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这么一把经过了无数波折和锤炼才诞生出来的神器,绝对不会只是有着普通的攻击方式,从岩浆当中诞生的它,天生就会具备强大无比的火焰伤害能力,被攻击到的敌人都会遭受到额外的惨痛灼伤,与之接触的武器甚至会被熔炼破坏,铠甲更是会被轻易摧毁。

    同时“世界的尽头”的龙形吞口护手上面,可以见到有深蓝色的两颗龙睛,十分深邃,多看几眼的话,甚至会觉得有一种惊人的压迫力和破坏力从上面爆发出来。这其实并非是什么装饰品,而是代表着世界的尽头的终极技能是否充能完毕,一旦深蓝色的龙睛亮起来了以后,便是代表可以彻底的释放这招了。

    这一招,乃是“世界的尽头”沐浴了戮天劫的威能以后,所衍生出来的恐怖招数,有两种变化,第一种变化叫做“天罚”,激活了这种变化以后,“世界的尽头”会被瞬间充能,[无][错]在盏茶功夫当中,对敌人的攻击不仅仅将会附带上强大的灼热伤害,更是会附带上仿佛天劫雷霆那样的雷电系伤害,并且这种雷电系伤害和天劫劈落下来的雷霆一样,几乎是可以穿透任何的防护力量。

    第二种变化,则是叫做“天怒”,一次性的将里面积累的雷霆威能释放出来,在命中敌人的同时,引发出来一道恐怖的天劫劫雷劈落而下,这一击将无视敌人的防御力,弱点就是天劫的劫雷劈落的过程有大概一两个呼吸的延迟,有可能会被人闪过。

    但是,这一招的弱点对于林封谨来说,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他一来施展出来的心神儡可以说是无声无息,令人防不胜防,得手以后。顿时就能令人剧痛无比,呆在原地数个呼吸的时间。

    若是遇到心神儡无效的敌人,林封谨启动了小衍醮之后,实际上是可以诱导天雷击下来的方向的,这也是可以修正其精度的。这样一来的话,双管齐下,不说是能完全的克服掉这一招的延迟问题,至少也是可以弥补个七七八八了吧。

    说实话,“世界的尽头”居然会进化成如此惊人的一柄双手巨锤,也端的是令林封谨意想不到的。这样的一把双手重型攻坚武器,也并不是他理想当中的最合手的武器。

    不过,林封谨也是知道,“世界的尽头”能够拥有自我成长的这个机会,乃是十分难得的,乃是属于天时地利人和都要凑合在一起的小概率事件,在这种情况下,要使其能发挥出本身的最大威力,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任其自我成长。倘若是自己刻意的对其加上束缚的话,很可能就会限制住世界的尽头的成长,令其潜力无法释放出来。

    直观的一点来说,假如林封谨干预了世界的尽头的成长。使其按照林封谨的心意而不是它自身的心意来成长,那么世界的尽头那一招终极技能“天怒”很可能就没有办法出现了,有得必有失,世上总是没有什么两全的事情。

    对于林封谨来说。在武器不合手和世界的尽头成长不完全当中,二者必须要选择其中之一的话,林封谨肯定是选择利益最大化。让世界的尽头充分成长了。

    因为前者是可以克服的,武器不合手的话,自己可以多多练习呗,虽然世界的尽头十分沉重,可是林封谨有着力牧戒的加持,力量可以说是可以能用惊人的幅度提升,同时林封谨在这方面也绝对不会缺少有人指点。

    林封谨的脑海里面转过了这许多复杂的念头,同时也是在试探性的挥舞着“世界的尽头”,忽然发觉手中的这把新生的神器一下子重量变得格外惊人,顿时才意识到力牧戒的持续时间已经是达到了极限,彻底失效了。

    这时候,世界的尽头便随着林封谨的心意而迅速的迅速减轻着重量,从双手锤变成了单手锤,紧接着又迅速缩小成了一颗赤红色的金属珠子,滴溜溜的在林封谨的掌心里面旋转着,上面还有一阵一阵的温热之意传递过来。

    林封谨也有些惊异,万万没有料到世界的尽头居然会出现了如此变化,这样的话,携带的事情就方便多了,不过他转念一想,顶级的神器不都是这样,吞蛇更是被吕羽用自身的血肉呵护养剑,也没见他有什么大事,神器与主人血脉相连,一如肢体,当然不会有什么关碍了。

    这时候,林封谨忽然听到了远处有呼喝声,仔细一看,正是焦急无比的野猪,他一照面就觉得眼前一花,就被火王打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空间当中,这个空间完全的白茫茫的漫无边际,仿佛是干涸了的海滩,又仿佛是沙漠,气候端的是格外的炎热,野猪在里面疯狂的奔跑着,似乎跑了很远,却又似乎一直在原地踏步,汗水淋漓,口渴无比,可是却根本找不到水。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野猪愤怒之下,用开天猛劈地面,这时候他的眼前忽然一花,就重新回到了人间界,野猪不知道这时候恰好是火王被戮天劫给干掉,还以为是自己的猛劈起到了效果,见到了这边熔岩发出来的红光几乎是染红了天际,自然就跑来这里找人,便见到了林封谨居然站在了火红炽热的岩浆湖当中的一个孤岛当中,看起来仿佛正在发呆,顿时就大叫了起来。

    此时林封谨虽然是被困在了岩浆湖当中,然而这里的大量岩浆可以说都是火王施展出来了西昆仑的强大秘术,从地核深处给吸出来的,此时更是被世界的尽头重新成型的时候,吸走了其中的精华和灵气,失去了火王的秘术的支持,自然是会徐徐的回落,重新倾泻回到地底深处去。

    就在林封谨见到了野猪的这一小会儿,岩浆湖的水位就下降了足足半尺多,紧接着随意的聊了几句分开之后的情况后,林封谨就看准了旁边露出来的几块岩石,然后似蜻蜓点水那样的飞跃了过去,与野猪相互汇合了。

    这时候林封谨也是堪称精疲力尽,一来到了安全的地方。没有了那恐怖的热气熏蒸,自然就很干脆的坐倒在了地上,绕是这样依然是觉得十分疲惫,干脆仰面朝天躺倒在地,这才呼出了一口长气,疲惫的道:

    “这一次真的是好险,这火王也端的是太变态,几乎都没把我的骨头给拆了,搞得连我的最后的一张底牌也是给翻了出来,差点儿就阴沟里面翻船!”

    野猪看着林封谨的萎靡模样。然后转头看向了那个戮天劫轰击之后留下来的巨坑,凶恶的道:

    “也算是便宜这王八蛋了,这么死了也是一了百了十分干脆,否则的话,非得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封谨摇摇头道:

    “这个火王严格的说起来,早就不能算是人了,我们的酷刑对它来说,恐怕是没有什么用处。还有,这一次咱们也是将西王母这个势力给得罪得狠了,西王母估计和娲蛇神一样,是很难亲自出手的了。但是她麾下地水火风四王当中,只被我们做掉了一个,还有足足三个这样的变态!何况元昊也是他们的人?”

    “我们做掉了火王,估计是和他们没有什么讲和的可能了。剩余下来的三大变态加上元昊,已经绝对不是我们能抗衡得掉的,并且还有法家的人对我们穷追不舍。哎,所以我们这一次,估计是在西戎也呆不下去了啊,只能先回北齐再说。”

    野猪脸色铁青,眼中似要喷出火来,但也知道林封谨说的是实情,他本来自视甚高,却是在火王的面前根本边都沾不到就被囚禁了起来,可以说毫无还手之力,自然也是知道对方的恐怖,只能缓缓的点了点头。

    林封谨此时也是叹了口气道:

    “我这一次虽然干掉了火王这样的强敌,可是,也是动用了最后的底牌,甚至连续施展出来了两次小衍醮,这时候不仅仅是身心疲惫,潜意识里面竟是有莫大的恐惧和危机感,仿佛是下一秒就要大难临头似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还是早走早好吧。”

    野猪默默的点了点头,扶起来了林封谨走了几步后忽然道:

    “对了,公子,那火王死后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吗?”。

    林封谨当然知道野猪说的是什么,他们为什么会和火王起冲突,说到根源上,还不是因为都巫凶施展在了魂瓮金樽碎片上的秘术有所感应,他们才追踪而至,最后才断定这与大巫凶骨灰有关的东西乃是在火王身上。

    一念及此,林封谨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因为当他此时回想起来戮天劫那一道贯穿天穹,仿佛开天辟地的雷电巨柱的时候,都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根本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来。那么,首当其冲的火王身上就算是有什么东西,也必然是会一道灰飞烟灭,存留不下来。

    野猪见到了林封谨的脸色如此难看,顿时就反应了过来,长叹了一声道:

    “罢了罢了。”

    林封谨此时却是本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念头,从怀中将魂瓮金樽的碎片给掏了出来,哪里知道手一接触到了魂瓮金樽的碎片,立即就浑身上下都是一震,紧接着难以置信的道:

    “有温度!!竟然有温度!”

    说着林封谨已经是双手发颤的将魂瓮金樽的碎片掏了出来,急切的道:

    “我刚刚才从岩浆湖那边出来,被熏蒸得大汗淋漓,温度也是特别的高,所以有可能是错觉,你来摸摸看。”

    野猪此时也是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去摸那瓷片,然后便是大叫了起来:

    “没错,公子,的确是有温度的,我们追!”

    两人发现了这件事以后,可以说是浑身上下的疲惫都是一扫而空,立即就跳了起来。不过这时候只能凭借这魂瓮金樽的碎片温度来追踪,看起来很是有些麻烦,不过却还是难不倒林封谨。

    林封谨此时便带着野猪,先随意朝着一个方向走出去两里地,然后就以两里地为半径开始围着岩浆湖绕圈子,这样的话,找出魂瓮金樽温度最高的一个点,然后再找出魂瓮金樽温度最低的一个点。将这两点连接成一条直线,朝着温度最高的那个点的方向追赶过去,便一定不会错。

    接下来自然是衔尾直追,林封谨此时也确实精疲力尽,体力几尽干涸,可以说是追出了四五里就喘得不行,并且他的识海再次被震裂,因此脑袋也是疼得一阵一阵的疯狂绞痛,还有呕吐的感觉。好在之前一路行来,林封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剧痛。因此只是服下药物,静待药力化开,同时一路上施展饕餮**,只要是绿色的植物就扯下来塞进嘴巴里面摄入补充元气,一点一点的徐徐积攒着自身的精气。

    好在这时候野猪一直都没有参战,自身还是龙精虎猛,精力旺盛得和什么似的,尤其是此时本来已经是完全绝望,没料到又柳暗花明。因此直接就化身半妖的剽悍状态,背着林封谨继续猛冲,在密林丘陵当中肆意穿行,行进速度丝毫不减。端的是十分威猛。

    追出了七八里以后,林封谨和野猪两人便基本上可以确定没有追错目标,确实是有人(或者其余的什么东西)在带着与大巫凶骨灰有关的东西在前方疯狂逃命,林封谨也是啧啧称奇。之前几乎就能确定这东西应该是在火王的身上,但是火王明明在戮天劫下化为灰烬,又怎么还能带着东西逃走呢?

    因此。林封谨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奇怪事情,好在此时目标虽然在前面逃走,但毫无疑问,二者之间的距离乃是一直在缩短的,这个谜团应该是就有解开的时候。

    又追出二十多里以后,林封谨和野猪甚至在一棵树的旁边发现了一大滩呕吐物,这肯定就是逃走这家伙觉察到了什么,强行要全力奔跑,体力却已经是到了极限还要强撑,所以说吐得个稀里哗啦翻天覆地的。

    大概又追出去了十来里之后,冷不防就见到了前方出来了一条大河,河水颇为湍急,那哗啦哗啦的声音可以说是好几里外都能听见,而魂瓮金樽的碎片则是更加发热发烫,林封谨见到了这情形以后立即就冷笑了起来:

    “这家伙看来也算是有点脑袋的,知道有人在后面穷追不舍,多半是有追踪之术,而这世上流传得广,又相当靠谱的追踪术,多半是通过气味入手,所以这厮一定会选择直接跳河的,因为河水能洗掉味道呢,他能想到这一点,也算是有点能耐。”

    野猪狞笑道:

    “那这蠢材就注定要失望了,哈哈哈哈,这河水如此湍急,他跳下去以后能游多远?就算是抱着树干漂的话也漂不了多久,反而白白的将剩余下来的体力耗尽,这不是替我们省事吗?”。

    接下来野猪便先带着林封谨朝着下游走出去了两三里,感觉到了碎片上的温度在迅速的变冷,便立即朝着上游追了出去,追出了十来里地之后,眼见得天色便已经是大亮了,对逃走的一方来说更加不利,接着林封谨便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立即就追踪了出去,结果在旁边的一处灌木丛当中便是找到了这个被撵得可以说是鸡飞狗跳的家伙。

    一看到了这家伙以后,林封谨心中的疑问顿时就解开了,恍然道:

    “火王,你这家伙还真有一手呢!”

    原来之前林封谨最初碰到火王的时候,见到的是一团有形无实的人型烈焰,此时他就以为这是火王的分身,结果牺牲掉了两头魔傀儡才拖延住,接下来林封谨又遇到了一名速度奇快无比,身披黑红色披风的男子,这人利用火神之囚将野猪拖入到了异空间当中,又施展出来了凌厉无比,加速十分惊人的爪术,几乎将林封谨重创。

    最后逼得林封谨连续翻出来了三张压箱底的招数:再生天地,魔柳丝之舌再加上寸光阴的组合,这才算是将其重创。

    只是这时候,林封谨才惊异的发觉,竟然之前遇到的那团有形无实的人型烈焰才是火王的本体,火王竟然已经根本就不是人了,而是以元素之躯存在的变态!而他竟然是变态的用人体来作为分身的存在。

    此时被林封谨和野猪两人追赶的这神秘人的打扮,就与林封谨之前与之交手过的火王人型分身的穿着一模一样,都是黑红色的披风,一身昆仑炼气士的打扮,见到了这模样以后,林封谨如何还猜测不到前因后果?

    虽然之前在和林封谨一战当中,火王的那个人型分身中了魔柳丝之舌加上寸光阴的威力以后,直接就失去了回收价值,被火王给烧毁了,但是谁规定火王就只能拥有一个分身的?(未完待续……)

    第五十七章谜底揭开:

第1236章彩虹岛    如果说,洞庭湖是巨龙山脉之前的一颗明珠,那么,彩虹城就是巨龙山脉的龙尾巴后面点辍。

    在巨龙山脉的龙尾之处,有一个个岛屿星罗棋布,这些岛屿不算大,但是,十分的精致,岛上有原住居民,而且原住居民以树木构起了一座座精致的木屋。

    说到巨龙山脉,说到彩虹城,那就不得不说一个传承了,一个天灵界十分神秘的传承巨龙国。

    关于巨龙国,天灵界有人说有这个国度,也有人说没有这个国度,至于是有还是没有,谁都说不清楚。

    传说巨龙国的祖先是巨龙神,巨龙国是是不是真的存在,这还不好说,但是,巨龙神是天灵界公认的存在。

    传说,巨龙神算是海妖中至高存在,后来它坐化之后,巨大的身体化作了巨龙山脉,从此之后,他们的子孙在这山脉中繁衍,曾在这山脉最深**处建立了巨龙国。

    至于巨龙国在哪里,巨龙国是怎么样的,后人无法窥视,甚至巨龙国是不是真的存在,外界都不得而知。

    但,从彩虹城可以看出巨龙国的一些窥端,有人说,彩虹城是巨龙国的一个窗口,是巨龙国有意面向世俗所建立的一座神奇天城。

    而在巨龙山脉的彩虹岛,那只不过是彩虹城的起步点而己,想登彩虹城,那必须来彩虹岛,否则,你永远找不到彩虹城在那里。

    李七夜踏入了彩虹城,看了一下彩虹城的天空,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彩虹岛。一个个岛屿罗列。人来人往。有人族,有海妖,更是有树族,有修士来此,那只不过是路过歇脚而己,更多的修士来此,那是为了进入彩虹城。

    李七夜刚来彩虹岛,就远远看到了一辆马车停在了彩虹岛登上彩虹城的渡口。这辆马车极尽奢华。整辆马车乃是以极为珍贵的沉海朝铁所铸,马车之上嵌镶着八大件,此八大宝吞吐着神霞,神霞在天空上铺开了一条道路,能让马车踏空极速前行。

    这辆极尽奢华的马车乃是天灵界最稀罕最神骏的凤马所拉着,八匹凤匹,拉着长长的羽尾,光芒摇曳,如同是仙王出巡一样。

    赶马车的,乃是俏丽无比的婢女。而且,马车旁有撒花小童。当马车驶过之时,方圆十里,乃是花瓣飞舞,十分的奢华,十分的摆阔。

    如此的高调,如此的架势,在天灵界也没有多少人,最重要的是,多数修士都不追求奢华,所这样奢华的出行,在修士中也是罕见。

    如此高调奢华的出行,容易招引他人的嫉妒,甚至是容易招惹来麻烦,不过,这马车的主人只怕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

    事实上,很多人看到马车上插着的那面小旗也是退避三舍,更别谈是来招惹麻烦了,识货的人都知道,这面小旗乃是沉海神王的旗帜,只有他身边最亲近的人才有这样的资格插这面旗帜。

    “公孙美玉来了。”远远看到这样的马车,有修士喃喃地说道。

    “嘘,小声点,最好叫公孙皇后,听深壑海的人说,她喜欢别人叫她皇后,否则,一旦她发飙起来,就会杀人。”修士身边的同伴忙是提醒他说道。

    看着这样的奢华马车,有人敬畏,也有人羡慕,更多人是退避三舍。

    公孙美玉,乃是沉海神王的小妾,深受沉海神王的宠爱,听说,她很有可能被沉海神王扶正,将会成为沉海朝的皇后!

    事实上,公孙美玉并非是只仅仅因为美貌得沉海神王宠爱的,公孙美玉在还未嫁沉海神王的时候,她在魅灵中的年轻一代就久享盛名了,她自身的修行很强大,曾是年轻一辈了不得的天才。

    “公孙皇后亲临龙妖海,难道说沉海神王要来了?”看着奢华的马车远去,通往彩虹城,有人不由猜测地说道。

    “嘘”有同伴低声说道:“不要乱说话,听说这次公孙皇后脾气很暴躁,她身边最宠儿的婢女被一个叫李七夜的小子杀了,她很有可能来散心的,也有可能是来找那个姓李的小子的。”

    对于奢华马车,李七夜孰视无睹,走进了一家客栈,静静地喝着小酒,等着张百徒到来。

    坐在客栈中,看着外面的海水,远远眺望那蒙胧的巨龙山脉,李七夜不由感慨地叹息了一声。

    “巨龙山脉呀。”事实上,远眺巨龙山脉的人不止是李七夜,不少在这客栈中歇脚的修士也在远眺朦胧的巨龙山脉。

    “巨龙山脉中真的有龙吗?或者说,世间真的有龙这一种族吗?”。有修士就不由对同桌的朋友说道。

    这样的话,还真把他同桌的朋友问倒了,有一位年纪比较大的长者沉吟了一下,说道:“这要看怎么样定义龙族了,巨龙山脉有没有龙,这个倒难说。不过,如果说龙妖这一种族在天灵界应该有,龙妖一族是我们海妖中至尊种族。有先人猜测,巨龙山脉的龙族,很有可能就是龙妖一族。”

    “说到龙,我倒听过一个传说。”有一个同桌的伙伴说道:“传说,在很久以前,巨龙山脉这一带海域曾经出现过一条小黑龙,这条小黑龙曾经游到过彩虹岛来,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个传说我也听说过,传言说,这条小黑龙还曾经在洞庭湖中兴风作浪,后来被一位仙人降伏了。”另外一个伙伴也不由附和地说道。

    “仙人?”听到这样的传说,最先开口的修士就一下子充满了好奇了,忙是说道:“真的是有仙人吗?”。

    “仙人这种东西,只怕是以讹传讹吧,世间哪里有仙人。”年纪比较大的长老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我听到的版本有点出入,听说,降伏这条小黑龙的不是什么仙人,是一个魔王,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王,听说,这个魔王把小黑龙降伏之后,把这条小黑龙剥皮了,生喝了龙血,把龙肉煮着吃了。”还有伙伴忙是说道。

    听到这样的一席话,坐在一个角落的李七夜差点把口中的美酒喷出来,有些东西以讹传讹,最后全部都变了样。

    对于这种谈论,李七夜也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再去多听。

    过了好一会儿,张百徒终于来了,他见到了李七夜,忙是鞠了鞠身,李七夜点了点头,让他坐下。

    “你迟到了。”李七夜只是喝着小酒,看着外面的美景,只是随口说道。

    “有点小事给耽搁了。”张百徒干笑了一声,神态有点尴尬,搓了搓手说道。

    李七夜此时才看着张百徒,不由皱了一下眉头,缓缓地说道:“有人找你的麻烦?”

    “没,没,没有”张百徒一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神态,这把他吓得魂都飞了起来,忙是摆手说道。

    但是,张百徒这样的小人物在李七夜目光之下他哪里能撑得住,他只好干笑了一声,苦着脸说道:“公子,其实,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这么大的动静,洞庭湖的弟子怕我有什么闪失,所以就询问了一下而己,他们并没有为难我,真的。”

    在张百徒眼中,李七夜绝对不是那种好脾气的人,一言不和,就是杀人流血,甚至他是属于那种来多少杀多少的人,所以他是怕李七夜误会,万一李七夜大开杀戒,把洞庭湖的弟子也斩了,他心里面就过不去了。

    李七夜看了张百徒一下,然后才移开了目光,继续远眺巨龙山脉。

    见李七夜没有再追问下去,张百徒这才松了一口气。试想一下,他们百圣堂挂了上百的尸体,洞庭湖的弟子能不被吓住吗?

    当然,张百徒也不希望洞庭湖的弟子来招惹李七夜,否则,这就是自寻死路。

    “公,公子,我,我们去哪里呢?”过了好一会儿,张百徒这才壮着胆,低声询问说道。

    片刻之后,李七夜收回目光,说道:“上彩虹城,去为你折腾点东西,有些东西准备好了,毁了你现在的道基,从头再来。”

    “毁掉道基?”听到这样的话,张百徒都不由呆了一下,虽然说他的道基很浅,但是,这也是他几十年辛辛苦苦修练而来的,突然要毁去,他也有些接受不了。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有什么可丢失的,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但,你这样的道基,可有可无,毁掉重头开始,这才是破而后立。”

    张百徒不由沉默了一下,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话,他的道基之浅,的确称得上可有可无。

    “但,但我年纪不小了,能撑得住吗?”。张百徒也不由有些担忧地说道。他年纪也的确是不小了,到了他这样的年纪,再毁了道基,很容易血气衰竭,一命呜呼。

    “放心吧,有我在,想死都难。”李七夜随口说道。

    “那就依公子所说的去办。”张百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作了决定。在他心里面看来,李七夜也没有必要害他,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害他,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解决了,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未完待续……)

    第16章彩虹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