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adx;    这名法家弟乃是手掌上的功夫十分了得,据说两条手膀上少说也是有千斤的力道,据说有两头四岁大的公牛,正是健壮的时候却是斗在了一起,使起了性拿角互撞,他能上前去直接抓住了两头牛将其抛开,所以外号就叫章分牛。

    此时这法家弟手上,还戴着一对钢铁打造的手套,刀剑难伤,他觉得这道暗金光芒的速虽然快,可是自己要将之挡下来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这玩意儿就算是一只烧红了的铁球,也是一样逃脱不了自己的五指关。

    于是这法家弟便是用手一捞,他的这一捞之势已经可以说是做得十分稳妥了,看得有了相当的把握之后这才便自出手,出手捞去之前,那就是十成的把握!

    可是,当这法家弟的双手刚刚伸出去了之后,立即就又觉得不对劲了,这十成的把握立即滑落到了八成,因为这暗金色的光芒仿佛真的是要比自己的出手快上一线!他在心中大骂着见鬼的时候,也是做出了补救,然而这样的补救并没有什么卵用,因此他的下场也是一样的被这暗金色的光芒撞飞,倒地不起。

    接下来这暗金色的光芒则是找上了第个目标,准确的说,应该是第个猎物。

    这个人的实力却是比起之前的刘大瘤和章分牛要弱许多,不过他看这暗金色光芒飞来之势,觉得想来是连续撞飞了两人以后,上面的劲道已经衰竭了不少,自己似乎也是有把握可以将其拦下来。

    于接下来也是被再次撞飞了出去,仆地不起。

    连伤人之后,便是再怎么大意的法家弟,也是开始感觉出来了这道暗金色光芒的不对劲了来,偏偏这时候也是有人发出了一声惊惶的喊叫:

    “怎么会小心啊,六哥似乎不成了!”

    “什么?”剩余的人心中同时涌出来了十分荒谬的念头,这一撞看起来也没多大的力道。怎的就会让人不行了?

    而他们便是认真去看,立即就见到了被撞飞的个人此时的口角,耳孔,鼻孔当中沁出来了汩汩的鲜血。而人的脸色则是格外的惨白,双目紧闭,一如死人那样,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此时法家大肆扩充势力,已经是以核心的派弟为骨干。充分的吸纳各地的勇武好斗的人,隐然已经开始朝着江湖教派的方向转变,来的这群人当中,倒是很有几人乃是杀人如麻的凶徒,因此死人可以说是见得不要多。这时候一看倒地不起的这人,如何看不出来他们脸色都变了,身体都开始硬了?也就是只差了一口气而已。

    因此,这些人顿时知道这一道暗金色光芒只怕比自己想象当中的更厉害,别看前面的个同伴似乎都是能差之毫厘的躲过去,就差了那么一点儿但是。一次是巧合,二次是偶然,次他娘的是什么,那就是必然了。

    此时这道暗金色光芒连杀人之后,其上也是居然诡异的出现了一丝血色的光芒,看起来加倍的凶狠,杀气也是变得更加的凌厉狠辣。不过这一道暗金色的光芒再次选定目标飞射出去的时候,依然是显得慢悠悠的,甚至有几分懒洋洋的感觉,然而被选中的那个倒霉的目标。最后还是逃不掉被这暗金色光芒印在了背心之上,闷哼一声翻滚倒地惨死的下场!

    这时候,前来的这些法家弟已经是发了一声喊,朝着四面八方分头逃开。这一招乃是非常老套的招数,但是为什么招数老套还是会有人用?自然是因为十分有效的缘故。

    这时候,徐徐从旁边的竹楼当中走出来的林封谨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忽然将手一对准了西方一指,顿时就见到了那一道暗金色的光芒对准了朝着西方逃走的一名男激射了过去,那速何止是先前的十倍!?

    这一次激射。才将这金色光芒的真正实力给显示了出来,很显然,之前这金色光芒展示出来的那恰好只比旁人快一线的速,完全是在逗着人玩儿呢!

    逃走的那名男身材矮小,可是离开的速却是十分迅捷,并且在树上石间窜高伏低,端的是比山间的野猴还要灵活十倍,若是换了一个人的话,相信他早就能,可是,林封谨盯上他也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这支队伍貌似是那个六哥做主,但实际上六哥每说一句话,都是要看这人一眼。

    对于其余的人来说,或许还留意不到这些细节,然而对于林封谨来说,却是可以将这些小动作尽收眼底!!

    所以,林封谨操控的“”已经是盯上了他,盯上了这一支队伍的核心!

    这名身材矮小的男只是眨眼功夫,就足足逃出了接近二十丈远,可是他的“世界的尽头”,却是在这眨眼功夫内追到了距离他只有两丈的地方,而这名男的见识和能力显然远远超出了其余人,知道自己即将被上,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个矮小的身躯居然都迅速的膨胀了起来,立即变成了一个壮汉,猛然回身!

    在这回身的瞬间,这名男的十指弹动,却是若鲜花怒放,最后结出来了一个法印,双手五指都是虚虚的张开,咬破了舌尖怒吼了一声“破”字!

    世界的尽头就在这一瞬间,狠狠的撞在了这男十指结出来的法印上,本来因为高速而只能看到一道暗金色的光芒的世界的尽头,立即就像是撞入到了一团无形而透明的淤泥当中似的,一下就颤抖着停在了法印当中。

    这时候才能看到,此时的“世界的尽头”大概若碗口大小,仿佛是金瓜那样,上面却是有着密密麻麻的奇特字,这些字都是源自于书写于九鼎上面的奇,每一个都蕴藏了天地之间的奥秘和至理,此时的它乃是流星锤的形态,不过后面并没有系着链,在这样情况下,世界的尽头只是完全依靠林封谨的心念来操控。其实威力大概也只能发挥出来一小半左右,不过神器之威,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抗衡了的。

    何况这帮法家中人先前还是在掉以轻心?因此才被林封谨可以说是游刃有余的连杀了个人。

    一杀人之后,林封谨立即就觉得大巫凶说得真是半点儿都不错。每多杀一人,“世界的尽头”的威力居然就能再提升一分,这玩意儿虽然是神器,但它的实质,还是一把凶器!凶器是什么?那就是要用来杀人的。以鲜血为水,以血肉为磨刀石,这才能变得更加锐利,普通的凡铁千人斩以后,都能化为有灵识的凶兵,神器这样的东西,更是必须需要血祭祭器,才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实力。

    现在这名法家中人的领队终于重视了起来以后,看似一招法家的秘术“铁横江”,挡住了“世界的尽头”这一击。然而实际上,他的这做法实际上几乎是透支了浑身上下的潜力才将其挡住。

    此时这人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骨节都在“咯咯咯咯”的作响,眼前也是一股一股的发黑,鲜血仿佛是潮汐那样,狂暴的在血管当中狠狠的冲刷着,这样的力,完全是依靠自身透支出来的庞大力量在维系着,只是他用法家秘术透支出来的力量,也只能维持四个呼吸的爆发时间而已,这样的。就像是山崩地裂时候滑坡引发的堰塞湖,根本就没有抵消掉“世界的尽头”上面传来的庞大力道,而是将其一点一点的积攒了起来,最后爆发的时候。将会更加的凶狠恐怖!!

    只是过了短短的两个呼吸,这人就艰难的从喉咙当中挤出来了两个字:

    “你,你”

    然后整个人便是维系不住手上传来的巨大力量,一下就仿佛是皮球那样,“啪”的一声轰然爆碎,散成了漫天的血雨!

    世界的尽头灵巧的在原地盘旋了一圈。接下来才飞回到了林封谨的身边,此时其余的法家中人可以说已经是逃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个敢回头的!林封谨此时再看“世界的尽头”,发觉其表面上虽然还是光华灼灼,流淌若水,仿佛是名贵瓷器上面的包浆似的,非但如此,其上赫然多了一点慑人心魄的血色光芒。

    之前的“世界的尽头”就仿佛是一件玩珍器,现在多了这一丝血色的光芒之后,才仿佛露出了自身狰狞的獠牙——老虎要食人,那才是山中霸王,凶器要沾血,这才能显出让人胆寒的本来面目!!

    “哎,没想到真的还是被这帮属狗的混蛋盯上了。”林封谨这时候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这一声叹息当中略略的带着些遗憾,却并没有什么惧怕的意味在里头。

    此时毕竟不是当日林封谨昏迷不醒,要渡斩尸的时候了,何况这附近都是茫茫大山,地形复杂无比,在这样的环境下要想来抓林封谨他们,端的可以说是难上加难了。

    林封谨环顾了一下这处寨里面的人,看着他们惊恐的脸色,然后走到了那老头的面前,丢了一个大的银锭给他:

    “这里你们是不能再呆了,半年内都不要回来,你们寨里面的人分了钱以后,分散逃走吧,记得要一朝着北方走,这笔钱足够可以支持你们接下来一年的生活了,半年以后等到风声过来以后再回来。”

    交代了完毕以后,林封谨也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否被这帮淳朴的山民听进去了,总之他自己也是尽可能的做到问心无愧,同时,这帮山民逃走也是可以混淆掉法家中人的耳目,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接下来林封谨一行人便是趁着这消息还并没有大肆扩散的时候,乘势朝着前方疾行,根据获得的情报来,法家中人顶多也只能在前方下来一批人手而已,这一批人手不问便是可以知道,乃是法家在这方圆几里就近调集的人手,其中便是存在高手的话,数量也自是有限,凭借他们现在这一行人的实力来说,要冲破法家的这一批人手布设下来的天罗地网也是应该不难。

    林封谨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之后,自然是朝着前方迅速的奔行了出去。结果在前方要离开西戎的必经山口处,果然见到了一群法家的人拦截在了这个叫做都亭驿的地方。

    这一处交通要隘乃是连接西戎与南郑的必经要道,在正常的情况下,商旅行人只要到达都亭驿这里。都会早早的歇脚下来,然后在这里休整一晚上,第二日鸡不叫就起个大早,吃饱喝足的就上。

    这一天要足足走出八十五里,先是穿过长二十一里的红石谷。然后再翻过前面的驴耳朵山,在驴耳朵山的山下,才有个叫做泥屏的寨可以落脚,这八十五里地都是险恶的地段,本来在驴耳朵山的半山上还有一处道观可以歇脚的,但是五年前据说闹鬼,并且有大着胆抢时间敢晚上行走的商旅要么就遇到了野兽,要么听说就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所以现在一口气从都亭驿走到泥屏已经成为了约定俗成的常规。

    所以法家的人守在了都亭驿这里,实际上是一着妙棋。因为只要想南下的人,就必须从这里经过,根本就是连想要绕的都没有半点!

    这帮人唯一漏算的,就是他们没有考虑过打不打得过南下的这帮“贼人”的问题。

    所以林封谨一干人来到了都亭驿以后,二话不说就直接动了手,有道是先下手为强,何况现在林封谨还正是要拿人命来血祭“世界的尽头”,在他一照面就以有心算无心,杀了一名法家长老,外加四名法家弟之后。驻扎在了这里的法家中人当然也不会留在这里死扛,自然就是一哄而散,不过这时候两位巫凶也是随之出手,野猪和自家老婆玛纹也是没有闲着。顿时便是又留下了七八条人命。

    接下来林封谨一干人当然也不会在这里歇着,在这都亭驿当中找了几匹快马,丢下了银两骑着便走,他们刚刚杀人不眨眼,此时自然也是根本就没有人敢于多说什么闲话,只能呆呆的目送他们远去。

    有了马匹代步。林封谨等人也是可以在控马的时候休息外加恢复气力,总之这些马儿也是用一两天就会被放掉,所以也不用节省马力之类的,这样从都亭驿出发之后,他们一帮人便是日夜兼程,紧赶慢赶,直到离开了西戎的边境,进入到了南郑境内的旬州州城当中,天一气呵成走了四七十多里地,还顺带过了边境,这才总算是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这一趟疾行,不要说都巫凶和力巫凶这两人的老骨头几乎都要被颠散掉,就连林封谨和野猪也是觉得有些精疲力尽,好在到了这旬州当中之后,这里也是相当繁华,一切都是应有尽有,并且林封谨也是不差钱,自然是各种享受都上最好的。

    先去热气腾腾的澡堂里面好好的泡了半个时辰,直到骨头里面的酸麻都被浸了出来,再叫个手艺娴熟的老头来结结实实的搓上一番背,将皮肤都搓得发红发热,身上的老泥搓下来的没有半斤也有八两,然后好好的让这老头给自己松一松筋骨,野猪直接就在松筋骨的过程当中鼾声如雷,睡死了过去,好在林封谨事前就直接就将钱也付了,小账也是足足的给了,所以说搓背的人服务态也是非常好,松完了筋骨以后便是将毯给两人搭上,然后悄悄的退了出去。

    这一次为了冲出法家的包围圈,林封谨等人也是累到不行,一直到了第二天才渐渐的恢复了过来,话说既然到了南郑这边,有一句话叫做北人骑马,南人乘舟,那么当然就要坐船了,结果林封谨去码头一问,恰好是遇到了紧急调的漕运时节。

    这漕运时节本来不应该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却是由于沿海的地区被东海联军给祸害惨了,此时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必然缺粮,南方虽然是产粮大区,又是鱼米之乡,膏腴之地,却也架不住东海联军连抢带烧的,这一批漕运,便是特地运送过去到沿海去的。

    因此,林封谨他们要想走的话,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只能再吃些苦,坐小船走,要坐舒服的大船就得多等个四天,漕运结束了再说,林封谨想了想,权衡了一下利弊,便是性多住几天,也是方便恢复元气了。法家的势力再怎么庞大,却也不可能在南郑达到若西戎那样能动员起数千人的地步,达到不了这种程,那么留下来的风险真的是不算高了。

    接下来的两天内,一切都是风平浪静的,几乎没有什么大的风波,林封谨这一天去到了码头上面找船后,直接施展出最有说服力的:银弹攻势,直接就将一名正在卸货的船主给砸得一愣一愣的,便满口答应了下来货一卸完,补充好了给养就马上开船。(未完待续。)

    …

第1251章血鲨少庄主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洪玉娇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洪天柱有些无奈地说道:“至于许氏他们老祖,他们一口气赞成这一桩联姻,那再容易猜测不过了。在洞庭湖年轻一辈,洪、许、林三大姓氏之中,以你的血统最优秀,你的血统有很大返祖的可能!如果你继续留在洞庭湖,那么,你就比任何人都有机会传承我的衣钵,成为洞庭湖下一任当家……”

    “……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洪氏再一次掌权,其他姓氏肯定是不乐意。”洪天柱叹息一声,说道:“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如此快的达成联姻的协议!”

    “我们的老祖宗太离谱了,我又不是物品!”洪玉娇十分不满地说道。

    “我们洞庭湖内斗消耗得太多实力和资源了。”洪天柱无奈地说道:“虽然我们几大姓氏同处于一室,但,大家都窥视着那份权力,你争(无—我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什么时候团结过了。李公子说得也没错,这不难怪别人看不起我们,我们几大姓氏根本就是没有好好把洞庭湖经营好,大家都只想着自己的利益,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或者,这该是我们洞庭湖变革的时候了,否则,不用等到敌人来消灭我们,我们都会死于内斗之中。”说到这里,洪天柱的目光不由坚定起来。

    洪玉娇不由担心地对自己父亲说道:“爹,若是你真的想结铁盟,就像李公子所说那样。重新遵守传承铁律。这只怕诸位老祖是不愿意吧。就是我们洪氏的老祖,都不允许你这样做。”

    “我知道。”洪天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不然还能怎么样?难道看着洞庭湖几大姓氏相互内斗,直至消亡吗?”。

    说到这里,洪天柱沉声地说道:“关于这一桩婚事,我会亲自跟诸位老祖商量,诸位老祖此举实在是离谱了……”说到这里,他不由陷入了沉默。

    几天眨眼就过去。这几天张百徒终于把自己参悟的大道梳理通了,他不由欣喜无比,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的一天。

    张百徒出关,简家老祖宗的大寿将近,李七夜带着张百徒前往简家,同行的除了张百徒之外,还有洪天柱、洪玉娇以及洞庭湖的不少弟子。

    李七夜这一次带洪天柱他们去见简家的老祖宗,这也算是看在了他们的祖先情份上,至于洪氏未来如何。洞庭湖未来如何,李七夜就不想多去操心了。这些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此时,龙井城热闹非凡,可谓是摩肩接踵,人来人往,特别是简府,更是车水龙马,热闹得人山人海。

    简家老祖宗八千岁大寿,天下八方,五湖四海,都有宾客来贺寿,就算是高高在上的海神传承、仙帝道统都派有弟子前来为简家老祖贺寿。

    李七夜他们还没有抵达简家的时候,就遇到了上官飞龙了,或者,上官飞龙本就是有意与洪天柱他们同行。

    “世伯,世妹。”见到洪天柱和洪玉娇之后,上官飞龙抱拳说道。至于看到李七夜也在场,上官飞龙只是冷冷一哼。

    上官飞龙不多去惹李七夜,但,在他心目中,他也无畏于李七夜,虽然李七夜是孔雀树的传人,但是,他姐姐可是海螺号的天才,他的靠山一样硬。

    这一次上官飞龙不是一个人前来,与他同行的带有一个青年,这个青年身材高大,有着一双十分尖厉的眼睛,他的身边总是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雾环绕着。

    “世伯,这位是血鲨庄的少庄主,我想世伯也认得。”上官飞龙向洪天柱介绍说道。

    听到这话,洪玉娇与及在场的洞庭湖弟子都不由在心里面一凛,血鲨庄,在天灵界也是大有名气,而且血鲨庄与螭国是相邻,它们两者离螭国都不远。

    更重要的是血鲨庄比螭国更强大,相对于血鲨庄来说,螭国行事是温和一些,血鲨庄是出了名的凶残,他们常常是攻击其他的小门派。

    更重要的是,血鲨庄的老祖血鲨神尊是一位十分可怕的存在。传言说,血鲨庄的老祖血鲨神尊在年少时曾经得到了三叉戟的承认,但是,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三叉戟又弃他而去,使得他未能成为海神。

    尽管说,血鲨神尊没能成为海神,他在龙妖海的地位鲜有人敢去挑衅,就算是大教疆国也不愿意与血鲨神尊为敌。

    “洪掌门,在下有礼了,从此你我洞庭湖与我们血鲨庄就是亲家,洞庭湖的事,就是我们血鲨庄的事。”血鲨庄少庄主比起上官飞龙来,就更加的高傲了,他一抱拳,笑着说道。

    “亲家?何来此说法?”听到这样的话,洪天柱都不由眉头直皱,最近快事特别的多。

    上官飞龙忙是说道:“世伯还不知道吧,林家已经把林家的千金许配给了少庄主了。”

    听到这样的话,洪天柱顿时脸色大变,这样的事情他这位当家的竟然还不知道,看来这样的事情洞庭湖的林家是没打算通告几大姓氏。

    洪天柱也是一下子明白,林家这样做是为了对抗他们洪家,如果说,他女儿洪玉娇真的是嫁给了上官飞龙,这不止是与螭国联姻,更是抱上了海螺号这样的大腿。

    洪氏强强联姻,这肯定是让洞庭湖的其他几大姓氏也为之有所担忧,所以,林氏是先人一步,与离洞庭湖比较近的血鲨庄联姻。

    洪天柱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为了争夺权势,现在他们几大姓氏甚至不惜与外人联合。

    此时,血鲨庄少庄主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女弟子身上,这个女弟子虽然谈不上绝世倾容,但也是很美丽,她长得很文静,看起来就像是幽谷兰芝。

    血鲨庄少庄主止光落在她身上,顿时是亮了起来,一下子有了一股侵犯的气息,十分的霸道。

    “这位姑娘一定是林世妹吧,待你我成亲之后,便是夫妻同心。”血鲨庄少庄主不由笑着说道:“你有圣妙之血,我有海神血统,你我结为夫妻,可谓是珠联璧合。”

    相比起上官飞龙来,血鲨庄少庄主更狂,更霸道,更气势凌人。

    这一次洪天柱带来的年轻一辈弟子都是洞庭湖最优秀的弟子,他把最优秀的弟子带来简家,就是想希望洞庭湖的年轻一辈和简家的年轻一辈能交往起来。

    这位林家姑娘的确是林家最优秀的女弟子之一,此时,当血鲨庄少庄主的目光盯着她的时候,她心里面不悦,不由往洪玉娇身后躲了躲。

    血鲨庄少庄主这样的话,可谓是有些气势凌人,被他这样一说,林家姑娘就好像他的炉鼎一样,这让洞庭湖的弟子都不由怒视血鲨庄少庄主,但是,他们又敢怒不敢言。

    对于洞庭湖弟子好怒视的目光,血鲨庄少庄主一点都不在意,踞傲,只是淡淡地说道:“与我血鲨庄联姻,对你们洞庭湖大有裨益,这也是洞庭湖的荣幸。”

    血鲨庄少庄主这样的话,顿时让洪天柱不悦,冷冷哼了一声,但他还是沉住气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一直在冷眼旁观的李七夜都不由摇了摇头,洞庭湖几大姓氏的老祖已经是蠢到无可救药了,为了争权夺势,他们甚至不惜与外人联手,这简直就是引狼入室!

    此时,血鲨庄少庄主的目光一直盯着林家姑娘,就像是一头饿狼一样,他笑着说道:“简家老祖宗大寿之后,林世妹不如随我去血鲨庄吧,我带你了解了解我血鲨庄的风土人情。”

    林家姑娘对于血鲨庄少庄主那如饿狼一样的目光是十分的厌恶,闪在洪玉娇的身后。她心里面又气又怒,又十分的无奈,因为他们林家的老祖宗把她许配给了血鲨庄!

    “血鲨庄算什么东西”此时李七夜不咸不淡地说道:“一群贱种而己,一群吃腐尸的贱种,好不容易能爬上水面生存了,也敢出来扬威耀武了。这样的贱种,还没资格配我身边的人!滚一边去。”

    李七夜本来就不想去管洞庭湖这样破事,但是,今天他都看不下去了,对于洞庭湖这群蠢货,他是要亲自出手整顿整顿!

    李七夜这样的话也算是解了林家姑娘的围,不少洞庭湖弟子听到这样的话心里面都不由觉得痛快,他们虽然愤怒,但又是无可奈何,他们也不能违背老祖的决定。

    李七夜的一席话,顿时让血鲨庄少庄主大怒,一下子转过身了,冷森地说道:“你就是那个姓李的吧,你以为是孔雀树的传人就没有人敢惹你了吗?孔雀树不在这里,谁都能杀你!”说着,他双目中露出了寒光。

    李七夜突然露出了笑容,当他一露出笑容的时候,让洪天柱心里面突了一下,立即感到不祥,因为李七夜与孔雀树血炼亿万的事情他也听说过。

    “我们到简府了。”此时洪天柱忙是说道,他这既是提醒血鲨庄少庄主,也是提醒李七夜。(未完待续……)

    第1251章血鲨少庄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