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终,一切都商议成功,三位大帝离开了诸帝城,带着自己的帝兵回到了帝国,他们也要为踏上征途而作准备了。

    李七夜带着四把帝剑走出了诸帝城,对李霜颜她们说道:“我们走吧。”

    在诸帝城之外,有很多目光在看着李七夜,很多人都看到帝疆的三位帝皇来诸帝城,很多人都能猜测得到这三位帝皇一定是与李七夜相聚的。

    此时,见李七夜离开诸帝城,很多修士强者都远远眺望着,此时他们在心里面都不由猜测,他们都想知道李七夜在诸帝城得到了什么。

    &nbsp===m;“李七夜在诸帝城得到了什么宝物呢?”有人不由喃喃地猜测地说道。

    有老一辈的大人物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对于李七夜来说,什么宝物都只不过是衬托而己,对于他个人来说,宝物只怕是不重要。以我看来,他召集了三大帝皇,很有可能是商量什么大事。”

    “李七夜这也是邪门透顶了,他竟然能成为帝皇,更邪门的是,他竟还能召集帝疆的三大帝皇,这得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外人能成为帝兵的,更不要说是成为帝皇了。”不管是见识多么广博的人,对于这件事都觉得不可思议。

    “帝疆有一个这样的传说,听说当一个帝皇强大到了程度之后,可以召集其他的帝皇,具体是不是真的,也没有人知道。”有一个老一辈大贤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离开了诸帝国,一直南下。往帝疆的南部而去。最终。他们来到了帝疆的最南端,在这里乃是青山绿水。

    最终,李七夜带着梅素瑶她们来到了一个山谷之外,站在这山谷之外,就能看到这里是帝光冲天,每一缕的帝光都宛如一把神剑一样。

    这座山谷没有人能进去,听说曾经有不少强者尝试着强行闯进去,但是。都被可怕的帝光绞杀成了血雨,有一位神王也尝试着强行闯进去,但是,他刚走入谷口没多远,瞬间就被斩下了一只手臂,吓得这尊神王逃了出来,不敢再进去。

    “你们在这里等着。”站在谷口之处,李七夜吩咐李霜颜她们说道。

    李七夜望了山谷一眼,然后就独身踏入了山谷,当李七夜一踏入山谷的时候。听到“铮”的一声,无数的帝光瞬间凝剑。化作了剑海,欲把李七夜绞成血雨。

    “铮、铮、铮、铮”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四把帝剑出鞘,四把帝剑悬浮在了李七夜的身后,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屏障,挡住了眼前这一片剑海。

    当四把帝剑化作巨大的屏障之后,剑海似乎是有意放行,整个剑海缓缓散去,任由李七夜走进来。

    看到这样的一幕,梅素瑶她们也是十分好奇,十分想知道这谷中是什么。

    李七夜踏入了山谷,在山谷之中,溪水潺潺而流,在这里乃是绿树葱郁,不管任何人走入这山谷,都感觉是一股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山谷最深处,这里便是所有帝光散发出来的地方,在这里,有一棵大树,整棵大树宛如是神玉所雕刻的一样,这棵大树散发出了可怕的帝光,似乎这不是一棵大树,而是一尊无敌的帝王站在这里。

    而这棵大树,也有着一个别人所不知道的名字——帝王树!这是一棵拥有着强大无比帝势的帝树!

    在大树之下,盘坐着一个老人,一个穿着锦衣,神态漠然的老人,这个老人膝前放着一把剑,一把大剑。

    这个老人身上散发出可怕的帝势,毫无疑问,他是一尊强大无比的帝兵,比邪眼帝他们更加强大。

    当李七夜走近的时候,坐在树下的老人瞬间张开了双眼,他的一双眼睛宛如可以洞穿一切,在这个时候,他可怕的目光落在了穿着帝衣的李七夜身上。

    “战帝,好久不见了。”看着穿着帝衣的李七夜,这个老人缓缓地说道。他的声音充满了节奏,宛如金玉之声。

    李七夜也看着老人,也缓缓地说道:“卫老,好久不见了,千百万年如一逝,你老人家更胜往昔。”

    卫老,眼前这个老人叫帝卫,他曾经是帝主身边的近卫,但是,帝主踏上征途之后,他却一个人留了下来。

    在帝疆之中,基本上没有帝兵独打独干的,帝卫却是一个例外,他从来都是一个人,而且,他一直都守在这里。

    帝卫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更是喜人,拥有血肉之躯,这就意味着你是赢得了这一世了。”

    “不敢,不敢,托卫老之福,这一世注定是我的时代。”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

    在遥远的时代,李七夜留在了帝疆很长一段时间,他曾经琢磨着帝疆,也琢磨着魔界,在帝疆,他成为帝王,也曾经得到过帝卫的提醒,帝卫曾经告诉过一些连帝疆中的帝皇都不知道的秘密。

    “这一世呀。”帝卫坐在那里,轻轻地叹息一声,有些怅然,又有些无舍。

    李七夜索性地坐了下来,看着帝卫,说道:“看来卫老你也感受到了葬佛高原的变化了,不用我多说,只怕卫老也知道未来要发生什么事吧。”

    帝卫不由看着远处,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不同的道路,或者,这是注定了不同的结局。”

    “是怎么样的结局,又有谁知道呢。”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帝释也好,帝主也罢,都有他们自己的路。”

    “你也有你的路。”帝卫看着李七夜,露出笑容,神态间有着和霭,这样的神态十分的难得。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是的,我是有我的路,或者说,我的追求,与帝释是英雄所见略同,不同的是,我所走的路,跟帝释所走的路完全不一样。”

    “帝主他又何尝不是走另一条路呢。”帝卫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又有谁知道会有怎么样的结局呢,不管走怎么样的路,或者,都不会有结局。”

    “卫老这是太悲观了。”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管怎么样,总会有一个结局的,只不过是结局好坏而己。”

    “但,目前所知的结局,都不是一件好事。”帝卫苦笑了一下,说道:“长生也好,世界的尽头也罢,不管是哪一条路,都没有一个好的结果。”

    “那帝主呢?”李七夜笑着说道。

    帝卫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我也不知道,帝主踏上了征途之后,再也没有音讯了,没有人知道前面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只怕帝主他老人家自己也不见得清楚。”

    “既然他踏上这一条路,就是心中有底。”李七夜只是平淡地说道。

    帝卫不由望着遥远的地方,过了很久,他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长生呀,有些东西,实在是害人不浅。或者,对于很多人来说,长生,这是充满了诱惑,是一生的追求,到了最后,成了不人不鬼的东西!”

    “如果来世能再选择一次,或者,我愿意当一个平平凡凡的凡人。”帝卫沧桑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说道:“生命虽然短暂,但,有喜有乐,有忧有愁,有苦难,也是福气。”

    “凡人也好,修士也罢,都没有后悔药。”李七夜只好笑着说道:“如是作为凡人,或者有子孙满堂的一天,也有惨死荒野的一天。我这个人不去后悔,既然走了这一条路,那就一直走到底,走到最后。”

    “话是这样说。”帝卫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可与你不同,你是没得选择,我是有得选择。你成为阴鸦,那是身不由己,而我,就不一样了,我可是生在富贵之家,自小是衣食无忧。”

    “或者也是。”李七夜也不由点了点头,走上这一条道路,一开始的确是不是他自己选择的,他的确是身不由己。

    “往事成风,不提也罢。”帝卫感慨叹息一声,晃了晃脑袋,似乎要把烦恼全部抛之脑后。

    “卫老可有打算?”李七夜看着帝卫,缓缓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话,帝卫不由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缓缓地说道:“坦白地说,我也不知道,或者,我应该踏上征途,或者,就当一次炮灰,放手一搏,如果说,葬佛高原赢了,我能活下来,那也是杀出了另外一条路!”

    “这也是一个机会。”李七夜点头,说道:“如果卫老想踏征途,也可以一试。我的众帝之国与其他三大帝国联手,准备启程踏上征途。”

    “容我考虑考虑。”帝卫轻轻点头,说道:“若是决定踏上征途,我就与你的众帝之国一同上路,这也正好借用一下你们的帝王金。”

    “卫老客气了。”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当年卫老指点,让我受益匪浅,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成为战帝,区区帝王金,又算得了什么。”

    “此功劳,我就不敢居了,如果你没有一颗帝心,我再怎么样指点都是枉然。”帝卫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

第1099章 选择    “什么样的条件?”听到李七夜的话,邪眼帝看着李七夜,神态谨慎起来。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你们三个帝国做前锋!”

    “说来说去,是要我们做炮灰。”邪眼帝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给你做前锋,你们众帝之国是坐收渔利,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干的。”

    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看了邪眼帝一眼,说道:“邪眼,多少年过去了,你是活了多少岁月了?你的眼光还是那么的短浅,你这把岁月,实在是白活了。”

    “你”被李七夜如此冷视,邪眼帝顿时大怒,不由站了起来,怒视李七夜。

    “大家以和为贵,以和为贵。”一页帝忙是打圆场说道:“大家聚集在一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何必二三句不和就翻脸呢?”

    邪眼帝冷哼了一声,虽然不满,还是坐了下来。

    李七夜看着一页帝他们,说道:“踏上征途,四大帝国就是同一条船上,大家就是同舟共济,没有什么炮灰不炮灰的。你们有我众帝之国作为后盾,才能让你们帝国更安全!在征途之上,只有众帝之国这样强大的后盾,才能让你们无后顾之忧。”

    “£不是我小瞧你们,就算你们三大帝国联手,你们觉得你们三大帝国有多大的把握渡过去?再说了,你们三大帝国联手,你们手中的帝王金足够吗?”说到这里。李七夜是冷冷地看着他们。

    “我们联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众帝之国的强大,这是我们心知肚明的事情,战帝若是未能给我们保障,我们又如何信得过你们众帝之国呢?”百胜帝不由沉吟地说道。

    “百胜呀,百胜。”李七夜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的目光。永远就是那么的一点点。比起前面的那些大帝来,你们依然是有着不小的距离,这并不是说,你们不够强大,而是说,你们的目光,你们的见识,太狭小了。这一点也不怪你们,毕竟,前几代的大帝。都是从帝主身边出来的人,他们比你们知道得更多。懂得更多!”

    李七夜看着百胜帝他们,说道:“你们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一亩三分地上。对于你们来说,你们就是要保住你们的帝位,保住自己的帝国。”

    “你们觉得我众帝之国有可能对你们动手,或者说,夺抢你们的资源。”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我真要对你们动手,用得着现在吗?当年我众帝之国与前几代帝国并驾并驱之时,你们还只不过是小国而己。在后世,如果我要一统帝疆,那也不是什么难事!”

    “为什么我没有一统帝疆,说句不客气的话,这点天地,还容不下我这条真龙。对于这点权势,我根本就没有那个兴趣。如果我真心恋权,还轮到你们三大帝国崛起吗?”李七夜冷冷地看着一页帝他们,冷声地说道:“对于我来说,你们的那点权势,不值得一提。”

    李七夜这一席话又傲又狂,但是,这一次就是连邪眼帝都没有出声反对。

    “众帝之国愿与你们三大帝国联手,我只是希望大家能渡过征途,就这么简单。”李七夜看着他们,冷冷地说道:“如果我要打什么主意,我对你们三大帝国有什么图谋的话,我需要耍手段吗?我众帝之国的百万铁骑直接发兵就可以,用不了多久,我百万铁骑就可以扫平你们的三大帝国!”

    一时之间,邪眼帝他们三个人都同时沉默起来,尽管他们不情愿,但是,不得不承认,众帝之国的确是拥有这样的实力。

    沉默了很久之后,最先开口的是一页帝,他缓缓地说道:“我的帝国,愿意与众帝之国联手,共同踏上征途。”

    “既然是时不待我,那就上征途吧,这是我们的归宿。”百胜帝说道:“我的帝国也愿意一同扬帆启航。”

    过了片刻,邪眼帝沉声地说道:“那也算我帝国一份。”

    “很好,这是明智之举。”李七夜点头说道:“希望大家一同渡过难关,不管彼岸等着我们的是什么,至少,我们是勇往直前!”

    双方谈商好了之后,四大帝国便定下了协议,共同联手踏上征途。

    “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定下了协议之后,李七夜看着三位大帝,缓缓地说道:“我要借你们手中的帝剑一用,我需要打开帝洞。”

    三位大帝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一页帝点头说道:“这个我没有异议,踏上征途之日,帝剑也将易主,今日借于战帝又何妨。”

    百胜帝沉吟了一下,也点头说道:“既然战帝需要,帝剑拿去便是。”

    “战帝,你不是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吗?”邪眼帝对于李七夜多多少少都有些芥蒂,所以,他对李七夜有些不爽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是的,天下是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这要看谁跟谁谈。我向你借帝剑,说明我尊敬你,如果我不尊敬你,你觉得我需要开口来借吗?”

    说到这里,邪眼帝冷哼一声,不愿再说什么了,他把帝剑扔给了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拿去,不用谢我。”

    “那就谢了。”李七夜收下了邪眼帝的帝剑,悠闲地笑着说道。

    邪眼帝冷冷一哼,心里面对李七夜不爽,但是,也懒得多说什么了,要打打不过战帝这种级别的帝王,要骂也没意思。

    “战帝可是一同踏上征途。”一页帝看着李七夜,不由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轻轻地摇头说道:“不,我就不踏上征途了,到时候,我会把帝们与帝势传给战七,他将会是我们众帝之国的新一代帝皇!”

    “红尘万丈,我还有诸多事未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这就是我羡慕你们的地方,无忧无虑,没有七情六欲,无牵无挂,走了,也就走了。”

    李七夜不上征途,一页帝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因为李七夜把帝势传给了副将战七,那么,得到了传承的战七,也是像战帝一样强大,这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之处。

    “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沉默片刻,百胜帝开口说道。

    “此一别,只怕是从此不再相见,没有什么该不该讲的。”李七夜点头说道。

    百胜帝沉吟了一下,说道:“在帝疆,有个传言,传言说,战帝当年你曾经是独身一个上过征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件事嘛……”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是真是假,这并不重要。总之,我是不会让众帝之国的子弟兵去送死,毕竟他们追随我一个又一个时代。”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百胜帝他们,说道:“但是,并不是意味着这一条路就是平坦。征途,这一条路又有谁知道这是怎么样的归宿,或者,每一个人的际遇不同,或者,每一个时代的际遇也不一样。”

    “踏上这一条路,就是作最坏的打算。”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走上这一条路,或者是因为宿命,又或者是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不管怎么样,总之,在这一条路上大家都应该放手一搏,只有勇往直前,这才能达到自己的彼岸!”

    “彼岸呀。”一页帝不由为之怅然,缓缓地说道:“谁知道彼岸等着我们的是什么呢,又有谁知道那是怎么样的世界呢。帝主去了,诸位大帝也纷纷踏上了征途,现在,也该轮到我们了。”

    千百万年以来,自从帝主踏上了征途之后,随之帝主身边的各位强大的帝将都纷纷踏上了这一条路,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一个又一个庞大无比的帝国都纷纷举国踏上了这一条道路。

    到了今天,像百胜帝、一页帝、邪眼帝他们这样的大帝,当年在帝主时代那也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己,在当年,他们中有的是小兵一个,有的是百夫长一个,走到了今天,他们终于成了帝皇了。

    但是,走到了今天,他们也不得不面对着一个选择,像前人一样继续踏上征途这一条道路。

    “不管彼岸等着我们的是什么,终究是要有一个落幕,要有一个结束。”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如果说,有其他的选择,他也不会让众帝之国踏上征途这一条路,这一条路有着太多的不确定了。

    但是,除了征途这一条路,可以说,没有其他选择,如果能把帝兵弄出帝魔小世界,他早就把众帝之国的百万雄狮弄出来了。

    走到今天,与其等待着时代的来临,与其等待着成为葬佛高原的炮灰,不如放手一搏,踏上征途,或者还有其他的希望。

    而一旦是绑在葬佛高原的这一辆战车之上,后果完全是可以想象。最终不管结局如何,作为炮灰的帝魔小世界,绝对没有什么了的结局。

    “也罢,也没有什么可恋,就干一场吧。”最后,连邪眼帝都这样说道。(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