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果说,洞庭湖是巨龙山脉之前的一颗明珠,那么,彩虹城就是巨龙山脉的龙尾巴后面点辍。

    在巨龙山脉的龙尾之处,有一个个岛屿星罗棋布,这些岛屿不算大,但是,十分的精致,岛上有原住居民,而且原住居民以树木构起了一座座精致的木屋。

    说到巨龙山脉,说到彩虹城,那就不得不说一个传承了,一个天灵界十分神秘的传承巨龙国。

    关于巨龙国,天灵界有人说有这个国度,也有人说没有这个国度,至于是有还是没有,谁都说不清楚。

    传说巨龙国的祖先是巨龙神,巨龙国是是不是真的存在,这还不好说,但是,巨龙神是天灵界公认的存在。

    传说,巨龙神算是海妖中至高存在,后来它坐化之后,巨大的身体化作了巨龙山脉,从此之后,他们的子孙在这山脉中繁衍,曾在这山脉最深**处建立了巨龙国。

    至于巨龙国在哪里,巨龙国是怎么样的,后人无法窥视,甚至巨龙国是不是真的存在,外界都不得而知。

    但,从彩虹城可以看出巨龙国的一些窥端,有人说,彩虹城是巨龙国的一个窗口,是巨龙国有意面向世俗所建立的一座神奇天城。

    而在巨龙山脉的彩虹岛,那只不过是彩虹城的起步点而己,想登彩虹城,那必须来彩虹岛,否则,你永远找不到彩虹城在那里。

    李七夜踏入了彩虹城,看了一下彩虹城的天空,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彩虹岛。一个个岛屿罗列。人来人往。有人族,有海妖,更是有树族,有修士来此,那只不过是路过歇脚而己,更多的修士来此,那是为了进入彩虹城。

    李七夜刚来彩虹岛,就远远看到了一辆马车停在了彩虹岛登上彩虹城的渡口。这辆马车极尽奢华。整辆马车乃是以极为珍贵的沉海朝铁所铸,马车之上嵌镶着八大件,此八大宝吞吐着神霞,神霞在天空上铺开了一条道路,能让马车踏空极速前行。

    这辆极尽奢华的马车乃是天灵界最稀罕最神骏的凤马所拉着,八匹凤匹,拉着长长的羽尾,光芒摇曳,如同是仙王出巡一样。

    赶马车的,乃是俏丽无比的婢女。而且,马车旁有撒花小童。当马车驶过之时,方圆十里,乃是花瓣飞舞,十分的奢华,十分的摆阔。

    如此的高调,如此的架势,在天灵界也没有多少人,最重要的是,多数修士都不追求奢华,所这样奢华的出行,在修士中也是罕见。

    如此高调奢华的出行,容易招引他人的嫉妒,甚至是容易招惹来麻烦,不过,这马车的主人只怕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

    事实上,很多人看到马车上插着的那面小旗也是退避三舍,更别谈是来招惹麻烦了,识货的人都知道,这面小旗乃是沉海神王的旗帜,只有他身边最亲近的人才有这样的资格插这面旗帜。

    “公孙美玉来了。”远远看到这样的马车,有修士喃喃地说道。

    “嘘,小声点,最好叫公孙皇后,听深壑海的人说,她喜欢别人叫她皇后,否则,一旦她发飙起来,就会杀人。”修士身边的同伴忙是提醒他说道。

    看着这样的奢华马车,有人敬畏,也有人羡慕,更多人是退避三舍。

    公孙美玉,乃是沉海神王的小妾,深受沉海神王的宠爱,听说,她很有可能被沉海神王扶正,将会成为沉海朝的皇后!

    事实上,公孙美玉并非是只仅仅因为美貌得沉海神王宠爱的,公孙美玉在还未嫁沉海神王的时候,她在魅灵中的年轻一代就久享盛名了,她自身的修行很强大,曾是年轻一辈了不得的天才。

    “公孙皇后亲临龙妖海,难道说沉海神王要来了?”看着奢华的马车远去,通往彩虹城,有人不由猜测地说道。

    “嘘”有同伴低声说道:“不要乱说话,听说这次公孙皇后脾气很暴躁,她身边最宠儿的婢女被一个叫李七夜的小子杀了,她很有可能来散心的,也有可能是来找那个姓李的小子的。”

    对于奢华马车,李七夜孰视无睹,走进了一家客栈,静静地喝着小酒,等着张百徒到来。

    坐在客栈中,看着外面的海水,远远眺望那蒙胧的巨龙山脉,李七夜不由感慨地叹息了一声。

    “巨龙山脉呀。”事实上,远眺巨龙山脉的人不止是李七夜,不少在这客栈中歇脚的修士也在远眺朦胧的巨龙山脉。

    “巨龙山脉中真的有龙吗?或者说,世间真的有龙这一种族吗?”。有修士就不由对同桌的朋友说道。

    这样的话,还真把他同桌的朋友问倒了,有一位年纪比较大的长者沉吟了一下,说道:“这要看怎么样定义龙族了,巨龙山脉有没有龙,这个倒难说。不过,如果说龙妖这一种族在天灵界应该有,龙妖一族是我们海妖中至尊种族。有先人猜测,巨龙山脉的龙族,很有可能就是龙妖一族。”

    “说到龙,我倒听过一个传说。”有一个同桌的伙伴说道:“传说,在很久以前,巨龙山脉这一带海域曾经出现过一条小黑龙,这条小黑龙曾经游到过彩虹岛来,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个传说我也听说过,传言说,这条小黑龙还曾经在洞庭湖中兴风作浪,后来被一位仙人降伏了。”另外一个伙伴也不由附和地说道。

    “仙人?”听到这样的传说,最先开口的修士就一下子充满了好奇了,忙是说道:“真的是有仙人吗?”。

    “仙人这种东西,只怕是以讹传讹吧,世间哪里有仙人。”年纪比较大的长老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我听到的版本有点出入,听说,降伏这条小黑龙的不是什么仙人,是一个魔王,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王,听说,这个魔王把小黑龙降伏之后,把这条小黑龙剥皮了,生喝了龙血,把龙肉煮着吃了。”还有伙伴忙是说道。

    听到这样的一席话,坐在一个角落的李七夜差点把口中的美酒喷出来,有些东西以讹传讹,最后全部都变了样。

    对于这种谈论,李七夜也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再去多听。

    过了好一会儿,张百徒终于来了,他见到了李七夜,忙是鞠了鞠身,李七夜点了点头,让他坐下。

    “你迟到了。”李七夜只是喝着小酒,看着外面的美景,只是随口说道。

    “有点小事给耽搁了。”张百徒干笑了一声,神态有点尴尬,搓了搓手说道。

    李七夜此时才看着张百徒,不由皱了一下眉头,缓缓地说道:“有人找你的麻烦?”

    “没,没,没有”张百徒一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神态,这把他吓得魂都飞了起来,忙是摆手说道。

    但是,张百徒这样的小人物在李七夜目光之下他哪里能撑得住,他只好干笑了一声,苦着脸说道:“公子,其实,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这么大的动静,洞庭湖的弟子怕我有什么闪失,所以就询问了一下而己,他们并没有为难我,真的。”

    在张百徒眼中,李七夜绝对不是那种好脾气的人,一言不和,就是杀人流血,甚至他是属于那种来多少杀多少的人,所以他是怕李七夜误会,万一李七夜大开杀戒,把洞庭湖的弟子也斩了,他心里面就过不去了。

    李七夜看了张百徒一下,然后才移开了目光,继续远眺巨龙山脉。

    见李七夜没有再追问下去,张百徒这才松了一口气。试想一下,他们百圣堂挂了上百的尸体,洞庭湖的弟子能不被吓住吗?

    当然,张百徒也不希望洞庭湖的弟子来招惹李七夜,否则,这就是自寻死路。

    “公,公子,我,我们去哪里呢?”过了好一会儿,张百徒这才壮着胆,低声询问说道。

    片刻之后,李七夜收回目光,说道:“上彩虹城,去为你折腾点东西,有些东西准备好了,毁了你现在的道基,从头再来。”

    “毁掉道基?”听到这样的话,张百徒都不由呆了一下,虽然说他的道基很浅,但是,这也是他几十年辛辛苦苦修练而来的,突然要毁去,他也有些接受不了。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有什么可丢失的,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但,你这样的道基,可有可无,毁掉重头开始,这才是破而后立。”

    张百徒不由沉默了一下,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话,他的道基之浅,的确称得上可有可无。

    “但,但我年纪不小了,能撑得住吗?”。张百徒也不由有些担忧地说道。他年纪也的确是不小了,到了他这样的年纪,再毁了道基,很容易血气衰竭,一命呜呼。

    “放心吧,有我在,想死都难。”李七夜随口说道。

    “那就依公子所说的去办。”张百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作了决定。在他心里面看来,李七夜也没有必要害他,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害他,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解决了,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未完待续……)

    第16章彩虹岛:

第五十六章 大器终成    林封谨的极限并不是说*上面的消耗有多剧烈,关键是对林封谨的精神方面消耗极大!若不是林封谨成功完成了斩三尸,识海已经是自成天地,只怕第二次小衍醮还在蓄力蓄势的阶段,林封谨就已经直接识海崩溃变成了植物人。

    此时林封谨对准了自己施展出来了小衍醮以后,本来正在对准了磐牙钟劈个不停的雷霆忽然诡异的停歇了下来,之前这天劫已经可以说开始进入了稳定的状态,便是有着规律似的,一雷一雷的劈了下来,冷酷,稳定,机械,仿佛是永远都不会停歇似的。

    可是,当雷声和闪电忽然静止了下来以后,无论是林封谨还是火王,非但没有那种“终于结束了”,可以松口气的感觉,相反,他们的心同时都诡异的提了起来,似乎有着极其可怖的事情正在酝酿发酵,正在徐徐滋生。

    忽然,林封谨抬起来了自己的手臂,便惊愕的看到自己胳膊上面的寒毛同时倒竖了起来,同时,心中那股不祥的感觉更盛!这是恐惧啊,这是从林封谨最最深远的遗传基因当中,一代一代传递下来的对即将到来的天劫最为深沉,最为久远的原始恐惧!林封谨甚至有一种本能的冲动,那就是立即散掉小衍醮,来换取天劫消退的可能!

    但此时的这局面已成你死我活之势,林封谨也是完全都被逼到了绝路上,完全是逼于无奈,两人可以说完全都是在争分夺秒——

    若是林封谨不能尽快的让天劫轰破磐牙钟这件超级强悍的法器,那么火王的九胜灾厉*一出,林封谨不死也要被扒一层皮下来!对于火王来说,他也是有着作茧自缚的郁闷。一旦磐牙钟顶不住,那这雷霆不要钱也似的轰下来,他一样是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这是什么?”当林封谨发觉自己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强烈的时候,他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此时的天穹上面,本来是堆砌着厚厚的黑云,此时这黑云竟是在空中翻卷云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少说也是有数千丈的深度,周围有着恐怖的电光缭绕,还有隆隆的轰鸣声,在那黑云形成的巨大漩涡底部。林封谨竟是看到了一只充满了血丝的庞大怪眼,正冷酷无情的看了下来!!

    这眼睛的长度,恐怕至少也是要用“里”这个计量单位来形容,眼睛给人的感觉那就是冰冷,无情,似乎在这眼中,任你神仙圣贤,精怪妖魔,都和蛆虫苍蝇蝼蚁一样,全部都是一视同仁。若尘土一样的存在。

    看到了这只庞大怪眼的一瞬间,林封谨脑子里面就是“轰”的一声,然后便是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隔了多久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居然是跪在了地上,脑袋剧痛欲裂,鼻孔,耳朵,眼睛当中,全部都是热热的血在淌!

    此时林封谨再看自己的识海,居然都出现了好几条巨大的裂纹,若不是他此时的识海格外的坚固。这一眼就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这就是天意之眸吗?”

    林封谨喃喃自语的道:

    他此时强忍头部的剧痛,抬头看天。发觉黑云翻涌,正在慢慢的填补上那个巨大的漩涡。可是,云层里面有大量的光芒不停的闪耀着,林封谨此时心中的危机感被拔升到了最大的限度,狂叫一声,咬掉了小半截舌头嚼碎,朝着空中狂喷出来了一口血水,周围的那淡淡紫色雾气顿时就对准了林封谨聚集了过来,本来是覆盖笼罩了方圆三四里地的紫色雾气迅速的就聚集在了林封谨的周围,浓缩成了只有一间房屋大小!

    而当林封谨看到了那一只黑云漩涡中央的狰狞巨眸的时候,火王同样也是看到了,一样是被震慑得动弹不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要说还维系九胜灾厉*,就连握住神器金核的那一只手都悄然松开,神器金核悄然朝着地下火红色的岩浆湖滚落了进去也是悄然不决。

    紧接着,天空当中传来了一连串裂帛似的凄厉声音,听到了这声音,林封谨的耳膜都传来了难以形容的巨痛,紧接着便是一道大到了不可形容的巨大雷霆,不,不对,应该是雷电巨柱从上空劈落而下,无论是体积还是高度,悬浮在半空当中的火王都是首当其冲的,并且这雷电巨柱还传来了一股巨大无比的吸力,将人狠狠的拽向光柱的中央。

    “这!!难道,我引发的是戮天劫?!”

    林封谨在这瞬间已经呆滞了。

    然后就就见到了磐牙钟这一件强大无比的法器本体一下子就呈现了出来,可以说端的是纤毫毕现,惟妙惟肖,硬生生的抵在了那雷电巨柱上,刺目而凄厉无比的光芒立即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磐牙钟这一件强大无比的法器,也仅仅是支撑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便是片片碎裂。

    非但如此,居然还能见到在磐牙钟破碎掉的那一刹那,居然从中浮现出来了一头人身,虎齿,豹尾的怪物幻象,给人的感觉就是十分威严,气度森然,脚下闪耀着青色的光芒想要朝着西方奔去,可是在这雷电巨柱的轰炸之下,这幻象也是瞬间湮灭消亡!

    这幻象消亡的时候,从昆仑山的方向上,都传来了一声凄厉无比的隐隐约约的嘶喊!!这声音直接作用在了西戎的山山水水中,万千黎民的心里,甚至就连元昊在这一瞬间也是霍然长身而起,不顾自己全身*乃是在浴桶当中,任由周围的人目瞪口呆。

    此时的元昊,呆滞了半晌以后,居然罕见的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这是西王母她老人家被…….重创?天底下竟然有人能做到这样的事??”

    根据“大野经”的记载,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先前出现的那幻象,看其模样的话,便几乎是可以肯定了这乃是西王母的一缕分身神识。

    那么。西王母的一缕分身神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面呢?其实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因为西王母此时赐给火王的这一件护身法宝,乃是她用当年被毁掉的磐牙钟的碎片炼制而成的。

    只是磐牙钟这样的上古神器。哪怕是碎片要炼制的话也绝对不是那么好搞的,必须要投入极大的心力,甚至要借助一些类似于“血炼之术”的方法,事实上西王母在炼制的过程当中,就像林封谨在“世界的尽头”当中留下来了一缕自己的神念那样,用自己的神念来镇压磐牙钟碎片的反抗之力,这才算是炼制成功。

    她哪里知道,此时火王居然面对的是戮天劫这样恐怖的事情!那是当年的羲皇。业魔王迦空这样的变态需要面对的大劫啊!所以西王母的那一缕分身神识被直接湮灭那简直是毫无悬念。

    并且西王母此时的状况十分特殊,她的肉身早就腐朽了,因此要想滋养自己的神识魂魄必须采用一些特殊方法,能存留到现在,更是依赖于昆仑山的特殊地理环境,所以这一缕神念被毁了以后,对她的伤害极大。

    因为林封谨的一缕分身神念被毁掉的话,有着肉身的滋养,就像是被割了一刀后,还能慢慢恢复。而西王母缺乏了肉身的滋养,能保住自己的神念不枯萎就不错了,更不要说恢复了。那就仿佛是断手断脚那样的永久性创伤!

    磐牙钟,粉碎!

    西王母的神识,湮灭!!

    火王看着那一道迎面扑来的巨大雷柱,脑海里面都是一片空白,倘若有选择的话,他早知道面前这人如此变态,再遇到林封谨以后,恐怕会在第一时间内逃之夭夭的。

    不幸中的万幸是,磐牙钟好歹也给火王争取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让他有着缓冲的余地,因此火王只是来得及捏了一个法决。便是被这庞大的雷霆光柱给直接淹没掉了,同样也是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非但如此。这巨大的雷霆光柱余势不衰,更是深深的轰入到了地下,形成了一个直径达到了七八丈,几乎是深不见底的庞大巨洞,边缘可以说是平滑如镜,还冒着袅袅的青烟,隔了一会儿,下方的火红色的岩浆才轰然喷射了出来,直达二十余米的高空,直似在夜空当中开出来了一朵绚丽无比的火红花朵……这样的景象,简直就只能用神迹来形容。

    隔了足足盏茶功夫,旁边的松软泥土里面,忽然才伸出来了一只手,紧接着土堆不停的晃动,然后林封谨就从里面一面剧烈的呛咳着,一面狼狈无比的爬了出来。

    事实上,林封谨也同样是这一击戮天劫轰击的对象而已,不过,他再一次成功的蒙蔽了上天的意志,成功的逃掉了惩罚。

    这戮天劫的威力如此庞大,林封谨是如何蒙蔽掉的呢?这是因为他蒙蔽天意的方式太过巧妙确定的。

    他之所以能逃脱雷劫的原因,并不是说是施展出来的四两拨千斤之类的技巧,事实上,在这戮天劫浩瀚无比的天威面前,林封谨不要说“拨”,只要稍微接触,沾上一点儿边,那就是毫无疑问直接死得连灰灰也剩不下半点儿来。

    这其中的核心方法,就仿佛是神射手拿弓箭射水中的鱼是一个道理:无论水再怎么清澈,神射手的射术再怎么精湛百发百中,只要按照正常的射法,那一定是射不到的。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便是因为水虽然根本无法阻挡飞射而来的利箭,却是可以偏斜掉瞄准者的视线。

    将一根筷子插入清水里面,就会发觉筷子居然在水中诡异的出现了弯曲,这是水对光线的折射作用,所以说神射手貌似瞄准了水中的鱼儿,其实他从一开始眼睛就被水给蒙蔽了,若是不懂得换算出其中的提前量的话,便是射一百箭也是射不到鱼的。

    此时降临的戮天劫,就仿佛是实力足以碾压掉鱼的神射手,林封谨释放出来的小衍醮的淡淡红色雾气,就仿佛是水,而林封谨则是那一条苟活下来的鱼。事实上这就是小衍醮的变态之处,它根本就不是通过对抗的方式来强行的硬抗天劫,而是用一种十分温和的方式来对天劫产生着微妙的影响。

    在戮天劫降临的那一瞬间。天意是觉得这一击下去,足以将下面这两只蝼蚁同时化成灰灰。所以就毫不犹豫的轰击了下去,但事实上因为小衍醮紫雾的蒙蔽误导,所以林封谨其实是并没有被纳入天劫的轰击范围的,因此就苟延残喘了下去!

    面对着从地下疯狂喷射出来的火红色岩浆,林封谨回过神来了以后非但没有躲避,而是忽然脸上露出来了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居然看着那汪洋浩荡的岩浆湖渐渐的表情变得狂喜,他忍不住伸出了颤抖的手出去。遥遥的对准了那疯狂喷射的熔岩巨泉!!

    紧接着,就见到这熔岩巨泉中央,赫然发出了淡淡的赤色光芒,正是那一颗神器金核上血炼之术附带上的神念在回应林封谨的召唤,此时的这一颗神器金核,先是被火王豁尽了全身力气的进行炼制,要将其弄成自身的本命原核,奈何却在半途被林封谨打断了这个过程。

    紧接着,这颗神器金核因为提前落入到了岩浆湖当中,所以才能直面戮天劫的恐怖威力而没有被毁掉。相当于又被上天再次淬炼了一番,更是还附带上了一丝戮天劫的庞大威能。

    此时,就是神器正式出世的时候!林封谨清晰的感应着“世界的尽头”当中全新的蓬勃的生机。也感应着它仿佛是一个新生婴儿也似的对自己的依恋。

    有道是不破不立,这一刻,世界的尽头已经彻底的将青梅嗅的怨念,九鼎当中的残破器魂,娲蛇神融入其中的意志完全熔炼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器魂,然后,林封谨便彻底的放开了自己的神识对它的束缚:

    “去吧,你既然已经新生。那么就去选择自己以后的路吧,我也不会约束你。”

    随着林封谨的意志彻底的放开。神器金核开始高速的旋转了起来,落入到了下方汪洋浩瀚的赤红色岩浆湖当中。此时的世界的尽头完全的吸收掉了九鼎之二,而九鼎就是用来镇压九州大地气运的神物,所以世界的尽头此时就发挥出来了九鼎当中聚敛,镇压大地气运的能力,**无比的吸收着熔岩当中自己有用的东西。

    五行当中,虽然是火克金,但是五行也是有相生相克的说法,火能克金,然而土却能生金!

    此时的这岩浆湖,乃是火王动用自己的威能,从地心深处抽吸出来的,神器金核此时浸泡着的火红色岩浆湖当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稀罕金属,五金之精被溶解入其中,正好是被神器金核这时候利用了起来塑造自己的本体,此时的这环境乃是浑然天成,天作之合,乃是天底下任何一名大匠梦寐以求的绝品打造场地!

    林封谨看着在岩浆湖当中高速旋转的神器金核开始成长,吸聚着对自己有用的五金之精迅速变大,脸色由之前的狂喜则是慢慢的变得有些惊愕,然后那是越来越精彩,简直仿佛是目瞪口呆一般:

    “不是吧…….这,这,你这是要干什么,不可能吧?!”

    只见岩浆湖当中的“世界的尽头”变大的速度越来越快,周围冒出来的白气也是越来越多,将之完全朦胧笼罩在了其中,只能看到了一个影子在迅速的变幻着,最后,当世界的尽头彻底的静止了下来之后,火红色的岩浆湖当中顿时传来了一连串刺目的光芒,紧接着,哗啦的一声,世界的尽头全新形态就从中飞了出来。

    那竟然是一把火红色的巨锤!!

    这一柄巨锤的锤头形状就是给人以先声夺人的感觉,那赫然是一只紧紧握住的巨拳,只是这握紧的拳头只有四根手指而已,一看风格就十分的硬朗刚猛,甚至有一种在质问苍穹的桀骜气势。

    而巨锤的表面,被包裹着一层晶莹剔透若水光敛衽的色泽,并且表面还镌刻了无数玄奥无比的花纹,巨锤的锤柄则是相当光滑,末端和中端出现了两个青面獠牙的龙形吞口护手,这就代表着世界的尽头实际上是既可以用单手握持,也可以用双手掌控。

    当林封谨需要武器轻便灵巧的时候,世界的尽头就会自行调整自身的重量,方便林封谨单手把控,当林封谨需要攻坚破敌的时候,世界的尽头就会自行增重,让他用双手握持。

    非但如此,锤柄上面还有一圈一圈几不可见的螺纹,这并不是什么美观和装饰,里面却是有着若双节棍,三节棍之类的设置,一旦有需要的话,甚至林封谨可以使用投掷流星锤的方式来对敌人进行中远距离的攻击,这样的时候,整个锤柄就会分散松动开来,变成七八节,并且每一节之间都有长长的锁链相连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