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在彩虹轩小住,而张百徒也需要趁热打铁,把刚悟的大道好好吸揣摩,好好参悟。

    当然,对于参加简家老祖宗大寿之事,李七夜也并不着急。对于李七夜本身而言,他并非是为参加简龙卫的大寿而去。

    李七夜小住几天之后,洪玉娇来了,洪玉娇不是独自一个人来,与她同行的人除了有洞庭湖的弟子之外,还有她父亲,也是当今洞庭湖的当家洪天柱。

    洞庭湖的当家洪天柱虽然名字很霸气,但他本人并不高大,不属于那种魁梧威武的人,洪天柱整个人看起来头生白发,他本人虽然并不高大威猛,但是,他却给人一种精明能干的感觉,绝对不是一个信男善女。

    “李公子,这便是家父。”见到李七夜之后,洪玉娇为李七夜介绍地说道。

    李七夜坐在大堂之上,看到洪天柱,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未起身,洪天柱看着李七夜,抱拳地说道:“贤侄大名,如雷灌耳,今日能一见贤侄,也是一种缘份。”

    此时,洪玉娇带着其他的洞庭湖弟子退下,因为她知道自己父亲有事欲与李七夜谈。

    “玉娇留下。”在洪玉娇要退下的时候,李七夜吩咐地说道:“有些话你也应该听听。”

    洪玉娇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怔了一下,不由看着自己父亲,然后她留下了。

    一时之间,大堂之内只有李七夜、洪天柱、洪玉娇他们三个人。

    坐定之后,李七夜看了洪天柱一眼,缓缓地说道:“听玉娇说,你要见我,有事欲与我谈一谈。不知道是什么事?”?洪天柱不免是多看了李七夜几眼,李七夜坐在那里,宛如是镇守八方。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换作是很多人,李七夜这样的姿态绝对是让人不喜。毕竟他作为一个晚辈,如此的自负,如此的高高在上,这样的姿态只怕是没有几个人会喜欢。

    “你在心里面也用不着多去想。”李七夜坐在那里,只是淡淡地说道:“不要认为你是洞庭湖的当家,我就会多给你几分情面,多尊敬你几分。我能见你,那不是因为你是洞庭湖的当家。也不是因为你们洞庭湖有多强大,我今天见你,纯粹是因为你们祖先英灵庇佑,才见你一面,给你洞庭湖一个机会。”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说出来,换作很多人都会拂衣而去,像洪天柱这样的人物,好歹也是一方霸主,拥有着足够高的地位和身份,今天竟然被人说见你只是祖先英灵庇佑。这样的话简直就是贬低羞辱人,任何人都不喜欢听。

    李七夜这话一出,洪天柱的脸色都不由变了一下。听到这样的话,说是没有不悦那是自欺欺人的,只不过,洪天柱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自矜身份而己。

    “李公子,我尊重你的地位,也尊敬你的为人。”就是洪玉娇也忍不住为自己父亲说话,说道:“但,也请你尊重我们。尊重我们洞庭湖。”

    这也难怪洪玉娇不悦,李七夜说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指着她父亲的鼻子说话,她作为女儿。当然是要维护自己父亲的威严了。

    “玉娇,我坐在这里,就已经是尊重你们,尊重你们洞庭湖!”李七夜双目一张,瞬间是光芒绽放,如同星辰明灭,天地沉浮,此时他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尊神祇,高高在上,凌驾九天。

    李七夜盯着洪玉娇,缓缓地说道:“你以为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我都会给他指点迷津,给他一个机会,给他一个造化吗?”?被李七夜一双眼睛盯着,洪玉娇顿时芳心一震,就在这个时候好像有什么震慑人心一样,李七夜就坐在那里,但,他却宛如镇入了她的心中,让她喘不过气来,甚至有一种站起来膜拜的冲动,这种感觉说起来玄之又玄。

    直到李七夜收回目光之时,洪玉娇这才松了一口气,那种慑人之威这才消散而去,这惚如一梦的感觉,看着眼前的青年,她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凡甚至有可能比她还小的李七夜竟然如此的威慑人心,宛中他是一尊亘古存在一样。

    洪天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下自己心里面的不悦情绪,他对李七夜抱拳地说道:“不瞒贤侄说,今日我来,的确是有事与贤侄相商。”

    “说吧。”李七夜看着洪天柱,淡淡地说道。

    洪天柱沉吟了一下,最后说道:“贤侄现在乃是孔雀树的弟子,也是孔雀地的传人,我洞庭湖欲与孔雀地作一个互往的协议。”

    “互往协议?”李七夜撩了一下眉毛,缓缓地说道。

    洪天柱说道:“如果贤侄愿意,我们洞庭湖欲派弟子往孔雀地驻守,在那里建一个训练营地,让他们适应大陆,也是加深两地的互动与交情。当然,贤侄也一样可以派弟子来我洞庭湖,在我洞庭湖训练他们对汪洋瀚海的适应。”

    洞庭湖虽大,但是,陆地远比不上孔雀地,洞庭湖更多的是湖泊,孔雀地乃是碧洋海乃至是整个天灵界数一数二的陆地,它号称为人族的第二个庇护之地,这并非是一句空话。

    虽然孔雀地的陆地广阔,但是,一直以来不允许外人或其他的种族驻守孔雀地,这是孔雀树的最高尊严,谁都不敢去挑衅。

    “天灵界的人族,为数也不多,洞庭湖与孔雀地乃是天灵界人族的最大的两块栖息之地,贤侄也应该知道,若是我们两地合作,对彼此有益,也对整个人族有益。”最后,洪天柱补了一句,说道。

    “我并不是一个刻薄之人。”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但,说到对于整个人族的利益,你自己都会觉得可笑。连你们自己洪、张、许几大姓氏都整天窝里斗,今天你盘算着他手中的大权,明天你窥视着他座下的位置。你不觉得你们今天的洞庭湖在谈天灵界人族的利益之时,是那样的可笑吗?”

    “连自己的人都容不下,何谈来容下其他外人!”说到这里,李七夜冷冷地看了洪天柱一眼。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洪天柱顿时脸色涨红,甚至是有些难看。

    “李公子,你这话太过了。”洪玉娇都不由站了起来,为自己父亲说话。

    李七夜冷冷地看了洪玉娇一眼,冷冷地说道:“不然,你们洞庭湖想过这样的问题吗?这样的问题,你们洞庭湖早就好好反思了。你们也可以把我的话原原本本地带回去告诉你洞庭湖的那些老东西,我本来不想理会这种破事,说事实的话,这样的破事在我眼中连屁都算不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一冷,冷冷地说道:“只不过,你们祖先庇佑,我只是想再给你们洞庭湖一个机会而己。如果你们回到了洞庭湖,告诉那些老骨头,不早点觉悟,我亲自出手,一直抽到他们自己醒觉为止!”

    此时洪天柱也不由一下子站了起来,不由沉声地说道:“李公子,你说这话太过份了,我洞庭湖的事情,我洞庭湖自会处理,如果李公子不愿意交往,那就算了,就此告辞。”

    “坐下”此时,李七夜目光瞬间绽放,整个人气势压人,当他双目一张之时,万古湮灭,宛如诸神镇守,当他的目光一落在洪天柱身上的时候。

    洪天柱身不由己,“砰”的一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就好像是一只诸神巨手一样,直接把他按在了位置之上,完全是身不由己。

    “你还不明白。”李七夜冷冷地看着洪天柱,冷冷地说道:“你真以为你们百圣堂的诸圣先贤庇护,那只是一句空话吗?你们有几时去拜过自己祖先的英灵了?”

    “百圣堂的庇护先贤?”洪天柱愕了一下,看着李七夜,一时间他都想不透,但,有了点头绪。

    “算了。”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具体我也懒得去管你们了,既然你想与孔雀地建立一个互往,那我就给你指条明路吧,带我的亲笔信去找锦秀谷的孔琴如,她会为你们作一个安排。”

    “锦秀谷的谷主?”洪天柱不由怔了一下。

    洪天柱一时之间都搞不明白李七夜与孔琴如的关系了,按理来说,李七夜是孔雀地的传人,此事应该由李七夜作主才对。

    “去吧,孔琴如会助你一臂之力的。”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

    对于洞庭湖,他都不想去管,如果不是念在他们祖先的份上,他连口舌都懒得去浪费。

    洪天柱不由犹豫了一下,他说道:“这,这个,锦秀谷愿意吗?锦秀谷他们那方面愿助我们洞庭湖吗?”说到这里,他都有些底气不足。

    李七夜此时不由看着他,缓缓地说道:“你可别跟我说你们跟锦秀谷没有什么来往?”

    “这个,这个,这个……”洪天柱不由搓了一下手掌,有些尴尬,说道:“我洞庭湖与锦秀谷,来往,来往是有的,只,只,只是偶尔而己。”

    说到这里,洪天柱甚为尴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未完待续)

第六十八章 决裂    大巫凶轻咳了几声道:

    “所以,如果说有人相信这理由,那么要逆转天地之间灵气下降稀薄的现状,那手段也就很简单,便是大幅度的降低人类的数量了,而要想不着痕迹的大幅度降低人类的数量,做法就很明显,那不是屠杀,而是掀起人类之间的内战。¤,”

    “以妖族的身份来屠杀一千个人类,那么就势必要耸人听闻,传播天下,说是天妖食人,惹来人族当中的修道士围剿,然而国与国的战争当中死上一千来人,则是不要太正常,甚至连贩夫走卒在茶楼当中的闲聊都不会提起然而这两件事的结果,都是让人族少了一千个人呢!而你也应该知道,一场大战下来,连同死掉的平民百姓,遭殃的何止千万人,妖星的这种行为,可以说是再高明不过。”

    林封谨这时候脸色十分难看的道:

    “所以,妖星当中的这些混蛋,就都相信这个是人类的人口迅速增长,导致天地灵气稀薄的这个说法?”

    大巫凶并没有答林封谨的这句话,因为这是一个答案十分明显的问题,而他的身形也是更加的淡薄了,最后对林封谨道:

    “我很快就没有办法再显形,这一次与你见面,几乎是耗尽了我积累了五年的阴力,所以至少要休养一个月才能重新与你们联系,联系的时间也不能超过盏茶功夫,还有最后两件事你要记住。”

    “你要的脉轮逆转的方法,我已经是用巫道当中的秘术传给了力巫凶,你找他拿就好,还有,你手中初成的那一把神器世界的尽头,还缺乏最后一步才能彻底的成型,那便是少了一样东西缺少祭器的”

    说到最后。大巫凶的声音已经完全微弱,最后化成了淡淡的黑气,进入到了他的骨灰坛当中去,不过林封谨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那就是世界的尽头说到底,还是一件兵器,既然是兵器,那么就是凶器,用来杀人的东西,所以就需要足够分量的血祭。才能将世界的尽头的器魂凶性彻底的激发出来,真正发挥出来其威力。

    ***

    与大巫凶会面以后,林封谨自然是不敢懈怠了,一刻不停的就开始修炼起海底轮来,竭力的让自己的实力保持退步,甚至是停滞的状态,这是迫在眉睫,生死攸关的大事,林封谨也是不敢稍有耽搁的。

    而此时火王被杀死的这件大事情。也终于仿佛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那样的传播了开来,毕竟不要说西王母一脉,单是西戎国师元昊,在西戎当中也可以说是能呼风唤雨。一言九鼎。

    偏偏此时西戎国内的局势也是格外的混乱,法家的人在围攻拜魔教徒的时候,悍然展露峥嵘和力量之后,便是立即遭受到了其余各方的打压。然而此时对于法家来说,自然是不可能束手就擒就算是小儿知道,兵临城下的时候要讲和。也必须是先展示自己的肌肉一番再讲和,否则的话,对方觉得自己有一击破城的能力,那就是连谈的机会都不能给你,要被全面收编了。

    因此,此时西戎内的局势也是无形当中显得更加的紧张了起来,到处都是风声鹤唳,这时候还传出了有人看到了有天雷若刀光那样,连续在昆仑山峰巅闪耀十二下的异状的消息,然后便是昆仑山封山,人手全面收缩之后,悍然启动护山法阵。

    别人不明白其中原因,林封谨却是知道,这多半是西王母强行推算火王的死因,招惹来的天谴,这种事情原本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只是林封谨也没有想到,他做掉火王这件事的影响之深远,可以说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期到,就仿佛是多米诺骨牌倒塌,在第一块小小的骨牌倒下去之前,谁也料想不到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数量的连环事件发生西王母这一闭关封山之后,便又是再次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这其中的标志**件,便是西戎此时的国君,居然宣布拜韩子为相!!!

    这件事在升斗是不值一提,虽然这是名副其实的国家大事,可是真真的对普通的百姓意义,敌不过碗里面突然多了两块大肥肉的实惠,只有林封谨这样的有识之士,才能明白西戎国君的这个举动背后,包含着怎样惊人的意义!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林封谨正在阔他坝中心处的竹寨酒肆二楼当中乘凉,同时小口饮着有着香茅味道的浊酒,一颗一颗的数着茴香豆吃,这时候,牵着一匹瘦马有气无力走过来的铺递,便是在十字路口的板壁上贴了这么一张发黄的榜文出来。

    模仿中原诸国的驿站,设置二十里一铺的铺递是西戎之前的行为,这行为足足实施了二十三年,也才在各大尝到了甜头的头人首肯下,艰难的推进到了相当于是“县”一级的地方。

    阔他坝本来是不够资格的,不过多难素来都有雄心,这里的居民也是达到了万人,所以也就有了一个铺递,得以获得一些来自于远方的资讯。

    林封谨的目力极好,就坐在了酒楼上面,便是将那张榜文上的潦草文字看了个清清楚楚,不过要将这些狗爬也似的文字,还有偶尔出现的错别字转化成具体的意思,还是颇耗了一番功夫。

    然后本来林封谨已经是有了五分酒意,却是在瞬间被惊得化成了冷汗涌了出来,不过“惊”字后面可以缀上很多代表情绪的字,比如是“喜”,也可以是“怒”,又比如说是“恐”,都十分贴切。

    林封谨却是惊喜与惊异一齐有之啊写在了榜文上的寥寥这一行字,信息量却是可以说大得惊人!

    韩子是什么人,法家的领袖!!

    西戎国君拜韩子为相,已经是在说明他对目前国内的情况很不满意了,因此下一步的国策。那就是依法治国,而各大头人会乖乖听话吗?这分明就是要内战的标记了,而此时中原诸国被东海联军所侵入,所以西戎国君选择这个时机不能说错呢!

    其次,此时的大牧首元昊,其实乃是在打压法家的啊,可是西戎国君这榜文,却是分明在支持法家,这岂不是说,国君与这位等同于国师的大牧首之间。其实已经是出现了深深的裂痕吗?

    此时再联想到了元昊背后的靠山西王母赫然遭受到了雷劫重创,火速封山这件事,国君针对元昊之意,也是呼之欲出!正是要乘着元昊背后的靠山出问题的时候来与之宣布决裂啊。

    不过,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早在王猛被从国师之位上赶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有明眼人看了出来,这件事决计没有那么简单的,东夏的政局。会引发西戎的巨变,既然东夏开了这个头,后面又隐隐约约传出风声,说是国师不祥。集国家和国君的气运归自身所用,导致国力衰弱,国君寿数不长。

    这种事情换成是升斗小民都是会若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何况是一国之君呢?但凡是君王,手中的权利大了以后,往往做的事情就是求仙求长生。知道了国师居然仿佛是蚂蝗那样的仿佛是趴在了自家身上吸吮鲜血和养分,不仅不能让自己长生,更是会反噬自己,这样的矛盾完全是几乎不可调和的,双方几乎必起冲突。

    偏偏这时候元昊又开始打压法家,而法家却又适时的表现出来了自身的强大对抗能力,元昊背后的西王母靠山又出了问题,若是西戎国君还不抓住这个机会,那么根本就没资格坐上这个位置了。

    想明白了这其中的来龙去脉以后,林封谨忍不住也是自嘲的摇摇头,自己怎么就仿佛是个灾星似的,不管是有意无意,走到什么地方就乱到什么地方,照这样下去的话,烛九阴也根本不用夺舍什么的了,还不如让自己活着反而扰乱人间要方便快捷得多。

    一念及此,林封谨摇摇头,一仰头喝干了杯中的残酒,然后便打算下楼去,他此时对外的身份乃是都巫凶手下的随从,当野猪这个随从表现出来了强悍的破军杀将的能力以后,他此时就变成了一行人当中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不过这时候,林封谨浑身上下忽然微微一抖,脸上却是露出来了一抹苦笑,又只能坐倒在了旁边的竹椅上,无奈叫道:

    “小二,再给我上一碟盐水花生,打一角酒来。”

    此时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觉林封谨的双脚都在诡异的颤抖着,这却是他此时开始提前修炼海底轮的副作用。

    简单的一点打个比方来说,将人当成一辆汽车,海底轮就仿佛是被优化过后的油箱,能够将燃料进行提纯和高压缩和储存,然后在爆发的时候输送给发动机,就能出现更加威猛的效果,然而正常的修炼顺序,应该是先修炼头顶的命门轮才对。

    所以,林封谨此时修炼出来了海底轮以后,更是按照了大巫凶的方法,逆运海底轮使其旋转,就相当于是被优化过的油箱在对燃料进行提纯和高压缩的同时,更进一步,将其转化成了更高层次的能量体储存了起来,而同时,命门轮却是没有修炼,便导致了林封谨自身都没有办法运用这样的高端能源。

    不能利用的高端能源,那就是毫无用处的废物,就像是给汽车安装一个核反应堆的动力系统上去,便只能是一堆毫无用处的废铁。

    大巫凶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让林封谨本来在一点一点的提升的实力徐徐的降低下来,不过这也会导致一些副作用出来,那就是海底轮提纯得太猛,尤其是林封谨刚刚开始的时候掌握不好度,那就不仅仅是会针对妖命之力,并且容易搞得连自身的正常元气也是一起给收掉了。

    尤其是林封谨此时体内还是两个海底轮在旋转的情况下,因此这时候林封谨哪怕是马上收功,也会出现浑身上下酸软不堪,上气不接下气,虚弱无比的情况,得休息一会儿才能徐徐恢复。

    不过,凡事有利有弊。林封谨发现,自己在多了这两个海底轮的情况下,在关键时刻,却是可以在瞬间将自己滋生出来的妖命之力萃取到非常精纯的地步,进而衍生出来恐怖的爆发力!

    这样的话,自己的有效战斗时间或许会大幅度的缩短,恐怕是再也没有办法打持久战了,但是在这有效时间当中,飙升起来的爆发力和战斗力,却很可能是之前的几倍。十几倍。

    这时候店中的客人很少,林封谨要的酒菜转眼就送了上来,林封谨端起来了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见到了这淡青色的酒水当中还有一点点的渣滓,这便是地方太偏僻,制酒的方法太落后的缘故。

    有诗云: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这诗中的绿蚁,指的就是淡绿色的酒水里面飘着这点点蚂蚁大小的酒渣的情况,只是被诗人写得十分的优美而已。

    这时候,下面又传来了蹬蹬蹬的沉重脚步声。林封谨一听就知道应该是野猪来了,这些日子野猪也是按照了大巫凶的嘱咐,开始全力祛除自己身上的凶之术,因此可以说是已经初见成效。至少玛纹那边已经得到了基本的控制,在林封谨提供的源源不断的丹药支持下,病情也是开始了明显的好转,并且脸上也是有了些血色。加上女子天**美,染了口脂,居然也是有了几分娇柔动人的意味出来。

    野猪见了林封谨以后。顿时就张口道:

    “公”

    说到了这里,忽然想起来此时还是在隐姓埋名当中,便立即改口道:

    “林兄弟,亏你还在这里坐得住!你可知道出来了个惊天大消息?”

    林封谨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道:

    “什么惊天大消息?”

    野猪见到了林封谨的脸色不对,顿时就回过了神,知道林封谨此时应该是又在修炼的时候出了岔子,立即神色大变,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调整了一下凳子的方向,然后便是坐到了林封谨的身边。

    野猪这样一坐,其实是非常考究的,首先是面朝着上楼来的酒楼楼梯口,上来的人可以说是一览无遗,其次,他这一坐之后,凡是要想袭击林封谨的攻击,除非是从窗外而来,否则的话,都要经过他的身躯这一关。

    林封谨见了以后顿时微笑了起来,半躺在了椅子上,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我也没有那么脆弱的,你这样做也真的是过了对了,什么惊天大消息?”

    野猪压低了声音道:

    “这却是多难那边的内线漏出来的风声,五月初七那天,国君借口出猎,便是去了城郊的夏宫,结果在半路上其亲信澈里骨率领了精锐室韦军突然杀出,成功接应上了国君,令其成功脱离了元昊的掌控。”

    “紧接着,国君便是公开发了“十牛檄”,列出了元昊十大罪状,其中明白说了自己登基之后,个人的气运根基都是日渐衰弱,分明是在被元昊这奸诈小人以国师之位窃取,作为自身修炼的根基,甚至自身做梦时候,或者宠幸的女人都被元昊动了手脚,精血被采吸,而根据调查,元昊都足足有七百多岁了,分明不是人,而是个妖怪。”

    林封谨却是知道“十牛檄”这种东西乃是西戎的特色产物,乃是指的用十张牛皮缝合在一起弄出来的巨大檄文,上面列举出来了大量的罪状,属于是双方你死我活才会拿出来的东西。

    而林封谨觉得,国君所说的元昊窃取气运根基这种事情可能不假,但是“做梦时候,或者宠幸的女人都被元昊动了手脚,精血被采吸”的这种事情,却分明是不实了,然而这种事情大部分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包括愚民大众都肯定是采信最耸人听闻的那种,何况西戎当中,国君的权威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因此,听到了这檄文的内容以后,林封谨几乎就能判断元昊完蛋了,这国君也真是阴狠,根本就不和你斗,而是直接用谣言挖你的根基!元昊在西戎当中立足的,依靠的还不是他这几十年,数百年建立起来的威望,这身上的威望一去掉,也就是个神通厉害的炼气士罢了!

    同时,本来元昊还能依靠自己的威望,扶植另外个傀儡起来与国君斗一斗的,但是,能在威望上和国君抗衡的,那起码还是得大头人级别的吧,现在国君这么站出来一给元昊泼脏水,谁他妈的还能与元昊精诚合作?关键西戎国君不长命那是几十年都遗留下来的铁证了啊。

    那么,元昊再厉害,凭借自己身边的几十名弟子能和大军抗衡吗?当然不可能。(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