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本座早就知道这时候不容打扰,所以祭出了西王母阁下赏赐给我的本命宝物,磐牙钟,这件宝物虽然上古时破碎之后只能使用一次,但是其施展出来了以后的威能,却是绝对不会在神器之下!你可以完全的死心,完全的绝望了,好好享受一下抽魂搜魄的快感吧,等下屎尿齐流哀号求饶的时候,本座说不定会大发慈悲早点将你的脑袋撕扯下来呢!”

    “什么?磐牙钟!!这怎么可能??”石奴素来都是相当淡定的,哪怕是林封谨之前忽然进入斩三尸劫数的反应也没有这么大,听到了这三个字便已经是彻底的失控被震惊,忍不住传递过来了一丝惊叹的神念!

    林封谨强忍脑海里面传来的剧痛,咬着牙道:

    “这东西很了不起吗?”

    石奴惊异的道:

    “传说这是妖族的十大神物之一啊,类似于人族传说当中的轩辕剑这样的神物,一经敲响,道心震荡!所有听到的人实力都要下降三成,当年妖族本来已经大势已去,可是依靠这件法宝之威,硬生生的将自己对人间界的最后统治支持了一千年,可见其神威。最后,都是人族的东皇不惜以自身来祭祀炼器,在炼制的最后跃入炼器炉内,最后才出来了东皇钟,成功压制住了磐牙钟,并且将其毁掉,这才算是彻底的给妖族盖棺定论。”

    “这玩意儿原来已经是毁掉了的啊。”林封谨听了以后也是嘘出了一口气。

    石奴却严肃的道:

    “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东西,主人,上古神器和现在的神器相比起来,那完全是天渊之别,现在的神器为什么强大,那只是因为天地元气流逝得过于厉害。因此矮个当中充高个而已,上古神器,那真的是有毁天灭地的威能。我估计这火王使用的磐牙钟法宝,就是用当年磐牙钟破碎以后的碎片炼制的。尽管它只是一片碎片,尽管磐牙钟根本就不是防御见长,此时表现出来的这威能,就算是娲蛇神,韩子等人来,也是束手无策!”

    此时可以见到,火王虚捧着的神器核心表面,已经是浮现出来了丝丝缕缕的血红。这正是代表了林封谨留在其中的神识,眼见得这丝丝缕缕的血色一点一点的被焚烧淡掉,林封谨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中露出来了一丝决绝之色,忽然对着火王微笑道:

    “喂,傻大个,这么说起来,你确实是没有办法移动的了?”

    火王狂笑道:

    “没错,那又怎样?本座就站在这里。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现在还像一条拴上铁链的狗被困在火牢里面呢,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好好享受被抽魂剥魄的滋味。”

    “你说错了。”林封谨闭上了眼睛:“我.......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林封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顿时就能见到,在他的头顶上方妖命气运柱疯狂翻腾,迅速凝聚,那只独目狰狞的巨首幻象再次出现,桀骜疯狂的张开了巨口,对准了天空当中疯狂吞吸,以至于天空当中的云层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同时,从林封谨的口鼻当中,竟是喷出来了淡淡的紫色雾气。迅速的朝着四面八方弥漫了开来,而林封谨凝聚在了神器核心表面的那一缕神识分身。居然在被炼化的时候还凝结出来了一个奇特的血色符号,一下子就印在了火王的身上。

    这个符号实际上是没有半点攻击力的。也对火王造成不了任何的伤害,其实质就像是一缕手电筒光照射在了人身上,任你怎么拍打涂抹,也是无济于事的,要想消除这符号,最有效的方法不是来干扰这一束光,而是毁掉电筒。

    同理,要想去掉这个符号,就得杀了林封谨!

    那是……小衍醮的印记!

    然而火王此时已经将自己的潜力催逼到了极限,连动弹也不能够,并且还被保护在了磐牙钟里面,他此时要对付林封谨,那就得先毁掉磐牙钟!!因此这时候的火王,居然是作茧自缚,将自己困在了外人进不来,自己也出不去的囚牢里,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加紧的炼化林封谨附带在神器核心表面的神识。

    只是,林封谨此时的神识乃是何等的坚韧,有一句话叫做欲速不达,就算是火王竭尽全力,至少也是要一炷香的功夫。然而对于林封谨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来说,一炷香的时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紧接着,林封谨头顶上那一只独目狰狞的巨蛇幻象口中,有一道光芒冲天而起,虽然纤细而熹微,却笔直无比,充满了一股桀骜之意,直接连接上了被黑云遮蔽住的明月。林封谨立即就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暖洋洋的,仿佛是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完全浸泡在了温泉热水当中,之前受到的伤势都正在迅速的恢复。

    此时远处已经有风吹来,劲急非常。

    天上的黑云也是开始层层叠叠的聚集了过来,整个天地之间,似乎出现了隐隐约约震怒的闷哼声,仔细一听,却是闷雷在天穹之上碾压而过的轰鸣!

    林封谨昂首向天,双手高高举了起来,长吟道:

    “润之以风雨,鼓之以雷霆!!!”

    随着他的这句话传出,在深远的黑暗里面,大风已经是呼啸刮来,紧接着就是大颗大颗的冰雹稀里哗啦的从上空砸落了下来,周围的紫红色雾气已经是扩散到了两三里的范围之内,那炽热的岩浆,喧嚣翻腾的火焰,呼啸的大风,完全对这紫红色的雾气没有任何的影响。

    “你的这一件法宝磐牙钟听说很厉害呢?”林封谨看着火王的眼神当中,忽然露出来了一丝锐利无比的锋芒,似要直接刺入到了火王的内心当中!紧接着他便是一字一句的道:

    “我却是很想知道,在天劫衍生出来的雷霆之威面前,你的这磐牙钟能撑多久??”

    火王终于感觉到了有一丝恐惧涌上了心头,并且这一丝恐惧。就仿佛是大坝上面出现的裂纹那样,最初是几乎看不到的那一丝,然而到了后来。便是迅速的扩大,若蛛网一般的密布。最后彻底的溃决!

    因为,天空当中,已经有一丝刺眼的电光仿佛长刀出鞘的刀光那样,厉烈闪耀而过,几乎要将人的双眼给刺瞎!!

    那是世上的所有生灵都要惶恐畏惧的天劫啊!

    天穹当中,乌云翻滚,云气密布,此时林封谨提升到了斩三尸的境界之后。实力也是膨胀得越发惊人,因此,他此时施展出来的小衍醮已经可以说是格外的娴熟自如,浑然天成。

    那紫红色的淡淡气雾,已经是蔓延到了足足两三里的范围内,仿佛是一团巨大的彤云徐徐的降临世间,迷惑着天地万物。

    一道刺目的雷霆,终于伴随着噼里啪啦洒落下来的暴雨,划破了长空,直劈而下!!

    这时候。火王乃是悬浮在了离地十多丈的高空,更是体积庞大,朝天愤怒狂吼。偏偏还被自己的磐牙钟罩定没有办法移动,这天雷落下来以后不劈它劈谁?这一电都根本不用林封谨的引导偏斜,便很干脆的找上了火王,“撕拉”的一声狠狠的劈了下来,却是在靠近了火王两三丈的地方似碰到了一层无形的阻隔,啪啦的一声炸成了万千电蛇,蜿蜒盘旋爬行,嘶嘶朝着四面八方消散而去。

    紧接着,半空当中便呈现出来了磐牙钟庞大。冰冷,强横。坚固的幻象,最后一点一点的隐没消失在了空气当中。看起来根本就是坚固得无法被击破似的!

    面对这一电直击之威,火王有着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在雷电劈下来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中甚至是狂涌出来了一股强大无比的不安和心悸,甚至手上剧烈的一哆嗦,几乎搞得手上正在施展的法术即将失败,直到这一电看起来根本都无法奈何得了磐牙钟这件法宝,这才是嘘出了一口长气。

    说实话,火王此时的心中已经是涌现出来了强烈的后悔之意—–要是先下手为强杀了此子,那岂不是能免除掉无穷无尽的麻烦了?其实火王这么想貌似有几分道理,其实依然是错的……..

    因为林封谨虽然被他打得十分狼狈,然而此时的林封谨不仅仅是有龙气护体,在神识方面也是被千锤百炼得坚固无比,更是滑不留手,逃生能力大把,要想杀他又怎么可能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何况火王在速度上面乃是有着非常大的短板,尽管一旦近身,那么就很有可能瞬间将林封谨给秒杀掉,然而再怎么强大的力量也是有个前提,那便是是你要能近得了林封谨的身啊,林封谨无论是孑孓身法,还是说缩地成寸施展出来,都可以充分的拉开双方之间的距离。

    火王之前也是施展出来了烈焰地狱这一招,成功的将林封谨困在了自己的结界内,但是,这也就代表了失去了移动力的他完全放弃了近身攻击的能力,只要不能在一照面之间瞬间击杀林封谨,那么林封谨就能施展出来小衍醮这一招。

    小衍醮一施展出来,天劫降临,火王只要脑子稍微正常一点的话,那肯定不会顶着天劫还要杀掉林封谨,只有乘早跑路为妙,因此这样说起来的话,真的乃是拿林封谨半点方法都没有的。

    ***

    当天劫的那一道雷霆被磐牙钟生生的挡掉了以后,火王也是总算心中一颗石头落地,

    可是,紧接着天穹之上又是响起来了一声几乎要将人耳朵都震破掉的巨大声音,似乎天地之间传递来的怒吼,然后就见到,漆黑的天地之间被一道光芒照耀得雪亮,紧接着就是第二电劈落了下来。

    这一电劈落下来以后,磐牙钟依然是生生将之挡了下来,被雷击中的地方可以说是火星四溅,滋滋作响,电蛇四处都在飞溅乱窜,甚至这雷电的余威一触及到了林封谨身边的火焰囚牢。就自动将其毁掉,变相的是还了林封谨以自由。

    有一句话说得好,“天威难测”。似乎天意都感应到了自己连续两电居然都是被硬抗下来了之后,天威顿时更盛。立即就是一连串的雷霆劈落而下。

    林封谨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简直就像是看到了那磐牙钟傲然矗立,周围却是随时都有两三把雷电形成的巨凿,凿得这磐牙钟电光与火光齐飞,飞溅出来了好几十丈,可以说端的是蔚为奇观!

    这时候,火王真的是慌了。

    因为他知道,无论磐牙钟再怎么强大。甚至哪怕是再强大十倍,也绝对不可能搞得定天劫这样的狂轰滥炸的,在天意面前,一切都是何等的渺小,一切都是何等的蝼蚁,你的抵抗力度越大,老天爷抽下来的巴掌就越重,直到你彻底的灰飞烟灭。

    所以,火王就觉得,要停止这一切。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弄死林封谨!弄死这个罪魁祸首,这一切就必然会在瞬间平息下来。一念及此,火王忍不住深深的看了林封谨一眼,心中的怨毒顿时实质化,变成了两条火焰,直冲出了眼眶尺余长。

    “混蛋,混蛋!你以为,我此时身在磐牙钟里面就拿你没有办法吗?你烙印在了这上面的血炼之术的精神烙印,就是你的致命源头!!”

    西王母这一系也是从上古蔓延流传下来的,其中有诸多的邪法秘术。端的是匪夷所思,防不胜防。火王此时要做的事情从原理上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将林封谨在神器之核当中的那一缕分身神念给剥离了下来。然后依次为媒介来攻击林封谨的主神念,这秘术的名字,就叫做九胜灾厉*!!

    火王此时也是被逼到了几乎是堪称绝境的地步上面,他看着外面那疯狂落下来的雷霆,知道哪怕是磐牙钟再强,也绝对撑不了太久的时间,毕竟在上古神器当中,磐牙钟的效果根本就不是用来防御的,而他此时的心态,也是从想要折磨摧毁对方斗志的玩乐心态,转而切换成了殊死搏命的心态!

    所以,火王的身体内部,传来了清晰无比的碎裂声,他的核心本来一共是六颗火元之石,先前碎裂掉了两颗以后,已经是大伤元气,此时被逼无奈,竟又只能再次碎裂掉了一颗代表左臂的火元之石,可以见到,火王的左边火焰手臂随着这颗石头的碎裂,一下子就消散了。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火王自身的实力,便已经是再次暴涨正常时候巅峰状态下的五成,同时自身的状态也是被推进到了最优,他此时也是知道,自己已经是被逼到了悬崖的边缘,再不搏命的话,只怕最后连搏命的机会已经失去了。

    火王在这时候,已经是用右手一把狠狠的抓住了神器之核,不再施展出抽魂夺魄之术,而是直接开始剥离林封谨附带在上面的神念,转而施展出来那恐怖的秘术:

    九胜灾厉*!!

    林封谨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虽然自己神识上传来的剧痛消失了,可是从冥冥深处的某个未知地方,一瞬间就传来了巨大的威胁!

    之前火王的抽魂夺魄的行为就像是一个人拿着小刀,一点一点的凌迟林封谨的四肢,这种行为虽然非常凶残,也能造成巨大的痛苦,实际上短时间内对林封谨的性命却是没有什么威胁的。

    但是,此时火王施展出来的九胜灾厉*!那就像是一把又薄又快的匕首,一刀就对准了林封谨的心窝子插了进去,倘若被插实了的话,甚至不会有多大的痛苦,可是却能一击毙命。

    “图穷匕见了吗?”林封谨眼中的戾气可以说是几乎浓得都化不开来。

    “这就是你的最后一招了吧?那么,也是我翻出最后一招的时候了!你无非就是在赌,看在雷霆将磐牙钟击毁之前能先杀了我,然而,我的这条命也不是这么好收的!”

    这时候,困住林封谨的火焰囚牢已经是被散佚掉的天雷威力破掉,一直在折磨着林封谨神识上的剧痛也是消失了,此时林封谨忽然昂首朝天,高举双手,然后便是深深的吸入了一口空中那紫红色的雾气,一掌就拍在了自己的头顶上。

    这一掌拍下去,林封谨的面色立即就变得十分苍白,看起来整个人都仿佛是支撑不住了似的,然后,林封谨的背后便是有一个奇特的无比的字符幻象浮现了出来,这字符玄奥无比,看起来更是充满了极致的威严,这个字符就叫做“醮文”!

    原来,林封谨竟是依靠现在实力大进,在短时间内悍然施展出来了第二次小衍醮!

    第一次林封谨施展出来的小衍醮的对象乃是火王,这一次施展出来的对象,赫然就是自己,虽然此时林封谨施展出来的两次小衍醮都不算是完整,只是为了惊动引来天劫,但是,这对林封谨自身的要求也委实是将他逼到了极限。(未完待续)

第五十四章 博弈    忽然之间,火王仰天怒吼,口中眼中喷射出来的火焰高达三丈,背后的火焰更是煊赫翻腾,然后高高的举起了双手成锤,对准了地下就用力的捶了下去!

    这一击轰然砸下,直接就传输出来了一股巨大的威能,猛烈的传递入了地下深处岩浆湖里面,那正在殊死抵抗的世界的尽头上!

    这一击之下,火王可以说是全力而发,世界的尽头的抵抗神识顿时被彻底的击溃,甚至直接被揉搓成了麻花状,完全就仿佛是一块破烂的铁饼那样,完全看不出来外形了。

    “哈哈哈!”火王这一击,也是豁尽全力,使出了浑身上下的解数,终于一击得手。

    这一击成功了之后,世界的尽头开始渐渐的变得通红炽热了起来,表面甚至更是不时冒出来了一阵青烟,表示里面的东西被焚烧殆尽,也表示火王的力量已经开始成功的侵蚀进入到了里面。

    那么,一旦当世界的尽头由内而外全部变得通红的时候,就代表了火王的力量已经是彻底的注入到了其中,成功将其炼化!此时的火王也是觉得一阵虚脱,他的损耗也是格外巨大,最明显的就是本来庞大的火焰身躯也是缩小到了常人大小!

    虽然对于他来说,只要核心的六颗火元之石不毁掉,那么就问题不大,一切都能补全修炼得回来,但是组成他身躯的也是精心一点一点的提炼出来的本命之焰啊,直观一点来说,这一战之后损耗的元气,倘若西王母不出手帮忙,那么他足足要修炼三年才能重新恢复旧观!

    眼见得成功就在眼前,火王猛的咬紧牙关,双手做出来了一个合十的动作,顿时就见到了下方的岩浆湖里面一阵剧烈的翻腾。里面的岩浆也是化成了一个直径达到了二十丈的巨大通红圆球,死死的将世界的尽头裹在了里面。

    只是在这个时候,林封谨忽然站起身来,沉声吐气,一下子就重重的一拳轰在了地上,这地面根本就承受不起林封谨这一拳的拳力,连岩石也是被轰破,因此林封谨这一拳直打入到了地下一尺余的地方才停住,直没至肘!

    然后,从林封谨的拳头上。猛然就爆发出来了数量惊人的龙气,这些龙气感应到了林封谨之前那一口喷在了世界的尽头上的鲜血留下来的烙印痕迹,便是对准了此时的世界的尽头猛烈的涌了过去。

    龙气本来也就是山川地脉衍生出来的十分精纯的元气,在地下通行就仿佛是河水在河道里面通行那样,毫无阻碍,高温和纫对它们是没有半点效果的。

    而这样数量庞大的龙气涌入到了世界的尽头当中以后,顿时就被世界的尽头贪婪的吞噬了进去,涓滴不剩,紧接着。就仿佛是一个开始一般,居然以世界的尽头为漩涡核心,方圆千里内的龙气都被震动,然后疯狂的涌现而来。

    骤然出现了这样的变数。火王也是被惊呆了,他已经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劲,一面疯狂的继续催动着焚尽八荒祭想要炼化世界的尽头,一面忍不住都狂叫了起来:

    “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后,就见到了世界的尽头上方,赫然浮现出来了两具幻象。

    两具形式奇古无比,看起来充满了肃穆威严的古鼎幻象!

    这就是九鼎之二的冀鼎,梁鼎!这两具九鼎乃是打造世界的尽头的根基材料,甚至冀鼎都根本没有被世界的尽头吸收殆尽,还处于同化的阶段当中!

    为什么冀鼎,梁鼎能吸收龙气,甚至还引发千里之内的龙气来迎,这其实半点儿都不稀奇,因为在上古时期,这九鼎就与玉玺一样,承载天下气运,万民之望,那是天下重器,国之象征。

    曾经周朝衰落的时候,一名不怀好意的诸侯就跑来询问九鼎的轻重,这就表示这诸侯有了篡位的想法!有了这个典故以后,因此后面干脆就将改朝换代称为是“问鼎天下”,同时九鼎还对应了天下九州,镇压九州气运,所以说虽然此时已经是破损不堪,但一被林封谨的龙气激活了以后,便开始本能的燃烧出来了最后的一丝能量,开始吸聚周围的龙气。

    产生了这样的巨大变化之后,尽管世界的尽头已经是在被火王不停的炼化,不停的灼烧,可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却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世界的尽头在被灼烧,炼化的同时,也是对周围产生了巨大无比的吸力,地心处的大量岩浆甚至根本就不需要火王催逼抽吸,主动源源不断的涌了上来,地下本来是个岩浆池,现在居然开始变成了一个岩浆湖!

    这样的变化虽然是在朝着貌似对火王有利的方向发展演变的,可是实际上,这局面已经是火王已经完全失去了掌控,他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世界的尽头此时本来已经是被自己炼化成了指头大小,闪耀着暗金色光芒的一个小球,但是力量怎么也是没有办法再透进去了,可是火王也是知道,只差一步,自己就能彻底的炼化这神器,只差一步,自己就可以将不安的源头扼杀封死在源头上,因此竟是豁尽全力,不顾一切!

    在此时的这一小团小球当中,已经是浓缩了那大量的龙气,还有当年炼制“世界的尽头”的娲蛇神的精魄,甚至说一直都还没有被同化掉的两具九鼎的器魂,还有一直都没能成功融合到一起的各种极高纯度的稀有金属

    之前林封谨以为,“世界的尽头”在吞掉了冀鼎以后,就会成为真正的神器,现在看起来那真是想得太简单了,之前的“世界的尽头”就像是积木那样,其实是被强行的粘附,拼接在一起的,根本就达不到真正的神器要求的浑然一体。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世界的尽头”只可能是一具准神器,虽然与神器乃是一步之差,但这一步之遥,实际上就已经是天堑!

    只有当“世界的尽头”机缘巧合。里面所有的材料都浑然一体,彻底的溶解在一起,完全同化了以后,这才算得上是完成了神器的彻底升华!要达到这一步,要么就是机缘,要么就是需要漫长的时间。

    而此时,林封谨就敏感的觉察到,机缘果然来了:在火王制造出来的高温高热的这样的强大外在压力下,这些本来是坚决不肯融合到一起的东西,这些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甚至要数千年的时间才能化为一体的东西,也是开始一点一点的崩溃,互相杂糅到了一起,因为对于这些天生有灵的材料器魂来说,只有融合在一起,才能继续的坚持下去,否则的话,等待着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彻底毁灭!

    林封谨默默的感应着世界的尽头的微妙变化。忽然抬了起头看,对着火王认真的道:

    “看来,我之前真的是想得太过天真了,我本来还以为它吞掉了冀鼎以后。就即将从准神器转变成了真正的神器,没有想到,这一把武器实际上与真正的神器之间,竟然还有如此遥远的距离!!”

    火王也是发出来了一连串的狂笑:

    “没错。你说得半点都没有错,在炼化你的这玩意儿的时候,我也才领悟到了造物的至理。才领悟到了天地之间的那一线奥秘,哈哈哈,我已经改变主意了,我会将你那污秽的血炼之术的烙印抹掉,然后将其炼化成真正的神器,用它来作为我的本元之石!那样的话,我就将会是西王母之下的第一人,神器不灭,我也不灭!”

    火王的狂笑声可以说是响彻天穹,然后,就见到他扶摇直上,一下子就冲飞到了十几丈高的半空当中,紧接着,从火王的体内,居然传来了清晰无比的碎裂声,代表着火王双腿核心本源的火元之石,赫然彻底碎裂!

    这一碎裂之后,火王的整个身躯立即再次膨胀了起来,用火上浇油来形容可以说最为贴切了,此时的火王,一下子就化成了一头高达十几米高的半身火巨人,居高临下的傲慢悬浮在了空中,看着林封谨的眼神就仿佛是在看一只蝼蚁,那声音简直就仿佛是雷声一般:”哈哈哈,小子,趁着这时候,好好的享受一下你在这世上最后的好时光吧!”

    火王自碎一颗火元之石以后,便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五成的实力,同时将所有的状态都提升到最完美圆满的状态,但是,火元之石乃是火王的本命元核,碎掉了一颗的话,就很干脆的会令他直接付出八分之一寿命的代价,而这一次,它则是很干脆的直接自碎掉了两颗火元之石,不惜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后,其实力已经是翻倍。

    火王为什么这样做,当然是感觉到了现在实力不足的缘故,此时他为了彻底的炼化“世界的尽头”让它成为神器,然后抹掉林封谨的血炼之术的烙印,自然是不惜一切代价,因为,一旦当火王的计划成功,能以神器来作为自己真正的本元之石,那么现在失掉的寿命根本就不值一提了,所以说只要有必要,火王甚至不惜自爆五颗火元之石都行,只留下那一颗目前为核心的火元之石就好。

    此时火王实力大涨了以后,将手一指,地下顿时传来了轰隆轰隆的巨大声音,紧接着,大地迅速的裂开,下方便是彻底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岩浆湖,大团大团的岩浆甚至形成了潮汐一般的巨浪在荡漾着,热气直冲天际,火光甚至映红了整个天空。

    而林封谨所处的地方,也是开始被岩浆湖给包裹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仅余的孤岛。

    非但如此,林封谨周围更是周围出现了一圈翻腾的烈焰形成的火墙,将他死死的围困在了其中,火王此时也是全神贯注在炼化世界的尽头上,无暇来对林封谨动手,只能将他困住再说。

    火王对准了下方的岩浆湖吐出了一缕火焰,这一缕火焰看起来是白色的,很是细微,可是一落入到了岩浆湖当中之后,便是一下子产生了十分剧烈的反应,整个岩浆湖开始不停的翻滚冒泡了起来,给人的感觉是下面似乎有着一座火山,随时都会蓄势待发。

    等到岩浆湖沸腾了一会儿之后。此时的火王索性做出了一个猛吸的动作,立即就见到,面前的岩浆湖当中的赤红色岩浆已经化成了一道流泉似的,被他源源不断的吞吸了进去,世界的尽头最后剩余下来的那一粒核心也是随着岩浆被火王吞吸了进去,在火王的烈焰身躯里面不停的被各种不同颜色的火焰锻烧着。

    隔了一会儿,火王又将吸入的岩浆大口的吐出来,形成了一道壮观无比的岩浆之瀑,在吐完了以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世界的尽头的神器核心也是被喷了出来,继续被包裹在了其中,不过其上已经开始闪耀着微微的火红色光芒。

    很显然,此时火王已经开始了炼化的工作,决意要将世界的尽头炼制成为了自己的本元之石!然而神器绝对不是能那么轻易的就炼制成功的,所以他看起来只能分成多次来进行这一项艰难无比的工作。

    林封谨此时双手抱在了胸前,一只脚踏在了前方的石块上面,默默的看着远处火王那庞大炽烈翻腾的身影,似乎将围住了自己的那一圈呼啸喧嚣的火焰之墙完全是当成透明的。隔了一会儿口唇才上下嗫嚅着发出了轻若蚊鸣的声音:

    “石奴,你真的确定是这样吗?”

    原来此时石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弃了铁甲神兽天狼的躯壳,来到了林封谨的身边。因为在火王这样的恐怖战力面前,天狼就算是全力出手也是毫无用处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在瞬间被烧成灰烬。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石奴唯一能够帮得上林封谨的。就是它的广博见识了,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因为现在天狼就发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只是看林封谨能不能抓住!

    “是的,主人,一定是这样的!”

    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道:

    “这个火王的实力也真是太变态了,我刚刚已经尝试过,想要联系蛇神使,甚至是直接联系娲蛇神,然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干扰着,我很是怀疑这就是西王母的强大神力,因此,这就相当于我的底牌又少了一张啊。我若是要做到你说的事情的话,那么,就意味着我必须动用最后的那一张底牌了,这张底牌若是用掉的话,还有什么变数,我就只能束手待毙何况,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是能力不足,用不出来这张底牌,而现在当我每次想用这张底牌的时候,心中就总是会生出仿佛末日来临的感觉,倘若能不用,那么还是最好不用的好啊”

    石奴道:

    “主人,这就要由你自己抉择了。”

    林封谨沉默半晌,忽然道:

    “水娥现在应该是在玛纹的身边吧?你能知道他们的情况吗?”

    石奴道:

    “能知道,都巫凶乃是老油条,你放心,他不会做出回来救你的这种事情的,这老东西精明得很,假如你侥幸胜出来了,他则是救人有功,你不但不能拿他怎么样,还要感谢他。假如火王胜了,这老东西也是提前跑路,最大限度的为自己争取到了一线生机。”

    林封谨微微点头道:

    “这样的话,我就安心了。”

    ***

    就在林封谨与石奴交谈的时候,火王已经是吐吸了那一颗世界的尽头形成的暗金色核心足足九次,这九次吐吸以后,这核心上面,赫然已经多出来了七八条玄奥无比的花纹,看起来就令人觉得格外的神秘,更是开始在火红色的岩浆里面滴溜溜的旋转着。

    林封谨看到了这一颗暗金色的核心,顿时就从心中生出来了一种浑然生成的自然感觉,甚至觉得说不出来的舒服,而此时石奴已经开始给林封谨传递了过来一连串的消息:

    “是时候了!主人,就是这个时候,神器的核心已经是被炼制成功,下一步火王就要抹掉你留在上面的血祭印记,若是被他成功的话,那就真的是错过了这个天大的时机!”

    就在石奴将这一系列的神念传递过来完以后,火王已经是举起了两只熊熊燃烧的火焰巨掌,朝着纫湖里面一捧,已经是将那神器核心虚捧在了手心里面,火红粘稠的岩浆稀里哗啦的从半空当中流淌下来。火王则已经开始喃喃吟哦着一系列神秘古老的咒语。

    林封谨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当中,顿时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这正是火王已经动手,在抹掉林封谨留在上面的血祭印记的征兆了。

    当日打造“世界的尽头”的时候,是娲蛇神用血祭之术来进行炼制,其原理就相当于是将林封谨的一丝神识植入到了世界的尽头当中,并且培养壮大,使其变成了类似于分身一般的东西。

    这样说起来的好处可以说是大把,最明显的就是会出现血脉相连的效果,世界的尽头就仿佛是林封谨外延的一部分肢体一样。使用起来格外的方便快捷,用如臂使指来形容也不为过。

    不过,当日娲蛇神就告诉林封谨,这样做的负面效果就是:会直接导致只有拥有林封谨嫡系血脉的人才能使用这玩意儿。此时火王要想将这神器核心彻底的炼化,变成自己的本源核心,那么必然就要先将林封谨的神识从中抹去再说。

    倘若是当年的林封谨,那么火王的实力要抹掉林封谨在其中的神识真的是不要太简单,可以说端的是一蹴而就,然而有一句话叫做今非昔比。林封谨在世界的尽头当中的血脉神念,是会随着林封谨本体的神念一起壮大的。

    因此火王此时虽然不惜自碎自己的火元之石,实力短时间内疯狂提升,但是。面对林封谨这先被魔舍利千锤百炼,接下来又斩三尸成功再次强化的神识,也是觉得仿佛面对着牛皮糖一样,端的是格外的棘手。只能若抽丝剥茧的那样徐徐进行,而在这过程当中,自然会给林封谨的神识也是带来巨大的创伤和恐怖的痛楚。

    火王此时一面施展着昆仑秘术。抽丝剥茧的将林封谨的神识一丝一丝的剥离毁灭,一面高高在上的看了下来,看着林封谨因为痛楚而变得惨白的脸色,哈哈狂笑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了你吗?那真是是太便宜你了,小子,你的神识还真的是出奇的坚韧呢,不过这样也好,我剥离抹掉你的神识的过程,那就会显得加倍的漫长,在昆仑,这样的剥离神识可是被当成对罪人的酷刑来施展的呢!”

    “哈哈哈,看看你那可笑的眼神,我知道你在强行忍耐这痛苦,何必硬撑呢?赶快瘫倒在地屎尿横流大声求饶吧?说不定我还会网开一面,给你个痛快呢!”

    林封谨此时却是霍然抬头,脸色苍白,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你这个蠢货,若我没有看错的话,你现在既要维系着下方纫湖的存在,同时还在施展这炼化神识的昆仑秘术,应该是没有办法动弹的了吧,那么,在此时一旦出现了什么问题,那么就要一切前功尽弃,付诸东流,这就是你最脆弱的时候!”

    火王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低头看着他,那眼神既轻蔑又鄙视,却是带着一股残忍的快意道:

    “蝼蚁,你们这些人类,就只配成为食物和材料,渣滓奴隶一般的东西,居然还在这里自以为是,本座现在正在维持的岂止是两个神通?那是足足四个神通,除掉你说的两个之外,还要维持将禁锢在这里的火狱神通,让你尝一尝被活生生搜魂的滋味,更重要的是,你以为本座不知道这时候乃是至关重要的啊?真是天真!”

    随着火王的话说完,他周围的虚空当中,竟然隐隐约约的浮现出来了一口形状十分古朴的巨钟的造型幻象,顶天立地的将火王罩在了其中,这口巨钟顶部有着四只提手,看起来居然形似猛兽龇出獠牙,狠狠咬合的形状,巨钟略微泛出了青色的光泽,上面所写的文字都是若鸟飞鱼游兽走一般,虽然是在承载文明,传播信息,可是与人类的文字那种儒雅清秀不同,一看就是十分狂烈暴躁凶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