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铁鳞宗几百个强者如狼似虎一般踩水而来,眨眼之间就登上了百圣堂,这一百多个强者由一个老者率领,这个老者背脊上的铁甲已经是泛着金色的光芒,这是铁鳞一族的修士强大到了一定程之后才有的特征。

    而这个背部铁甲转金的老者,正是铁鳞宗主,也是雷羽的父亲。

    看到铁鳞宗一口气冒出了这么多强者,张百徒一个小修士都一下子吓得脸色发白,就算他见过不少世面,但是,对于如此强大的敌人,依然是被吓得心惊胆颤。

    “公子,快走吧,好汉双手难敌四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此时,脸色煞白的张百徒回过神来,急声对李七夜说道。

    张百徒虽然道行浅,也看得出李七夜修行强大,但是,眼前铁鳞宗可是几百号人马,就凭李七夜一个人,只怕是孤掌难鸣。

    “放心吧。”李七夜坐在石阶上,只是笑了一下,说道:“不知悔改的人,总会需要付出代价的。”

    眨眼之间,铁鳞宗主带着门下强者来到了古殿之前,一看到李七夜依然还老神在在地坐在石阶上,脸庞扭曲的雷羽指着李七夜厉叫一声,说道:“爹,就是这个小畜生!”

    铁鳞宗主站上前来,他双目一寒,冷冷地看着李七夜,他目光闪烁着可怕的杀机,他冷冷地说道:“是你杀我门下弟子,伤害吾我儿。”

    李七夜坐在石阶之上,连多看铁鳞宗主一眼都懒,笑了一下,说道:“没错,是我。你是打算砍下你儿子的头颅、再砍下自己的头颅来向百圣堂的英灵请罪吗?”

    “不知死活的小畜生,敢大言不惭。我铁鳞宗要把你撕得粉碎,还有姓张的老头,这笔帐也要算到你头上。”雷羽厉声大叫道。他双目喷出了可怕的怒火。作为一个大门派的传人,他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羞辱。

    “向百圣堂的英灵请罪?”铁鳞宗主不由笑了起来。冷笑地说道:“百圣堂算什么东西?也需要我铁鳞宗请罪?你杀我门下弟子,伤害我儿,这已经罪不可赦,本座要取你头颅来祭我门下死去弟子的在天之灵……”

    “……至于张老头嘛。”说到这里,铁鳞宗主双目一冷,森然地说道:“你把百圣堂这座岛屿卖给了我铁鳞宗,收了我们铁鳞宗的钱,竟然敢出尔反尔。实为罪该万死。今日,本座按照契约收回这座岛屿,推平百圣堂。”

    “你,你,你莫血口喷人。”在一旁屏住呼吸的张百徒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跳了出来,指着铁鳞宗主说道:“我,我什么时候把这座岛屿卖给你们铁鳞宗了,你们休得强买强卖!”

    “是吗?”铁鳞宗主阴阴一笑,取出了一份契约,说道:“好像这份契约上写得一清二楚。我相信,等一会儿,上面会有你的手指印。会有你的真命誓言。”

    张百徒被气得哆嗦,他明白铁鳞宗是要干什么,他不由厉声地说道:“姓雷的,你休想,就算我自杀身亡,都不会让你得逞的。这座岛屿,永远都是我张氏的,你休想强行夺走它!”

    “是吗?”铁鳞宗主阴森森地笑了一下,说道:“只怕你们张氏要绝后了。你觉得它还会属于你张氏的吗?”

    “你,你。你……”张百徒被气得哆嗦,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说真的。对于你们海妖我还真的有点失望。”李七夜此时懒洋洋地站了起来,说道:“时间过得太久了,你们海妖没长得记性,或者,你们已经忘记了,谁可以惹,谁不可以惹。看来,应该用鲜血染红一下这里,让你们龙妖海的海妖记得,这里是百圣堂,神圣不可侵犯,这块地方,受九天十地的诸圣庇护,否则,杀无赦!”说到这里,他双目一寒,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哈,哈,哈,受九天十地的诸圣庇护!”雷羽不由狂笑一声,面目狰狞,狂笑地说道:“九天十地的诸圣在哪里?你是九天十地的诸圣吗?哈,哈,就凭你一个小辈,也敢称诸圣?嘿,嘿,嘿,什么神圣不可侵犯,我铁鳞宗会把这百圣宗踏平,在这里建起我们铁鳞宗的堂口”

    然而,雷羽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瞬间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五指一张,瞬间已经扣住了他的头颅了。

    “你,你要干什么?”李七夜突然出现,雷羽被吓得骇然,想往自己父亲身后躲,但是,一切都迟了。

    “嗤”的一声,雷羽的头颅连着脊骨,瞬间被李七夜抽了出来,鲜血淋漓。

    “不”此时,雷羽的嘴巴还动了一下,大叫一声,但,已经死亡了。

    “小畜生”铁鳞宗主想救都来不及了,他看到自己儿子惨死,他不由吐了一口鲜血,疯狂地怒吼道:“杀死他,把他撕成粉碎!”狂吼着,他自己就抽刀扑了上来。

    “小辈,受死。”此时,在场的铁鳞宗长老以及所有的强者都怒喝一声,全部人都瞬间出手,欲以多欺少,斩杀李七夜。

    “砰”的一声撞击声响起,接着听到一阵阵的“喀嚓”骨碎声响起,紧接着,才是“啪、啪、啪”的倒地声响起。

    在这个时候,铁鳞宗主和铁鳞宗的所有强者全部同时倒地,他们仰面倒地,如同一朵鲜花怒放一样。

    无声无息,慢慢地,鲜血从他们的体内浸透出来,慢慢地染红了泥土,染红了石板,一切都是那样的无声无息。

    钱鳞宗主他们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们至死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样被杀死了,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这”好不容易,张百徒回过神来,他都被吓得打了个哆嗦,不由后退几步。作为修士,虽然他也见过杀人,但是,像如此惨烈的屠杀,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怎么不把他吓住了呢。

    此时,李七夜又再一次慢慢地坐在了石阶之上,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把他们都吊在树上。”李七夜淡淡地吩咐地说道:“让天下人知道,百圣堂,这里是英灵之地,谁都不可以侵犯,有些人,该长长记性!”

    “这,这不好吧,铁鳞宗会发疯的。”张百徒不由犹豫了一下,说道:“这,这,这样不止是向铁鳞宗示威,这,这,这只怕是向海妖示威。”

    “你照做就是。”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什么铁鳞宗,什么海妖,都是浮云,如果海妖的那些巨头明白百圣堂这地方意味着什么的话,就给我夹着尾巴做人!”

    张百徒沉默了一下,他没有再说什么,就按照李七夜的话去做,把尸体一一地吊在树上。如此多的尸体被吊在最显眼的地方,这简直就是向敌人示威。

    张百徒把事情都做好了,回到了李七夜身边,不由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灭掉铁鳞宗呗,我言出行,行必果!”李七夜一笑,站了起来,看着挂在百圣堂上的那面老匾。

    “轰”的一声,此时那面老匾上的那只乌鸦好像是活了过来一样,一双眼睛突然睁开,在这瞬间,老匾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光芒,恍然间,老匾像是冲出了一支无敌的铁骑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滔天狂霸的气势肆虐九天十地,老匾瞬间飞了出去,击碎虚空,一下子出现在了铁鳞宗所在之地的上空。

    “发生什么事了?”突然无敌的气势肆虐着天地,笼罩着整个铁鳞宗,铁鳞宗的诸位老祖不由骇然。

    “铮、铮、铮……”的一声金属声响起,老匾好像是瞬间组合一样,瞬间如同一尊巨大无比穿着神甲的神灵一样从天而降。

    “轰”的一声,天摇地晃,海浪冲击上了天穹,亿万丈之高,整个龙妖海都被震得摇晃起来。

    这张老匾就像是一支无敌铁骑的无上意志,瞬间击穿了铁鳞宗的祖地,铁鳞宗的祖地就算是有着一层层的防御,都一下子被击穿,根本就不堪一击,整片祖地粉碎。

    “不”在祖地被击穿瞬间,铁鳞宗有老祖忍不住惨叫,但是,这一切都迟了,在这一击之下,铁鳞宗完全崩碎,鲜血染红了海水。

    如此突然的变化,很多人都感受到了,无数人被震撼,就是最近的洞庭湖也一下子被惊吓了,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一支铁骑的无敌意志贯穿天地,不知道让多少生灵为之颤抖。

    这样的动静一下子惊动了真正无上的存在,在彩虹城的最高空,在那云端之上,有一个人突然站了起来,他都不由大吃一惊,双目烛照天地。

    “是哪个不长眼睛的蠢货去动百圣堂了!”这个人都为之动容,缓缓地说道:“这是九天十地圣贤庇护之地,究竟是哪个蠢物去亵渎英灵!这是自寻灭亡!”

    至于其他的门派,其他的传承,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只有过了很久之后,有一些真正古老的存在才回过神来。

    月底了,今天三更,求月票,没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第1233章张氏    李七夜从百圣堂出来,坐在了石阶上,看着茫茫大海,看着波起浪涌,吹着温柔的海风,久久沉默着。

    张百徒不清楚李七夜的来历,在他看来,李七夜神秘无比,让人无法揣测。

    “公子是从何处而来?”过了许久之后,张百徒这才忍不住问道。

    “从该来的地方而来。”李七夜静静地坐在台阶过,静静地吹着海风,过了许久,他才看了身边的张百徒一眼,说道:“我看你一身修行乃是驳杂无比,而且是杂而不精。你既修了你张氏的功法,又修练了海妖的心法,也修练了树族的内术,驳杂得一塌糊涂,导致你血气不续。”

    李七夜这样的话不止是让张百徒吃惊,也是神态一黯,他吃惊的是,李七夜这样的年轻人一眼就看出他的修行,让他神态一黯的是他自身的情况。

    “长辈逝去之后,我所学只……皮毛而己,所以,我便外出拜师,曾入不少门派,但是,所学都是寸步未进,最后只好回到百圣堂,希望有一日能终老于百圣堂,这也算是落叶归根。”张百徒神态黯然,张目欲言,最后千言万语只是化作了简短的话。

    原来,张百徒的家中长辈都逝世后,张百徒未能学到多少家传功法,而随着家中一些长辈失踪,他们张氏的功法更是失传。

    而张百徒并不甘心,就远游他乡,拜师学艺,也不知道是张百徒自身驽钝还是有其他的原因。这使得张百徒拜师学艺并不顺利。

    张百徒拜师学艺。他学得很慢。而且修行进步也是很慢,甚至可以说,用“很慢”这两个字都不足形容他的修行了,他的修行甚至可以用“蜗牛爬行”来形容。

    张百徒修练实在是太慢了,慢到连他所拜的师门都愿意让他离开,或者他自己行离开,对于很多门派来说,一日拜入师门。就终身不得离去。

    但是,张百徒的修练实在是慢得无可救药,他所拜的师门都愿意让他离开,说不好听一点,张百徒不想走,人家都要赶着他走了,出了这样的一个徒弟,那简直就是丢师门颜脸。

    就这样,张百徒拜了一个又门派又一个门派,但最终都是所学无成。因为他拜的师门实在是太多了。使得在龙妖海很多修士或门派都知道他这个人了,导致到最后。大家都叫他“张百徒”,这名字的意思是说了做了百个门派的徒弟,至于他真正的名字,大家都没有人记得了。

    说去过去种种,张百徒都不由神态一黯,他有些无奈地说道:“是我自己太驽钝,资质太差,有负于诸位师长的培养,一生所修,连刚入门的弟子都不如。”说到这里,他不由叹息一声。

    对于张百徒而言,连他自己都绝望了,一开始,他不是认为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功法,就是因为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老师,但是,一次次修练都不成功,最后张百徒他自己都没有信心了,他只能说是自己太笨了,他自己根本就不适合修练,所以,他回到了自己的家,回到了百圣堂,希望能在这里终老。

    “或者,我注定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我天生就是一个凡人,何苦一定要挤入修士界呢。”说到这里,张百徒他自己都不由昵喃地说道。

    拜了这么多师门,修练了那么多的功法,他已经不怪任何人了,他只怪自己,他自己也绝望了。

    李七夜看了张百徒一眼,淡淡地说道:“并不是你资质不是,也不是因为你自己蠢笨,世间一切事情,皆有因果,只能说,你未能找到因果而己。”

    “公子无需这样安慰我,也有师门长辈如此跟我说过,若真的不是我资质不成,为何寸步未进。”张百徒苦涩一笑,说道。

    在他看来,李七夜的话也是安慰他,事实上,这样的话他也听了不少,他拜入的一些师门长辈也是如是地安慰他。

    “张氏子孙,终是有点不一样,你修练本家功法,一切都好说。”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我张氏本家功法?”张百徒不由怔了一下,然后他也有几分好奇,问道:“公子对于我张氏本家功法可有了解?”

    事实上,张百徒在心里面也很好奇,一直以来没有人能打开百圣堂的木门,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却打开了,张百徒也不由怀疑,李七夜是不是传说中的圣贤。

    当然,张百徒也不知道传说中的圣贤是怎么样的,对于所谓的圣贤,那都是在传说中。一直以来,都有传言说百圣堂有九天十地的圣堂庇护,但是,不论是张氏的后人,还是洪氏又或者是许氏的后人,都没有见过传说中的圣贤是怎么样的。

    “张氏的功法?”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如果你张氏的本家功法丢失了,或者,你可以回洞庭湖去,当年张、洪、许几大姓氏的先贤或者都留有手扎保存下来,说不定能找回你张家的功法。”

    张百徒张口欲言,他最终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什么话都没有说。

    “难道说,洞庭湖一直排挤你们张氏?”李七夜看着张百徒,缓缓地说道。

    张百徒沉默了一下,最后说道:“长辈之事,我了解甚少,不过,洞庭湖对我也是有所照拂,并未排挤于我。”

    “是你自己不愿意回去。”李七夜看了一眼,明白张百徒的高傲。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张百徒为之沉默,没有回答。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道:“过去的事,就让它烟消云散吧。祖上的争权夺势,要过去的,都应该过去。你们许、洪、张几大姓氏的先祖都曾经并肩作战,都曾经是生死之交,在生死的战场上,他们从来没有谁放弃过谁,他们都是生死与共,那怕是最惨烈之时,都是以血换血,都相扶相持地活下去……”

    “……作为后代,你们这些子孙的确是不肖,为了区区一点权势,相互排挤,你虞我诈,这简直就是丢失了你们先祖的脸,把你们先祖那份情浓于血的交情都给污辱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几大姓氏的祖上争权也应该过去了,你们应该重归一个大家庭,应该相互依存,相互扶持,只有这样,你们洞庭湖在未来能生存下去。”

    对于外人,李七夜是很少如此苦口婆心,这一次他难得如此的苦口婆心,这可以说是念在了张、洪、许几个姓氏先祖的情份上。

    张百徒不由沉默起来,对于祖上之事,他作为子孙后代,也不知道该去如何评价好,或者,他自己心里面有些愤满吧。

    “张氏的人,都是有几分傲气。”看着沉默不语的张百徒,李七夜明白他心里面的感受,他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

    李七夜看着张百徒,说道:“你心里面或者是有所愤满,不满意洪氏他们几个姓氏的祖上把你的祖上排挤出洞庭湖,你们张氏也是洞庭湖的创建者之一,所以你心里面也不免是忿忿不平。”

    “我也不知道。”说到这里,张百徒开口说道:“洞庭湖对我并没有恶意,至于对于我这一代来说是这样。祖上的斗争,我不清楚,只是祖上搬离洞庭湖之后,就不愿再回去,我们安家在这里,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千百年的赌气,也是该消消了。”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在后世,关于洞庭湖的张、许、洪几大姓氏的后人争权夺势,他都懒得去过问,这事破事他心里面根本就不想去问。

    不过,终究到底,李七夜在心里面还是希望他们几个姓氏最终能走到一起,他们几个姓氏是相互依存,不可缺失,只有这样,在未来才能让洞庭湖长存下去。

    “年轻的时候,我心里面或多或少是忿忿不平吧。”过了许久,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张百徒也不由苦笑了一下,他不由叹息一声说道:“我现在都行将就木了,该看淡的都看淡了,对于我而言,这一切都无所谓了。祖上的恩怨,都随它而去吧,孰对孰错,这都已经是芝麻往事了。”

    说到这里,张百徒不由长吁了一口气,当他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之后,都不由感到轻松,他们几大姓氏的恩怨,也应该随之烟消去散。

    当年,他们张氏被排挤出洞庭湖的权力中心,他们祖上负气搬出了洞庭湖,守在了百圣堂,要与洞庭湖撇清关系,这也使得他们张氏后人历代多少都有些忿忿不满,不愿与洞庭湖的洪、许几大姓氏往来。

    “有这样的想法是好事,功夫不负有心人,总有一天,一切的恩怨都在泯笑之中。”李七夜看了张百徒一眼,淡淡地说道。

    “哗啦”就在这个时候,岛外乃是波涛声响起,波涛被分开,只见有一百多个背有铁甲的铁鳞族修士踏水而来。

    “不好,铁鳞宗的宗主亲自来了。”看到这些踏水而来的强者,张百徒顿时脸色大变,骇然,他也没有想到铁鳞宗会来得如此之快,而且宗主与长老亲自驾临。(未完待续……)

    第13章张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