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的极限并不是说*上面的消耗有多剧烈,关键是对林封谨的精神方面消耗极大!若不是林封谨成功完成了斩三尸,识海已经是自成天地,只怕第二次小衍醮还在蓄力蓄势的阶段,林封谨就已经直接识海崩溃变成了植物人。

    此时林封谨对准了自己施展出来了小衍醮以后,本来正在对准了磐牙钟劈个不停的雷霆忽然诡异的停歇了下来,之前这天劫已经可以说开始进入了稳定的状态,便是有着规律似的,一雷一雷的劈了下来,冷酷,稳定,机械,仿佛是永远都不会停歇似的。

    可是,当雷声和闪电忽然静止了下来以后,无论是林封谨还是火王,非但没有那种“终于结束了”,可以松口气的感觉,相反,他们的心同时都诡异的提了起来,似乎有着极其可怖的事情正在酝酿发酵,正在徐徐滋生。

    忽然,林封谨抬起来了自己的手臂,便惊愕的看到自己胳膊上面的寒毛同时倒竖了起来,同时,心中那股不祥的感觉更盛!这是恐惧啊,这是从林封谨最最深远的遗传基因当中,一代一代传递下来的对即将到来的天劫最为深沉,最为久远的原始恐惧!林封谨甚至有一种本能的冲动,那就是立即散掉小衍醮,来换取天劫消退的可能!

    但此时的这局面已成你死我活之势,林封谨也是完全都被逼到了绝路上,完全是逼于无奈,两人可以说完全都是在争分夺秒——

    若是林封谨不能尽快的让天劫轰破磐牙钟这件超级强悍的法器,那么火王的九胜灾厉*一出,林封谨不死也要被扒一层皮下来!对于火王来说,他也是有着作茧自缚的郁闷。一旦磐牙钟顶不住,那这雷霆不要钱也似的轰下来,他一样是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这是什么?”当林封谨发觉自己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强烈的时候,他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此时的天穹上面,本来是堆砌着厚厚的黑云,此时这黑云竟是在空中翻卷云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少说也是有数千丈的深度,周围有着恐怖的电光缭绕,还有隆隆的轰鸣声,在那黑云形成的巨大漩涡底部。林封谨竟是看到了一只充满了血丝的庞大怪眼,正冷酷无情的看了下来!!

    这眼睛的长度,恐怕至少也是要用“里”这个计量单位来形容,眼睛给人的感觉那就是冰冷,无情,似乎在这眼中,任你神仙圣贤,精怪妖魔,都和蛆虫苍蝇蝼蚁一样,全部都是一视同仁。若尘土一样的存在。

    看到了这只庞大怪眼的一瞬间,林封谨脑子里面就是“轰”的一声,然后便是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隔了多久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居然是跪在了地上,脑袋剧痛欲裂,鼻孔,耳朵,眼睛当中,全部都是热热的血在淌!

    此时林封谨再看自己的识海,居然都出现了好几条巨大的裂纹,若不是他此时的识海格外的坚固。这一眼就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这就是天意之眸吗?”

    林封谨喃喃自语的道:

    他此时强忍头部的剧痛,抬头看天。发觉黑云翻涌,正在慢慢的填补上那个巨大的漩涡。可是,云层里面有大量的光芒不停的闪耀着,林封谨此时心中的危机感被拔升到了最大的限度,狂叫一声,咬掉了小半截舌头嚼碎,朝着空中狂喷出来了一口血水,周围的那淡淡紫色雾气顿时就对准了林封谨聚集了过来,本来是覆盖笼罩了方圆三四里地的紫色雾气迅速的就聚集在了林封谨的周围,浓缩成了只有一间房屋大小!

    而当林封谨看到了那一只黑云漩涡中央的狰狞巨眸的时候,火王同样也是看到了,一样是被震慑得动弹不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要说还维系九胜灾厉*,就连握住神器金核的那一只手都悄然松开,神器金核悄然朝着地下火红色的岩浆湖滚落了进去也是悄然不决。

    紧接着,天空当中传来了一连串裂帛似的凄厉声音,听到了这声音,林封谨的耳膜都传来了难以形容的巨痛,紧接着便是一道大到了不可形容的巨大雷霆,不,不对,应该是雷电巨柱从上空劈落而下,无论是体积还是高度,悬浮在半空当中的火王都是首当其冲的,并且这雷电巨柱还传来了一股巨大无比的吸力,将人狠狠的拽向光柱的中央。

    “这!!难道,我引发的是戮天劫?!”

    林封谨在这瞬间已经呆滞了。

    然后就就见到了磐牙钟这一件强大无比的法器本体一下子就呈现了出来,可以说端的是纤毫毕现,惟妙惟肖,硬生生的抵在了那雷电巨柱上,刺目而凄厉无比的光芒立即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磐牙钟这一件强大无比的法器,也仅仅是支撑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便是片片碎裂。

    非但如此,居然还能见到在磐牙钟破碎掉的那一刹那,居然从中浮现出来了一头人身,虎齿,豹尾的怪物幻象,给人的感觉就是十分威严,气度森然,脚下闪耀着青色的光芒想要朝着西方奔去,可是在这雷电巨柱的轰炸之下,这幻象也是瞬间湮灭消亡!

    这幻象消亡的时候,从昆仑山的方向上,都传来了一声凄厉无比的隐隐约约的嘶喊!!这声音直接作用在了西戎的山山水水中,万千黎民的心里,甚至就连元昊在这一瞬间也是霍然长身而起,不顾自己全身*乃是在浴桶当中,任由周围的人目瞪口呆。

    此时的元昊,呆滞了半晌以后,居然罕见的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这是西王母她老人家被…….重创?天底下竟然有人能做到这样的事??”

    根据“大野经”的记载,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先前出现的那幻象,看其模样的话,便几乎是可以肯定了这乃是西王母的一缕分身神识。

    那么。西王母的一缕分身神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面呢?其实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因为西王母此时赐给火王的这一件护身法宝,乃是她用当年被毁掉的磐牙钟的碎片炼制而成的。

    只是磐牙钟这样的上古神器。哪怕是碎片要炼制的话也绝对不是那么好搞的,必须要投入极大的心力,甚至要借助一些类似于“血炼之术”的方法,事实上西王母在炼制的过程当中,就像林封谨在“世界的尽头”当中留下来了一缕自己的神念那样,用自己的神念来镇压磐牙钟碎片的反抗之力,这才算是炼制成功。

    她哪里知道,此时火王居然面对的是戮天劫这样恐怖的事情!那是当年的羲皇。业魔王迦空这样的变态需要面对的大劫啊!所以西王母的那一缕分身神识被直接湮灭那简直是毫无悬念。

    并且西王母此时的状况十分特殊,她的肉身早就腐朽了,因此要想滋养自己的神识魂魄必须采用一些特殊方法,能存留到现在,更是依赖于昆仑山的特殊地理环境,所以这一缕神念被毁了以后,对她的伤害极大。

    因为林封谨的一缕分身神念被毁掉的话,有着肉身的滋养,就像是被割了一刀后,还能慢慢恢复。而西王母缺乏了肉身的滋养,能保住自己的神念不枯萎就不错了,更不要说恢复了。那就仿佛是断手断脚那样的永久性创伤!

    磐牙钟,粉碎!

    西王母的神识,湮灭!!

    火王看着那一道迎面扑来的巨大雷柱,脑海里面都是一片空白,倘若有选择的话,他早知道面前这人如此变态,再遇到林封谨以后,恐怕会在第一时间内逃之夭夭的。

    不幸中的万幸是,磐牙钟好歹也给火王争取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让他有着缓冲的余地,因此火王只是来得及捏了一个法决。便是被这庞大的雷霆光柱给直接淹没掉了,同样也是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非但如此。这巨大的雷霆光柱余势不衰,更是深深的轰入到了地下,形成了一个直径达到了七八丈,几乎是深不见底的庞大巨洞,边缘可以说是平滑如镜,还冒着袅袅的青烟,隔了一会儿,下方的火红色的岩浆才轰然喷射了出来,直达二十余米的高空,直似在夜空当中开出来了一朵绚丽无比的火红花朵……这样的景象,简直就只能用神迹来形容。

    隔了足足盏茶功夫,旁边的松软泥土里面,忽然才伸出来了一只手,紧接着土堆不停的晃动,然后林封谨就从里面一面剧烈的呛咳着,一面狼狈无比的爬了出来。

    事实上,林封谨也同样是这一击戮天劫轰击的对象而已,不过,他再一次成功的蒙蔽了上天的意志,成功的逃掉了惩罚。

    这戮天劫的威力如此庞大,林封谨是如何蒙蔽掉的呢?这是因为他蒙蔽天意的方式太过巧妙确定的。

    他之所以能逃脱雷劫的原因,并不是说是施展出来的四两拨千斤之类的技巧,事实上,在这戮天劫浩瀚无比的天威面前,林封谨不要说“拨”,只要稍微接触,沾上一点儿边,那就是毫无疑问直接死得连灰灰也剩不下半点儿来。

    这其中的核心方法,就仿佛是神射手拿弓箭射水中的鱼是一个道理:无论水再怎么清澈,神射手的射术再怎么精湛百发百中,只要按照正常的射法,那一定是射不到的。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便是因为水虽然根本无法阻挡飞射而来的利箭,却是可以偏斜掉瞄准者的视线。

    将一根筷子插入清水里面,就会发觉筷子居然在水中诡异的出现了弯曲,这是水对光线的折射作用,所以说神射手貌似瞄准了水中的鱼儿,其实他从一开始眼睛就被水给蒙蔽了,若是不懂得换算出其中的提前量的话,便是射一百箭也是射不到鱼的。

    此时降临的戮天劫,就仿佛是实力足以碾压掉鱼的神射手,林封谨释放出来的小衍醮的淡淡红色雾气,就仿佛是水,而林封谨则是那一条苟活下来的鱼。事实上这就是小衍醮的变态之处,它根本就不是通过对抗的方式来强行的硬抗天劫,而是用一种十分温和的方式来对天劫产生着微妙的影响。

    在戮天劫降临的那一瞬间。天意是觉得这一击下去,足以将下面这两只蝼蚁同时化成灰灰。所以就毫不犹豫的轰击了下去,但事实上因为小衍醮紫雾的蒙蔽误导,所以林封谨其实是并没有被纳入天劫的轰击范围的,因此就苟延残喘了下去!

    面对着从地下疯狂喷射出来的火红色岩浆,林封谨回过神来了以后非但没有躲避,而是忽然脸上露出来了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居然看着那汪洋浩荡的岩浆湖渐渐的表情变得狂喜,他忍不住伸出了颤抖的手出去。遥遥的对准了那疯狂喷射的熔岩巨泉!!

    紧接着,就见到这熔岩巨泉中央,赫然发出了淡淡的赤色光芒,正是那一颗神器金核上血炼之术附带上的神念在回应林封谨的召唤,此时的这一颗神器金核,先是被火王豁尽了全身力气的进行炼制,要将其弄成自身的本命原核,奈何却在半途被林封谨打断了这个过程。

    紧接着,这颗神器金核因为提前落入到了岩浆湖当中,所以才能直面戮天劫的恐怖威力而没有被毁掉。相当于又被上天再次淬炼了一番,更是还附带上了一丝戮天劫的庞大威能。

    此时,就是神器正式出世的时候!林封谨清晰的感应着“世界的尽头”当中全新的蓬勃的生机。也感应着它仿佛是一个新生婴儿也似的对自己的依恋。

    有道是不破不立,这一刻,世界的尽头已经彻底的将青梅嗅的怨念,九鼎当中的残破器魂,娲蛇神融入其中的意志完全熔炼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器魂,然后,林封谨便彻底的放开了自己的神识对它的束缚:

    “去吧,你既然已经新生。那么就去选择自己以后的路吧,我也不会约束你。”

    随着林封谨的意志彻底的放开。神器金核开始高速的旋转了起来,落入到了下方汪洋浩瀚的赤红色岩浆湖当中。此时的世界的尽头完全的吸收掉了九鼎之二,而九鼎就是用来镇压九州大地气运的神物,所以世界的尽头此时就发挥出来了九鼎当中聚敛,镇压大地气运的能力,**无比的吸收着熔岩当中自己有用的东西。

    五行当中,虽然是火克金,但是五行也是有相生相克的说法,火能克金,然而土却能生金!

    此时的这岩浆湖,乃是火王动用自己的威能,从地心深处抽吸出来的,神器金核此时浸泡着的火红色岩浆湖当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稀罕金属,五金之精被溶解入其中,正好是被神器金核这时候利用了起来塑造自己的本体,此时的这环境乃是浑然天成,天作之合,乃是天底下任何一名大匠梦寐以求的绝品打造场地!

    林封谨看着在岩浆湖当中高速旋转的神器金核开始成长,吸聚着对自己有用的五金之精迅速变大,脸色由之前的狂喜则是慢慢的变得有些惊愕,然后那是越来越精彩,简直仿佛是目瞪口呆一般:

    “不是吧…….这,这,你这是要干什么,不可能吧?!”

    只见岩浆湖当中的“世界的尽头”变大的速度越来越快,周围冒出来的白气也是越来越多,将之完全朦胧笼罩在了其中,只能看到了一个影子在迅速的变幻着,最后,当世界的尽头彻底的静止了下来之后,火红色的岩浆湖当中顿时传来了一连串刺目的光芒,紧接着,哗啦的一声,世界的尽头全新形态就从中飞了出来。

    那竟然是一把火红色的巨锤!!

    这一柄巨锤的锤头形状就是给人以先声夺人的感觉,那赫然是一只紧紧握住的巨拳,只是这握紧的拳头只有四根手指而已,一看风格就十分的硬朗刚猛,甚至有一种在质问苍穹的桀骜气势。

    而巨锤的表面,被包裹着一层晶莹剔透若水光敛衽的色泽,并且表面还镌刻了无数玄奥无比的花纹,巨锤的锤柄则是相当光滑,末端和中端出现了两个青面獠牙的龙形吞口护手,这就代表着世界的尽头实际上是既可以用单手握持,也可以用双手掌控。

    当林封谨需要武器轻便灵巧的时候,世界的尽头就会自行调整自身的重量,方便林封谨单手把控,当林封谨需要攻坚破敌的时候,世界的尽头就会自行增重,让他用双手握持。

    非但如此,锤柄上面还有一圈一圈几不可见的螺纹,这并不是什么美观和装饰,里面却是有着若双节棍,三节棍之类的设置,一旦有需要的话,甚至林封谨可以使用投掷流星锤的方式来对敌人进行中远距离的攻击,这样的时候,整个锤柄就会分散松动开来,变成七八节,并且每一节之间都有长长的锁链相连接。(未完待续)

第1235章 小禅宗    过了许久,有真正的古老存在才知道怎么一回事,就算是古老的存在都不由感慨地说道:“百圣堂呀,传说是英灵之地,不容亵渎,只有蠢货才会自寻死路。一些蠢货也不想一想,洞庭湖是一块宝地,多少人垂涎,为什么千百万年以来没有人敢去动它!也罢,有些蠢物就让他们自寻死路吧。我这把老骨头,可不愿意去趟这样的浑水。”

    这种真正的古老存在说完,闭目沉睡,不再理会这种事情,更不愿意去趟这样的浑水。

    在岛屿上,老匾飞了回来,依然是挂在了古殿之上,依然是陈旧无比,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张百徒被这种无敌的力量震慑得跪拜在地上,他久久回过神来,一时之间不由瞠目结舌,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百圣堂这样的一块老匾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过了很久之后,张百徒这才站了起来,看着老匾,说话都结结巴巴,说道:“这,这,这,这是……”他结结巴巴地说了大半天,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现在还没明白吗?庇护百圣堂的圣贤不是我。”李七夜看着说话都结巴的张百徒,淡淡地说道:“是你们张、许、洪几个姓氏的先祖,是他们在天的英灵。”

    “在天的英灵?”张百徒不由一时之间失神,喃喃地说道。

    “你们先祖,有着广阔的胸襟,豁达而英勇,在他们自己的时代,就算他们不是最强大的人,但。依然让众多神皇钦佩。这不是因为他们的功业,不是因为他们的强大,而是因为他们的胸襟。坦荡而虔诚,忠勇而无私。他们的品质,一直让人敬佩,这是金石一样的品质。”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张百徒一眼,缓缓地说道:“而作为他们的子孙,看看这些子孙都做了些什么,只不过是为了蝇头小利而己,只不过为了那点权势而己。就反目成仇,一生不相互来。当年你们祖先登临九天,巡视八方,都从来没争过权势!你们自己想一想,愧对你们祖上的在天之灵吗?”

    张百徒听着这样的话,他久久无法回过神来,他在想象着他们张、许、洪诸位先祖患难以共的情景,他在想象着他们祖先风雨同舟的情景,想象着他们祖先以血换血的情景……

    “你暂时跟随我吧。”李七夜最后看了张百徒一眼,吩咐地说道:“你把自己要带走的东西就收拾一下。我先走一步,在彩虹城等我。”

    李七夜吩咐了张百徒之后,随手一点。打开道门,瞬间离去。

    而张百徒久久回不过神来,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他不由打了一个激灵,立即去收拾东西。

    在洞庭湖之外,有着不少岛屿,当然,这些岛屿不论是在面积上还是资源上都无法与洞庭湖相比。

    在这些岛屿之中。小禅宗算是比较有实力的传承,拥有五座岛屿。他们整个小禅宗的祖地就建在了这五座岛屿之上。

    小禅宗离洞庭湖比较远,而且。小禅宗乃是人族建立,门下弟子都是人族修士。作为人族的传承,小禅宗在龙妖海也算是有点小名气。

    小禅宗今天来了一个客人,指名要见小禅宗的宗主。如果换作是其他的宗门教派,不是说想要见宗主就是能见宗主的,毕竟,一派之掌地位尊贵,不轻易见外人。

    不过,小禅宗作为一个小传承,他们的宗主倒没有端架子,听说有人族年轻人指名道姓要见他,他还是亲自接见了这个人族年轻人。

    在室内,小禅宗主与客人坐下之后,小禅宗主不由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年轻人,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上来平凡无奇,似乎并不像是什么强者。

    但,小禅宗主作为小派宗主,他还是没有轻视之心,作为小派,他们对于任何人都是谨慎,不敢自大。

    “不知道尊驾是如何称呼呢?”最后,小禅宗主向眼前平凡的青年抱拳说道。

    “李七夜。”眼前的平凡无奇的青年正是李七夜,他离开了百圣堂之后,就直接来到了小禅宗。

    李七夜来到小禅宗,主要是为了打听发苏雍皇之事。

    听到“李七夜”这个名字,小禅宗主立即站了起来,抱拳而恭敬地说道:“原来是孔雀地的李公子,失敬,失敬,是在小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李公子恕罪。”

    小禅宗宗主作为一派之主,还是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特别是有关于人族的消息,他们小禅宗更加关注。关于孔雀祖树血炼亿万广海鱼之事、关于李七夜是控树者之事已经是传到了龙妖海了。

    对于小禅宗主的态度,李七夜也只是点了点头而己。

    小禅宗主也没有想到孔雀祖树的传人会来到龙妖海,他也是大吃一惊,他不由感慨地说道:“李公子乃是孔雀祖树的高足,在这一世,孔雀地也算是有了主人,有了孔雀地的磐稳,天灵界的人族也是有了立足之地,有了庇护之所。”

    在外界,很多人都认为李七夜是孔雀树的控树者,甚至是认为李七夜是孔雀树的徒弟。

    对于这里面的误会,李七夜也懒得去解释,他只是点头说道:“我今日来,不谈孔雀地之事,我是想来问一问阅下有关于一个女孩子的事情。”

    “李公子打听的可是苏姑娘?”小禅宗主听到李七夜的话,立即是想到了一个人。

    李七夜点了点头,看着小禅宗主,过了一会儿,缓缓地说道:“我想知道一下,你给了她什么东西?”

    李七夜这话,让小禅宗主心里面为之一凛,他都不由犹豫了一下,他有些为难地说道:“这,这并非是我相信不过李公子,只是。这,这只是涉及别人。”

    “放心,我比你更了解她。我与她同出一门。”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过,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一些,你也不完全算是人族。”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小禅宗主大吃一惊,不由看着李七夜,吃惊地说道:“公子此话怎么讲!”

    “你自己心里面明白。”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身上流淌着不死门的血统,虽然你的血统已经是很稀薄了,但,不死门的烙印。永远都难于抹去。不死仙帝,他的种族烙印是特别的不一样的。”

    小禅宗主不由后退了一步,他都不由为之骇然地看着李七夜,这样的事情外人根本不知道,李七夜竟然一眼看穿,似乎,在李七夜面前,好像没有什么可以瞒得过他的双眼一样。

    小禅宗主回过神来,他不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不由苦笑地说道:“公子法眼如炬。小的还能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说到这里,小禅宗主叹息一声,说道:“公子说得的确是没错。我祖上的一位祖母的确是出身于不死门。不死门没落之后,她老人家远嫁龙妖海,与我祖上结为连理。”

    “她从不死门带来了一些东西。”李七夜猜都能猜得到,他只是有点好奇,当年苏家的祖先与不死门是怎么样扯上关系的。

    “是带了一些宝物。”小禅宗主也只好承认地说道:“不过,都不是什么惊世之物。”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吧,我不是为什么宝物而来。再说了,我真的想要不死门的宝物。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呵,呵。呵,公子误会了。”小禅宗主忙是笑着说道:“祖母带来的那点嫁妆,早就用完了。如果我有惊世之宝的话,小禅宗也不止只一个小门派了。”

    “那你给了苏姑娘是什么东西?”李七夜含笑地说道。

    “一张图。”小禅宗主忙是说道:“不过,不是什么藏宝图,是一种怪怪的图,这张图一直没有什么用处,如果不是苏姑娘带着这张图的另外一半来,我也不知道这只是一半张的图纸。苏姑娘一定要这张图,给了价格不菲的精璧,买下了这张图。”

    “这是怎么样的一张图?”李七夜随口问道。

    小禅宗主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不瞒公子,事实上,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样的一张图,以前这张图一直扔在家中老柜的角落里,从来没有人去翻过。苏姑娘拿着这一半的图来,我也才知道记起这张图的。苏姑娘拿到之后,我也只是匆匆地看了一眼而己,那是一张怪图,反正是怪怪的,我没办法看清楚这是怎么样的一张图。”

    “当然,这绝对不可能是什么不死之术。”最后,小禅宗主怕李七夜有所误会,忙是补了一句说话。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吧,我不是为什么不死之术而来的。如果不死之术都能落到你手中,那么,千百万年以来,不会有无数人在寻找不死仙实的不死之术了,这不东西,又焉是你能拥有的。”

    “公子如此卓见,实在是让人佩服。”李七夜的话让小禅宗主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怕李七夜误会他曾经拥有不死之术。

    如果这样的消息真的传出去,那么他们的小禅宗就面临着面顶之灾了。

    “那打扰了,就此告辞。”打听至此,李七夜也知道小禅宗主知道的消息有限,没有必要再追问下去。

    事实上,李七夜并不着急现在就找到苏雍皇,只要苏雍皇没有危险,他就放心了,只不过,他比较好奇的是,苏雍皇究竟是触及了什么,连不死仙帝的骷髅马都跑出来了。

    当然,李七夜在心里面清楚得很,当年不死仙帝的崩灭远没有那么简单,否则的话他就不会留有后手。

    “公子若不介意,在寒舍小住几天如何?”小禅宗主热情挽留,对于他而言,李七夜作为孔雀树的传人,未来李七夜有可能成为天灵界的人族领军人物,所以,他也十分乐意与李七夜交结。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小禅宗主,随手取出一个木盒,说道:“多谢款待,这只是见面礼,就此告辞。”

    小禅宗主不由呆了一下,他接过了木盒,就闻到了一股药香,他不由抬起头来说道:“公子这太客气……”

    然而,此时哪里还有李七夜的影子,李七夜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小禅宗主呆了一下,好一会儿,他回过神来,打开了木盒,他不由大吃一惊,瞠目结舌,不由后退好几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失神说道:“百万年的血参!”

    这还真把小禅宗主吓住了,见面礼出手就是百万年的血参,这是何等的奢侈,这是他一辈子不敢去想的神参。

    李七夜送他这样的一个小礼物,那只是看在小禅宗主是个诚实人的份上而己,如果小禅宗主是自矜身份的人,李七夜也不会送他这样的小礼物。

    回过神来,吓得忙把这血参收了起来,这样的东西如果传出去会给他们招来杀身之祸。(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