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什么样的条件?”听到李七夜的话,邪眼帝看着李七夜,神态谨慎起来。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你们三个帝国做前锋!”

    “说来说去,是要我们做炮灰。”邪眼帝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给你做前锋,你们众帝之国是坐收渔利,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干的。”

    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看了邪眼帝一眼,说道:“邪眼,多少年过去了,你是活了多少岁月了?你的眼光还是那么的短浅,你这把岁月,实在是白活了。”

    “你”被李七夜如此冷视,邪眼帝顿时大怒,不由站了起来,怒视李七夜。

    “大家以和为贵,以和为贵。”一页帝忙是打圆场说道:“大家聚集在一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何必二三句不和就翻脸呢?”

    邪眼帝冷哼了一声,虽然不满,还是坐了下来。

    李七夜看着一页帝他们,说道:“踏上征途,四大帝国就是同一条船上,大家就是同舟共济,没有什么炮灰不炮灰的。你们有我众帝之国作为后盾,才能让你们帝国更安全!在征途之上,只有众帝之国这样强大的后盾,才能让你们无后顾之忧。”

    “£不是我小瞧你们,就算你们三大帝国联手,你们觉得你们三大帝国有多大的把握渡过去?再说了,你们三大帝国联手,你们手中的帝王金足够吗?”说到这里。李七夜是冷冷地看着他们。

    “我们联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众帝之国的强大,这是我们心知肚明的事情,战帝若是未能给我们保障,我们又如何信得过你们众帝之国呢?”百胜帝不由沉吟地说道。

    “百胜呀,百胜。”李七夜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的目光。永远就是那么的一点点。比起前面的那些大帝来,你们依然是有着不小的距离,这并不是说,你们不够强大,而是说,你们的目光,你们的见识,太狭小了。这一点也不怪你们,毕竟,前几代的大帝。都是从帝主身边出来的人,他们比你们知道得更多。懂得更多!”

    李七夜看着百胜帝他们,说道:“你们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一亩三分地上。对于你们来说,你们就是要保住你们的帝位,保住自己的帝国。”

    “你们觉得我众帝之国有可能对你们动手,或者说,夺抢你们的资源。”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我真要对你们动手,用得着现在吗?当年我众帝之国与前几代帝国并驾并驱之时,你们还只不过是小国而己。在后世,如果我要一统帝疆,那也不是什么难事!”

    “为什么我没有一统帝疆,说句不客气的话,这点天地,还容不下我这条真龙。对于这点权势,我根本就没有那个兴趣。如果我真心恋权,还轮到你们三大帝国崛起吗?”李七夜冷冷地看着一页帝他们,冷声地说道:“对于我来说,你们的那点权势,不值得一提。”

    李七夜这一席话又傲又狂,但是,这一次就是连邪眼帝都没有出声反对。

    “众帝之国愿与你们三大帝国联手,我只是希望大家能渡过征途,就这么简单。”李七夜看着他们,冷冷地说道:“如果我要打什么主意,我对你们三大帝国有什么图谋的话,我需要耍手段吗?我众帝之国的百万铁骑直接发兵就可以,用不了多久,我百万铁骑就可以扫平你们的三大帝国!”

    一时之间,邪眼帝他们三个人都同时沉默起来,尽管他们不情愿,但是,不得不承认,众帝之国的确是拥有这样的实力。

    沉默了很久之后,最先开口的是一页帝,他缓缓地说道:“我的帝国,愿意与众帝之国联手,共同踏上征途。”

    “既然是时不待我,那就上征途吧,这是我们的归宿。”百胜帝说道:“我的帝国也愿意一同扬帆启航。”

    过了片刻,邪眼帝沉声地说道:“那也算我帝国一份。”

    “很好,这是明智之举。”李七夜点头说道:“希望大家一同渡过难关,不管彼岸等着我们的是什么,至少,我们是勇往直前!”

    双方谈商好了之后,四大帝国便定下了协议,共同联手踏上征途。

    “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定下了协议之后,李七夜看着三位大帝,缓缓地说道:“我要借你们手中的帝剑一用,我需要打开帝洞。”

    三位大帝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一页帝点头说道:“这个我没有异议,踏上征途之日,帝剑也将易主,今日借于战帝又何妨。”

    百胜帝沉吟了一下,也点头说道:“既然战帝需要,帝剑拿去便是。”

    “战帝,你不是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吗?”邪眼帝对于李七夜多多少少都有些芥蒂,所以,他对李七夜有些不爽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是的,天下是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这要看谁跟谁谈。我向你借帝剑,说明我尊敬你,如果我不尊敬你,你觉得我需要开口来借吗?”

    说到这里,邪眼帝冷哼一声,不愿再说什么了,他把帝剑扔给了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拿去,不用谢我。”

    “那就谢了。”李七夜收下了邪眼帝的帝剑,悠闲地笑着说道。

    邪眼帝冷冷一哼,心里面对李七夜不爽,但是,也懒得多说什么了,要打打不过战帝这种级别的帝王,要骂也没意思。

    “战帝可是一同踏上征途。”一页帝看着李七夜,不由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轻轻地摇头说道:“不,我就不踏上征途了,到时候,我会把帝们与帝势传给战七,他将会是我们众帝之国的新一代帝皇!”

    “红尘万丈,我还有诸多事未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这就是我羡慕你们的地方,无忧无虑,没有七情六欲,无牵无挂,走了,也就走了。”

    李七夜不上征途,一页帝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因为李七夜把帝势传给了副将战七,那么,得到了传承的战七,也是像战帝一样强大,这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之处。

    “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沉默片刻,百胜帝开口说道。

    “此一别,只怕是从此不再相见,没有什么该不该讲的。”李七夜点头说道。

    百胜帝沉吟了一下,说道:“在帝疆,有个传言,传言说,战帝当年你曾经是独身一个上过征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件事嘛……”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是真是假,这并不重要。总之,我是不会让众帝之国的子弟兵去送死,毕竟他们追随我一个又一个时代。”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百胜帝他们,说道:“但是,并不是意味着这一条路就是平坦。征途,这一条路又有谁知道这是怎么样的归宿,或者,每一个人的际遇不同,或者,每一个时代的际遇也不一样。”

    “踏上这一条路,就是作最坏的打算。”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走上这一条路,或者是因为宿命,又或者是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不管怎么样,总之,在这一条路上大家都应该放手一搏,只有勇往直前,这才能达到自己的彼岸!”

    “彼岸呀。”一页帝不由为之怅然,缓缓地说道:“谁知道彼岸等着我们的是什么呢,又有谁知道那是怎么样的世界呢。帝主去了,诸位大帝也纷纷踏上了征途,现在,也该轮到我们了。”

    千百万年以来,自从帝主踏上了征途之后,随之帝主身边的各位强大的帝将都纷纷踏上了这一条路,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一个又一个庞大无比的帝国都纷纷举国踏上了这一条道路。

    到了今天,像百胜帝、一页帝、邪眼帝他们这样的大帝,当年在帝主时代那也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己,在当年,他们中有的是小兵一个,有的是百夫长一个,走到了今天,他们终于成了帝皇了。

    但是,走到了今天,他们也不得不面对着一个选择,像前人一样继续踏上征途这一条道路。

    “不管彼岸等着我们的是什么,终究是要有一个落幕,要有一个结束。”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如果说,有其他的选择,他也不会让众帝之国踏上征途这一条路,这一条路有着太多的不确定了。

    但是,除了征途这一条路,可以说,没有其他选择,如果能把帝兵弄出帝魔小世界,他早就把众帝之国的百万雄狮弄出来了。

    走到今天,与其等待着时代的来临,与其等待着成为葬佛高原的炮灰,不如放手一搏,踏上征途,或者还有其他的希望。

    而一旦是绑在葬佛高原的这一辆战车之上,后果完全是可以想象。最终不管结局如何,作为炮灰的帝魔小世界,绝对没有什么了的结局。

    “也罢,也没有什么可恋,就干一场吧。”最后,连邪眼帝都这样说道。(未完待续……)

    …

第1098章 三大帝皇    十三命宫,这让很多人绝望得连的力气都没有。

    “十三命宫。”有多少人失魂落魄,喃喃地说道:“为什么要让我生在这样的时代呢,这不是存心要虐我吗?”“这一世,李七夜必成仙帝!”就算在此之前有与李七夜为敌的老一辈,此时不得不承认地说道。

    李七夜不理会众人,带着李霜颜她们去了诸帝城。

    诸帝城,乃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帝城,可以说,在帝疆没有帝城比诸帝城更加巨大了。

    诸帝城,传说是在遥远的时代乃是帝主所居住的城池,在这里,帝主曾经统御整个帝疆。

    多少年过去,诸帝城无主,整座巨大的帝城看起来有些黯然无光,没有那种冲天而起的帝势。

    在诸帝城的上空,高高地悬着一个巨大无比的帝钟,这个帝钟不知道多久没有被敲响过了,帝钟之上都布满了铜绿。

    这一只帝钟传说中有帝疆的帝皇才能敲得响,其他的人不管你是有多么强大,都是无法敲响这只帝钟。

    李七夜来到了诸帝城外,他看了一眼高高悬在天空上的帝钟,然后轻轻地叩了一下手指。

    “铛、铛、铛……”帝钟响了,一声声悠远的钟声传遍了整个帝疆,在帝疆之中,每一位帝兵都听到了这帝钟之声。

    事实上,这只帝钟不是帝疆中的帝皇才能敲得响,只有拥有帝剑的人才能敲得响这帝钟,此时李七夜敲响帝钟,那是在召见其他三位拥有帝剑的帝皇。

    “轧——轧——轧——”随着帝钟被敲响,诸帝城那紧闭的城门缓缓打开。这扇帝门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打开过了,当它打开的时候,一股远久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们留在外面。”李七夜吩咐梅素瑶她们,然后只身踏入了诸帝城。

    李霜颜她们二话不说,留在了诸帝城外。

    很多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十分惊奇。一直以来,外人根本就打不开诸帝城的城门,那怕是神皇都不行,但是。今天李七夜却轻易地打开了诸帝城的城门。

    “先是魔策宫,现在是诸帝城,第一凶人实在是太邪门,似乎世间没有什么可以难得了他一样。”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比十三命宫更邪门的事情?”他身边的人说道:“连十三命宫都有了,其他的事。那就不算是一件事了。”

    听到这样的话,这人也不由苦笑了一下,的确是,世间没有什么比十三命宫更邪门了,比起十三命宫来,其他的变得不值得一提了。

    “邪佛,魔王,帝皇,竟然如此变换自由,李七夜这是究竟怎么样的一颗道心。”也有见识广博的强者不由为之好奇。不由喃喃地说道。

    不管是李七夜为魔王,还是为帝皇,就算他身份可以假冒,但是,魔气,帝势,这种东西是无法装出来的,这种东西,你必须有一颗魔心、一颗帝心才行。

    “咚、咚、咚……”当很多人都还好奇之时,天空颤了一下。一支铁骑飞施而至,这正是一支庞大的帝兵队伍。

    这支队伍为首的是一位帝势滔天的帝皇,这尊帝皇瞎了一只眼睛,而另一只眼睛看得起特别的妖异。

    这位帝皇乃是帝疆国三大帝皇之一邪眼帝!

    虽然。帝疆国有少的帝国,但是,这一次李七夜敲响帝钟,只有三大帝国的帝皇才可以出席!

    这支队伍瞬间奔驰到了诸帝城外,邪眼帝跳下战车,吩咐帝兵。说道:“留在城外。”说着,就走入了帝城之中。

    邪眼帝刚进去,听到“轰”的一声,另一支队伍赶到了,这支队伍的领队是一位看起来儒雅的帝皇,这是帝疆的三大帝皇之一,一页帝。

    一页帝到来之后,也把自己的队伍留在了诸帝城外,独自一人踏入了诸帝城。

    没有一会儿,帝疆的三大帝皇中的最后一位帝皇,百胜帝,他也到来了,他跟前面的两位帝皇一样,把自己的队伍留在诸帝城外,独自进入了城内。

    在帝城之中,李七夜穿着帝衣,高高地坐在那里,看着三位帝皇一一的到来。

    “战帝,你终究还是回来了。”三位帝皇落坐之后,一页帝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依然是高高在上地坐在那里,他的帝势比三位帝皇强大。

    “嘿——”邪眼帝不由冷笑了一声,说道:“战帝,你这样的一个外人,你觉得适合在这里发令施号吗?”

    对于邪眼帝的冷笑,李七夜只是缓缓地乜了他一眼,说道:“邪眼,别在我面前阴阳怪气。我是不是外人,这重要吗?重要的是我有一颗帝心,比你更强大的帝心!”

    说到这里,李七夜目光一寒,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不服气,尽管可以站出来挑战我,我会把你全身的帝势吸干,让你从一个小兵从头开始!我相信,在这帝疆是有很多帝皇乐意掌执你手中的帝剑的!”

    邪眼帝冷哼一声,不愿意再说话。在战帝面前,他只是一个晚辈。更何况,李七夜说得也对,在这里,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颗帝心。

    战帝得到了帝剑,他就是得到了帝疆的承认!事实上,他也是千百万年以来唯一得到帝疆承认的外人。

    “既然大家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有话好商量,好商量。”百胜帝打圆场地说道。

    “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好说话。”李七夜懒洋洋地坐在那里,依然是高高在上,说道:“但是,如果有人想挑战权威,那就一切变得不好商量了。”

    邪眼帝冷哼一声,虽然他在心里面多多少少对战帝有意见,但,也不愿意与战帝撕破脸皮,毕竟,众帝之国的强大整个帝疆都是知道的。

    “不知道战帝此次归来是有何打算呢?”一页帝忙是换一个话题,说道。

    众帝之国封于雪山之中,很久未问世,这对于帝疆来说,是一件好事情,特别是对于三大帝国而言。

    百胜帝也是探试地问道:“战帝是否有意踏上征途!”在帝疆,很久有一段时间没有帝国踏上征途了。

    “难道你们不想踏上征途。”李七夜看了百胜帝他们一眼,淡淡地说道。

    一页帝张目欲言,但是,最终他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

    “我是想!”百胜帝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但是,比起上一个踏上征途的帝国来,我们帝国还是有所不足,所以,我想再熬几个时代,再踏上征途。”

    对于帝兵来说,对于帝疆的所有人来说,时间,不是问题,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平时他们如果不是打仗,如果不是挖矿,那就只有沉睡了。

    “你觉得可能吗?”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觉得有机会再熬几个时代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是邪眼帝都不由瞪着李七夜,立即问道。

    “对于我们来说,或者可以说,时间不是问题,我们最不缺的是时间。”李七夜淡炒地说道:“但是,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那只是以前的事情。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对于整个帝疆来说,时间特别的珍贵。”

    “战帝这话——”此时,其他两位帝皇都不由大吃一惊,百胜帝不上吃惊地看着李七夜。

    “葬佛高原不会给你们这样的时间。”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以我保守的估计,葬佛高原很有可能在这一世动手。”“这只怕你的估计而己。”邪眼帝冷哼一声,不是十分相信地说道。

    李七夜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邪眼,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如果我想夺去你的一切,用得着耍阴谋吗?凭着我的一颗帝心,我就可以掌执整个帝疆的帝势,借着帝疆,我吸干你的帝势,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邪眼帝脸色一沉,冷哼一声,虽然不服气,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话。如果李七夜真的是吸干他的帝势,他就是失去一切,从一个小兵从新开始。

    “你们不要忘了,我可是能随心进来,也可以随心出去。”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对于葬佛高原,对于那老和尚,我比你们更了解,我已经见过他的状态了,他已经有随时一战的准备了!”

    此时,邪眼帝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如果说,葬佛高原真心准备开战,这对于他们来说,时不待我,以前,他们最多的就是时间,现在一下子变得时间紧迫。

    “不知道战帝有何指教?”一页帝开口说道。

    李七夜看着他们三个人,缓缓地说道:“这一次来,我就是跟你们商量这件事情,我的众帝之国,可以与你们三大帝国联手,一同踏上征途。”

    “一同联手?”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邪眼帝他们都不由怦然心动,众帝之国的强大,他们是一清二楚的,更何况,众帝之国拥有的帝王金那是多到可以吓死人。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李七夜看着三位帝皇,缓缓地说道:“踏上征途,我们众帝之国可以捎你们一程,但,我有条件。”

    今天临时有事,所以提早更新。

    …

Comments are closed.