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李七夜悠闲地吃着水煮豆腐,这个青年不由赞了一声,说道:“兄台这才是真正的懂得品尝美味,对于我来说,这里的水煮豆腐实在是太好吃了,三五下就咽得一干二净,我这是牛嚼牡丹。”

    “牛嚼牡丹,那是一种幸福的事情。”李七夜看了青年一眼,淡淡一笑地说道。

    这个青年不由笑了起来,大笑地说道:“兄台说话真有意思,小弟简小铁,不知道兄台如何称呼?”

    简小铁,这个名字在龙妖海也算是有份量,他可是简家年轻一代的传人,未来将会继承简家。

    “李七夜。”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继续地吃着水煮豆腐。

    听到李七夜的名字,简小铁不由大吃一惊,一下子站了起来,抱拳说道:“李兄就是最近威名远播、声名赫赫的孔雀地传人。”

    “是凶名赫赫吧。”李七夜也不由笑了一下,自在地说道。

    简小铁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凶名赫赫也行,孔雀祖树的无上魄力以及李兄的铁血手段,实在是让人敬佩无比。”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外界一直误认为血炼亿万广海鱼乃是孔雀树所为,不过,李七夜不在乎别人是怎么样想。

    “在彩虹城一遇同族也≯是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李兄乃是孔雀地的传人。”简小铁十分的高兴说道:“李兄不如来我简家作客,过些日子乃是我家老祖宗大寿,到时我为李兄引。见引见。我家老祖宗最喜年青俊才了。”

    对于天灵界的年轻一辈而言。能得简家家主简龙卫接见,那可以说是一件十分幸耀的事情,因为简龙卫是当世中赫赫有名的神皇。

    对于简龙卫的话,李七夜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简小铁是十分的热情,忙是向李七夜捧上一份请柬,认真地说道:“小弟诚心请李兄出席我老祖宗大寿之宴。”

    简龙卫大寿。作为年轻一辈传人,简小铁负责他老祖大寿的种种事宜,尽管是如此,能让简小铁亲自送上请柬的人,那都是一方大人物。

    现在简小铁亲手为李七夜送上请柬,这也足够说明他的诚心。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收下了请柬,什么话都没有多说,他吃完了水煮豆腐之后,付了钱。最后看了简家一眼,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就离开了。

    “李兄,一定要来参加。”简小铁目送李七夜离去,他依然是十分热情地对着李七夜背影大叫道。

    当李七夜远去之后,店里的老头说道:“这个人,一点都不简单。”说到这里,他双目闪动着光芒,此时,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店的老板。

    “大伯,他是孔雀地的传人,乃是一位控树者,当然不简单了,如果他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就不会被孔雀树这种无敌祖树选为传人,选为控树者了。由他来掌执孔雀地,这将会对人族大有裨益,天灵界的人族也算是保住了第二大的落脚点。”简小铁笑着说道。

    “不,小铁,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头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他说了一句话,只怕是没有任何外人能说出来的一句话。他说老爷子的名字不是一出生不能带着出来的名字,这话绝对不是一个外人能说出来的,除了巨龙国!但,他绝对不是巨龙国的兄弟姐妹。”

    “他真的说了这样的话?”简小铁一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大吃一惊。

    老头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的一双睛眼变得无比深邃,他绝对是一个可怕的强者,他缓缓地说道:“老爷子名震天下,人人都知道他的名字,但,外人绝对不可能知道老爷子这个名字是后来被赐下的。”

    “这,这不可能吧。”简小铁说道:“我们简家不会与外人谈此事,巨龙国的兄弟们一般也不与外人来往,祖宗他们可是管着很严的,不管是我们,还是巨龙家的兄弟妹姐,就算是最调皮的小龙,都不可能把这种事情往外说。”

    “所以,我才说这个人不简单,他绝对知道什么东西,他来这里,绝对不可能只为吃一碗水煮豆腐。”老头不由谨慎地说道。

    “或者这是孔雀树祖告诉他的。”简小铁不由沉吟地说道:“孔雀树生前可是无敌的树祖,他或者知道我们简家的一些秘密。他毕竟是孔雀地的传人,又是孔雀树的控树者。”

    “只怕没有这样简单。”老头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孔雀树祖,也不一定知道我们简家的秘密,毕竟,孔雀树祖坐化太久了,这等事情不一定能口口相传。”

    简小铁沉吟了一下,说道:“大伯,就算他不专程只为吃一碗水煮豆腐来,也不一定对我们有恶意,毕竟,我们简家与天下人族都有往来。”

    “小心一点为好,老爷子大寿,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就对不起老爷子了,是我们这些晚辈办事不力。”老头说道。

    “我会谨慎的。”简小铁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

    李七夜离开了小店,往彩虹轩而去,事实上,老头和简小铁都想多了,他的确是专程为吃一碗水煮豆腐而来,并非是对简家有什么居心。

    就是往彩虹轩而去之时,李七夜也取出了请柬看了一眼,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喃喃地说道:“或者,也应该再去看看了,这也是最后一次相见吧,未来或者再也没有机会了吧。”说到这里,他心里面不由为之怅然!

    李七夜来到了彩虹轩,张百徒已经把住处张罗好了。

    “你刚参悟大道,就此暂住下来,好好去体会,好好去参悟。”李七夜吩咐张百徒说道:“过几天,我带你去简家,认识认识简家的弟子也好。”

    “公子要去参加简家老爷子的大寿?”听到李七夜的话,张百徒都不由吃惊,若是平时,像他这样的无名小辈,根本就无资格去参加简家老爷子的大寿。

    “是的,带你去见识见识也好。”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们张、许、洪几大姓氏的先祖可是与简家有着很深的交情,可惜,你们这些后代不争气,把洞庭湖搞得乌烟瘴气,人家简家都懒得搭理你们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张百徒一眼,淡淡地说道:“作为张家后人,修练是一回事,胸襟又是另外一回事。记住,有些东西,你想入其门,想被人接纳,单是空有一身修练是不行的,要有先人的魄力,不然,只会丢你们祖先的荣耀,丢你们祖先的老脸。”

    “公子金言玉语,小的一定铭记于心,小的一定会朝公子所说的目标努力,绝对不负公子的期盼。”张百徒伏拜于地,恭敬虔诚地说道。

    李七夜默默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在李七夜和张百徒在彩虹轩住下来的时候,龙井城是越来越热闹,随着时间的推移龙井城甚至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因为简家家主简龙卫的八千岁大寿即将来临,天下八方、五湖四海的诸多大教疆国都有大人物前来为简家老爷子贺寿。

    简龙卫在天灵界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让天上诸派各族所敬重,这不止是因为他掌执着简家,同时他也是一尊神皇,有人说,他已经是一位了不起的天神皇。

    简龙卫大寿,不管是人族还是树族又或者是海妖、魅灵都有着无数大人物来为他老人家贺寿,古纯四大脉、七武阁、速道圣地……等等巨无霸一般的门派传承都有人为之贺寿。

    在众多贺寿的宾客之中,有不少人让人眼前一亮,比如说海螺号的上官飞燕、沉海朝的公孙美玉,都是让人眼前一亮。

    在这一天,上官飞燕和公孙美玉联袂而来,她们两个人都是绝世美女,而且交情颇深,这一次她们同时出现在龙井城,联袂前来简家,的确是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上官飞燕和公孙美玉都称得上是绝世尤物,上官飞燕不止是海螺号的天才弟子,同时在龙妖海也是负有盛名的大美女,至于公孙美玉就不用说了,她是沉海神王的小妾,妩媚入骨,让不少男人看了都为之蚀骨,这样的两个美女走在一起,的确是一道美丽无比的风景线。

    特别是她们来到了简家,为老爷子贺寿呈上寿礼之时,更是让人赞叹一声。

    “上官姑娘为海螺号送上一只凤凰螺为老爷子贺寿。”简家负责登记接纳礼物的弟子收下礼物,记于簿上。

    “公孙姑娘替神王送上一头长寿海鹿,为老爷子贺寿。”

    听到简家弟子的话,让在场其他送上寿礼的人都不由为之惊叹一声。

    “凤凰螺,长寿海鹿,这都是极为罕见的绝世珍品。”有不少人惊叹一声,看着这如仙物一般的凤凰螺、长寿海鹿都不由为之羡慕。

    有不少人在心里面也为之惊叹一声,也只有海螺号、沉海朝这样的庞然大物才能送得起这样的东西。

    “礼重了,礼重了。”对于公孙美玉、上官飞燕这样的客人,简小铁亲自出门相迎。(未完待续。。)

    …

第1246章简家    在彩虹城,简家唯一例外,有传言说,简家是彩虹城外来的人中唯一能在这里立足的传承。

    简家在彩虹城立足很久,他们在彩虹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简家在龙妖海乃至是整个天灵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特别是对于人族而言,简家更是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简家作为是彩虹城唯一能立足的人族传承,天灵界的不少人族曾受过简家恩惠。

    虽然简家弟子很少出现在彩虹城之外,简家的弟子一直以来也是十分的低调,但是,从来没有人敢轻视简家,不管是魅灵的古纯四脉,还是树族的黄金屿,又或者是海妖的海螺号、七武阁,那怕是他们的老祖来到了龙井城,都会去拜会简家。

    在天灵界,只要是简家插手的事务,不论是哪一个门派哪一个传承,都会给三分情面。

    虽然说简家是唯一能在彩虹城立足的传承,但是,简家具体是怎么样的来历,简家的祖上是从何而来,简家究竟是怎么样的传承,外人是无法说得清楚,大家只知道的是,简家是人族,而且可能与彩虹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简家不止是低调,而且还是神秘。对于很多大教疆国而言,特别是有份是的庞然大物,他们的祖先多数是可以追溯。

    就拿龙妖海那些庞然大物的大教疆国而己,他们祖上不是海神,就是树祖,或者是仙实,最不济也是无敌神皇。

    他们祖上的事迹、出身都是可以追溯的,甚至可以说,他们祖上的事迹流传到现在。

    但,简家的祖上却宛如锁在了迷雾之中一样,就像是巨龙山脉的迷雾一样。没有人知道简家的祖上是何人,没有人知道简家祖上是怎么样的来历。

    似乎,简家就像是一夜之间冒了出来一样。而且,更奇怪的是,就这样的一个简家,竟然在彩虹城站稳了脚。也是成了在彩虹城唯一能站稳脚的传承。

    站在街着上,看着简家,李七夜不由沉默着,看着近在咫尺的简家,他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受。

    对于他而言。简家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家,他曾经在这里停留过步伐,在这里让他留下了太多的回忆。

    但是,当此时此刻站在简家门外之时,李七夜却不想进去,心里面有着说不出的无奈。

    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

    每当站在简家的门口之时,李七夜耳边就会回荡着这一句话。世间,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停下步伐。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停留下来,但,每次这一句话在他耳边回荡之时,他心里面并不是那么好受。

    对于他而言,驻足停留,那是一种无法企及的事情,一辈子都难于企及的事情。

    对于很多人来说,成家立业,子孙绕膝,这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这样的事情,对于李七夜来说,这太难太难了。

    “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曾经有一个女孩子在他耳边如是说道。

    这让站在简家门前的李七夜不由怅然轻轻一叹,喃喃地说道:“我做不到,我永远不是那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我是杀到最后的血手,生死相伴。鲜血同眠!”

    说完了这样的一句话,李七夜心里面怅然,万古以来,有人希望他继续前行,也有人希望他驻足停留,但是,一个个时代过去,不管希望他继续前行的人,还是希望他驻足停留的人,最终都一个个逝去,没有人能随他战到最后。

    在街道店,有一个小店,一个卖小食的小店,店并不大,三五张桌子而己。此时,天色已不早,店内的老灶乃是蒸气腾腾,烟雾袅袅。

    看着这样的小店,李七夜的一颗心就像被触动一样,他没有走入简家,而是默默地在小店中坐了下来。

    店中唯一的伙计兼老板是一个老头,这个老头头发花白,身上穿着围裙,围裙虽旧,但是,干干净净,就像这小店一样,小店不知道被烟火薰了多少岁月,但是,依然是干干净净。

    “客官,要点什么?”李七夜坐上之后,老头忙是上前问道。

    “一碗水煮豆腐”李七夜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这话太熟悉了,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好嘞,很快就上来。”老头应了一声,手脚麻利,立即为李七夜做水煮豆腐。

    “水煮豆腐”李七夜不由轻轻地苦笑了一下,在当年,他曾是多少次在这里吃过水煮豆腐,这是从人皇界传过来的手艺,总是那样的让人难于忘情。

    在那个时候,也曾有两个小女孩在这里吃过水煮豆腐,在袅袅的水雾之中,两个小女孩彼此总是互不相让,在她们中后来曾经有一个成为了举世无敌的女帝。

    很快,老头把李七夜的水煮豆腐端了上来,热腾腾的水煮豆腐热了李七夜一颗冷了很久的心脏,他不由吃了起来,当一块又嫩又滑的水煮豆腐下肚,熟悉无比的滋味在口腔打转。

    “水煮豆腐,人间美味呀,让人百吃不厌。”李七夜都不由说了这样的一句。

    老头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不由露出朴实的笑容,说道:“不怕客官笑话,我店里的水煮豆腐乃是传自于人皇界的无双手艺,我们家历代相传,传了一代又一代,从不失传。”

    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慢慢地吃着,当然了,这份手艺从哪里传来,他比谁都还要清楚。

    李七夜慢慢地吃着水煮豆腐,水雾缭绕,熟悉的滋味在口腔中打转,一时之间,李七夜宛如是忘了一切,好像又回到了那年年代。

    似乎,在朦胧的水雾中他看到了当年的那两个互不相让的小女孩,一个是有着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一个是有着一双坚毅无比的眼睛。

    在朦胧的水雾之中,恍然间,他又看到了那个一双充满智慧的女孩,她坐在那里,跟他吃着水煮豆腐,她只是静静地吃着,没有说话,但,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最后,一切都消失了,除了热腾腾的水煮豆腐所散发的水雾之外,什么都没有,不管是那个曾成为女帝的小女孩,还是那个有着一双慧眼的小女孩,一切都烟消去散。

    一切过去了,曾经的女帝也好,曾经无上智慧的仙子也罢,最终都烟消云散,漫长的岁月过去之后,唯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吃着水煮豆腐。

    过了一会儿之后,李七夜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府内张灯结彩的简家,淡淡地对老头说道:“简家是办喜事吗?”?“官人还不知道呀?”老头忙是说道:“过些时日就是简家老爷子的八千岁大寿,五湖四海的奇人异士都来简家为他老人家贺寿。”

    “简家的老爷子?”李七夜看了简家一眼,随口问道:“叫什么呢?”

    李七夜这话就让老头有点为难,他呵呵一笑,说道:“官人是刚出道吗?竟然不知道老爷子的大名?我一个小辈,不敢称他老人家姓名。”

    “一个名字而己。”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心有敬意便可,何需拘泥于形式。”

    老头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简家老爷子人称简龙卫,他老人家已经掌执简家几千年之久了,深受人爱戴。”

    “龙卫呀。”听到这个名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简家子弟,能拥有这样的一个名字不容易,这样的一个名字,不是一出生就能带来的。”

    老头听李七夜这样一说,吃惊地看着李七夜,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

    简龙卫,这个名字在天灵界可谓是极具有份量,简家当今的主人,他掌执简家有几千年之久了,他在天灵界的地位就像是一尊无上神皇一般存在。

    过些时日,就是简龙卫的八千岁大寿,到那时候,天下八方诸多大人物将会来龙井城为简龙卫贺寿。

    当然,世人并不知道,简龙卫这个名字还有其他的意义,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龙卫这个名字不是一出生就能带来的。

    就在李七夜继续吃着水煮豆腐的时候,简府中走出一个青年来,这个青年也一样是落坐于这家小店之中。

    这个青年长得很英朗,他穿着一身紫衣,在衣服之下能让人感受到他那贲起的肌肉,他整个人给人一种强壮有力的感觉,但,他的强壮有力又绝对不是那种笨拙大块头的强壮有力,而是一种精练的强壮有力。

    “道。

    青年说道:“大伯,还是水煮豆腐,我就爱吃你这一门的手艺。”说着,他也不由笑了起来。

    “好嘞,很快就好。”老头笑了一声,立即却忙碌。

    接着,老头把青年的水煮豆腐端上,青年也毫不客气,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三五下,这个青年就把一碗水煮豆腐吃完,他那吃相,那是风卷残云。

    当青年十分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在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了小店之内的李七夜。

    还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没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