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忽然之间,火王仰天怒吼,口中眼中喷射出来的火焰高达三丈,背后的火焰更是煊赫翻腾,然后高高的举起了双手成锤,对准了地下就用力的捶了下去!

    这一击轰然砸下,直接就传输出来了一股巨大的威能,猛烈的传递入了地下深处岩浆湖里面,那正在殊死抵抗的世界的尽头上!

    这一击之下,火王可以说是全力而发,世界的尽头的抵抗神识顿时被彻底的击溃,甚至直接被揉搓成了麻花状,完全就仿佛是一块破烂的铁饼那样,完全看不出来外形了。

    “哈哈哈!”火王这一击,也是豁尽全力,使出了浑身上下的解数,终于一击得手。

    这一击成功了之后,世界的尽头开始渐渐的变得通红炽热了起来,表面甚至更是不时冒出来了一阵青烟,表示里面的东西被焚烧殆尽,也表示火王的力量已经开始成功的侵蚀进入到了里面。

    那么,一旦当世界的尽头由内而外全部变得通红的时候,就代表了火王的力量已经是彻底的注入到了其中,成功将其炼化!此时的火王也是觉得一阵虚脱,他的损耗也是格外巨大,最明显的就是本来庞大的火焰身躯也是缩小到了常人大小!

    虽然对于他来说,只要核心的六颗火元之石不毁掉,那么就问题不大,一切都能补全修炼得回来,但是组成他身躯的也是精心一点一点的提炼出来的本命之焰啊,直观一点来说,这一战之后损耗的元气,倘若西王母不出手帮忙,那么他足足要修炼三年才能重新恢复旧观!

    眼见得成功就在眼前,火王猛的咬紧牙关,双手做出来了一个合十的动作,顿时就见到了下方的岩浆湖里面一阵剧烈的翻腾。里面的岩浆也是化成了一个直径达到了二十丈的巨大通红圆球,死死的将世界的尽头裹在了里面。

    只是在这个时候,林封谨忽然站起身来,沉声吐气,一下子就重重的一拳轰在了地上,这地面根本就承受不起林封谨这一拳的拳力,连岩石也是被轰破,因此林封谨这一拳直打入到了地下一尺余的地方才停住,直没至肘!

    然后,从林封谨的拳头上。猛然就爆发出来了数量惊人的龙气,这些龙气感应到了林封谨之前那一口喷在了世界的尽头上的鲜血留下来的烙印痕迹,便是对准了此时的世界的尽头猛烈的涌了过去。

    龙气本来也就是山川地脉衍生出来的十分精纯的元气,在地下通行就仿佛是河水在河道里面通行那样,毫无阻碍,高温和纫对它们是没有半点效果的。

    而这样数量庞大的龙气涌入到了世界的尽头当中以后,顿时就被世界的尽头贪婪的吞噬了进去,涓滴不剩,紧接着。就仿佛是一个开始一般,居然以世界的尽头为漩涡核心,方圆千里内的龙气都被震动,然后疯狂的涌现而来。

    骤然出现了这样的变数。火王也是被惊呆了,他已经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劲,一面疯狂的继续催动着焚尽八荒祭想要炼化世界的尽头,一面忍不住都狂叫了起来:

    “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后,就见到了世界的尽头上方,赫然浮现出来了两具幻象。

    两具形式奇古无比,看起来充满了肃穆威严的古鼎幻象!

    这就是九鼎之二的冀鼎,梁鼎!这两具九鼎乃是打造世界的尽头的根基材料,甚至冀鼎都根本没有被世界的尽头吸收殆尽,还处于同化的阶段当中!

    为什么冀鼎,梁鼎能吸收龙气,甚至还引发千里之内的龙气来迎,这其实半点儿都不稀奇,因为在上古时期,这九鼎就与玉玺一样,承载天下气运,万民之望,那是天下重器,国之象征。

    曾经周朝衰落的时候,一名不怀好意的诸侯就跑来询问九鼎的轻重,这就表示这诸侯有了篡位的想法!有了这个典故以后,因此后面干脆就将改朝换代称为是“问鼎天下”,同时九鼎还对应了天下九州,镇压九州气运,所以说虽然此时已经是破损不堪,但一被林封谨的龙气激活了以后,便开始本能的燃烧出来了最后的一丝能量,开始吸聚周围的龙气。

    产生了这样的巨大变化之后,尽管世界的尽头已经是在被火王不停的炼化,不停的灼烧,可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却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世界的尽头在被灼烧,炼化的同时,也是对周围产生了巨大无比的吸力,地心处的大量岩浆甚至根本就不需要火王催逼抽吸,主动源源不断的涌了上来,地下本来是个岩浆池,现在居然开始变成了一个岩浆湖!

    这样的变化虽然是在朝着貌似对火王有利的方向发展演变的,可是实际上,这局面已经是火王已经完全失去了掌控,他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世界的尽头此时本来已经是被自己炼化成了指头大小,闪耀着暗金色光芒的一个小球,但是力量怎么也是没有办法再透进去了,可是火王也是知道,只差一步,自己就能彻底的炼化这神器,只差一步,自己就可以将不安的源头扼杀封死在源头上,因此竟是豁尽全力,不顾一切!

    在此时的这一小团小球当中,已经是浓缩了那大量的龙气,还有当年炼制“世界的尽头”的娲蛇神的精魄,甚至说一直都还没有被同化掉的两具九鼎的器魂,还有一直都没能成功融合到一起的各种极高纯度的稀有金属

    之前林封谨以为,“世界的尽头”在吞掉了冀鼎以后,就会成为真正的神器,现在看起来那真是想得太简单了,之前的“世界的尽头”就像是积木那样,其实是被强行的粘附,拼接在一起的,根本就达不到真正的神器要求的浑然一体。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世界的尽头”只可能是一具准神器,虽然与神器乃是一步之差,但这一步之遥,实际上就已经是天堑!

    只有当“世界的尽头”机缘巧合。里面所有的材料都浑然一体,彻底的溶解在一起,完全同化了以后,这才算得上是完成了神器的彻底升华!要达到这一步,要么就是机缘,要么就是需要漫长的时间。

    而此时,林封谨就敏感的觉察到,机缘果然来了:在火王制造出来的高温高热的这样的强大外在压力下,这些本来是坚决不肯融合到一起的东西,这些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甚至要数千年的时间才能化为一体的东西,也是开始一点一点的崩溃,互相杂糅到了一起,因为对于这些天生有灵的材料器魂来说,只有融合在一起,才能继续的坚持下去,否则的话,等待着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彻底毁灭!

    林封谨默默的感应着世界的尽头的微妙变化。忽然抬了起头看,对着火王认真的道:

    “看来,我之前真的是想得太过天真了,我本来还以为它吞掉了冀鼎以后。就即将从准神器转变成了真正的神器,没有想到,这一把武器实际上与真正的神器之间,竟然还有如此遥远的距离!!”

    火王也是发出来了一连串的狂笑:

    “没错。你说得半点都没有错,在炼化你的这玩意儿的时候,我也才领悟到了造物的至理。才领悟到了天地之间的那一线奥秘,哈哈哈,我已经改变主意了,我会将你那污秽的血炼之术的烙印抹掉,然后将其炼化成真正的神器,用它来作为我的本元之石!那样的话,我就将会是西王母之下的第一人,神器不灭,我也不灭!”

    火王的狂笑声可以说是响彻天穹,然后,就见到他扶摇直上,一下子就冲飞到了十几丈高的半空当中,紧接着,从火王的体内,居然传来了清晰无比的碎裂声,代表着火王双腿核心本源的火元之石,赫然彻底碎裂!

    这一碎裂之后,火王的整个身躯立即再次膨胀了起来,用火上浇油来形容可以说最为贴切了,此时的火王,一下子就化成了一头高达十几米高的半身火巨人,居高临下的傲慢悬浮在了空中,看着林封谨的眼神就仿佛是在看一只蝼蚁,那声音简直就仿佛是雷声一般:”哈哈哈,小子,趁着这时候,好好的享受一下你在这世上最后的好时光吧!”

    火王自碎一颗火元之石以后,便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五成的实力,同时将所有的状态都提升到最完美圆满的状态,但是,火元之石乃是火王的本命元核,碎掉了一颗的话,就很干脆的会令他直接付出八分之一寿命的代价,而这一次,它则是很干脆的直接自碎掉了两颗火元之石,不惜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后,其实力已经是翻倍。

    火王为什么这样做,当然是感觉到了现在实力不足的缘故,此时他为了彻底的炼化“世界的尽头”让它成为神器,然后抹掉林封谨的血炼之术的烙印,自然是不惜一切代价,因为,一旦当火王的计划成功,能以神器来作为自己真正的本元之石,那么现在失掉的寿命根本就不值一提了,所以说只要有必要,火王甚至不惜自爆五颗火元之石都行,只留下那一颗目前为核心的火元之石就好。

    此时火王实力大涨了以后,将手一指,地下顿时传来了轰隆轰隆的巨大声音,紧接着,大地迅速的裂开,下方便是彻底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岩浆湖,大团大团的岩浆甚至形成了潮汐一般的巨浪在荡漾着,热气直冲天际,火光甚至映红了整个天空。

    而林封谨所处的地方,也是开始被岩浆湖给包裹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仅余的孤岛。

    非但如此,林封谨周围更是周围出现了一圈翻腾的烈焰形成的火墙,将他死死的围困在了其中,火王此时也是全神贯注在炼化世界的尽头上,无暇来对林封谨动手,只能将他困住再说。

    火王对准了下方的岩浆湖吐出了一缕火焰,这一缕火焰看起来是白色的,很是细微,可是一落入到了岩浆湖当中之后,便是一下子产生了十分剧烈的反应,整个岩浆湖开始不停的翻滚冒泡了起来,给人的感觉是下面似乎有着一座火山,随时都会蓄势待发。

    等到岩浆湖沸腾了一会儿之后。此时的火王索性做出了一个猛吸的动作,立即就见到,面前的岩浆湖当中的赤红色岩浆已经化成了一道流泉似的,被他源源不断的吞吸了进去,世界的尽头最后剩余下来的那一粒核心也是随着岩浆被火王吞吸了进去,在火王的烈焰身躯里面不停的被各种不同颜色的火焰锻烧着。

    隔了一会儿,火王又将吸入的岩浆大口的吐出来,形成了一道壮观无比的岩浆之瀑,在吐完了以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世界的尽头的神器核心也是被喷了出来,继续被包裹在了其中,不过其上已经开始闪耀着微微的火红色光芒。

    很显然,此时火王已经开始了炼化的工作,决意要将世界的尽头炼制成为了自己的本元之石!然而神器绝对不是能那么轻易的就炼制成功的,所以他看起来只能分成多次来进行这一项艰难无比的工作。

    林封谨此时双手抱在了胸前,一只脚踏在了前方的石块上面,默默的看着远处火王那庞大炽烈翻腾的身影,似乎将围住了自己的那一圈呼啸喧嚣的火焰之墙完全是当成透明的。隔了一会儿口唇才上下嗫嚅着发出了轻若蚊鸣的声音:

    “石奴,你真的确定是这样吗?”

    原来此时石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弃了铁甲神兽天狼的躯壳,来到了林封谨的身边。因为在火王这样的恐怖战力面前,天狼就算是全力出手也是毫无用处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在瞬间被烧成灰烬。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石奴唯一能够帮得上林封谨的。就是它的广博见识了,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因为现在天狼就发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只是看林封谨能不能抓住!

    “是的,主人,一定是这样的!”

    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道:

    “这个火王的实力也真是太变态了,我刚刚已经尝试过,想要联系蛇神使,甚至是直接联系娲蛇神,然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干扰着,我很是怀疑这就是西王母的强大神力,因此,这就相当于我的底牌又少了一张啊。我若是要做到你说的事情的话,那么,就意味着我必须动用最后的那一张底牌了,这张底牌若是用掉的话,还有什么变数,我就只能束手待毙何况,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是能力不足,用不出来这张底牌,而现在当我每次想用这张底牌的时候,心中就总是会生出仿佛末日来临的感觉,倘若能不用,那么还是最好不用的好啊”

    石奴道:

    “主人,这就要由你自己抉择了。”

    林封谨沉默半晌,忽然道:

    “水娥现在应该是在玛纹的身边吧?你能知道他们的情况吗?”

    石奴道:

    “能知道,都巫凶乃是老油条,你放心,他不会做出回来救你的这种事情的,这老东西精明得很,假如你侥幸胜出来了,他则是救人有功,你不但不能拿他怎么样,还要感谢他。假如火王胜了,这老东西也是提前跑路,最大限度的为自己争取到了一线生机。”

    林封谨微微点头道:

    “这样的话,我就安心了。”

    ***

    就在林封谨与石奴交谈的时候,火王已经是吐吸了那一颗世界的尽头形成的暗金色核心足足九次,这九次吐吸以后,这核心上面,赫然已经多出来了七八条玄奥无比的花纹,看起来就令人觉得格外的神秘,更是开始在火红色的岩浆里面滴溜溜的旋转着。

    林封谨看到了这一颗暗金色的核心,顿时就从心中生出来了一种浑然生成的自然感觉,甚至觉得说不出来的舒服,而此时石奴已经开始给林封谨传递了过来一连串的消息:

    “是时候了!主人,就是这个时候,神器的核心已经是被炼制成功,下一步火王就要抹掉你留在上面的血祭印记,若是被他成功的话,那就真的是错过了这个天大的时机!”

    就在石奴将这一系列的神念传递过来完以后,火王已经是举起了两只熊熊燃烧的火焰巨掌,朝着纫湖里面一捧,已经是将那神器核心虚捧在了手心里面,火红粘稠的岩浆稀里哗啦的从半空当中流淌下来。火王则已经开始喃喃吟哦着一系列神秘古老的咒语。

    林封谨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当中,顿时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这正是火王已经动手,在抹掉林封谨留在上面的血祭印记的征兆了。

    当日打造“世界的尽头”的时候,是娲蛇神用血祭之术来进行炼制,其原理就相当于是将林封谨的一丝神识植入到了世界的尽头当中,并且培养壮大,使其变成了类似于分身一般的东西。

    这样说起来的好处可以说是大把,最明显的就是会出现血脉相连的效果,世界的尽头就仿佛是林封谨外延的一部分肢体一样。使用起来格外的方便快捷,用如臂使指来形容也不为过。

    不过,当日娲蛇神就告诉林封谨,这样做的负面效果就是:会直接导致只有拥有林封谨嫡系血脉的人才能使用这玩意儿。此时火王要想将这神器核心彻底的炼化,变成自己的本源核心,那么必然就要先将林封谨的神识从中抹去再说。

    倘若是当年的林封谨,那么火王的实力要抹掉林封谨在其中的神识真的是不要太简单,可以说端的是一蹴而就,然而有一句话叫做今非昔比。林封谨在世界的尽头当中的血脉神念,是会随着林封谨本体的神念一起壮大的。

    因此火王此时虽然不惜自碎自己的火元之石,实力短时间内疯狂提升,但是。面对林封谨这先被魔舍利千锤百炼,接下来又斩三尸成功再次强化的神识,也是觉得仿佛面对着牛皮糖一样,端的是格外的棘手。只能若抽丝剥茧的那样徐徐进行,而在这过程当中,自然会给林封谨的神识也是带来巨大的创伤和恐怖的痛楚。

    火王此时一面施展着昆仑秘术。抽丝剥茧的将林封谨的神识一丝一丝的剥离毁灭,一面高高在上的看了下来,看着林封谨因为痛楚而变得惨白的脸色,哈哈狂笑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了你吗?那真是是太便宜你了,小子,你的神识还真的是出奇的坚韧呢,不过这样也好,我剥离抹掉你的神识的过程,那就会显得加倍的漫长,在昆仑,这样的剥离神识可是被当成对罪人的酷刑来施展的呢!”

    “哈哈哈,看看你那可笑的眼神,我知道你在强行忍耐这痛苦,何必硬撑呢?赶快瘫倒在地屎尿横流大声求饶吧?说不定我还会网开一面,给你个痛快呢!”

    林封谨此时却是霍然抬头,脸色苍白,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你这个蠢货,若我没有看错的话,你现在既要维系着下方纫湖的存在,同时还在施展这炼化神识的昆仑秘术,应该是没有办法动弹的了吧,那么,在此时一旦出现了什么问题,那么就要一切前功尽弃,付诸东流,这就是你最脆弱的时候!”

    火王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低头看着他,那眼神既轻蔑又鄙视,却是带着一股残忍的快意道:

    “蝼蚁,你们这些人类,就只配成为食物和材料,渣滓奴隶一般的东西,居然还在这里自以为是,本座现在正在维持的岂止是两个神通?那是足足四个神通,除掉你说的两个之外,还要维持将禁锢在这里的火狱神通,让你尝一尝被活生生搜魂的滋味,更重要的是,你以为本座不知道这时候乃是至关重要的啊?真是天真!”

    随着火王的话说完,他周围的虚空当中,竟然隐隐约约的浮现出来了一口形状十分古朴的巨钟的造型幻象,顶天立地的将火王罩在了其中,这口巨钟顶部有着四只提手,看起来居然形似猛兽龇出獠牙,狠狠咬合的形状,巨钟略微泛出了青色的光泽,上面所写的文字都是若鸟飞鱼游兽走一般,虽然是在承载文明,传播信息,可是与人类的文字那种儒雅清秀不同,一看就是十分狂烈暴躁凶恶。(未完待续……)

第1234章老匾 今天三更,求月票    铁鳞宗几百个强者如狼似虎一般踩水而来,眨眼之间就登上了百圣堂,这一百多个强者由一个老者率领,这个老者背脊上的铁甲已经是泛着金色的光芒,这是铁鳞一族的修士强大到了一定程之后才有的特征。

    而这个背部铁甲转金的老者,正是铁鳞宗主,也是雷羽的父亲。

    看到铁鳞宗一口气冒出了这么多强者,张百徒一个小修士都一下子吓得脸色发白,就算他见过不少世面,但是,对于如此强大的敌人,依然是被吓得心惊胆颤。

    “公子,快走吧,好汉双手难敌四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此时,脸色煞白的张百徒回过神来,急声对李七夜说道。

    张百徒虽然道行浅,也看得出李七夜修行强大,但是,眼前铁鳞宗可是几百号人马,就凭李七夜一个人,只怕是孤掌难鸣。

    “放心吧。”李七夜坐在石阶上,只是笑了一下,说道:“不知悔改的人,总会需要付出代价的。”

    眨眼之间,铁鳞宗主带着门下强者来到了古殿之前,一看到李七夜依然还老神在在地坐在石阶上,脸庞扭曲的雷羽指着李七夜厉叫一声,说道:“爹,就是这个小畜生!”

    铁鳞宗主站上前来,他双目一寒,冷冷地看着李七夜,他目光闪烁着可怕的杀机,他冷冷地说道:“是你杀我门下弟子,伤害吾我儿。”

    李七夜坐在石阶之上,连多看铁鳞宗主一眼都懒,笑了一下,说道:“没错,是我。你是打算砍下你儿子的头颅、再砍下自己的头颅来向百圣堂的英灵请罪吗?”

    “不知死活的小畜生,敢大言不惭。我铁鳞宗要把你撕得粉碎,还有姓张的老头,这笔帐也要算到你头上。”雷羽厉声大叫道。他双目喷出了可怕的怒火。作为一个大门派的传人,他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羞辱。

    “向百圣堂的英灵请罪?”铁鳞宗主不由笑了起来。冷笑地说道:“百圣堂算什么东西?也需要我铁鳞宗请罪?你杀我门下弟子,伤害我儿,这已经罪不可赦,本座要取你头颅来祭我门下死去弟子的在天之灵……”

    “……至于张老头嘛。”说到这里,铁鳞宗主双目一冷,森然地说道:“你把百圣堂这座岛屿卖给了我铁鳞宗,收了我们铁鳞宗的钱,竟然敢出尔反尔。实为罪该万死。今日,本座按照契约收回这座岛屿,推平百圣堂。”

    “你,你,你莫血口喷人。”在一旁屏住呼吸的张百徒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跳了出来,指着铁鳞宗主说道:“我,我什么时候把这座岛屿卖给你们铁鳞宗了,你们休得强买强卖!”

    “是吗?”铁鳞宗主阴阴一笑,取出了一份契约,说道:“好像这份契约上写得一清二楚。我相信,等一会儿,上面会有你的手指印。会有你的真命誓言。”

    张百徒被气得哆嗦,他明白铁鳞宗是要干什么,他不由厉声地说道:“姓雷的,你休想,就算我自杀身亡,都不会让你得逞的。这座岛屿,永远都是我张氏的,你休想强行夺走它!”

    “是吗?”铁鳞宗主阴森森地笑了一下,说道:“只怕你们张氏要绝后了。你觉得它还会属于你张氏的吗?”

    “你,你。你……”张百徒被气得哆嗦,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说真的。对于你们海妖我还真的有点失望。”李七夜此时懒洋洋地站了起来,说道:“时间过得太久了,你们海妖没长得记性,或者,你们已经忘记了,谁可以惹,谁不可以惹。看来,应该用鲜血染红一下这里,让你们龙妖海的海妖记得,这里是百圣堂,神圣不可侵犯,这块地方,受九天十地的诸圣庇护,否则,杀无赦!”说到这里,他双目一寒,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哈,哈,哈,受九天十地的诸圣庇护!”雷羽不由狂笑一声,面目狰狞,狂笑地说道:“九天十地的诸圣在哪里?你是九天十地的诸圣吗?哈,哈,就凭你一个小辈,也敢称诸圣?嘿,嘿,嘿,什么神圣不可侵犯,我铁鳞宗会把这百圣宗踏平,在这里建起我们铁鳞宗的堂口”

    然而,雷羽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瞬间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五指一张,瞬间已经扣住了他的头颅了。

    “你,你要干什么?”李七夜突然出现,雷羽被吓得骇然,想往自己父亲身后躲,但是,一切都迟了。

    “嗤”的一声,雷羽的头颅连着脊骨,瞬间被李七夜抽了出来,鲜血淋漓。

    “不”此时,雷羽的嘴巴还动了一下,大叫一声,但,已经死亡了。

    “小畜生”铁鳞宗主想救都来不及了,他看到自己儿子惨死,他不由吐了一口鲜血,疯狂地怒吼道:“杀死他,把他撕成粉碎!”狂吼着,他自己就抽刀扑了上来。

    “小辈,受死。”此时,在场的铁鳞宗长老以及所有的强者都怒喝一声,全部人都瞬间出手,欲以多欺少,斩杀李七夜。

    “砰”的一声撞击声响起,接着听到一阵阵的“喀嚓”骨碎声响起,紧接着,才是“啪、啪、啪”的倒地声响起。

    在这个时候,铁鳞宗主和铁鳞宗的所有强者全部同时倒地,他们仰面倒地,如同一朵鲜花怒放一样。

    无声无息,慢慢地,鲜血从他们的体内浸透出来,慢慢地染红了泥土,染红了石板,一切都是那样的无声无息。

    钱鳞宗主他们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们至死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样被杀死了,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这”好不容易,张百徒回过神来,他都被吓得打了个哆嗦,不由后退几步。作为修士,虽然他也见过杀人,但是,像如此惨烈的屠杀,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怎么不把他吓住了呢。

    此时,李七夜又再一次慢慢地坐在了石阶之上,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把他们都吊在树上。”李七夜淡淡地吩咐地说道:“让天下人知道,百圣堂,这里是英灵之地,谁都不可以侵犯,有些人,该长长记性!”

    “这,这不好吧,铁鳞宗会发疯的。”张百徒不由犹豫了一下,说道:“这,这,这样不止是向铁鳞宗示威,这,这,这只怕是向海妖示威。”

    “你照做就是。”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什么铁鳞宗,什么海妖,都是浮云,如果海妖的那些巨头明白百圣堂这地方意味着什么的话,就给我夹着尾巴做人!”

    张百徒沉默了一下,他没有再说什么,就按照李七夜的话去做,把尸体一一地吊在树上。如此多的尸体被吊在最显眼的地方,这简直就是向敌人示威。

    张百徒把事情都做好了,回到了李七夜身边,不由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灭掉铁鳞宗呗,我言出行,行必果!”李七夜一笑,站了起来,看着挂在百圣堂上的那面老匾。

    “轰”的一声,此时那面老匾上的那只乌鸦好像是活了过来一样,一双眼睛突然睁开,在这瞬间,老匾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光芒,恍然间,老匾像是冲出了一支无敌的铁骑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滔天狂霸的气势肆虐九天十地,老匾瞬间飞了出去,击碎虚空,一下子出现在了铁鳞宗所在之地的上空。

    “发生什么事了?”突然无敌的气势肆虐着天地,笼罩着整个铁鳞宗,铁鳞宗的诸位老祖不由骇然。

    “铮、铮、铮……”的一声金属声响起,老匾好像是瞬间组合一样,瞬间如同一尊巨大无比穿着神甲的神灵一样从天而降。

    “轰”的一声,天摇地晃,海浪冲击上了天穹,亿万丈之高,整个龙妖海都被震得摇晃起来。

    这张老匾就像是一支无敌铁骑的无上意志,瞬间击穿了铁鳞宗的祖地,铁鳞宗的祖地就算是有着一层层的防御,都一下子被击穿,根本就不堪一击,整片祖地粉碎。

    “不”在祖地被击穿瞬间,铁鳞宗有老祖忍不住惨叫,但是,这一切都迟了,在这一击之下,铁鳞宗完全崩碎,鲜血染红了海水。

    如此突然的变化,很多人都感受到了,无数人被震撼,就是最近的洞庭湖也一下子被惊吓了,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一支铁骑的无敌意志贯穿天地,不知道让多少生灵为之颤抖。

    这样的动静一下子惊动了真正无上的存在,在彩虹城的最高空,在那云端之上,有一个人突然站了起来,他都不由大吃一惊,双目烛照天地。

    “是哪个不长眼睛的蠢货去动百圣堂了!”这个人都为之动容,缓缓地说道:“这是九天十地圣贤庇护之地,究竟是哪个蠢物去亵渎英灵!这是自寻灭亡!”

    至于其他的门派,其他的传承,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只有过了很久之后,有一些真正古老的存在才回过神来。

    月底了,今天三更,求月票,没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