赫然是燃烧起来了熊熊的火焰,这火焰上泛出来了一股奇特的金红色,迅速朝着上方绵延,那青甲巨人立即大声哀号了起来。声若牛鸣似的,紧接着便是踉跄倒地,在熊熊的火焰当中化为了灰烬。

    不过同伴的遭遇并没有令另外的一名青甲巨人畏惧,它举起了枷锁砸下来的势头也是丝毫不减。可是依然被林封谨反手轻轻一按,那枷锁一样熊熊焚烧了起来,并且燃烧的速度奇快。直将这青甲巨人烧成了一把火炬!

    与此同时,青孙插在了桌子上面的三根筷子,同时咔嚓的一声脆响,然后折断了下来,青孙浑身上下也是一颤,不过他此时居然也是一拂袖,立即站了起来!!

    他这一站起来,立即就有一种顶天立地,威风凛凛的威严,令人觉得他虽然只是正常人的身高,却是可以藐视着低头看人似的,所有的人都在他的面前变得渺小了起来!

    紧接着,青孙一下子就举起来了右手,并指若剑,然后指住了林封谨厉声断喝道:

    “贼人,还不束手就缚!”

    随着青孙这个动作,他脖子上面悬挂的一颗珠子居然开始闪耀出来了光芒,其身后的虚空当中,竟然也出现了无数影影绰绰,高冠峨袖的幻象,一看就是正人君子,虽然看不清楚面目,却是以青孙同样的动作,鄙夷的指住了林封谨断喝了出来:

    “贼人,还不束手就缚!”

    非但如此,就连周围还没有逃走的百姓,居然也身不由主的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操控,也是做出了相同的动作,痛斥林封谨!

    这就是法家的秘术,千夫所指!!!

    青孙自己本来就是修为深厚,见到了林封谨可以说是举手投足之间,便是轻描淡写的破掉自己的画地为牢秘术之后,心中立即加强了戒备,大幅度提升了警戒的等级,便是动用了韩子赏赐下来的镇心印法宝,请出了法家的诸贤帮忙,使得千夫所指的威力大幅度提升。

    非但如此,青孙更是还用出来了另外两道秘术,那便是“人云亦云”,这秘术施展出来,对他自身的消耗极大,令得诸位的几百名民众也是一齐随同自己,大幅度强化秘术的威力。

    这三管齐下,青孙施展出来的千夫所指这一招,其威力已经可以说是被拔升到了极致!

    而千夫所指的后一句,则是无病而死!这是何等强势到变态的诅咒啊,甚至这种诅咒往往都是被法家用来铲除自己的政敌的时候所使用,端的是能杀人于无形当中,如此恶毒的招数,甚至连国运,官位的庇佑都只能产生阻碍,迟滞,却是不能彻底豁免,因此哪怕是当朝的重臣,被法家的人施展出来了这样的秘术,也是一样会气运受挫,病重。

    能够爬到了国家重臣的人,年纪一定不会太小,人老了之后保养得再好,那么肯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只是未发作而已,此时这千夫所指的秘术一发作,就算是不能要了他们的命,随之而来的并发症也是一定会令人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更恐怖的是,青孙还动用了他的压箱底招数,这一招用出来,哪怕是青孙本人,也是要考虑再三。

    这一招秘术的名字就叫做:

    唇枪舌剑!!!

    千夫所指乃是直击对方的气运,魂魄,未免生效也太慢了些,而青孙则是一见到了林封谨手中握持的那闪耀着暗金色光芒的锤子,心中便是不由自主的生出来了一股惶恐畏惧的感觉,这样的感觉,青孙只是在参拜韩子殿下的时候才生出来过啊。

    所以,青孙虽然不认为面前这只蝼蚁居然可以与韩子殿下相提并论,但他依然是屈从于自己的直觉,很干脆的一口气施展出来了足足三道秘术!这样以后居然还是意犹未尽,最后还要施展出来唇枪舌剑这一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1252章寿礼    此时,上官飞龙也忙是拦住了想动手的血鲨庄少庄主,忙是说道:“少庄主,不必与这种小人一般见识,坏了简老爷子的大寿,这不好。”

    血鲨庄少庄主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简府大门,他不由冷冷哼了一声,这才作罢,不管是谁,来到了简府都要收敛一下。

    “少庄主不必在意,他的头颅已经被人订下了。”上官飞龙一笑,然后冷笑地对李七夜说道:“我们也不与你一般见识,不过,你高兴不了多久了,公孙皇后已经订下了你的脑袋,她已经放出话,必取你的脑袋祭她的婢女!”

    上官飞龙这话让洪玉娇他们这些洞庭湖的弟子不由大吃一惊,就是洪天柱也不由脸色微变,他当然知道公孙皇后是谁了,沉海神王的小妾,背靠着沉海朝这样的巨无霸。

    “那是什么东西?”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不止是洪玉娇他们这些年轻一辈弟子,就是洪天柱也有些无语,这未免也太霸气了吧,在年轻一辈,有几个人敢说公孙美玉算什么东西!

    “嘿,嘿,不知死活的东西,公孙皇后一出手,不管是谁来了,都救不了你。”上官飞龙阴阴一笑。

    事实上,就是他把李七夜出现在龙井城的消息告诉公孙美玉的,因为他姐姐与公孙美玉交情很好。如果不是公孙美玉在拜见简家的大人物,只怕她早就来取李七夜的头颅了,为她那死去的婢女公孙倩儿报仇。

    “诸位,到了。”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简家的门口,洪天柱见他们剑拔弩张,忙是说道。

    此时。简家的迎宾弟子早就迎上来了,简家的迎宾弟子眼尖见识广,忙是向洪天柱他们抱拳说道:“洪当家。少庄主,诸位到下。寒舍生辉……”

    洪天柱忙是抱拳寒暄,就算是傲气的血鲨庄少庄主在简家面前也不敢放肆,十分的客气与简家弟子攀谈,至于上官飞龙,他早就来简家了,已经送上了寿礼,与简家的弟子更加熟络了。

    “谢谢。”在洪天柱他们与简家弟子寒暄之时,林家姑娘走到李七夜身边。低声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看了看她,看着这位如幽谷兰芝的姑娘,看着她那有几分害羞的神态,他在心里面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

    当年洪、许、林、张他们几个姓氏的祖先在他们军团下效力,他们几个是世交,带着家族弟子结成了一个营,曾经是威慑天下,曾经是海纳百川,他们不止是威名赫赫,更是因为他们的胸襟与开明。曾引得人族诸多强者投奔。

    然而,多少年过去,他们几个姓氏的子孙后代却相互斗争。他们的晚辈却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我们进去吧。”就在李七夜心里面轻叹的时候,林家姑娘提醒李七夜说道。

    此时,洪天柱他们与简家弟子边寒暄边走入简府,其他的弟子也跟着走入了简府。

    李七夜与林家姑娘踏上了台阶,当站在简府的门檐下的时候,李七夜他不由抬头看着简府上的匾额,这是一块木匾,上面简简单单地写着一个“简”字,就是这样的一个简字。却有着不一样的神蕴。

    看着这样的一个“简”字,李七夜耳边好像是响起了一个活泼快乐而又有着几分狡黠的笑声。那个让人难于忘怀的笑声。

    “大人执掌乾坤,让鸿天承载了天命。那你也留一个字,以庇我简氏后人如何?”那个女子,有几分狡黠,眨了眨眼睛,这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好像会说话,女子抿嘴一笑,说道:“我是不敢求大人你扶持我简氏后人,只希望,我简氏后人若有一天不长眼睛与大人为敌,望大人看在这个’简’字的情份上,饶恕他们一命。”

    昔日的往往,宛如是昨日一般,那让人难于忘怀的音容萦绕于心中,看着眼前这个“简”字,他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在心里面喃喃地说道:“丫头呀,丫头,当年你是何苦呢,尽是给鸿天那丫头出主意。如果我要从仙魔洞夺回身体,早就动手了。”

    想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一切都成了过去,一切都烟消云散。

    在李七夜失神之时,洪天柱已奉上寿礼,洪天柱送上的寿礼不算是惊艳,也没丢洞庭湖的颜脸,可以说是中规中的中规。

    而血鲨少庄主拱上了一个宝盒,里面盛着一颗血珠,他对于自己的寿礼也是甚为得意,说道:“我祖宗未能亲自来为简前辈贺寿,让我带来一颗血鲨神珠以孝敬简前辈,小小簿礼,不成敬意。”

    血鲨少庄主虽然口上这样说,但是,神态间也有点得意,毕竟,这是一颗神珠,极为罕见,他能拿出这样的宝物,的确是不容易。

    就是另一旁的一些前来贺寿送寿礼的一些人也都有些惊叹,这样的一颗神珠只怕是有市无价。

    “血鲨神珠一颗。”不过,收寿礼的老者反应比较平淡,只是登记入簿而己。

    简家是何方神圣,他们根底极深,能在这里收寿礼的人都是见识极广的人,怎么样的宝物没有见过,区区一颗血鲨神珠,他当然是反应平淡了。

    血鲨少庄主本来是有几分自得,但是,简家老者反应平淡,他心里面不免有几分失落,也有几分不是滋味,就算是对于他们血鲨庄而言,这样的一颗神珠也是十分珍贵,然而,现在简家的老者平淡无比,就好像是一颗普通的珍珠一样,这又怎么能不让他有几分失落和几分不是滋味呢。

    “这位是”当李七夜发呆站在门口的时候,有简家弟子反应过来,忙是招呼李七夜,说道:“不知道阁下尊称?”

    “嘿,他叫李七夜,来自孔雀地,是不是有请柬贺寿,就不得而知了。”心里面不是滋味的血鲨少庄主正好一肚子气,所以,趁这个机会阴阳怪气地说道,有意贬损李七夜。

    “原来是孔雀地的李公子,大名如雷贯耳。”简家弟子也不是井底之蛙,立即抱拳地说道。

    对于血鲨少庄主的阴阳怪气,李七夜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随手拿出简小铁给的请柬递给了这个弟子。

    “李公子,里面请。”这位简家弟子忙是引李七夜走入了简家。

    见李七夜取出了请柬,本是想借机会嘲笑李七夜一番的血鲨少庄主只好冷哼一声。

    简家弟子把李七夜引至登册累簿之处,李七夜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手取出了一个木盒放在了登记入簿的老者面前。

    李七夜取出的木盒,那是普普通通,简简单单,那只是以最普通的木盒随意装上寿礼而己,毫不起眼。

    “哟,这就是你的寿礼呀?”见到李七夜取出一个普普通通的木盒,血鲨少庄主不由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听说你们孔雀地没有弟子,就你一个光棍,这样的传承没底蕴也能理解的,你不会是在孔雀树上取几片树叶来给简老爷子当贺礼吧。”

    “血鲨兄,你也不能这样太强求人家,孔雀地经过这一场灾难之后,已经一穷二白,情比礼重,几片树叶也是一份礼。”此时上官飞龙也笑着说道。

    上官飞龙和血鲨少庄主已经与李七夜结下了恩怨,所以他们也不给李七夜情面。

    李七夜理都懒得去理血鲨少庄主,只是对老者淡淡地说道:“参根一枝,续续寿也好。”

    老者此时脸色一变,立即打开了木盒,当这木盒一打开,一股浓郁无比的参味飘散,所有人闻到这一股参味的时候,顿时血气高涨,特别是年老的修士,更是觉得自己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一样。

    在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木盒之中放着一截参根,整截参根通体如血,通体如血的参根流淌着紫色的光芒,就好像是一段紫玉一样,甚至这段参根好像还有生命一样。

    “紫血参王之祖!参祖之根!”老者都不由惊呼一声,那怕是见过世面的他都不由为之震撼,这样的东西,这已经不是能用几百万年的药龄来衡量了,这是仙药!

    参祖之根,那怕是小小的一截,那也是价值无法想象,对于很多修士来说,这样的一截参祖之根,可以续寿很长,这是很多老一辈强者梦寐以求的东西!

    “参祖”看到这样的一截参根,在场很多宾客为之震撼,众多人纷纷探头张望。

    “我这一辈子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仙物。”有大教的老祖看到这样的东西,都不由为之震撼,为之流口水,这是续寿的好东西。

    “仙药呀,可遇不可求,有几个人一辈子见过仙药呢?”很多人看到这截参根,都不由为之动容,年老的修士更是口水直流。

    “这可是神皇独享的东西。”虽然很多人流口水,但是,没有任何人敢动邪念,这样的东西只有神皇才能独享。

    “参祖之根”就是洪天柱他们这些洞庭湖的弟子也一下子被震慑住了,这样的东西他们想都不敢想。(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