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此时也是不知道都巫凶脑海里面转过了这么多的念头,他见到了都巫凶得手以后,便是沉声道:

    “走!!”

    他们这一次出击,也堪称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一击即中,立即远扬,那头焰虎都被压制得趴伏在了地上,显然都没有办法追击了。林封谨断后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正好见到了狂怒无比的火王大叫着回援,所过之处,身边的草木都被纷纷点燃,看得出来,这火王此时心中的愤怒可以说是达到了极点。

    但林封谨更是注意到,这家伙看起来在速度上面并没有什么压倒性的优势,而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则是还要在漆黑的密林当中追击一群已经提前逃开了一两里地的敌人,倘若这厮没有什么厉害的追踪之术的话,那么相信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了。

    接下来的足足半个时辰时间,都是在追逃的过程当中度过的,林封谨的猜测很正确,火王确实是没有什么特别擅长厉害的追踪之术,所以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是达到了三里左右,此时林封谨他们一行人已经潜伏在了一处半山腰上,悄然的目送火王被布设下来的疑阵引诱向了东方,怒奔而去,这时候一干人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忍不住都坐倒在地了。

    这时候,力巫凶也是清醒了过来,便对着林封谨他们行了一个大礼,沉声道:

    “多谢各位前来相救了,此恩必报。”

    力巫凶是个方脸膛的大汉,脸上杂髯丛生,若茅草一般,声音洪亮,看得出来是个直爽的人,没有什么心机城府。

    林封谨笑了笑道:

    “举手之劳而已。”

    这时候都巫凶忍不住询问道:

    “你在这人头山隐居。为什么会惹到火王这样的人呢?“

    力巫凶眼中露出来了怨毒的神色道:

    “我哪里敢去惹他们!是他们盯上了我,据说西王母那边在炼制一件十分了不得的法器,居然要添加入修炼了五行秘术的巫凶精血生魂,来形成五行相生之势,自成天地,我的青木诀乃是从十一岁开始练起,并且一直不近女色,修为虽然不算太高,却是格外的精纯,曾经在一次斗术当中以木克木。与高出我两阶修为的黑巫凶战平,没想到竟然从此就成了招祸之源。”

    林封谨冷不防的询问道:

    “你既然修炼木系的秘术,那去挖人的坟墓拿走骨灰做什么?”

    力巫凶愕然道:

    “我又不走魂鬼道的路子,去做这种事情干什么?”

    林封谨看力巫凶的表情十分逼真,不似作伪,微微皱眉道:

    “那你怎么解释魂蛆之术为什么会将我们引到你身边咦?”

    原来林封谨一面说,一面朝着怀中一掏,手指触碰到了魂瓮金樽碎片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失声道:

    “先前这碎片滚烫得火烫似的。现在怎么变凉了?”

    他这一说之后,野猪等人也是皆尽色变,脑海里面顿时就浮现出来了一个念头:

    “原来真凶竟然是他!”

    此时局面已经再明显不过,力巫凶基本上可以洗脱嫌疑了。魂蛆之术反馈的对象,根本就不是力巫凶,而是昆仑山火王啊,大巫凶的骨灰。不消说,便是在他的身上携带着!

    都巫凶此时才眼前一黑,本来他之前有一种大难得脱的感觉。以为自己等人既然成功救人,便算是摆脱了火王,没想到绕来绕去,居然还是要与火王正面碰撞!

    林封谨此时却是很干脆的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是这厮找死了,我现在就发烟花信号引他过来,大家隐蔽一下,准备伏击。”

    说完了以后,林封谨便是将手一抬,顿时就见到了一道烟火信号扶摇直上天际,在深黑色的夜空里面显得格外的灿烂绚丽!令人有着如痴如醉沉迷其中的感觉,这时候,林封谨才看到了都巫凶和力巫凶的表情,那种惊愕,恐惧,难以置信混合的表情,令林封谨立即就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便试探性的询问道:

    “喂喂喂,你们没事吧?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是害怕,咱们现在这么多人在这里以众敌寡,以逸待劳,以暗待明,难道还怕他?这人不过就是个区区的使者,什么狗屁火王,你们这里出来打劫的毛贼不是都自称什么什么王的吗?”

    都巫凶更是呆滞了,看着远处仿佛晚霞一样袭来的铺天盖地的灿烂绚丽红色,结结巴巴的道:

    “你,你难道不知道火王这两个字的意义?”

    林封谨呆了呆道:

    “你不是说了吗?就是昆仑山的使者之一?”

    力巫凶苦涩叹息道:

    “没错,是这样,但你知道吗?这昆仑山的使者,随随便便拿一个出来,都是大巫凶级别的,足以横扫天下,如果你还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元昊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

    林封谨心中已经开始隐隐约约涌出来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眼角抽搐了一下道:

    “大牧首元昊,号称是天下双壁之一,天底下不知道的人还真不多,你说。”

    力巫凶叹息道:

    “地水火风四王的顺序并不是乱排的,而是依照实力来的,虽然严格的说起来,火王的实力在四大使者当中排名不是第三就是第四,但是,当年的大牧首,便是昆仑使者现在的地王,元昊如果现在从大牧首的位置上退下来的话,那么也就只能做个水王罢了。”

    “什么!!”林封谨这一次真的是被惊到了。

    林封谨虽然没有和元昊打过交道,但是,王猛却是与之正面接触过,知道这人的实力确实是深不可测,若渊海一般,元昊与王猛雄踞并称天下双壁几十年,双方实力就算是有差别也是有限。

    可是此时根据力巫凶的说法,这火王竟然是与元昊同级别的人物。实力之强横,可想而知!!最要命的是,明明先前都逃脱了他的追击,自己还作死一般放出了烟火信号引他来临,这算是什么?

    “现在你们快走,还来得及!”力巫凶大声道:“他要抓的是我,我朝着东边跑,你们往西逃,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就在力巫凶这句话说完之后,他身边的一颗大树忽然哄的一声就燃烧了起来。紧接着火焰喧嚣翻腾,赫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人,徐徐的朝着林封谨他们走了过来,这个火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刺鼻的焦炭和硫磺味道,冷酷的道:

    “你们这群该死的小蚂蚁,居然敢于戏弄我,你们一个也逃不了,你们,都。得,死!”

    这火人一面说话,一面已经是伸出来了手掌,虚按向了林封谨他们。顿时就见到了十多个连珠火球对准了他们激烈的飞射了过来,每一个火球都有碗口大小,带着强烈的喧嚣傲慢之意,空中甚至都多出来了一种“呼隆呼隆”的燃烧声。

    野猪开声吐气。搬起来了一块平板形状的岩石,高高举过头顶,便是对准了这十几个火球就狠狠的砸了过去。但那石板也只撞上了两三个火球,将其拦截了下来,发出了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空气里面十几个平方米内立即就是一片火海,而剩余下来的七八个火球,则居然若有生命那样,打着飞旋儿划出了一道一道的弧线,对准了这边直飞了过来!

    这时候,玛纹却是忽然站了出来,手中的黑帝镜闪耀了一下,便见到从她背后的水囊当中,唰唰唰唰的激射出来了十七八根尖锐锋利的冰锥,这些冰锥呼啸飞出,一一的刺入到了那飞旋的火球当中,立即就化成了一团团的蒸汽,只是被冰锥刺入到了火球上的火焰也是冒出来了一团青烟,随之湮灭了,这青烟则是形成了一张一张扭曲而愤怒的面孔,看起来分外令人吃惊。

    不过,射出了这一连串的冰锥以后,玛纹也是声也没有吭就面色苍白,缓缓的朝着旁边歪倒了下去,双目紧闭,不省人事。在正常情况下,她用出来这一招已经是大耗精力了,何况还是在病重?何况先前还压制了那一头焰虎?

    一见到了这种情况,林封谨立即就觉得隐隐约约的有些不妙,这个火王单是一个分身就有如此威势,真身来了还了解?立即便是断喝道:

    “都巫凶,你带着力巫凶和玛纹先走,我们断后!”

    他这时候一说完,脑海里面已经是千回百转过了许多的对策,十分果断连续抛出了两颗魔种,召唤出来了两头魔傀儡!

    这两头魔傀儡都是林封谨进入到了这西戎西部以后才制作出来的,可以说质量相当低劣,有一头根本就没有额外的附带能力,另外一头的附带能力更是令人哭笑不得,居然是自身的防御能力提升一倍为什么用居然这个词呢?便是因为后面还有一条负面效果的说明在提升防御力一倍的同时,速度降低一倍!

    再强大的攻击力,也要打到人才能发挥出来的,同理,再厉害的防御力,也要人家能打到你才体现得出来啊,一头龟速的魔傀儡,人家绕过你不招惹你不就行了?无视掉你的存在以后,便是防御力提升一百倍也是毫无用处啊。

    林封谨抛出来了这两头魔傀儡断后,拦截住了那分身火人,便也是转身就逃,而这里的地势也是有些险恶,两边都是悬崖,只有中间一条通道,被两头魔傀儡一塞拦得可以说是水泄不通,因此移动速度低的问题被地形得到了充分的缓解,在林封谨的心中,这也是应该能给自己多争取到一些跑路的时间吧?

    不过,就在林封谨与野猪两人逃出去不到百丈的时候,他们忽然感觉到,从旁边的山沟当中猛然飞掠出来了一条人影,一个空翻跟斗后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林封谨两人的面前,这人影绝对不算高大,但一现身,便直若一座山峰从天而降那样,都有一种压得令人喘不过气的来的感觉。

    “你们想要怎么死?”这人一现身之后。便是徐徐的说出了这么一句平淡的话。

    可是这句平淡的话当中,却已经是悄然要定林封谨和野猪两人的生死!

    这个人一面说话,一面将裹在了身上的那一件黑色披风解了下来,然后翻了一面重新穿上,顿时就见到这披风展示出来的效果顿时就截然不同了,本来这黑色的披风就仿佛是夜行衣一样,可以遮蔽住这人的身形,但一反过来穿上后,便是大红色的,鲜亮若在风中摇曳的火焰。

    看着这件披风。林封谨已经是瞳孔微微收缩道:

    “火王?”

    火王根本就不答话,或者说,不屑于与林封谨说话,他的眼光停留在了野猪的身上,忽然淡淡的道:

    “开天斧?咦,你是转世者了,是多固转世?既然是这样的话,当年我还和你有一面之缘,那么就给你沐浴更衣后堂堂正正的死法吧?”

    火王一说完。左手已经抚上了右手的手腕,那里有一只金光闪闪的手镯,手镯上面镶嵌有大量的宝石,看起来就令人觉得十分的华贵。其中还有格外惊人的能量在澎湃着,显然是一件十分罕见的法器。

    紧接着,这手镯被抚摸了以后,火王的右手指尖上忽然就闪耀起来了一点蓝色的火苗。然后轻轻一弹,便是飞向了野猪,这火苗却是见风即涨。最后居然形成了一点灿烂的烈火之花直罩向了野猪,野猪怒吼一声,他的开天斧上也是闪耀燃烧起来了一团火焰,狠狠的就对准了那一点烈火之花斩了上去。

    火王一出手,林封谨当然不会傻乎乎的让他各个击破,立即就发动了自己或许不是威力最强,但一定是最具有伪装潜伏性的突袭能力,心神傀!

    然而这心神傀一发动之后,林封谨立即就发现了一件无比诡异的事情,那便是居然感应不到对面火王的心跳!

    心神傀的原理就是,先搜寻到敌人心跳的频率,然后将自己心跳的频率调整到与敌人类似的地步,进而产生强烈的共振,在扭曲伤害自己心脏的同时,也对敌人的心脏发起伤害。

    然而这第一步林封谨就卡在了那里他根本就感应不到对面的火王的心跳!!

    “这是怎么回事?”林封谨这一迟疑错愕,野猪已经是斩上了那一团盘旋罩来的火焰之花。

    带着烈火的开天斧斧刃直斩过了一朵火焰巨花,然后顿时就爆裂了开来,千万点火星四处飞溅,只是接下来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那一朵被斩破了的火焰之花,顿时就星散成了点点火光,却是散而不乱,在空中凝聚成为了一条火焰锁链,腾飞夭矫若龙,一下子就锁住了野猪的身躯,将他凭空一拽,顿时消失不见!

    火神之囚!

    “竟然有如此的招数!”林封谨此时的眼力也是今非昔比,顿时就看了出来,这一招有几分类似于娲蛇神带着自己进入到了中阴界施展出来的能力,并且更重要的是,娲蛇神都是带着林封谨的魂魄穿梭过去的,而火王施展出来的这一招却是直接将野猪拉入到了一个空间当中。

    不过,林封谨感觉得到,那个空间就类似于须弥芥子戒那样,并不会很大,野猪也顶多会在里面被困住短时间而已,并且那一件被火王佩戴在了手腕上的法器也应该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绕是如此,这已经是十分的惊世骇俗了。

    林封谨的错愕还没有结束,便已经见到眼前一花,火王对准了自己直冲了过来,左手五指屈指成勾,看起来若鹰爪一般,直抓了过来,那赤红色的披风猎猎作响,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正在飘荡着的火焰那样,喧嚣而傲慢,似要席卷一切。

    好在林封谨并不怕敌人的快速突袭,面对火王对准自己脖子掐过来的一爪,他一侧身便是避开,然后就想要反击。

    可是,就在林封谨觉得自己闪避开敌人这一击十拿九稳的时候,他却是猛然见到火王距离自己只有一尺远的这一爪竟然再次增速,抓出来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何止一倍?

    好在林封谨这时候的反应依然跟得上,他的妖命之力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因此在这刻不容缓的时候,林封谨依然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继续勉强闪开这一击,只不过本来打算的反击自然是胎死腹中了。

    只是,火王居然在这个时候依然能感觉到林封谨的闪避,这一爪在距离林封谨半尺的时候,居然还能进行第三次速度的增幅!虽然这第三次速度的增幅并没有之前的那么惊人了,可是已经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一爪啪啦的一声就抓在了林封谨的肩头上,血水和火焰立即散乱四溅,林封谨闷哼一声,踉跄倒退,他虽然此时身上也是穿着一件十分名贵,精心打造的金丝软甲,可是在火王的这一爪面前,直接就被撕裂了开来,简直就仿佛是纸糊的一般。(未完待续……)

第1229章骷髅马    龙妖海,乃是天灵界的三大海之一。至于龙妖海为什么会被称作为龙妖海,后人无法考究。

    不过,有一个传说一直被人津津乐道。传说,在远古无比的时代,在那一个无法追溯的时代,天灵界出了一条妖龙,这条妖龙逆天无敌。

    传言说,这条妖龙化作真龙之后,迎击九天,欲战苍穹,但是,最终却失败,身死道消,陨落于广袤无比的海域,从此之后,这片海域被称之为龙妖海。

    关于这个说法,大家都只是当作传言,茶余饭后的谈资,至于真假,根本就无从考究,也没有人会去考究。

    不过,有另外一种更靠谱的说法认为龙妖海被称之为龙妖海,那是因为龙妖海这一片海域以海妖为主,而海妖之中,以龙为尊,结合两者,这片海域被称之为龙妖海。

    龙妖海作为天灵界三大海,整个海域是广袤比,有无数生灵,修士的门派传承也是数之不尽。

    在天灵界,如果说深壑海是魅灵的天下,碧洋海是树族的天下,那么,龙妖海则是海妖的天下。

    在龙妖海可以说有着很多强大的海妖门派传承,比如说如同庞然大物一般的七武阁、海螺号都是龙妖海最为强大的传承。

    这几天龙妖海颇为热闹,不少人在茶余饭后都谈起此事。

    在龙妖海突然冒出了一头骷髅马,一头速度极快的骷髅马。对于怪事无数的天灵界来说,如果只出现一头骷髅马。这并不见得引得多少人的注意。

    问题是。这头骷髅马速度极快。快到很多人想逮捉到它都无法追得上它,最后,海妖中有一位神王亲自出手,都未能追上它。

    正是因为这头骷髅马速度太快,这才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很多人都想追上这头骷髅马,最后都失败了。

    对于这头突然冒出来的骷髅马,这让龙妖海的不少修士在茶余饭后都忍不住谈起来。如此一头骷髅马。有不少人认为是从骨海逃出来的,在他们看来,也唯有骨海才会出现这样的骷髅马。

    但是,也有不少人对这头骷髅马持不一样的看法,他们认为,万古以来,骨海之中从来没有逃出任何骷髅,今天突然说这头骷髅马从骨海中逃出来的,这就让人无法相信了。

    尽管是如此,有一些人心里面存疑。如果这头骷髅马真的是从骨海中逃出来的,那么。骨海会发生什么变异呢?

    碧海蓝天,鱼跃浅海,鹰击长空,当微风吹过的时候,咸咸的海水味扑面而来,有着说不出来的舒服。

    “笃、笃、笃……”一阵清脆而有节奏的马蹄声打破了这片海域的宁静,一匹骷髅马奔驰在广袤无比的海面上。

    这只骷髅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般的人根本就看不清它的模样,只能是看到影子而己,只能是看到一道黑色直掠而过。

    只有足够强大的人才能看清这头骷髅马的模样,这头骷髅马全身没有皮肉,只留下骨架,骷髅马的骨架通体墨黑,宛如经历了薰黑一样,可以说每一根的骨头都散发出了墨雾,当然极速奔跑的时候拖起了长长的线条,看起来就像是一幅山水画一样。

    虽然这头骷髅马全身只留下了骨头,没有皮肉,但,从它的全身骨骼看来,它还活着的时候绝对是十分的神骏,只怕是可以称得上是一头神马。

    “嗡”的一声,道门打开,李七夜从道门走了出来,站在虚空凝望,一看到在海面上的骷髅马,他双目中瞬间绽放出了可怕的光芒。

    “这个丫头,究竟是要找什么东西呢,连不死仙帝的坐骑都惊醒过来了。”李七夜看着极速的骷髅马,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所说的丫头,指的就是苏雍皇。

    看着极速奔腾的骷髅马,李七夜露出了笑容,他摇身一变,瞬间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一个穿着灰衣的少年,这个少年神骏莫测,整个人被一股灰色的雾气所笼罩着,看起来深不可测,宛如是天宇中最深最深的深渊一样。

    “嗡”的一声,体魄浮现,在这瞬间,李七夜把飞仙体发挥到了极限,在这瞬间,李七夜飞了出去,这速度太快了,快到只怕无物可以超越。

    骷髅马在海上极速奔腾着,没有多久,它看到了海面上站着一个少年,一个灰衣少年,一个灰色雾气的少年。

    看到这个少年,极速的骷髅马瞬间停了下来,就算它速度再快,但是,一旦它停下来,连一滴海水都未溅起,瞬间停下,停在了这个灰衣少年的面前。

    “嘘”这个灰衣少年露出了笑容,伸出手去抚摸着骷髅马的头颅,含笑地说道:“我才刚刚重生临世,你竟然就找上来了。”

    “咴”骷髅马前蹄跃起,欢呼一声,显得特别的高兴与兴奋,骷髅马长嘶一声之后,它的头颅在少年的手掌下摩挲着,显得十分的亲昵。

    但是,片刻之后,这头骷髅马突然是眼眶中红光一闪,“嘶”的一声长啸,前蹄如闪电,出蹄极重,“砰”的一声,双蹄重重地踹在了灰衣少年身上。

    “砰”的一声,这灰衣少年被骷髅马一下子踹飞,冲击在海面上,把海水犁出了一条深深的海沟。

    “咴”骷髅马对着灰衣少年示威地长叫一声,然后“笃”的一声,踏空而去,眨眼消失在天边。

    “哗啦”的水声响起,灰衣少年从海水中跃了出来,他摇身一变,变回了真身,这当然是李七夜了。

    “了不得,幸好我早有防备,否则一蹄之下就成了肉酱。”李七夜站在海面上,看着骷髅马远去的方向,缓缓地说道。

    在刚才,李七夜是化作了不死仙帝年少时的模样欲迷惑骷髅马,一开始还真的是迷惑成功,可惜,这头骷髅马终究是神物,最终还是被它识破了。

    “不死仙帝呀,当年你究竟是留下了什么东西!”看着骷髅马远去的方向,李七夜不由缓缓地说道。

    不死仙帝,传说是死了一次又一次能重生的仙帝,但是,最终却为世人所知的仙帝。因为,他是被世人所知唯一崩灭的仙帝,传说,不死仙帝身死道消,这是所有仙帝中唯一被知道下落的仙帝。

    至于不死仙帝当年为什么崩灭,后世无人能知道。那怕是在不死仙帝的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不会相信不死仙帝会有崩灭的那么一天。

    在不死仙帝的那个时代,很多人都知道不死仙帝已经掌握了不死的奥妙,掌握了不死法诀,他死了一次又一次能一次又一次地复活,这就已经证明了他是绝对的不死。

    然而,被人称之为不死的不死仙帝,偏偏最终却崩灭了,而且,他的崩灭没有任何人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大家都不知道不死仙帝为什么会崩灭!

    “有意思,我倒要看一看你当年留下了什么东西。”最终,李七夜跃空而起,随手一指,打开道门,瞬间传送过去,追赶上骷髅马。

    对于别人来说,不要说是追上骷髅马,就算是追赶骷髅马都比登天还要难,但是,对于修练了飞仙体和空书的李七夜来说,要追赶骷髅马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骷髅马一路狂奔,速度极快,而李七夜在天空上不紧不慢地跟着。骷髅马明知道李七夜在跟着,但是它一点都不在乎,依然是朝自己的目标狂奔而去。

    它终究是仙帝的坐骑,它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就算是有人跟随着它,它也一点儿都不在乎。

    骷髅马速度快得让人咋舌,途中就算有人遇到了骷髅马,只怕也看不清楚它的模样,只是看到了一个影子一掠而过,瞬间消失在天边。

    骷髅马在海上狂奔了好几天,最终,它奔驰到了它的目的地了。

    在这片海域之上,竟然是有山峦起伏,放眼望去,一座座山峰拥翠,这是一条巨大的山脉绵延于广袤的海面上。而且,这条巨大的山脉更多的山峰是在雾气笼罩之中,让人无法一窥它的真面目。

    这样的一条巨大山脉绵延海面上,远远看去,它就像是一条巨龙盘踞在海中一样,十分的雄伟磅礴。在这样的一条巨大山脉之下,让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渺小。

    在很遥远的地方,在天空上飞翔的李七夜就已经远远看到了这条山脉,看着这一条如巨龙一般盘踞的山脉,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巨龙山脉呀,多少岁月过去,依然是风景依旧,多少年过去,依然是丝毫不改。”

    看到这一条如同巨龙盘踞的山脉,李七夜一时之间都不由为之失神,一时之间被勾起了很多旧事,好尘封于识海深处的记忆一一浮现在脑海之中。

    往昔的笑容,往昔的音影,都历历在目,恍然之间,好像是回到了过去一样,看到了欢笑,看到了快乐,一切都宛如是昨日所发生的事情一样。

    “哗啦”的水声响起,就在李七夜失神之时,骷髅马瞬间潜入了海中,一下子消失在了海水深处。(未完待续……)

    第1229章骷髅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