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洪玉娇的话,上官飞龙不由看了李七夜几眼,有些不甘心,但,他最后还是冷冷地一哼,冷声地说道:“这一次,就算我螭国弟子学艺不精,看在洪世妹的情份上,我也不再追究。但,姓李的,你最好给我收敛一下,这里是我们海妖的地盘!”

    毫无疑问,上官飞龙这话已经是*裸地警告李七夜了。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对于上官飞龙这级别的修士,他也懒得去出手,除非是他自寻死路了。

    上官飞龙最后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后他对洪玉娇抱拳说道:“世妹,我已见到我姐姐,她说也想见一见世伯。待给简老爷子祝寿之后,我们一定登门拜访,拜访世伯。”

    对于上官飞龙这样的话,洪玉娇选择了沉默,什么都没说。

    当上官飞龙走了之后,张百徒都不由有所担忧地对洪玉娇说道:“师妹,上官飞龙的姐姐回来了,这一次只怕他是要上门提亲,这次他只怕是底气十足。”

    对于这样的话题,洪玉娇不由沉默起来,最后,她缓缓地说道:“我是不会轻易嫁的。”

    “这只怕没那么容易。”虽然张百徒没在洞庭湖,但是,他久住百圣堂,对于不少事还是知道的,他不免担忧地说道:“我听说,螭国一直想要一个人族的优秀血统,以传承他们螭国的血统,有人说上官飞龙的血统很强,虽然比不上他姐姐,但,已经是在螭国年轻一代最好的血统了。”

    “我听有些人在说,螭国欲与锦秀谷主联姻。可惜,被对方一口拒绝了。”张百徒说道:“师妹的血统一直是我们洞庭湖最优秀的,螭国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更何况。现在上官飞龙的姐姐回来了,他们背靠海螺号。就底气更足了。”

    “哼,就算上官飞燕回来又如何?”洪玉娇不由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难道他们螭国要强娶强嫁不成!”

    张百徒欲说,但,他最后也只能是轻轻叹息一声,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那个资格去操心。

    尽管洪玉娇是很强硬的姿态,她最后还是对李七夜提醒说道:“李公子,上官飞龙你或者不放在心上。但是,他姐姐上官飞燕你可要小心了。上官飞燕出身于海螺号,深得海螺号诸老的喜爱,有传言说,她有可能会嫁给遮海天子,成为海螺号的女主人……”

    “……有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公子不一定需要与螭国硬碰硬。”洪玉娇好心提醒李七夜说道:“毕竟,在龙妖海海螺号的实力极强,甚至号称他们能号令天下海妖万族。”

    原来上官飞龙出身的螭国也算是这一带海域的一大疆国。当然,在今世之中,对于他们螭国而言。最让他们骄傲的不是他们身上有可能流淌着的真龙血统,最让他们骄傲是他们螭国出了一个上官飞燕,拜入了海螺号门下,成为当世年轻一辈最年轻的神王之一。

    对于洪玉娇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什么话都没有说。

    洪玉娇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她明白李七夜并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

    离开了听龙谷之后,洪玉娇也打算回洞庭湖一趟,向她父亲汇报情况。临走之时,她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此去我禀报父亲。希望到时李公子能与我父亲见上一面。”

    “叫他来龙井城找我。”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洪玉娇离开之后,李七夜对张百徒说道:“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然后去龙井城。”

    张百徒点了点头,此时,他完全听从李七夜的吩咐。

    张百徒把留在彩虹轩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就跟随李七夜前往龙井城。

    龙井城,乃是彩虹城的第二站,从听龙城到龙井城,也唯一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乘着彩虹鱼去。

    跟听龙城一样,没有任何人知道龙井城在哪里,所有人只知道彩虹鱼是唯一能去龙井城的工具,甚至可以说,彩虹城的所有城池都必须乘彩虹鱼而去。

    至少还没有听说过有谁不需要乘坐彩虹鱼而能去彩虹城其他城池的。

    李七夜和张百徒来到渡口之时,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排着长队了。在渡口那里,依然是有一位老者在摆渡。

    这个老者穿着浅蓝色的衣裳,相貌平平,他是一脸的冷漠,向彩虹鱼的修士收钱之时,就好像别人欠他一百万一样。

    当轮到了李七夜和张百徒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去龙井城。”

    这个老者只是目光一扫,看了张百徒和李七夜一眼,冷冷地说道:“你,一枚辟宫精璧。”说着,他指着张百徒说道。

    张百徒被吓了一跳,他不由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我来彩虹城的时候,一直,一直都免费,我,我,我在前不久还在彩虹岛来听龙城也是免费。”

    说这样的话,张百徒他自己都底气不足,因为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免费,这或者有可能摆渡的老者知道他根本付不起这样的钱吧。但是,一直都是免费坐彩虹鱼,这让张百徒心里面都不由惭愧,拿了别人的好处,心里面底气不足。

    “一枚辟宫精璧。”摆渡的老者好像是根本没听到张百徒的话一样,然后向李七夜伸手,冷冷地说道:“你,一千枚大贤精璧。”

    “这,这太离谱了吧。”张百徒被吓傻了,说道:“我们公子在彩虹岛的时候,都不是这个价。”

    “要坐就付钱,不坐就滚。”这个老者完全没有商量余地的态度,冷冷地说道。

    张百徒只好望着李七夜了,这个老者摆明是要宰他们,特别是李七夜,这简直就是要摆明狠狠地宰他一笔。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他把一个小黑袋放入了老者的手中。

    老者也没有多看第二眼,就把小黑袋收入怀里,吹了一声口哨,召唤来了两条彩虹鱼。

    “去云端上的那座城,你收我多少钱?”在临骑上彩虹鱼的时候,李七夜看着老者,笑吟吟地说道。

    老者不由是眼皮跳了一下,他依然是冷着脸,冷冷地说道:“不知道!”

    “钱,不是问题。”李七夜不在乎老者那冰冷的态度,悠闲一笑,说道:“云端上的那座城,我一定会去的,如果需要,你可以拿算盘来算一算,这需要多少钱。”

    这个老者冰冷着老脸,一句话不说,也没吭一声。

    而李七夜坐在了彩虹鱼之上后,依然认真地说道:“我一定要去的,我去的时候希望坐着彩虹鱼而去,你说是吧。”

    老者不吭一声,不过此时彩虹鱼已经慢慢地吐着泡泡,彩虹鱼随着泡泡飘呀飘呀,最后眨眼之间消失了。

    当李七夜和张百徒能看得到之时,他们已经是处身于另一座城池之中了,这就是彩虹城的第二站龙井城。

    龙井城,传说这城中的龙井藏有瑰宝,绝世无双的瑰宝,但是,这绝是无双的瑰宝究竟是怎么样的,没有人亲眼见过。

    “公子,云端上的那座城,是什么城呢?”从彩虹鱼下来之后,张百徒不由好奇地问道。他听说过,彩虹城有听龙城、龙井城、龙泉城,但是,云端上的那座城,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好像也没有其他人谈起这座城池。

    “不该知道的,就不要去问。”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有一天你能让上面的人高看你一眼之时,该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所以,你好好努力吧,未来你依然是充满了机会。”

    张百徒不敢再问,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重重地点了点头。

    “你先去彩虹轩住下。”李七夜随手给了张百徒精璧之后,然后转身就走了。

    张百徒目送李七夜离开,他也不敢问李七夜这是要去哪里。当李七夜远去之后,他这才去彩虹轩。

    李七夜漫漫地行走在长街之上,他的一颗心不由跳了一下,他的一颗心脏好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样,他不愿多去回忆的往事不由浮现在脑海。

    漫漫而行,走到了长街尽头,一座府邸出现在眼前,这是一座古老的府邸,它虽然是古老,但却是磅礴大气,宛如是一尊巨无霸蹲守在那时一样。

    这座府邸之前,挂着一个木匾,上面写着一个“简”字,就是这么一个古朴的“简”字,却蕴含着无尽的威严。

    简家,彩虹城的简家,一个传奇一般的存在,一个低调到让人敬畏的存在。

    有传言说,简家,是唯一能在彩虹城立足的外人,是唯一能在彩虹城立足的人族。

    彩虹城浩大,曾有不少强大无比的传承,比如说七武阁、海螺号都想在彩虹城建立自己的据点或分堂。

    但是,不管他们有多么的强大,那怕他们海神在世的时候,都无法染指彩虹城,只要彩虹城不点头,七武阁也好,海螺号也罢,都不敢在彩虹城乱来。

    甚至有传言认为,就是有海神在世的时候,也一样不敢指染彩虹城!(未完待续)

第六十五章 会面    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多难的嘴唇开始剧烈的哆嗦了起来,人证就不需要了,他就是当事人!物证这里也有,至于动机四乡八里密密麻麻的罗罗塔人尸体更是格外充分,他喘息了一会儿,更是有人前来回报,说是不远处的窝棚里面发现了十几具自己人的尸体,应该是有奸细穿了其中一人的衣甲混了进来

    而这时候,旁边的一名使女突然发出来的撕心裂肺的大叫声便成了最后一根稻草准确的说,便是让多难完全失掉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嬷,王嬷(当地对头人妃子的尊贵称呼,类似于中原的娘娘),你怎的拉?”

    多难立即就转头过去,便见到了自己最心爱的夷姬已经是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就和之前碰到了那道红光的几名巫战一模一样,双目紧闭,脸色铁青,完全是失去了活着时候的千娇百媚,一看就不像是活人了。

    “不!!”多难从胸腔深处发出来了一声难以遏制的痛苦大叫,一下子就急怒攻心昏迷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过了整整三个时辰了。

    多难一醒来,眼窝都是深陷了下去,双眼当中充满了血丝,凶光四射,他略喝了半碗首乌药汤就一挥手,药碗直飞出去将一名使女砸破了头,鲜* 血汩汩的外流着,这使女却是咬着牙不敢动,知道这时候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把自己当成一根柱子,否则的话就不是被砸破头那么简单了。

    然后多难犹豫了半晌,才艰难的道:

    “夷姬呢。”

    旁边没有人敢答话,隔了一会儿,多难才狠狠一拳砸在了旁边的木几上,狂吼了出来:

    “夷姬呢?!!!!”

    这时候,外面守护着的亲军大将。也是多难的大儿子才闻声走了进来,他是少数不多的敢在这时候发出声音的人:

    “夷姬死了。”

    然后军帐里面就是一阵难堪无比的沉默,隔了一会儿,多难才一字一句的道:

    “传令下去,攻城,屠城!”

    ***

    多难当然都不会想到,先前的那一场刺杀完全就是林封谨等人布置下来的一场戏而已,目的就是要他的这两个字:

    屠城!!

    那道用来暗杀他的红影,自然是林封谨身边的土豪金,放着两位巫凶在这里要给它改头换面。那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至于各种证据,更是举手之劳,要坐实在了倒霉的罗罗塔人身上,也是易如反掌。

    要满足大巫凶杀人盈野,死伤数目要超过千人,并且还是越多越好的要求,林封谨既然不能在战场上满足,那就只能打屠杀的主意。

    本来对这个计划。无论是力巫凶还是都巫凶都是有异议的,不过在目睹了罗罗塔人的厨房里面直接挂满了人肉做的腊肉之后,便停止对林封谨的劝说,因为面对有着食人。并且还是拿自己的西戎同胞当成食物的这个民族来说,他们已经是找不到什么话说了,只有用鲜血才能洗涤他们身上的原罪。

    不过,屠城这种事情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还要负责激起多难这边的怒火才行。

    所以,林封谨最初选定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多难。多难死后。他的大儿子陪在身边,更是手握兵权,所以整个军队依然是有主心骨的,不会出现四分五裂的状况,而他的大儿子就算是再不情愿,也有九成九的机会下令屠城为父复仇,这样一来的话,林封谨的目的自然是很轻松就能够达到。

    但力巫凶的心地却是相当的仁厚,他觉得多难这个头人行事还不错,远在大多数的西戎头人之上,这样的一个人死了太可惜,于是便将目标定在了多难身边的夷姬身上,而且在林封谨的面前也是保证了行事也会成功。

    一切的情况就是这样,当然,多难是被蒙在了鼓里面,并且事情的真相除非是林封谨他们亲口承认,否则的话,就算是别人主动去告诉多难,他也未必会相信,因为这个故事也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再说了,在多难的怒吼声的催促下,罗罗塔人虽然能依靠着“首万”的围墙,木桩的防护进行顽抗,但是依然只坚持了两个时辰就宣告被击破,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必多说了,大群如狼似虎的西戎了冲了进去,展开了一场惨烈的洗劫,当多难下令吹响三长三短下令停止的牛角号的时候,其中还活着的人大概也就只剩余下来了一小半,屠城死掉的人数,至少也是在五千以上!!

    满足了大巫凶的这个条件以后,接下来自然就是按照他的吩咐来修筑相应的祭坛,这就更简单了,甚至根本就不用告诉多难,此时都巫凶随口说了一句自己要修一座法坛来压制冤魂,十个人当中至少有七八个都愿意来帮手的。

    至于那些巫战会不会看出些什么破绽就更不用担心了,因为这一座法坛修筑得十分奇特,占地也是非常宽广,弯弯绕绕的仿佛是迷宫一般,就连都巫凶和力巫凶两人都是从未见过,那些巫战就更不可能知道了,对于不知道的东西,他们当然不敢妄言好坏,恐惧本来就是源于未知,更何况在他们的心中,力巫凶和都巫凶的强悍也是平生仅见,因此更不敢多说什么话,唯恐自己丢脸。

    等到了半夜的时候,林封谨就带上了大巫凶的骨灰,然后进入到了法坛当中,这法坛虽然修筑得简单草率,路线地形却是复杂无比,并且林封谨也感觉到了有明显的聚集阴气和怨气的作用,寒气逼人,甚至还有鬼哭鬼嚎的声音,甚至形成了若有实质的乌云一样的东西覆盖在了周围。

    相信若是普通人在这个时候进入到这里,搞不好就会被怨鬼夺魄,惨死当场,不过林封谨有神器附体。自身的神念更是坚刚若铁,自成天地,则是对这些东西根本是可以无视了,直接就朝着阵眼处行了过去,在行走的过程当中,还默运小衍醮这样的神通,顿时就有着丝丝缕缕的紫红色雾气释放了出来,弥漫了在了半空当中,渐渐的,连天上的星光也是被朦胧了。

    等林封谨走到了法阵的阵眼当中以后。矗立当场,这里却像是台风眼那样,三丈内似乎有一层半透明的罩子将周围笼罩住,那些越发暴躁的冤魂鬼魄都是进不来,林封谨在这阵眼当中呆着都觉得极不舒服,因为此地的阴气之浓郁,几乎快要赶上中阴界,堪称是人间鬼蜮,若是在这里多呆上半天。那么搞不好以他的身体素质都要阴气浸体,然后大病一场。

    来到了这里以后,大巫凶的身影就徐徐的漂浮了出来,看起来却是和其余的那些飘渺的鬼魂截然不同。甚至有几分威严的模样,他看了看周围以后便道:

    “居然死了这么多的人,虽然有的人气血不旺,应该不是健壮男子。但数量之大,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了。”

    林封谨笑了笑道:

    “大巫凶有命,自然是无所不从。要做到最好了,并且这事大巫凶还说得明明白白,我真的是危在旦夕,势若危卵仿佛在走钢丝,那当然是要加倍的重视。”

    大巫凶如何听不出来林封谨话中流露出来的若有若无的质疑之意,却是置若罔闻,长叹了一声道:

    “首先,我要确定一件事,你是命格妖星吧?”

    林封谨很干脆的道:

    “不错。”

    大巫凶道:

    “那么你知道妖星的本质是什么吗?”

    林封谨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问这个问题,当下便是很干脆的回答道:

    “之前在北齐那边曾经遇到过了一头妖熊,叫做黑山君,他似乎也是命格妖星,也和我讨论过同样的问题,便说妖星这东西,其实是由众多的上古巨妖的怨念和执念真灵不灭,在天外汇聚,最后凝结成的。”

    “每一次地面上出现改朝换代,大灾大难的时候,妖星也就会秉持地面上的煞气而兴盛,进而靠近地面,兴风作浪,想要颠覆掉目前人类的时代。哪怕是在平时风调雨顺的时候,妖星也是一样的在月亮的暗面偷偷的隐藏着,只是因为没有人间散发的煞气没有办法大肆活动而已。”

    大巫凶微微点头道:

    “看来这黑山君并没有对你隐瞒什么,他说的基本都没有错,就算是有什么谬误,估计也是他自身的情报不足而造成的,他除了这些东西之外,还没有对你说别的东西吗?”

    林封谨回忆了一下道:

    “有,分别的时候他有告诫我,不要沉醉于自身的妖命之力,反而要想办法限制,这妖星的宿命,本来就是个莫大的诅咒不过又说得很不详尽,就说这种东西应该是因人而异,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大巫凶看着林封谨叹息道:

    “他能告诉你到这一步,真的是十分难得了,他说的东西,都是真话啊,只可惜,看起来你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林封谨叹了口气道:

    “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大巫凶,汉人这边有一句话:有的时候就算是知道面前是一杯毒酒,也不得不饮下去,因为喝掉了以后就算是中毒,也好歹能过一会儿再死,不喝的话马上就得渴死了,更何况我此时也是达到了内视入微的境界,手中的权势也是不小,也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自查或者说是请人检查身体,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要说这身上有什么毛病的话,那还真的没有发现。”

    大巫凶淡淡的道:

    “这就是今天我叫你前来,和你密谈的真正原因了如果这个秘密这么容易被你窥破的话,那么妖星的名字,又怎么可能让人颤栗几万年!”

    当大巫凶说出“几万年”这三个字的时候,林封谨心中陡然颤抖了一下,并且完全是毫无理由的,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戳中,并且远处的风,似乎也是响起来了沉闷无比的怒吼。他大口呼吸了几下,然后道:

    “正是要请大巫凶指点迷津。”

    大巫凶道:

    “当年妖族统治大地的时候,修炼有成的巨妖便能超脱出人间世,然后飞升而去,进而形成我们现在看得见的天外星宿,便是此时的二十八宿,他们的名字就叫做天妖,能成为天妖的,无一不是在潜质,努力。运气方面都十分完美的幸运儿。”

    “作为所有妖族的修炼目标,想要冲击天妖阶位的可以说是比比皆是,但最后成功的也只有这二十八人而已,失败的却是若恒河沙数,数不胜数,在这些失败者当中,却有一些妖王十分特殊,他们的自身真魂,已经是被修炼磨砺到了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登峰造极的地步,哪怕是冲击天妖阶位的失败,也只能让他们肉身毁掉,魂魄虽然散碎掉。却是不灭,在漫长的时间过后,依然能重新聚合。”

    “这些妖王最后一共有十二头,依靠自身的真魂不灭。不停的转世重生,冲击天妖直到妖族的气运被消磨殆尽,人族统治人间界。这十二名妖王依然是极不甘心,他们甚至不惜投胎人类,以人身修炼继续冲击超脱之路,不过有一句话叫做相由心生,所以他们就算是投胎人类,最后也是有非常鲜明的妖族形态。好在当时人妖的混血并不罕见,所以也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

    “这些不灭妖王天生就多了数万年的见识,哪怕是投胎人身,也是一样的赫赫有名,甚至也是在史书上面留下了自己的名声,他们就是传说当中强大无比的十二祖巫,执掌着天地之间最终的十二条法则和奥秘的强者!”

    “只是,尽管已经对天地大道已经领悟到了如此精微奥秘的地步,十二祖巫依然没能完成自己的心愿,成功超脱,这是因为,他们在选择了让自己真魂不灭的同时,却也是失掉了破釜沉舟决然进取精神,所以,十二祖巫的实力,虽然是达到了这十二位妖王的巅峰状态,可是,依然还是没能迈过超脱这一步!”

    林封谨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顿时吃惊的道:

    “十二祖巫这么说起来的话,他们就是你们巫门的老祖宗了?”

    大巫凶道:

    “不错。”

    大巫凶在娓娓的讲述着这些东西的时候,周围的风刮得更是恐怖了,发出了鬼哭神嚎似的怪声,这风并不像是台风那样,有着大气磅礴,甚至连天空大地海洋都要疯狂横扫而过的浩瀚气势,而是东一股西一股阴阴的刮着,仿佛是潜伏在暗处的刺客,时刻都在窥视着你的弱点,又若悄然蠕动着鳞片爬行的蛇,吐着红信似乎随时都在寻找机会将湿滑的身体缠绕上来!

    “难怪得大巫凶述说这些上古秘闻如数家珍。”林封谨心中涌现出来了这么一个明悟。

    大巫凶也是淡淡的道:

    “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东西,便是因为在几百年之前,我就无意当中违反了戒律,用魂体分离的巫法,翻看了隐藏在中阴界当中的失传秘经:歧邪祖巫经,我的资质如此之差,为什么能修成大巫凶?便是因为这本巫经上记载的东西确实神奇,然而我为什么会遭受这转世也无法消除掉的恐怖诅咒:大恶之咒,也是因为打开了歧邪经,知道了这些上古秘闻!”

    林封谨此时也顿时明了,难怪得大巫凶的魂魄居然如此强大,居然可以只依附于骨灰存在而不消散,应该就是修炼了十二祖巫流传下来的锻炼真魂的秘术,而他所中的那大恶之咒,应该就是野猪所中的凶之术的完整版本吧。

    而林封谨也是注意到,此时笼罩在了自己和大巫凶周围的阴气怨气,还有蒙蔽天机的紫色雾气居然都不知不觉的消失了一小部分,他忍不住吃了一惊道:

    “这是什么情况?”

    大巫凶淡淡道:

    “我告诉你的这些东西,都是天地之间的机密,要想超脱诸界,自然就要引发天劫,要想知道这些秘闻,那么引发的自然是地劫了时间有限,我接着说吧,十二祖巫最终还是次第凋零,肉身枯萎,接下来的事情想必也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人间界的灵气居然开始变得稀薄了起来,就像是小池塘里面不可能养得出真龙一样,十二祖巫,也开始绝望的发现,他们投胎之后能达到的高度,也是越来越低,根本就连冲击超脱的门槛都摸不着了。”

    “而十二祖巫的真魂也绝对不是永久不灭的,尤其是在失去了充沛的灵气支撑下,所以,最后他们只能施展出来了最后一步,那便是联合在了一起,将所有的力量都爆发了出来,放弃了一切不惜集合十二人的力量最后冲击一次!”(未完待续……)

    ps:今天微信上又有放出以前做的王牌游戏的原画,有没有同学猜猜看,是什么怪物?有兴趣的请加微信公众号,卷土。i129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