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然而这一次的冲击,他们依然失败了,因为太晚太晚了,若是在十二祖巫实力全盛的时期,这样的行为或许还有着成功的可能,然而在灵气衰竭的此时,他们依然没能成功超脱,不过,十二祖巫凝结出来的意志,神志,怨气,就形成了妖星的最核心部分,从此化为了一颗对人间界带有憎恨的荧惑,停留在了天穹之上。”

    “这就是妖星的最根本的来历,你必须要明白这些,才会知道我接下来告诉你的东西的严重性妖命者是如何产生的?便是因为妖星会不停的朝着人间界发出自己的波段,来感应与自己能产生共鸣的婴儿,拥有这样天分的婴儿虽然少,然而人族人口的基数何等庞大,总会出现的,与妖星自身共鸣越强的婴儿,相当于在这方面的天赋就越是强大。”

    “因为妖星乃是十二祖巫残余下来的神念,意志,怨气,形成的,所以妖星发出的波段实际上是整整有十二条之多,所以,准确的说,你可以将妖命者理解成足足有十二类”

    林封谨听了以后,忍不住也是大吃了一惊道:

    “有这么多?”

    大巫凶淡淡的道:

    “从理论上来说,是的,不过,我前面就说了,十二祖巫实在是神通广大,他们每个人在全盛时期,甚至都掌握了大道当中的一条法则,到了他们的这程度上,实际上就是大道三千,殊途同归,走到了尽头之后,实际上威力还是在伯仲之间的,然而在最初的阶段,有的祖巫理解掌握的法则要么就十分艰难晦涩,要么就过于弱小使得妖命者极其容易夭折因此,通常情况下。出现的妖命者就只有八类。”

    林封谨听了以后苦笑道:

    “这也是相当的惊人了呢。”

    大巫凶接着道:

    “我前面就说了,大道三千,走到了尽头以后,威力在伯仲之间。但是在最初的时候,却是有所差异,这八类妖命者当中,被公认的前三甲是,掌握了水之力共工一脉的妖命者。因为他们擅长的妖命之力往往都是和治愈有关,而无论如何,在生存方面的巨大优势就不能忽略,也是更容易施恩于人,更加方便隐藏自己的身份。”

    “其次,就是天昊一脉的风之妖命者,他们擅长的妖命之力往往是和速度有关,来无影去无踪,一击不中,远扬千里。仿佛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令人根本只能望而兴叹!”

    “最后,则是烛九阴一脉的时之妖命者,他们擅长的妖命之力往往是和时间有关,这却是适应性最广阔的能力,因为无论你做什么事情,遭遇到了什么样的危机,总是绕不开要在时间当中发生,那么这一脉的妖命之力就可能排得上用场。”

    “治愈之力再强,遇到了一刀斩首,一剑穿心这样的伤势也很难发挥作用了。没办法救活死人是通病,同理,一个人的速度再快,却终有比如在水中。在悬崖旁边这种被地理环境局限住发挥不出来的时候然而只有时间之力,却堪称是可以随时随地都能派得上用场的能力啊!”

    看着大巫凶的眼神,林封谨苦笑,摊开手道:

    “好吧,我的妖命之力就是与时间有关的”

    “果然。”大巫凶淡淡的道:“我看到了你的妖命气运化形而成的狰狞形象,便是大致推测出来了你妖命之力的类型独目巨蛇。形若人面,目光能透到九幽之下,正是时之祖巫烛九阴最为典型的特征!”

    林封谨听了以后,心中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时之祖巫烛九阴,这就是我力量的源头吗?”

    大巫凶接着道:

    “所有的妖命者依靠的横行天下的力量,其源头都是来自于妖星当中,在成长的同时,也是在锻造淬炼着你们的身体,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天底下是没有白吃的午餐的,妖星源源不断的提供力量,秘术让你们成长,这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呢?”

    林封谨的脸色终于有些变了,之前他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不过因为得到的情报有限,无非就是妖命者修炼到了最后,搞不好要发扬光大,或者说像拜魔教那样聚敛信徒弄个邪教之类的出来,可此时情报充足了以后,林封谨顿时就觉得只怕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上古十二祖巫,凶名卓著,并且他们看起来都是领略了天地法则的变态人物,哪里用得着信仰之类的东西?

    大巫凶的眼睛似鹰鹫一样凶狠锐利的盯住了林封谨,一字一句的道:

    “妖星培植出来妖命者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仿佛养蛊那样,让你们在自相残杀中迅速成长,最后选出来一个最强壮的躯壳,那便是妖命者的最终形态,完美体!然后……降临!!他们要的,就是你的肉身!!”

    这句话一说出来,大巫凶的骨灰坛里面立即噼噼啪啪的一阵若炒豆子也似的乱响声,紧接着便是青烟直冒,仔细一看,居然是罐子里面的一粒一粒的骨灰都碎裂掉了至少三成!!这是大巫凶泄露了妖星之谜以后遭受到的恐怖反噬,要知道,这骨灰乃是大巫凶存在于阳世的根基啊!但大巫凶却是不以为意,依然是死死的看着林封谨,冷冷的道:

    “所以,我为什么说你已经是命在旦夕?便是因为你现在成长得十分迅速,只要照着这个速度继续增长下去的话,估计很快就能达到能让烛九阴的残魂下界,占据肉身的标准了!”

    林封谨的冷汗涔涔而下,瞬间就打湿了背心,这一次他是真的被惊到了,因为大巫凶说的话,竟是每一句都说到了点子上,或许林封谨此时对肉身的锻炼还欠缺火候,但在识海精神上的修为,却是已经迈过了斩三尸这一关,识海当中已经是自成天地,花开花落。树枯木荣。

    林封谨之前还是洋洋得意,觉得自己修炼有成,实力暴涨,没想到按照大巫凶的说法。自己修炼得越快,那就相当于是距离死期越是不远!这也是前一次拜魔教徒主动帮忙,搜捕了妖命者出来让林封谨击杀带来的恶果!!

    对于林封谨来说,他心中更仿佛是明镜似的,知道自己此时的神魂虽然坚韧。但在妖星当中的烛九阴的妖魄面前,真心就是不值一提开什么玩笑,十二祖巫那都是掌握了世界法则的变态存在,真魂不灭几万年!估计就连业魔王迦空之类的变态重生也决计不是他们的对手,林封谨根本是毫无还手之力。

    此时林封谨这才忽然想起来了之前的黑山君对自己说的话: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邪气冲天的虎陨岭设置洞府,一住三百年么?”

    “我住在这里的原因,便是因为此地的戾气,可以一点一点的消磨我身上的妖命之力而已。”

    “天底下的力量很多,未必要依靠妖命之力才是出路。那条路是死路,是绝路啊!”

    此时林封谨回想起来这些话,便当真是觉得字字珠玑,金玉良言啊!只可惜天底下根本就没有后悔药卖!”对了。"林封谨忽然又想起来了一件事道:“大巫凶您是怎么知道我已经修炼到即将被占据的标准的?”

    大巫凶倒也不隐瞒,很干脆的道:

    “若我没猜错的话,最初的时候,你的识海当中应该是有一枚卵的,然后随着你的实力的成长,这卵便会开始渐渐的孵化。”

    林封谨点点头道:

    “没错。”

    大巫凶冷笑道:

    “那一只卵,实际上就代表烛九阴在你的身上留下来的一缕感应。会随着你实力的增长而感应,若是你没有潜质或者夭亡得太早,那么就根本不会发生任何作用,但是。若你有机会成长到能让主体降临的地步,那么,那一只卵就会与本体生出联系,让本体来对你进行关注。”

    “这时候,又会分成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占据大多数。那便是你的这具肉身具有一定的潜质,但是距离被降临的要求还不足的,这一枚识海当中的异卵就会孵化,进而化成你的第二元神,然而在最后,便是鹊巢鸠占,彻底用这副神识来占据肉身,成为被妖星驱使的傀儡。”

    “第二种情况,也是你现在的极少数情况,那便是你确实具有非常高的潜质,肉身是有能力成长到被主体降临的地步,这异卵会一点一点的散去,将自身化为养分来滋润你的识海,让你得到充分的营养,成长得更加茁壮!”

    林封谨喉咙里面发出来了“格格”的声音,浑身上下都是在轻微的颤抖,那种感觉混合了恐惧,无助在里面,此时林封谨忽然回想起来了一些貌似不经意的小事,在明白了究竟以后,这些小事背后隐藏的东西,此时浮现出来了以后,竟是如此的鲜明,如此的令人战栗!!

    比如林封谨有好几次都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仿佛是置身于高空之中,浑身上下疲惫不堪,更是有着沉重的伤势,却依然是在竭力的飞翔,战斗!

    但是,无论他怎么挣扎,咆哮,还是有精力耗尽的时候,身上更遭受了一记重创,

    最后,他觉得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眼见得地面迅速变大,接近,天旋地转,正是在以极高速坠落向地面,这时候,在即将撞击的时候,梦忽然就醒转来了。

    又比如说,林封谨当年在东夏,一起与崔王女躲避铁甲神兽的追杀,最后却是遇到了强大的斩恶道人,这厮最后还入了魔!

    那时候,林封谨就对身体彻底的失控了,而是被一个神秘无比的意识占据了身躯,接下来,这神秘无比的意识直接让林封谨明白了小衍醮的真正用法,妖命之力的变态强大!!

    此时林封谨回想起来,自己失控的时候,应该就正是妖星当中残余下来的烛九阴的意识附体上来,“检查”自己的身体是否还能让他满意吗?正好那时候斩恶道人这倒霉孩子撞上,自然就被顺便收拾。

    同时,烛九阴自身的残余实力也是过于强大。所以哪怕是离开了以后,也会无意识的遗留下来一些记忆的碎片,自己眼前出现的幻觉,还有情不自禁回荡的声音。也是源自烛九阴自身的回忆。

    一想起这种“验货”一般的变态行为,又想起之前被烛九阴的意识控制身体,自己完全是束手无策的感觉,林封谨就几乎有想要抓狂跳楼的感觉,他怎么知道。这其中还隐藏着如此巨大的坑!!

    不知道怎的,他的心中忽然又泛出来了悠悠的声音:

    “我是一头宁可战死也不肯回头的兽!”

    “哪怕死后风化在大荒的茫茫原野上。”

    “如今的我,即将回来!!!”

    “啊呸!!我靠靠靠靠!”林封谨忍不住疯狂摇头:“我他娘的现在还想这些不着调的破烂玩意儿做什么啊!”

    他回过神来了以后,急忙对着大巫凶道:

    “既然大巫凶您都对这背后的凶险十分清楚,那这一次前来一定是有所教我了?”

    大巫凶微微点头道:

    “是的,你我现在命运相连,我要借助你的妖星命格来拜托自己身上萦绕的可怕诅咒,那么你自然就得好好的活着。眼下你的情况我也大致了解了一些,为今之计,你修炼的妖命之力。可以说已经是深入骨髓,沉入膏肓之中,说实话,已经不可能像是你说的那一头熊妖那样,用正常手段来徐徐图之,此时就算是你不再修炼你的妖命之力,积储在你体内的那些被杀掉的人的妖命之力也会被循序渐进,丝丝缕缕的分解掉,强化你的妖命之力,同时更会自行运转。壮大,因此,只能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

    听到了“深入骨髓,沉入膏肓”这八个字。林封谨无奈的翻着白眼,好在大巫凶还算是有办法的,便道:

    “那应该怎样做?”

    大巫凶道:

    “你现在应该已经有办法开始修炼体内的脉轮了对吧?就不要按部就班的来,按照正常的顺序,应该是让你先修炼眉心轮不要听它的,先炼海底轮!海底轮乃是专门用来炼化精纯你的妖命之力的。你提前一步修炼海底轮,等海底轮成型以后,逆转海底轮,便能借助提纯精炼妖命之力的机会,让你的修为暂时停滞不前。”

    林封谨听了以后,叹息道:

    “暂时?”

    大巫凶道:

    “没错,的确是暂时,这是因为你现在已经被烛九阴盯上了的缘故,谁也说不准它什么时候会降临到你身上来看看,一旦被他发现,这伎俩就失效了。不过,你目前的这身躯,也是根本没有办法承受住妖星当中的烛九阴残魂降临太久,所以若是运气好的话,能撑个二三十年也没问题,当然,运气不好的话,下一秒就可能降临下来。”

    林封谨阴沉着脸,这种仿佛是随时都可能被当成贼来抓的感觉真的是相当,相当的令人不爽,不过他忽然又想起来了一件事,顿时惊喜的道:

    “对了,我自己虽然是暂时还没有办法修炼海底轮,可是识海当中却还是有一团半成型的海底轮,乃是由十分精纯无比的妖命之力形成,将无形的妖命之力硬生生的浓缩成了固态,我之前竭力的想要将其分解熔炼开,也只是熔炼了一层表层而已!”

    “有这等事情?”大巫凶惊奇的道。

    林封谨道:

    “千真万确,这海底轮是我在襄都的发卖会上耗费了极大的周折才弄来的,我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它乃是隐藏在了一枚罕见的龙晶当中,龙晶里面有着一具尸骨,不过只有妖命者能感应到尸骨里面残留下来的这奇妙海底轮所以才被我弄了来。”

    “根据当时发卖会上面的记载分析推测,这是超过了五千年的妖龙中了某种奇特的诅咒,在垂死的时候,面对敌人燃烧本命的精元,发出了拼死一击。然而这却是导致了诅咒发作,导致本体无法控制魂魄与精气神,都随着这拼死的一击完全宣泄而出,虽然将面前的敌人杀死,但是自己也当场死掉,皮包骨头,变成干尸,最后连尸骨都化成了灰烬。这一口喷出来的龙息,就化为实体,将敌人杀死以后凝结在了其中,变成了类似于龙晶一般的存在,这凝聚的海底轮却是残留了下来。”

    大巫凶正色奇道: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按理说没可能啊?你再说一说事情的详细经过?”

    林封谨道:

    “好的。”

    便将自己在发卖会上的所见所闻一面回忆一面说了出来,在讲述的过程当中,林封谨都忽然觉得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都是越来越冷了,浑身上下都是有一股寒气从毛孔里面深深的侵入了进去,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最新章节请移步阁,章节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第1245章龙井城    听到洪玉娇的话,上官飞龙不由看了李七夜几眼,有些不甘心,但,他最后还是冷冷地一哼,冷声地说道:“这一次,就算我螭国弟子学艺不精,看在洪世妹的情份上,我也不再追究。但,姓李的,你最好给我收敛一下,这里是我们海妖的地盘!”

    毫无疑问,上官飞龙这话已经是*裸地警告李七夜了。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对于上官飞龙这级别的修士,他也懒得去出手,除非是他自寻死路了。

    上官飞龙最后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后他对洪玉娇抱拳说道:“世妹,我已见到我姐姐,她说也想见一见世伯。待给简老爷子祝寿之后,我们一定登门拜访,拜访世伯。”

    对于上官飞龙这样的话,洪玉娇选择了沉默,什么都没说。

    当上官飞龙走了之后,张百徒都不由有所担忧地对洪玉娇说道:“师妹,上官飞龙的姐姐回来了,这一次只怕他是要上门提亲,这次他只怕是底气十足。”

    对于这样的话题,洪玉娇不由沉默起来,最后,她缓缓地说道:“我是不会轻易嫁的。”

    “这只怕没那么容易。”虽然张百徒没在洞庭湖,但是,他久住百圣堂,对于不少事还是知道的,他不免担忧地说道:“我听说,螭国一直想要一个人族的优秀血统,以传承他们螭国的血统,有人说上官飞龙的血统很强,虽然比不上他姐姐,但,已经是在螭国年轻一代最好的血统了。”

    “我听有些人在说,螭国欲与锦秀谷主联姻。可惜,被对方一口拒绝了。”张百徒说道:“师妹的血统一直是我们洞庭湖最优秀的,螭国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更何况。现在上官飞龙的姐姐回来了,他们背靠海螺号。就底气更足了。”

    “哼,就算上官飞燕回来又如何?”洪玉娇不由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难道他们螭国要强娶强嫁不成!”

    张百徒欲说,但,他最后也只能是轻轻叹息一声,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那个资格去操心。

    尽管洪玉娇是很强硬的姿态,她最后还是对李七夜提醒说道:“李公子,上官飞龙你或者不放在心上。但是,他姐姐上官飞燕你可要小心了。上官飞燕出身于海螺号,深得海螺号诸老的喜爱,有传言说,她有可能会嫁给遮海天子,成为海螺号的女主人……”

    “……有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公子不一定需要与螭国硬碰硬。”洪玉娇好心提醒李七夜说道:“毕竟,在龙妖海海螺号的实力极强,甚至号称他们能号令天下海妖万族。”

    原来上官飞龙出身的螭国也算是这一带海域的一大疆国。当然,在今世之中,对于他们螭国而言。最让他们骄傲的不是他们身上有可能流淌着的真龙血统,最让他们骄傲是他们螭国出了一个上官飞燕,拜入了海螺号门下,成为当世年轻一辈最年轻的神王之一。

    对于洪玉娇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什么话都没有说。

    洪玉娇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她明白李七夜并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

    离开了听龙谷之后,洪玉娇也打算回洞庭湖一趟,向她父亲汇报情况。临走之时,她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此去我禀报父亲。希望到时李公子能与我父亲见上一面。”

    “叫他来龙井城找我。”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洪玉娇离开之后,李七夜对张百徒说道:“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然后去龙井城。”

    张百徒点了点头,此时,他完全听从李七夜的吩咐。

    张百徒把留在彩虹轩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就跟随李七夜前往龙井城。

    龙井城,乃是彩虹城的第二站,从听龙城到龙井城,也唯一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乘着彩虹鱼去。

    跟听龙城一样,没有任何人知道龙井城在哪里,所有人只知道彩虹鱼是唯一能去龙井城的工具,甚至可以说,彩虹城的所有城池都必须乘彩虹鱼而去。

    至少还没有听说过有谁不需要乘坐彩虹鱼而能去彩虹城其他城池的。

    李七夜和张百徒来到渡口之时,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排着长队了。在渡口那里,依然是有一位老者在摆渡。

    这个老者穿着浅蓝色的衣裳,相貌平平,他是一脸的冷漠,向彩虹鱼的修士收钱之时,就好像别人欠他一百万一样。

    当轮到了李七夜和张百徒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去龙井城。”

    这个老者只是目光一扫,看了张百徒和李七夜一眼,冷冷地说道:“你,一枚辟宫精璧。”说着,他指着张百徒说道。

    张百徒被吓了一跳,他不由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我来彩虹城的时候,一直,一直都免费,我,我,我在前不久还在彩虹岛来听龙城也是免费。”

    说这样的话,张百徒他自己都底气不足,因为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免费,这或者有可能摆渡的老者知道他根本付不起这样的钱吧。但是,一直都是免费坐彩虹鱼,这让张百徒心里面都不由惭愧,拿了别人的好处,心里面底气不足。

    “一枚辟宫精璧。”摆渡的老者好像是根本没听到张百徒的话一样,然后向李七夜伸手,冷冷地说道:“你,一千枚大贤精璧。”

    “这,这太离谱了吧。”张百徒被吓傻了,说道:“我们公子在彩虹岛的时候,都不是这个价。”

    “要坐就付钱,不坐就滚。”这个老者完全没有商量余地的态度,冷冷地说道。

    张百徒只好望着李七夜了,这个老者摆明是要宰他们,特别是李七夜,这简直就是要摆明狠狠地宰他一笔。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他把一个小黑袋放入了老者的手中。

    老者也没有多看第二眼,就把小黑袋收入怀里,吹了一声口哨,召唤来了两条彩虹鱼。

    “去云端上的那座城,你收我多少钱?”在临骑上彩虹鱼的时候,李七夜看着老者,笑吟吟地说道。

    老者不由是眼皮跳了一下,他依然是冷着脸,冷冷地说道:“不知道!”

    “钱,不是问题。”李七夜不在乎老者那冰冷的态度,悠闲一笑,说道:“云端上的那座城,我一定会去的,如果需要,你可以拿算盘来算一算,这需要多少钱。”

    这个老者冰冷着老脸,一句话不说,也没吭一声。

    而李七夜坐在了彩虹鱼之上后,依然认真地说道:“我一定要去的,我去的时候希望坐着彩虹鱼而去,你说是吧。”

    老者不吭一声,不过此时彩虹鱼已经慢慢地吐着泡泡,彩虹鱼随着泡泡飘呀飘呀,最后眨眼之间消失了。

    当李七夜和张百徒能看得到之时,他们已经是处身于另一座城池之中了,这就是彩虹城的第二站龙井城。

    龙井城,传说这城中的龙井藏有瑰宝,绝世无双的瑰宝,但是,这绝是无双的瑰宝究竟是怎么样的,没有人亲眼见过。

    “公子,云端上的那座城,是什么城呢?”从彩虹鱼下来之后,张百徒不由好奇地问道。他听说过,彩虹城有听龙城、龙井城、龙泉城,但是,云端上的那座城,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好像也没有其他人谈起这座城池。

    “不该知道的,就不要去问。”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有一天你能让上面的人高看你一眼之时,该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所以,你好好努力吧,未来你依然是充满了机会。”

    张百徒不敢再问,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重重地点了点头。

    “你先去彩虹轩住下。”李七夜随手给了张百徒精璧之后,然后转身就走了。

    张百徒目送李七夜离开,他也不敢问李七夜这是要去哪里。当李七夜远去之后,他这才去彩虹轩。

    李七夜漫漫地行走在长街之上,他的一颗心不由跳了一下,他的一颗心脏好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样,他不愿多去回忆的往事不由浮现在脑海。

    漫漫而行,走到了长街尽头,一座府邸出现在眼前,这是一座古老的府邸,它虽然是古老,但却是磅礴大气,宛如是一尊巨无霸蹲守在那时一样。

    这座府邸之前,挂着一个木匾,上面写着一个“简”字,就是这么一个古朴的“简”字,却蕴含着无尽的威严。

    简家,彩虹城的简家,一个传奇一般的存在,一个低调到让人敬畏的存在。

    有传言说,简家,是唯一能在彩虹城立足的外人,是唯一能在彩虹城立足的人族。

    彩虹城浩大,曾有不少强大无比的传承,比如说七武阁、海螺号都想在彩虹城建立自己的据点或分堂。

    但是,不管他们有多么的强大,那怕他们海神在世的时候,都无法染指彩虹城,只要彩虹城不点头,七武阁也好,海螺号也罢,都不敢在彩虹城乱来。

    甚至有传言认为,就是有海神在世的时候,也一样不敢指染彩虹城!(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