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adx;

    如果说巨龙山脉像一条巨龙盘踞在大海的话,那么,洞庭湖就是一颗明珠,或者说是一颗巨龙嘴前的一颗龙珠。

    洞庭湖,作为大海中的一个湖泊,这可谓是奇迹,而且,洞庭湖的水质与整个龙妖海的水质无全不同。

    洞庭湖,乃是四面环山,一座座起伏的山峰相互拥抱,这样的一座座山峰拥抱成了一圈,在这圈内就成了洞庭湖。

    在洞庭湖内,乃是碧波千里,在湖中小岛如同是一颗颗小小的珍珠点缀着碧波荡漾的湖泊。

    洞庭湖,这是一个地名,也是一个传承的名字。如果说,锦秀谷是人族在天灵界最大的传承,也是人族最大的聚集地,而孔雀地是人族的最大散居之地的话。

    那么,洞庭湖也算是称得上是人族在天灵界第二大的传承,而且,也是人族在天灵界第三大的聚集之地。

    传说,洞庭湖在很久以前,乃是由人族的好几位强大先贤所建立的传承,一直绵延至今,到现在,洞庭湖依然是人丁兴旺,依然是有着很强大的影响力。

    当然,与锦秀谷相比起来,洞庭湖的确是不如,但是,洞庭湖依然是人族所选的理想之地。

    当然,与孔雀地相比起来又有所不同,人族聚集在孔雀地,乃是无拘无束,而在洞庭湖则不一样,如果不是洞庭湖的弟子,人族修士或凡人想在洞庭湖久留的话,那必须接受洞庭湖的管束。

    在天灵界,陆地显得弥足珍贵,像洞庭湖这样的地方,更是显得难能可贵,洞庭湖,拥有足够广的土地,同时靠近巨龙山脉和彩虹城,更重要的是,洞庭湖一直盛产各种异宝。

    在洞庭湖四周的山峰峻岭之中。盛产着各种珍贵的灵药丹草,洞庭湖中更是盛产着各种宝珍奇珍,甚至有传言说洞庭湖的湖底下有一口活泉,这活泉之中盛产着各种珍贵的宝金、神矿。

    按道理来说。在天灵界,只要是陆地,都能让人垂涎,至于洞庭湖这样的一块宝地,那更是让很多人垂涎三尺了。

    在龙妖海。海族强盛无比,他们的霸主之位可以说是无人能撼动!但是,说来也奇怪,洞庭湖这样的一块宝地,却一直没有人来抢。

    如果说,洞庭湖强大,那也说得过去,毕竟,在天灵界洞庭湖也能算得上是大教,但。与帝统仙门、海神传承相比起来,洞庭湖就显得远远不如了。

    特别像七武阁、海螺号这样的传承,那就是强大得无与伦比了。如果说,一般的大教疆国无法吃下洞庭湖这块肥肉,那还说得过去,但,七武阁、海螺号这样的传承,那绝地是能吃得下洞庭湖。

    可是,说来也奇怪,七武阁、海螺号他们这些的传承却一直没有对洞庭湖动过手。这也的确是颇让人为之觉得玩味。

    关于洞庭湖能屹立到现在,有着各种的说法,有人认为洞庭湖本身足够强大,再加上洞庭湖易守难攻。也有一种说法认为。七武阁、海螺号这样的巨无霸对洞庭湖不屑一顾。

    骷髅马潜入了海中之后,李七夜并不着急去追赶,他已经是留下了印记,他要追上骷髅马随时都有机会。

    来到了这片海域,看着如同海中明珠的洞庭湖,李七夜心里面有着各种滋味。最终,他落入洞庭湖,行走在这个如明珠一样的湖泊之中。

    行走在山峰下的湖湾之中,赤着脚踩在细沙之上,感受着这片大地的律动,有着说不出来的舒服,有着说不出来的感慨。

    洞庭湖有十八坞,风景秀丽,有着各种美景,如霞日映辉、朝阳舞蛇、珠出碧水……等等的美景堪称洞庭湖一绝。

    不过,在洞庭湖,最让李七夜喜欢的美景乃是“千鲤戏水”,他喜欢看这个美景。

    所以,来到了这湖湾之前,李七夜就去准备好了一大钵的鱼饵。走在这湖湾中,赤着脚,踩着细沙,看着碧绿的湖水,整个人是那样的宁静,有着说不出来惬意。

    “沙——”此时,李七夜抓起一大把的鱼饵撒在了湖水之中,接着湖中出现了一条条的鲤鱼。

    这一条条的鲤鱼从湖中游出来,纷纷浮出水面,夺食浮在水面的鱼饵。

    随着李七夜撒出的鱼饵越来越多,浮出湖面的鲤鱼是越来越多,都纷纷抢夺鱼饵,在这个时候,听到一阵阵的“哗啦、哗啦、哗啦”水声。

    一条条鲤鱼浮现,形成了鱼群,都纷纷抢夺着鱼饵,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光芒。随着鲤鱼越聚越多,形形色色都有,有赤红的鲤鱼,有紫色的鲤鱼,有金黄色的鲤鱼……

    这一条条各种颜色的鲤鱼浮现之时,五颜六色的鱼鳞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这样的光芒与水花交织在一起,出现了一条条小彩虹,看起来是美丽极了。

    李七夜把所有的鱼饵都撒入了湖中之后,索性地坐在细沙之上,看着鱼群在抢夺着鱼饵,看着千姿百态的鲤鱼,李七夜不由看得津津有味,好像是忘记了一切,没有往事,没有心事,一切都随之烟消云散。

    终于,当所有的鱼饵都被抢夺完之后,所有的鲤鱼都散去了,哗啦的水声也随之平静下来,湖面波澜不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看着平静的湖面,李七夜不由翘了一下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不由把双腿浸入湖水之中,整个人沉醉在这清凉的湖水之中。

    在这个时候,他就像是跨越时空一样,在那遥远的年代,就像此时这样,浸泡在湖水之中,感受着那难得的清凉,曾有一条鲤鱼游了过来,是那样的好奇,是那样的专注。

    似乎,一切都在冥冥中注定一样,一饮一啄,都已经是定下来了一样,想到这里,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

    人生的回忆太多,但是,快乐并不多,在漫长的岁月过去之后,有一些快乐是那么的弥足珍贵。

    “哗啦——”的一阵水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水声传入耳,打破了这湖湾的宁静。

    “喂,你有牌号吗?”此时一个呼声把李七夜在快乐中惊醒过来,李七夜张眼一看,只见一艘船已经靠近了。

    这是一艘不大不小的艘只,看横样这应该是一艘战船,整艘船有铁甲覆盖,看起来十分的犀利。

    此时,在船头上站着一个中年汉子,这中年汉子一看就让人知道是一位人族修士,他穿着葛色的衣裳,胸前绣有洞庭湖的标记,让人一看便知道他是洞庭湖的弟子。

    “牌号,什么牌号?”对于这位汉子的话,李七夜只是皱了一下眉头,缓缓地说道。

    “任何出入洞庭湖的人都需要向洞庭湖登记,执有洞庭湖的牌号,不然就必须向洞庭湖交待来历。”这个中年汉子沉声地说道。

    “是吗?”对于中年汉子的话李七夜无所谓的模样,懒洋洋地说道:“去吧,牌号之事,就不要来问我了,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你——”这个中年汉子被李七夜的态度所激怒,他都忍不住怒视李七夜,想从船中下来,要强行查询李七夜的来历。

    但是,中年汉子还没有走下来,就被拦住了,拦住这个中年汉子的是一个女子,她拦住中年汉子之后,就说道:“余堂主,由我来吧。”

    这女子声音柔中带着清脆,显得干脆利索。

    这个中年汉子被拦住之后,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冷哼了一声,就退回船中了。

    “不知尊驾如何称呼?”这个女子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在下洪玉娇,乃是洞庭湖的弟子,巡察是我们的责任。”

    眼前这个女子很美丽,虽然不如卓剑诗她们那般的倾国倾城,但,有着不一样的美丽,她穿着一身紧衣,一身湖色的衣裳紧束,把她全身的曲线都勾勒出来,酥胸高耸,浑然饱满,柳腰纤细,修长,看她这样的装扮似乎她是常下水一般。

    女子美丽的脸庞乃是薄施脂粉,这样更显得她的娇美。她的柳眉柔中带刚,一双又圆又大的秀目是十分有神态,特别是秀目中的冷光,这显得她冷毅利索。

    这样的一个女子,尽管不是倾国倾城,她身上带着那种冷毅的韵味,也更显得她美丽,这是一个行事干脆利索的女孩子。

    “姓洪?”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听到她的名字,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撩起眼皮,多看了女孩子一眼。

    “正是,在下洪玉娇,不知道尊驾是如何称呼,是从何来呢?”洪玉娇一抱拳,显得干脆利索,颇有男儿风范,似乎是巾帼不让须眉。

    事实上,洪玉娇自称为洞庭湖的弟子,这已经是谦虚了,他们洪家在洞庭湖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方,一直以来,他们洪家是洞庭湖的中流砥柱。

    此时,李七夜垂下了双目,兴趣缺缺,说道:“我只是过客而己,从哪里来,叫什么,这都不重要。”

    “希望尊驾能理解,为了洞庭湖的安危,洞庭湖对于出入的人员都有所登记,希望尊驾能理解一二。”洪玉娇缓缓地说道。

    祝所有读者中秋节快乐,团团圆圆。(未完待续。)

    …

第五十章 原来是他!    林封谨此时也是不知道都巫凶脑海里面转过了这么多的念头,他见到了都巫凶得手以后,便是沉声道:

    “走!!”

    他们这一次出击,也堪称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一击即中,立即远扬,那头焰虎都被压制得趴伏在了地上,显然都没有办法追击了。林封谨断后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正好见到了狂怒无比的火王大叫着回援,所过之处,身边的草木都被纷纷点燃,看得出来,这火王此时心中的愤怒可以说是达到了极点。

    但林封谨更是注意到,这家伙看起来在速度上面并没有什么压倒性的优势,而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则是还要在漆黑的密林当中追击一群已经提前逃开了一两里地的敌人,倘若这厮没有什么厉害的追踪之术的话,那么相信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了。

    接下来的足足半个时辰时间,都是在追逃的过程当中度过的,林封谨的猜测很正确,火王确实是没有什么特别擅长厉害的追踪之术,所以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是达到了三里左右,此时林封谨他们一行人已经潜伏在了一处半山腰上,悄然的目送火王被布设下来的疑阵引诱向了东方,怒奔而去,这时候一干人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忍不住都坐倒在地了。

    这时候,力巫凶也是清醒了过来,便对着林封谨他们行了一个大礼,沉声道:

    “多谢各位前来相救了,此恩必报。”

    力巫凶是个方脸膛的大汉,脸上杂髯丛生,若茅草一般,声音洪亮,看得出来是个直爽的人,没有什么心机城府。

    林封谨笑了笑道:

    “举手之劳而已。”

    这时候都巫凶忍不住询问道:

    “你在这人头山隐居。为什么会惹到火王这样的人呢?“

    力巫凶眼中露出来了怨毒的神色道:

    “我哪里敢去惹他们!是他们盯上了我,据说西王母那边在炼制一件十分了不得的法器,居然要添加入修炼了五行秘术的巫凶精血生魂,来形成五行相生之势,自成天地,我的青木诀乃是从十一岁开始练起,并且一直不近女色,修为虽然不算太高,却是格外的精纯,曾经在一次斗术当中以木克木。与高出我两阶修为的黑巫凶战平,没想到竟然从此就成了招祸之源。”

    林封谨冷不防的询问道:

    “你既然修炼木系的秘术,那去挖人的坟墓拿走骨灰做什么?”

    力巫凶愕然道:

    “我又不走魂鬼道的路子,去做这种事情干什么?”

    林封谨看力巫凶的表情十分逼真,不似作伪,微微皱眉道:

    “那你怎么解释魂蛆之术为什么会将我们引到你身边咦?”

    原来林封谨一面说,一面朝着怀中一掏,手指触碰到了魂瓮金樽碎片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失声道:

    “先前这碎片滚烫得火烫似的。现在怎么变凉了?”

    他这一说之后,野猪等人也是皆尽色变,脑海里面顿时就浮现出来了一个念头:

    “原来真凶竟然是他!”

    此时局面已经再明显不过,力巫凶基本上可以洗脱嫌疑了。魂蛆之术反馈的对象,根本就不是力巫凶,而是昆仑山火王啊,大巫凶的骨灰。不消说,便是在他的身上携带着!

    都巫凶此时才眼前一黑,本来他之前有一种大难得脱的感觉。以为自己等人既然成功救人,便算是摆脱了火王,没想到绕来绕去,居然还是要与火王正面碰撞!

    林封谨此时却是很干脆的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是这厮找死了,我现在就发烟花信号引他过来,大家隐蔽一下,准备伏击。”

    说完了以后,林封谨便是将手一抬,顿时就见到了一道烟火信号扶摇直上天际,在深黑色的夜空里面显得格外的灿烂绚丽!令人有着如痴如醉沉迷其中的感觉,这时候,林封谨才看到了都巫凶和力巫凶的表情,那种惊愕,恐惧,难以置信混合的表情,令林封谨立即就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便试探性的询问道:

    “喂喂喂,你们没事吧?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是害怕,咱们现在这么多人在这里以众敌寡,以逸待劳,以暗待明,难道还怕他?这人不过就是个区区的使者,什么狗屁火王,你们这里出来打劫的毛贼不是都自称什么什么王的吗?”

    都巫凶更是呆滞了,看着远处仿佛晚霞一样袭来的铺天盖地的灿烂绚丽红色,结结巴巴的道:

    “你,你难道不知道火王这两个字的意义?”

    林封谨呆了呆道:

    “你不是说了吗?就是昆仑山的使者之一?”

    力巫凶苦涩叹息道:

    “没错,是这样,但你知道吗?这昆仑山的使者,随随便便拿一个出来,都是大巫凶级别的,足以横扫天下,如果你还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元昊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

    林封谨心中已经开始隐隐约约涌出来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眼角抽搐了一下道:

    “大牧首元昊,号称是天下双壁之一,天底下不知道的人还真不多,你说。”

    力巫凶叹息道:

    “地水火风四王的顺序并不是乱排的,而是依照实力来的,虽然严格的说起来,火王的实力在四大使者当中排名不是第三就是第四,但是,当年的大牧首,便是昆仑使者现在的地王,元昊如果现在从大牧首的位置上退下来的话,那么也就只能做个水王罢了。”

    “什么!!”林封谨这一次真的是被惊到了。

    林封谨虽然没有和元昊打过交道,但是,王猛却是与之正面接触过,知道这人的实力确实是深不可测,若渊海一般,元昊与王猛雄踞并称天下双壁几十年,双方实力就算是有差别也是有限。

    可是此时根据力巫凶的说法,这火王竟然是与元昊同级别的人物。实力之强横,可想而知!!最要命的是,明明先前都逃脱了他的追击,自己还作死一般放出了烟火信号引他来临,这算是什么?

    “现在你们快走,还来得及!”力巫凶大声道:“他要抓的是我,我朝着东边跑,你们往西逃,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就在力巫凶这句话说完之后,他身边的一颗大树忽然哄的一声就燃烧了起来。紧接着火焰喧嚣翻腾,赫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人,徐徐的朝着林封谨他们走了过来,这个火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刺鼻的焦炭和硫磺味道,冷酷的道:

    “你们这群该死的小蚂蚁,居然敢于戏弄我,你们一个也逃不了,你们,都。得,死!”

    这火人一面说话,一面已经是伸出来了手掌,虚按向了林封谨他们。顿时就见到了十多个连珠火球对准了他们激烈的飞射了过来,每一个火球都有碗口大小,带着强烈的喧嚣傲慢之意,空中甚至都多出来了一种“呼隆呼隆”的燃烧声。

    野猪开声吐气。搬起来了一块平板形状的岩石,高高举过头顶,便是对准了这十几个火球就狠狠的砸了过去。但那石板也只撞上了两三个火球,将其拦截了下来,发出了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空气里面十几个平方米内立即就是一片火海,而剩余下来的七八个火球,则居然若有生命那样,打着飞旋儿划出了一道一道的弧线,对准了这边直飞了过来!

    这时候,玛纹却是忽然站了出来,手中的黑帝镜闪耀了一下,便见到从她背后的水囊当中,唰唰唰唰的激射出来了十七八根尖锐锋利的冰锥,这些冰锥呼啸飞出,一一的刺入到了那飞旋的火球当中,立即就化成了一团团的蒸汽,只是被冰锥刺入到了火球上的火焰也是冒出来了一团青烟,随之湮灭了,这青烟则是形成了一张一张扭曲而愤怒的面孔,看起来分外令人吃惊。

    不过,射出了这一连串的冰锥以后,玛纹也是声也没有吭就面色苍白,缓缓的朝着旁边歪倒了下去,双目紧闭,不省人事。在正常情况下,她用出来这一招已经是大耗精力了,何况还是在病重?何况先前还压制了那一头焰虎?

    一见到了这种情况,林封谨立即就觉得隐隐约约的有些不妙,这个火王单是一个分身就有如此威势,真身来了还了解?立即便是断喝道:

    “都巫凶,你带着力巫凶和玛纹先走,我们断后!”

    他这时候一说完,脑海里面已经是千回百转过了许多的对策,十分果断连续抛出了两颗魔种,召唤出来了两头魔傀儡!

    这两头魔傀儡都是林封谨进入到了这西戎西部以后才制作出来的,可以说质量相当低劣,有一头根本就没有额外的附带能力,另外一头的附带能力更是令人哭笑不得,居然是自身的防御能力提升一倍为什么用居然这个词呢?便是因为后面还有一条负面效果的说明在提升防御力一倍的同时,速度降低一倍!

    再强大的攻击力,也要打到人才能发挥出来的,同理,再厉害的防御力,也要人家能打到你才体现得出来啊,一头龟速的魔傀儡,人家绕过你不招惹你不就行了?无视掉你的存在以后,便是防御力提升一百倍也是毫无用处啊。

    林封谨抛出来了这两头魔傀儡断后,拦截住了那分身火人,便也是转身就逃,而这里的地势也是有些险恶,两边都是悬崖,只有中间一条通道,被两头魔傀儡一塞拦得可以说是水泄不通,因此移动速度低的问题被地形得到了充分的缓解,在林封谨的心中,这也是应该能给自己多争取到一些跑路的时间吧?

    不过,就在林封谨与野猪两人逃出去不到百丈的时候,他们忽然感觉到,从旁边的山沟当中猛然飞掠出来了一条人影,一个空翻跟斗后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林封谨两人的面前,这人影绝对不算高大,但一现身,便直若一座山峰从天而降那样,都有一种压得令人喘不过气的来的感觉。

    “你们想要怎么死?”这人一现身之后。便是徐徐的说出了这么一句平淡的话。

    可是这句平淡的话当中,却已经是悄然要定林封谨和野猪两人的生死!

    这个人一面说话,一面将裹在了身上的那一件黑色披风解了下来,然后翻了一面重新穿上,顿时就见到这披风展示出来的效果顿时就截然不同了,本来这黑色的披风就仿佛是夜行衣一样,可以遮蔽住这人的身形,但一反过来穿上后,便是大红色的,鲜亮若在风中摇曳的火焰。

    看着这件披风。林封谨已经是瞳孔微微收缩道:

    “火王?”

    火王根本就不答话,或者说,不屑于与林封谨说话,他的眼光停留在了野猪的身上,忽然淡淡的道:

    “开天斧?咦,你是转世者了,是多固转世?既然是这样的话,当年我还和你有一面之缘,那么就给你沐浴更衣后堂堂正正的死法吧?”

    火王一说完。左手已经抚上了右手的手腕,那里有一只金光闪闪的手镯,手镯上面镶嵌有大量的宝石,看起来就令人觉得十分的华贵。其中还有格外惊人的能量在澎湃着,显然是一件十分罕见的法器。

    紧接着,这手镯被抚摸了以后,火王的右手指尖上忽然就闪耀起来了一点蓝色的火苗。然后轻轻一弹,便是飞向了野猪,这火苗却是见风即涨。最后居然形成了一点灿烂的烈火之花直罩向了野猪,野猪怒吼一声,他的开天斧上也是闪耀燃烧起来了一团火焰,狠狠的就对准了那一点烈火之花斩了上去。

    火王一出手,林封谨当然不会傻乎乎的让他各个击破,立即就发动了自己或许不是威力最强,但一定是最具有伪装潜伏性的突袭能力,心神傀!

    然而这心神傀一发动之后,林封谨立即就发现了一件无比诡异的事情,那便是居然感应不到对面火王的心跳!

    心神傀的原理就是,先搜寻到敌人心跳的频率,然后将自己心跳的频率调整到与敌人类似的地步,进而产生强烈的共振,在扭曲伤害自己心脏的同时,也对敌人的心脏发起伤害。

    然而这第一步林封谨就卡在了那里他根本就感应不到对面的火王的心跳!!

    “这是怎么回事?”林封谨这一迟疑错愕,野猪已经是斩上了那一团盘旋罩来的火焰之花。

    带着烈火的开天斧斧刃直斩过了一朵火焰巨花,然后顿时就爆裂了开来,千万点火星四处飞溅,只是接下来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那一朵被斩破了的火焰之花,顿时就星散成了点点火光,却是散而不乱,在空中凝聚成为了一条火焰锁链,腾飞夭矫若龙,一下子就锁住了野猪的身躯,将他凭空一拽,顿时消失不见!

    火神之囚!

    “竟然有如此的招数!”林封谨此时的眼力也是今非昔比,顿时就看了出来,这一招有几分类似于娲蛇神带着自己进入到了中阴界施展出来的能力,并且更重要的是,娲蛇神都是带着林封谨的魂魄穿梭过去的,而火王施展出来的这一招却是直接将野猪拉入到了一个空间当中。

    不过,林封谨感觉得到,那个空间就类似于须弥芥子戒那样,并不会很大,野猪也顶多会在里面被困住短时间而已,并且那一件被火王佩戴在了手腕上的法器也应该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绕是如此,这已经是十分的惊世骇俗了。

    林封谨的错愕还没有结束,便已经见到眼前一花,火王对准了自己直冲了过来,左手五指屈指成勾,看起来若鹰爪一般,直抓了过来,那赤红色的披风猎猎作响,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正在飘荡着的火焰那样,喧嚣而傲慢,似要席卷一切。

    好在林封谨并不怕敌人的快速突袭,面对火王对准自己脖子掐过来的一爪,他一侧身便是避开,然后就想要反击。

    可是,就在林封谨觉得自己闪避开敌人这一击十拿九稳的时候,他却是猛然见到火王距离自己只有一尺远的这一爪竟然再次增速,抓出来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何止一倍?

    好在林封谨这时候的反应依然跟得上,他的妖命之力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因此在这刻不容缓的时候,林封谨依然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继续勉强闪开这一击,只不过本来打算的反击自然是胎死腹中了。

    只是,火王居然在这个时候依然能感觉到林封谨的闪避,这一爪在距离林封谨半尺的时候,居然还能进行第三次速度的增幅!虽然这第三次速度的增幅并没有之前的那么惊人了,可是已经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一爪啪啦的一声就抓在了林封谨的肩头上,血水和火焰立即散乱四溅,林封谨闷哼一声,踉跄倒退,他虽然此时身上也是穿着一件十分名贵,精心打造的金丝软甲,可是在火王的这一爪面前,直接就被撕裂了开来,简直就仿佛是纸糊的一般。(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