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都巫凶此时端的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眼见得整个人都是脚不点地的迅速后窜,所过之处的竹楼地板被他踩到的地方都是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纷纷破碎。∈,然而追的始终比倒退的要快上许多,眼见得这阳蚓箭距离都巫凶的胸口只有半尺不到,从旁边却是忽然飞出来了一个竹筒。

    这玩意儿看起来十分普通,但这竹筒的口部看起来却是黑洞洞的十分幽深,仿佛是深不可测的无底洞似的,那阳蚓箭射进去之后,便是悄无声息,仿佛根本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似的。

    西戎这地方穷乡僻壤,因此巫凶炼制自己的法器,往往都是就地取材,是走的以数量来换质量的路子,一个不行炼上十个,十个不行炼上一百个,总会撞大运出一个还看得过去的。

    此时的这竹筒,就是力巫凶炼制的法器,叫做“木兜”,当日与火王一战,力巫凶知道自己这玩意儿五行属木,遇到了火王祭出来之后非但没有半点效果,反而有可能成为对方的大补之物,所以便是剩了下来。

    这时候对上了这阳蚓箭以后,阳蚓箭乃是用土中的蚯蚓炼制,当然五行属土,而这木兜则是用竹筒炼制,正是五行归木,因此正好是五行当中的木克土之道,正是派上了用场,所以说轻而易举就被收了进去。

    那名巫战也是身经百战,依靠自己的城府和法器直接突袭,至少也杀了四五个巫凶了,战斗经验十分丰富,一见到这“木兜”法器一出现,心中就顿时“咯噔”一声大叫不妙,忍不住失声道:

    “你们竟然有两人在?”

    也难怪得这名巫战想不到这一点,因为巫凶大多性情怪癖,一如划地为王的野兽。就算是有所往来,却很少有联袂出行,这家伙哪里知道自己会撞上这样的小概率事件,正面踢到这样的铁板呢?

    这名巫战虽然马上就嗅到了危险,想要直接退走,但这时候已经是太晚了些,他双腿上的肌肉已经绷紧,还未来得及发力,可是胸腔当中,一股无法形容的绞痛已经仿佛是雷霆一般的扩散了开来。这样突如其来的剧痛,立即就将这名巫战刚刚聚集起来的气力搅得一塌糊涂。

    他只来得及大口艰难喘息着,用左手按住了胸口,然后就见到了都巫凶手腕一翻,食中两指上已经是夹着一张燃烧着惨绿色火焰的黑纸符箓,也不见有任何动作,这一张符箓便是对准了自己直飞而至,“啪”的一声贴在了这名巫战的额头上。

    这名巫战牛高马大,浑身上下也是有着大块大块的疙瘩肉。看起来就十分壮硕,被都巫凶这一张轻飘飘的纸符箓打中以后,居然整个人都声都不吭的跌飞出了四五米去,然后双目呆滞的仰望空中。眼中已经全部是眼白了。

    紧接着都巫凶又是随手抛掷出来了三张符箓,这次的三张符箓却是刻在了竹片上的,看起来很钝,却是悄无声息的没入到了这名巫战结实无比的胸膛当中。只露出来了寸余,上面有着一点烛火大小的幽幽绿火在燃烧着,这三张符箓就仿佛镶嵌也似的停留在了这名巫战的胸膛上面。看起来十分诡异。

    而周围的那些军汉则已经是抢前了上来,虽然脸上难以掩盖恐惧之色,还是护在了这名昏迷不醒的巫战身前,纷纷拔刀,却是不敢上前搏杀,这是因为在西戎这地方,巫凶的名字实在是被传扬得太厉害,凶名深入人心!何况他们最佩服的巫战也是在顷刻之间被打倒,这一下子连内心的仗恃都彻底土崩瓦解,只能大着胆子做个样子。

    都巫凶这时候走上前来,在二楼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些军汉,阴测测的眼光一直都盯得他们不敢对视,这才冷笑道:

    “这只巫狗真是无礼,我就教教他怎么做人,他胸膛上的真符,要足足燃够七天七夜才灭掉,你们若是有胆子的话,尽管去拔拔看,当然,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保证了,还不快滚?”

    此时力巫凶已经看到了林封谨,便走到了林封谨身边解释道:

    “老都看来是听了公子的话, 不想将事情闹大,所以下了三才符,按照规矩来说,对方除非是能解掉他的这三才符箓,那么才有资格前来挑衅了。而这厮虽然保了一条命,却是要受七天七夜的煎熬,那种滋味可不是普通人能挺得下来的。”

    林封谨点了点头,都巫凶人老成精,看来是将自己的意思都领悟得相当的透彻,做的事情既是给他自己出了气,在林封谨的角度上看来,也是滴水不漏,很是合林封谨的心意。

    果然,都巫凶这三张竹符打了出去,这一夜都没有人前来啰嗦了,第二天一大早,林封谨在床上却是感觉到了竹床在微微的晃荡,就仿佛是地震了一般,同时,他一醒转过来之后,鼻子里面也是闻到了一股十分奇特的腥臭味道,立即便来到了竹楼的窗户旁边看去,顿时皱起来了眉头。

    原来这竹楼门口的街面上,已经是有满满当当的军士正在行进着,虽然看起来并不如中原的强军,但是在西戎来说也是堪称精锐了,非但如此,此时停留在了这客栈门口的,居然是一头身上披着火红色毛毡的独牙巨象,大象的脊背上面有着一具竹辇,里面坐着一个神情傲慢的男子,穿着打扮都是气度不凡。

    “这个是?昨天那名被赶走的巫战,想要来找回场子?”林封谨很快的就明白了过来,不过接下来这些人做的事情却是令他看不懂,因为那名骑着战象的男子挥了挥手,似乎说了什么,就见到了旁边有人用门板抬着满满的礼物走了进来,然后跪拜在了大堂里的大厅当中同时高声说话。

    这些人说的都是方言,并且当地的口音很重,林封谨也是听不明白,便去了隔壁,询问力巫凶,力巫凶便道:

    “这人乃是阔他坝的头人多难,势力可以说是相当庞大,乃是这边少数的几位百寨头人之一,不过,巫凶之间打交道一般不会受到世俗势力的干扰,他手底下应该是没有人能解得了老都的这三才符,因此这一次上门来,也只能以是道歉外加请求老都收回法术的。”

    力巫凶说到这里,又看了看大厅当中门板上面满满的礼物,脸上露出来了一丝惊容道:

    “这多难送来的礼物相当贵重呢,若只是道歉解咒的话,那么根本要不了这么多,唔,按照正常的规矩来说,这个价码想必是觉得老都十分厉害,想要招揽了。”

    林封谨道:

    “既然如此的话,这样能解决就最好不过了,你们在这里扎根多年,想必自有行事的准则在里面,我也就不多说什么,总之要记住不要多生枝节,以息事宁人为主便是最好不过。”

    林封谨的这一番话,可不只是对力巫凶说的,而是眼角的余光已经见到了旁边走来的都巫凶,便是一气呵成,不过这时候,都巫凶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奇特,走到了林封谨身边后,却是忽然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林封谨定了定神,朝着他的手心当中看了过去,顿时咦了一声,原来都巫凶的手心当中,居然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符号,这个符号林封谨当然认识,因为就在野猪身上的战纹中,也是有着类似的符纹,便是野猪他们这一脉的标识。

    见了这个符号,林封谨顿时就试探性的道:

    “大巫凶?”

    都巫凶点了点头道:

    “没错,刚刚大巫凶居然降下来了巫念,说是让我答应下来多难的这邀约。”

    林封谨也是决断之人,做事从来都不优柔寡断,拖泥带水,听了之后便马上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按照大巫凶的意思来做吧,这件事你应该处理得下来,去吧。”

    “是。”都巫凶道。

    说着都巫凶便是蹬蹬蹬的下楼去了,林封谨此时又看了一眼力巫凶道:

    “不是说已经有办法与大巫凶他老人家直接联络上的吗?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力巫凶道:

    “回公子的话,大巫凶所传授的方法,乃是炼制巫笔,巫笔炼制成功以后,便是可以在沙盘上写字,询问大巫凶,大巫凶也会用巫笔进行回应。”

    林封谨道:

    “是巫笔还没有炼成吗?”

    力巫凶道:

    “不是的,炼制巫笔不难,只是要炼制用来写字的沙盘,就必须研碎掉一粒大巫凶的骨灰,将其粉末混入到沙盘当中,这其中需要十二个时辰的炮制。这却是一分一毫的时间都不能偷懒的,并且炼这沙盘,也是有一定风险的,炮制的时间越长,那么成功的几率就越高,别的东西倒也罢了,但是大巫凶的骨灰这东西却是经不住浪费的,乃是他魂魄所系之处,还能存留在人间的凭依啊。”

    林封谨点点头道:

    “好的,我也就是随口问问而已,也不是太急,你炼制的时候,也是一定是要以成功率为主,哪怕是多耗费些时日也是没关系。”(未完待续……)

    ps:微信上发了一张王牌进化金鱼精的原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微信公众号:卷土。

第1241章听龙谷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也没有适合的功法传授给你,张家的人,修练的必须是张家功法。”

    “可,可是,我张家的功法早就失传了。”张百徒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就算是洞庭湖,只怕也不一定有我张家的功法。没听祖上说,有功法留在洞庭湖。”

    “你张家没有,洞庭湖或者也没有,但是,听龙谷有。”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听龙谷?”听到这样的话,张百徒不由呆了一下,说道:“我,我张家的功法,怎么会在听龙谷呢?”一时间他都有些搞不明白这里面的两者关系了。

    “更准确地说,你张家的功法在你这里。”说着,李七夜指了指脑袋,说道:“在听龙谷中,你如果能悟了,你就能得到你张家的功法。”

    张百徒呆了一下,他虽然修练不行,但并不代表他就是个笨蛋,他回过神来,不由打了一个激灵,说道:“公子的意思,我张家的功法也是来自于听龙谷?”

    “可以这样说。”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们祖先的血统,并非一开始就是纯粹的人族血统,正是因为如此,张家的人,只适合张家的功法。在听龙谷,只要你能悟了,你就能找回你张家的功法。”

    张百徒愣了起来,对于祖先之事,他所知道的远远不如李七夜,至于李七夜为什么知道这些,他就不敢多去过问了。

    “我,我,我能行吗?”回过神来之后,张百徒不由有所犹豫地说道,信心不足。

    这也不能怪张百徒。一直以来,他都是处于失败之中,失败了一次又一次。这一次次的失败已经是把他的信心完全打磨掉了,他对自己完全是不自信。

    李七夜看着他。缓缓地说道:“平常心,平常心比什么都重要,在你参悟的那一刻,保持着平常心,一切就会水道渠成。你是张家后人,如果你都不行,还有谁人能行?记住,你身上流淌着张家的血统。这注定是让你与众不同。”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张百徒不由沉默着,在李七夜这样的话鼓励之下,他都感觉自己体内的热血开始蠢蠢欲动。

    “世间,天赋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一个不放弃的道心。再说了,千百万年以来,多少天才失败过,失败的又不止只有你一个人,就算是无敌的仙帝。在年少之时也曾经是失败过一次又一次,曾有谁人能一辈子无敌呢?只有失败了,才知道的不足。教训和经验都是在失败中得到总结的……”李七夜缓缓而言。这既是点醒张百徒,又是鼓励他。

    听到了李七夜这一席话,张百徒一双眼睛不由亮了起来,一时之间,他感觉他们张家的血统在体内奔腾起来,此时,他再一次充满了希望。

    “公子的金言玉语,小的永世难忘,永铭于心中。”最后。张百徒伏拜于地上,感激无比地说道。

    “那就好。我们去听龙谷吧。”李七夜吩咐说道。

    张百徒重重地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他整个人充满了神采,他都感觉一下子年轻起来,一下子回到了那年少时苦苦求索的岁月。

    听龙谷,处于听龙城的南端,整个听龙谷很大,在这里景色秀灵,有悬崖高耸,有深谷幽静,也有飞泉如瀑……

    关于听龙谷,有着不少的传说,有传说认为当年的巨龙曾经在这听龙谷悟道,在这里留下了永世不可磨灭的痕迹。

    也有传言说,在那很遥远的时代,天灵界那条妖龙逆天而起,最后未能成功,它惨死之后,留下了骨符,而这块骨符最后化作了听龙谷。

    这两种说法是真是假,后世不得而知。但是,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想在听龙谷得到传说中的大道,都想得到真龙的传承。

    所以,一直以来很多人来听龙谷,所有人都想得到这传说中的奇遇,但是,很多人都是一无所获,空手而归。

    虽然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是空手而归,但是,有人说,他在听龙谷听到了龙吟之声,回去之后,顿悟大道。

    也有一些成为强者的人说,他们听龙谷听到了真龙的昵喃低语,这让他们回去之后大悟大彻,悟得了大道。

    尽管没听说过有谁得到了真龙传承,也没有人听说有谁得到了传说中的那块骨符,也有众多人是空手而归,但,的确是有一些进入听龙谷的人是受益匪浅。

    李七夜带着张百徒来到了听龙谷外面,听龙谷的入口就像是一条巨龙张开的大嘴,看着这个像龙口一样的入口,这让人就知道听龙谷并非是浪得虚名。

    在李七夜和张百徒来到听龙谷入口的时候,谷口已经有一些修士在排队了,除了这些排队想入听龙谷的人之外,旁边也有一些人在旁观。

    “快排了队了,排好队了。”守在谷口的是一个老者,这个老者穿着浅蓝的衣裳,戴着一顶尖尖的帽子,他守在谷口吆喝地说道。

    “一个十枚圣皇精璧,童叟无欺。”老者一边收钱,一边吆喝地说道:“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听龙谷,举世就只有这么一个。在这谷中,埋有真龙骨,藏有仙龙符,只要你运气好,就能得到传说中的真龙骨、仙龙符。”

    “……你想一想,十枚圣皇精璧,就能换得真龙骨、仙龙符,这是多么划算的事情。”这个老者吆喝得十分煽情,说道:“得到了真龙骨,修得了仙龙符,下一任海神就是你了,当世的仙帝就非你莫属了,成为树祖,那也不在话下了。十枚圣皇精璧,换来当海神、证仙帝、化树祖的机会,这是多么划算的买卖。”

    这个老头一边收钱一边吆喝,就像是街道小贩一样,他吆喝得十分的卖力。

    “你这话是真的假的?”有第一次来听龙谷的年轻修士听到这样的话,都忍不住问道:“这里面真的有真龙骨、仙龙符?”

    “哈,小家伙,你别听他的吆喝。”有在一旁观看年纪比较大的修士不由笑着说道:“这话他一直都是这样吆喝的,五十年前我来的时候,他都是这样吆喝了,现在他还是这样吆喝。”

    “话不能这样说。”老者十分认真地说道:“老叟这是金字招牌,信用是扛扛的,童叟无欺。我以我祖上的名义作担保,这里面的确是有真龙谷、仙龙符。”

    “切,五十年前你也是跟我这样说的,忽悠得我去了好几次,把老底都卖了,最后还不是空手而归。”这个老修士心里面不爽,不屑地说道。

    老者也不生气,认真地说道:“这也不难怪我,这说明你还没有研究彻底,要不,你再进去几次,说不定你就撞了大运了,遇到了真龙骨,得到了仙龙符。如此一来,从此就踏上了逆天之路,成海神,娶仙女,那不在话下。来,来,来,十枚圣皇精璧,那是十分划算的事情。”

    这个老修士哼了一声,不再受这个老者忽悠。

    “如果真的有真龙骨、仙龙符,那你为什么不留着自己用呢。”也有修士忍不住来上这么一句话,说道。

    这个老者摇头晃脑地说道:“这位道友,你就太入于俗相了。世人都言,天华物宝,有缘者得之。真龙骨,仙龙符,此是何等之物,此乃是无上仙物,此物仙物,又焉是我这种俗人所能得,所以,我这是把绝世的机会留给有缘之人。”

    对于这样的话,这修士无言,他只好是吭了几句,就不愿意再说了。

    “再说了,在入听龙谷的人中,也有很多强者受益匪浅,曾有至尊在我听龙谷听到雨声,就大悟大彻,一夜登天。也有海神在我听龙谷倾听风语,一夜之间乃是开辟无敌之术,从此之后,九天十地唯我独尊……”这个老者说得兴起,那是滔滔不绝。

    “说得太离谱了。”有修士不由低咕了一声。

    当然,这老者说什么至尊大悟大彻,海神开辟无敌之术,都是夸大之辞,但,也不可否认,的确是有强者在这听龙谷受益匪浅,有强者在听龙谷中听到风声雨声之后,回去就有所悟。

    “好了,你是进还是不进,如果不进,就闪一边去,后面的人都排着队呢。”老者一顿夸耀之辞后,然后对刚才那个修士说道。

    这个修士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给了精璧,进入了听龙谷。

    在队伍之中,李七夜是笑吟吟地看着这个老者,对于老者这样的一席话,他是听得津津有味。

    当轮到了李七夜和张百徒的时候,张百徒只好看着李七夜,张百徒他自己当然无法拿出这么多的精璧了。

    “两个人,二十枚圣皇精璧。”老者看着李七夜他们两个人笑嘻嘻地说道。

    李七夜和张百徒不论怎么样看,都不像是有钱人,有人族修士就不免好心地说道:“小兄弟,精璧来之不易,用在正途上才是正经事。”

    “小兔崽子,你不进去就算了,竟然来坏老爷子我的好事,是不是想让我把你扔到骨海去。”一见这个人族修士要坏了的买卖,这个老者立即翻脸了,立即凶巴巴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