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事实上,若是换成了别人来问这个问题,相信早就被乱刀砍死在这里了,这他娘的不是扯淡,来消遣我们家头人的吗?也是亏得巫凶之名凶名极盛,并且面前的这位连巫战也是吃了大亏,所以旁边的护卫才不敢乱说话,只是看他们握刀的手背上都浮凸出来了一根根青筋,便知道这帮人对都巫凶的问题极不满意。

    不过,都巫凶对这一切却是视若无睹,嘿然一笑道:

    “何须如此麻烦?头人可以用三象在前,呈现出品字型开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老夫便是,区区的泥泞河滩,简直是不值一提。”

    旁人听了都巫凶的话,都是吃惊无比,不过好在西戎这里对巫凶的恐惧和敬畏,那是从婴儿时期就开始营造并且一直都在加深的,所以竟是无人敢站出来多说半句话,最后还是一名巫战站了出来,沉声道:

    “都巫凶你是什么意思?”

    都巫凶仰天一笑道:

    “哈哈哈哈,我是什么意思?你按照我的话去做不就知道了吗?”

    这时候,头人多难才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一挥手道:

    “好,那就按都巫凶的话去做。”

    很快的,三头战象就被赶入到了前方泥泞的河沼当中,呈现出品字形,徐徐的对准了对岸走了过去,此时一干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都巫凶的身上,看他究竟有什么法子,没想到都巫凶嘿嘿一声冷笑,便是径直抬脚,对准了前方已经是被战象踩踏得稀烂的河沼当中走了过去。

    只是,在他的脚即将接触到了浑浊的泥水的时候,下方却是忽然出现了一层透明的硬物。并且朝着两边迅速延伸!!都巫凶便仿佛是闲庭漫步的跟随在了战象身后走着,从他的身后,却是开始延伸出来了一条宽达丈余的半透明道路。漂在了河沼之上。

    一干人此时端的是目瞪口呆,当下便是有一名猎户迅速的跑过去。拿手一摸,顿时失声大叫了出来:

    “是冰!!这,这竟然是冰凝结出来的大道!!”

    这时候,头人多难都完全难以置信,大步走了上前去,不顾别人拦阻,伸手上去一摸,顿时就凭空生出来了一股狂喜的感觉。这寒冰大道的厚度,竟然至少都有一掌,拿过旁边侍卫的器械猛敲,也就出现了一个白印子而已,显然坚固无比。

    此时头人多难的心情,估计就和现在中大奖的感觉差不多吧,都巫凶露了这么一手出来,本来五五开的战局那就一下子变成了二八开!并且头人多难更是忍不住会想,自己延请来的可是两大巫凶啊,这位都巫凶已经是给了自己一个天大的惊喜。另外的那一位力巫凶还没出手呢!

    当然,头人多难永远都不会知道,这条冰道其实是和都巫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都巫凶在这件事上面出的唯一力气就是徐徐的往前走而已,能搞出来这样惊人的一条冰道,那自然是野猪老婆玛纹,黑帝镜加上水娥这三管齐下的联手功劳。

    “上,上啊!!”头人多难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威严和仪态了,一下子就从藤椅上面跳了起来,声音甚至因为激动而变得尖锐:

    “还等什么,等冰化吗,所有的人都马上跟在巫凶大人的身后撵上去!”

    ***

    接下来的这一战。便是根本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当战象大声嘶鸣着冲入敌阵的时候。

    当多难带来的军队浑身上下都是干爽无比的成功过河的时候,

    当罗罗塔人的一干战士都是目瞪口呆的时候。

    当一干“那素父”都纷纷的被巫战击杀的时候,一切便是大局已定,这一战的轻松程度,可以说是远远超出了旁人的想象,多难带来的战士大概死掉的只有二十来人,重伤的不到五十人,剩余下来的就完全是捉俘虏也似的击溃战了。

    多难头人更是兴奋无比,下令乘胜追击,最后才在河谷当中最大的据点“首万”这里停住了脚步,这个据点并不算太大,长宽七八百步,大概就是一个大的镇子规模,不过里面已经可以说是塞满了人。

    若来的敌人不是多难,那么罗罗塔人凭着据点的围墙还能挣扎固守一番的,但是在十头战象还有八头能出战的情况下,单是用撞的方法也能将这围墙破开了,何况根据之前收集来的情报的分析,“首万”这里只有两口井,在里面的人口已经可以说是远远的超出了饱和的情况下,只是围而不攻,便能够让里面的人不战自溃。

    多难头人显然也是打的这个主意,他对自己手下的性命还是相当看重的——-或许这就是此人能在三十年内以下辖五个寨子的小头人发展到了现在的规模的根本原因。所以,在将“首万”围了个结结实实以后,他就下令手下的人四处外出劫掠去了,战争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杀人,上到君王,下到小兵,压上身家性命在战争当中,原因不就是胜利的一方可以收取战争红利吗?

    此时林封谨与都巫凶也是跟随在了一干“西戎勇士”的后面,朝着前方的一个大村子走过去,这些“西戎勇士”也都是猎户,地痞,庄稼汉子组成的临时队伍而已,不过干起搜刮劫掠的事情也半点儿不含糊,冲进去了以后自然少不得就要杀人放火抢劫。

    不过,当林封谨一行人进入到了村子里面以后,忽然见到了一群西戎人居然仿佛是见到了鬼似的,脸色发青的从一处大宅子里面逃了出来,有不少人一面逃还在一面呕吐的,看起来狼狈不堪,不过又不像是被暴力强行赶出来。

    林封谨和都巫凶对望了一眼,便是走了进去,在大门里面就看到了两个被砍死的人,致命伤都是在背后。鲜血汩汩的流淌了出来,看起来应该是忠心的家丁在顶着门,最后被撞开了以后。被追上惨遭砍死,这也是乱世当中再常见不过的事情。就仿佛是蚂蚁被踩死一样,完全不值一提。

    接下来两人继续朝前走,忽然有个满脸带血的罗罗塔人,从旁边扑了上来,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手中攥住的是一把镰刀,对准了两人当头就劈,都巫凶转头望去。目中光芒一闪,这人立即就像是正面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一下子就倒飞了出去,却又不落地,而是悬挂在了空中,双脚乱踢乱蹬,却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似的。

    这却是都巫凶自行炼制出来的鬼魄在护主了,这鬼魄其实就像是虎伥那样,乃是一种特定的鬼物,却是可以依附于人的阳气而生存。来无影去无踪,也是相当的厉害凶横。

    林封谨和都巫凶两人连眼皮都不抬,直将那名罗罗塔人视为无物。继续转过弯去朝前走,鼻子里面闻到了一股烟火气,应该是在往厨房走的路上,从路边的淋漓洒落的呕吐物上就能看出,他们应该走在了正确的路上。

    大概又走出来了三四十步以后,两人都来到了厨房里面,四面打量了一下,然后就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隔了一会儿,林封谨便淡淡的道:

    “我觉得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都巫凶脸上的一块肉都在突突的跳着。隔了一会儿才道:

    “我觉得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两人一面说着,一面转身走了出去。都巫凶忽然道:

    “我觉得还是烧了吧。”

    说着便转身过去,弹出了一道符箓。那符箓落在了厨房上面,顿时就有火焰熊熊的燃了起来,将偌大的厨房顷刻之间就烧成了一个大火炬,也照亮了房梁下面吊着的密密麻麻的东西。

    在西戎这里,气候潮热,要想保存肉类,烟熏和腌制都必不可少,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腌后熏,对于烧柴的人家来说,柴火的烟雾也就不能浪费掉了,所以一进厨房,就能见到房梁上挂着不少腌肉,尤其是靠近灶头的地方。

    这一家罗罗塔人想必是个大户人家,厨房里面挂着的腌肉更是不少,问题就在于,这些腌肉是不能细看的,因为细看之下,就会惊恐的发觉这些“腌肉”竟然是是人手,人脚之类的!!

    罗罗塔人将外族人当成是食物的风俗,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等到都巫凶走了出去以后,接着就去见力巫凶。

    力巫凶有一项本事,便是除了巫术厉害之外,在巫医方面也是颇有造诣,各种疑难杂症还是颇有办法的,所以他走的便是上层路线。

    都巫凶见到了力巫凶之后,沉默了一会儿便道:

    “我刚刚已经去亲眼看了,和公子一起去的,这些罗罗塔人确实是罪孽深重……那个计划可以实行了,你这边呢?”

    力巫凶道:

    “多难此人虽然行事暴戾狠辣了一些,但也都是在头人的范围内,并没有什么取死之道,不过,他却是极为宠爱一名夷姬,这女子乃是跟随着父兄从西面的挝边国来的,当时路上遭遇盗匪全家被杀,因此长大了以后心中便是有一股戾气,甚至喜欢食红浆,蛊惑多难来荼毒子民,可以将她当成目标。”

    都巫凶听了也是大皱眉头,西戎有食猴脑的习俗,吃这玩意儿就叫做“食白浆”被认为是高档菜,但是“红浆”就是指的人脑了,因为当时将这东西弄出来,是一个巫凶拿来治病用的,色泽发红,就叫红浆。

    巫凶草菅人命,十分凶残是不假,但是一些基本的人的伦理行为和道德还是要遵守的,因此也怪不得力巫凶看不顺眼,都巫凶听了以后便道:

    “好,我这就去报给公子知道。”

    ***

    黄昏时分,肥沃的河谷土地上,已经是燃起来了点点的篝火,同时到处也是冒出了一阵阵的烟雾,朝着天空上蔓延着,

    只是这已经不是什么向晚时候农家烹饪的炊烟,而是烧房毁寨的滚滚浓烟。

    此时就连林封谨也要承认,多难在统治方面确实是有一手的,凡是在大军面前表示了“恭顺”的村落。则是只劫掠去他们家产的一半而已,凡是胆敢进行抵抗的村落,则是所有的财产被夺走。敢于动手的人被杀掉,房屋被烧。同时所有的人被贬为奴隶,一半人被当成战利品带走,一半人呢却是赏赐给“恭顺”的村子。

    只是从这一件事就能看出,多难打的绝对不是说抢了就跑的主意,他是打算在这里扎根下来!而河谷这边的耕地肥沃,耕作栽培方式也是与西戎的丘陵山地地带截然不同,所以他的这政策兼恐吓,怀柔。惩罚,拉拢等等手段于一体,更是巧妙的在这些罗罗塔人当中制造出来了两大对立的阶层,居然自己还不花一文!手段之妙,连林封谨也是要忍不住为之赞叹一番的。

    一个人做了件得意的事情,总是喜欢朝着周围的人夸耀一番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说的也就是这个道理,此时对这位野心勃勃的头人多难来说,眼见得这条本来属于罗罗塔人的富庶河谷已经是九成九被自己吞了下去,而且还是付出了极小的代价。那么肯定是心情十分舒畅,要摆酒庆功一番的。

    要知道,这里可是一块大肥肉啊。西戎这边土地贫瘠,不要看多难乃是百寨之主,地盘十分惊人,可是若论粮食的出产的话,这条三三河谷一季的出产就能差不多顶上多难领地大半年的收获了,并且三三河谷这里还能一年两熟!因此用“根基之地”来形容也是半点儿都不为过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多难和一大帮手下自然是喝得那个十分尽兴,不过有道是乐极生悲,就在宴席到了最兴奋热烈的时候。一直都在旁边闭目养神的都巫凶忽然站起身来惊道:

    “不好!这是何物?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戾气?”

    都巫凶此时虽然才来了几天,也就只当着他们的面露了一手。可是在多难这帮人的心目当中,已经堪称是大巫凶一样的强人了。并且都巫凶素来都是显得十分淡定的,仿佛是天塌下来也不能如何,忽然这样的动容,一定是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发生。于是一下子所有的人都是安安静静的老实了下来。

    都巫凶侧耳倾听了少许,冷不防就脸色大变,指着多难道:

    “头人小心!”

    多难的反应根本就不可能快到什么地方去,不过好在这时候力巫凶在他的旁边不远,一脚就踹在了旁边的一名护卫身上,这名护卫手舞足蹈的飞了出去,一下子就将多难撞飞,就在撞飞开去的一瞬间,多难之前所呆的地方,顿时就发生了猛烈的爆炸,泥土簌簌而落的时候,一道诡异的红色光芒飞了出来,多难身边也是有巫敌护卫的存在,立即就好几人前去拦截。

    能够被多难选出来在身边卫护的,毫无疑问肯定是一等一的死士了,可是在那诡异的红色光芒面前,却根本就仿佛是土鸡瓦狗一般,一旦沾染到了那红色的光芒,便是直接僵硬,倒地不起,显然已经是当场身死。

    这些人本来就是用来给多难做肉盾卖命的,死了也就死了,关键是他们的死却是半点意义都没有,连给多难争取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争取到,这才是最最要命的地方的啊!

    眼见得那一道红色光芒已经是直扑到了多难的面前,多难根本就没有抵抗的余地,只能闭目等死,然而这时候,斜刺里却是一下子伸出了一只手来,拽住了多难脖子后面的衣服,一下子就将他朝着后方快速拉拽了开去!

    拉住他逃走的人,正是力巫凶,

    这顿时就让多难有了苟延残喘的一点时间,

    只是绕是这样一追一逃的势头已经形成,多难依然是觉得死神迫在眉睫,并且还凶恶无比的对准了自己露出了狰狞的微笑,因为那红色光芒依然是在速度上占据优势,一点一点的迫近,若是这样的死了,还真不如当时反应不及被杀掉的一了百了来的省事舒心。

    好在这时候,远处的都巫凶浑身上下的衣袍都鼓荡了起来,对准了这边指了一指,然后那衣袍就一下子泄了下去,这时候几乎要绝望的多难就见到,那噩梦一般逼来的红色光芒忽然颤抖了一下,然后就飞入到了地下,消失不见,只是脱皮也似的在空中留下来了一团蝉蜕一样的东西。

    多难这时候一下子就觉得浑身上下都瘫软了,仿佛所有的精气神都在先前被追的那几个呼吸时间当中燃烧消耗殆尽,毛孔里面的冷汗更是仿佛喷泉一样的涌了出来,顷刻就将身上的**打湿,喘息了半天才道: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都巫凶沉着脸走上前来,在地上找了找,然后将那团蝉兑似的玩意儿从地上找了出来,却是一张半透明的膜,上面隐约有个符文印记,这符文印记倒是相当眼熟,罗罗塔人当中的“那素父”的长袍上就有这个记认,乃是他们的圣徽。(未完待续)

第1243章龙吟    “啊”一时之间,树林中乃是惨叫起伏,在惨叫起伏的声音中响起了一阵阵的“喀嚓、喀嚓”的骨碎之声。

    此时李七夜乃是一脚一脚地踩碎了这几个修士的双腿,这几个修士的双腿被踩得粉碎,惨叫声就像杀猪声一样,响彻了整个树林。

    “是谁这么狠呀。”这样的一阵阵惨叫声惊动了附近的一些修士,这让附近的一些修士都好奇地往这边看来,当看到李七夜一个人就一一踩碎这几个修士的双腿之时,很多人都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个人族小子是何来历,竟然敢如此狠。

    最后,“砰”的一声,李七夜一脚踩在那个贵气公子模样的修士身上,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你,你,你别乱来,我,我,我可是螭国的弟子,我,我,我螭国可是龙妖海一大教,你,你若杀了我,我,我,螭国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个贵气公子模样的修士被吓得脸色发白,忙是大声叫道。

    “啊”这具螭国弟子话还没有说完就是一声惨叫,听到“啊”的一声,他的手腕被李七夜踩碎。

    一时之间,吓得这个螭国弟子和其他的人都闭口,不敢说话,他们也明白这一次自己是踢到铁板上了,遇到了狠人了。

    李七夜只不过是给他们一点教训而己,如果他要杀他们的话,那简直就比碾死一只蚁蝼还要容易。

    “砰”的一声,李七夜一脚就把螭国弟子踢飞,踢得他重重撞在大树上,冷冷地说道:“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这几个修士此时被吓得屁滚尿流,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那是如蓬大赦一样,连滚带爬,急忙逃走。

    那个螭国弟子爬得足够远之后。出身于大教的他有些咽不下这口气,他忍不住说道:“小子。你,你,你有本事就留下姓名。”

    对于螭国弟子这样声名厉内荏的话,李七夜只是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李七夜!”

    一听到这话,这位螭国弟子顿时吓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因为他也在刚不久听过这个名字。

    “李七夜”一些在林树外看热闹的修士听到这话不由大吃一惊,特别是听过从碧洋海传回来消息的修士。更是脸色发白,脸色大变,说道:“他就是孔雀树的徒弟,孔雀地的传人。他,他就是帮助孔雀树血炼亿万广海鱼的那个家伙,难怪这么心狠手辣!”

    孔雀树血炼亿万广海鱼以续寿,这件事已经传到了龙妖海,当然,很多人是认为血炼广海鱼这是孔雀树的杰作,而李七夜作为控树者。作为孔雀树的弟子,也是因为孔雀树的威名,一夜之间广为人知。

    “妈的呀。他就是帮孔雀树血炼亿万广海鱼,灭了整个广海族的家伙呀,孔雀树祖绝对是大凶人,这家伙成为控树者,成为孔雀树的徒弟,他也不是什么信男善女,那也绝对是一个小凶人。”有修士不由骇然地说道。

    血炼亿万广海鱼,把天灵界一个最大的种族在一夜之间屠灭,这样惊天的大事不知道震撼着多少人。就算很多人认为这一次血炼亿万广海鱼幕后是由孔雀树主持。而李七夜作为帮凶,那也是一夜之间变得凶名赫赫。

    试想一下。亿万生命,一夜之间被炼化掉。这样的事情,不论是谁听到了都会双腿发软。

    至于螭国弟子和他的同伴们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转身就逃,能逃多远就逃多远,至于报仇之事不敢去想了,李七夜的凶名都已经把他们的胆子吓破了。

    一时间,树林外的不少修士也是脸色不好看,甚至有很多修士退得远远得,不敢上前来,他们可不想惹这样的凶人。

    李七夜不理会他们,倚靠在树上,看着张百徒。

    虽然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张百徒依然没有什么动静,但是,李七夜对于他还是有信心的,因为他们张氏祖先与这块地方,或者说,他们张氏祖先与彩虹城有点渊源,只不过这里面的东西,他们这些子孙早就不知道了而己。

    时间一刻又一刻过去,张百徒依然没有动静,似乎他一无所获。

    在此之前,只怕没有几个人会来看张百徒悟道,毕竟,听过他名字的人都知道张百徒资质完全不行,他拜了那么多师门都是一无所获,他在此悟道那也是白白浪费时间而己。

    不过,现在听到李七夜的大名,有一些修士也就为之好奇,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凶人为什么会跟张百徒混在一起,但,他们也想看一看张百徒有没有收获。

    时间一刻一刻过去,张百徒依然没有动静,不过幸好的是,张百徒已经入定,他完全是平静下来。

    “张师兄能行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身边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不知道什么时候,洪玉娇已经站在了李七夜身旁,她也是颇为关心地看着坐在树下的张百徒。

    李七夜连动都没动,只是淡淡地说道:“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怎么样的人物,根本不知道自己祖先经历过什么。或者,你们根本对于自己祖先不愿兴趣。”

    洪玉娇张口欲言,但,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事实上,她也一样对于自己祖先是一无所知。

    “你是孔雀地的传人,也是控树者。”过了片刻之后,洪玉娇开口说道。这一次洪玉娇回去之后,也算是摸清楚了李七夜的底细,知道李七夜的来历。

    李七夜没有回答洪玉娇的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张百徒而己。

    “在此之前,我是对你有所误会。”洪玉娇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她缓缓地说道:“孔雀树祖一直庇护人族,受人族的尊敬和爱戴。你是孔雀树的弟子,又是孔雀地的传人,对我洞庭湖没有所图。”

    洪玉娇的话,让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外界有很多人是误认为他是孔雀树的徒弟,认为他是孔雀地的传人。

    对于这样的误会,李七夜也懒得去解释,最多他也只是置之一笑而己。

    “我父亲想见见你。”洪玉娇沉默了一下,最后,她缓声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他想谈什么呢?谈百圣堂吗?或者是想谈一谈铁鳞宗发生的事情。”

    “或者,也可以谈谈人族。”洪玉娇说道:“孔雀地是锦秀谷之后的最大人族庇护地,我们洞庭湖虽然不如孔雀地广,但,孔雀地和洞庭湖也有很多事情可以相扶相持。”

    “无所谓了,他想谈的话,就让他来见我。”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

    洪玉娇张口欲言,但,还是止住了,这话让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说,李七夜这话完全就像是在命令她父亲一样,这种话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该来了。”一直看着张百徒的李七夜此时目光一闪,缓缓地说道。

    听到这话,洪玉娇忙是向坐在树下的张百徒望去。此时,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接着,张百徒全身亮了起来,散发出了光芒。

    就在这个时候,张百徒背后所靠着的老树竟然轻轻地摇晃起来,而张百徒的身体也随之震了一下,好像是触摸到了什么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张百徒的身体越来越亮,慢慢地这光芒形成了一道道的光芒,与此同时,那棵老树竟然不再摇晃,隐隐地响起了一阵阵的若有若无的声音。

    仔细认真地听这声音,隐隐间,好像是有一条龙在吟唱一样,似乎,又是在说着什么话,不过,这声音一般让人听不懂。

    “真的是龙吟声吗?”在树林之外的一些修士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双眼睁得大大的。

    “这,这,这不可能吧,张百徒竟然能得到奇遇了?”看到这样一幕的修士都不由为之傻眼,喃喃地说道。

    这在很多修士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一直有人说听龙谷有龙吟之时,但是,好像只有极少数的强者才能听到这样的龙吟声,其他人似乎都好像是没有这样的奇遇。

    至于张百徒,那就更加不可能了。知道张百徒的人都觉得张百徒的天赋绝对是垃圾,他拜了无数的师门,都是无所获,这样的一个人,在很多人眼中看来,那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这样的人,在别人看来,根本就不可能悟道,想在这听龙谷听得到奇遇,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但是,此时张百徒却发生了异象,最不可能的事情却发生在眼前。

    “龙吟声吗?”此时洪玉娇都不由为之失神,她对张百徒也不抱希望,这并不是她看不起张百徒,因为张百徒的确是在修练上有所缺陷。

    “龙吟声”听到那老树隐隐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声音,树木之外的修士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忙是坐了下来,聚精汇神去倾听,他们也想听懂这龙吟之声,他们也想能得到这样的奇遇。

    就是站在李七夜身旁的洪玉娇也不由凝神去倾听,她也想尝试着去听懂这若有若无的龙吟之声。(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