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也没有适合的功法传授给你,张家的人,修练的必须是张家功法。”

    “可,可是,我张家的功法早就失传了。”张百徒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就算是洞庭湖,只怕也不一定有我张家的功法。没听祖上说,有功法留在洞庭湖。”

    “你张家没有,洞庭湖或者也没有,但是,听龙谷有。”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听龙谷?”听到这样的话,张百徒不由呆了一下,说道:“我,我张家的功法,怎么会在听龙谷呢?”一时间他都有些搞不明白这里面的两者关系了。

    “更准确地说,你张家的功法在你这里。”说着,李七夜指了指脑袋,说道:“在听龙谷中,你如果能悟了,你就能得到你张家的功法。”

    张百徒呆了一下,他虽然修练不行,但并不代表他就是个笨蛋,他回过神来,不由打了一个激灵,说道:“公子的意思,我张家的功法也是来自于听龙谷?”

    “可以这样说。”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们祖先的血统,并非一开始就是纯粹的人族血统,正是因为如此,张家的人,只适合张家的功法。在听龙谷,只要你能悟了,你就能找回你张家的功法。”

    张百徒愣了起来,对于祖先之事,他所知道的远远不如李七夜,至于李七夜为什么知道这些,他就不敢多去过问了。

    “我,我,我能行吗?”回过神来之后,张百徒不由有所犹豫地说道,信心不足。

    这也不能怪张百徒。一直以来,他都是处于失败之中,失败了一次又一次。这一次次的失败已经是把他的信心完全打磨掉了,他对自己完全是不自信。

    李七夜看着他。缓缓地说道:“平常心,平常心比什么都重要,在你参悟的那一刻,保持着平常心,一切就会水道渠成。你是张家后人,如果你都不行,还有谁人能行?记住,你身上流淌着张家的血统。这注定是让你与众不同。”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张百徒不由沉默着,在李七夜这样的话鼓励之下,他都感觉自己体内的热血开始蠢蠢欲动。

    “世间,天赋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一个不放弃的道心。再说了,千百万年以来,多少天才失败过,失败的又不止只有你一个人,就算是无敌的仙帝。在年少之时也曾经是失败过一次又一次,曾有谁人能一辈子无敌呢?只有失败了,才知道的不足。教训和经验都是在失败中得到总结的……”李七夜缓缓而言。这既是点醒张百徒,又是鼓励他。

    听到了李七夜这一席话,张百徒一双眼睛不由亮了起来,一时之间,他感觉他们张家的血统在体内奔腾起来,此时,他再一次充满了希望。

    “公子的金言玉语,小的永世难忘,永铭于心中。”最后。张百徒伏拜于地上,感激无比地说道。

    “那就好。我们去听龙谷吧。”李七夜吩咐说道。

    张百徒重重地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他整个人充满了神采,他都感觉一下子年轻起来,一下子回到了那年少时苦苦求索的岁月。

    听龙谷,处于听龙城的南端,整个听龙谷很大,在这里景色秀灵,有悬崖高耸,有深谷幽静,也有飞泉如瀑……

    关于听龙谷,有着不少的传说,有传说认为当年的巨龙曾经在这听龙谷悟道,在这里留下了永世不可磨灭的痕迹。

    也有传言说,在那很遥远的时代,天灵界那条妖龙逆天而起,最后未能成功,它惨死之后,留下了骨符,而这块骨符最后化作了听龙谷。

    这两种说法是真是假,后世不得而知。但是,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想在听龙谷得到传说中的大道,都想得到真龙的传承。

    所以,一直以来很多人来听龙谷,所有人都想得到这传说中的奇遇,但是,很多人都是一无所获,空手而归。

    虽然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是空手而归,但是,有人说,他在听龙谷听到了龙吟之声,回去之后,顿悟大道。

    也有一些成为强者的人说,他们听龙谷听到了真龙的昵喃低语,这让他们回去之后大悟大彻,悟得了大道。

    尽管没听说过有谁得到了真龙传承,也没有人听说有谁得到了传说中的那块骨符,也有众多人是空手而归,但,的确是有一些进入听龙谷的人是受益匪浅。

    李七夜带着张百徒来到了听龙谷外面,听龙谷的入口就像是一条巨龙张开的大嘴,看着这个像龙口一样的入口,这让人就知道听龙谷并非是浪得虚名。

    在李七夜和张百徒来到听龙谷入口的时候,谷口已经有一些修士在排队了,除了这些排队想入听龙谷的人之外,旁边也有一些人在旁观。

    “快排了队了,排好队了。”守在谷口的是一个老者,这个老者穿着浅蓝的衣裳,戴着一顶尖尖的帽子,他守在谷口吆喝地说道。

    “一个十枚圣皇精璧,童叟无欺。”老者一边收钱,一边吆喝地说道:“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听龙谷,举世就只有这么一个。在这谷中,埋有真龙骨,藏有仙龙符,只要你运气好,就能得到传说中的真龙骨、仙龙符。”

    “……你想一想,十枚圣皇精璧,就能换得真龙骨、仙龙符,这是多么划算的事情。”这个老者吆喝得十分煽情,说道:“得到了真龙骨,修得了仙龙符,下一任海神就是你了,当世的仙帝就非你莫属了,成为树祖,那也不在话下了。十枚圣皇精璧,换来当海神、证仙帝、化树祖的机会,这是多么划算的买卖。”

    这个老头一边收钱一边吆喝,就像是街道小贩一样,他吆喝得十分的卖力。

    “你这话是真的假的?”有第一次来听龙谷的年轻修士听到这样的话,都忍不住问道:“这里面真的有真龙骨、仙龙符?”

    “哈,小家伙,你别听他的吆喝。”有在一旁观看年纪比较大的修士不由笑着说道:“这话他一直都是这样吆喝的,五十年前我来的时候,他都是这样吆喝了,现在他还是这样吆喝。”

    “话不能这样说。”老者十分认真地说道:“老叟这是金字招牌,信用是扛扛的,童叟无欺。我以我祖上的名义作担保,这里面的确是有真龙谷、仙龙符。”

    “切,五十年前你也是跟我这样说的,忽悠得我去了好几次,把老底都卖了,最后还不是空手而归。”这个老修士心里面不爽,不屑地说道。

    老者也不生气,认真地说道:“这也不难怪我,这说明你还没有研究彻底,要不,你再进去几次,说不定你就撞了大运了,遇到了真龙骨,得到了仙龙符。如此一来,从此就踏上了逆天之路,成海神,娶仙女,那不在话下。来,来,来,十枚圣皇精璧,那是十分划算的事情。”

    这个老修士哼了一声,不再受这个老者忽悠。

    “如果真的有真龙骨、仙龙符,那你为什么不留着自己用呢。”也有修士忍不住来上这么一句话,说道。

    这个老者摇头晃脑地说道:“这位道友,你就太入于俗相了。世人都言,天华物宝,有缘者得之。真龙骨,仙龙符,此是何等之物,此乃是无上仙物,此物仙物,又焉是我这种俗人所能得,所以,我这是把绝世的机会留给有缘之人。”

    对于这样的话,这修士无言,他只好是吭了几句,就不愿意再说了。

    “再说了,在入听龙谷的人中,也有很多强者受益匪浅,曾有至尊在我听龙谷听到雨声,就大悟大彻,一夜登天。也有海神在我听龙谷倾听风语,一夜之间乃是开辟无敌之术,从此之后,九天十地唯我独尊……”这个老者说得兴起,那是滔滔不绝。

    “说得太离谱了。”有修士不由低咕了一声。

    当然,这老者说什么至尊大悟大彻,海神开辟无敌之术,都是夸大之辞,但,也不可否认,的确是有强者在这听龙谷受益匪浅,有强者在听龙谷中听到风声雨声之后,回去就有所悟。

    “好了,你是进还是不进,如果不进,就闪一边去,后面的人都排着队呢。”老者一顿夸耀之辞后,然后对刚才那个修士说道。

    这个修士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给了精璧,进入了听龙谷。

    在队伍之中,李七夜是笑吟吟地看着这个老者,对于老者这样的一席话,他是听得津津有味。

    当轮到了李七夜和张百徒的时候,张百徒只好看着李七夜,张百徒他自己当然无法拿出这么多的精璧了。

    “两个人,二十枚圣皇精璧。”老者看着李七夜他们两个人笑嘻嘻地说道。

    李七夜和张百徒不论怎么样看,都不像是有钱人,有人族修士就不免好心地说道:“小兄弟,精璧来之不易,用在正途上才是正经事。”

    “小兔崽子,你不进去就算了,竟然来坏老爷子我的好事,是不是想让我把你扔到骨海去。”一见这个人族修士要坏了的买卖,这个老者立即翻脸了,立即凶巴巴地说道。(未完待续)

第1240章毁道基    李七夜带着张百徒直奔听龙城的彩虹轩,入了彩虹轩,就包下小院,安置下来。

    彩虹轩,乃是整个听龙城最大的客栈,听说也是听龙城唯一的客栈,事实上,彩虹轩是整个彩虹城唯一的客栈,不论是听龙城,还是龙井城,在彩虹城这些城池中唯一的客栈就是彩虹轩。

    为什么彩虹城只有彩虹轩这样的一个客栈,外人不得而知,有人说,彩虹轩是乃是彩虹城的产业,不容外人染指,也有人说,彩虹轩背后的老板是简家,而简家与彩虹城有着极为渊源的关系。

    至于内幕是如何,外人不得而知,总之,彩虹轩是彩虹城内最大的客栈。

    尽管说彩虹轩是彩虹城所有城池的唯一客栈,但是,彩虹轩价格公道,而且能接待万千上万的客人,所以,外来客对于彩虹轩这样的客栈是没有什么异议。

    “童叟无欺,价格公道,八千万年的金字招牌。”李七夜安顿好了张百徒之后,就出去买些药材。他经过大堂的时候,柜前的掌柜向入店投宿的客人信誓旦旦地保证说道。

    掌柜是一个看起来年已古稀的老者,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衣裳,相貌并不出众,但是十分的勤快,他手掌上的老茧就已足够说明他的勤快了。

    看着掌柜,李七夜都不由翘了一下嘴角,露出十分值得人玩味的笑容。

    此时,掌柜也招待完了客人,见李七夜露出笑容,他也笑吟吟地说道:“官人这是要出去,还是要点什么?”

    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你怎么样能证明你彩虹轩就是八千万年的金字招牌的?”

    “呵,呵。呵。”掌柜笑呵呵地说道:“官人,你看我一把年纪,就知道我不是打诳言之人。看看我这一头苍苍的白发,那是经历过无数岁月的煎熬。你说是吧,我这把年纪何必跑出来说谎呢?”

    看着掌柜,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悠闲地说道:“玩得开心吗?”

    “官人说的是我过得开心吗?”老掌柜喜滋滋地说道:“还行,马马虎虎,我这把年纪,也没有什么好图了,无非是图个温饱。而我这把老骨头,也是子孙满堂了。”

    “活了这些年头,我还能图个什么?有个温饱,有子孙绕膝,这也足够了,我这把老骨头活了这把年纪,也是满足了。”老掌柜说得很开心。

    李七夜看了老掌柜片刻,也不由点了点头,感慨地说道:“是呀,人生图的是什么呢。一个温饱,一个子孙绕膝,这也的确是让人羡慕的。”

    “官人人生图的是什么呢?”老掌柜是一个十分健谈的人。笑咪咪地说道。

    “图的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李七夜不由低低地说了一声,好一会儿,他抬头看着老掌柜,笑着说道:“我只图一个答案,一个答案,足矣!”

    “答案呀。”老掌柜不由把那双生满老茧的手往身上的衣服搓了搓,说道:“人生,谁又知道案是什么呢。”

    对于老掌柜的话。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就是因为没有人知道答案是什么。才需要一个答案。”说完,他转身就走。离开了客栈。

    “人生图的是什么呢?”离开了客栈,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在遥远的时代,在彩虹城,曾经有着那么样的一个人问过他这样的问题。

    曾经有人说过,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这就像老掌柜所说的那样,图个温饱,子孙绕膝,又有什么不好呢?

    李七夜沉默,他漫漫而行,回到了这里,再一次想到了这个问题。一句让很多人无法忘怀的话。

    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

    一时之间,李七夜不由为之失神,一个智慧浩瀚无比的人,最后也是选择了安宁。

    “不管天地有多遥远,不管世界的尽头有多么的漫长,我只需要一个答案,过去是如此,现在是如此,未来也是依然如此!”最终,李七夜抬起头来,看着遥远的地方,目光无比的坚定,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人,能让他动摇。

    最后,李七夜洒脱一笑,走入了大街,融入了人流。

    彩虹城很大,大到难于丈量,在天灵界虽然陆地少,但也是有大城。彩虹城的几座城池不一定是天灵界最大的城池,但是,彩虹城这几座城,绝对是天灵界前几的城池。

    听龙城作为彩虹城的第一站,十分的热闹,可以说,听龙城是彩虹城最大的交易市场,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天灵界数一数二的市场。

    在这里,有来自于龙妖海的海妖,也有来自于深壑海的魅灵,更是有来自于碧洋海的树族。

    在这里,除了许多店铺之外,还有不少修士在街道或角落里摆散摊的,有修士在这里摆散摊,有人是卖自己的宝物,也有人是求购灵药,各式各样的都有。

    正是因为听龙城堪称是龙妖海数一数二的市场,很多修士都聚集于此。在这里,曾经有人说,只要你有足够的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李七夜买了一些所需要的药材,这些药材都要用在张百徒身上的,这些药材谈不上珍贵,正是因为谈不上珍贵,李七夜才要出去买。

    李七夜准备把张百牌坊的全身道基毁掉,让他重头再来,因为张百徒的一身所学实在是太驳杂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对于他而言,根本就是有害无益。

    当然,若是年轻的修士毁掉道基,那不一定需要蕴养,张百徒没办法,他年纪不小了,而且血气衰弱,如果没有丹药蕴养,张百徒一旦是毁了道基,很容易一命呜呼。

    李七夜准备好了所有的药材之后,便开炉炼药,炉火化鼎,融化了所有的药材,焚化了药渣,焠炼精华。

    最后,炉火流转,宛如汤水一般荡漾着,一时之间,难于分得出哪些是灵药精华,哪些是炉火。

    在李七夜的吩咐之下,张百徒踏入了炉中,炉火就像是有生命的东西一样,慢慢地浸入了张百徒的体内,所有的灵药精华也浸入了张百徒的体内,以护住他的心脉。

    “记住了,收敛血气,心无杂念。”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换作是年轻修士,毁去道基,不一定需要如此麻烦,奈何张百徒年纪如此大,血气又如此的衰弱,一不小心,就能让他丧命,李七夜只好动用这样的手段。

    张百徒按照李七夜的吩咐,紧守心神,收敛血气,感受着灵药精华在他体内流淌。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出手如闪电,瞬间击碎了的道基,听到“喀嚓”一声,张百徒的道基瞬间崩碎,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张百徒身体颤了一下,差点惨叫起来,但是,他还是忍受住了那份痛苦。

    李七夜出手极快极准,瞬间把他的道基崩碎得十分完全,此时,湮入张百徒体内的炉火把道基碎片焚化的一干二净,不留下任何残渣,不留下任何痕迹。

    一时之间,被毁去道基的张百徒看起来就像是从来没有修练过的普通凡人一样。

    此时,护住张百徒心脉的灵药精华开始融入了张百徒身体的每一处要害、每一次筋骨、每一处关节,蕴养着张百徒。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灵药精华蕴养,张百徒的状态这才稳定下来,否则,换作其他的人如此年纪,一旦被毁去道基,立即是变成伛偻老人。

    此时,李七夜撤去了炉火,张百徒落地。此时的他与刚才没有太多的变化,只不过是头发是苍白了一些,虽然说,此时他是失去了修士特有的气息,但是,他脸色红润,颇有点童颜鹤发的老人。

    这样的体格,作为凡人的话,那可以说是十分的健朗了,那是十分难得了。

    当然,这也是归功于李七夜以灵药精华护着了他的心脉、蕴养着他的身体,否则的话,被毁去道基的他,只怕是连走路都需要人扶的老人。

    此时,张百徒觉得自己除了眼力没有刚才好,不能像修士那样健步如飞之外,没有太多的没之处。当然,成为凡人,与当修士的时候比起来,还是有着差别的。

    “有时候,做凡人也没有什么不好。”再一次做为凡人,张百徒都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

    对于张百徒而言,失落感是有的,但是,没有那么严重,毕竟,他道行很浅。换作是强者的话,一旦成为了凡人,那绝对是落差很大,甚至会有人承受不了其中的落差。

    “多谢公子。”回过神来,张百徒忙是向李七夜拜了拜。

    李七夜轻轻地摆手,淡淡地说道:“你也用不着多去感慨,用不了多久,你失去的,将会回来。”

    “公子,公子是要传我功法吗?”张百徒听到这话,也不由为之一喜,忙是问道。

    虽然,张百徒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他自己资质太差,修练完全不行,但是,他事实上一直都是没有放弃,一直都在坚持着。

    现在做回了凡人,李七夜的话让张百徒再一次燃起了希望。(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