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adx;

    雷羽与三五个壮汉看到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平凡人族小子,不由哄然大笑起来。

    雷羽不由大笑地说道:“小子,怎么,想为你们人族同胞强出头吗?不过,想替同胞出头的时候,要先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

    “砰——”的一声响起,雷羽话还没有落下,本是按着老者的三五个壮汉瞬间被碾成了肉酱,鲜血染红了地上的石板。

    这三五个壮汉连自己是怎么样死的都不知道,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是成了一堆的肉酱了。

    而雷羽眼前一花,整个人被踩在了脚下,李七夜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本是被按着不能动的老者一时之间惊魂未定,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七夜,整个过程他都未能看清楚。

    自己身边的人瞬间被碾成了肉酱,自己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瞬间被跺在了脚下,这顿时把雷羽吓得魂飞魄散。

    李七夜冷冷地说道:“百圣堂,谁都没资格来砧污它!”

    “小,小,小子,你,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我,我可是铁鳞宗的大少主,我爸是铁鳞宗的主人,你,你,你敢伤我丝毫,我爸不止是要杀了你,还要踏平整个百圣堂……”雷羽不由声厉内荏地大叫道,此时,他也害怕了,他忙是搬出了自己的父亲。

    “喀嚓——”的骨碎声响起,雷羽不由惨叫一声,李七夜一脚就把他的脸庞踩碎,血肉模糊,痛苦地着。

    李七夜冷冷地看着雷羽,冷酷地说道:“我留你一条狗命,回去告诉你父亲,让他亲手把你的头颅斩下来,他自亲带着你的头颅来这里。他教子无方,他不止是要把你头颅带来认罪。他还要把自己头颅砍下来,向百圣堂赎罪。如果他按我的话去做,我饶恕你们铁鳞一族,否则。你们铁鳞一族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说完,李七夜收回踩在雷羽的脚,一脚把他踢下小岛,冷冷地说道:“滚——”

    被踢下海的雷羽被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敢丝毫停留。他一下子潜入了海底,眨眼间逃之夭夭。

    老者惊魂未定,一时间坐在地上都站不起来,李七夜看着老者一眼,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把他扶了起来。

    “你叫什么?”李七夜看着老者,缓缓地说道。

    老者张口欲说,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我,我姓张。大家都称我为百徒。”说到这里,他不由神态一黯,但是,他依然有几分的倔强,依然抬起自己的头颅。

    看着老者,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作为张家的后代,何至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张百徒张口欲说些什么,但,他最后还是有几分倔强地说道:“是我们这些子孙不肖。辱没先人的英名。”

    看着老者的几分倔强,李七夜在心里面只是轻轻叹息一声,老者这倔强的模样,他倒不由想起了一个人。

    “你伤得不轻。服下吧。”李七夜随手把一瓶金创药递给了张百徒,说道。

    张百徒接过了金创药,倒出一颗于手掌上,看着金光灿烂的丹药,他心里面不由一跳,不由抬头看着李七夜。就算他是不识货的人,一看也知道这金创药非同小可。

    “服下吧。”李七夜摆了摆手,懒得再多言语。

    张百徒沉默了一下,然后是默默地把金创药服下了。

    李七夜站在古殿之前,看着古殿上挂着的那面老匾,看着“百圣堂”三个字上面的那只乌鸦,他不由久久沉默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这才回头看了张百徒一眼,说道:“百圣堂,一直以来不是张洪几个家族轮流守护的吗?”?张百徒听到这样的话不由为之一怔,他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族青年会知道这样的事情,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他这才抬起头来,说道:“我祖上领取了守护这里的权力。”

    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当年洞庭湖争权失败,你们祖上迁出了洞庭湖,是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张百徒不由大吃一惊,他们祖上的权力斗争,不要说是洞庭湖的普通弟子,就是多数弟子都不知道。

    “权力,连亲兄弟都能反目成仇,何况只是世交呢。”李七夜没有回答张百徒,只是淡淡地说道。

    看着老匾上所刻的那支军团,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张百徒不由是沉默了一下,回过神来,他向李七夜深深地一鞠身,说道:“还没请教公子的尊称呢?”

    “李七夜,一个过客。”李七夜看着老匾,最后只是缓缓地说道。

    张百徒听到李七夜的名字,他没有太多反应,只是点了点头。他只不过是一位小人物而己,并没有听李七夜的大名。

    “吱——”的一声,此时李七夜伸手去推开了百圣堂的木门,雷羽拼命打砸都无法砸开的木门,此时此刻,在李七夜手中竟然是一应而开。

    “这,这,这怎么可能——”看到木门在李七夜手中一应而开,张百徒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不可能?”李七夜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这,这门从来没有人打开过。”张百徒说话都不由结巴,在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人能打开过这扇门,不止是他的长辈,就是洞庭湖的不少大人物都尝试过,从来没能打开过这扇门。

    正是因为这扇门从来未能被打开过,这才有传说认为他们百圣堂被九天十地的先贤庇护着,是先贤的力量守护着这里。

    李七夜没有回答张百徒的话,他踏入了这座古殿。

    张百徒回过神来,不由打了个激灵,他忙是跟着赶上李七夜,跟在李七夜身后,他忍不住轻声地问道:“李公子,你,你,你是圣贤吗?”

    这扇门从来没有被打开过,现在竟然被李七夜打开了,或者,这就是传说中的圣贤。

    “圣贤?你说的是庇护百圣堂的圣贤是吧。”对于张百徒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最后,他只是说道:“如果你是这样认为,那也不无不可。”

    说着,李七夜走进了古殿之中,古殿内十分的古朴,除了一根根石柱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装饰之物。

    在古殿的尽头,没有想象中的宝物,没有想象中的奇珍,放在那里的只是一个个牌位,这一个个牌位上刻着一个个名字。

    站在这一个个牌位之前,看着这一个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李七夜不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最后,李七夜向眼前这一个个的牌位拜了拜,他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

    张百徒也是第一次看到眼前这些牌位,看着眼前这些牌位上的一个个名字,他是十分的陌生,但是,这些名字多数是姓张、洪、许这几个姓氏。

    过了好一会儿,张百徒这才回过神来,不由轻声地对李七夜说道:“这,这,这是我们祖先的牌位吗?”

    “嗯。”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他们是人族的先贤,也是人族的骄傲,那怕是在黑暗之时,他们也捍卫着人族的尊严,守护着人族最后的曙光。”

    张百徒不由沉默着,对于他们先祖的历史,他是一无所知,他们张家走到今天,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至于洞庭湖,他少与他们往来。

    “可惜,作为后代,却没有传承先祖的抱负,没有传承先祖的胸襟,多少代的生死世交,最终依然难逃’权力’这两个字的魔咒。”看着眼前这一个个牌位,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说道。

    张、洪、许几个姓氏的祖先乃是世交,他们的家族都曾经追随过他,在后来,他们安居于这里,建立了洞庭湖,为天灵界的人族提供庇护。

    正是因为如何,这也使得洞庭湖曾经是一时显赫,曾经是十分的强大,在全盛时期,连锦秀谷都比不上。

    可惜,到了后来,本来相代交好的世家,最终还是逃不过“权力”两个字,后世子孙为了争夺权力导致反目,甚至是生死不往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后来,李七夜也懒得去理洞庭湖这样的破事,这种权力之争,李七夜也懒得再去多看一眼。

    许久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看着张百徒,淡淡地说道:“就算你们张家当年争权不利,也不至于混得如此的落魄吧。”

    对于这样的话,张百徒不由苦笑了一声,他只好说道:“祖上之事,我并不清楚。听说祖上搬离了洞庭湖之后,就留守于此。只是我们后代子孙不肖,一直未能把家族传承下来。到了我父辈这一代之时,已经是没落了。在我年幼之时,我父亲和叔伯他们相继离去,未能把传承留下,我当能学得一些皮毛而己。”

    原来,当年张、洪、许几个姓氏的后代掌管洞庭湖,后来因为权力相争,张氏落败,张氏的祖上也是一个倔强的人,落败之后就搬出了洞庭湖,留守此地。

    因为张氏一族失去了大量的资源,导致他们从此一落千丈,一代不如一代。(未完待续。)

    …

第五十二章 五昧真火    并且虽然这一天并非是十五的圆月之夜,不过天上好歹还是有半个月亮,依然能给林封谨提供不小的帮助。林封谨此时也是发动了饕餮**,顺手撕掉了旁边的一大把树叶,然后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狠狠的咀嚼着,又迅速的将里面的渣滓给吐出来,恶狠狠的看着火王道:

    “你就这点本事?”

    听到了林封谨的充满了挑衅意味的这句话,一股狂烈的愤怒和耻辱的感觉立即涌上了火王的心头,他已经决定,要将面前这个人挫骨扬灰,哪怕是灵魂也要放到火焰祭坛上,让他遭受永生永世的炼狱火焰的折磨!

    生出了这样的念头以后,漂浮在了半空当中的火流星已经遽然飞射而出,用极其恐怖的速度对准了林封谨旋转着轰鸣飞撞而至!!这样恐怖的一击,林封谨也顿时是勃然色变,因为他已经可以感觉到,火王此时身上的火焰威力,已经被提升到了极其恐怖的境界,那便是三昧真火!!

    这是连龙气也没有办法豁免掉伤害的强大火焰!

    更要命的是,因为锁定了林封谨精神的缘故,所以林封谨想要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

    ∠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在剧烈的颤抖着,这地上竟然凭空出现了一团赤红色的巨大蘑菇云,徐徐的升腾了起来,非但如此,地上都出现了好几条长达十几丈的深深沟壑,从那沟壑当中有着熔岩冒出,红光闪耀,火焰到处喷射而出!

    非但如此,在方圆数百丈范围内的草,灌木,大树,枯枝败叶等等一切能燃烧的东西。都是在瞬间熊熊燃烧了起来,喧嚣翻腾,轰然飞扑,然后以那火流星撞击的区域为核心,周围迅速的出现了一道呼啸翻腾的高高火墙,将这方圆数百丈内死死的圈定!!

    这时候,林封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滚烫的空气,拍打着身上的火苗,可是哪怕是有龙气护体,此时沾染到了身上的火苗也仿佛是跗骨之蛆那样。粘附在了身体上就极难熄灭,吱吱的要一直灼烧入骨髓当中去似的,这就是三昧真火的强大威力,就连龙气也是没有办法将之湮灭,只能抵消掉大部分的威力。

    先前火王化成了火焰流星对准林封谨冲撞下来的时候,林封谨当时是真的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死亡感觉,那种直逼而来的窒息,灼热感觉,甚至仿佛是要深深的烙印在灵魂当中一样。好在林封谨此时的神识被淬炼了以后,已经是前所未有的专注和坚决,能时时刻刻的保持自己的平常心,非但如此。他能放缓时间的妖命之力更是能让林封谨能更精准,更充分的把握到那个最佳的时间点,然后利用自己的缩地成寸神通闪了开去!

    尽管火王对林封谨施展了灵魂锁定,但毕竟这种追踪的效果也是有一定局限的。不可能做到真正如影随形的百分百追踪,毕竟火王化成的火流星只论体积,都要比林封谨庞大十倍。这种的体积差距就决定了有一个临界点,那就是就算是有灵魂锁定,那么一旦达到了这个临界点以后,火王也是没有办法再临时变向来追击林封谨了。

    所以在火流星从上而下俯冲轰炸下来的时候,林封谨就抓住了这个临界点,当那炙热的风灼焦了他的头发丝的时候,当火流星炽烈的火焰几乎要舔舐上他的面颊的时候,林封谨就在这刻不容缓的一瞬间,打出来了自己的最后一张底牌,激发了自己缩地成寸的神通,闪出了二十丈外。

    这时候,火王已经过分的靠近了地面,他也万万没有料到,这必然会命中的一击居然会落空,因此而失手!!火王本来就已经是对林封谨格外的愤怒痛恨,此时这种“被耍了”的感觉涌上心头以后,他更是变得格外的疯狂,大声咆哮着就启动了自己的终极形态。

    那就是烈焰地狱!

    这就是此时呈现在了林封谨面前的一幕,方圆百丈之内,周围被恐怖的火焰障壁给圈住,煊赫翻腾,彻底锁死,林封谨如果有着“缩地成寸”神通的时候,那么还能想办法尝试一下穿越过去,但在正常情况下哪怕是利用孑孓身法想强冲的话,唯一的下场就是被烧成火炬!

    在这烈焰地狱内,能燃烧的东西都全部烧起来了,大地上甚至出现了好几条恐怖深深裂缝,不时像火山那样喷射出来赤红色的岩浆和火山弹,而火王本体此时则是变成了若阿拉丁神灯那样的半身烈焰巨人,它腰部的下方便是与地下的烈火熔岩连接在了一起,要不停的维持烈焰地狱的存在和高温,因此不能移动。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这样火王的威胁力就会下降,因为这是他最恐怖的战斗形态!他发出来的每一击,都是带着三昧真火之力的恐怖威力,甚至只要火王觉得有必要,甚至能施展出带有火魂精魄的五味真火,虽然这样也会伤害到他的本元,但那威力却是号称可以焚尽天下万物!

    “死吧!!我现在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看到你那令人作呕的骨灰飞扬在空中!”火王暴躁疯狂的怒吼着,燃烧着烈焰的右手狠狠的砸向了地面,然后抓起了一颗碗口大小的石头,这石头只是在火王的燃烧着的手中停留了两三个呼吸,便是化成了一团炽热火红的岩浆,紧接着这一发岩浆弹就被火王对准了林封谨狠狠的抛掷了过来。

    此时林封谨所处的位置,已经是烈焰地狱当中最好的一个位置了,因为至少附近两三米内都没有什么燃烧着的东西,然而天下间凡事都是有利有弊,林封谨所处的地方,却是一个相对空旷的高地,因此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掩蔽物。

    此时林封谨其实是可以闪避过火王投掷来的这一发岩浆弹的,但是他却是根本就不能闪,因为火王在抛掷出来了这一发岩浆弹以后,左手已经是从地面上抓起来了一团泥土,再次将之熔炼成了岩浆,蓄势待发。林封谨若是对这第一发岩浆弹扑出进行闪避的话,那么在他扑出的瞬间,火王的第二发就一定会直射了过来!

    同时,这里可是烈焰地狱,算得上是火王的主场,火王的领域,在这范围内,能点燃的东西被全部点燃,也就代表着林封谨在闪躲的时候还要注意周围的环境对自己造成的伤害,而在火王造成的巨大压力面前。林封谨根本就没可能分心到这种程度。

    所以,面对这一发轰鸣袭来的岩浆弹,林封谨要想保全自身的唯一办法那就是迎接,正面硬碰硬!!

    “可恶”林封谨也是仰天大叫了起来,他手指上面的神器力牧戒闪耀出来了星星点点的光芒:“竟然被逼到了这样的程度!”

    然后,当火王抛掷而来的那岩浆弹飞射到了林封谨面前的时候,林封谨大叫了一声,双手当中,已经多出来了一团厚重无比的灿烂暗金色光芒。然后就做出来了棒球当中全垒打的动作,用力一抽,便是将这岩浆弹打得火光四溅,以更高的速度飞弹了出去。撞在了旁边的岩石上,轰然爆开,形成了大片火海!

    “这个是”火王陡然都感觉到了一股庞大无比的压力从林封谨身上直逼了过来:“神器?你身上居然有如此强大的神器?”

    此时林封谨手上握持的那一团灿烂暗金色光芒,正是林封谨最大的一张底牌!

    世界的尽头!

    然而。在这一战当中,林封谨可以说是想尽办法,用尽了浑身上下的招数。一直到逼于无奈才动用这张底牌,

    为什么?

    便是因为世界的尽头此时还在处于进阶的过程当中啊,它本来是一把准神器,直到前不久林封谨遇到了空桑巨木,入手了九鼎之一的冀州鼎之后,才算是被弥补上了最后的一块短板,吞噬了冀州鼎开始进阶。

    众所周知的是,林封谨虽然不知道神器的进阶过程究竟是怎样的,但是人若是进阶的时候,便是最为脆弱的时候,绝对不容轻忽,稍微不注意便是身死道消,并且越是朝着高阶进军,就越是丝毫都受不了半点打扰。

    所以,此时林封谨拿出来世界的尽头作战,那实际上确确实实的被逼于无奈了,因为再不动用这东西的话,那么就得林封谨自己拿肉身来抗火王抛掷过来的三昧真火岩浆弹,那简直就只能用飞蛾扑火来形容,林封谨绝对不认为自己可以牛逼到这种程度。

    神器再强,自己死了的话,一切也就是泡影了,人若是活着,那么还有大把的机会——这个道理林封谨还是十分明白的,所以说就算是他再怎么舍不得,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也是非常果断的将正在进阶的世界尽头拿了出来。

    此时的世界的尽头已经是变得格外的沉重,因此林封谨只能借助力牧戒增幅出来的强大力量,才能将之使用自如。林封谨一击将火王的岩浆弹击飞之后,立即将世界的尽头收回来仔细的查看,发觉表面的那一层暗金色的光芒丝毫都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这才是放心的点了点头。

    林封谨竟然奇兵突出,直接翻出来了两张神器的变态底牌出来,就连火王也是十分震撼的,这也使得他产生了由衷的愤怒,因此更加疯狂。

    “啊啊啊啊!去死吧!”

    伴随着火王的大声咆哮,他的两条火焰长臂高高的举了起来,然后深深的插入到了地下,稀里哗啦的捧起来了一大堆石块泥土,然后就见到这些石块泥土迅速的变得通红,形成了岩浆。

    紧接着,火王就对准了林封谨连环投掷出来了至少七八枚熔火岩浆弹,因为每一颗岩浆弹上面都被火王附带上了自身的神念,因此飞射出来的轨迹也是通红色的,在空中扶摇飞射而出,旋转出螺旋的轨迹,令人有着目不暇接的感觉!

    然而这样的攻击对林封谨并没有什么用处,他的放缓时间流速的妖命之力便是这种投射性攻击的克星,此时他手中紧握住了“世界的尽头”,不停的挥舞了起来,顿时就见到每一颗岩浆弹都被林封谨干净利落而准确的砸飞了出去,那种密不透风的防御方式,甚至令人的心中都生出来了一种奇特的感觉。仿佛他的身边有着一层透明的障壁似的,能将一切的攻击都反射回去。

    撑过了这一轮袭击之后,林封谨再一次不放心的看了看自己手中正在进阶的“世界的尽头”,发觉上面光芒依旧璀璨,顿时便松了口气。

    同时,林封谨发觉面前的这火王的性格也确实是暴躁易怒,十分狂暴,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巨大弱点——并且看起来这火王也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自己现在跪下来求饶,他难道就会放过自己吗?因此。林封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冷笑一声,用单手提着世界的尽头,伸出了空出来的右手,竖起来了手指对准了火王摇了摇,这其中的挑衅意味可以说是十分明显的。

    见到了林封谨的挑衅动作,火王身上的烈焰顿时陡的腾起来了五六丈高,接着才徐徐的重新平复了起来,他的胸腔里面发出来了愤怒到颤抖的声音:

    “好。好,你很好!你是第一个让我破例生出,要去亲手杀死你全家所有人的家伙!”

    火王一面说,身上的火焰居然小了起来。但是火焰的颜色却是已经从赤红色朝着青色蓝色转变,要知道,赤红色的火焰温度,顶天也就只有三千度而已。但是青色蓝色的火焰温度,则是至少超过了五千度的超强高温!

    林封谨心中一惊,口中却是满不在乎的道:

    “大话人人会说。那也得等你先活着从我手下逃走吧?”

    火王此时已经出离愤怒,因此不说话了,决意要用行动来证明一切,他忽然屈指一弹,顿时就见到组成了他食指的那团青色火焰对准了林封谨飞射了过来,形状若拳,若雹,林封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再次被锁定,同时林封谨也是留意到,这一次火王射出来的焰弹并不是随手捏了一团泥土制造出来的熔岩弹,而是它身体的一部分!!!

    这个区别相当的不明显,却更是相当的重要,因为这就代表着这一发焰弹当中,已经是在蕴藏消耗着火王的本源力量,换而言之,施展这样的本源力量甚至都会影响到火元素之躯的稳定,相当于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了。

    这就是火王的最终奥义:火元雹!

    倘若林封谨没有留意到这些东西,对这一击轻忽了的话,那么势必要付出十分惨重的代价!!

    面对这呼啸而来的一击,林封谨所能做的事情其实很有限,他只能举起来了自己手中的“世界的尽头”,然后握紧它,看准了飞来的那一小团青色的火焰,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击出。

    就在“世界的尽头”和那团青色的焰弹碰触到的一瞬间,林封谨本来双手上是准备好迎接巨大冲力的,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首当其冲的竟然是他的精神,刹那之间,林封谨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团无形板砖狠狠的砸到了脸门上,“蓬”的一声眼前一黑,金星直冒,整个识海当中都掀翻起来了巨大的波澜。

    非但如此,林封谨更是发觉自己的识海当中居然都被入侵留下来了一丝火种,看起来虽然弱小,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若是一个小心不觉察的话,恐怕就要着了对方的道啊,绕是如此,若不是林封谨的识海已经达到了自成天地的这一步,能在识海当中行云布雨,否则的话,要扑灭这一丝火种也是格外的艰难。

    隔了一会儿林封谨才甩甩头,艰难的喘息了几声,渐渐的回复了神志来,这才明白这火王的最终奥义:火元雹竟是包含了变态无比的双重攻击,第一层攻击是用恐怖的高温给人伤害,第二层攻击却是在瞬间与敌人建立起来精神上的连接,然后与火王的神识正面硬撼!!

    这就是传说当中的五味真火!

    三昧真火已经是在温度上面达到了极致,而五味真火,则是跨越了只能从肉身上烧毁敌人的这个限制,更是在精神层次上呈现出烈焰滔天之势!

    “我操”林封谨还没来得及喘过一口气,便见到数十丈外的火王再次屈起来了手指,对准了自己疾弹而出了一发火元雹,林封谨心中在疯狂骂娘,然而又能怎样,只能咬着牙硬抗。

    “幸好爷爷用魔舍利淬炼过自己的神识,此时更是斩了三尸,让识海当中晋升到了自成天地的那一步,否则的话,还真是被你这王八蛋坑到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