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在很快的,大巫凶便是获得了第一手情报,神情复杂的道:

    “你所说的那龙晶,是不是淡紫色的?你说的那一具龙晶当中的尸骸,是不是头骨上有明显的碎裂痕迹,并且还是前额?”

    虽然这时间过去了很久,但毕竟当时拿到了龙晶的时候林封谨也是十分欢欣的,将其当成了珍宝一般的来对待,并且其它地方的骨骼碎裂倒容易被忽略,但是头部这样的要害被重创,却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因此林封谨虽然都忘记了这事,但被大巫凶一提,便并没有回忆多久,便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道:

    “不错,大巫凶你怎么知道?”

    大巫凶忽然就沉默了下来,隔了一会儿才叹息道:

    “冥冥当中,真的是自有命数…….我到现在都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天翻开歧邪祖巫经的情形,可是那一天,已经整整过去了八百三十七年了啊!!而我这一具大巫凶的肉身,也只是活了四百三十三年而已,你说之前的四百多年我是怎么过的?”

    林封谨浑身上下一震,吃惊的道:

    “莫非…….莫非你,你?”

    大巫凶叹息道:

    “是的,在我成为大巫凶之前,我就已经是转世过足足六次了,虽然我是毁在了歧邪祖巫经上,可是它上面记载的东西,却是神奇无比,使我每一次转世的时候,都是可以做到一线真灵不灭,至少都可以循着自己上一世的安排,找到歧邪祖巫经再次进行修炼…….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像是指头缝隙里面的尘埃,已经飘散了开去。就不用再提。”

    “你知道吗?我为什么会对妖命者这么了如指掌?为什么会对你说的龙晶和尸骸了解得如此详细,为什么会说冥冥当中,仿佛一切都自有定数?那便是因为。我转世第四次的时候,便也恰好是成为了一名妖命者啊。所以我才会告诉你那锻炼海底轮的秘法……因为这是我亲自摸索出来的!”

    “而那一世,我都以为自己距离成功的距离很近的时候,我都以为自己可以摆脱那恐怖的大恶之术的时候…..老天爷却是给我当头一棒!”

    此时大巫凶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是分明带着一丝强烈的痛苦!

    “然而这时候,拜火教的沙蝎使,石蛇使,居然看中了我丈人家的家产,悍然杀人放火劫掠。我的妻儿也未能幸免!!我赶过去的时候,偌大的宅院也只剩余下来了一个白地而已,接下来,我找机会杀了拜火教的护焰使,劫了他们教中的铜页神功:不传之秘瘴气蜘蛛,便是要迫得这两个贼人出面,在我选定的地方和时间与我一战!没想到,最后我等来的,却是拜火教的教主焰沙罗!”

    林封谨听到了“铜页神功”四个字以后,这才知道心中的又一个谜题被解开了。难怪得瘴气蜘蛛这样的秘术居然会被西戎的涂章狼青给学会了去,原来是这么辗转流传出来的!

    此时却听到了大巫凶继续讲述道:

    “当时我乃是设置下来了十分恶毒的阵法,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部都在我这一方。哪怕是拜火教当中的教主焰沙罗乃是天纵之才,连号称百年内之能有一个人才能修炼的金页神功:相柳印修炼成了,也依然被我压着打…….只是其中又出现了诸多的变数,一时间也是难以尽述。”

    “到了最后,我用死咬之术一指点中了焰杀罗的心窝,他大概是自知必死,也是爆发出来了所有的潜力,居然在最后一刻突破了极限,化身成了相柳半妖之躯。招式也是物极必反,陡然从极端诡邪的路子变成了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张口喷出了若有实质的相柳焰将我困住。然后一记相柳印打在了我的额头上……..”

    一直听到了大巫凶的最后一句话,林封谨这才明白了大巫凶究竟是想要讲述什么东西,绕是这一晚的冲击对他来说已经是足够大,可是这时候也是目瞪口呆,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而理智却是在告诉林封谨,这一切都是真的。大巫凶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必要说谎,因为说这种谎话,对他半点儿实质上的好处都没有,那就没有动机,并且大巫凶在自己没有说出一些详细细节之前,就已经是将许多的关窍给讲得明明白白,比如说龙晶是淡紫色的,比如说甚至林封谨都几乎忽略忘记掉的尸骨的致命伤在头部!

    “那么,那么…..”林封谨呆了半晌才道:

    “难怪得那龙晶最后弄出来的装备效果都不理想,原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千年毒龙的精华啊,而是拜火教教主的相柳印神通…….而那具尸骨,想必就是大巫凶您的前世?哦,不对,应该是前前世了?说起来我继承的那一枚海底轮,竟然是您老人家的遗泽?!”

    大巫凶道:

    “九成九都是了,因为正常方法修炼出来的海底轮,也顶多是将妖命之力从虚化实,从气化液而已,人一旦死掉,便会蒸发气化,只有用我这走极端的法子修炼出来的海底轮,才能更进一步,使得妖命之力甚至从液态凝固成固态,变成坚硬无匹的晶体强化海底轮自身!”

    “并且你体内有我的这海底轮的话,那么你自己都不需要再修炼了,我会传授你口诀将其驱动,使之逆转萃取提纯,这样的话,我的这海底轮会再次渐渐的恢复旧观,吸掉你体内的妖命之力,使你的修为保持停滞甚至是下降的状态。”

    “而当烛九阴的残魂神识降临的时候,实际上因为过于强大,为了避免伤害到你这具还没有完全成型的肉身,同时,也会受到人间界的大力排斥,所以它自身也是小心翼翼。投鼠忌器,只能进行最基本的探查,所以只要还存在着要利用你这具肉身的心思。便应该很难发觉其中的关窍,这样的话。再拖几十年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了。”

    林封谨听了总算也是松了一口长气,有了几十年的时间做缓冲,能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想一些对策出来:烛九阴就算是上古的妖神,但此时只剩余下来了残魂,绝大部分时间都处在了沉眠当中,同时又是被人间界所排斥,自身威能发挥不出来万一,并且本体还在远离人间界几千几万里的妖星上…….这几项因素综合到了一起之后。也并不是什么无法逾越的大山的,他想了想以后便询问大巫凶道:

    “那么我应该怎么判定自己的状况,知道自己成为完美体还有多远呢?”

    大巫凶道:

    “那就要问你自己了,能够承受烛九阴这样的上古妖神力量的完美体,无论是精神和*都要达到十分强横的地步,尤其是精神方面,首先你得斩掉三尸,将三尸化为养分,令识海要与大自然一样内外如一,达到自成天地。枯荣有序,周而复始,四季循环的境界。其次,你的肉身要让五脏六腑都经过了锻炼,肌肉骨骼也是得经过雷霆雨露的洗礼。”

    “这其中,尤其是精神方面的成就很难达成,因为斩三尸的难度不是一般的惊人,一旦精神上修为圆满,你的识海就会自行与天穹上的妖星进行共鸣,令得烛九阴的神识降临…..喂喂喂,你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样难看?”

    林封谨脸色非常难看的苦笑道:

    “我。我不久前,刚刚斩了三尸。并且识海虽然还没有出现周而复始,四季循环。但自成天地和枯荣有序这八个字却是能达成了,至于肉身方面,乃是修炼了妊五神,娠六妖,破了七冲门…..”

    大巫凶此时乃是以生魂长时间停留在阳世的状态,乃是逆天行事,所以每天十二个时辰当中,倒是必须要有十个时辰的时间依附在了自己的骨舍利上面滋养魂魄,所以对外界的很多东西都感知不深的,听了林封谨的话,便震惊的道:

    “你,你这个年纪,怎么斩的三尸?正统的方法,那是要炼出来一口岁月刀剑才行,那是要坐关一甲子的水磨工夫!半点巧也取不得的,就像是千锻的钢刀,少也次也不行,你就算是生而知之,从娘胎里面开始修炼,也是没可能做得到的啊。”

    林封谨干笑道:

    “我只是取了个巧而已。大巫凶学究天人,想必知道天地之间,循环生克,寰转不息,上古九虫泛滥的时候,三尸虫也只是等闲,也是有天生畏惧的东西。”

    大巫凶果然博学,立即就道:

    “能稳稳克制住三尸虫的东西,那只有上古的王虫了,龙气至淫,能与万物交合,因此生九子,而有虫豸类感真龙之气而生,则是被称为龙虫,只是这东西早就绝种了不知道多少年,因为天地之间的灵气之稀薄,早就不能支持它们从幼虫长成成虫,更不要说繁衍了。”

    林封谨复杂的叹息了一声道:

    “我的运气比较好,在六年之前,就在腾蛇泽龙舆的自成天地当中,发现了一只真龙蜮王,并且恰好具备将其养活的条件,没想到居然真的是派上了用场,旁人看来必然迈不过去的坎儿,我却是前不久没有耗费太大的波折,一步就跨了过去,哎,福兮祸所依,福兮祸所依啊!”

    接下来林封谨又将拜魔教徒这群人帮助自己猎杀妖命者的事情一一的说了出来,将所有的情况都明白了以后,大巫凶很干脆的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你的情况比我想象当中的更加严重!此时就算是什么都不做,体内的妖命之力也是已经会循环往复,迅速的滋生壮大。”

    说着大巫凶比出来了三个指头,肯定的道:

    “三个月,没错,只需要三个月,哪怕是在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你必然能进入到完美体的阶段,那时候就完全无可挽回了。如果你这期间还要修炼的话。搞不好半个月内就见分晓了。”

    林封谨听了这句话后,懊恼得甚至恨不得要捅自己两刀!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儿啊!此时回头想一想自己修炼妊五神心法的痛苦,娠六妖心法的艰难。还有天南地北破掉七冲门时候的辛苦,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

    大巫凶认真的道:

    “你现在的情况。我都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拉回来,最好是双管齐下,我的海底轮你要逆转驱动,你自身的海底轮也是要修炼出来,逆向凝聚,这样的话,把握才最大一些!还有,你此时的妖命之力倒还好。也不是不能用,最好还是少用为妙了。”

    这时候大巫凶的身形已经是显得飘渺透明了起来,非但如此,围绕在这阵势周围的阴风紫雾也是即将被消耗殆尽,所以这一场谈话也是到了尾声,林封谨趁着这最后的机会忽然询问道:

    “大巫凶你之前已经将一切都讲述得很明白了,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

    大巫凶道:

    “你说。”

    林封谨道:

    “这妖星当中乃是聚集了十二祖巫的怨气和残魂在里面,然而就现在的天地灵气越发稀薄的情况来看,人间界当中。个体的巅峰状态素质其实是在下降的,因此,可以这样说。现在挑选出来的可以降临的完美体妖命者,其实力肯定是不如一千年前的完美体妖命者的。”

    大巫凶道:

    “没错。”

    林封谨沉吟道:

    “所以,妖星的最终目的的意义何在啊?既然挑选出来的完美体妖命者能达到的巅峰实力都在迅速的下降着,他们就算是降临下来,也是没可能再超脱轮回了,这么折腾是为了什么?”

    大巫凶森然道:

    “当你孜孜不倦的做一件事,足足耗费了几十年的心血,最后却功败垂成的时候,你的心情如何?”

    林封谨道:

    “当然是很不爽。”

    大巫凶又道:

    “那么。当你做的这件事是被人破坏而导致功败垂成的呢?”

    林封谨道:

    “那肯定恨不得将这人千刀万剐了。”

    大巫凶又道:

    “那么当你反复做了十几次这件事以后,依然是被同一个人破坏功败垂成呢?”

    林封谨顿时怔住。不说话了,他已经理解到了大巫凶的意思。对于十二祖巫来说,他们孜孜以求几万年的,那就是飞升超脱,然而一次一次的失败令他们的心中戾气和怨气都是在疯狂的发酵,到了这时候,眼见得天地大变,灵气流逝严重,十二祖巫的飞升超脱的梦想已经完全破灭,那么他们心中的戾气和怨气,也是必须要找到对象彻底的发泄出来!!

    这个对象,就是人间世,还有人族。

    对人间界的恨意,自然是十分直接的,要求超脱,那就得先飞升,飞升的时候就得先过人间界的天劫,正是可怕的天劫,才将十二祖巫一次一次扼杀在了成功的门槛前面。

    林封谨为什么能够凭借妖命之力,在天劫面前可以游刃有余?小衍醮为什么甚至可以引天劫为武器?

    原因从根子上来说,便是因为十二祖巫实在是对天劫太过熟悉了,自然也是苦心积虑的想出来了一系列的应对方法,然后又被林封谨学了去。

    当然天劫这东西,可以说是敌强逾强,林封谨此时遭逢的天劫,和十二祖巫要超脱飞升时候遇到的天劫,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产物——就像是一个人可以躲子弹看起来非常牛b,但落下来的是原子弹的话,除了等死之外就根本没有另外的一条路可以走。

    而人族则肯定是被附带恨上的,十二祖巫本来是妖族的大能,他们觉得人类若是不取代妖族占据人间世的话,那么搞不好就不会引发大变,身为妖族,他们肯定是对人族有天生的敌意,那么自然人族就是附带要报复的对象。

    因此,林封谨所问出来的问题,其实就有了最根本的答案,这答案甚至在就在史书上有记载:

    妖星现,天下乱!

    祸乱天下,报复人间世,报复人族,就是妖星的目的!!

    大巫凶接着又道:

    “同时,天地之间的灵气稀薄的原因虽然一直是个谜,都没有人能够解开其中的原因,但是,一直都是有人在孜孜不倦的调查其中的原因,而且修为越精深的,就越是关心这个问题,因为越是有切身之痛,而有一个说法,便是颇有道理。”

    林封谨对这个问题也是一直很好奇,立即便道:

    “哦,愿闻其详。”

    大巫凶便道:

    “这个说法是指,天底下的灵气其实并没有少,只是分润的生灵太多了,就像是一坛烈酒三个人喝,三个人都能醉,但是三百个人来喝,恐怕连酒味都沾不到半点!”

    听了这个说法,林封谨心中陡然涌出来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

    “这该不是……?”

    大巫凶接着道:

    “这个说法接下来就举出来了当时妖族占据人间界的例子,当时妖族虽然数量也是不少,可是具有能够修炼资质的,顶多也就是以百万计而已,可是人类就不一样,人类天生有七窍,只要不是愚顽弱智残疾,都是有修炼潜质的,而根据禹贡本经的记载,在一千一百年前,人类的数量就达到了万万!乃是当年妖族占据人间界时候数量的百倍!”(未完待续)

第1247章 简小铁    看着李七夜悠闲地吃着水煮豆腐,这个青年不由赞了一声,说道:“兄台这才是真正的懂得品尝美味,对于我来说,这里的水煮豆腐实在是太好吃了,三五下就咽得一干二净,我这是牛嚼牡丹。”

    “牛嚼牡丹,那是一种幸福的事情。”李七夜看了青年一眼,淡淡一笑地说道。

    这个青年不由笑了起来,大笑地说道:“兄台说话真有意思,小弟简小铁,不知道兄台如何称呼?”

    简小铁,这个名字在龙妖海也算是有份量,他可是简家年轻一代的传人,未来将会继承简家。

    “李七夜。”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继续地吃着水煮豆腐。

    听到李七夜的名字,简小铁不由大吃一惊,一下子站了起来,抱拳说道:“李兄就是最近威名远播、声名赫赫的孔雀地传人。”

    “是凶名赫赫吧。”李七夜也不由笑了一下,自在地说道。

    简小铁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凶名赫赫也行,孔雀祖树的无上魄力以及李兄的铁血手段,实在是让人敬佩无比。”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外界一直误认为血炼亿万广海鱼乃是孔雀树所为,不过,李七夜不在乎别人是怎么样想。

    “在彩虹城一遇同族也≯是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李兄乃是孔雀地的传人。”简小铁十分的高兴说道:“李兄不如来我简家作客,过些日子乃是我家老祖宗大寿,到时我为李兄引。见引见。我家老祖宗最喜年青俊才了。”

    对于天灵界的年轻一辈而言。能得简家家主简龙卫接见,那可以说是一件十分幸耀的事情,因为简龙卫是当世中赫赫有名的神皇。

    对于简龙卫的话,李七夜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简小铁是十分的热情,忙是向李七夜捧上一份请柬,认真地说道:“小弟诚心请李兄出席我老祖宗大寿之宴。”

    简龙卫大寿。作为年轻一辈传人,简小铁负责他老祖大寿的种种事宜,尽管是如此,能让简小铁亲自送上请柬的人,那都是一方大人物。

    现在简小铁亲手为李七夜送上请柬,这也足够说明他的诚心。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收下了请柬,什么话都没有多说,他吃完了水煮豆腐之后,付了钱。最后看了简家一眼,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就离开了。

    “李兄,一定要来参加。”简小铁目送李七夜离去,他依然是十分热情地对着李七夜背影大叫道。

    当李七夜远去之后,店里的老头说道:“这个人,一点都不简单。”说到这里,他双目闪动着光芒,此时,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店的老板。

    “大伯,他是孔雀地的传人,乃是一位控树者,当然不简单了,如果他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就不会被孔雀树这种无敌祖树选为传人,选为控树者了。由他来掌执孔雀地,这将会对人族大有裨益,天灵界的人族也算是保住了第二大的落脚点。”简小铁笑着说道。

    “不,小铁,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头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他说了一句话,只怕是没有任何外人能说出来的一句话。他说老爷子的名字不是一出生不能带着出来的名字,这话绝对不是一个外人能说出来的,除了巨龙国!但,他绝对不是巨龙国的兄弟姐妹。”

    “他真的说了这样的话?”简小铁一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大吃一惊。

    老头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的一双睛眼变得无比深邃,他绝对是一个可怕的强者,他缓缓地说道:“老爷子名震天下,人人都知道他的名字,但,外人绝对不可能知道老爷子这个名字是后来被赐下的。”

    “这,这不可能吧。”简小铁说道:“我们简家不会与外人谈此事,巨龙国的兄弟们一般也不与外人来往,祖宗他们可是管着很严的,不管是我们,还是巨龙家的兄弟妹姐,就算是最调皮的小龙,都不可能把这种事情往外说。”

    “所以,我才说这个人不简单,他绝对知道什么东西,他来这里,绝对不可能只为吃一碗水煮豆腐。”老头不由谨慎地说道。

    “或者这是孔雀树祖告诉他的。”简小铁不由沉吟地说道:“孔雀树生前可是无敌的树祖,他或者知道我们简家的一些秘密。他毕竟是孔雀地的传人,又是孔雀树的控树者。”

    “只怕没有这样简单。”老头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孔雀树祖,也不一定知道我们简家的秘密,毕竟,孔雀树祖坐化太久了,这等事情不一定能口口相传。”

    简小铁沉吟了一下,说道:“大伯,就算他不专程只为吃一碗水煮豆腐来,也不一定对我们有恶意,毕竟,我们简家与天下人族都有往来。”

    “小心一点为好,老爷子大寿,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就对不起老爷子了,是我们这些晚辈办事不力。”老头说道。

    “我会谨慎的。”简小铁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

    李七夜离开了小店,往彩虹轩而去,事实上,老头和简小铁都想多了,他的确是专程为吃一碗水煮豆腐而来,并非是对简家有什么居心。

    就是往彩虹轩而去之时,李七夜也取出了请柬看了一眼,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喃喃地说道:“或者,也应该再去看看了,这也是最后一次相见吧,未来或者再也没有机会了吧。”说到这里,他心里面不由为之怅然!

    李七夜来到了彩虹轩,张百徒已经把住处张罗好了。

    “你刚参悟大道,就此暂住下来,好好去体会,好好去参悟。”李七夜吩咐张百徒说道:“过几天,我带你去简家,认识认识简家的弟子也好。”

    “公子要去参加简家老爷子的大寿?”听到李七夜的话,张百徒都不由吃惊,若是平时,像他这样的无名小辈,根本就无资格去参加简家老爷子的大寿。

    “是的,带你去见识见识也好。”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们张、许、洪几大姓氏的先祖可是与简家有着很深的交情,可惜,你们这些后代不争气,把洞庭湖搞得乌烟瘴气,人家简家都懒得搭理你们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张百徒一眼,淡淡地说道:“作为张家后人,修练是一回事,胸襟又是另外一回事。记住,有些东西,你想入其门,想被人接纳,单是空有一身修练是不行的,要有先人的魄力,不然,只会丢你们祖先的荣耀,丢你们祖先的老脸。”

    “公子金言玉语,小的一定铭记于心,小的一定会朝公子所说的目标努力,绝对不负公子的期盼。”张百徒伏拜于地,恭敬虔诚地说道。

    李七夜默默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在李七夜和张百徒在彩虹轩住下来的时候,龙井城是越来越热闹,随着时间的推移龙井城甚至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因为简家家主简龙卫的八千岁大寿即将来临,天下八方、五湖四海的诸多大教疆国都有大人物前来为简家老爷子贺寿。

    简龙卫在天灵界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让天上诸派各族所敬重,这不止是因为他掌执着简家,同时他也是一尊神皇,有人说,他已经是一位了不起的天神皇。

    简龙卫大寿,不管是人族还是树族又或者是海妖、魅灵都有着无数大人物来为他老人家贺寿,古纯四大脉、七武阁、速道圣地……等等巨无霸一般的门派传承都有人为之贺寿。

    在众多贺寿的宾客之中,有不少人让人眼前一亮,比如说海螺号的上官飞燕、沉海朝的公孙美玉,都是让人眼前一亮。

    在这一天,上官飞燕和公孙美玉联袂而来,她们两个人都是绝世美女,而且交情颇深,这一次她们同时出现在龙井城,联袂前来简家,的确是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上官飞燕和公孙美玉都称得上是绝世尤物,上官飞燕不止是海螺号的天才弟子,同时在龙妖海也是负有盛名的大美女,至于公孙美玉就不用说了,她是沉海神王的小妾,妩媚入骨,让不少男人看了都为之蚀骨,这样的两个美女走在一起,的确是一道美丽无比的风景线。

    特别是她们来到了简家,为老爷子贺寿呈上寿礼之时,更是让人赞叹一声。

    “上官姑娘为海螺号送上一只凤凰螺为老爷子贺寿。”简家负责登记接纳礼物的弟子收下礼物,记于簿上。

    “公孙姑娘替神王送上一头长寿海鹿,为老爷子贺寿。”

    听到简家弟子的话,让在场其他送上寿礼的人都不由为之惊叹一声。

    “凤凰螺,长寿海鹿,这都是极为罕见的绝世珍品。”有不少人惊叹一声,看着这如仙物一般的凤凰螺、长寿海鹿都不由为之羡慕。

    有不少人在心里面也为之惊叹一声,也只有海螺号、沉海朝这样的庞然大物才能送得起这样的东西。

    “礼重了,礼重了。”对于公孙美玉、上官飞燕这样的客人,简小铁亲自出门相迎。(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