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坚挺,刘壮实,第五十一章 强横

已有 88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不过,林封谨之前的闪避也是起到了非常关键的效果,因为在火王的预判当中,他的这一抓本来的目的,是要直接撕破林封谨的咽喉,当林封谨做出了第一次闪避的时候,火王的预期目标便是变成了捏碎林封谨的肩胛骨,而当林封谨进行了第二次的规避以后,火王的预期目标就变成了这一抓不落空而已

    双方只是互换了一招,便同时发现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前的评估之上,只是对林封谨来说,不幸的还是自己是处于下风的那一方,并且更加要命的是,自己还不能逃!因为逃走了以后,被对方直接拉入到了空间当中囚禁起来的野猪怎么办?野猪在任何时候都陪伴在了林封谨的身边不离不弃,难道林封谨就能让他留在这里等死吗?

    “不错,真不错。”火王一击得手,甩了甩手上的鲜血,漠然的道:“没想到你这么一个外乡人,居然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准,不过,要想从我的手中活下来,这样的实力可是远远不够哦。”

    林封谨知道火王说的是实情,火王必然是以火焰方面的神通成名,可是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动用这方面的实力,直接便用体术就让林封谨一照面就受伤,还不是突袭之类的,而是在双方面对面的情况下,这可以说十分的惊人了。

    林封谨这时候忽然抬起了头,张口就是一吼!

    肺神炮!!

    并且还是束音成针,直刺耳膜的最高级别肺神炮!

    这一吼之后,林封谨立即就弯腰冲出,刚刚冲到了火王的面前,就被他狠狠一脚踹飞了出去,啪的一声撞断了一根树木后冲势才停歇了下来。林封谨哇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喷出来的这口鲜血更是十分滚烫,落在了地面上吱吱作响。冒出来了一阵阵的白色烟雾。

    很显然,肺神炮竟然也是对火王无效!

    火王冷笑道:

    “刚刚你似乎在探测我的心跳呢。这时候又来攻击我的耳朵,你这蠢货,就死心吧,这样的雕虫小技,对我是半点作用都没有的!”

    林封谨脸色已经是变得铁青,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了居然对自己的能力彻底免疫的敌人,更要命的是,这敌人的实力对自己居然还处于这样的压倒性的地步!这时候火王根本也是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面对着林封谨又是一爪抠了过来,林封谨这一次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的盯住了火王的这一爪,下一秒,火王的这一爪便狠狠的抠在了他的咽喉上!

    只是这时候,火王脸色一变,他忽然觉得对手本来脆弱的咽喉,居然变得无比的柔韧顽强,似乎就像是牛皮糖那样,能够将自己爆发的力量全部都吸收了进去似的。就在火王错愕的这一瞬间,林封谨已经是一指点出!

    这一指点出之后,林封谨的指尖赫然都出现了一层诡异的银色。同时还闪闪发光,他的身后则是浮现出来一头诡异的怪物幻象,浑身上下肤色鳞片不停的变幻,正是双眼若红宝石一般闪耀着的魔柳丝,锋锐若针的舌头幻象疾刺而出,一下子就没入到了火王的胸膛当中!

    林封谨先是施展出来了自己的魔狩之术的护体强横能力:再生天地,硬吃了火王的这一抓,接下来则是以伤换上,用魔柳丝之舌来刺入到了对方的身体当中!

    非但如此。林封谨更是变态无比的在魔柳丝之舌发动的时候,附带上了寸光阴之力。可以说是极大的增幅了魔柳丝之舌的能力,解决了魔柳丝之舌的持续衰竭问题。使其威力最大限度的发挥了出来,这可以说已经是林封谨最有把握的一招,若是这一招都还不管用的话,林封谨也就只能掀出自己的最后一张底牌了。

    两条人影,一分即合!

    林封谨踉跄倒退了十几步,最后捂住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而火王则是矗立在了原地,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着,慢慢的低头下来看着胸前,然后对准了林封谨手指刺中的地方就吹出来了一口气。

    这口气吹出之后,覆盖在了火王胸口上的衣服忽然烧了起来,最后露出来了一个碗口大的面积,顿时可以见到林封谨的那一指刺中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青紫色的伤口,最诡异的是,以那伤口为核心,浮凸出来了七八条青黑色的血管,若蚯蚓一般的朝着周围放射着,从那伤口当中,已经开始有大量的脓血流淌了出来。

    本来魔柳丝之舌的威力并不会生效得如此的迅速,但是在林封谨将自己的寸光阴之力加持上去以后,其威力顿时就被扩散提升到了极其惊人的程度,直观一点来说,魔柳丝之舌本来是拜火教的银页神功,然而在加持上了林封谨的寸光阴之力以后,其威力已经绝对不比拜火教的金页神功差了,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时在林封谨的眼中,甚至能见到一只巨大的魔柳丝幻象趴伏在了火王的身上,将舌头刺入到了他的伤口当中,迅速贪婪的吮吸其血肉精华!!面对着这种情况,林封谨也是嘘出了一口长气,若是这个变态这样都还能若无其事,那么这一战就真的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再打下去的话,也只是浪费时间。

    不过在这时候,火王忽然伸出了食指,食指上轰的一声就燃烧出来了赤白色的火焰,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便是用这根食指对准了自己胸口的那一处伤口用力的刺了下去,顿时,这伤口处响起来了一连串“吱吱吱吱”的皮肉烧灼的声音,还有青烟缭绕而起,空气里面也充满了一股难闻的焦臭味道。

    然后火王将手指抽了出来,顿时就发现伤口处充满了大片的焦痕,不过看起来伤口的恶化程度也是被止住了,在林封谨的眼中,火王身上缠绕着的魔柳丝幻象则是昂起头来,痛苦的做出了号叫状。其长舌已经是彻底的断掉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点点的光芒聚集在了魔柳丝幻象的断舌处,林封谨的寸光阴之力强势无比的发生了作用!魔柳丝的幻象再次抬起头来。一下子对准了伤口再次吐出了长舌,深深刺入了进去!

    火王本来是看着林封谨。讥刺的想要说话,猛然之间身体就再次踉跄了一下,正是魔柳丝之舌再次发作的典型标志,更重要的是,先前火王是采取了自残自伤的方式来驱除魔柳丝之舌的毒素,所以说此时再次爆发以后,对他造成的伤害无疑就更加剧烈了。

    林封谨缓缓的站了起来,嘴角终于浮出了一丝冷笑: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遗言?小子。你的这一招威力确实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火王忽然哈哈哈的张开手,仰天狂笑了起来,完全不顾胸口的伤势正在迅速的恶化。

    “昆仑山的威严已经太久没有呈现在众人的眼前了,像你这样的蝼蚁居然也敢这样和我说话?”

    说完了这句话,火王忽然仰面朝天,发出了一声长啸!!

    这一声长啸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块巨石丢进了平静的湖面当中,紧接着就荡漾起来了圈圈的涟漪波浪,然后便是见到。在林封谨之前的后方,火光染红了天际,一团人型的烈火迅速的从远处奔驰而来。正是林封谨以为的“分身”,显然,林封谨之前释放出来的两头魔傀儡已经被这“分身”给解决掉了,此时正在赶来与火王汇合。

    几乎是眨眼功夫,就见到了那一团人型的烈火一下子就从火王身躯的耳,鼻,口中钻了进去,紧接着,火王的两只眼睛一下子就变得若烧红了的钢铁似的。看向了林封谨,大声狂笑道:

    “小子。你以为你的垂死挣扎就能赢吗?你只是在和我的一个分身战斗了半天而已,现在。就好好的享受一下真正的恐怖吧!”

    “什么!!”林封谨陡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次他真的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

    原来,面前这一具与自己缠斗了这么久的肉身,这才是火王的分身!!

    而那一团人型烈火,才是火王的本体。

    此时在林封谨的眼中,缠绕在了火王肉身之上,代表着自己魔柳丝之舌威力的魔柳丝幻象,忽然燃烧了起来,仰天哀号,迅速地的褪色而去,紧接着彻底的消失,然后,火王的肌肤迅速的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灰白色,然后,他的眼中,口中,鼻孔里面都开始朝着外面喷射出来了炽热的火焰,看起来就仿佛是一具人型的烘炉似的,甚至根本就压制不住体内烈火喧嚣的翻腾。

    林封谨在这一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心神傀和肺神炮都为什么对火王毫无用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心脏,对外界声音的感知也不是通过耳朵的!因为他此时,已经是属于火元素之躯的存在!!

    之前就提到过,野猪的老婆玛纹乃是水元之躯,这就可以理解成,她乃是一个天然就对水系的神通十分敏感的人,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天赋,类似于有人天生心算能力就强,有的人天生就善于奔跑跳跃,玛纹的水元之躯,其实也就是比较特殊的天赋而已。

    若是玛纹能持之以恒的修炼水系神通,淬炼自己的水元之躯,再加上足够的运气,那么几十年之后,她的这天赋就会进阶,叫做水灵之躯,而水灵之躯继续进阶的话,就是水元素之躯!

    火王此时的火元素之躯,也就是这么来的。

    进阶到了这一步之后,基本上就不能算是人了,其生命形态和人相比起来的话,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如说进食就是点一堆篝火,直接吞火,比如说修炼就是不停提高自己身体的温度,当然,也不会存在要害,同时,免疫毒素,免疫流血,免疫蛊术等等一系列令人头大无比的效果!

    看着面前已经是冉冉升上了半空的火王,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脚下一错便是施展出来了“孑孓身法‘,转身就逃!此时他已经是想得很明白了,显然这一战再打下去的话,几乎是不可能有什么胜算的。那还在这里等什么?自然是要抓住了火王的最大弱点,那就是行动速度方面的劣势,迅速逃命。

    不过。林封谨也决定了一件事,那便是最初的时候还不能全力施展。一定要与火王且战且退将他吊着,这样的话,野猪等一会儿从火神之囚当中成功脱离出来的时候,火王也是被林封谨调开了,他也是安全的。

    林封谨的孑孓身法施展了出来以后,确实是在瞬间就将火王抛离在了身后,并且他看得也是半点儿都没有错,火王这样强大的一个家伙。也是有着十分鲜明的弱点,那就是速度。而林封谨的孑孓身法,则是以迅捷,诡秘,著称的,无论是用来进攻或者说是跑路,都是上上之选。

    同时更不要忘记,林封谨还特地留下来了自己的“和羞走”的缩地成寸的特殊能力,这也是他的一张底牌,用来防止任何突发状况的事情出现。对于林封谨这样的一个谨慎的人来说:“未虑胜。先虑败”这可以说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因此,林封谨这一逃,火王也是立即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愤怒。煮熟的鸭子想飞?那怎么可以,有问过我的意见吗?此时火王已经完全是将林封谨看成了是眼中钉肉中刺,必欲杀之而后快的对象,他从胸腔里面发出来了一连串的轰鸣与咆哮声,大步就对准了林封谨追赶了上去。

    林封谨见到了火王追来,心中一松,此时对于他来说,最为顾忌的不是火王来追击自己,而是这个变态无比的家伙不来追击自己。反而留在了原地等野猪从火神之囚当中出来,那样的话。就相当于是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弱点,只能杀回去了。

    不过当林封谨再次用“孑孓身法”飞扑了出去的时候。火王的鼻孔当中,赫然是喷射出来了两条一尺多长的愤怒火焰,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弱点就在速度上,那么既然如此,火王又怎么可能不对自己的弱点进行弥补和修复呢?

    此时的火王,彻底的燃烧了起来,形成了一个高达三米多高的火人,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可以见到这火人的头部,四肢,外加躯干的核心处,都有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石!这才是火元素之体的真正面目,实中带虚,虚中有实,整个身躯都是以这六颗火元之石为核心而存在。

    紧接着,火王长啸了一声,那声音却完全不似人类,而仿佛是火山喷发似的,然后便双脚一蹬,扶摇直上,冲到了数百丈的高空以后便做出来了一个双手环抱蜷缩起来的双脚的动作,顿时就化成了一颗巨大的火流星,而火流星的核心,则是那六颗在一起不停盘旋环绕的火元之石。

    就在这时候,林封谨便是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心悸,忍不住回头看去,这一看之下,顿时都生出来了一股震怖的感觉!因为就在林封谨看到了百丈高空处形成的那颗巨大的火流星的瞬间,他的精神当中也是生出来了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赤身*的时候忽然被人紧紧注视着似的,这是被精神锁定了以后的标志。

    然后林封谨的瞳孔当中就映照出来了这样的恐怖场景,那一颗庞大的火流星,已经是对准了林封谨激射出来了七八个旋转飞射的火球,这些火球飞行的轨迹各不相同,看起来甚至飞行路径都有一种错综复杂的感觉,但是毫无疑问,最后的指向只有一个,那便是林封谨,完全封死了他的退路。

    “你要战”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封谨也是被逼得无路可退的时候,同样也是爆发出来了巨大的怒火,还有能量,仰天怒吼道:“那便战吧!”

    随着林封谨的一声怒吼,他头顶上面的妖命气运柱也是一下子就升腾而起,这是他全力出手的标志,同时,那一头已经十分清晰的独眼巨蛇已经是狰狞非常,疯狂咆哮,直有吞天的恐怖气概。

    紧接着林封谨便是腾身而起,他的手脚上都有着淡淡的赤红色光芒闪耀着,正是将龙气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体上!紧接着,就见到林封谨高高跃起后,伸手一探,已经是握住了一只直击向自己面门的火球,用力一捏,便是若气球那样的“蓬”的一声爆开,化成了袅袅青烟。

    紧接着,射向林封谨的其余火球也是被林封谨拳打脚踢,纷纷轰爆,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分毫,只有一些火星飞溅在了他的衣服上,烧出来了一些黑色的小洞而已。火王虽然可以说是对火系神通方面可以说是炉火纯青,随手打出来的火球至少也是比甲子火系炼气士强大好几倍,但是终究还是要被龙气克制。(未完待续)

第1230章 洞庭湖    readx;

    如果说巨龙山脉像一条巨龙盘踞在大海的话,那么,洞庭湖就是一颗明珠,或者说是一颗巨龙嘴前的一颗龙珠。

    洞庭湖,作为大海中的一个湖泊,这可谓是奇迹,而且,洞庭湖的水质与整个龙妖海的水质无全不同。

    洞庭湖,乃是四面环山,一座座起伏的山峰相互拥抱,这样的一座座山峰拥抱成了一圈,在这圈内就成了洞庭湖。

    在洞庭湖内,乃是碧波千里,在湖中小岛如同是一颗颗小小的珍珠点缀着碧波荡漾的湖泊。

    洞庭湖,这是一个地名,也是一个传承的名字。如果说,锦秀谷是人族在天灵界最大的传承,也是人族最大的聚集地,而孔雀地是人族的最大散居之地的话。

    那么,洞庭湖也算是称得上是人族在天灵界第二大的传承,而且,也是人族在天灵界第三大的聚集之地。

    传说,洞庭湖在很久以前,乃是由人族的好几位强大先贤所建立的传承,一直绵延至今,到现在,洞庭湖依然是人丁兴旺,依然是有着很强大的影响力。

    当然,与锦秀谷相比起来,洞庭湖的确是不如,但是,洞庭湖依然是人族所选的理想之地。

    当然,与孔雀地相比起来又有所不同,人族聚集在孔雀地,乃是无拘无束,而在洞庭湖则不一样,如果不是洞庭湖的弟子,人族修士或凡人想在洞庭湖久留的话,那必须接受洞庭湖的管束。

    在天灵界,陆地显得弥足珍贵,像洞庭湖这样的地方,更是显得难能可贵,洞庭湖,拥有足够广的土地,同时靠近巨龙山脉和彩虹城,更重要的是,洞庭湖一直盛产各种异宝。

    在洞庭湖四周的山峰峻岭之中。盛产着各种珍贵的灵药丹草,洞庭湖中更是盛产着各种宝珍奇珍,甚至有传言说洞庭湖的湖底下有一口活泉,这活泉之中盛产着各种珍贵的宝金、神矿。

    按道理来说。在天灵界,只要是陆地,都能让人垂涎,至于洞庭湖这样的一块宝地,那更是让很多人垂涎三尺了。

    在龙妖海。海族强盛无比,他们的霸主之位可以说是无人能撼动!但是,说来也奇怪,洞庭湖这样的一块宝地,却一直没有人来抢。

    如果说,洞庭湖强大,那也说得过去,毕竟,在天灵界洞庭湖也能算得上是大教,但。与帝统仙门、海神传承相比起来,洞庭湖就显得远远不如了。

    特别像七武阁、海螺号这样的传承,那就是强大得无与伦比了。如果说,一般的大教疆国无法吃下洞庭湖这块肥肉,那还说得过去,但,七武阁、海螺号这样的传承,那绝地是能吃得下洞庭湖。

    可是,说来也奇怪,七武阁、海螺号他们这些的传承却一直没有对洞庭湖动过手。这也的确是颇让人为之觉得玩味。

    关于洞庭湖能屹立到现在,有着各种的说法,有人认为洞庭湖本身足够强大,再加上洞庭湖易守难攻。也有一种说法认为。七武阁、海螺号这样的巨无霸对洞庭湖不屑一顾。

    骷髅马潜入了海中之后,李七夜并不着急去追赶,他已经是留下了印记,他要追上骷髅马随时都有机会。

    来到了这片海域,看着如同海中明珠的洞庭湖,李七夜心里面有着各种滋味。最终,他落入洞庭湖,行走在这个如明珠一样的湖泊之中。

    行走在山峰下的湖湾之中,赤着脚踩在细沙之上,感受着这片大地的律动,有着说不出来的舒服,有着说不出来的感慨。

    洞庭湖有十八坞,风景秀丽,有着各种美景,如霞日映辉、朝阳舞蛇、珠出碧水……等等的美景堪称洞庭湖一绝。

    不过,在洞庭湖,最让李七夜喜欢的美景乃是“千鲤戏水”,他喜欢看这个美景。

    所以,来到了这湖湾之前,李七夜就去准备好了一大钵的鱼饵。走在这湖湾中,赤着脚,踩着细沙,看着碧绿的湖水,整个人是那样的宁静,有着说不出来惬意。

    “沙——”此时,李七夜抓起一大把的鱼饵撒在了湖水之中,接着湖中出现了一条条的鲤鱼。

    这一条条的鲤鱼从湖中游出来,纷纷浮出水面,夺食浮在水面的鱼饵。

    随着李七夜撒出的鱼饵越来越多,浮出湖面的鲤鱼是越来越多,都纷纷抢夺鱼饵,在这个时候,听到一阵阵的“哗啦、哗啦、哗啦”水声。

    一条条鲤鱼浮现,形成了鱼群,都纷纷抢夺着鱼饵,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光芒。随着鲤鱼越聚越多,形形色色都有,有赤红的鲤鱼,有紫色的鲤鱼,有金黄色的鲤鱼……

    这一条条各种颜色的鲤鱼浮现之时,五颜六色的鱼鳞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这样的光芒与水花交织在一起,出现了一条条小彩虹,看起来是美丽极了。

    李七夜把所有的鱼饵都撒入了湖中之后,索性地坐在细沙之上,看着鱼群在抢夺着鱼饵,看着千姿百态的鲤鱼,李七夜不由看得津津有味,好像是忘记了一切,没有往事,没有心事,一切都随之烟消云散。

    终于,当所有的鱼饵都被抢夺完之后,所有的鲤鱼都散去了,哗啦的水声也随之平静下来,湖面波澜不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看着平静的湖面,李七夜不由翘了一下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不由把双腿浸入湖水之中,整个人沉醉在这清凉的湖水之中。

    在这个时候,他就像是跨越时空一样,在那遥远的年代,就像此时这样,浸泡在湖水之中,感受着那难得的清凉,曾有一条鲤鱼游了过来,是那样的好奇,是那样的专注。

    似乎,一切都在冥冥中注定一样,一饮一啄,都已经是定下来了一样,想到这里,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

    人生的回忆太多,但是,快乐并不多,在漫长的岁月过去之后,有一些快乐是那么的弥足珍贵。

    “哗啦——”的一阵水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水声传入耳,打破了这湖湾的宁静。

    “喂,你有牌号吗?”此时一个呼声把李七夜在快乐中惊醒过来,李七夜张眼一看,只见一艘船已经靠近了。

    这是一艘不大不小的艘只,看横样这应该是一艘战船,整艘船有铁甲覆盖,看起来十分的犀利。

    此时,在船头上站着一个中年汉子,这中年汉子一看就让人知道是一位人族修士,他穿着葛色的衣裳,胸前绣有洞庭湖的标记,让人一看便知道他是洞庭湖的弟子。

    “牌号,什么牌号?”对于这位汉子的话,李七夜只是皱了一下眉头,缓缓地说道。

    “任何出入洞庭湖的人都需要向洞庭湖登记,执有洞庭湖的牌号,不然就必须向洞庭湖交待来历。”这个中年汉子沉声地说道。

    “是吗?”对于中年汉子的话李七夜无所谓的模样,懒洋洋地说道:“去吧,牌号之事,就不要来问我了,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你——”这个中年汉子被李七夜的态度所激怒,他都忍不住怒视李七夜,想从船中下来,要强行查询李七夜的来历。

    但是,中年汉子还没有走下来,就被拦住了,拦住这个中年汉子的是一个女子,她拦住中年汉子之后,就说道:“余堂主,由我来吧。”

    这女子声音柔中带着清脆,显得干脆利索。

    这个中年汉子被拦住之后,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冷哼了一声,就退回船中了。

    “不知尊驾如何称呼?”这个女子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在下洪玉娇,乃是洞庭湖的弟子,巡察是我们的责任。”

    眼前这个女子很美丽,虽然不如卓剑诗她们那般的倾国倾城,但,有着不一样的美丽,她穿着一身紧衣,一身湖色的衣裳紧束,把她全身的曲线都勾勒出来,酥胸高耸,浑然饱满,柳腰纤细,修长,看她这样的装扮似乎她是常下水一般。

    女子美丽的脸庞乃是薄施脂粉,这样更显得她的娇美。她的柳眉柔中带刚,一双又圆又大的秀目是十分有神态,特别是秀目中的冷光,这显得她冷毅利索。

    这样的一个女子,尽管不是倾国倾城,她身上带着那种冷毅的韵味,也更显得她美丽,这是一个行事干脆利索的女孩子。

    “姓洪?”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听到她的名字,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撩起眼皮,多看了女孩子一眼。

    “正是,在下洪玉娇,不知道尊驾是如何称呼,是从何来呢?”洪玉娇一抱拳,显得干脆利索,颇有男儿风范,似乎是巾帼不让须眉。

    事实上,洪玉娇自称为洞庭湖的弟子,这已经是谦虚了,他们洪家在洞庭湖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方,一直以来,他们洪家是洞庭湖的中流砥柱。

    此时,李七夜垂下了双目,兴趣缺缺,说道:“我只是过客而己,从哪里来,叫什么,这都不重要。”

    “希望尊驾能理解,为了洞庭湖的安危,洞庭湖对于出入的人员都有所登记,希望尊驾能理解一二。”洪玉娇缓缓地说道。

    祝所有读者中秋节快乐,团团圆圆。(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