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_t;李七夜从洞口出来,帝卫看着他,目光跳动了一下,缓缓地说道:“你果然是成功了,你就是你,没有人能比,你的耐心,任何人都比不了。[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狩猎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你终是成功了。”

    “这一世,我也会成功的。”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等这一世,我等得太久了,该我收割的时候了。”

    “我也希望你成功,若是你成功了,这将会步入一个连我都无法想象的时代,万古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时代reads;。”

    说到这里,帝卫深深地看了李七夜一眼,郑重地说道:“因为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会成功的。”李七夜洒脱一笑,自在于心,笑着说道。

    “希望我能看到那么一天。”帝卫也露出笑容,这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期盼。

    李七夜心里面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帝卫已经作出了选择,但,最终李七夜还是说道:“启程之时,希望能等到卫老的身影。”

    “或者会吧。”帝卫笑了一下,他已经是没有什么可以再多说的了。

    “卫老,有一个问题我倒想问一下你。”李七看着着帝卫,缓缓地说道。

    帝卫看着李七夜片刻,然后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想知道帝主的脚根是吧。”

    “还是瞒不过卫老的双眼。”李七夜笑了起来,坦然地说道。

    “这也不算什么。”帝卫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当年你在帝疆的时候,你就一直琢磨着这件事,只不过,你是没有琢磨透而己。”

    说到这里,帝卫轻叹一声。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既然都过去了,那就让它随风而去吧。你与帝主所走的道路并不一样。知道了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呢?”?帝卫如此说。李七夜也不再追问,他对帝卫深深地鞠了鞠身,说道:“保重,卫老,希望在全新的时代我们能再聚首。[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珍重。”帝卫也还了李七夜大礼,说道:“不管未来道路如何,我这一辈子,一。是追随了帝主,二,就是能认识你这样的人。我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追求了,我也只希望在未来的时代还能活着,到那一天,说不定能再相见。”

    李七夜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就走。帝卫也一直目送李七夜离开,一直目送到李七夜背影消失在谷口。

    “修士呀,最终追求的是什么呢。”帝卫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就算是长生,那又如何,走到最后。还不是寡老孤人一个。”

    李七夜走出了山谷,一看到李七夜走了出来,留守谷口的李霜颜她们不由为之一喜,忙是迎了上来reads;。

    “公子,有人要找你决斗了。”陈宝娇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站住身子,张目一望,此时只见谷口外聚集了不少人,很多人在谷外远处围观,他们离谷口很远。不敢轻易靠近。

    站在谷口处不远的正是林天帝与战师,此时。林天帝与战师两个人静静地站在了那里,林天帝闲定由心。而战师宛如标枪,笔直坚定。

    至于其他的旁观者,都离谷口很远,虽然在这里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修士,但是,在今天,没有会何人敢喧哗,没有任何人敢乱说一句话,他们都只能安份守己地做一个旁观者。

    不少人敬畏地看着李七夜,甚至可以说,有人看到了李七夜之后,不要说是开口说话,就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走到今天,放眼天下谁人不畏惧第一凶人李七夜!连飞仙教都敢屠的人,世间还有什么事是第一凶人做不出来??“看来,你们是准备好了。”李七夜看着林天帝与战师,不由笑了一下。

    林天帝向李七夜一抱拳,缓缓地说道:“李兄,我与战兄曾和你约定,要与李兄一战,今天,我们是郑重向李兄下战书的。”

    林天帝虽然是挑战李七夜,但是,此时他并没有敌意。对于他来说,他与战师挑战李七夜,不是为了仇恨!

    李七夜看着战师,笑着说道:“这还真的让我有点意外,你们心里面应该很汪楚,就算你们联手,也不是我的对手,今天依然还来挑战我。”

    “修士,何惧一战!”战师沉声地说道:“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怯而不战,这才是真正的失败!”

    “好,这话说得真好。”对于战师的话,李七夜都不由鼓掌,笑着说道:“我敌人不少,但是,真正能如此坦然地说出这话的人,还真不多。”

    林天帝也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对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李兄,此次我们之间的一战,无关恩怨,无关仇恨,也无关于胜败!我们也知道李兄无敌,此次一战,我们想领教李兄的真正无敌!”

    “我明白。”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前几次,你们觉得自己是败得有些莫明其妙,你们知道自己败得太快了,连对手是怎么样的底细都没摸到。”

    “这只怪我们道行浅。”林天帝也郑重地点头说道:“无法窥李兄玄妙,不管如何,我们都想再来一次,胜也好,败也好,生也好,死也罢,总之,不与李兄一战,未来就算有再高的成就,那也是徒然。”

    “好。”李七夜抚掌而笑,说道:“你们一心求道,那我也成全你们。我不借旁力,不用外道,就用我自己实力与你们来一场真正的大战,让你们输得死心塌地。”

    “李兄如此看得起我们,我们就此谢过。”林天帝与战师都是鞠了鞠身体。

    听到李七夜他们的对话,众多旁观者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李七夜与林天帝、战师之间的一战,不关于恩怨,不关于仇恨,这是修士之间的真正一场大战,一场极为纯粹的决斗。

    “好吧,既然你们都准备好了,时间、地点由你们挑。”李七夜看了一眼林天帝和战师,悠闲地笑着说道。

    “明日此时,在帝疆擎天峰,我们恭候着李兄的大驾。”林天帝郑重地说道。

    “好,我会到的。”李七夜看着林天帝,然后点了点头,也郑重回复了他的挑战。

    林天帝没有再说什么,与战师一鞠身,然后转身就走,眨眼之间消失在天边。

    “君子之战呀。”看到这样的一幕,就算是老一辈都不由有些感慨,说道:“仇敌之间的君子之战,这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绝世天才,总是有人让人无法比拟的地方。”有一位大贤也不由说道:“林天帝的洒脱,战师的坚定,第一凶人的绝凶又不失光明磊落,这都不是我们这种俗人所能相比的。”

    李七夜与林天帝、战师之间的一战,让不少人都看得热血沸腾,这无关于恩怨,无关于胜败,这是修士之间的纯粹决斗。

    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君子之交的朋友易得,但是,像能如君子之战的仇敌那是十分的罕见reads;。

    不论是李七夜,还是林天帝、战师,他们都有着很多人所无法企及的风范,这不止是绝世天才的风范,更是一代大宗师的风范。

    “仙帝年少之时,也莫过于此。”有圣人都不由感慨,说道:“可惜,他们三个人同生一个时代,却又成为了敌人,不然,他们三个人实在能成为生死相交。”

    “现在他们就算是不成为生死之交,也是惺惺相惜。”甚至连神王这样的存在都有些羡慕,说道:“作为一代强者,一生能遇如此敌人,那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天才之间的决战,在以前,开战之前,很多人往往讨论的是胜负,很多人都会津津乐道地分析谁胜谁负。

    但是,今天,这一次李七夜与林天帝、战师之间的一战,没有人去讨论胜负,更让大家津津乐道的是李七夜他们之间的君子一战。

    甚至让很多人羡慕,林天帝、战师他们能与李七夜这样的第一凶人来一场君子之战。

    “哼,君子之战。”同在帝疆的姬空无敌听到这个消息,冷冷地一笑,冷声地说道:“君子之战又如何!总有人应该死去!”说到这里,他目光一寒,露出可怕的杀机。

    擎天峰,是帝疆中最高的一座山峰之上,这座山峰直插入了天穹,宛如星辰都围绕着它转动。

    决战这一天还没到来,早早就有众多修士赶来了,在擎天峰的万里之外,已经是聚集了无数修士强者,有人飞上天穹,有人站于山峰,众多的修士都选择了有利的位置观看这一场极为难得的一战。

    这一次大战,气氛极为平静,就算是有千百万的修士赶来观战,但是,整个场面都是一片寂静,没有人敢吭一声,也没有人愿意打破这平静的气氛。

    林天帝和战师早早就来到了天擎峰,而且,他们各自扛着一具木棺而来,他们踏上了天擎峰之后,把木棺放在旁边。

    看到林天帝和战师各自扛着一具木棺而来,让众多人看到了都不由心里面为之一震。

    “林天帝和战师已经是抱着必死之心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忍不住喃喃地说道。

    …

第1101章 天藏金水    对于帝卫的话,李七夜只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帝卫看着李七夜身后悬浮着四把帝剑,就说道:“你想是去把东西带走?”“我知道卫老守护在这里。”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所以,还请卫老高抬贵手,我是要进去。”

    帝卫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何来高抬贵手,你现在是帝疆中最强大的帝皇,又带来了四把帝剑,按照规定,你是有资格进去。”

    “不过,能不能带走这里面的东西,就看你自己了。”帝卫说道:“来这里的大帝不只有你一个人,连帝主身边最强大的帝将都曾经来过这里,可惜,他也未能带走这里面的东西。”

    “我相信我有这个把握。”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不然,我就不会带来四把帝剑。”

    “你可知道,这里面的是何物。”帝卫看着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卫老此话就是考我了,这种东西,说真的,有些说不准,时光太久远了,记载难寻,而且,这东西只怕没有唯一的称呼。”

    “看来,你是做了不少的功课。”帝卫含笑,点头说道:“如果你能带走这里面的东西,那么,全部都是你的了。”

    “多谢卫老。”李七夜轻轻鞠身,笑着说道。

    帝卫轻摇头,说道:“这个你不用谢我,我所知,当年帝主也想带走这里面的东西,可惜,当时的条件并不成熟,只好作罢。这一切都是待有缘人。如果你是有缘人,自然是能带走它,如果与你无缘。一切都是枉然。”

    “我知道。”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

    此时。帝卫动了一下,宛如是山河移动,星辰倒转,眨眼之间,一个洞门出现在李七夜的眼前。

    这个洞门关闭,有两扇的帝门所封。帝门古朴,上面有四道剑槽,四道剑槽交错。看起来是像是四把剑锁住了整个帝门一样。

    “祝你好运。”帝卫笑着说道:“如果你都带走了这里面的东西,我也算是完成了使命了,未来不管是踏上征途,还是替葬佛高原一战,我也算是无牵无挂了。”

    李七夜含笑,轻轻点头,走向洞口。“铮”的一声,李七夜取下了四把帝剑,镶嵌入了帝门的四道剑槽之中。

    “轧轧轧”随着四把帝剑的放入,沉重无比的帝门缓缓打开了。

    李七夜毫不犹豫。一下子走了进去,当他消失在洞中的时候,。沉重的帝门又缓缓地闭上了。

    走入了洞中,并没有想象中的黑暗,反而,眼前是一片晴朗,一片晴朗的天空,碧绿如洗的天空,阵阵的涛声,拍打着岸边的海浪。

    让人无法相信的是,眼前不是什么石洞。也不是什么黑暗的地洞,眼前乃是一片碧绿的海洋。

    又有谁会知道。一个洞口的背后竟然是一片汪洋,这样的情况只怕是任谁都是难于想象的。

    “吱”的一声响起。当李七夜看着蓝天碧海的时候,听到水声,只见一头海豚跃出了水面,宛如是水中精灵一样。

    李七夜笑了一下,跳上了海豚背,拍了拍它的背部,笑着说道:“小家伙,带我去彩虹升起的地方。”

    海豚欢快地叫了一声,然后高高跃起,乘风破浪,驮着李七夜往碧海深处游去。

    海豚的速度极快,它驮着李七夜在碧海中畅流了很久。李七夜站在海豚背上,任由它驮着前行,望着波涛荡漾的碧海,他沉默着。

    在这帝疆之中,在这帝魔小世界,埋葬着很多的秘密,因为在这里,有着大时代被埋葬,曾经是璀璨无比的大时代,最终是烟消云散,没能留下任何痕迹,除了在这个帝魔小世界。

    最终,海豚停了下来,它终于把李七夜驮到了目的地。

    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美丽了,美丽得如同梦幻一样,美丽得太不真实,让人感觉这简直就像是梦中。

    在眼前,一条条彩虹从碧浪中冉冉升起,一条条的彩虹伸入天穹,直探入了天宇深处,每一条彩虹所通往的方向都不一样,每一条彩虹所通往的目的地也不一样。

    李七夜看着这一条条的彩虹,不由淡淡地一笑。每一条彩虹都有着不同的目的地,但是,在这么多的彩虹之中,只有一条是真正通往那个地方的,其他的彩虹,最终都是一场空。

    “只有最纯粹的信仰,才知道哪里是真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取出了佛莲,一松手,佛莲一下子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了出去。

    佛莲在空中飞了一圈,最终在一条彩虹上停了下来,“嗡”的一声,就在这个是候,佛莲怒放,佛光腾腾,这腾腾的佛光染得彩虹都镀上了一层金色。

    “就是这一条了。”看到佛莲在这一条彩虹上怒放,就知道这一条彩虹是通往他想要去的地方了。

    李七夜踏上彩虹,收回了佛莲,往天穹而行。在李七夜脚下,彩虹就像是一条通往天国的天桥,李七夜踏着彩虹前行,就宛如是穿越时空一样,从一个世界跨越了另外一个时界,从一个时代跨越到了另外一个时代,似乎,这是要追溯过去一样。

    没有这彩虹作桥,是根本无法抵达那个地方,因为这是跨越了时空,就算你再强大,也无法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

    李七夜踏着彩虹而行,在这里,没有日月起伏,没有时光流逝,走在这彩虹之上,没有时间观念。

    就这样,一直前行,李七夜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最终,他来到了一个地方,一个他想要去的地方。

    这是一个岛屿,这是一个悬挂于一个无人所知的时空之中的岛屿。

    当李七夜踏上这个岛屿的时候,一股凉爽的气息扑面而来,这让人精神一振,一种难于言喻的感觉在心中弥漫,这种感觉宛如是在干渴的沙渴中行走,终于遇到了一片绿洲。

    这个岛屿并不大,岛屿中没有其他的东西,除了一个湖泊,一个与众不同的湖泊。

    站在湖边,看着湖泊,李七夜也都觉得眼前的湖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梦幻,或者,这湖泊有着说不出来的美丽。

    湖泊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湖泊之中,流淌着的似乎不是湖水,一眼看去,湖泊之中流淌着的是金沙。

    一种细腻无比的金沙,触及肤肌,宛如是那样的温柔,是那么的湿润。

    眨一下眼睛,湖水又变了,此时,湖水中游着一条条金鱼,如同精灵一般的金鱼,充满了灵性,在它们的游荡中,整个湖水都变得灵气逼人。

    再眨一下眼睛,湖水再次变了,此时,湖水中游荡着很多精灵,有由神剑所变的精灵,有由宝塔所变的精灵,有由仙刀所变的精灵……一切都那么的真切,一切又是那么的梦幻。

    如果有其他人站在湖变,看到这样的变化,只怕都无法分得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或者说,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都是假的,那只不过是幻象而己。

    李七夜却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因为,它的本源就是这样的,所以,你已经分不出真假了。

    “天藏金水呀,这是寻找了多少的岁月呢,又有谁知道,天藏金水是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呢。”李七夜看着湖水,喃喃地说道。

    说完这话,李七夜缓缓取出了一件东西,这件东西便是千鲤仙帝留给她的天藏瓶。

    曾经,李七夜花了不少时间去寻找天藏瓶,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后来,千鲤仙帝却帮他找到了。

    天藏金水,必须用天藏瓶来盛装,否则,其他的东西是盛装不了,更重要的是,没有了天藏瓶,天藏金水也难于派上用场。

    “扑嗵”的一声,李七夜把天藏瓶放入了湖泊之中,天藏瓶慢慢地沉入了湖泊之中。

    “咕、咕、咕……”此时湖中的天藏金水疯狂地涌入了天藏瓶中,天藏瓶就像是无底洞一般,疯狂地把天藏金水吸收进去。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天藏瓶把所有的天藏金水全部吸收,整个湖泊见底。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落入了湖底,锁住了一件东西,在湖底处,有一个拇指大小的东西,这东西散发出了金光,这件小小的东西却散发出了不一样的金光,每一缕金光就像是金丝一样,十分的真切。

    而且,这东西看起来像是有生命一样,似乎是在慢慢地蠕动着身体。

    看着这东西,李七夜都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他不由呼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果然与传说一样,一切都需要时间来见证,没有时光的力量,单是有天藏金水也是不行的,难怪当年帝主没有带走。”

    李七夜拿起天藏瓶,往这东西一吸,这件东西附在湖底,似乎是十分不情愿离开,但是,天藏瓶的强大吸力之下,它是身不由己,最终,被天藏瓶吸了进去。

    收了这东西之后,李七夜拍了一下天藏瓶,缓缓地说道:“千里之行,积于跬步。天藏山,总有一天我会得到我想要的!”

    说完,李七夜收回了天藏瓶,转身就走。(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