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彩虹城,简家唯一例外,有传言说,简家是彩虹城外来的人中唯一能在这里立足的传承。

    简家在彩虹城立足很久,他们在彩虹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简家在龙妖海乃至是整个天灵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特别是对于人族而言,简家更是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简家作为是彩虹城唯一能立足的人族传承,天灵界的不少人族曾受过简家恩惠。

    虽然简家弟子很少出现在彩虹城之外,简家的弟子一直以来也是十分的低调,但是,从来没有人敢轻视简家,不管是魅灵的古纯四脉,还是树族的黄金屿,又或者是海妖的海螺号、七武阁,那怕是他们的老祖来到了龙井城,都会去拜会简家。

    在天灵界,只要是简家插手的事务,不论是哪一个门派哪一个传承,都会给三分情面。

    虽然说简家是唯一能在彩虹城立足的传承,但是,简家具体是怎么样的来历,简家的祖上是从何而来,简家究竟是怎么样的传承,外人是无法说得清楚,大家只知道的是,简家是人族,而且可能与彩虹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简家不止是低调,而且还是神秘。对于很多大教疆国而言,特别是有份是的庞然大物,他们的祖先多数是可以追溯。

    就拿龙妖海那些庞然大物的大教疆国而己,他们祖上不是海神,就是树祖,或者是仙实,最不济也是无敌神皇。

    他们祖上的事迹、出身都是可以追溯的,甚至可以说,他们祖上的事迹流传到现在。

    但,简家的祖上却宛如锁在了迷雾之中一样,就像是巨龙山脉的迷雾一样。没有人知道简家的祖上是何人,没有人知道简家祖上是怎么样的来历。

    似乎,简家就像是一夜之间冒了出来一样。而且,更奇怪的是,就这样的一个简家,竟然在彩虹城站稳了脚。也是成了在彩虹城唯一能站稳脚的传承。

    站在街着上,看着简家,李七夜不由沉默着,看着近在咫尺的简家,他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受。

    对于他而言。简家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家,他曾经在这里停留过步伐,在这里让他留下了太多的回忆。

    但是,当此时此刻站在简家门外之时,李七夜却不想进去,心里面有着说不出的无奈。

    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

    每当站在简家的门口之时,李七夜耳边就会回荡着这一句话。世间,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停下步伐。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停留下来,但,每次这一句话在他耳边回荡之时,他心里面并不是那么好受。

    对于他而言,驻足停留,那是一种无法企及的事情,一辈子都难于企及的事情。

    对于很多人来说,成家立业,子孙绕膝,这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这样的事情,对于李七夜来说,这太难太难了。

    “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曾经有一个女孩子在他耳边如是说道。

    这让站在简家门前的李七夜不由怅然轻轻一叹,喃喃地说道:“我做不到,我永远不是那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我是杀到最后的血手,生死相伴。鲜血同眠!”

    说完了这样的一句话,李七夜心里面怅然,万古以来,有人希望他继续前行,也有人希望他驻足停留,但是,一个个时代过去,不管希望他继续前行的人,还是希望他驻足停留的人,最终都一个个逝去,没有人能随他战到最后。

    在街道店,有一个小店,一个卖小食的小店,店并不大,三五张桌子而己。此时,天色已不早,店内的老灶乃是蒸气腾腾,烟雾袅袅。

    看着这样的小店,李七夜的一颗心就像被触动一样,他没有走入简家,而是默默地在小店中坐了下来。

    店中唯一的伙计兼老板是一个老头,这个老头头发花白,身上穿着围裙,围裙虽旧,但是,干干净净,就像这小店一样,小店不知道被烟火薰了多少岁月,但是,依然是干干净净。

    “客官,要点什么?”李七夜坐上之后,老头忙是上前问道。

    “一碗水煮豆腐”李七夜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这话太熟悉了,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好嘞,很快就上来。”老头应了一声,手脚麻利,立即为李七夜做水煮豆腐。

    “水煮豆腐”李七夜不由轻轻地苦笑了一下,在当年,他曾是多少次在这里吃过水煮豆腐,这是从人皇界传过来的手艺,总是那样的让人难于忘情。

    在那个时候,也曾有两个小女孩在这里吃过水煮豆腐,在袅袅的水雾之中,两个小女孩彼此总是互不相让,在她们中后来曾经有一个成为了举世无敌的女帝。

    很快,老头把李七夜的水煮豆腐端了上来,热腾腾的水煮豆腐热了李七夜一颗冷了很久的心脏,他不由吃了起来,当一块又嫩又滑的水煮豆腐下肚,熟悉无比的滋味在口腔打转。

    “水煮豆腐,人间美味呀,让人百吃不厌。”李七夜都不由说了这样的一句。

    老头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不由露出朴实的笑容,说道:“不怕客官笑话,我店里的水煮豆腐乃是传自于人皇界的无双手艺,我们家历代相传,传了一代又一代,从不失传。”

    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慢慢地吃着,当然了,这份手艺从哪里传来,他比谁都还要清楚。

    李七夜慢慢地吃着水煮豆腐,水雾缭绕,熟悉的滋味在口腔中打转,一时之间,李七夜宛如是忘了一切,好像又回到了那年年代。

    似乎,在朦胧的水雾中他看到了当年的那两个互不相让的小女孩,一个是有着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一个是有着一双坚毅无比的眼睛。

    在朦胧的水雾之中,恍然间,他又看到了那个一双充满智慧的女孩,她坐在那里,跟他吃着水煮豆腐,她只是静静地吃着,没有说话,但,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最后,一切都消失了,除了热腾腾的水煮豆腐所散发的水雾之外,什么都没有,不管是那个曾成为女帝的小女孩,还是那个有着一双慧眼的小女孩,一切都烟消去散。

    一切过去了,曾经的女帝也好,曾经无上智慧的仙子也罢,最终都烟消云散,漫长的岁月过去之后,唯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吃着水煮豆腐。

    过了一会儿之后,李七夜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府内张灯结彩的简家,淡淡地对老头说道:“简家是办喜事吗?”?“官人还不知道呀?”老头忙是说道:“过些时日就是简家老爷子的八千岁大寿,五湖四海的奇人异士都来简家为他老人家贺寿。”

    “简家的老爷子?”李七夜看了简家一眼,随口问道:“叫什么呢?”

    李七夜这话就让老头有点为难,他呵呵一笑,说道:“官人是刚出道吗?竟然不知道老爷子的大名?我一个小辈,不敢称他老人家姓名。”

    “一个名字而己。”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心有敬意便可,何需拘泥于形式。”

    老头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简家老爷子人称简龙卫,他老人家已经掌执简家几千年之久了,深受人爱戴。”

    “龙卫呀。”听到这个名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简家子弟,能拥有这样的一个名字不容易,这样的一个名字,不是一出生就能带来的。”

    老头听李七夜这样一说,吃惊地看着李七夜,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

    简龙卫,这个名字在天灵界可谓是极具有份量,简家当今的主人,他掌执简家有几千年之久了,他在天灵界的地位就像是一尊无上神皇一般存在。

    过些时日,就是简龙卫的八千岁大寿,到那时候,天下八方诸多大人物将会来龙井城为简龙卫贺寿。

    当然,世人并不知道,简龙卫这个名字还有其他的意义,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龙卫这个名字不是一出生就能带来的。

    就在李七夜继续吃着水煮豆腐的时候,简府中走出一个青年来,这个青年也一样是落坐于这家小店之中。

    这个青年长得很英朗,他穿着一身紫衣,在衣服之下能让人感受到他那贲起的肌肉,他整个人给人一种强壮有力的感觉,但,他的强壮有力又绝对不是那种笨拙大块头的强壮有力,而是一种精练的强壮有力。

    “道。

    青年说道:“大伯,还是水煮豆腐,我就爱吃你这一门的手艺。”说着,他也不由笑了起来。

    “好嘞,很快就好。”老头笑了一声,立即却忙碌。

    接着,老头把青年的水煮豆腐端上,青年也毫不客气,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三五下,这个青年就把一碗水煮豆腐吃完,他那吃相,那是风卷残云。

    当青年十分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在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了小店之内的李七夜。

    还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没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第六十六章 烛九阴    “然而这一次的冲击,他们依然失败了,因为太晚太晚了,若是在十二祖巫实力全盛的时期,这样的行为或许还有着成功的可能,然而在灵气衰竭的此时,他们依然没能成功超脱,不过,十二祖巫凝结出来的意志,神志,怨气,就形成了妖星的最核心部分,从此化为了一颗对人间界带有憎恨的荧惑,停留在了天穹之上。”

    “这就是妖星的最根本的来历,你必须要明白这些,才会知道我接下来告诉你的东西的严重性妖命者是如何产生的?便是因为妖星会不停的朝着人间界发出自己的波段,来感应与自己能产生共鸣的婴儿,拥有这样天分的婴儿虽然少,然而人族人口的基数何等庞大,总会出现的,与妖星自身共鸣越强的婴儿,相当于在这方面的天赋就越是强大。”

    “因为妖星乃是十二祖巫残余下来的神念,意志,怨气,形成的,所以妖星发出的波段实际上是整整有十二条之多,所以,准确的说,你可以将妖命者理解成足足有十二类”

    林封谨听了以后,忍不住也是大吃了一惊道:

    “有这么多?”

    大巫凶淡淡的道:

    “从理论上来说,是的,不过,我前面就说了,十二祖巫实在是神通广大,他们每个人在全盛时期,甚至都掌握了大道当中的一条法则,到了他们的这程度上,实际上就是大道三千,殊途同归,走到了尽头之后,实际上威力还是在伯仲之间的,然而在最初的阶段,有的祖巫理解掌握的法则要么就十分艰难晦涩,要么就过于弱小使得妖命者极其容易夭折因此,通常情况下。出现的妖命者就只有八类。”

    林封谨听了以后苦笑道:

    “这也是相当的惊人了呢。”

    大巫凶接着道:

    “我前面就说了,大道三千,走到了尽头以后,威力在伯仲之间。但是在最初的时候,却是有所差异,这八类妖命者当中,被公认的前三甲是,掌握了水之力共工一脉的妖命者。因为他们擅长的妖命之力往往都是和治愈有关,而无论如何,在生存方面的巨大优势就不能忽略,也是更容易施恩于人,更加方便隐藏自己的身份。”

    “其次,就是天昊一脉的风之妖命者,他们擅长的妖命之力往往是和速度有关,来无影去无踪,一击不中,远扬千里。仿佛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令人根本只能望而兴叹!”

    “最后,则是烛九阴一脉的时之妖命者,他们擅长的妖命之力往往是和时间有关,这却是适应性最广阔的能力,因为无论你做什么事情,遭遇到了什么样的危机,总是绕不开要在时间当中发生,那么这一脉的妖命之力就可能排得上用场。”

    “治愈之力再强,遇到了一刀斩首,一剑穿心这样的伤势也很难发挥作用了。没办法救活死人是通病,同理,一个人的速度再快,却终有比如在水中。在悬崖旁边这种被地理环境局限住发挥不出来的时候然而只有时间之力,却堪称是可以随时随地都能派得上用场的能力啊!”

    看着大巫凶的眼神,林封谨苦笑,摊开手道:

    “好吧,我的妖命之力就是与时间有关的”

    “果然。”大巫凶淡淡的道:“我看到了你的妖命气运化形而成的狰狞形象,便是大致推测出来了你妖命之力的类型独目巨蛇。形若人面,目光能透到九幽之下,正是时之祖巫烛九阴最为典型的特征!”

    林封谨听了以后,心中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时之祖巫烛九阴,这就是我力量的源头吗?”

    大巫凶接着道:

    “所有的妖命者依靠的横行天下的力量,其源头都是来自于妖星当中,在成长的同时,也是在锻造淬炼着你们的身体,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天底下是没有白吃的午餐的,妖星源源不断的提供力量,秘术让你们成长,这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呢?”

    林封谨的脸色终于有些变了,之前他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不过因为得到的情报有限,无非就是妖命者修炼到了最后,搞不好要发扬光大,或者说像拜魔教那样聚敛信徒弄个邪教之类的出来,可此时情报充足了以后,林封谨顿时就觉得只怕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上古十二祖巫,凶名卓著,并且他们看起来都是领略了天地法则的变态人物,哪里用得着信仰之类的东西?

    大巫凶的眼睛似鹰鹫一样凶狠锐利的盯住了林封谨,一字一句的道:

    “妖星培植出来妖命者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仿佛养蛊那样,让你们在自相残杀中迅速成长,最后选出来一个最强壮的躯壳,那便是妖命者的最终形态,完美体!然后……降临!!他们要的,就是你的肉身!!”

    这句话一说出来,大巫凶的骨灰坛里面立即噼噼啪啪的一阵若炒豆子也似的乱响声,紧接着便是青烟直冒,仔细一看,居然是罐子里面的一粒一粒的骨灰都碎裂掉了至少三成!!这是大巫凶泄露了妖星之谜以后遭受到的恐怖反噬,要知道,这骨灰乃是大巫凶存在于阳世的根基啊!但大巫凶却是不以为意,依然是死死的看着林封谨,冷冷的道:

    “所以,我为什么说你已经是命在旦夕?便是因为你现在成长得十分迅速,只要照着这个速度继续增长下去的话,估计很快就能达到能让烛九阴的残魂下界,占据肉身的标准了!”

    林封谨的冷汗涔涔而下,瞬间就打湿了背心,这一次他是真的被惊到了,因为大巫凶说的话,竟是每一句都说到了点子上,或许林封谨此时对肉身的锻炼还欠缺火候,但在识海精神上的修为,却是已经迈过了斩三尸这一关,识海当中已经是自成天地,花开花落。树枯木荣。

    林封谨之前还是洋洋得意,觉得自己修炼有成,实力暴涨,没想到按照大巫凶的说法。自己修炼得越快,那就相当于是距离死期越是不远!这也是前一次拜魔教徒主动帮忙,搜捕了妖命者出来让林封谨击杀带来的恶果!!

    对于林封谨来说,他心中更仿佛是明镜似的,知道自己此时的神魂虽然坚韧。但在妖星当中的烛九阴的妖魄面前,真心就是不值一提开什么玩笑,十二祖巫那都是掌握了世界法则的变态存在,真魂不灭几万年!估计就连业魔王迦空之类的变态重生也决计不是他们的对手,林封谨根本是毫无还手之力。

    此时林封谨这才忽然想起来了之前的黑山君对自己说的话: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邪气冲天的虎陨岭设置洞府,一住三百年么?”

    “我住在这里的原因,便是因为此地的戾气,可以一点一点的消磨我身上的妖命之力而已。”

    “天底下的力量很多,未必要依靠妖命之力才是出路。那条路是死路,是绝路啊!”

    此时林封谨回想起来这些话,便当真是觉得字字珠玑,金玉良言啊!只可惜天底下根本就没有后悔药卖!”对了。"林封谨忽然又想起来了一件事道:“大巫凶您是怎么知道我已经修炼到即将被占据的标准的?”

    大巫凶倒也不隐瞒,很干脆的道:

    “若我没猜错的话,最初的时候,你的识海当中应该是有一枚卵的,然后随着你的实力的成长,这卵便会开始渐渐的孵化。”

    林封谨点点头道:

    “没错。”

    大巫凶冷笑道:

    “那一只卵,实际上就代表烛九阴在你的身上留下来的一缕感应。会随着你实力的增长而感应,若是你没有潜质或者夭亡得太早,那么就根本不会发生任何作用,但是。若你有机会成长到能让主体降临的地步,那么,那一只卵就会与本体生出联系,让本体来对你进行关注。”

    “这时候,又会分成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占据大多数。那便是你的这具肉身具有一定的潜质,但是距离被降临的要求还不足的,这一枚识海当中的异卵就会孵化,进而化成你的第二元神,然而在最后,便是鹊巢鸠占,彻底用这副神识来占据肉身,成为被妖星驱使的傀儡。”

    “第二种情况,也是你现在的极少数情况,那便是你确实具有非常高的潜质,肉身是有能力成长到被主体降临的地步,这异卵会一点一点的散去,将自身化为养分来滋润你的识海,让你得到充分的营养,成长得更加茁壮!”

    林封谨喉咙里面发出来了“格格”的声音,浑身上下都是在轻微的颤抖,那种感觉混合了恐惧,无助在里面,此时林封谨忽然回想起来了一些貌似不经意的小事,在明白了究竟以后,这些小事背后隐藏的东西,此时浮现出来了以后,竟是如此的鲜明,如此的令人战栗!!

    比如林封谨有好几次都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仿佛是置身于高空之中,浑身上下疲惫不堪,更是有着沉重的伤势,却依然是在竭力的飞翔,战斗!

    但是,无论他怎么挣扎,咆哮,还是有精力耗尽的时候,身上更遭受了一记重创,

    最后,他觉得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眼见得地面迅速变大,接近,天旋地转,正是在以极高速坠落向地面,这时候,在即将撞击的时候,梦忽然就醒转来了。

    又比如说,林封谨当年在东夏,一起与崔王女躲避铁甲神兽的追杀,最后却是遇到了强大的斩恶道人,这厮最后还入了魔!

    那时候,林封谨就对身体彻底的失控了,而是被一个神秘无比的意识占据了身躯,接下来,这神秘无比的意识直接让林封谨明白了小衍醮的真正用法,妖命之力的变态强大!!

    此时林封谨回想起来,自己失控的时候,应该就正是妖星当中残余下来的烛九阴的意识附体上来,“检查”自己的身体是否还能让他满意吗?正好那时候斩恶道人这倒霉孩子撞上,自然就被顺便收拾。

    同时,烛九阴自身的残余实力也是过于强大。所以哪怕是离开了以后,也会无意识的遗留下来一些记忆的碎片,自己眼前出现的幻觉,还有情不自禁回荡的声音。也是源自烛九阴自身的回忆。

    一想起这种“验货”一般的变态行为,又想起之前被烛九阴的意识控制身体,自己完全是束手无策的感觉,林封谨就几乎有想要抓狂跳楼的感觉,他怎么知道。这其中还隐藏着如此巨大的坑!!

    不知道怎的,他的心中忽然又泛出来了悠悠的声音:

    “我是一头宁可战死也不肯回头的兽!”

    “哪怕死后风化在大荒的茫茫原野上。”

    “如今的我,即将回来!!!”

    “啊呸!!我靠靠靠靠!”林封谨忍不住疯狂摇头:“我他娘的现在还想这些不着调的破烂玩意儿做什么啊!”

    他回过神来了以后,急忙对着大巫凶道:

    “既然大巫凶您都对这背后的凶险十分清楚,那这一次前来一定是有所教我了?”

    大巫凶微微点头道:

    “是的,你我现在命运相连,我要借助你的妖星命格来拜托自己身上萦绕的可怕诅咒,那么你自然就得好好的活着。眼下你的情况我也大致了解了一些,为今之计,你修炼的妖命之力。可以说已经是深入骨髓,沉入膏肓之中,说实话,已经不可能像是你说的那一头熊妖那样,用正常手段来徐徐图之,此时就算是你不再修炼你的妖命之力,积储在你体内的那些被杀掉的人的妖命之力也会被循序渐进,丝丝缕缕的分解掉,强化你的妖命之力,同时更会自行运转。壮大,因此,只能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

    听到了“深入骨髓,沉入膏肓”这八个字。林封谨无奈的翻着白眼,好在大巫凶还算是有办法的,便道:

    “那应该怎样做?”

    大巫凶道:

    “你现在应该已经有办法开始修炼体内的脉轮了对吧?就不要按部就班的来,按照正常的顺序,应该是让你先修炼眉心轮不要听它的,先炼海底轮!海底轮乃是专门用来炼化精纯你的妖命之力的。你提前一步修炼海底轮,等海底轮成型以后,逆转海底轮,便能借助提纯精炼妖命之力的机会,让你的修为暂时停滞不前。”

    林封谨听了以后,叹息道:

    “暂时?”

    大巫凶道:

    “没错,的确是暂时,这是因为你现在已经被烛九阴盯上了的缘故,谁也说不准它什么时候会降临到你身上来看看,一旦被他发现,这伎俩就失效了。不过,你目前的这身躯,也是根本没有办法承受住妖星当中的烛九阴残魂降临太久,所以若是运气好的话,能撑个二三十年也没问题,当然,运气不好的话,下一秒就可能降临下来。”

    林封谨阴沉着脸,这种仿佛是随时都可能被当成贼来抓的感觉真的是相当,相当的令人不爽,不过他忽然又想起来了一件事,顿时惊喜的道:

    “对了,我自己虽然是暂时还没有办法修炼海底轮,可是识海当中却还是有一团半成型的海底轮,乃是由十分精纯无比的妖命之力形成,将无形的妖命之力硬生生的浓缩成了固态,我之前竭力的想要将其分解熔炼开,也只是熔炼了一层表层而已!”

    “有这等事情?”大巫凶惊奇的道。

    林封谨道:

    “千真万确,这海底轮是我在襄都的发卖会上耗费了极大的周折才弄来的,我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它乃是隐藏在了一枚罕见的龙晶当中,龙晶里面有着一具尸骨,不过只有妖命者能感应到尸骨里面残留下来的这奇妙海底轮所以才被我弄了来。”

    “根据当时发卖会上面的记载分析推测,这是超过了五千年的妖龙中了某种奇特的诅咒,在垂死的时候,面对敌人燃烧本命的精元,发出了拼死一击。然而这却是导致了诅咒发作,导致本体无法控制魂魄与精气神,都随着这拼死的一击完全宣泄而出,虽然将面前的敌人杀死,但是自己也当场死掉,皮包骨头,变成干尸,最后连尸骨都化成了灰烬。这一口喷出来的龙息,就化为实体,将敌人杀死以后凝结在了其中,变成了类似于龙晶一般的存在,这凝聚的海底轮却是残留了下来。”

    大巫凶正色奇道: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按理说没可能啊?你再说一说事情的详细经过?”

    林封谨道:

    “好的。”

    便将自己在发卖会上的所见所闻一面回忆一面说了出来,在讲述的过程当中,林封谨都忽然觉得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都是越来越冷了,浑身上下都是有一股寒气从毛孔里面深深的侵入了进去,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最新章节请移步阁,章节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