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龙妖海,乃是天灵界的三大海之一。至于龙妖海为什么会被称作为龙妖海,后人无法考究。

    不过,有一个传说一直被人津津乐道。传说,在远古无比的时代,在那一个无法追溯的时代,天灵界出了一条妖龙,这条妖龙逆天无敌。

    传言说,这条妖龙化作真龙之后,迎击九天,欲战苍穹,但是,最终却失败,身死道消,陨落于广袤无比的海域,从此之后,这片海域被称之为龙妖海。

    关于这个说法,大家都只是当作传言,茶余饭后的谈资,至于真假,根本就无从考究,也没有人会去考究。

    不过,有另外一种更靠谱的说法认为龙妖海被称之为龙妖海,那是因为龙妖海这一片海域以海妖为主,而海妖之中,以龙为尊,结合两者,这片海域被称之为龙妖海。

    龙妖海作为天灵界三大海,整个海域是广袤比,有无数生灵,修士的门派传承也是数之不尽。

    在天灵界,如果说深壑海是魅灵的天下,碧洋海是树族的天下,那么,龙妖海则是海妖的天下。

    在龙妖海可以说有着很多强大的海妖门派传承,比如说如同庞然大物一般的七武阁、海螺号都是龙妖海最为强大的传承。

    这几天龙妖海颇为热闹,不少人在茶余饭后都谈起此事。

    在龙妖海突然冒出了一头骷髅马,一头速度极快的骷髅马。对于怪事无数的天灵界来说,如果只出现一头骷髅马。这并不见得引得多少人的注意。

    问题是。这头骷髅马速度极快。快到很多人想逮捉到它都无法追得上它,最后,海妖中有一位神王亲自出手,都未能追上它。

    正是因为这头骷髅马速度太快,这才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很多人都想追上这头骷髅马,最后都失败了。

    对于这头突然冒出来的骷髅马,这让龙妖海的不少修士在茶余饭后都忍不住谈起来。如此一头骷髅马。有不少人认为是从骨海逃出来的,在他们看来,也唯有骨海才会出现这样的骷髅马。

    但是,也有不少人对这头骷髅马持不一样的看法,他们认为,万古以来,骨海之中从来没有逃出任何骷髅,今天突然说这头骷髅马从骨海中逃出来的,这就让人无法相信了。

    尽管是如此,有一些人心里面存疑。如果这头骷髅马真的是从骨海中逃出来的,那么。骨海会发生什么变异呢?

    碧海蓝天,鱼跃浅海,鹰击长空,当微风吹过的时候,咸咸的海水味扑面而来,有着说不出来的舒服。

    “笃、笃、笃……”一阵清脆而有节奏的马蹄声打破了这片海域的宁静,一匹骷髅马奔驰在广袤无比的海面上。

    这只骷髅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般的人根本就看不清它的模样,只能是看到影子而己,只能是看到一道黑色直掠而过。

    只有足够强大的人才能看清这头骷髅马的模样,这头骷髅马全身没有皮肉,只留下骨架,骷髅马的骨架通体墨黑,宛如经历了薰黑一样,可以说每一根的骨头都散发出了墨雾,当然极速奔跑的时候拖起了长长的线条,看起来就像是一幅山水画一样。

    虽然这头骷髅马全身只留下了骨头,没有皮肉,但,从它的全身骨骼看来,它还活着的时候绝对是十分的神骏,只怕是可以称得上是一头神马。

    “嗡”的一声,道门打开,李七夜从道门走了出来,站在虚空凝望,一看到在海面上的骷髅马,他双目中瞬间绽放出了可怕的光芒。

    “这个丫头,究竟是要找什么东西呢,连不死仙帝的坐骑都惊醒过来了。”李七夜看着极速的骷髅马,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所说的丫头,指的就是苏雍皇。

    看着极速奔腾的骷髅马,李七夜露出了笑容,他摇身一变,瞬间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一个穿着灰衣的少年,这个少年神骏莫测,整个人被一股灰色的雾气所笼罩着,看起来深不可测,宛如是天宇中最深最深的深渊一样。

    “嗡”的一声,体魄浮现,在这瞬间,李七夜把飞仙体发挥到了极限,在这瞬间,李七夜飞了出去,这速度太快了,快到只怕无物可以超越。

    骷髅马在海上极速奔腾着,没有多久,它看到了海面上站着一个少年,一个灰衣少年,一个灰色雾气的少年。

    看到这个少年,极速的骷髅马瞬间停了下来,就算它速度再快,但是,一旦它停下来,连一滴海水都未溅起,瞬间停下,停在了这个灰衣少年的面前。

    “嘘”这个灰衣少年露出了笑容,伸出手去抚摸着骷髅马的头颅,含笑地说道:“我才刚刚重生临世,你竟然就找上来了。”

    “咴”骷髅马前蹄跃起,欢呼一声,显得特别的高兴与兴奋,骷髅马长嘶一声之后,它的头颅在少年的手掌下摩挲着,显得十分的亲昵。

    但是,片刻之后,这头骷髅马突然是眼眶中红光一闪,“嘶”的一声长啸,前蹄如闪电,出蹄极重,“砰”的一声,双蹄重重地踹在了灰衣少年身上。

    “砰”的一声,这灰衣少年被骷髅马一下子踹飞,冲击在海面上,把海水犁出了一条深深的海沟。

    “咴”骷髅马对着灰衣少年示威地长叫一声,然后“笃”的一声,踏空而去,眨眼消失在天边。

    “哗啦”的水声响起,灰衣少年从海水中跃了出来,他摇身一变,变回了真身,这当然是李七夜了。

    “了不得,幸好我早有防备,否则一蹄之下就成了肉酱。”李七夜站在海面上,看着骷髅马远去的方向,缓缓地说道。

    在刚才,李七夜是化作了不死仙帝年少时的模样欲迷惑骷髅马,一开始还真的是迷惑成功,可惜,这头骷髅马终究是神物,最终还是被它识破了。

    “不死仙帝呀,当年你究竟是留下了什么东西!”看着骷髅马远去的方向,李七夜不由缓缓地说道。

    不死仙帝,传说是死了一次又一次能重生的仙帝,但是,最终却为世人所知的仙帝。因为,他是被世人所知唯一崩灭的仙帝,传说,不死仙帝身死道消,这是所有仙帝中唯一被知道下落的仙帝。

    至于不死仙帝当年为什么崩灭,后世无人能知道。那怕是在不死仙帝的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不会相信不死仙帝会有崩灭的那么一天。

    在不死仙帝的那个时代,很多人都知道不死仙帝已经掌握了不死的奥妙,掌握了不死法诀,他死了一次又一次能一次又一次地复活,这就已经证明了他是绝对的不死。

    然而,被人称之为不死的不死仙帝,偏偏最终却崩灭了,而且,他的崩灭没有任何人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大家都不知道不死仙帝为什么会崩灭!

    “有意思,我倒要看一看你当年留下了什么东西。”最终,李七夜跃空而起,随手一指,打开道门,瞬间传送过去,追赶上骷髅马。

    对于别人来说,不要说是追上骷髅马,就算是追赶骷髅马都比登天还要难,但是,对于修练了飞仙体和空书的李七夜来说,要追赶骷髅马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骷髅马一路狂奔,速度极快,而李七夜在天空上不紧不慢地跟着。骷髅马明知道李七夜在跟着,但是它一点都不在乎,依然是朝自己的目标狂奔而去。

    它终究是仙帝的坐骑,它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就算是有人跟随着它,它也一点儿都不在乎。

    骷髅马速度快得让人咋舌,途中就算有人遇到了骷髅马,只怕也看不清楚它的模样,只是看到了一个影子一掠而过,瞬间消失在天边。

    骷髅马在海上狂奔了好几天,最终,它奔驰到了它的目的地了。

    在这片海域之上,竟然是有山峦起伏,放眼望去,一座座山峰拥翠,这是一条巨大的山脉绵延于广袤的海面上。而且,这条巨大的山脉更多的山峰是在雾气笼罩之中,让人无法一窥它的真面目。

    这样的一条巨大山脉绵延海面上,远远看去,它就像是一条巨龙盘踞在海中一样,十分的雄伟磅礴。在这样的一条巨大山脉之下,让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渺小。

    在很遥远的地方,在天空上飞翔的李七夜就已经远远看到了这条山脉,看着这一条如巨龙一般盘踞的山脉,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巨龙山脉呀,多少岁月过去,依然是风景依旧,多少年过去,依然是丝毫不改。”

    看到这一条如同巨龙盘踞的山脉,李七夜一时之间都不由为之失神,一时之间被勾起了很多旧事,好尘封于识海深处的记忆一一浮现在脑海之中。

    往昔的笑容,往昔的音影,都历历在目,恍然之间,好像是回到了过去一样,看到了欢笑,看到了快乐,一切都宛如是昨日所发生的事情一样。

    “哗啦”的水声响起,就在李七夜失神之时,骷髅马瞬间潜入了海中,一下子消失在了海水深处。(未完待续……)

    第1229章骷髅马:

第四十九章 线索    一干人迅速的靠近了人头岭,但这时候林封谨却是忽然停住了身形,脸容上露出来了惊愕之色,隔了一会儿才道:

    ”发热了,那魂瓮金樽的碎片居然发热了!”

    林封谨一面说,便一面将那碎片掏了出来,只见这碎片本来是被阴气所浸,触手处若冰的,但是现在却已经是微微的泛出了温暖,这可是端的令人大吃一惊,这时候有些尴尬的是都巫凶,他忍不住就辩解道:

    ”这,这不可能啊!老力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出来,我记得他是完全都不怎么修炼鬼道的。”

    林封谨淡淡的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再说,也没有说一定是他弄的,总之先去看看吧。”

    此时一干人本来是连续奔波了这么久,身心疲惫不说,关键是还几乎都看不到什么希望,这样对心志上的打击是极大的,最要命的是,野猪身上的凶之术也是强势发作了起来,玛纹每天都要晕厥好几次,脸色越来越苍白,偏偏她也是死都不肯和野猪分开。

    林封谨他们为什么回来到这里?之前还根本就不知道大巫凶骨灰坟茔出事呢,归根结底的原因,还不是为了寻找解决野猪身上凶之术的办法顺藤摸瓜而来?

    这时候,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线希望,顿时人人振奋,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往山上赶了过去。

    此时都巫凶也是叹了口气,他和力巫凶也只是泛泛之交,还不至于为了这件事要放弃林封谨手上宝贵的灵丹来维护他,都巫凶心里面也是明白得很,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绝。所以很干脆的在前面领路,快速行进,绝对不会让林封谨他们觉得自己这个带路的人在故意的拖延时间。维护好友。

    不过他们迅速的翻越过了一处山脊以后,便是吃了一惊。因为这时候所有的人都有见到:对面的半山山坡上面,居然燃烧起来了熊熊的火光,并且火势煊赫猛烈,有着一种狂妄飞扬的感觉,此时本来已经是天黑,借着那火光便能见到,被点燃的便是一座十分常见的独脚竹楼,竹楼的旁边还用石块堆砌出来了一个宽大的池子。

    “这。这……怎么会这样?”都巫凶惊愕的道。

    林封谨皱眉道:

    “这就是力巫凶所居住的地方吗?”

    都巫凶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道:

    “是的,看到了旁边的那池子吗?他平时要浸泡苦泉的时候,便会让弟子去收集柴火放到了池子的下方点燃,将池子里面的苦泉泉水煮热,这样一面煮一面洗的效果是最好的。”

    林封谨已经是二话不说的飞掠了下去,野猪则是将玛纹拜托给了都巫凶照顾,自己健步如飞的跟了上去。林封谨等人为什么要都巫凶随行?其实也没指望他来帮忙战斗,一来是要他带路,二来则是因为巫凶的手段千奇百怪,很多时候需要他来破解。

    此时很显然出现了什么意外。并且不难推断出力巫凶很可能是处于全面下风,连自己的居处都没有办法保护住,所以才会被点燃烧毁。那么贸然前去的话,危险性也是毋庸置疑的,因此,林封谨在接近的时候就果断施展出了孑孓身法,整个人都是在以奇诡无比的轨迹在奔行着,这期间起高伏低,给人的感觉就是令人完全无法锁定,完全无法预判下一步的去向。

    林封谨之前曾经做过尝试,让自己施展孑孓身法的时候。身边的数百名赤骑精锐护卫都用弓箭来瞄准射击,按理说这些人在弓术方面的造诣可以说是十分惊人的了。可是只有大概一半的人能射出手中的箭,另外一半的人觉得根本无法瞄准。并且就算是射出了箭的人,也是觉得毫无把握!

    当林封谨靠近到了这火场外百来丈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可以确定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因为他只听到了一个人的心跳而已,并且这心跳也是十分微弱,仿佛是风中残烛,下一秒就要熄灭掉似的。

    并且林封谨还闻到了一股颇有些奇特的味道,既仿佛是有着草木的清新,还有一股薄荷的淡淡芬芳,因为这里虽然还是属于山地密林,却是没有出产薄荷的,所以这气味的识别度极高。林封谨此时也是来不及细想,在小心提防确保了自己的安全下,迅速的来到了火焰附近,顿时就见到了燃烧着的竹楼大堂当中倒卧着一个人,微弱的心跳就是从他这里发出来的。

    眼见得那熊熊烈火已经是烧得竹楼摇摇欲坠,林封谨急忙冲进去了以后,一个伏地翻滚就带着人扑了出来,这时候他后方的那一栋吊脚竹楼已经是被烈火彻底的烧透了,大梁稀里哗啦的发出来了一声崩坍的声音,然后整个竹楼仿佛是受到了重创那样,轰然倒塌,一股炽烈无比的热风扑过了林封谨的脸,甚至他的头发丝也是开始卷曲了起来,大量的火星冲飞向了空中,星星点点,煞是好看。

    林封谨这时候才打量了一下自己救起来的人,黑布包头,满脸都是深刻的皱纹,皮肤黧黑,和普通的戎民没有什么区别,这人受到的伤势乃是在胸口,可以见到心脏位置出现了明显的一大块焦黑的痕迹,唯一显得特殊的,就是他的脖子上面挂着的饰品,居然是一只握紧了的干瘪鸡爪子。

    这时候都巫凶,野猪等人也是纷纷来到了这里,都巫凶一看到了这人之后便吃惊的道:

    “这不是固山吗?”

    林封谨道:

    “你认识他?”

    都巫凶道:

    “他是陪伴了力巫凶三十年的仆人,我怎么会不认得?”

    林封谨沉吟了一下,便是从怀中掏出来了一颗药物给他服了下去,此时不是节省的时候,这个活口可以说是能不能保住意义十分重大,而林封谨随身携带的灵药效果自然也是相当不错。很快的就能感觉到了他明显的伤势有了气色,并不是那种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掉的样子。

    野猪此时和天狼也是走了过来,并且还拖着四具尸体:

    “没有活人留下来了。”

    都巫凶立即就去看这四具尸体。然后便嘘出了一口长气道:

    “这里面没有力巫凶,他应该还活着。死的这四个人乃是他的弟子。”

    这时候,固山的口中也是开始发出来了微弱的**声,都巫凶立即就赶了过去,拿自己的指甲狠狠的掐着他的人中,连声道:

    “是什么人干的,固山,力巫凶呢?”

    固山断断续续的道:

    “突袭……他们,我们拼命抵抗。杀了些人,但是,火王,火王…….抓住了大人…..救救,救救…..”

    说到这里,这固山已经再也难以支撑,眼睛一翻,露出了死鱼肚皮一般的惨白色,然后就昏迷了过去,林封谨去摸了摸脉搏道:

    “没事。让他休息一会儿,药效发挥出来就好了,都巫凶。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都巫凶此时的脸色确实是非常难看,充满了沮丧,惊恐等等一系列复杂的情绪,他忽然站起身来,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便是从旁边拾起来了一根枯枝,伸到了火堆里面点燃,然后道: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火焰烧得是格外的烈?”

    林封谨看了看,确实觉得这点燃竹楼的火焰格外的喧嚣狂烈。还有一种十分张扬的感觉,便点了点头。

    这时候。都巫凶则是做了一件事情,将自己手中点燃了的那一根树枝丢进到了旁边的水池当中。最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便出现了!林封谨赫然见到,那被点燃的树枝居然在水下继续燃烧着,哪怕是这么一根小小树枝上的火焰,也是带着强烈的嚣张狂烈的味道。

    “这火…..”林封谨忍不住道:“怎么会这样?”

    都巫凶咽下了一口唾沫,眼中已经有惊恐之色:

    “是火王啊,力巫凶怎么会惹到了火王?“

    林封谨微微的眯缝起来了眼睛道:

    “请原谅,但我还真不知道火王是谁?”

    都巫凶叹了口气,声音当中已经有了一丝无形的颤抖道:

    “火王,就是西王母麾下的四大使者之一,这四大使者是用地水火风的次序来排列的。”

    “哦。”林封谨恍然道:“那就是说,除了火王,还有地王,水王,风王?”

    都巫凶道:

    “是的,传说地王永远都镇守在了昆仑的极峰上,把守着进入西王母居住的悬圃宫的门户,风王则是神出鬼没,一年当中有半年时间都呆在了昆仑上的周围,就像是大风吹过山谷那样的巡视着,水王和火王则是行踪不定,有的时候几十年也不会听到他们的消息,有的时候则是一年半载都会多次出现。”

    林封谨此时站了起来,手中捏着的是魂瓮金樽的碎片,然后脸色凝重的道:

    “碎片的温度在渐渐的冷却,看起来力巫凶是将骨灰随身携带的,并且正在远离我们,火王很了不起吗?就算是天王老子,老子也要碰一碰!!”

    说完了以后,林封谨便将手一挥,很干脆的转身就走,全然不顾似乎都巫凶想要说些什么。紧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气,便追踪着那股淡淡的清新薄荷味道而去,追出了两三里地之后,便发觉手中握持的魂瓮金樽碎片温度不仅没有下降,而且还略微升高了一些,便知道是追对了方向,便继续持之以恒的追赶了上去。

    大概追出去了二十来里以后,一马当先的林封谨便是发现了前方出来了一团篝火,他也不敢靠得太近,爬上了旁边的大树,远远的朝着那边眺望了过去,顿时就见到火堆旁边有四五个人或坐或卧着,这四五个人都穿着统一的赤色长袍,一看就是一伙儿的。

    还有一个人被绑在了旁边的大树上,身上闪耀着淡淡的银色光芒,似乎是被禁锢着,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看起来也是相当的萎靡。这人不消说,应该就是倒霉的力巫凶了。

    接下来林封谨就明白了为什么这帮人行进速度不快的原因,因为在火堆旁边。居然还有三具尸体,这三具尸体也是穿着赤袍。应该是火王身边的亲信,他们战死以后连尸体也会带走,这充分说明了这帮人的骄傲。

    就在这时候,林封谨见到火堆边的人似乎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有人站起身来,行了个抚胸礼,微微弯腰,然后便提起来了一个罐子模样的东西朝着旁边走去。林封谨顿时便是意识到,这人应该是去打水了,他此时在树上,并且还有夜视之能,立即就发现距离这里最近的活水也是有两三里地的,心中一动,已经是悄无声息的滑下了大树,对准水源地摸了过去,同时放出了土豪金,让它引领野猪等人跟上。

    ***

    林封谨迅速的追踪着那名前去打水的火王门人来到了河边。等到这人弯腰下去打水的时候,林封谨已经是悄然现身,肺神炮。心神儡一起发动,同时和身冲上,一掌就直接切向了这人的后脑勺。

    林封谨的肺神炮此时已经是进化到了很高的境界,能够将声音直接凝聚了起来,直刺目标耳膜的深处,巨大的伤害能量全部凝聚在了一起,半点儿都不外泄掉,心神儡就更不要说了,直接扭曲对方内脏的恐怖招数。这双管齐下,林封谨还要直切对方的后脑勺。这一击可以说是凶恶到了极点。

    因此,当林封谨一击打中了对方后脑勺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什么!这,这家伙居然死掉了?这么不经打?肺神炮就搞得这厮脑震荡,心神儡将这厮的心脏都扭曲成了麻花!我靠,这废物,早知道我就轻一点儿了。”

    正在林封谨十分懊恼的时候,野猪他们也是赶了过来,林封谨只能干笑道:

    “呃,火王的手下太不耐打了,我一不小心就弄死了一个。”

    都巫凶正要说话,野猪已经是不耐烦的一挥手道:

    “那么我们干脆直接杀过去吧?”

    林封谨道:

    “不妥,我们毕竟有人质在他们的手上,能够想办法削弱对方一点那么就是一点。不如这样,我们先埋伏起来,对方见到这废物迟迟不回来,那么就一定会再次分兵出来找人,这时候就见机行事了,若是这火王亲自带人来找,那么他们的营地势必空虚,我们就突袭救人好了,如果说火王继续派遣自己的废物手下来,那咱们就继续截杀,剪除他的羽翼!”

    林封谨乃是做惯了决断的人物,一声令下,自然是有着无可辩驳的味道在里面,都巫凶欲言又止,似乎犹豫了半天,最后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这时候林封谨却已经兴奋的道:

    “对方全员出动了!只有一个人留守,这是个大好机会,咱们快些过去救人。救了人就走,他们有拖累,这样就不用与这帮人正面碰撞了。”

    听林封谨这么一说,所有的人也都动了起来,一齐突袭火王他们的营地,冲进去以后才发觉,原来火王也算是谨慎的了,居然是在这营地当中还留了一手,貌似这里只留了一个人,但实际上他们一出现,篝火下方火焰纷飞,居然出现了一头浑身上下燃烧着火焰的巨虎怒吼扑出。

    在火王的想法当中,即便是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自己留下来的那一名亲信加上这头自己控制的焰虎,已经是足够敌人喝一壶的了,并且自己带人去河边查看的距离也不算远,对他来说回去驰援也是要不了多少时间,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啊!

    几乎是在一照面之间,火王留守的那名手下实力虽然强,却是在面对林封谨,野猪,天狼的三者合击,瞬间毙命,而那一头被火王看作是主力的焰虎却是遇到了大麻烦。

    因为一个看起来满脸病容的瘦弱小女孩,用一面看起来并不起眼的镜子照住了它!

    天生水元之体的玛纹,

    强横的上古宝物黑帝镜,

    还要加上隐藏在镜中的水娥!

    这三者的强大组合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并且五行当中,天生就是水克火,在黑帝镜的璀璨光芒下,这头焰虎身上的火焰被压得息息摇晃欲灭,周围的地面上更是全部都是冰霜凝结,令它举步维艰。

    这头焰虎不要说是伤人,就连自己也被压制得岌岌可危!!

    而都巫凶此时的任务很简单,那就是救人,他将力巫凶救下来了以后,也是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他此时也算是才真正的见识到了林封谨这支队伍爆发出来的恐怖实力,这口气嘘出来了以后,其实带着很多复杂的情绪,首先是为老友居然还能活着而欣慰,其次是庆幸自己之前做了个明智的选择,没有选择与林封谨等人对抗,否则的话,只怕下场非常惨。

    最后……他则是在庆幸,成功救出来了力巫凶之后,这帮人的目的达到了,便不用直面火王了吧?(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