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并且虽然这一天并非是十五的圆月之夜,不过天上好歹还是有半个月亮,依然能给林封谨提供不小的帮助。林封谨此时也是发动了饕餮**,顺手撕掉了旁边的一大把树叶,然后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狠狠的咀嚼着,又迅速的将里面的渣滓给吐出来,恶狠狠的看着火王道:

    “你就这点本事?”

    听到了林封谨的充满了挑衅意味的这句话,一股狂烈的愤怒和耻辱的感觉立即涌上了火王的心头,他已经决定,要将面前这个人挫骨扬灰,哪怕是灵魂也要放到火焰祭坛上,让他遭受永生永世的炼狱火焰的折磨!

    生出了这样的念头以后,漂浮在了半空当中的火流星已经遽然飞射而出,用极其恐怖的速度对准了林封谨旋转着轰鸣飞撞而至!!这样恐怖的一击,林封谨也顿时是勃然色变,因为他已经可以感觉到,火王此时身上的火焰威力,已经被提升到了极其恐怖的境界,那便是三昧真火!!

    这是连龙气也没有办法豁免掉伤害的强大火焰!

    更要命的是,因为锁定了林封谨精神的缘故,所以林封谨想要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

    ∠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在剧烈的颤抖着,这地上竟然凭空出现了一团赤红色的巨大蘑菇云,徐徐的升腾了起来,非但如此,地上都出现了好几条长达十几丈的深深沟壑,从那沟壑当中有着熔岩冒出,红光闪耀,火焰到处喷射而出!

    非但如此,在方圆数百丈范围内的草,灌木,大树,枯枝败叶等等一切能燃烧的东西。都是在瞬间熊熊燃烧了起来,喧嚣翻腾,轰然飞扑,然后以那火流星撞击的区域为核心,周围迅速的出现了一道呼啸翻腾的高高火墙,将这方圆数百丈内死死的圈定!!

    这时候,林封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滚烫的空气,拍打着身上的火苗,可是哪怕是有龙气护体,此时沾染到了身上的火苗也仿佛是跗骨之蛆那样。粘附在了身体上就极难熄灭,吱吱的要一直灼烧入骨髓当中去似的,这就是三昧真火的强大威力,就连龙气也是没有办法将之湮灭,只能抵消掉大部分的威力。

    先前火王化成了火焰流星对准林封谨冲撞下来的时候,林封谨当时是真的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死亡感觉,那种直逼而来的窒息,灼热感觉,甚至仿佛是要深深的烙印在灵魂当中一样。好在林封谨此时的神识被淬炼了以后,已经是前所未有的专注和坚决,能时时刻刻的保持自己的平常心,非但如此。他能放缓时间的妖命之力更是能让林封谨能更精准,更充分的把握到那个最佳的时间点,然后利用自己的缩地成寸神通闪了开去!

    尽管火王对林封谨施展了灵魂锁定,但毕竟这种追踪的效果也是有一定局限的。不可能做到真正如影随形的百分百追踪,毕竟火王化成的火流星只论体积,都要比林封谨庞大十倍。这种的体积差距就决定了有一个临界点,那就是就算是有灵魂锁定,那么一旦达到了这个临界点以后,火王也是没有办法再临时变向来追击林封谨了。

    所以在火流星从上而下俯冲轰炸下来的时候,林封谨就抓住了这个临界点,当那炙热的风灼焦了他的头发丝的时候,当火流星炽烈的火焰几乎要舔舐上他的面颊的时候,林封谨就在这刻不容缓的一瞬间,打出来了自己的最后一张底牌,激发了自己缩地成寸的神通,闪出了二十丈外。

    这时候,火王已经过分的靠近了地面,他也万万没有料到,这必然会命中的一击居然会落空,因此而失手!!火王本来就已经是对林封谨格外的愤怒痛恨,此时这种“被耍了”的感觉涌上心头以后,他更是变得格外的疯狂,大声咆哮着就启动了自己的终极形态。

    那就是烈焰地狱!

    这就是此时呈现在了林封谨面前的一幕,方圆百丈之内,周围被恐怖的火焰障壁给圈住,煊赫翻腾,彻底锁死,林封谨如果有着“缩地成寸”神通的时候,那么还能想办法尝试一下穿越过去,但在正常情况下哪怕是利用孑孓身法想强冲的话,唯一的下场就是被烧成火炬!

    在这烈焰地狱内,能燃烧的东西都全部烧起来了,大地上甚至出现了好几条恐怖深深裂缝,不时像火山那样喷射出来赤红色的岩浆和火山弹,而火王本体此时则是变成了若阿拉丁神灯那样的半身烈焰巨人,它腰部的下方便是与地下的烈火熔岩连接在了一起,要不停的维持烈焰地狱的存在和高温,因此不能移动。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这样火王的威胁力就会下降,因为这是他最恐怖的战斗形态!他发出来的每一击,都是带着三昧真火之力的恐怖威力,甚至只要火王觉得有必要,甚至能施展出带有火魂精魄的五味真火,虽然这样也会伤害到他的本元,但那威力却是号称可以焚尽天下万物!

    “死吧!!我现在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看到你那令人作呕的骨灰飞扬在空中!”火王暴躁疯狂的怒吼着,燃烧着烈焰的右手狠狠的砸向了地面,然后抓起了一颗碗口大小的石头,这石头只是在火王的燃烧着的手中停留了两三个呼吸,便是化成了一团炽热火红的岩浆,紧接着这一发岩浆弹就被火王对准了林封谨狠狠的抛掷了过来。

    此时林封谨所处的位置,已经是烈焰地狱当中最好的一个位置了,因为至少附近两三米内都没有什么燃烧着的东西,然而天下间凡事都是有利有弊,林封谨所处的地方,却是一个相对空旷的高地,因此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掩蔽物。

    此时林封谨其实是可以闪避过火王投掷来的这一发岩浆弹的,但是他却是根本就不能闪,因为火王在抛掷出来了这一发岩浆弹以后,左手已经是从地面上抓起来了一团泥土,再次将之熔炼成了岩浆,蓄势待发。林封谨若是对这第一发岩浆弹扑出进行闪避的话,那么在他扑出的瞬间,火王的第二发就一定会直射了过来!

    同时,这里可是烈焰地狱,算得上是火王的主场,火王的领域,在这范围内,能点燃的东西被全部点燃,也就代表着林封谨在闪躲的时候还要注意周围的环境对自己造成的伤害,而在火王造成的巨大压力面前。林封谨根本就没可能分心到这种程度。

    所以,面对这一发轰鸣袭来的岩浆弹,林封谨要想保全自身的唯一办法那就是迎接,正面硬碰硬!!

    “可恶”林封谨也是仰天大叫了起来,他手指上面的神器力牧戒闪耀出来了星星点点的光芒:“竟然被逼到了这样的程度!”

    然后,当火王抛掷而来的那岩浆弹飞射到了林封谨面前的时候,林封谨大叫了一声,双手当中,已经多出来了一团厚重无比的灿烂暗金色光芒。然后就做出来了棒球当中全垒打的动作,用力一抽,便是将这岩浆弹打得火光四溅,以更高的速度飞弹了出去。撞在了旁边的岩石上,轰然爆开,形成了大片火海!

    “这个是”火王陡然都感觉到了一股庞大无比的压力从林封谨身上直逼了过来:“神器?你身上居然有如此强大的神器?”

    此时林封谨手上握持的那一团灿烂暗金色光芒,正是林封谨最大的一张底牌!

    世界的尽头!

    然而。在这一战当中,林封谨可以说是想尽办法,用尽了浑身上下的招数。一直到逼于无奈才动用这张底牌,

    为什么?

    便是因为世界的尽头此时还在处于进阶的过程当中啊,它本来是一把准神器,直到前不久林封谨遇到了空桑巨木,入手了九鼎之一的冀州鼎之后,才算是被弥补上了最后的一块短板,吞噬了冀州鼎开始进阶。

    众所周知的是,林封谨虽然不知道神器的进阶过程究竟是怎样的,但是人若是进阶的时候,便是最为脆弱的时候,绝对不容轻忽,稍微不注意便是身死道消,并且越是朝着高阶进军,就越是丝毫都受不了半点打扰。

    所以,此时林封谨拿出来世界的尽头作战,那实际上确确实实的被逼于无奈了,因为再不动用这东西的话,那么就得林封谨自己拿肉身来抗火王抛掷过来的三昧真火岩浆弹,那简直就只能用飞蛾扑火来形容,林封谨绝对不认为自己可以牛逼到这种程度。

    神器再强,自己死了的话,一切也就是泡影了,人若是活着,那么还有大把的机会——这个道理林封谨还是十分明白的,所以说就算是他再怎么舍不得,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也是非常果断的将正在进阶的世界尽头拿了出来。

    此时的世界的尽头已经是变得格外的沉重,因此林封谨只能借助力牧戒增幅出来的强大力量,才能将之使用自如。林封谨一击将火王的岩浆弹击飞之后,立即将世界的尽头收回来仔细的查看,发觉表面的那一层暗金色的光芒丝毫都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这才是放心的点了点头。

    林封谨竟然奇兵突出,直接翻出来了两张神器的变态底牌出来,就连火王也是十分震撼的,这也使得他产生了由衷的愤怒,因此更加疯狂。

    “啊啊啊啊!去死吧!”

    伴随着火王的大声咆哮,他的两条火焰长臂高高的举了起来,然后深深的插入到了地下,稀里哗啦的捧起来了一大堆石块泥土,然后就见到这些石块泥土迅速的变得通红,形成了岩浆。

    紧接着,火王就对准了林封谨连环投掷出来了至少七八枚熔火岩浆弹,因为每一颗岩浆弹上面都被火王附带上了自身的神念,因此飞射出来的轨迹也是通红色的,在空中扶摇飞射而出,旋转出螺旋的轨迹,令人有着目不暇接的感觉!

    然而这样的攻击对林封谨并没有什么用处,他的放缓时间流速的妖命之力便是这种投射性攻击的克星,此时他手中紧握住了“世界的尽头”,不停的挥舞了起来,顿时就见到每一颗岩浆弹都被林封谨干净利落而准确的砸飞了出去,那种密不透风的防御方式,甚至令人的心中都生出来了一种奇特的感觉。仿佛他的身边有着一层透明的障壁似的,能将一切的攻击都反射回去。

    撑过了这一轮袭击之后,林封谨再一次不放心的看了看自己手中正在进阶的“世界的尽头”,发觉上面光芒依旧璀璨,顿时便松了口气。

    同时,林封谨发觉面前的这火王的性格也确实是暴躁易怒,十分狂暴,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巨大弱点——并且看起来这火王也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自己现在跪下来求饶,他难道就会放过自己吗?因此。林封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冷笑一声,用单手提着世界的尽头,伸出了空出来的右手,竖起来了手指对准了火王摇了摇,这其中的挑衅意味可以说是十分明显的。

    见到了林封谨的挑衅动作,火王身上的烈焰顿时陡的腾起来了五六丈高,接着才徐徐的重新平复了起来,他的胸腔里面发出来了愤怒到颤抖的声音:

    “好。好,你很好!你是第一个让我破例生出,要去亲手杀死你全家所有人的家伙!”

    火王一面说,身上的火焰居然小了起来。但是火焰的颜色却是已经从赤红色朝着青色蓝色转变,要知道,赤红色的火焰温度,顶天也就只有三千度而已。但是青色蓝色的火焰温度,则是至少超过了五千度的超强高温!

    林封谨心中一惊,口中却是满不在乎的道:

    “大话人人会说。那也得等你先活着从我手下逃走吧?”

    火王此时已经出离愤怒,因此不说话了,决意要用行动来证明一切,他忽然屈指一弹,顿时就见到组成了他食指的那团青色火焰对准了林封谨飞射了过来,形状若拳,若雹,林封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再次被锁定,同时林封谨也是留意到,这一次火王射出来的焰弹并不是随手捏了一团泥土制造出来的熔岩弹,而是它身体的一部分!!!

    这个区别相当的不明显,却更是相当的重要,因为这就代表着这一发焰弹当中,已经是在蕴藏消耗着火王的本源力量,换而言之,施展这样的本源力量甚至都会影响到火元素之躯的稳定,相当于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了。

    这就是火王的最终奥义:火元雹!

    倘若林封谨没有留意到这些东西,对这一击轻忽了的话,那么势必要付出十分惨重的代价!!

    面对这呼啸而来的一击,林封谨所能做的事情其实很有限,他只能举起来了自己手中的“世界的尽头”,然后握紧它,看准了飞来的那一小团青色的火焰,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击出。

    就在“世界的尽头”和那团青色的焰弹碰触到的一瞬间,林封谨本来双手上是准备好迎接巨大冲力的,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首当其冲的竟然是他的精神,刹那之间,林封谨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团无形板砖狠狠的砸到了脸门上,“蓬”的一声眼前一黑,金星直冒,整个识海当中都掀翻起来了巨大的波澜。

    非但如此,林封谨更是发觉自己的识海当中居然都被入侵留下来了一丝火种,看起来虽然弱小,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若是一个小心不觉察的话,恐怕就要着了对方的道啊,绕是如此,若不是林封谨的识海已经达到了自成天地的这一步,能在识海当中行云布雨,否则的话,要扑灭这一丝火种也是格外的艰难。

    隔了一会儿林封谨才甩甩头,艰难的喘息了几声,渐渐的回复了神志来,这才明白这火王的最终奥义:火元雹竟是包含了变态无比的双重攻击,第一层攻击是用恐怖的高温给人伤害,第二层攻击却是在瞬间与敌人建立起来精神上的连接,然后与火王的神识正面硬撼!!

    这就是传说当中的五味真火!

    三昧真火已经是在温度上面达到了极致,而五味真火,则是跨越了只能从肉身上烧毁敌人的这个限制,更是在精神层次上呈现出烈焰滔天之势!

    “我操”林封谨还没来得及喘过一口气,便见到数十丈外的火王再次屈起来了手指,对准了自己疾弹而出了一发火元雹,林封谨心中在疯狂骂娘,然而又能怎样,只能咬着牙硬抗。

    “幸好爷爷用魔舍利淬炼过自己的神识,此时更是斩了三尸,让识海当中晋升到了自成天地的那一步,否则的话,还真是被你这王八蛋坑到了!”(未完待续……)

第1231章百圣堂    “洞庭湖呀。”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再看了一眼洪玉娇,摇了摇头,说道:“这块宝地,已经没有了先贤的风范了,争权夺势,已经失去了它的风采。洞庭湖,已经不再是那个可以海纳百川的洞庭湖了。”

    洪玉娇听到这样的话,不由不之一怔,她对于李七夜的感慨,一点都听不明白。

    看着眼前的湖水,看着湖中那隐隐欲现的小岛,李七夜不由有些失神,他回过神来,看了洪玉娇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只是在这里小憩片刻,一会儿就离去,不用多操心我。”

    洪玉娇看了李七夜一会儿,最后抱拳说道:“既然道友片刻离去,那在下也不打扰。若是道友在这里停留超过一天,希望道友能配合一二,向洞庭湖备案领取号牌,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来找我。”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索性躺在细沙之上,看蓝天白云,不再理会洪玉娇他们。

    洪玉娇不由多看了一眼眼前这位平凡而又奇怪的男子,最后她什么话都没有说,让人开船离开了。

    看着蓝天白云,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洞庭湖,的确是一个好地方,当年几位先贤在此建立了它,为的是让这个传承渊源流传,为的是能让天灵界的人族拥有一个强大的后盾。

    这几位先贤可以说得说是胸襟广博,有着海纳百川的气势,正是因为如此,洞庭湖曾经有一度是强大到了超越锦秀谷。

    只可惜,熙来利往,并不是说任何人都有这样的胸襟,就算是先贤的后人也不一定能有前人一样的广博胸襟,走到最后,当权势冲天之时,总是偏免不了权力之争。

    “洞庭湖,曾经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地方呀。”李七夜不由有些失望。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只可惜,后人太不争气了。”

    李七夜躺在细沙上,看着蓝天白云。整个人陷入难得的安宁之中,此时,他不愿去想其他的东西。

    时光悠悠,它就像天空上的白云轻轻地飘过,是那样的无声无息。是那样的让人无人注意。

    李七夜躺在细沙之上,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突然之间,他心里面一动,一下子有所感应,瞬间张开了双目。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跃身而起,瞬间冲上了天空,一下子冲出了洞庭湖。

    在巨龙山脉外,并不只有洞庭湖这样的一个环形岛屿。事实上,在洞庭湖之外,还有不少的小岛,只不过,这些小岛很小,而且,有绝大多数的小岛都已经是有主之地。

    这样的一座座小岛散落在洞庭湖之外,就像是是撒落在洞庭湖之外的一颗颗珍珠。

    在这一座座的小岛之中,有一座小岛颇大,在这座小岛上建有不少楼宇古阁。只不过,这些楼宇古阁不少已经倒塌,这些楼宇古阁甚至是野草丛丛。

    整个小岛一片的荒凉,只有在这一座小岛的最高处才有几座古阁保持完整的。这几座古阁又是围着一座古殿而建。

    这座古殿十分的古老,整座古殿看起来是浑然一体,青灰色的墙璧看起来就像是整块石头雕凿而成的一样。

    在这古殿之上挂着一块老匾,这块老匾看起来似铜非铜、似铁非铁、似木非木,不知道是何物制成。

    这块老匾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似乎时光已经打磨掉了这块老匾的痕迹。尽管是如此,从这块老匾上依稀可见三个字“百圣堂”。

    这“百圣堂”三个字,乃是用古老无比的老篆体所书,不是见识广博的人只怕还认不出这三个字。

    因为这三个字被岁月打磨得太厉害了,都快模糊不清了。在这模糊的三个字的四周隐隐可见有星辰萦绕,似乎这三个字的周围有一个广袤无比的宇宙一样。

    如果眼力更好的人再仔细观摩一番,会发现更多的东西。在这模糊的三个字周围的确是有着星辰日月,这里好像是有一个宇宙。

    在这样的一个宇宙之中,似乎有着千军万马,那是一支无敌的铁骑被铭刻在了这样的一个宇宙之中。

    但是,这一些都刻得太小了,如果眼力不好,不仔细去看,根本就看不清楚。

    最后,一切都定格在了“百圣堂”这三个字的上面,“百圣堂”这三个字的上面隐隐可见有一个影子,仔细看起来,那是一只乌鸦,一只被雕刻在“百圣堂”这三个字上面的了乌鸦。

    这只乌鸦虽然是落足于“百圣堂”这三个字上,但是,它张开了双翅,它的双翅是遮蔽住了百圣堂这三个字,似乎,这一只乌鸦是张开双翅守护着“百圣堂”这三个字一样。

    “砰、砰、砰……”此时一阵阵狂砸之声响起,一个青年持着一只巨锤凶猛地砸着这座古殿那紧闭的大门,砸得这大门砰砰响。

    但是,不管这个青年如何的猛砸,都无法砸开这扇大门,那怕这扇大门看起来像是用木制的。

    “住手”一个大喝声响起,一个看起来年近五十的老者大叫,欲冲过来。

    这个老者穿着一双灰衣,面目清奇,不过,身体看起来有些瘦弱,从他矫健的身手来看,也能看得出他是个修士,不过,他血气虚弱,让人一看便知道是修行浅薄的修士。

    这个老者大喝欲冲过去阻拦这位锤砸木门的青年,但是,他还没有冲上去,就被三五个壮汉给压住了,动弹不得,根本就无法阻止这个青年。

    “砰”的一声,这个青年狠狠地砸了木门一把,但是,依然是无法把木门砸开。

    这个青年有着一双如鹰鹫一般的双眼,他背部有着如同铁甲的鱼鳞,不止这个青年背上有着如铁甲一般的鱼鳞,其他压制着老者的三五个壮汉背部上也有着同样的铁甲鱼鳞。

    这是天灵界一大族铁鳞宗所具有的特征,铁鳞宗是海妖中的一个鱼族,他们种族勉强算得上大族,铁鳞宗的老巢在离巨龙山脉千里之外的底海,他们是在海沟中安家。

    眼前这个青年乃是铁鳞宗的少宗主雷羽,他想在铁鳞宗之外建立一个自己的据点,他相中了百圣宗这座小岛。

    可惜,百圣堂的唯一传人,也就是眼前这位老者,他却偏不肯卖这座小岛,所以引发了如此的冲突。

    “老头,不是说你们百圣堂受九天十地的圣贤庇护吗?你们九天十地的圣贤在哪里呢?”雷羽看着被控制住的老者,大笑地说道。

    眼前这位老者是百圣堂的唯一传人,只可惜,他道行太浅了,根本就无法与眼前的三五个壮汉为敌。

    老者欲挣扎,却被三五个壮汉狠狠地按住,他也倔强,用力地抬起头,说道:“就算是我死,我百圣堂也不卖!”

    “不卖就砸了它!”雷羽发狠,对眼前这座古殿一阵狠砸,一阵“砰、砰、砰”的声音响起,但是,不管他怎么狠砸,都无法砸开这座古殿。

    雷羽使尽了吃奶的力气,都砸不开这座古殿丝毫,他又惊又怒,他不由把怒气发泄在老者的身上,上前一脚狠狠地踩在了老者的身上。

    “老头,大少爷我有的是时间,今天本大少爷就跟你耗定了,我铁鳞宗会慢慢地把这破殿砸碎。放心,本大少爷不会立即杀了你,等本大少爷把你们这里推平了,再杀你也不迟,本大少爷要看着你绝望的模样!”说着,雷羽又是一脚狠狠地踹在老者的身上。

    雷羽一腔的怒火,他本来想先把这里的古殿推平,再强买强卖,但是,眼前这样的一座破殿,他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根本就破坏不了它。这更让雷羽对这座小岛产生了无比的贪念,他相信这座小岛绝对有宝物,甚至有可能宝物就在这座古殿之中。

    趁还没有人发现,雷羽更加坚定占有这座小岛的决心。

    老者也是一个硬骨头,他被雷羽一脚踹得吐血,他依然高高地抬着头颅,依然不哼一声。

    “老头,骨头倒蛮硬的嘛。”雷羽冷笑一声,又是一脚跺在了老者的身上,能听到“喀嚓”的骨碎声,老者哼了一声,明明是很痛,但是,他却不惨叫丝毫。

    “嘿,张老头,你骨头再硬又怎么样,本大少爷要杀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雷羽不由冷笑地说道:“你们百圣堂不是号称有九天十地的圣贤庇护吗?现在你们所谓的九天十地圣贤呢?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老者一声不吭,依然用力地抬起自己的头颅,而雷羽看到老者这倔强的模样,心里面就更加是怒火冲天了。

    雷羽是一脚狠狠地踩在了老者的脸上,冷笑地说道:“嘿,嘿,嘿,庇护你们百圣堂的九地十地的圣贤呢?让他们都出来吧,让本大少爷看一看所谓的圣贤长得是什么模样。”

    “是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冷冷的声音说道:“你真的想要看一看九天十地的圣贤吗?”

    此时,李七夜落于百圣堂之前,神态冰冷,冷冷地看着雷羽他们。(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