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战师深呼吸一口气,战戈在手,直指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李兄,请赐教。”

    李七夜看着战师手执战戈,不由笑了一下,伸手,说道:“谁有战戈,借我一用。”

    “李公子,小的有战戈一把,凡铁俗兵,公子莫见笑。”此时,立即有强者把自己的战戈借给了李七夜。

    这个强者虽然说自己的战戈是凡铁俗兵,那只是自谦的说法,他的战戈也是十分的不凡,就算不如战师的战戈,也是宝物一件。

    李七夜接过了战戈,“嗡”的一声,磅礴霸道的血气注入了战戈之中,瞬间,整把战戈宛如是被赋于神性一样,整把战戈绽放出了充满神性的光芒。

    此时,就算是破铜烂铁,在李七夜磅礴霸道的血气支撑之下,也会成为一把霸道凶猛的兵器。

    “出手吧。”李七夜掌执战戈,瞬间霸气冲天,宛如霸王临世。

    战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长啸一声,如真龙啸海,在这瞬间,他的战戈动了,战戈一动,星河随行,一戈之下,乾坤倒转。

    战师出手,他的战戈没有华丽的招式,也没有繁芜的变化,一戈直刺而来,呼啸天地,碎星辰,毁瀚海。

    最直接的一戈,最普通的一戈,却拥有绝对的力量,强横,霸道,毁灭,这就是战师的大道,一步一戈,一步一战。

    战师的战戈一出,便是代表着他的意志,勇往直前,永不退缩。

    “好戈”面对如此一戈,李七夜也是大赞一声,他也是一戈直刺。也是普通无比,没有任何的变化,没有任何的招式。大道至简,大巧不工。朴实无华。

    这样的一戈,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威,没有骇世之势,但是,就这样朴实无华的一戈,却蕴有天地万道的力量。

    “铛”的一声响起,双戈硬碰,星火溅射。如同火山大爆发一样,声波冲击天地,掀起了惊天巨浪。

    “咚、咚、咚……”在李七夜的朴实无华的一戈之下,战师的毁灭一戈并没有撼动丝毫,反而,他被强大无比的力量震得连连后退,踏碎虚空!

    战师站稳,他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他是一步一战,他的根基极为扎实。如果硬碰硬,他从来没有怕过谁,但是。今天他不止是没有撼动李七夜,反而是被李七夜撼动了。

    “吃我一戈!”李七夜在这个时候反握战戈,一戈直抽了过去,此时,战戈在他的手中就如是长鞭一样,直抽而来,不管你有多快的速度,不管是你逃到哪里,都无法躲过这直抽而来的一戈。

    战师将心一横。长啸一声,战戈一横。双手托举,硬撼李七夜这抽来的一戈。

    “铛”的一声巨响。战师的战戈乃是绝世之物,但是,在李七夜一戈之下,都被砸得弯曲,难于承受李七夜这一戈。

    “轰”的一声,虽然战师承受下了这一戈,但是,他整个人被抽飞,如同陨落的星辰一般,重重地砸在了大地之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哗啦”泥石纷飞,战师从大坑中爬了出来,此时,他的模样是十分的狼狈,毫无疑问,在战戈之下,他不敌李七夜。

    战师看着李七夜,不由怅然一叹,说道:“我自认为大道坚如磐石,难有人撼动,今日一见李兄大道,我才明白,是我坐井观天。”

    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在当世,年轻一辈,我所见的人之中,论大道之坚,只怕没有人能与你相比。”

    战师轻轻地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就算他大道比其他人更坚,但是,与李七夜相比起来,依然是差得很远。

    此时,所有远观的人都不由沉默,不管是林天帝的速度与力量,还是战师的坚如磐石,这都可以说是当世一绝,但是,他们与李七夜相比起来,依然是有着很大的距离。

    李七夜把战戈还给了别人,站在天穹之上,看着林天帝和战师,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现在你们联手一同上吧。”

    林天帝与战师相视了一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他们两个人踏空而上,他们与李七夜相对,神态凝重。

    此时,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真正的大战要来临了。此时,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期待,虽然大家都知道,林天帝与战师都不是李七夜的对手。

    但是,他们还是十分的期待,期待着林天帝与战师能创出一个奇迹来,他们都期待着林天帝与战师有什么绝世的杀手锏。

    对于所有观战的人来说,今天,大家所想看到的,不是用先人的仙帝之术对决,也不是用先人的帝兵对轰。

    今天,大家都想看到真正大道的对决,属于林天帝他们自己的大道,属于李七夜他们自己的大道。

    事实上,不管是林天帝还是战师,又或者是李七夜,也是有着这样的想法,他们之间一战,无关于恩怨,无关于仇恨,这是修士之间最纯粹的对决,所以,他们将会用自己所创的大道与对方一战。

    大战将在,林天帝与战师无喜无悲,反而,此是他们的心情是平静到了极点,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李七夜是静静地站在天穹之上,脸带笑容,看着林天帝与战师。

    “此一战,不管生死。”林天帝深呼吸,对李七夜说道:“今天,能与李兄一战,实在是我们的荣幸,就算是战死,此生也无憾也。能识李兄这样的对手,也不枉来这大世走一遭。”

    李七夜看着他们,点了点头,说道:“我虽然是个凶人,但是,有这样的对手,我也是十分高兴。”

    “李兄,此一战,无需保留实力。”战师也抱拳,说道:“能见李兄璀璨无上的大道,就算战死,我死也无憾。”

    “好,你们会有机会看到的。”李七夜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

    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知道多少人为之神态一黯,在以前,如果说是天才之间的一战,不知道能让多少看热闹的人是热血沸腾,甚至可以说,只要打败杀死另一方,那才是最精采的部分,才是最让人热闹沸腾的事情。

    但是,今天,大家心里面都不由有点戚戚焉,甚至有人不忍心再看了。

    大家都明白,不用帝兵,不用其他的手段,只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林天帝与战师是必败无疑,但是,就算明知道是惨败,林天帝与战师依然是要战到最后,这足可以说明他们两个人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他们只求一战,天才之间的一战,天才自身力量的最终极一战!

    “林天帝也好,战师也罢,他们都是修士的榜样,能识他们一人尔,此生也不算是白活了。”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此时,有人不由长啸一声,不免有所伤感。

    一时之间,就算是观战的人,都倍受感染,一股悲壮的气氛弥漫在天地之间。

    “你们准备好了没有!”李七夜看着林天帝与战师,缓缓地说道:“如果准备好了,那就出手吧。”

    林天帝与战师相视了眼,最终,战师缓缓地说道:“林兄,虽然你我相交短暂,但是,能识你这样的朋友,能与你交肩作战,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

    “战兄,我也是如此,能识战兄,是林某的幸运!”林天帝洒脱,长啸一声,大笑地说道。

    此时,他们都是豪气干云,气冲天宇,他们的豪气,他们的豁达,感染了很多的人。

    林天帝、战师,他们都没有留下自己的遗言,现在,这就是他们的遗言!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此时,有人忍不住长啸一声,为林天帝与战师送行!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不少人随之长啸,附和着为林天帝与战师送行。

    大家都明白,此战一开,林天帝与战师必死无疑,他们也有战死之心!

    “咚、咚、咚……”此时,林天帝与战师所有的血气都爆发了,天地被他们的血气所笼罩,他们一步步踏行,天地为之震动,这是他们最强大的力量,撼动着天地。

    “李兄,我与战兄共悟大道,创下了一条合击之术的天道,取名为化神战帝道!还请李兄斧正!”林天帝与战师同行,长啸地说道。

    “化神战帝道,好名字。”李七夜赞了一声,说道:“我等着你们的绝世无双的天道!”

    化神战帝道,这条大道的名字已经是含有了林天帝与战师两个人名字中的一个字。

    “化神战帝道!”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有人记住了这条大道的名字。

    或者,这一条大道将会是昙花一现,今天一战之后,只怕世间再也见不到这条名字为“化神战帝道”的无上天道了。

    一时之间,无数人屏住了呼吸,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很多人都想看一看林天帝与战师同创的天道是何等模样的。

    千百万年以来,很多人创过天道,但是,合击之术的天道,那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今天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

第1102章 挑战    c_t;李七夜从洞口出来,帝卫看着他,目光跳动了一下,缓缓地说道:“你果然是成功了,你就是你,没有人能比,你的耐心,任何人都比不了。[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狩猎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你终是成功了。”

    “这一世,我也会成功的。”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等这一世,我等得太久了,该我收割的时候了。”

    “我也希望你成功,若是你成功了,这将会步入一个连我都无法想象的时代,万古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时代reads;。”

    说到这里,帝卫深深地看了李七夜一眼,郑重地说道:“因为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会成功的。”李七夜洒脱一笑,自在于心,笑着说道。

    “希望我能看到那么一天。”帝卫也露出笑容,这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期盼。

    李七夜心里面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帝卫已经作出了选择,但,最终李七夜还是说道:“启程之时,希望能等到卫老的身影。”

    “或者会吧。”帝卫笑了一下,他已经是没有什么可以再多说的了。

    “卫老,有一个问题我倒想问一下你。”李七看着着帝卫,缓缓地说道。

    帝卫看着李七夜片刻,然后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想知道帝主的脚根是吧。”

    “还是瞒不过卫老的双眼。”李七夜笑了起来,坦然地说道。

    “这也不算什么。”帝卫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当年你在帝疆的时候,你就一直琢磨着这件事,只不过,你是没有琢磨透而己。”

    说到这里,帝卫轻叹一声。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既然都过去了,那就让它随风而去吧。你与帝主所走的道路并不一样。知道了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呢?”?帝卫如此说。李七夜也不再追问,他对帝卫深深地鞠了鞠身,说道:“保重,卫老,希望在全新的时代我们能再聚首。[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珍重。”帝卫也还了李七夜大礼,说道:“不管未来道路如何,我这一辈子,一。是追随了帝主,二,就是能认识你这样的人。我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追求了,我也只希望在未来的时代还能活着,到那一天,说不定能再相见。”

    李七夜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就走。帝卫也一直目送李七夜离开,一直目送到李七夜背影消失在谷口。

    “修士呀,最终追求的是什么呢。”帝卫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就算是长生,那又如何,走到最后。还不是寡老孤人一个。”

    李七夜走出了山谷,一看到李七夜走了出来,留守谷口的李霜颜她们不由为之一喜,忙是迎了上来reads;。

    “公子,有人要找你决斗了。”陈宝娇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站住身子,张目一望,此时只见谷口外聚集了不少人,很多人在谷外远处围观,他们离谷口很远。不敢轻易靠近。

    站在谷口处不远的正是林天帝与战师,此时。林天帝与战师两个人静静地站在了那里,林天帝闲定由心。而战师宛如标枪,笔直坚定。

    至于其他的旁观者,都离谷口很远,虽然在这里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修士,但是,在今天,没有会何人敢喧哗,没有任何人敢乱说一句话,他们都只能安份守己地做一个旁观者。

    不少人敬畏地看着李七夜,甚至可以说,有人看到了李七夜之后,不要说是开口说话,就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走到今天,放眼天下谁人不畏惧第一凶人李七夜!连飞仙教都敢屠的人,世间还有什么事是第一凶人做不出来??“看来,你们是准备好了。”李七夜看着林天帝与战师,不由笑了一下。

    林天帝向李七夜一抱拳,缓缓地说道:“李兄,我与战兄曾和你约定,要与李兄一战,今天,我们是郑重向李兄下战书的。”

    林天帝虽然是挑战李七夜,但是,此时他并没有敌意。对于他来说,他与战师挑战李七夜,不是为了仇恨!

    李七夜看着战师,笑着说道:“这还真的让我有点意外,你们心里面应该很汪楚,就算你们联手,也不是我的对手,今天依然还来挑战我。”

    “修士,何惧一战!”战师沉声地说道:“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怯而不战,这才是真正的失败!”

    “好,这话说得真好。”对于战师的话,李七夜都不由鼓掌,笑着说道:“我敌人不少,但是,真正能如此坦然地说出这话的人,还真不多。”

    林天帝也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对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李兄,此次我们之间的一战,无关恩怨,无关仇恨,也无关于胜败!我们也知道李兄无敌,此次一战,我们想领教李兄的真正无敌!”

    “我明白。”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前几次,你们觉得自己是败得有些莫明其妙,你们知道自己败得太快了,连对手是怎么样的底细都没摸到。”

    “这只怪我们道行浅。”林天帝也郑重地点头说道:“无法窥李兄玄妙,不管如何,我们都想再来一次,胜也好,败也好,生也好,死也罢,总之,不与李兄一战,未来就算有再高的成就,那也是徒然。”

    “好。”李七夜抚掌而笑,说道:“你们一心求道,那我也成全你们。我不借旁力,不用外道,就用我自己实力与你们来一场真正的大战,让你们输得死心塌地。”

    “李兄如此看得起我们,我们就此谢过。”林天帝与战师都是鞠了鞠身体。

    听到李七夜他们的对话,众多旁观者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李七夜与林天帝、战师之间的一战,不关于恩怨,不关于仇恨,这是修士之间的真正一场大战,一场极为纯粹的决斗。

    “好吧,既然你们都准备好了,时间、地点由你们挑。”李七夜看了一眼林天帝和战师,悠闲地笑着说道。

    “明日此时,在帝疆擎天峰,我们恭候着李兄的大驾。”林天帝郑重地说道。

    “好,我会到的。”李七夜看着林天帝,然后点了点头,也郑重回复了他的挑战。

    林天帝没有再说什么,与战师一鞠身,然后转身就走,眨眼之间消失在天边。

    “君子之战呀。”看到这样的一幕,就算是老一辈都不由有些感慨,说道:“仇敌之间的君子之战,这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绝世天才,总是有人让人无法比拟的地方。”有一位大贤也不由说道:“林天帝的洒脱,战师的坚定,第一凶人的绝凶又不失光明磊落,这都不是我们这种俗人所能相比的。”

    李七夜与林天帝、战师之间的一战,让不少人都看得热血沸腾,这无关于恩怨,无关于胜败,这是修士之间的纯粹决斗。

    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君子之交的朋友易得,但是,像能如君子之战的仇敌那是十分的罕见reads;。

    不论是李七夜,还是林天帝、战师,他们都有着很多人所无法企及的风范,这不止是绝世天才的风范,更是一代大宗师的风范。

    “仙帝年少之时,也莫过于此。”有圣人都不由感慨,说道:“可惜,他们三个人同生一个时代,却又成为了敌人,不然,他们三个人实在能成为生死相交。”

    “现在他们就算是不成为生死之交,也是惺惺相惜。”甚至连神王这样的存在都有些羡慕,说道:“作为一代强者,一生能遇如此敌人,那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天才之间的决战,在以前,开战之前,很多人往往讨论的是胜负,很多人都会津津乐道地分析谁胜谁负。

    但是,今天,这一次李七夜与林天帝、战师之间的一战,没有人去讨论胜负,更让大家津津乐道的是李七夜他们之间的君子一战。

    甚至让很多人羡慕,林天帝、战师他们能与李七夜这样的第一凶人来一场君子之战。

    “哼,君子之战。”同在帝疆的姬空无敌听到这个消息,冷冷地一笑,冷声地说道:“君子之战又如何!总有人应该死去!”说到这里,他目光一寒,露出可怕的杀机。

    擎天峰,是帝疆中最高的一座山峰之上,这座山峰直插入了天穹,宛如星辰都围绕着它转动。

    决战这一天还没到来,早早就有众多修士赶来了,在擎天峰的万里之外,已经是聚集了无数修士强者,有人飞上天穹,有人站于山峰,众多的修士都选择了有利的位置观看这一场极为难得的一战。

    这一次大战,气氛极为平静,就算是有千百万的修士赶来观战,但是,整个场面都是一片寂静,没有人敢吭一声,也没有人愿意打破这平静的气氛。

    林天帝和战师早早就来到了天擎峰,而且,他们各自扛着一具木棺而来,他们踏上了天擎峰之后,把木棺放在旁边。

    看到林天帝和战师各自扛着一具木棺而来,让众多人看到了都不由心里面为之一震。

    “林天帝和战师已经是抱着必死之心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忍不住喃喃地说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